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三十八 便宜師祖   
  
三十八 便宜師祖

兩岸花柳全依水,一路樓台直到山

——燕文《游瘦西湖》

一晃數日過去了,鬼帝除了修煉,並不時地透露些青城歸真心訣,讓紅蓮寺眾人對這個入魔遁世的前青城長老‘何湘子’更是深信不疑,更有幾人一有機會便阿諛奉承,想讓他在修為上指點一二,鬼帝也來者不拒,一來二往,盡得紅蓮分舵下屬之人心威望。

沙沙~,隨著一個輕健的腳步聲,一個小沙彌走到了鬼帝的禪房前,恭敬地道:

“前輩在否,主持方丈著小的來請護法前輩到後殿一敘。”

“你去稟了然小和尚,老夫隨後就到。”

“是。”小沙彌轉身離去。

後殿中,了然和黑袍老者坐在大殿上首,分舵的十余個幫徒排坐兩側,左側的第一個座位虛席以待,見鬼帝進來,智圓盡責地把他引到左側的第一位坐下。

“近來在紅蓮寺附近出現了好幾個修真者,椐查都是些正道聯盟的弟子,其中以青城劍派弟子的窺視最為頻繁,並被我們擒下了一個……”黑袍老者開口道,當提及青城劍派時,他話語一頓望向左下側的‘何湘子’,卻發現這位青城的前長老面色神情如常,毫不在意。

不愧為棄道入聖的老怪物,聽到徒子徒孫被擒也毫不在意,看來他若不是城府深沉,便是已經絕情絕義了,黑袍老者暗忖道,卻壓根沒料到眼前之人並不是‘何湘子’。

“不過看守的弟子一時不察,又被他的同伴救走了。”紅蓮寺諸人甚是懷疑那青城弟子是被鬼帝放走,但苦無證據,只能由黑袍老者從旁側擊,雖然自知沒什麼效果,但還是決定敲山震虎一下。

鬼帝仍不動聲色,下面的一干魔徒已是紛紛揚揚,叫囂了起來:

“兀個正道聯盟,終于不做縮頭龜了,正好讓本佛爺超度他們。”

“那些正道聯盟的膽小鬼還不是手到擒來。”

“舵主不用擔憂,就由我出馬,把那些正道聯盟一個個擒回來,來一個滅一個,來一雙擒一雙。”

……

了然見下面亂成了一團,一干手下都目空一切,宣了佛號,正色道:

“正道聯盟兩次被我聖門打得大敗而歸,安分了一陣,如今終于按捺不住了,我料他們是想一戰以緩解劣勢,所以紅蓮寺不容有失,我決定加強紅蓮寺的戒備,並稟告總壇,廣邀同門之人前來助拳,絕對不給那些偽君子偷襲成功的機會。”

“酸書生、苦行陀。”黑袍老者開口道。

“在,副舵主。”酸書生、苦行陀起身回道。

“你兩人立即動身,一人把茅山彙報魔尊,一人去附近邀請同門助拳。”

“是。”兩人飛身出殿,禦劍離去。

“另外,妙妙兒負責查探敵情,五毒王子則在寺院附近巡邏擒敵,其余人等在寺內布陣,嚴加防范。”

“是。”一干魔徒紛紛離殿,前去准備飛劍法寶陣法。

“天冥子護法,請留步。”黑袍老者見鬼帝欲起身離去,便出言相留。

“陰副舵主,有什麼事差遣老夫嗎?”鬼帝幽幽地道。

“豈敢差遣前輩,只是想把坐鎮寺內主持陣法的事拜托給護法。”

“也好。”鬼帝飄然離去。

黑袍老者目注著鬼帝離去,臉上陰陽不定。

天色轉晚,黑幕沉沉,紅蓮寺上空驀然爆起了幽幽鬼火,但見寺中不知何時已罩上了一層薄霧,若不是細看,還真辨不出來,一個身影在鬼火燃起處顯形了出來,慘叫著向遠處遁離,霎時有五道劍芒騰起向正欲遁離的飛劍絞去。

五色劍芒一幻,飛劍一黯,滅去了大半光華才勉強脫出了圍困,向遠方斜墜而去,五道劍芒霎時合一直追而去,唰,前方的飛劍墜落到林中的一個空地里,一個身影向樹林深處隱去。

“那里跑!”五毒王子見那身影要遁走,便在空中大喝一聲,五毒劍劍芒以一幻五,接連射向林中逃逸的身影,啵,林中升起了數十道光華,把五柄飛劍攔截了下來,五道劍芒光華大黯,只剩下了最後一柄,中伏了,五毒王子心神一震,忙收回飛劍,再也不敢逗留,禦劍飛速向紅蓮寺遁去。

下方的埋伏者卻不想輕易地放過他,五毒王子的飛劍沒遁離一會,就撞上一個無形的阻礙,一震一滯,劍芒又黯淡了許多,搖搖欲墜,這一頓,讓下方光華又圍了上來,眼看五毒王子就要劍毀人亡,一道黑色的幃幕突兀出現,護住了他

啵∼啵∼,十數道飛劍擊上那黑色幃幕,劍光熠熠,黑波蕩漾,黑色幃幕一下縮水了泰半。走,一個黑袍老者在五毒王子身旁顯身,帶著他向紅蓮寺退去。

須臾,兩人退入了紅蓮寺,後方十數道飛劍緊追而至,撞在寺上空的霧氣上,霎時鬼火陣陣,霧氣翻騰,護寺禁制被擊出了一個大洞,寺內亦隨即升起十多道光華,和追來的正道聯盟眾人斗在一起。

紅蓮寺上空飛劍互擊,光華閃爍,斗了片刻後,見無法攻入寺內,正道聯盟諸人便漸漸撤退,遁離而去,因怕有詐,魔門中人亦沒追趕,一起飛落寺內。

正當紅蓮寺外正邪斗劍之時,靜坐在禪房內的鬼帝突而心神一動,一溜鬼火燒向後窗,啵,一個身影飛速閃入了房中。

“青城現任長老何直道見過師叔祖。”來人行禮道。

“這兒沒有你的師叔祖,只有海外煉氣士天冥子。”鬼帝望著一眼面前的老道,開口道。

“師叔祖,雖然前門主把你逐出了青城,不過我們現任門主已經收回了成名,現在天下勢亂,青城勢微,已是岌岌可危,門主希望師叔祖能回青城,主持大局,重振門派,中興青城。”何直道游說道。

“轉告你們門主,青城是正道門派,天冥子是魔道中人,花無礙葉,葉不礙花。”鬼帝雙目微闔道。

“青城上下皆殷切盼師叔祖回到門派……”何直道以為師祖是為了青城的名譽一直不肯答應下來,繼續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勸說道,卻不知鬼帝心里有鬼,怕一旦和青城接觸,言多有失,露了餡。

“師叔祖,有人來了,弟子先行告退了,門主命我轉稟師叔祖,希望能和你見一面,今晚門主就在紅蓮寺西郊三十五里外的樹林恭候師叔祖。”何直道突而停頓,飛快傳音,身形如風遁走。

“前輩在嗎?”差之毫厘,外面傳來一個聲音。

鬼帝手一拂,房門嘎然而開,智圓進了房,闔上門,行禮道:

“帝君。”

“你來見我有何急事?”鬼帝詢問道。

“帝君,陰副舵主有些不妥,這幾日時常在留意帝君,怕是在懷疑帝君的身份。”智圓稟報道。

“無妨,何湘子此人,天生孤情寡意,少有好友,唯一幾個都不知所蹤,現在便是在青城也沒有認識之人。”情勢所限,鬼帝在屬下面前到也顯得沒架子,借以籠絡人心。

“是屬下過慮了,那屬下告辭了。”

“你做的很好,也不能小窺他,以後你們四人就多留意些,謹慎為好,小不謹大則亂。”鬼帝贊賞道。

“是,帝君,屬下明白了,這就吩咐下去。”智圓恭敬地退出了禪房。

智圓離去後未久,鬼帝心兆一動,又察覺到有人接近禪房,一撥剛離,一撥又來,真是門庭若市。

“天冥子前輩在否?”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傳來。

“是陰小子嗎?進來。”鬼帝倚老賣老道。

黑袍老者進了房,執晚輩之禮道:

“前輩,陰某前來是有事相求,現在正道在附近對我紅蓮寺虎視眈眈,五毒王子、妙妙兒先後受傷,敵暗我明,防不甚防,若派人出去探察,人少恐中埋伏,人多又有分兵之宜,各個擊破,所以希望籍前輩的手查清敵情,想來寺中也只有前輩的修為才能勝任。”

黑袍老者不輕不重地捧了鬼帝一下,鬼帝眼內墨綠色光芒一亮,逼視著他道:

“你就不怕老夫暗助青城劍派。”

“前輩會嗎?”黑袍老者反詰道。

“好個陰小子,老夫若是不答應,豈不是顯得有點矯情了。”話音莆落,鬼帝身影一幻,倏然從禪房中消失,黑袍老者向鬼帝消失的方向注視了片刻,然後閃身離去。

鬼帝出了紅蓮寺,向西郊飛去,飛出三十里,突而北折,轉了個彎,到了西郊四、五十里處,轉而東返。

“什麼人?”下方林中騰起五六道流光,逼近空中的鬼帝,鬼帝悠然地停了下來。

“是魔門中人。”一個聲音大喊道,地上霎時又升起三道劍芒會同空中的流光,灑向鬼帝。

啵!啵!啵∼,鬼帝身前出現了一道墨綠色的護身光盾,擋下了十數支飛劍。

“都給我停手,師叔祖請手下留情……”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隨之一個身影飛了過來,倏然到了雙方中間。

“何直道。”鬼帝冷冷地道。

“弟子在,還不快叫太師祖。”何直道恭敬地應道,而後呵斥門下弟子道。

“太師祖。”一干弟子雖然摸不著頭腦但還是順從地稱呼道。

何直道見鬼帝一臉漠然,趕忙打破冷場道:

“門主就在前方等你,弟子給師叔祖引路。”

兩人一前一後,方降落林中,一個童顏道人帶著大小道士迎了上來,為首的道人開口道:

“青城現任門主何足道見過何湘子師叔祖。”

“青城門下弟子參見太師祖。”後面的大小道士轟然見禮道,到也聲勢驚人。

“謝師叔祖來見弟子,弟子延請師叔祖,是為了青城劍派的前途。”何足道開門見山地道。

“你想老夫做什麼。”

“師叔祖,你剛從海外歸來,有所不知,現在魔道不知在醞釀著什麼,正邪兩次斗法都失敗告終,昆侖人多勢眾,還有個老不死在撐腰,可青城人勢淡薄,二次斗法弟子死傷近半,損失不起,希望師叔祖能助一臂之力,重振青城。”何足道訴苦道。

“門主就不怕供起老夫,遭正道中人唾罵。”鬼帝目光一盛,逼視何足道。

“哼,那些門派都自顧不暇,除了昆侖誰敢對青城無禮。”何足道目光一冷,狠狠地道。

“說吧,你想要什麼。”鬼帝乃是百年老怪,自是不會相信何足道這番冠冕堂皇的話,而且那何湘子性格也比較乖張,直接點透道。

“這個……希望師叔祖能傳以無形劍的最後一層心法,三百年前的正邪大戰後,門中長老門主皆以身殉道,青城的無形劍最後一篇,現在只有師叔祖明了,希望能傳于弟子,保證青城絕學的完好,流傳子孫。”何足道被鬼帝如此一說,也不在掩飾,直接索要道。

氣氛一陣漠然,何足道諸人殷切地望著鬼帝,卻不知鬼帝只從天豪的識海中得到了無形劍第一層心法,之後的一無所知。

“當然師叔祖如果要回到青城出任掌門,亦是可以,青城合派以師叔祖馬首是瞻。”何足道見‘師叔祖’不為所動,狠下大心血,一博不會看中自己的位置。

“不必,把所有心法都拿給老夫,三百年前之殤,不知青城還剩下多少心法。”

何足道毫不懷疑把記載青城所有心法的掌門玉簡遞了過去。

“三日後,在紅蓮寺北郊十里處等老夫。”鬼帝把玉簡攝入懷,飛身離去。

片刻後,紅蓮寺內騰起數十劍光,蜂擁殺向西郊,然而青城門人已是遁離一空,一干魔徒在附近搜索了片刻,最後確定正道聯盟中人已是離去,大罵了一通膽小鬼,才悻悻返回寺內。

鬼帝回到紅蓮寺把青城門人的所在地告訴了然和尚,然後就躲進禪房查看起何足道孝敬的玉簡。何足道的玉簡來得分外及時,對鬼帝新創的心法補益不菲,讓他假扮何湘子更是逼真。

因為青城弟子已是撤離,附近平靜了許多,紅蓮寺又恢複了往日的氣氛,轉眼間三日逝去,鬼帝如約帶著玉簡暗至紅蓮寺北郊十里處。

“師叔祖,你來了。”何足道見鬼帝到來,忙現身相見,恭敬地道。

“拿著。”鬼帝手一攤,一方玉簡飛出,停在何足道身前。

“師叔祖,那後面的心法……”何足道出手收回玉簡,支吾地問道。

“我已經在玉簡中補充了後面的心法。”鬼帝在三日間結合自己所知的各種心法給青城心法補上了最後一層,至于是不是狗續貂尾,其中威力有多大就不在他考量范圍內了。

“謝謝師叔祖,謝謝師叔祖。”何足道自是欣喜萬分,花了很大精力才忍住沒立即運起神識進入玉簡查看。

鬼帝頷頷首,沉吟一下道:

“現在有一個讓青城聲威大漲的機會。”

“是什麼機會,請師叔祖明示。”何足道一聽大喜,忙詢問道。

“殲滅魔門紅蓮寺分舵。”鬼帝冷冷地道。

“何時行事,弟子立刻下去安排。”何足道亦有此想,一拍即合。

“事不宜遲,今晚子夜,我會使人與你聯絡,待護寺禁制一撤,群起攻擊。”鬼帝望著何足道,一股威壓隱隱罩住了他。

“是,弟子領命。”在鬼帝的威壓下,何足道不自覺矮了一截,恭敬地應道。

“你回去准備吧,我走了。”鬼帝的身體冉冉升起,飛速向紅蓮寺而去。

“恭送師叔祖。”

鬼帝回到寺中,暗自招來智圓細語一陣,然後照常靜坐修煉。斗轉星移,夜幕降臨,紅蓮寺內一片寂靜,一切都在夜色中沉睡著,除了某個夜出的僧人,那僧人悄悄地閃出山面,向南面急奔而去。

沙,一個身影突兀出現在剛出寺未久的僧人之前。

“咦,智圓,這麼晚,你怎麼還出寺來,有什麼急事嗎?”

“妙妙兒。”智圓刹住身體,望著來人,詭秘一笑。

“你是……”一個身影悄然出現在妙妙兒的身側,隨之一片墨綠色的光芒罩住了他。

妙妙兒忙運起真元護體,然綠炎灼灼,刹時燒穿了他倉促布起的護身罡氣,然後向他的身軀席卷而去。須臾,妙妙兒的身體灰滅,元嬰脫體而去,在光罩內欲逃無路,啾啾直叫。

鬼帝攝住妙妙兒的元嬰,讓智圓在旁護法,取出飛劍,把元嬰煉入劍中,抬頭望了望天色,心兆一動,真元發出,罩在紅蓮寺上空的陣法禁制一一散去。

瞬間,紅蓮寺四面倏然騰起百數道劍芒,在空中一變十,十幻百,化作萬千光芒向寺內覆天蓋地落去。

“見過師叔祖。”四個身影在鬼帝身前落下,酸書生三人帶著何足道過了來。

“青城護山劍陣?”鬼帝望著紅蓮寺上空的熠熠光芒道。

“是的,弟子這次帶來了門中的所有菁英在寺外布下百人劍陣,足以將紅蓮寺夷為平地,全殲寺內的魔徒。”何足道頗為自得地道。

鬼帝卻不以為然,憑著從天豪那得到的陣法訣要以及何足道貢獻的玉簡,他早就知道了青城護山劍陣只是個二流防禦陣法,再加之現在那布陣的百名弟子良莠不齊,以紅蓮寺正副舵主的修為,雖不足以破陣,但要遁走卻還是綽綽有余。

說話間,紅蓮寺內零零落落飛起了數十道劍芒,向落下的光芒迎去,啵~啵~,在劍陣的牽引下,萬千光芒集中向這數十道劍芒砸去,在第一波攻擊中,紅蓮寺的近半劍芒如同曇花一現,墜落消散而去,而另一半飛劍亦是光芒黯淡,搖搖欲墜。

緊接著第二波攻擊又落了下來,一下抹去了余下的泰半劍芒,十數個元嬰破體逃亡,可惜空中光芒如織,立時有幾個元嬰避走不及,在光雨中形神俱滅,余下的見無法遁離,都駭叫著回轉紅蓮寺躲藏。

鬼帝望著紅蓮寺內仍著苦苦支持的兩道光芒,瞬間出現在紅蓮寺上空,喝道:

“停止陣法。”

布陣的青城門人弟子見是師叔祖開口,便陸續停下了攻擊,收回了陣法飛劍。

“何湘子,果然是你!”了然和尚正在心疼自己的基業毀于一旦,見鬼帝出現,立時明白了過來,那還忍得住,抖手祭起了握著的禪杖,化作一道黃芒向他卷去。

“誰敢傷我師叔祖。”何足道閃身至鬼帝身前,發出流光劍擋下了了然的禪杖,同時,何直道亦飛劍攻向黑袍老者,四個人在紅蓮寺上空戰成了一團。

鬼帝徑直一掌摧毀了紅蓮寺內的最後一個建築物,把藏在里面的八個元嬰四下遁竄,但那里還逃得出,被鬼帝一一攝入手中。

啵,了然的禪杖和何足道的飛劍猛然撞在一起,了然身形一震,暗向旁邊的黑袍老者傳音道:“走!”也顧不得禪杖,借勢向寺外遁去。

鬼帝方想出手阻攔,何足道阻止道:

“師叔祖,窮寇莫追,免得做困獸斗,不如放他們回去,也可漲青城的氣勢。”

“你們等著,三位魔尊不會放過你們青城劍派的。”了然兩人硬捱了青城外圍弟子的數道飛劍,鬼叫著破空飛遁逃離。

何足道聞言一駭,要是三大魔尊真的前來,青城那抵擋得住,看來剛才不應該放過了然,想了想,最後把目光投想鬼帝,開口道:

“請師叔祖隨弟子一起回青城。”

“請師叔祖隨弟子們一起回青城。”下方近百青城弟子齊聲道。

“好,我就回青城修煉一陣。”鬼帝應聲道。

頃刻,百多道光芒升起,浩浩蕩蕩向青城山而去。

');

上篇:三十七 鬼冥暗子    下篇:三十九 青城立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