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三十六 九幽附體   
  
三十六 九幽附體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

——宋·蘇軾《贈劉景文》

“小豪,你醒了,感覺怎樣?”黃云書把天豪扶坐了起來。

“爹,是你救了我,我好多了。”天豪驀然發覺自己和受傷很有緣,受傷、昏迷、被救、醒來、床上,一想不由大曬,受傷都受得習慣麻木了。

“是師公救了你,哎,小豪,你聽著,這次你的經脈全斷,雖然師公已幫你續好,但沒能除去根源,你體內的寒毒仍會時時爆發,如果你再變身一次,只怕連師叔祖也救不了你了!”黃云書滿懷憂慮地道。

“爹,我都知道了,在茅山師伯師祖他們已跟我說過了。”天豪興致索然地道。

“那個封印也是他們給你施展的。”

“是的,爹。”

“茅山封印果然厲害,可惜已給沖破了一半,可惜茅山已被魔門所攻,不然可以再加封印。”黃云書連道了兩聲可惜。

“爹,茅山怎樣了?”天豪抱著萬一的希望,詢問起茅山的近況。

“魔門勢大,聯盟的攻擊功敗垂成,沒能收複茅山。”黃云書扼腕疼惜,繼而憤慨地道,“可恨那些門派鼠目寸光,各自保存實力,假托門中死傷慘重,那願再攻魔門,個個都退回山門去了,哼,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爹,難道昆侖也放棄了?”

“小豪,昆侖孤掌難鳴,掌門不得不下令返山,你不如隨爹回玉虛峰,在那好好修養,我也放心。”

“不,爹,我要救出師尊他們。”

“不行,以你現在的身體,別說是救人,連茅山也到不了,你先歇下吧,明日隨我一起返回昆侖。”

“爹……”

“什麼人?”黃云書旋身一轉,一道青色光環噴湧而出,破門斬去。

啵,木門消散,卻是弟子葛月趔趄地沖闖了進來。黃云書看到葛月綠氣氳氤的臉不由一驚,門中的大部已經返回昆侖,這兒只余自己和兩個弟子,恐怕另一名弟子已是遭遇不測。

“師尊,救我。”葛月急喘著道。

“葛月,發生什麼事?你師弟呢?”黃云書霎時到了葛月的身側,雙掌一翻,一股青芒圈住了他,股股真元輸入葛月的體內。

“師弟死了…綠珠子…”葛月陸續地吐出了幾個字,身體驀然縮小干癟了下去,霎時又猛然爆炸,黃云書忙撐起護身罡氣,啵,一點綠芒飛矢般擊穿他的護身罡氣,擦過右肩。

黃云書突然想到了在身後的天豪全無保護能力,大駭之下轉身飛撲而去,然綠色的芒點已飛快沒入了天豪體內。

“爹,發生什麼事了……”天豪起身坐起。

“小豪。”黃云書回到天豪身側。

天豪的臉上突而浮上一片綠氣,神情一變,一掌擊在黃云書身上,蓬,綠芒一閃,毫無防備的黃云書被轟出了房間。

天豪梟梟一笑,躍身破窗禦氣遁走,黃云書壓住傷勢,隨後緊躡而去,一綠一青兩道光芒劃過長空倏然離去。

黃云書倚仗飛劍,棋先一著,攔下了天豪,胼指一點,飛劍圈了過去,威喝道:

“何方妖邪,快快離身,不然讓你魂神不保。”

“我喜歡這個身軀,如果你想把這個身體也滅了,那就來吧。”天豪身上聚起團團綠氣,一臉詭譎。

黃云書心里苦笑了一番,投鼠忌器,還真是無奈這邪魔,困也不是,除了不是,放更不是,收回飛劍,運起一半威力,雙掌拍出一道青芒直擊天豪,先擒下他再說,天豪張口吐出一團綠氣迎上青芒。

啵,青芒一淡,穿透綠氣撞上了天豪,天豪連連挫退,圍繞在身周的綠氣一縮一漲,擋下了青芒。咦,黃云書見這等攻擊對邪魔毫無作用,便不再留勁,一提真元再次擊出。

天豪突然散去了護身綠氣,任由青芒攻來,黃云書一駭,忙全力收回攻擊,真元回蕩之下,差點受了傷,天豪趁勢發出一道綠氣,然後遠遁而去。

黃云書受此一擊,心神一震,面色煞白,吐出一口鮮血,再也無法壓住傷勢,只能眼睜睜望著天豪遁走。

空中一片綠霧飛行著,霧氣漸漸淡薄,現出一個身影,墜落下來,一路絆著樹枝,砸在落滿枯葉的地上。鬼帝坐起身來,自從在豐都禁地被偷襲,失去身體後,元神所在的幽魂珠隱匿逃竄,一路找了不少身軀,可普通人體質太弱,一下就被幽魂珠吸干精氣神,而修真者又太強,無法壓制真元控制其身軀,現在總算是找到了一副好身體,體質夠強真元過弱,可以輕易的控制,唯一不足的是身體傷勢太重,看來要好好的修煉一陣才能去找魔門的晦氣。

鬼帝的身下泛出淡淡的綠氣,土地仿佛變成了液體,他的身體沉了下去,一會兒就沒入土中,樹林又恢複了死寂。

夜半三更,陰氣正重,林中百家爭鳴的蟲豸突而噤口,朦朧月光下,一個身影悄然從地下浮了上來,懸在空中,發出絲絲綠芒,綠芒一閃一斂,林中一陣扭曲,地上飄起陣陣綠氣,緩緩聚到那身影周圍,鍍上了一層幽綠。

待身周綠氣足夠濃郁時,鬼帝動了起來,在一呼一吸間,綠氣團團納入體內,點點滴滴充實經脈,修複傷勢……

時間如梭,見天色漸明,鬼帝停止吸收綠氣,翻身落地,探察了一下身體,神色突忽不定,這里的陰氣太弱,還不及豐都禁地的十一,這樣的修煉速度實在太慢了,再煉百年也恢複不了自己往日的修為,看來需要冒一下險,回禁地修煉。

鬼帝晝伏夜行,一路無事,數日後到達了豐都城附近的山林。

鬼帝站在山林外圍,遙遙望向豐都城所在的谷地,突而一陣狼嚎傳來,隨著一陣踩枝聲,兩點,四點……無數綠芒團團圍住了他。

才十數日不在,沒想到這兒多了一個暴戾的狼群,也好,鬼帝雙目一亮,一道攝人心魂的幽綠射了出去,嚎∼,氣勢全消,夾著尾巴,轉身就跑。

“回來。”鬼帝目光一閃,緊緊攝住了狼群中的頭狼,那狼王仿佛受一股無形之力鎖縛,被直直拉了回來,鬼帝張口吐出一團綠氣,罩住狼王,慢慢蠕動著,全部滲入了它的體內。

鬼帝見狼王已全然接收綠氣,服服帖帖趴在身邊,便斥聲道,‘去’,狼王雙目綠芒一閃,應聲向林中飛馳而去。

狼王一路飛奔,鬼帝通過狼王吆喝著狼群一起行動,隨著深入,股股怨氣壓了上來,越為加重,狼王再也壓制不住狼群,任憑它嚎叫,眾狼或逃或抖,一步也不肯再進。

好重的怨戾之氣,鬼帝如同身受,心里一愕,加緊促使狼王向豐都城而去,隨著怨氣的加重,狼王開始暴躁起來,隱隱有脫出控制之虞,鬼帝忙加強神識壓制,讓狼王全力向前沖刺。

蓬,還沒到谷前,鬼帝便支持不住了,附在狼王身上的神識被怨氣逼出,只余一半退回身內,他的臉色一白繼而轉為綠色,定了定神,山谷內一片死寂,整個豐都城已是被夷為平地,地上坑坑窪窪,面目全非,鬼帝虛立在谷地上空,望著下面的一片廢墟,義憤填胸,幾乎無法釋懷,咬牙切齒地道,好個魔門!怨戾之氣源源壓來,一波接著一波,沖擊著鬼帝的護身綠氣,絲絲消耗著他那僅有的真元,鬼帝明白以現在的虛弱程度,難以在這等怨戾之地久待,于是旋身飛向禁地。

禁地石室內,一片空蕩蕩,舊時的祭壇已是消失,鬼帝身形移至祭壇廢墟上空,揚手拂去,地上碎石粉塵去盡,現出一方石板。

鬼帝幽幽地望著石板,片刻,手一招,石板冉冉升起,一股陰森森的綠氣從下方的井口噴湧而出,,讓人不寒而栗,仿佛這石下之井便是通往幽冥之路。鬼帝飛身投入了井中,瞬間石板又落下,井口悄然無聲地又被合上。

鬼帝一直往下落,沉入了井水之中,而後運起九幽鬼冥心法,股股吸聚到身側,滲入體內,一路修複疏通穴脈,天豪體內的真元被一掃而光,鬼冥真元在任督兩脈彙合,直驅丹田。天豪元丹所蘊的真元反溯而上,與鬼冥真元撞在一起,鬼帝身形一震,源源不斷的鬼冥之氣立時沖垮了天豪的真元,席卷了整個丹田。

一股力量突而出現,擋住了鬼冥真元,鬼帝通過內視仔細一查,儼然發現了另一顆‘元丹’,元丹雖被封印著,但仍可感受到里面隱含著強大力量,並泄出真元,擋住了自己的真元。

噫,鬼帝一怔,沒想到一個昆侖弟子身內有如此強橫的力量,不知是法寶?還是有人捷足先登,也欲占據他的身體,雖有心一探,但自忖現在還無煉化的力量,便不惜耗費真元重新在外面加了一層封印,並把元神所系的元牝珠在旁壓制,然後安心的修煉起來。

谷底,一只人高的巨狼孤獨地徘徊著,間或發一聲厲嚎,與谷外狼群爭相呼應,仿若在尋找什麼。

這巨狼正是被鬼帝驅使的狼王,意外落入谷底已有數月,受怨戾之氣影響,體型已是增大了一倍,更有滾滾黑氣繞身,妖氣陣陣。驀然,它仿佛察覺到了什麼,抬頭向正前方半空噴去一口黑氣。

“好厲害的狼妖,竟然能發現我們,不過這兒果然是修煉的好地方,濃郁的怨氣足以讓我們的修為再晉一層!”光芒一閃,空中現出兩個黑影,擊散了黑氣。

“夏兄,你看走眼了吧,下面的狼妖只有區區成丹初期的修為,不過它是如何發覺我們到是蹊蹺,難道……”另一個黑影道。

“莫非你懷疑發現我們的另有其人,這狼妖有主人。”夏嚴道。

“對,不然憑這區區小狼妖怎能識破,既然這樣,夏兄,你出手擒住這狼妖,我搜索那幕後人。”

“天羅地網,搜天窮地!”吳石暉飛身升起,雙手一張,真元如絲縷般發出,結成一張巨網,遙遙向深谷罩下。

另一邊,夏嚴亦是出手,飛劍化作一道流光,射向狼王,狼王張口吐出一團濃郁的黑氣,頂住流光,頓時一陣攝人神魂的慘厲怨戾的情緒通過飛劍撞入夏嚴的心神,夏嚴乍驚又喜,速,心神一沉,飛劍吸收起這濃郁的怨戾之氣,狼王馬上就察覺到了,忙拼命吸收四周的怨戾之氣投入黑氣團對抗流光。

夏嚴的飛劍經過怨戾之氣的持續灼煉,劍身染上了濃重的黑色,發出烏黑的流光,擊潰了狼王的妖氣,懸停在狼王的頭頂,受到飛劍中所蘊含的精粹怨氣壓迫,狼王沒抵抗多久,就伏地臣服了。

“搜遍山谷沒發現一個生靈。”吳石暉飛身落下,開口道。

“難道不在谷內?”夏嚴疑問道。

“問問這只狼妖便知。”吳石暉望向在地上乖乖伏著的狼王。

“帶我們去見你的主人。”夏嚴對著狼王道。

狼王油綠的雙眼望望兩人,沒有起身,夏嚴兩人誰也沒料到狼王根本沒有主人,只是憑著與怨戾之氣的感應,察覺到他們。

“它好象不懂人語,真是只蠢狼,讓我煉化了它,看它主人還出不出現。”

“等等,吳兄,這只狼妖很合我意,我想收服它。”夏嚴止住了吳石暉。

“既然夏兄喜歡這只狼妖,我就饒它一命。”

“吳兄,幫我護法,我這就收服它。”夏嚴運起邪法,團團冤戾之氣,順著術法所引,聚積到狼王身周,一片黑霧重重掩去它的身影,片刻後,包裹的黑霧被虹吸而一空,恢複成原來大小的狼王破霧而出。

“夏兄,我們快點覓地修煉吧。”

“放心,吳兄,上次魔尊率我們攻打豐都城時,聽一位魔衛提及過,這附近有個九幽鬼冥派的禁地,十分隱匿,正好修煉。”夏嚴虔誠地道。

經過有目的的搜尋,兩人費了一番勁,終于找到了禁地石室,一起進了去。

“果然是修煉的好地方,對了,既然這兒是九幽鬼冥派的禁地,這里面一定隱藏著不少秘密,法寶,秘笈。”吳石暉手一揮把碎石塵埃都拂了出去,細細地打量了起來,或者能幸運得到一件寶貝。

“吳兄,不用找了,就是有寶貝,也輪不到我們,早被九幽鬼冥的人和魔尊他們取走了。”夏嚴謔笑道。

“夏兄,這石板有點蹊蹺,上面有不少符號。”吳石暉賊眼雪亮。

“這是九幽鬼冥派祭壇,沒什麼特別的。”夏嚴望了一眼,隨意地道。

吳石暉嘀咕了一聲,泄憤地一掌劈下,蓬,光芒一閃,石板完好無損在原處,咦,兩人一驚,相對一視,細細觀察起來。

“這石板有蹊蹺,打開看看。”夏嚴發出了方才用冤戾之氣煉過的飛劍,一道烏光直撞石板,蓬,一道幽幽綠光升起,護住了石板。

驀然間,石板飛射而起,一股仿佛來之幽冥的陰氣向四周湧去,夏嚴兩人知機閃到一邊,放眼望去,但見一個閃著綠芒的身影從石板下的井口冉冉而起,卻是被兩人攻擊驚醒的鬼帝。

夏嚴、吳石暉相互打了個眼色,兩支飛劍一左一右悍然斬向那綠影,蓬,兩只綠氣構成的巨手迎頭抓去,在及身三寸外攝住了飛劍,夏嚴兩人心神一震,忙指揮飛劍掙出了綠手。

鬼帝雖然得九冥幽泉襄助,修複了天豪的身軀,但修為卻沒這麼容易恢複,只有全盛時的十之三四,不然那兩柄飛劍那近得了身。見飛劍脫出,他亦是一怔,顯然沒料到自己修為降得這麼低了,不過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對付身前兩人還是綽綽有余,估出兩人中以夏嚴的修為稍高一籌,倏然移至身邊,一掌拍下。

夏嚴自覺得自己被一股吸力緊緊攝住,隨之一個巨大的綠掌落下,駭得他怪叫一聲,吐出飛劍真元,拼命向後退去。巨掌須臾擊潰了飛劍以及護身罡氣,擒住了他。

一股黑氣從夏嚴身上源源傳向鬼帝,然後被發出擊向前來解圍的吳石暉,把他擊退了回去。

“噬魂大法!”夏嚴臉色煞白,頂門脫出一溜光團,便欲遁走,然而一簇綠炎突兀出現,罩住了夏嚴的元嬰,灼燒起來。

鬼帝拋下了被吸干真元的夏嚴,轉身兩溜綠芒望向吳石暉,吳石暉早想開溜,只是冥冥中心神被鎖定,讓他生出難脫羅網之感。

“前輩,饒命。”見同伴形神俱滅,吳石暉再也不敢反抗,直求饒道。

鬼帝冷冷盯著吳石暉,就在他以為無法幸免之際,開口道:

“你是魔門的人吧。”

“我是…不是……”吳石暉突而想到這個人在這兒出現,又會噬魂大法,必定和九幽鬼冥派有淵源,立即改口道。

“你幫我做一件事,帶我加入魔門。”鬼帝徑直道。

加入魔門?吳石暉雖然有點疑惑卻不敢多言,忙點頭同意。

鬼帝單手攝起夏嚴的飛劍,把夏嚴的元嬰封入飛劍,煉制起來,片刻飛劍就成了墨綠色。鬼帝大喝一聲,收劍回鞘,佩在身後,然後示意吳石暉,一前一後出了谷。

吳石暉方想禦劍前行,驀然那飛劍罩住了他,駭得他臉色大變。

“魔門不是應該在北方,是不是記錯方向了。”鬼帝輕描淡寫地道。

“前輩,白帝城郊的紅蓮寺是我們,不,魔門的一個分舵。”吳石暉解釋道。

紅蓮寺,鬼帝當然知曉,原先也是派中的一處暗點,只是沒料到現在成了魔門的分舵,也好,去看看寺中的門中弟子,他冷哼一聲,墨綠色的劍芒一陣閃爍帶動兩人向南方的紅蓮寺投去。

數十余里的路程,轉眼而逝,只見下方茂林遍處,樹木蔥蔥,紅牆綠瓦,矗立其間,山風過處,梵音陣陣傳來,果然是清修福地,可惜兩人皆是魔道中人,曉得這是掩人耳目之舉,自然毫無虔誠之心。

吳石暉指引鬼帝在後殿落下,一個惡面憎容的知客僧立時迎了過來,見到吳石暉,訝聲道:

“咦,吳兄,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這位道友是……”

當初吳石暉兩人是假托處理本門事務籍以出外修煉,所以知客僧有此一問。

“那事有夏兄在辦,這位是海外幽冥島的天冥子前輩,天冥子前輩方入中原,修為驚人,夏兄讓我邀他回來助本門大業一臂之力。”吳石暉介紹道。

知客僧打量了一下這位海外的天冥子前輩,只見他一身綠發綠膚,一臉稚容,看樣子很是年輕,不過修真人士可以修煉身體使之返老還童,光論外貌無法得知年齡,加之吳夏兩人的推崇,所以也不敢怠慢,拱手延請道:

“前輩請入內。”

“了然方丈在嗎?”夏嚴隨口問道。

“方丈前幾日帶著幾位護法出外了。”知客僧回道。

吳石暉心里一震,本想以分舵的實力圍攻鬼帝,再不濟也能擊退他,沒想到舵內高手皆不在,空有如意算盤打不響,又想及自己已失去利用價值,隨時有喪命之危,不寒而栗,忙開口脫身道:

“既然方丈不在,我這就告辭,前去和夏兄會合處理門中事務。”

“石暉,你我投緣,不如留下陪我幾日,老夫亦可在修為上指點你一二。”鬼帝的雙目一下攝定了吳石暉。

“前輩,我……”知客僧聞言不由羨慕得望向吳石暉,亦想分一杯羹,卻不知吳石暉心里是叫苦不迭。

鬼帝依然望著吳石暉,微微頷了頷首。

“謝謝前輩。”知客僧欣喜地道。

');

上篇:三十五 正邪再戰    下篇:三十七 鬼冥暗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