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三十五 正邪再戰   
  
三十五 正邪再戰

假之以便,唆之以前,斷其後路,陷之死地。遇毒,位不當也。

——《三十六計·上屋抽梯》

天豪仿佛覺得做了一場似真似幻的夢,夢中自己變身化作了一個長滿鱗片的怪物,與三魔衛相斗……

許久,才悠悠地醒了過來,卻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雅致潔淨的精舍內,蘇綢被單,流蘇絲帳,一方古色古香的小圓桌,上擺一玉頂香爐,飄出縷縷麝香,一道珠簾幽幽隔絕內外間。

一陣悅耳的玉環響徹聲傳來,兩個妙齡少女掀簾而入,脆聲道:

“你醒了。”

“這是在哪?我怎麼會在這?是誰救我回來的?”天豪開口吐出了一連串問題。

兩個妙齡少女見天豪如此不由抿口撲哧而笑,其中一個開口道:

“公子,你一個一個問吧。”

“這是楓林山莊,你是主人的朋友帶回來的。”另一個少女回道,又對前一個少女道,“雨荷,你去請莊主的朋友,便說他帶來的公子已醒來了。”

“好。”雨荷拂簾出門而去。

須臾,一個豪爽的聲音傳來,門口處進來一個黑衣中年人,對著兩個妙齡少女道,

“你們先下去吧。”

“是。”兩女退了出去。

“咦,魯大哥,是你?!”天豪訝聲道,沒料到救自己的人會是魯一峰。

“你醒了,感覺怎麼樣?”魯一峰笑著道。

“我很好。”天豪起身坐起,回道,“魯大哥,是你救我回來的?”

“我上茅山想去找魔門那三個魔頭的晦氣,不料在半山見到了你,就帶你下了山。”魯一峰豪笑著開口道。

“魯大哥去找魔門三魔頭?不過那幾個魔頭的修為高深莫測……”在見過那天魔尊的修為後,天豪認為魯一峰根本不是那魔尊的對手,于是便婉轉地開口勸說道。

“那三個魔頭修為應是進了不少,我雖繼承了上任魔帝的元丹,卻被他手下的日月雙魔使逼成了平手。”魯一峰有些不爽地道。

“魔帝?”天豪顯是不知那魔帝為何許人。

三百年前,曾有兩大門派鼎足修真界,其一是魔道中的天魔門,另一個便是亦正亦邪的天神盟,天魔門魔帝的天魔訣及天神盟神帝的天神訣同列十大修真功法之首位,亦有一說,道兩家的修真功訣其實出自同源,來自洪荒時期的天人修煉之法……

雖說一山難容兩虎,然這兩大門派卻各自約束門下弟子,也未發生過一次大的並斗,只是每去十載,魔帝和神帝便會在昆侖之巔印證斗劍一次。

不料在三百年前那次比劍中,魔帝與神帝兩人上昆侖一去不回,雙雙失蹤,兩門的門人便互起芥蒂,幾場並斗下來,天神門倏然解體散去,而此時的天魔門,門下中層弟子已死傷慘重,門中的四大魔神也各懷異心,連帶著門下弟子也分裂成了兩部,一部想守候魔帝,另一部想起而代之,起了內訌,昆侖劍派卻趁勢攻下了天魔總堂。

因而三番兩次地潛上昆侖尋覓魔帝與神帝一同失蹤的蛛絲馬跡。

述說了片刻,天豪總算了解了一些前因後果,知曉了他為何敢去挑戰魔門那三魔頭,為何只是不知為何魯大哥要告訴自己這些像是天魔秘辛之事。

其實魯一峰也不知為何自己會把這些事矩細無漏地告知天豪,大概這就是緣分吧。

“魯大哥,你見到了我師尊與師妹了嗎?”天豪倏然憶起一件重要的事。

“你師尊,師妹?你是指那時躺在你身邊的一個中年道士和一個小女娃?”魯一峰回想了一下道。

“是的,我師尊,師妹他們現在怎樣了?”天豪點點頭,急問道。

“我只帶了你一人下山,你那師尊師妹應是被日月雙魔使帶上茅山了。”魯一峰回道。

“謝謝魯大哥的相救之恩,我這就告辭了。”天豪下床欲離開。

“你想上茅山救你師尊,師妹?”

“是的,我一定要去救他們。”天豪點點頭。

“也好,我真思量著再上茅山,一會那魔尊,不若你先歇會,俄後我與你一同上茅山去。”魯一峰開口道。

“謝謝魯大哥。”若是魯大哥也能前去,無疑是個強助,不過如何能讓他為自己冒險,天豪推托道,“不過這是我自己的事,你便不要再為我操心了。”

“你便不要推托了,就如此說定,你先歇著吧,我下去了。”魯一峰也不待天豪再行分說,便下了去。

魯一峰出去後,天豪左思右想片刻,還是決定一人前去茅山,便起身下床,撥開珠簾,向房外行去。

房外走廊月洞,雕欄玉砌;假山玉竹,星羅棋布,一條以一色白紋堅石鋪砌的寬闊而整潔的過道延至月洞外,院落中卻不見一人。

“有人在嗎?魯大哥。”天豪循著石路出月洞門而去。

一路行來未曾見到一人,天豪忍不住騰身而起,四下查看,偌大的一個楓林山莊此時卻顯得空空蕩蕩,一片寂靜,如同死域,尋遍全莊未見一人,片刻後只得帶著滿腹疑問離開了山莊。

出了山莊,認准方向,天豪禦劍飛向茅山,片刻已在茅山外三里處。

遠遠眺去,巍巍茅峰青山依舊,只是已淪魔門之手。

為防萬一,天豪在此降下了劍光,暗暗潛行至茅門腳下,此時茅山雖似平靜如常,波瀾不驚。但天豪卻是警兆暗生,忙運起了乾坤洞察術,真元玄氣絲絲發出,以已身為中心如漣漪般讓人難以察覺向山上蔓延而去,立時感應到了在暗處人影幢幢,哨卡遍布。

天豪在身上施了個隱身符,悄然向山上行去,不知是因感知能力增強或是隱身符起了超常作用,或是幸運度達到了最高點,讓他一一避過了路上的鬼魅魍魎,有驚無險地潛至了九霄萬福觀前。

師尊會押在哪?諾大一個道觀,不知從何找起,天豪望著九霄萬福觀有些頭疼。

不管了,先從主殿入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在主殿定能偷聞一些關于師尊的消息。

正在此時,一陣真元波動傳來,天豪忙悄然停身隱忍不發。

“你有沒感覺有些不對勁,好像有人在外面窺視。”觀內掠出兩個魔門中人,其中一人有些疑惑地開口道。

兩人四目目光灼灼四下巡視,天豪暗暗運起真元,隱匿氣息,與周圍的天地靈氣融為一體。

“老祿,你是不是感覺錯了,這兒根本沒外人入侵,我看你是立功心切,疑神疑鬼,走。”見遲遲沒收獲,另一個魔門中人開口道。

那老祿喃喃了一聲,也隨之離去。

天豪稍待了片刻,閃身入了九霄萬福觀,半路上小心翼翼地避開了幾股強大力量,躲躲閃閃地趨向大殿太元殿,在殿外右廊下停下。

主殿上,三茅真君已是歸位,堂上盤膝坐著黑霧籠身的魔門天魔尊,地魔尊以及一個身穿道服,面如槁木地老道,下面則是幾個魔使和魔衛。

天豪還來不及細聽,殿中諸人已是感應到了入侵者,齊刷刷地把注意力投向了殿外右廊。

“什麼人?還與我現形?”日月雙魔使撲了上去,呵斥間,四道魔氣縱橫如網罩向天豪隱身處。

廊下光芒一閃,在魔氣合圍之前,如漏網之魚向觀外退去。

“回去。”一直靜坐著的天魔尊倏然出現在天豪之前,一掌蓋下,青芒一顫,墜落地上,現出一個少年。

“是那劉志遠的弟子,這家伙很是邪門。”蛇魔毛鴻開口道。

日月雙魔使一左一右包抄而至,兩道魔氣合一霎然擊到,天豪在身外布下一個玄氣護罩,新煉的飛劍騰起,劍光霍霍,又在護罩外形成了一層劍幕,魔氣及身,天豪的劍光一黯,化為廢鐵,護身罡氣一淡,被擊飛了出去。

天豪吐出一口血,趁勢向觀外遁去,然拿天魔尊又陰魂不散地出現在他的眼前,擋住了天豪的去路。天豪運起三大印訣,竭全身真元擊出一道青蒙蒙的光芒,天魔尊身上的黑霧一盛,溢出一道黑氣向青芒壓去。

黑氣與青芒一觸,青芒須臾便潰散,黑氣破開青芒擊上了天豪,天豪避之不及,護身光罩立時消散,隕落回了觀中。

天魔尊身形倏地一動,又回到了座位,仿佛重沒離開過。

我要力量,我不能就此落入魔門之手,我還要救師尊……天豪在心中嘶喊著。

變身,如何才能變身……

對,憤怒……

天豪培養著憤怒的情緒,幼時所受的淒苦,山上遭到的欺凌,昆侖玉虛的陷害……這憶起的一切一切,讓他的怒氣怨氣升到至高。

嗷,天豪發出了一聲厲嚎,天魔尊和地魔尊也發覺了這個異變,他們下方的那受傷頗重的茅山弟子身上突兀迸發了一股強大的真元。

躺在地上的天豪悠悠而起,與天地魔尊正面相峙。

浮在半空的天豪,緊閉著雙目,面容不自覺地扭曲,身上更銀光閃閃,鑽出了無數鱗片,鱗片間滲出點點血珠,這等詭異之事,讓一邊見識多廣的天地魔尊也無法看出端倪,身上沒帶獸氣妖氣,卻能生出鱗片,得到強大的力量,難道是半人半妖,想到這兒不由興趣大增。

半空中的天豪已是完成變身,不容他們再行思索,一道白色巨芒發出分叉擊向兩人,天地魔尊仿佛想一試這個變身後的茅山弟子的威力,只是憑著護身魔罡擋下了兩道白芒。光芒濺閃,天豪的白芒點點消弭,天地魔尊的護身黑氣也消去了寸余。

力量較方才強上了數倍,但還是不及天地魔尊多矣。

地魔尊又鬼魅般回到了座位,顯然是認為以他們兩人的輩分修為聯手與一個茅山小輩較上有失魔尊身份,雖然這人很有價值。

天豪再次動作了,不過不是攻擊而是趁意識還沒泯滅前遁逃,身形一泄向山下而去,天魔尊也是沒料到天豪會就此退走,低咦了一聲,晃身截去。天豪的身形雖快,但還是不及天魔尊,他再次好整無懈出現在天豪面前,在避之不及下,天豪集起真元在身前布下了一道凝厚的白色光壁,直撞擋路的天魔尊,蓬,一團下瀉的白光流矢般射中一團黑霧,兩人之間的白芒黑氣一陣壓縮又霎時回彈,天魔尊的身形一晃一緩,天豪卻沒那麼好受了,光壁破碎,胸前堅硬無比的鱗片也呈現龜裂,飛血四濺,身形一滯,被彈了回去。

吼,天豪口中發出怒吼聲,雙目猛然睜開,現出一對銀眸,光芒灼灼地盯著隱在黑霧之中的天魔尊,天豪身上再次發生異變,卻是體內封印再次被撕開一個大口子,真元湧出,身體倏然暴亮,射出一道道白芒,成了一個暴風眼,四周流離的天地靈氣如被虹吸般迅速向他彙聚而去,在身周形成了一道道光帶,霎時光華一漲一亮繼而一斂,天豪現身了出來,身周籠上了一層薄薄的光霧,胸前爆裂的鱗片已是煥然一新,氣勢逼人,一股無形的壓力向四周彌漫著。

天魔尊也不出手,默然地看著天豪完成變化。再次變身,力量驟增……有趣,沒料到一個茅山門人的身上竟蘊藏著如此多奧秘。

天豪雙手(雙爪)一推,一道逾倍的白芒電射而出,擊向天魔尊,天魔尊身上的魔氣一陣波動,旋出一道霧練緩緩地與白芒撞在一起,一陣激蕩了,雙雙消弭而去。天豪雖是再次變身,但還是無法撼動天魔尊。

天魔尊身上的黑霧一漲,魔氣重重疊疊如積云罩向天豪,天豪銀眸一閃,身化白虹若離弦之箭射向黑云。

白芒耀耀魔氣團團,縹緲的魔氣卻使白虹有若撞上銅牆鐵壁,寸步難進,相持不下,驀然魔氣一漲又猛然一斂,層層疊疊地爆開,巨大的沖擊波把身化白虹天豪震落了地,砸出了一個人形大坑。

落入大坑的天豪護身白芒盡散,業已昏厥過去,身上的銀色鱗片如有意識般的悄然褪去,現出鱗片覆蓋下血痕累累的身體。

正在此時,一道青芒自左側倏然飛至,卷起坑中的天豪,便原路遁走,天魔尊冷哼一聲,未料到來人竟敢公然在自己面前搶走這個茅山弟子,一道魔氣急速飛出,如匹練狀卷向那道炎芒。

從青芒上分落一道白光,飛速遁走,青芒一轉回首死死纏上了魔氣,天魔尊正待施展‘天魔瞬移’追去,山下卻傳來異變,數以百計的光華直沖茅山而來。

天魔尊思橫再三,魔光一漲,攝下了青芒,向九霄萬福觀飛去。

“正道聯盟攻來了。”一道信息飛速傳遍了整個茅山,大茅峰上騰起道道劍光,魔門中人傾巢而動退回了觀中。

正道聯盟諸人聞到茅山警信後,忙趕來,但是還是沒能來得及,諸人在九霄萬福觀外落下,正邪雙方在觀內外相互對峙。

魔門一邊有天魔尊,地魔尊,麾下天地魔使四人,天地魔衛二十四人,魔徒近兩百人,行尸門的九霄尊者,十大禦尸使者,以及隱在地下的行尸部隊。

正道聯盟這邊卻是全力出動,意欲一洗前恥,陣容空前強大,與魔門中人也不予多讓。

昆侖劍派天字輩六人,方才救天豪的真是天風真人,云字輩剩下的十多人全部而至,再加之第三代弟子中的近百佼佼者。

青城劍派掌門何足道,門中僅存的三大長老,門下數十弟子。

西天目禪院寺新任主持,二大佛門護法及大小光頭近百人。

華山劍派高掌門及三位長老,數十弟子。

峨嵋劍派天辰子,青郢雙劍,門下十數個菁英弟子。

岷山劍派黃敬,黃沖,數十弟子。

星天劍派掌門星天,長老林升,林江十多弟子。

武當玄一真人、少林元悟大師,加之門下弟子數十人。

修羅、幻天、璿璣門之下近百門人弟子,便是役物宗也來了十數人,共四百余人隱隱圍上了魔門中人。

“布天魔大陣。”天魔尊下令道,在重重的黑霧下無法看清其表情如何。

魔門弟子隊形一陣轉動,一道道黑幡升起,團團黑霧滾滾出現罩住了魔門諸人,正道聯盟中已有幾名弟子搶前出手,飛劍騰起,試探地飛入黑霧,然飛劍一進黑霧便有股股戾氣、怨氣、煞氣……地間重重陰邪汙穢之氣經飛劍滲入正道聯盟的這幾名弟子的心神,幾人霎時心神失守萎靡倒地。

“放劍!”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何足道心疼在豐都弟子傷亡慘重,率先祭起了‘流光’寶劍,一道飛虹騰起射向黑霧中的天魔尊。

一霎時正道聯盟這一方紛紛放出法寶飛劍,飛劍如電,各種光芒鋪天蓋地地投向黑霧,黑霧一陣翻騰,驀然爆漲至十二丈之寬,正道聯盟眾弟子的飛劍法寶撞上黑霧皆被彈了回來,只余十數道光華沖入了黑霧,虹芒頻閃,黑霧中也升起十多道光芒迎上。

繼而又從黑霧中飛起百多道劍光,向正道聯盟諸人落去,如劍林光雨灑下。正道聯盟諸人或是撐起護身光罡,或是以飛劍法寶相抗,空中如銀蛇亂舞,一下陷入了各自為戰的境地,更有幾個弟子受到了特殊照顧——生受了兩、三道光芒的攻擊,雙掌難敵四拳,一陣手忙腳亂後,兩名修為稍低的弟子便倒下了,而正道聯盟回擊的飛劍卻被一直擋在黑霧之外。

“諸位道友,魔門中人有陣法黑霧障身,若不掃除霧氣,便難以攻擊到對方,待我祭起皓天鏡,合力破去魔門霧障!”峨嵋掌教天辰子開口道。

“好!”諸人諾然。

“皓…天…鏡!”天辰子收起飛劍,長身而起,立身半空,單掌撐鏡,一道滔滔無垠地豪光仿佛一顆灼亮的殞星自虛無飄渺的蒼穹墜下滾滾射向那團黑霧,皓光所到處,黑霧有若遇到豔陽,嗤嗤般地煙消云散,層層回縮,須臾便瑩縮了三丈。

“上古仙器皓天鏡!左右地魔使,隨本魔尊奪來皓天鏡。”一個黑霧纏繞的身影飛翔而起,迎向皓天光柱,黑白相撞,皓天鏡光如激流撞上磐石,光華四濺。

此時,自旁邊又升起兩道身影,重重撞上皓天光柱,與地魔尊鼎足而立,聯手發出一道黑色魔氣,穩穩地推進向皓天鏡撞去,力量相激之下,皓天鏡微微晃動。

“流光!”青城掌門何足道召回了‘流光’劍。

“龍淵”岷山掌門黃沖召回了‘龍淵’劍。

“步光!”岷山長老黃敬召回了‘步光’劍。

“鎮岳尚方!”華山掌門高昊召回了‘鎮岳尚方’劍。

昆侖的六個天字輩長老亦出手截去。

四把神兵利器六道罡氣飛起斬向那皓天光柱中的三人,然魔門的飛劍法寶緊追不放,加之天魔尊,截下了四道劍光,十數道光華緊緊圍住了正道聯盟的十位高手。

而云書等人也各自和魔門的十二使左右衛戰在一起。

就在正邪雙方大部精力都被這兩場龍爭虎斗吸引之際,一青一紫兩道光華突起,劃破天際,如不世神龍般地絞向魔門的霧障,在霧障中數進數出,不時攻擊那布陣之幡,加之武當少林高手在旁策應,牽制住了住陣高手,讓雙劍所向披靡。

失去高手支撐的陣法在青索,紫郢兩把神兵利器的措不及防的攻擊下,立時折損不少,霧障淡薄了下來。

正道聯盟的弟子見此皆精神一振,飛劍、法寶、罡氣皆一股腦地投去,這會兒是風水輪流轉了,到了魔門弟子手忙腳亂的時候,霧氣被一掃而空,現出霧下的兩百余名魔門弟子,數百道光華在空中交纏翻騰,不可開交,魔門弟子節節敗退,峨嵋雙姝的青郢雙劍大展神威,壓制了魔門的六,七道劍光,直到行尸門的九霄尊者率門人行尸過來,才壓制住雙劍。

此時,魔門三巨頭的黑色魔氣卻是逼到了皓天鏡前,天辰子運起真元奮力一振,皓天鏡光芒暴增,和魔氣一陣劇烈拼撞後,皓天鏡一黯一斂,光華頓失。

天辰子心頭巨震,黯然神傷落下地,下方的峨嵋弟子忙上前護住師尊,武當玄一真人、少林元悟大師及一干長老立時趕到了天辰子近左。

身在空中的地魔尊見無法擴大戰果,一轉旋而撲向與十二地魔衛斗劍中的正道聯盟高手,鬼魅般出現在星天長老林江的身後,一掌擊潰了林江的護身罡氣,印在他的身上。

波,林江身體爆作一團血霧,元嬰飛出欲遁,地魔尊梟梟一笑,一道黑霧攝住了元嬰。

“弟弟!”林升大喝一聲,運起星天心法,召回飛劍向地魔尊斬去,地魔尊單手一揮,一道魔罡飛出抵住了林升的飛劍,另一手卻是煉著林江的元嬰。

林江的元嬰在魔火中啾啾直叫,沒法脫身,林升眼睜睜地看著兄弟的元嬰被地魔尊煉化,卻無能為力。

一下去了兩人,讓正道聯盟的其余人等銳氣一頓,此長彼消,魔道中人大肆進攻,受到一連串攻擊後,岷山長老黃敬的‘步光’劍一暗,搖搖欲墜。

“鎮岳尚方,五岳幻化。”華山掌門高昊大喝一聲,‘鎮岳尚方’立時化作五道光華發出,眾人的壓力一時大減。

“阿彌陀佛!”

“無量壽尊!”武當玄一真人、少林元悟大師數人趕至,加入了戰團。

天平又向正道聯盟傾斜,魔門諸人全仗天地魔尊牽制住眾多高手,才沒有一敗塗地。

“退。”地魔尊見事不可為,就下了撤退令。

地魔尊化虹出現在何足道面前,一團黑氣籠下。

“流光!”一道青光撞向黑氣,光華一閃,撞散了黑氣。

“妖叉!”一把妖異的三股叉出現在地魔尊手中,通體烏黑發亮,上面攜刻著無數妖魔鬼怪,恐怖而詭異,仿佛從地獄而來,給人一種心悸的感覺。

妖叉化作一道烏光與何足道的‘流光’斗在一起,在烏光的壓制下,青芒活動范圍越來越小,光芒暗下,難以支持,左右地魔使乘機遁出正道聯盟的合圍圈,飛身追向天辰子,下方飛劍罡氣連連飛起罩向空中的兩人。

左右地魔使雙手一揮,罡氣迸發,及身的光華皆被彈走,兩人身形不頓地繼續撲至,驀然,一青一紫兩道光華拖著長長流芒射向左右地魔使,在青郢雙劍的威力下,終于使兩人停滯了下來。

“陰陽子母劍!”地魔左使口吐赤色劍芒,劍芒飛出即一化二,二轉四……攢出百千劍芒圍上青郢兩劍。

地魔右使落入了正道聯盟的峨嵋弟子之中,一掌拍出,一道魔罡滾滾掃向峨嵋眾弟子。“保護師尊!”峨嵋眾弟子在大師兄衛正的帶領下,寸步不離地擋下了一擊。

嗤,衛正首當其沖口吐鮮血,萎靡倒地。

“正兒。”天辰子悲慟道。

附近正道聯盟的弟子紛紛把飛劍射向地魔右使,這雖不能重創到他,但也讓他心煩不已。地魔右使決定先把這些礙事的正道聯盟門人弟子除去,再去追殺天辰子。

“昆吾!”一道光芒劃破了地魔右使的護身罡氣,斬下了他的右手。

地魔右使一時疏忽輕視,被一道飛劍斬中,雖竭力避讓還是傷了右手,這讓他暴跳如雷,眼神一掃,盯向罪魁禍首——華山嬌嬌女高娟,張口吐出一道黑色匹練,射向高娟。

高娟正在為自己的昆吾劍擊傷魔人而興奮,不料地魔右使吐出一道黑色匹練直飛而來,一時竟愣住,不知所措。

啵,一道劍光截住了地魔右使的含怒一擊,劍光消散,星天劍派掌門潘星天在高娟身前落下,臉色一黯,已是受傷。

“無極劍法!”“一塵法界!”玄一真人、元悟大師同時趕到,攔下左右魔使。

地魔尊見有數名魔使受傷,陣法已毀,行尸門漸漸撤回去,而自己等人又偏被壓制住,于是張口發出一陣詭秘的音調,便欲退入觀中。

突然遠處又傳來一陣詭秘聲波,地魔尊放眼望去,只見數十道光華至天際趕來,撞入了正道聯盟的陣營,正道聯盟弟子一下倒了數十個。

隨著生力軍的加入,魔焰大漲,魔門諸人節節反攻,反把正道聯盟諸人包圍蠶食起來。

“人魔尊,撤。”見形勢對已方不利,天木真人無奈下撤退令,支援茅山之戰無疾而終。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三十四 魔門魔帝    下篇:三十六 九幽附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