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三十四 魔門魔帝   
  
三十四 魔門魔帝

禍兮福之所依,福兮禍之所伏。

——《老子·五十八章》

在茅山五老的拖延下,茅山各宗弟子得以在各觀長輩的帶領下,至觀後護著香客四散下山而去。

天豪與要兒、張明烈,紅狐、幾個道童及五個香客一行而去。

“五位長老去了。”張明烈回首望向茅山,只見茅山上方風云變幻,電光四閃,繼而收斂而去,“快走,他們已經追來了。”

“你們茅山怎會給邪魔歪道追趕,枉我們還千里迢迢來上香,還不能保護我們,原來也是一群神棍假道學。”幾個香客喃喃道。

“若不是帶著你們,我們幾個早安全出了茅山山脈,再說便拋下了你們。”天豪冷冷地道。

“小豪……”張明烈低聲呵斥道。

“是,師尊。”天豪隨口應道。

“嘿嘿,哥們還正是巧啊,竟在這遇上了我們的張道人。”一陣不陰不陽的聲音傳來,三個身影降落在幾人眼前,卻是‘冤家對頭’蛇魔毛鴻,鐵手魔魯平及多情人魔胡輝。

“天豪,你先護送著他們離開。”張明烈低低地吩咐道。

“哼,上次一時疏忽,被你們跑走,這次可沒門了。”多情人魔胡輝瀟灑地一合扇子道。

張明烈拿出一張符箓,意欲召喚神靈拖住三人。

“還想故伎重演,你也太小看我們三人了。”蛇魔毛鴻冷冷地道,手中之鞭化成烏影飛出,抽向張明烈。

多情人魔胡輝微笑著,又狀似瀟灑地擎開玉扇,飄飄然朝那天豪諸人一拂,點點粉紅色的芒點閃爍不定地從扇上的桃花飄下聚成一團,向幾人飛去。

天豪擋在眾人面前,手印一捏,打出了一道‘破魔訣’,那桃花蠱卻倏然散開亮青色的光柱,直撲天豪的面頰,天豪經驗不足,一時避之不及便吸入了一絲桃花蠱,桃花蠱一入體內溯游至丹田,鎖住了入口,而後飛快地盤踞住各脈穴,天豪立時身上如焚,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一旁的鐵手魔魯平也業已把要兒和那些道童、香客制住,只余張明烈還在苦苦與蛇魔毛鴻相斗。

“各位大爺饒了我吧。”一個香客哭腔道。

“我可以給你們錢!”另一名香客求饒道,更有甚者號哭起來。

“煩死人了,都給我煉的寶寶。”多情人魔胡輝一揮扇,一絲絲桃花蠱滲入了眾香客的七竅,五人一陣抽搐抖動嘶叫,須臾便干癟了下來,雀然無聲,竟已死去,一絲絲桃花蠱又從五人身上飛出,回到了多情人魔胡輝的桃花玉扇。

張明烈被蛇魔毛鴻纏住,救之不及,憤慨萬分。

“張道人,不知你還要不要你的徒弟和女兒,若是不要,就送于我煉我的寶寶算了。”多情人魔胡輝一臉笑容地威脅道。

“你……”張明烈一陣激動險些被烏龍鞭纏上。

“你還束手就擒,不然就准備為你的弟子和女兒收尸。”多情人魔胡輝繼續道。

為了女兒和徒弟,張明烈不得不停下了反抗,束手就擒,身上的符箓法寶皆被搜去。

“抓到了一條大魚,尊者一高興定會賞賜我等。”蛇魔毛鴻得意地道。

“哼,上次被你遁逃,丟了臉,這筆帳,現在應該算一下,讓你品嘗一下桃花蠱地抽髓吸精之刑。”多情人魔胡輝放出了一絲桃花蠱,鑽入了張明烈的體內。

多情人魔胡輝怪嘯了一聲,須臾痛苦便開始降臨,張明烈覺得自己的每一根筋肉,那一塊骨骼皆在被抽離著,不由全身顫抖、抽搐、痙攣、跳動……

“張道人,想不到你女兒還是給美人胚子,要是殺了豈不是太暴殄天物了,不若由本多情人魔幫你養育。”多情人魔胡輝似乎仍不解氣,看到躺在地上的要兒眼神不由一亮,淫笑著對張明烈道。

“你要守諾言,放了他們。”張明烈喘氣地道。

“不對,我並沒答應放了他們,只是答應了那時不殺他們,現在……”多情人魔胡輝意猶未盡地道。

“胡兄,莫玩了,我們該回了,省得多生枝節。”鐵手魔魯平道。

“把老的帶走,那小的就殺了。”蛇魔毛鴻道。

“不,不,那個女的是我的。”多情人魔胡輝忙申明道。

“畜!生!”張明烈聞言也顧不得修養了,一句粗口至牙縫迸出。

多情人魔胡輝正欲指揮天豪身內的桃花蠱奪取他的生命,然此時異變發生,多情人魔胡輝心頭一痛,失去了與天豪身內桃花蠱的聯系,本應被制住的天豪卻騰起了身。

眼睜睜地望著五個香客一一慘死,望著師尊為了自己而束手就擒,望著這三個魔頭又找上了師妹……天豪自是怒氣填膺,激憤不已,恨不得立時起身,殺得三個魔頭片甲不留,漸漸地天豪的心頭化為了一片空白,只余最後一絲意識保留不滅。

也許是天豪的祈禱起效了,他丹田中的蛟珠驀然有了動作,絲絲縷縷從封印的縫隙中湧出,霎時沖遍了全身,體內的桃花蠱受這凝實冰寒的真元一沖,立時粉末消失,蛟珠的力量主導了全身,天豪挺身而起。

“邪門,他怎麼能動了,見鬼,我的寶寶呢!”多情人魔胡輝不由一駭。

“你們都得死,我要殺死你們!”身上傳來的一陣陣刺骨的寒意以及難耐的漲痛讓天豪心中充滿了煞氣,此時的天豪與方才判若兩人。

話音一落,天豪又起變化,眼眸淡化為了銀色,身上突兀地長出一片片銀色鱗片,如同穿上了一件全身鎧。

“他是人?是妖?”蛇魔毛鴻疑慮地道。

“任他是妖魔鬼怪,或是裝神弄鬼,把他滅了就是!”多情人魔胡輝狠狠地道,手中扇子一下揮出,粉紅色的桃花蠱蜂擁而出,向天豪撲去。

“雕蟲小技。”天豪單掌一推,一股寒意刺骨的真元宣泄而出,粉紅色霧團一觸及這白芒便被凍住,隕落而去,那白色真元依然其速不變地撞向多情人魔

多情人魔胡輝方是一痛,還不及悲痛桃花蠱的逝去,一道寒氣便撲面而來,忙不迭地運起罡氣,抬起桃花玉扇擋在身前。

蓬,粉罡白氣一觸之下,多情人魔胡輝連連挫退,手中的桃花玉扇也是一黯,差點化為玉粉消逝。

“我的桃花蠱!我的扇!”多情人魔胡輝心疼自己的玉扇蠱蟲,大叫了起來。

天豪是痛打落水狗,雙手一揮,白芒如環掃向多情人魔胡輝,鐵手魔魯平一手推來正在失魂落魄中的多情人魔胡輝,雙手一拍,一道赤焰騰起化作一個巨掌撞向天豪的氣環,赤焰與白芒相撞,如烙鐵和冰塊相觸,相互克制相互消融,雙雙消逝。

蛇魔毛鴻祭起了烏龍鞭,一道烏芒騰起抽向天豪,天豪也不讓步,真元成罡擋在面前,然他卻小視了烏龍鞭破罡的能力,烏芒破開了淡色的罡氣,觸及了天豪的身上。

啪,烏芒在天豪銀白色的鱗片留下了一道焦痕,天豪感到一種刺痛傳來,不過比起體內的痛楚寒意如小巫見大巫,讓天豪感到更多的是被蛇魔毛鴻擊中一種憤怒、惱怒,但蛟珠又被禁制,無法全力出手,只能長吟一聲,一振龍威。

蛇魔毛鴻卻更是驚駭,自己的烏龍鞭能破罡氣,雖擊中那怪物時已是強弩之末,但只是在他身上留下一道焦痕,這讓他尤為難以接受。

天豪接連發出兩道白色的真元環向蛇魔毛鴻攻去,蛇魔毛鴻自是萬分小心,外圍有烏龍鞭護衛,內運起罡氣護身。

蓬,第一道真元環把烏芒壓了回去,蛇魔毛鴻連連向烏芒注入真元才把真元環擊散,緊接著第二道罡氣攻來,把烏芒撞得一黯,蛇魔毛鴻臉色一陣煞白,運起全身真元烏芒罡氣一盛,抗下了天豪的白芒。

一邊天豪又與鐵手魔魯平斗上了,兩人也不用法寶,單憑雙掌罡氣相斗,赤焰掌烈焰熊熊,真元罡寒罡凜凜,在空中激撞四綻。

天豪占著體內蛟珠源源不斷的補給,真元充沛,漸漸把赤焰掌壓制過去。

“老胡,給我醒醒,我們三人一起上剁了這個怪物!”蛇魔毛鴻用勁一拍多情人魔胡輝,厲聲道。

“對,殺了這小子為我寶寶報仇!”多情人魔胡輝嚎叫道。

蛇魔毛鴻的烏龍鞭,多情人魔胡輝的罡氣側應攻上,天豪邊運起真元,在身上布下一道道厚厚的護身罡氣,轉攻為守,避實就虛,對鐵手魔魯平赤焰掌與蛇魔毛鴻烏龍鞭的攻擊皆憑護身罡氣去擋,全力攻向多情人魔胡輝,真元罡氣連片灑去,重重疊疊,攻得多情人魔只余苦苦支撐的份。

只見一片道白芒如錘狀刺向粉紅色的光罩,光芒頻閃,光罩緩緩的內陷。蛇魔毛鴻和鐵手魔魯平一見如此,忙加緊攻擊,烏芒耀耀,赤焰滾滾,連續撞擊著天豪的護身罡氣,白色的光罩絲絲黯然轉薄。

天豪長嘯一聲,白芒暴亮,擊碎了多情人魔胡輝的粉色光罩,多情人魔胡輝吐了口鮮血,也顧不上兩個伙伴,獨自一人遠遠地遁走。

與此同時,天豪也為蛇魔毛鴻和鐵手魔魯平的烏龍鞭及赤焰掌擊中,被擊中處的鱗片呈放射狀地擴散粉碎,天豪身形一晃,仰面倒下,身上之鱗片如此褪下。

“該死的,我要殺了他。”憶起被這個小子逼得自己團團轉,蛇魔毛鴻難堪地叫囂道。

“慢著,這小子甚是古怪,應該很有價值,不如留著他交于大魔尊,也不失大功一件。”鐵手魔魯平止住道。

“這…也好,我們現在就把這三人送上九霄萬福觀,也讓那貪生怕死的多情人魔瞧瞧……”蛇魔毛鴻哼哼地道。

兩人方欲架起三人上山而去,卻見一道紫白相間的光芒自山下電射而至,霎時便至兩人身前,光芒一斂,現出一個面龐粗獷、黑須滿臉的黑衣中年漢子。

“你們是魔門中人?”那黑衣中年漢子居高凌下地詢問道。

“不錯,你又是何人?”鐵手魔魯平望著這不速之客,反問道。

“那就錯不了,快去通報你們的門主三魔尊,便說天魔門新任魔帝到來,讓他們來此拜見。”那黑衣中年漢子大刺刺地道。

“大膽!魔帝算什麼東西!”鐵手魔二人都是魔門的新晉之人,自是不知天魔魔帝,抬手打出赤焰掌,而蛇魔毛鴻也在旁祭起了烏龍鞭。

“看來你們是魔門的新進魔衛,不過如此也好,也讓你們知曉一下什麼是天魔門魔帝。”那黑衣中年漢子揚手打出了一紫一白兩道光罡,有若兩條神龍絞向赤焰、烏芒,白虹擊赤焰,紫罡纏烏芒,赤焰一熄,烏芒一斂,紫白雙龍其勢不減地擊向兩魔衛,兩魔衛雖撐開了護罩,然還是被打飛了出去。

“你等著……”兩人硌下一句話,打出求援信號飛遁上山而去。

“咦,天豪…”那黑衣中年漢子見兩人遁走,低頭一望地上的三人,不由發出一聲低訝,自言自語地道,“他怎麼會在茅山?”

正在疑慮之際,倏然兩道長嘯至茅山上滾滾而下,須臾,兩個身影出現在那黑衣中年漢子身前。

黑衣中年漢子望去,卻是兩個如出一轍的枯槁老者。

“來者是十大魔使中的日月魔使?那三個魔神為何不敢來見本魔帝。”那黑衣中年漢子仿佛認識這兩個枯槁老者,開口道。

“有眼力,已經有三百年沒人稱我們為十大魔使之日月魔使,莫非你是故人之後?”左側的老者道。

“哼,大哥,多說無益,我料此人必是抗天手下,小子,你修為雖然不低,不過想大言不慚地自稱新任魔帝,還不夠格,今日我就把你打的形神俱滅,省得你招搖撞騙。”右側的老者不耐地道,一束魔氣向天豪打了過去。

那黑衣中年漢子手中出現一道濃郁的紫罡,奔雷般地擊出,擊退了月魔使的攻擊,然後自得地道:

“日月魔使,日月魔使,日不離月,月不離日,兩人一起上吧,憑你月使一人根本發揮不出日月魔使的最大力量。”

“放肆!”日魔使呵斥道。

“大哥,是魔帝的天魔訣,這小子來頭古怪。”那月魔使一接紫罡後,卻是一愣,開口愕然道。

“天魔訣?小子你與天魔門魔帝有何關系?”日魔使亦是一愣,氣勢一下低了。

“我已說了,我是前任魔帝欽點的天魔門新任魔帝。”那黑衣中年漢子沉沉地道。

“那前任魔帝現在何處?”日月兩魔使臉色一變,暗自私下一查周圍,惟恐前任魔帝在何處突兀跳出來。

“哼,無須前魔帝親臨,此乃天魔門之天魔令,日月魔使還不俯身聽令!”那黑衣中年漢子冷哼一聲,手一翻亮出一面玄鐵鑄成的令牌,令牌正面雕刻著一個猙獰的妖魔頭顱,反面篆寫著‘天魔’兩字。

一道若有似無的魔氣急速向天魔令攝去,紫色一閃,那黑衣中年漢子身上升起了天魔罡罩,使魔氣不得其門而入。

“是真的天魔令,老二,你看如何?”日魔使一端詳那令牌,竊竊地向月魔使道。

“哼,大哥,你不要中了那小子的詭計,若是那魔帝已出,依了他老人家的習性,我等還能在此逍遙,定是這小子狐假虎威,再則我們已退出天魔門,天魔令對我等已無約束力。”月魔使開口道,“有什麼事我們擒下他一問便知。”

“對,擒下他一問皆知。”日魔使點了點頭。

“月輪!”

“日輪!”

日月魔使聯手攻去,一金一銀兩道光芒沖霄而起,斬向那黑衣中年漢子,那黑衣中年漢子自是不懼,一手運起天魔訣,另一手發出天神訣,一紫一白兩道罡氣飛出,迎向金銀日月輪。

四條光龍在空中盤旋纏繞著,片刻過去竟不分勝負。

“日月合一。”日月魔使開口喝道。

“如此甚好,總算是使出最強技了。”那黑衣中年漢子也是神色一振,豪笑道。

空中金銀日月輪,首尾相銜,形成一個金銀交錯的光環,向紫白雙龍割去,紫白雙龍也是暴漲,卷向那日月光環。

一番攻擊後,白虹一黯,消散而去,空中只余紫龍敵住那日月光環,節節敗退,那黑衣中年漢子大喝一聲,紫龍一亮,擊退了日月光環。

“告訴你們魔尊,今日本魔帝要與友敘舊,他日定上門討教。”那黑衣中年漢子乘機攝起天豪,遠遁而去。

“二弟,莫追了,這人的修為深厚,便是我等兩人追上也無法奈何得了他。”月魔使方欲起身追去,日魔使制止道,“此事重大,我們還是先上山去回報大魔尊。”

“好。”兩人抓起地上的張明烈,也懶得再理張要兒諸人,化虹上山而去。

茅山。

大茅峰。

九霄萬福觀主殿太元殿。

此處已不見昔日的香煙繚繞,鍾鼓磬聲,道人做課,早晚誦經,正中神台之上的三茅真君已經被移走,換上了那黑色大輦。

“稟告大魔尊,茅山門人弟子已被滅去大部。”

“抓住了大茅峰顧石,二茅峰劉志遠,小茅峰陸陽,以及門下弟子若干。”

“茅山掌教顯玄,二茅峰張明烈及少量弟子已逃出茅山,是否還要追緝。”天魔衛段明上前稟告道。

“不用追趕,只要這些茅山門人存在一天,九霄尊者就不得不與我門捏成一團。”輦中天魔尊下指示道,“去通報九霄尊者,讓他前來接受茅山,這些茅山門人也交與他。”

“是,大魔尊。”

天魔衛段明領命下去,與匆匆入內的鐵手魔魯平及蛇魔毛鴻錯身而過。

“稟大魔尊,山下來了個修為了得自稱天魔門新任魔帝的中年漢子。”鐵手魔魯平上前稟道。

“天魔門新任魔帝!”輦前的黑簾出現了一絲漣漪。

“是,左右二使已去查看。”蛇魔毛鴻補充道。

“你們下去吧。”輦前的黑簾又靜止了下來,天魔尊開口道。

“是。”兩人退了出去。

須臾,又有兩個身影閃身入內。

“左右使者,那天魔門新任魔帝是怎麼回事?”輦中傳出天魔尊的詢問聲。

“稟尊者,此人擁有天魔門的掌門信物天魔令,並能使出了天魔訣及天神訣。”日魔使回道。

“不過修為遠遠不如上任魔帝,只與我等兩人相近。”月魔使道。

“天魔令,在三百年被抗天那老兒拿去,看來此人與抗天老兒有莫大干系,抗天老兒已經在昆侖找到了魔帝遺物,能使天魔訣天神訣,可惜兩訣相沖相克,抗天老兒空有天魔遺物也無法造就第二任魔帝。”輦中的天魔尊梟梟地笑道。

');

上篇:三十三 魔門來襲    下篇:三十五 正邪再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