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魔邀請函第二章   
  
第二章

「我要走了!」闕燁在這個場合乍然見到沈寇心,本能反應就是轉身閃人。

「燁,你等等呀!」在一旁的闕煒因闕燁突來的怒氣當場傻眼,等他回過神後,馬上本能地抓住他的手制止他。

闕燁一見到沈寇心就閃人,未免太沒有禮貌了吧?

「煒,放開!」闕燁沒回頭,用力地甩掉任何想牽制住他行動的人。

「你給我站住!」闕年回蹙眉大喝一聲。不好,兒子的脾氣比他想象的還大呢!這下子可傷腦筋了。

「不,絕不!」闕燁火氣直沖腦子,腦中只有「陰謀」兩個字。

該死的她!該死的父親!他們兩人連手騙他來到這里,真是太過分了!他要是再留下來,才是十足十的大笨蛋!

「這……要怎麼留下他呢?」闕年回看著兒子不顧一切的往外沖時,頭疼的喃喃自語。

今天闕燁一走,不是壞了自己原先讓他和沈寇心兩人見面的計劃?下次恐怕再也沒有這種好機會了。

面容姣好的沈寇心,漂亮的水眸從頭到尾都緊緊追隨著闕燁的身影。她這個人很實際,也不喜歡花太多的功夫,要留下他倒也不難。

在闕年回還在思索該怎麼留人時,沈寇心漂亮的紅唇一揚,聲音不高不低,卻可以讓闕燁清楚的聽到。

「你一看到我就要走?莫非……你一個大男人還會怕我這個弱女子?!」

闕年回聽見沈寇心這擺明就是挑釁的話,眼中立即露出證賞的目光。

請將還不如激將來得有效。

他再轉過頭看向宴會大廳門口方向時,便看到一個人硬生生打住腳,怒氣騰騰地踅了回來。

「妳說是誰怕妳來著?」闕燁夾帶著更大的怒氣,掃向沈寇心清澈明亮的雙眼。

她是弱女子?!真是個大笑話!誰都可以這麼說,唯獨她沒有資格說這句話!因為沈寇心絕不是那種乖乖牌。

打從他認識她的那一天起,他就經常領教她犀利的口才,還常常險些被她氣到快吐血呢!

巧笑倩兮的沈寇心輕聳著肩。「你要是想走,沒有人會留你的。」他當然是可以走,只不過在場的人都會知道,他闕燁堂堂一個大男人怕她一個弱女子而已嘛!

她的話讓闕燁嗤之以鼻!雖然明知道這是她的激將法,他卻不得不接招。

要他走?哼!他就偏不!他才不會讓她在背後得意忘形,以為他是真的怕她。

闕燁再次轉身走開,不過這次卻不是掉頭就走,而是走到闕煒的身旁,同時也是離她最遠的距離,擺明了不想順她的意。

沈寇心忍不住投給闕年回一個奸計得逞的笑容。她這不就沒花什麼力氣,把人留下了嗎?

闕年回和闕煒兩人都不得不佩服她的機智,她只不過開口說了兩句話,就成功的留下了闕燁,還真是高招呀!

闕燁針對沈寇心的怒火,讓一旁的其它人全都看得一頭霧水,就連宴會主人嚴老也看不懂闕燁突然變臉是怎麼回事。

闕年回瞧大家好奇得很,微笑地對今天宴會的主人說:「嚴老,你剛才不是找我帶來的小姑娘嗎?就是她了,她叫沈寇心。」

「沈寇心……奇怪,我好像在哪里聽過呢!而且我怎麼老覺得你身旁的這位美女好面熟……」嚴老仔細打量著闕年回身旁嬌俏的可人兒,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哪里看過她,但一時之間卻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闕年回含笑直接告訴他答案。「最老,你都胡塗了,寇心不就是我過了門的媳婦嗎?你五年前還曾經應我之邀,參加了他們在台北舉辦的盛大結婚喜宴呢!」

「媳婦?喜宴?」嚴老這時候才想起來,雙手擊掌,老眼瞥向闕燁。「沒錯!是她沒錯!難怪我記得自己好像見過她。」只不過好久不曾再見面,難怪他都快忘了她的臉了。

沈寇心,她在商界並不有名,她姓沈也不稀奇,但她如果是那個名揚海外、向來有醫生世家之美名的沈家人,那就令人不得不肅然起敬。

沈家,一個最多家人讀過各大醫學院的家族,更是一個出過最多名醫、華佗等頭銜的神醫世家,所以沈家人在醫界的地位是備受尊敬的,而一般人只差沒把沈家的人當成救世主來膜拜。

出生在醫生世家的沈家人,從小耳濡目染,不走醫界的人是少之又少,沈寇心正是其中的特例。而嚴老的家庭醫生也是沈家的人,自是略有耳聞沈寇心的事,加上曾經在喜宴上見過這個美麗無雙的新娘子,倒也讓他對她印象深刻。

「讓嚴老見笑了!他們小兩口從交往時就是吵得轟轟烈烈,沒想到結婚後也一樣,吵個架吵到今天兩人都還在鬧別扭呢!」闕年回輕描淡寫的帶過。

「呵,年輕人嘛,搞不好越吵感情越好呢!」嚴老拂著胡須,笑呵呵地說道。

闕年回無奈的揮揮手。「唉!我們這些長輩們也不好過問小兩口吵架的事,隨他們去了。」

在一旁的人,忍不住好奇地開口詢問道:「闕總裁,以前是不是有個傳言說他們已經分開了……」他講得很含蓄,事實上大家早就傳聞他們已經辦完離婚手續了。

「小兩口吵吵架而已,不是認真的。再者,沈寇心是我唯一認定的媳婦,他們要離婚也還得先過我這關才行。」闕年回擺明了力挺沈寇心,也讓她坐穩了闕家媳婦的寶座。

搞了半天,原來他們兩人沒離婚呀!一旁的人忍不住交頭接耳的談論這項最新出爐的大八卦。

事實上,那些傳言並沒有錯,當年闕燁和沈寇心不只分開,而且連新婚夜都沒有度過,兩人就直接殺去律師樓簽字離婚了。

這五年來,他們根本就是處于斷絕往來的狀態,要是會在一起才有鬼呢!

對于老爸的說法,闕燁懶得去解釋,反正就算老爸站在沈寇心那邊,也不會改變什麼,因此他現在根本沒有興趣繼續留在原地聽廢話。

他懶得看向沈寇心那邊,徑自轉頭對闕燁說他要出去透一口氣後,就迅速閃人了。

嚴家豪宅的庭院深處,一個人影倚靠在白色鐵椅背上,心煩地點起一根煙。

過了良久,當他准備再點第二根煙時,他不客氣地睨向斜後方,極度不悅的開口──

「走開!再看下去我就不客氣了!」

沒有人想被別人從暗處虎視眈眈的打量,闕燁也不例外,他是來這里抽煙兼透透氣的,可不是木柵動物園里任人觀賞的動物。

「還不走?妳難道不知道,我現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妳嗎?」闕燁冷冷道。

何況她還是在新婚夜就堅決提出離婚要求的人,他現在沒把她轟出去,已經算是他好脾氣了。

來人從善如流的走出來,不過卻不是離開,而是走到他的面前。

沈寇心沒把闕燁足以殺死人的目光放在眼底,還有說笑的心情。「喔!嚴家的庭院何時成了你闕家的所有物?不然我怎麼不能來?」

美眸隨意瀏覽了下美麗的庭院後,才把視線放在他身上,正大光明的打量著他。

想當初他們兩人最後一次見面,就是在五年前的結婚日兼離婚日,他們白天開開心心的結婚,卻在晚上氣到去律師樓簽字離婚,那時候她真的氣到不想再見到他,並且立即飛去美國不打算回來,如今再次見到他,她倒還真有點想念他的人,以及他那低沈迷人的聲音呢!

一聽到他的聲音,她竟然好懷念過去兩人拌嘴的日子……

「妳為何而來?」闕燁一語雙關的問出應該身在美國的她為何回台灣,又為了什麼目的出現在他面前。

「跟你一樣出來偷個閑嘍!」沈寇心當作聽不懂他的言外之意,視線停駐在他手上正要點燃的香煙。

他又抽煙了!他還是沒改掉心情不好就抽煙的壞毛病。

看來再次見到自己,讓他很頭疼哪!

闕燁當著她的面點煙,並吐了一口煙霧,一雙深邃的黑瞳擺明了挑釁她能忍受到什麼程度。依他對她的了解,他就不信她會想抽二手煙。

沈寇心看到他的表情差點失笑出聲。由于來自醫生世家的關系,她向來很注意健康,所以她討厭煙味,更討厭他在她的面前抽煙,他今天這個惡意的小動作,擺明了想考驗她對煙味的容忍程度。

打著如意算盤的闕燁,得意不到一分鍾,就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沈寇心光明正大的盜走手中的香煙。

闕燁挑高濃眉,沒想到她會來這一招。但他身子並未因此而移動,只是不悅地側過臉,冷冷看著她像惡作劇成功的小孩,揚著很刺眼又得意的笑容。

「妳要就拿去!反正妳又不會抽,拿了也沒用。」闕燁不知道她拿走他的香煙有什麼好處,不過她要是以為她可以逼著他跟她討回來的話,那她可就失算了。

「喔∼∼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沈寇心開心地搖晃手中香煙,雖然自己不抽,但讓他臉色難看,就夠她得意洋洋了。

她打量了下四周,卻找不到半個垃圾桶,只好暫時委屈地拿在手中了。

闕燁看著她一點也不想掩飾的挑釁目光,幾乎被她惹毛了。「把妳今天來這里的目的說出來,然後妳就可以滾了。」

「我不過是來參加嚴伯伯的宴會而已嘛!」她把玩著手中的香煙,偷覷了下他那張很臭的臉。

他真是一點都沒變呀!或者該說,經過了五年後,他的壞脾氣還是一點也沒有長進,生氣時就愛擺一張臭臉。

她覺得兩人的對話,好像又回到早期他們火水不容的模式……看來,事隔五年,他們兩人還是一見面就犯沖。

當初他們就是互相看不順眼,一見面就免不了要互相揶揄挖苦對方一番,加上兩人都出身名門之後,又是非常獨立自主、好勝心強的人,吵架絕對不認輸,非要對方先舉白旗投降才甘心,所以兩人是拌嘴拌上了癮。

他們頭一次遇到跟自己家世背景、個性脾氣都旗鼓相當的人,因此產生了棋逢敵手之感,也因為如此,他們才進而開始注意起對方。

漸漸的,原本的敵意悄悄變質成了欣賞,當對彼此的好感逐漸增加時,一個不小心就談起戀愛了,跌破一票人的眼鏡,成了一對愛拌嘴的冤家情人。

在沒什麼人看好他們的交往時,隔年他們就開開心心的訂婚了,等到雙方家長對他們比較有信心時,第二年兩人便在眾人的期望下結婚了,可是卻也在結婚當晚就鬧離婚,險些把兩個家族的長輩都氣到吐血。

「笑話!我才不相信妳跟我爸沒有在盤算些什麼!」她這次回國肯定不單純。

就他所知,她過去五年幾乎沒有回過台灣,今天卻突然出現在他面前,這里頭肯定有古怪!否則他老爸不會下令要他今天一定得出席。

「哪有?我只是因為接下一件工作才回來的。」沈寇心一臉無辜地眨眨水眸。

他的疑心病真是愈來愈重了!他們沈家的人幾乎都是雙重國籍,她當然也不例外,所以台灣和美國都是她的家,她長年沒有回台灣,並不表示她不能回來,只是她居住在美國的時間比較長而已。

工作嗎?原來如此。闕燁沒忘記她的音樂才華,她的鋼琴和小提琴水准都很高,在美國求學時就拿過不少獎項,也曾經和幾位大師及交響樂團合作過幾張CD,在音樂界小有知名度,而且先前她在台灣時也曾受邀演奏,所以當她說要回來工作時,他本能的認定她是因為接了演奏工作才會回國。

是呀!不然她還會為了什麼原因回來呢?總不會是他吧?!他暗自嘲諷自己。

「妳這次回來打算待多久?」闕燁警覺地問。

她既然是接了演奏的CASE,應該不會留在台灣太久吧?

他就那麼期望她走嗎?在她突然很想念他的同時,心情不由得有一些失落……或許他早就忘了他們之間的情分了吧?

她低頭看著指間嫋嫋上升的白煙,緩緩地開口道:「合約到期後,我就走了。」

這次回來,是她為了回報闕年圖的照顧,以及禁不住闕年回的人情攻勢,而答應的一項交易,不然依她好勝的個性,是不可能再回來面對他。

她承認這樁婚姻的失敗,不能光怪他,但是……被他在新婚夜質疑她是否跟別的男人發生超友誼關系,光看他那陰沈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經認定了她的罪行,這教她情何以堪?那時候根本沒什麼好說的了,因此百口莫辯的她才會主動提出離婚。

對于離婚,她並沒有後悔過,因為當初如果沒有分開,互相猜忌也會對他們的婚姻造成傷害,離婚是遲早的事情。

「喔!」意思是她很快就要走了?那麼兩人就不太可能再碰面嘍?

沈浸在傷心回憶中的沈寇心,一聽到他的聲音有著松了一口氣的感覺,晶瑩的水眸忍不住斜睨了他一眼。

他未免表現得太明顯了吧!他就這樣巴不得她趕快走?哼!他可別高興得太早,就算要走,也得等到她的合約真正結束之後,她才會閃人呀!

突然間,她有一股沖動想留在台灣直到老死,好氣死他算了!話不投機半句多,果然是他們兩人之間的最佳形容詞,氣得她今天也不想再跟他閑話家常了。

沈寇心瞥瞥腕上的手表。她出來太久了,再不回去,闕年回可能會擔心她被闕燁給欺負去了。

她板著臉,側過臉問:「時間不早了,我要先回大廳了。你呢?」

「不送。」闕燁冷冷地待在原地目送她,一副擺明了不想再回去宴會廳的樣子。

原本打算回去大廳的沈寇心,突然靈光一閃,腳步輕盈地走到他面前,嘴角勾起一抹捉弄的笑容。「對了,我們都那麼久沒見面了,你不給我一個歡迎的擁抱和禮貌性的親吻嗎?」

老外最愛這招了,久不見面的雙方,來個擁抱並親親臉頰是很平常的事,她也算是半個老外,還滿能接受這些禮數的。

擁抱?!親吻?!她絕對是故意這麼問他的,她以為她的話還能影響他嗎?

闕燁冷眼看著她,姿勢沒有變,不准備讓她太過得意,以為他怕她了。「既然我們都那麼久沒見面了,那些禮俗就省下了吧!」

「好吧!既然你不願意主動,那我只好……」沈寇心無所謂的聳聳肩,在他放下戒心時,她卻突兀地傾身,摟著他的頸子,在他臉頰兩邊各印下一個大大的紅印,然後才滿意的收手撤退。

她……竟然偷吻他?!

在他錯愕之際,她快速的閃開,轉頭朝他揮揮手,笑道:「我剛才的話還沒說完,既然你不願意主動,那我只好主動索求了。再見了,燁。」

看到他下巴幾乎要掉下來的模樣,還真是值回票價呢!

兩人向來拌嘴慣了,要她乖乖讓他欺負,一點也不符合她的個性,而小小的欺負他,反倒讓她有種報了仇的快感。

闕燁瞠目結舌之余,自是氣到七竅生煙。

他鐵青著臉,才准備伸手掐死她時,就看到她快速逃到豪宅的後門邊,並對著他大扮鬼臉,然後揚著手中的香煙激怒他,讓他只能咬牙切齒地瞪著她露出半片美背的身子,像個淘氣的精靈般,步履輕盈的飛進屋內。

她那刺眼的雪白美背,分明是在挑戰他的容忍力,看得他幾乎氣紅了眼。

他敢打賭,沈寇心今天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故意的!她明知道他最討厭她穿太暴露的衣服,今天卻穿了露背的禮服給他看,而且還留下鮮紅的口紅印在他的臉上,真是氣煞人了!

該死的女人!

在沈寇心快回到屋內時,果然聽到身後爆出一連串氣怒的低咒聲。

呵∼∼她幾乎忘了他的情緒是很好挑撥的。

不用大腦想也知道,她百分之兩百是故意的啦!那份口紅印的大禮,是她送給他睽違五年的見面禮呀!

看來這次的回國,並沒有她想象中的難熬,順利的話,她應該會在台灣過得非常愉快,因為她還真的想念死他的壞脾氣呢!

早上九點整。

闕燁一早進公司,先交代秘書送了兩杯黑咖啡給他,然後才踏進自己的辦公室。

「經理,你的黑咖啡。」元秘書立即准備好兩杯咖啡進來。

依她在上司身邊兩年的經驗看來,一早沒客戶拜訪,經理卻跟她要了兩杯咖啡,只代表了一件事情──他宿醉了。

「謝謝。」闕燁從一堆公文中抬頭,拿起咖啡喝著。

一連灌了兩杯咖啡後,總算讓他頭痛的情況稍稍改善一些。

昨夜在嚴宅的庭院和沈寇心交手之後,他被氣到不行,就直接CALL闕煒從宴會中蹺頭,跑去PUB喝酒,喝到PUB關門才閃人,今天要是沒有宿醉才奇怪。

其實他已經很久沒喝那麼多酒了,只是沈寇心的突兀現身,才讓他想起昨天正是他們兩人的結婚紀念日兼離婚紀念日。

一想到這件事,他的心緒不免又引起一陣波動。他甩甩頭,不讓自己的心思回憶到那段難堪的過去。

一切都結束了,就算她今天回國也一樣,不會改變任何的事實……

「今天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闕燁希望除了公司內部的例行月會之外,沒有其它的事情要處理,因為他今天恐怕不太適合用大腦。

「十點要開月會,董事長要順便介紹今天剛來報到的新任總經理;中午時,你要和日本的廣末先生用餐。」元秘書習慣把上司重要的行程背下,以便協助或調度一些事情。

「總經理已經到了?!我怎麼沒有接到通知?」闕燁有些錯愕。

公司的總經理在兩個星期前高升到闕霆集團在美國的分公司,本來說好美國那邊也會派一個人過來支持,但名單卻遲遲沒有公布,所以他根本沒想到那麼快就有人要來接任總經理的職缺。

「這是董事長一早到公司時,臨時通知我們的。」元秘書盡責的報告。

闕奇光電是闕霆集團的關系企業,董事長自然是由闕霆集團的總裁闕年回兼任。

「新總經理是由美國那邊派來的?」闕燁點點頭,不怎麼感興趣的隨口問道。

「是的。」

「喔!」闕燁冷淡的應了聲,便揮揮手讓秘書下去。

美國那邊是由他們家族中工作能力最強的大伯闕年圖去打市場,從那邊派過來的人馬當然不可能遜于前任的總經理,所以他也很放心。

元秘書突然想到一件要事。「對了,經理,董事長有交代你到公司時,他要先介紹新任的總經理給你認識,好讓你們無彼此熟悉一下,方便未來的合作。」

他輕歎了一門氣。

「好吧!先通知董事長,我十分鍾後去他的辦公室找他。」

由于闕年回是闕霆集團的總裁,所以他並不常在闕奇光電出現,即使有來的話,也都是在董事長室處理公事,順便看看財報。

「是的,經理。」元秘書立即出去通知董事長的秘書。

上篇:第一章    下篇:第三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