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三十三 魔門來襲   
  
三十三 魔門來襲

黑云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

——唐·李賀《雁門太守行》

這是一條通往茅山的官道,一直延伸到遠方起伏連綿的茅山山巒,時近午時,上山拜佛的香客大多已回轉,路上趕路的行人越來越少,顯得格外空曠、四野一望無垠、一片荒涼的氣象。

天上,已無一絲云氣,火辣辣的驕陽高懸在那由藍轉白的穹空,灼人的陽光象箭一般射在大地上,反射出一陣陣蒸騰、窒悶、酷熱的氣浪。

山門後大樹下或坐或躺著五十余名衣甲半解的士兵及一個身穿銀色薄袍手持百煉長槍的武將。

什麼鬼天氣啊,銀袍武官低低地咒道,還真悶熱,待會上山去向觀中的道爺要些清涼符來。

正在這時,路的另一端忽然掀起了漫天黑霧,滾滾黑霧由遠而近,須臾便到了山門前,只見是邊上是將近半百的詭秘黑衣或白袍人,樹著幾道幡旗,當中是一個篆魔字,中間卻是各式服飾的怪人,擁簇著一座一式黑色、兩側中間各有一個白色大‘魔’字的大輦,一行人身周彌漫著陣陣薄霧,仿佛騰云駕霧而來。

隨著這行人的到來,山門前的氣溫驟然下降,銀袍武將不由打了個冷戰,邪門!他到底還有些見識,下意識感到這群人並不是一般的來茅山上香禮佛的信男善女,可能便是茅山道爺的仇人,俗話說,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想到這里,不由又滴溜溜地打了一個冷顫,但皇命在身職責所在,讓他又不得不上前阻止喝令道:

“站住!茅山乃敕封之地,來者停馬下轎,否則拿下爾等,押往府衙下大獄。”

那百余人仿若未聞,依然飄飄然過來,詭秘的氣氛籠罩了全場。

“你們莫非想造反不成?拿下!”那銀袍武將自覺得這種氣氛刺心地難忍,再也按捺不住,摸了摸掛在身上的護身符,挺槍上馬沖殺了過去,身後五十余士兵也列隊嘶喊著殺去。

驀然一道碧色流光自黑霧漫射而出,穿過銀袍武將上身,繼而在一隊士兵中繞行了一匝,又回轉而去。

白袍武將仿佛聽到護身符破裂的細小聲,繼而如沉入了一片白茫茫的寂靜中,場中官兵皆同時轟然倒下,憑空化塵消逝,仿佛這五十余人從沒出現過。

一個矮小的身影自黑霧輦旁飛騰而起,接下那道碧色流光落在後面。

“好美味的氣息!”碧色流光在那矮小的蟹目老者手中幻回了一支碧綠色小劍,他用嘴拭拭小劍,梟梟地笑道。

“陰風怪,莫要停擱了,前面還有更多鮮血等你聞呢!”一陣密語傳入正沉浸在血腥中的蟹目老者。

蟹目老者怪笑著重新投入了黑霧的隊列,黑霧循著寬闊而整潔,全以一種細致而堅實的白紋石鋪砌上山大道,延邐上山而去。

“什麼人?”一隊巡邏的茅山弟子發現了這團黑霧以及霧中之人。

自豐都一戰,弟子死傷慘重,小茅峰孟宿亦受雷亟逝去,茅山便著實加強了警備,增加了近倍的巡邏隊,所以及早地就發現了魔門中人。

黑霧一陣翻騰,厲嘯聲聲,縷縷劍光罡氣射出,圍上茅山弟子,劍光森森,罡氣破空,虹光電射,金蛇亂舞,茅山弟子所在之處被劍光罡氣刮得四分五裂,在凌厲強大的攻擊下,一干茅山弟子無一人逃出生天,一股黑霧湧去,他們的尸體倏然幻滅。

殲滅茅山弟子後,黑霧繼續前進,此時一股白霧翻滾著湧出,不到片刻,以此為中心的十丈內便籠罩在彌天大霧中,聽不到任何一絲聲息,看不到任何一種東西,連花草樹木的形影也消失了,難辨東西南北。

一道碧光騰起撞破了白霧,霎時白霧消逝,顯出一片荒漠之境,但見黃沙滾滾撲面而至,朔風陣陣灼人口鼻。

“幻術陣,雕蟲小技 ,破!”輦前左面一面皮青薄的壯者梟梟道,一道紫色罡氣從黑霧中噴薄而出,驀地風吼雷鳴射向荒漠東側,紫罡狂瀾中,草木的折斷聲大起,十幾道身影跌了出來,周圍景色又回複如常,山嵐白道重新呈現在眼簾。

“退。”那十幾條身影倏然四散電射而去。

“那里走。”輦前右側一枯槁老者,雙手一陣振動,濃霧翻騰,道道黑氣飛射而出,隨即如烏蛇亂舞,電芒四射,在飛行中的十幾條身影個個被射中,片刻,烏蛇倏沒,電芒無蹤,十幾道身影憑空化去,一片寂靜,空間里傳播著一陣死亡的氣息。

此時,在茅山仙人洞上層洞廳。

“眾位師兄弟,山下有警,速速發動二十八星宿防禦大陣!”四個弟子在蒼龍、玄武、白虎、朱雀四相坐下。

“東方蒼龍:角宿,亢宿,氐宿,房宿,心宿,尾宿,箕宿就位。”

“北方玄武:斗宿,牛宿,女宿,虛宿,危宿,室宿,壁宿就位。”

“西方白虎:奎宿,婁宿,胃宿,昴宿,畢宿,觜宿,參宿就位。”

“南方朱雀:井宿,鬼宿,柳宿,星宿,張宿,翼宿,軫宿就位。”

二十八位茅山弟子依四相二十八星宿分坐四方,各自身上騰起一道青光射入洞頂玉石中二十八星宿的對應之處,玉石中的二十八星宿依次閃亮,盈盈連成一片,茅山山腰之上立時升上一道淡藍色帷幕,罩上了茅山山脈。

峰下,突兀出現的淡藍色帷幕擋住了正在向上而來的黑霧。

“茅山四相二十八星宿大陣!今日便讓魔門一會。”黑霧中間的黑色十六人大輦的黑簾無風而動,“十二天魔衛聽令,破陣。”

“十二天魔衛接令。”從輦四周飛起十二道參錯不齊的身影,道道光流罡氣擊向身前的淡藍色光罩,光罩一陣波動,泛起道道漣漪,漣漪漸漸擴大。

洞中,玉石上的光芒一黯,因為精英弟子死傷慘重,讓陣法的威力遜了不小,雖則如此,現在在洞中操縱陣法的茅山弟子也是百里挑一,蒼龍、玄武、白虎、朱雀四相主陣弟子一聲大喝,二十八星宿弟子齊齊一震,光芒大盛,玉石閃出熠熠光華,洞外的光幕一陣閃亮,穩住了陣腳。

峰下,光流罡氣激起的漣漪漸為縮小。

“天魔合體大法。”十二個天魔衛霎時以一個詭秘的組合連成一體,十二道真元激滾,合成一道更為碩大的黑色罡氣帶著刺耳難聽的呼嘯聲撞向淡藍色光罩。

“蓬!”兩股力量接觸,罡風噴發,勁氣如山崩海嘯,藍光黑氣猛烈地外迸內卷,翻騰激蕩好象風云四起起,極為壯觀,但見洞中的二十八道青光一陣搖曳,霎時縮小了四分之一。

“茅山陣法果然名不虛傳。”輦中傳出一聲贊歎,“看來只有用最後一招。”

“無天神魔。”籠罩著魔門眾徒身上的黑霧一下被拉扯而去,都吸入了輦中,而後在輦上空團團凝聚,形成一個惡魔狀,驀然撞向天藍色的光幕,啵,受到攻擊的一處光幕立時內凹拉長,黯淡了下去。

洞中,白虎相,奎宿,婁宿,胃宿,昴宿,畢宿,觜宿,參宿八位弟子皆口吐鮮血萎靡倒地不起。

“西方白虎:奎宿,婁宿,胃宿,昴宿,畢宿,觜宿,參宿位受損,星宿逆行,斗轉星移。”洞頂的玉石一陣移動,黯淡的星宿被移至了後山。

峰下,光幕一陣移動,一面完好的光壁又出現在魔門諸人面前……

大茅峰九霄萬福觀前,大茅峰的師正、顯玄,顧石已在觀前。

“發生何事了?”劉志遠詢問道。

“護陣弟子傳來警兆,有人強行入侵,四相二十八星宿防禦陣已發動。”掌教顯玄指指峰下開口道。

只見天際顯出了一道淡藍色的帷幕,流光盈盈,團團罩住三茅峰,並不時傳來微微地晃動搖曳。

須臾,小茅峰的唐晏,陸陽二人也趕至,此時,峰下光芒眩目,光幕一陣劇烈搖晃,繼而轉動,隱隱有些不穩。

“四相二十八星宿西方被破!吩咐下去,把觀中的香客都安置好,莫要出來,以免殃及他們。”掌教顯玄凝重地道,“眾位師兄弟隨我下山去一會來人。”

七道身影騰起向峰下投去,七人頃刻便至陣法邊緣。

陣外魔門諸人不停攻擊著防護陣,未幾,再次擊潰了東方蒼龍七宿。

雙方一個照面下。

鎮邪訣!封妖訣!破魔訣!七道亮青色光柱直擊十二天魔衛,正在此時兩道身影騰出黑霧,一左一右,兩道黑氣斜地攔截而至,十二天魔衛趁機退回黑霧中。

一陣暴響後,十道光芒交錯消弭,茅山七人身形皆是一晃,魔門兩人落在黑霧前面。

“左、右魔使退下。”輦中出來一陣話音,魔門兩人便退回輦旁。

“茅山掌教顯玄上前回話。”輦中又傳出一陣大刺刺地話。

“你又是何人?為何闖上茅山?”顯玄掌教不亢不卑地回道。

“本尊乃是魔門天魔尊,本尊此次南下只為想一借茅山福地作為魔門在中原的落腳處,你們只要立即下山離去,本尊到可以網開一面。”天魔尊開口道。

“你癡人做夢,茅山乃是本宗的百年基業,那輪得到你們魔門來霸占。”顧石暴躁地罵道。

“你們說是不可商議了,上天有好生之德,本尊已給你們機會了。”一道黑色罡氣透簾而出撞向顧石,黑簾卻絲毫未動。

對著傳說中的魔門三尊之一的天魔尊,顧石不敢有絲毫大意,自是提起全身真元擊出三訣合一,一道亮青色的光柱迎向黑色氣罡,一撞之下,亮青色光柱被霎時被擊潰,顧石被黑氣包裹像流星般德向後退去,師正、劉志遠忙上前救援,追上顧石,齊助他驅去天魔尊的真元。

顧石吐出一口鮮血,穩下了身,顯玄等人一驚,沒料到連魔頭的身形也沒見到,顧石已在一個照面中受了重傷,而且他身邊還有修為不弱的左右魔使,十二天魔衛,憑自己師兄弟七人根本不夠看。

如今只有暫先退回九霄萬福觀觀內,向正道聯盟發出求救符,然後集合全宗弟子憑著陣法與他們周旋。

“退,退守九霄萬福觀。”顯玄思緒萬轉,開口道。

“想退,給我留下來。”黑霧中騰起七道黑氣,分擊七人。

輦旁的左右魔使,十二天魔衛也起身攻去。

“師兄,師弟,你們快走。”唐晏,師正卻是迎了上去,把身上法寶,真元全都擊出,務必阻止魔門的追擊。此時,殘缺不全的四相二十八星宿防禦陣再次發動,一道淡淡的藍色光幕隔開了唐晏,孟宿和其余茅山五人。

顯玄等五人滿懷悲憤飛速離去,一路上防守各地的弟子也隨著掌教紛紛撤回九霄萬福觀而去。

茅山諸人在宗主顯玄的指令下皆退回了大茅峰之巔九霄萬福觀內,一下多出了百余人,寬廣的九霄萬福觀,仿佛也有些顯得狹窄。

殿內寬闊明朗,宮燈高懸,正中三茅真君神台之下,大茅峰的顯玄,顧石,二茅峰的劉志遠,張明烈,及小茅峰的陸陽,五大長老皆一臉凝重地坐著。

“五位師叔師伯,唐晏師弟、師正師兄也在魔門手中遭不幸了。”顯玄悲慟地道。

“什麼?我們現在就殺下山去,把這些該死的魔頭全都殺了,為三位師侄報仇!”一個長老暴跳如雷地道。

“五弟,且住,以我們茅山的力量並不足以對付魔門,硬拼只是自取滅亡。”另一長老攔住了沖動的師弟。

“請五位長老在觀前擺下陣法,守住九霄萬福觀,靜待援兵,而後里應外合一舉殲滅魔門中人。”顯玄開口道。

觀前寬闊平坦的磚墁廣場,茅山宗的精銳弟子皆集中在此,並擺放好了五個法壇。

“布五雷陣法。”顯玄肅然下令道。

“是,宗主。”五位長老分居五方,起壇作法。

“風!火!山!水!土!”五人戴上法冠,穿領法衣,仗劍步罡,念動咒訣,各打出了一道玉符,青光騰騰中,五道玉符各化作一條飛龍沖霄而去。

霎時,大茅峰上空,云彩彙聚,天昏地暗,烏云滾滾,雷聲隆隆,觀外飛砂走石,風卷殘云,罡氣環繞,耀光閃閃。

魔門的隊列似乎想讓茅山宗的人有充裕的時間齊聚一處,以便一網打盡,以而緩慢地仿若游山玩水般地上來,過了許久才至陣法邊緣停了下來,眼前一片青青白白的電網擋住了魔門諸人的道路。

從外望去,大茅峰上雷轟轟,電閃閃,飛的是沙,走的是石,云慘慘,霧騰騰,折也喬林,倒也古木,氣勢驚人。

一個魔門弟子揚手向陣中射去一道飛劍,飛劍方一入陣中,驀然一道電蛇斜空劈來,正確地打中了飛劍,飛劍一震,炸成無數飛星,粉碎消失。

左右天魔使運起護身魔罡,迎頭沖入飛砂走石中,唰唰,兩道電蛇飄逸抽至,兩人的身影一滯,繼而便像按動了機關,奔雷閃電霹靂大作,此起彼落地擊向兩人,道道銀蛇或如神來一筆,或是重重實實,或又無孔不入……光芒過處,石破地裂,兩人是寸步難進,轟得兩人的護身罡氣只剩薄薄地一層,狼狽地倒掠了回來。

“風雷飄逸詭秘,火雷暴躁生火,山雷重若山壓,水雷綿綿如絲,土雷粗厚結實,久聞茅山宗的五雷陣法能召天雷轟頂,果是霸道。”輦中的天魔尊飛身而出,陰陰地開口道,“待本尊去破了它的陣樞。”

“血魔咒甲!”天魔尊一聲大喝,紅光一閃,身上立時罩上了一件血色熒熒,血霧環繞的戰甲,天魔尊這個護身寶甲,是古神魔以天魔血咒煉成的魔甲,防禦超強,可媲美于仙家法器。

天魔尊仗著有血魔咒甲護身,只身闖入了五雷大陣,霎時數道閃電連接劈下,天魔尊運起魔功又在血魔咒甲外加了一層護身魔罡,數道奔雷擊中了魔罡,一路罡風厲嘯,濃霧翻騰,金蛇亂舞,雷聲露靂狂震,也不知劈下了多少電閃。

嗤,一道閃電擊穿了天魔尊的護身罡氣,卻又被血魔咒甲擋下,紅光一閃,電光如水銀瀉地被卸去。

五位長老見一個魔門中人竟闖入了陣法的四分之三處,已萬分接近五人,不由大駭,忙道:

“快拿鎮山四寶!”

顯玄、劉志遠、張明烈、陸陽四人祭起了玉圭、玉印、玉符、哈硯茅山四寶,分管四角,霎時廣場上空光芒熠熠,罩住了諸人。

天色漸暗,然在雷電光罩的映輝下,大茅峰巔有若白晝,一片盈亮。

嘭,天魔尊撞向光罩,光罩一陣波動,天魔尊被彈了回去,一連串雷又劈至,經過幾次頻繁的雷擊,血魔咒甲光芒漸為暗淡了下來。

隨著血魔咒甲力量的消退,再如此下去將不得不無功而退,天魔尊把魔功運至極至,竭力收搜著這四寶形成光罩的破綻,目光巡回,天魔尊驀然發現在四寶光芒的結合處,護罩隱隱不穩,或是加強,間又減弱。

天魔尊梟梟一笑,身影驟移,出現在一個結合處,看准光罩減弱之際,黑色魔罡發動,一拳搗去,在他的全力攻擊下,光罩硬是被擊穿,四寶散逸而去,天魔尊鬼魅般地滑入護罩中。

顯玄忍住撼動壓下傷勢,對著乍入光罩的天魔尊轟出了‘破魔訣’,一道亮青色的光華直擊而去,此時旁邊的眾弟子也醒悟了過來,飛符,印訣,真元齊齊發至。

然天魔尊卻詭秘一閃,出現在五個法壇中間,雙臂一旋,一股匹練般的黑霧向四面輻射而去,蓬,五個法壇接連暴開,五雷大陣立告瓦解,光罩外的雷電失去控制,漸為寥落,上空的陰霾也一一散去。

“顯玄,快帶著眾弟子離去。”大長老揚手向天魔尊打出了一道‘破魔訣’,並喝道。

“長老……”顯玄猶豫地道。

“快走,你難道想讓茅山宗滅于一旦嗎?你要負起掌門一職,這兒就讓與我們這群老骨頭,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大長老厲喝道。

“長老…茅山弟子聽正,各自殺下山去,留得一身為重返茅山出力。”顯玄痛苦地下命令。

“宗主,我們誓與茅山共存亡!”下面的弟子熱血沸騰,憤慨地道。

“眾弟子聽著,我以宗主的身份下令,命令你們各自逃生,並護送觀中香客下山去,不聽令者,逐出師門!”顯玄無奈地下令道。

“宗主……”

天豪冷眼望著忿忿然的茅山師兄弟們,感到思緒前所未有的清晰,覺得自己與那些熱血沸騰的諸人格格不入,明知不敵,還以卵擊石,比起毫無意義地葬身此處,留著一身回攻茅山不是更好。

“走。”天豪拉過身邊的要兒,並對著紅狐道。

“爹,我要與爹一起。”要兒卻不想就此離開,吵得要與張明烈一同離去。

“師尊。”天豪開口叫道。

“天豪,請你照顧要兒離開……”張明烈知曉自己這位弟子想說什麼,開口道。

天豪卻指指張要兒,張明烈望著女兒,眼中滑過一絲慈愛的輝光。

“隨我走。”顯玄見眾人都未肯先行離開,便率先掠入觀中,眾弟子一見如此,便紛紛隨之入內。

五位長老卻死死纏住天魔尊,此時觀外的雷電已是消逝,憋了半日的魔門中人業已按捺不住,如狼似虎的撲向磚墁廣場,抖手間飛劍罡氣向觀中直射追去。

茅山五長老彼此交換了下眼色,大長老重重點了點頭,兩個長老在旁守護,纏住魔門中人,另三位長老卻各有動作。

“借法訣!”兩位長老口中喃喃念咒,雙手連連翻動,做出種種微妙的印訣,片刻速度愈來愈快,各自雙手間閃現出一個白蒙蒙的光球,漸為擴大,須臾便把兩人團團罩住,不顯身影。

須臾,兩道白線從這碩大的光球升起,直沖云霄,霎時白線四周閃過一點點五彩光芒,絲絲紛遝而至,向這接天白線聚攏,緩緩彙入白線,兩道缽粗的五色光柱循著白線而下,漸漸彙聚到兩人身上形成兩個五彩光球,兩人四掌閃電推出,兩團五色光球應掌爆出一道光芒射向大長老。

“天地無極,日月同輝,千神萬聖,護我真靈,雷部真君,敕靈召汝……急急如律令。”大長老吸收其他兩位長老傳來的力量,抽出一張符箓,飛快念咒道。

“左右二使,收拾那兩個借法的小子。”天魔尊下令道。

左右天魔使立即各發出一道黑色光華射向正在施‘借法訣’的兩個茅山長老,兩位守護長老並列護在前面,打出印訣截去,然天魔尊卻倏然出現在兩人身後,雙掌纏繞地股股濃郁黑氣拍下。

“吸元大法!”黑氣勢如破竹地侵入了各個穴脈,直撲丹田,纏繞封鎖了兩人的元嬰,霎時兩人的元氣被天魔尊源源地吸食而去。

左右天魔使發出的黑色光華同時也穿透了毫無戒備的兩位長老,黑芒一漲兩人的身形淡淡消逝。

“老二!老三……”五長老中的老大全身沐浴在一片青白光芒之下,身上不時有電光閃過。

“五雷轟頂!”茅山大長老大喝一聲,兩手之間猝然閃出五道強光,電光扭曲著若流星撞月,蓋頭蓋臉地劈向左右天魔使。

作為雷部正神下屬雷部二十四員之一的雷部真君,雷力可不小,左右天魔使忙不迭地讓開,但那雷電如影隨形,緊追不舍,此時天魔尊倏然出現在左右天魔使面前,揚手把兩個長老推至五道閃電之前,沙,五道閃電爬上了兩個長老,兩個長老萎靡倒地,眼看絕無生理。

“老四…老五…”大長老悲慟道。

天魔尊又用‘天魔瞬移’出現在大長老身側,吸元大法再次發動,大長老的真元源源流失而去。

“啊!”大長老發出一陣若負傷野獸般的嚎叫,身上猛地爆出一道強烈的青白之光,竟掙脫了天魔尊的掌握。

“天雷劫!”大長老雙手上舉,掌心頂天,一道巨光罩上身體沖霄而去,隱隱無數銀蛇纏繞,閃閃雷電彙聚,震耳發聵。

這凌然的局勢,一下就把下面的魔眾鎮住了,忙四下散開,然過了頃刻,天雷未降,卻見緩緩散去。

“他已經死了,是個值得尊敬的對手,比那些自以為名門正派強多了。”天魔尊開口道。

');

上篇:三十二 正道劫難    下篇:三十四 魔門魔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