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魔邀請函第三章   
  
第三章

批閱了一份緊急公文交給元秘書後,闕燁丟下筆,走出辦公室,准備去找老爸。

走沒幾步,他停下步伐,視線不經意地落到右手邊辦公室門上的燙金字體──總經理室。

奇怪了,他干麼要麻煩的跑去董事長室看新來的總經理?總經理室明明就在他辦公室的隔壁呀!他直接去會會那個新上司,不是比老爸幫他介紹更快嗎?

于是他直接轉頭詢問總經理秘書。「胡秘書,新來的總經理在辦公室里嗎?」

胡秘書一見到他,立即起身。「闕經理,總經理人還在里頭,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嗯,董事長要介紹我們兩人認識,我想我直接來找他似乎比較快。」闕燁直覺的認定對方必定是男人,畢竟他多年前也曾在美國那邊待過,幾乎清一色都是男性,搞不好來的人還是他昔日的舊同事呢!

「這件事我知道,但是董事長既然這麼說……」胡秘書有些遲疑。

「我個人比較喜歡節省時間。」闕燁距離門把很近,自己意思性的敲了一下門,就擅自推開總經理室的大門。

「闕經理……您等等呀!總經理人正在休息……」胡秘書一發現闕經理的舉動,立即慘叫,她只好跟著走進去向上司道歉。「抱歉!總經理,我、我沒來得及攔住闕經理……」

黑色真皮的椅背背對著大門,被打擾的人兒心情倒沒有半點不悅,目光從窗外抽回,對胡秘書說:「他進來就算了,妳先去忙我之前交代妳的事情吧!」

「是的。」胡秘書捏了一把冷汗的告退。

總經理好像沒有不高興耶!那真是太好了,不然她幾條小命都不夠賠。

唉!話說回來,這個闕經理還真是莽撞呢!雖然人家總經理長得很漂亮,看起來也不像一般高級主管老愛裝出高高在上的模樣,但是在認識不深的情況下,一切還是應該小心為上才對呀!

女的?!闕燁聽見那道輕柔的女性嗓音後,不自覺地攏起了眉頭。

那聲音不是……不,不可能是她的!八成是他宿醉之後,耳朵產生錯覺了。

「我想說去董事長室找妳太麻煩了,正好妳的辦公室就在我隔壁,我直接過來找妳不是更省時又方便?」闕燁伸手輕按太陽穴,希望讓自己的大腦清醒一些。

錯覺錯覺,剛才絕對是他一時的錯覺!

「這倒也是。」背著他的人兒,倒也不急著見闕燁,還頗為認同他的話。

很簡短的四個字,不過還是該死的熟悉……真是見鬼了!

闕燁忍不住掏掏耳朵,頻頻皺眉;第一次是聽錯,第二次他大概是耳鳴了。

「我沒想到派來的總經理,會是個女人……」闕燁努力找話題讓她接話,好讓自己能夠再次的確認。

他絕對沒有歧視女人當他上司,只不過她可不可以先把頭轉過來,或者再多說幾個字,不然他實在手很癢,癢到很想沖過去把她的皮椅扳過來,好看看她的廬山真面目。

「意外的事情……或許不只一件。」美麗的唇瓣一揚,隱約帶著一絲絲壓抑的笑意。

闕燁心想不妙,他昨夜宿醉得太嚴重了,現在不只是耳鳴而已,他還有嚴重的重聽,因為那個聲音似乎帶著一股再耳熟不過的笑意……

此時,黑色真皮的旋轉椅,終于如他所願的轉了過來,也讓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她的真面目──

「果然是妳!」闕燁的臉當場跟昨夜一樣的垮下。

他就說他怎麼可能宿醉到那麼嚴重,把別的女人的聲音聽成是她的呢!

沈寇心頂著一張漂亮的面孔,單手支著椅子的扶把,含笑看著他再度變臉。

「燁,你有必要那麼意外嗎?我們昨天不是才好好打過招呼的嗎?」呵,她光是想起昨夜他臉頰上印著鮮紅唇印的那一幕,就覺得好好笑喔!

她的話,提醒了闕燁她昨晚的惡作劇,他生氣地揮揮手,大聲咆哮道:「妳見鬼的會在這里!妳最好別告訴我,妳就是新上任的總經理!」

沈寇心沒有讓他失望的點頭。「是呀!很不幸的我就是,如假包換。」

「胡鬧!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闕燁氣得以拳頭重擊桌面,冒火的黑眸直直掃向她。

老爸竟然連派任公司總經理這種大事,也能像在玩扮家家酒一樣,讓這個只會音樂的商業白癡擔任?!

沈寇心一點都沒有被他的怒火給嚇著,她要是會怕他的話,她就不叫沈寇心了。「誰在胡鬧了?」

呵,他今天總算發火了,她還在想他會忍到什麼時候呢!

「不就是妳和爸嗎?」闕燁一時間沒注意到問話的人不是她,然後在沈寇心再也忍不住地逸出清脆笑聲時,才發現剛才那句話並不是她問的。

闕燁身形一頓,快速回頭一看。「爸!」

「爸爸,您怎麼來了?」沈寇心含笑起身,迎向公公闕年回。

「我才在想,你們兩人到現在都還沒過來找我,撥內線問了妳的秘書,才知道燁兒直接找上妳了,所以我只好親自過來一趟。」闕年回沒好氣地白了兒子一眼。真不知兒子莽撞的個性是遺傳了誰,老是讓他頭疼萬分。「寇心,他沒說什麼太過分的話吧?」

沈寇心笑吟吟的搖頭。「我還應付得來。」奇怪,爸爸老認為她會被闕燁欺負,殊不知到現在都是她在欺負他呢!

「那就好。」闕年回對這個媳婦可是非常的欣賞,畢竟能制住他兒子的人並不多見。

被晾在一旁的闕燁火大到不行。

「爸!那不是重點吧?」都什麼時候了,老爸竟然只關心她有沒有被他欺負?!就算有人會被氣到吐血,那也絕對是他而不是沈寇心!

闕年回睨了兒子一眼。「現在是上班時間,不准攀親帶故,叫董事長或總裁都行。」他的職位是闕奇光電的董事長,也是闕霆集團的總裁,這兩個公司里頭可沒有一個叫爸爸的職位。

闕燁瞠目結舌的怒瞪著老爸。剛才沈寇心也是喊他「爸爸」吧?他還不是照常回答她的話了嗎?老爸到底有沒有搞清楚誰才是他的子嗣呀?!

他咬牙切齒,硬生生的改口道:「『董事長』,她今天剛上任,消息還未對外公開吧?」她當總經理的消息如果還沒有發布出去的話,那麼就還有轉圜的余地。

「這麼重要的事,當然早就通知相關單位了,而且明晚在飯店還會舉辦一個盛大的歡迎儀式,公開歡迎她擔任闕奇光電的總經理。」闕年回做事不可能不做好完善的准備,免得有人抗議。

「是呀!連歡迎會都要辦了,效率可真是快呀!」讓他完全沒有抗議的余地。「那麼『董事長』特別派她來公司當總經理,是想讓公司直接垮台嗎?」闕燁又悶又苦澀地問道,希望老爸不會以為用她高超的琴藝就可以打理一家公司。

闕年回瞪了兒子一眼。「當然不是!」兒子該不會以為他會拿這種事開玩笑吧?

「我就不相信集團和公司里的其它大老都沒意見!」

闕奇光電是闕霆集團的子公司,闕奇光電的大老們自然都是闕霆集團里重要的干部,雖然老爸的權力很大,但若是一意孤行的話,他就不相信其它人會任由他拿公司前途開玩笑,聘請一個學音樂的人來當總經理。

「我當然早就知會過他們了,而且也沒聽到什麼反對聲浪。」闕年回又白了兒子一眼。這種大事他當然會先告知公司的重要干部們,畢竟闕霆集團和闕奇光電都不是他一個人的,遇到重大決策還是得無征求其它人的同意。

「這怎麼可能?!」打死闕燁都不相信,他挑眉嘲諷道:「他們怎麼可能會同意一個玩音樂的人跨行來管理公司?」

「這是事實。」闕年回和在一旁的沈寇心同時點頭。

「這……真是太荒謬了!」闕燁掃了沈寇心一限,愈想愈覺得整件事很詭異。

公司的大老和股東們竟然都贊同?!今天的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嗎?他忍不住死瞪著窗外的太陽,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結果太陽的方位和平時一樣,顯然是公司的大老和長輩們都瘋了。

闕年回對兒子直搖頭。「兒子呀,我說你真是太不留意沈寇心的事情了。」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闕燁回頭,瞇起眼,警戒地睇向老爸。

「她都拿到哈佛的商學碩士多久了,你竟然還不知道?」闕年回丟出一個炸彈,炸得闕燁錯愕萬分。

「就憑她?」不是闕燁要瞧不起她,從以前沈寇心就只對音樂有興趣,其它的通通都不行,就連廚藝也是糟糕透頂。

「對!就憑我。」沈寇心忍不住反駁闕燁。

他真是太瞧不起她了,她只是沒興趣學而已,又不代表她不會,只不過她沒興趣的東西還真不少就是了。

不過在她從商之後,她才知道原來她還挺有商業天分的。

闕年回得意洋洋地說:「嗯,你伯伯還一直誇獎寇心聰明,並且還親自教導她呢!」

「嗄?!」闕燁只有一個伯伯,就是那個精明能干的大伯父、美國分公司的總裁──闕年圖,而大伯他竟然收沈寇心這個大外行當徒兒,還親自教導她?!

「所以你別瞧不起寇心,人家她在美國時就已經做到業務經理的職位了。」闕年回之前就覺得拿寇心來激勵兒子是個不錯的主意,免得他老是想當一個區區業務經理就夠了,明明他的能力早就足以勝任總經理或其它更高的職位。

「那可真要恭喜妳高升呀!」闕燁譏諷地恭賀她。

從美國回來的就了不起呀?早在多年以前他去美國時,就做到業務經理的職位了,就算要比的話,也應該是他比她厲害吧!好歹他也算是她的前輩!

「是呀!想當年你在美國也是做到業務經理,可是現在我這個後輩已經是個總經理了,而你這個前輩卻依然停滯不前,想來還真是諷刺,不是嗎?」沈寇心不忘挖苦他一下。

這是不是印證了一句很現實的話──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闕燁被她反將一軍,不悅地說:「沈寇心,妳不必冷嘲熱諷!妳別忘了一件事情……」

「喔,什麼事呢?還請闕經理多多指導我這個後輩。」沈寇心收斂起得意的笑容,煞有其事的擺出再正經不過的表情,水眸直勾勾地望著他正瞇起的黑眸。

闕燁的手握得死緊,免得他氣到扭斷她的小脖子。「妳的總經理寶座尚未坐熱,最好小心不要犯錯了,免得寶座突然易主!」

「噢!謝謝闕經理的特別提醒,我一定會非常小心的不讓你抓到任何把柄,免得被鳩占鵲巢。」沈寇心非常認真的點頭。

寶座易主,是指他闕燁會由業務經理被「扶正」成總經理是吧?那她一定不能如了他的意,所以她決定學習前人死守四行倉庫的精神嘍!

闕燁和沈寇心目光交會,只差沒擦出火花來,兩人眼底同樣揚著自負和不肯服輸的光芒。

闕年回光是聽到他們的對話,頭就又開始痛了。

他們兩個人真是沒藥救了!都活到這麼大的年紀了,卻還是一樣的好強又不肯服輸,難怪當初兩人會鬧到簽字離婚。

闕年回決定把話題拉回來。「闕燁,我以董事長的身分命令你,明晚歡迎她的宴會,你務必陪她一道出席。」

闕燁硬生生地抽回視線,也很爽快地應道:「一句話,不可能!」和她共事,他都沒辦法接受了,明天還要陪她出席宴會?!那還不如殺了他算了。

看樣子沈寇心這次會突然回國,八成也是老爸搞的鬼,才會害他一直處于挨打的局面。真不知道老爸到底在他背後算計了多久,又算計了多少事情……

闕年回挑起一道眉毛。「闕經理,你身為人家的下屬和丈夫,不參加公司特地為她舉辦的歡迎宴,這說得過去嗎?何況交際應酬本來就是你這個業務經理的本分!全公司的所有主管,沒有特別的理由一律不准缺席。」

老爸拿職位壓他呀?闕燁不免冷笑。

沈寇心若以為他是因為能力不夠,才會一直當不上總經理的話,那她可是會很失望的。他之所以一直擔任業務經理,是因為他的傲氣不容許他靠著父親的庇蔭而往上爬,而且他也想趁年輕時留在業務部多加磨練。

他有他的人生規劃,而且他本來就不想那麼早當上總經理,或許他該變更他的想法,免得沈寇心將來還有辦法坐得比現在的職位更高……

不對!萬一老爸卯起來想給自己難堪,故意給她總裁、副總裁等職位的話,那他還是略遜一籌。

算了,那招不妥,吃力又不討好,還是想辦法把沈寇心弄走比較實際。

他不悅地睨了沈寇心一眼,只瞧見她對于他是否參加都一臉無所謂的模樣。

闕燁看到她一點都不在乎的表情,心中有著莫名的惱怒。「董事長,我跟新任總經理犯沖,不克前往。請恕我今明兩天都請病假,再見!」

他一見她就頭疼,再見更火大,他情願回家睡覺補眠去。

闕年回耐著性子開口。「闕燁,她是你的妻子,所以你非去不可。」

「有你在就足夠了,沒人敢動她半分。」闕燁冷冷丟下話,自顧自地走向門口。

「你沒聽懂我的話嗎?我說的是──她是你的妻子。」闕年回加重語氣。

闕燁回過頭,一臉無關痛癢的表情。「那我最後一次跟你聲明──我們離婚了!」

老爸不提他還差一點忘了,沈寇心現在不算是他的妻子,而是前妻,所以那封「惡魔邀請函」的任務並不成立,這是不是代表他可以跟秦老宣告任務無效了呢?

「你們沒有。」闕年回冷冷丟下一句話。

闕燁打住正要離去的步伐,快速回過身來,蹙緊眉頭睇著老爸。

老爸話中有話喔,莫非……事情沒有那麼單純?!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