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魔邀請函第四章   
  
第四章

闕年回瞥了眼兒子狐疑的表情,認真的聲明道:「笨兒子,你聽過我講謊話嗎?你大可以去查證我說的是否屬實。」

闕燁不得不瞇起眼,先是掃了沈寇心一臉平靜的神情,再把視線落在老爸的臉上。「你的意思是,五年前……我們沒有離婚?!」

「兒子,你真是貴人多忘事,你們當然是有找律師簽字離婚。」闕年回不疾不徐地說:「只不過你們兩個只是在律師那里立一堆條款和簽字而已,並沒有一起去戶政事務所登記,並不算完成離婚手續,加上現在離婚協議書都在我的手上,所以她還是你的妻子。」也就是說他扣住了他們兩人所有簽過字的離婚協議書了。

說起來還真好笑,他們兩個人當年以為簽了離婚協議書就算是離婚了,連律師話還沒說完都不管,兩人就在簽完字的同時各自閃人,讓在場的老律師看傻了眼。

也因為他們沒把離婚協議書帶走,而那位律師又是闕霆集團長年雇用的老律師,因此他在連絡不上兩個當事人補辦最後的離婚手續時,只好主動將離婚協議書交給他處理,並且告訴他,他們兩人根本沒辦完離婚手續這個烏龍事件,讓他聽了真是啼笑皆非。

他們兩個年輕人真的是把離婚手續想得太簡單了,果真是「第一次」離婚,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闕燁目光危險地盯著老爸。「這麼說來,我跟沈寇心還是夫妻?」

「嗯。」闕年回理所當然的點頭。

「很好!耍我很好玩,是不是?如果這次換成是我提出離婚呢?」闕燁講到最後,不是對老爸說,而是負氣的對著沈寇心說道。

這是宣誓嗎?沈寇心不動聲色地握緊手心。

他是認真的嗎?依她對他的了解,是怒氣大于認真,但是事隔五年,她卻沒那麼有把握了……畢竟就算他說的只是氣話,也已傷到了她。

早知道回國面對他時,一定會提及這個話題,但她還是無法做到無動于衷的地步,因此在考慮是否要答應闕年回時,她的內心就一直很掙紮。

她原本不願意回來,是因為大氣他也太難過了,而她後來願意回來的真正原因,則是她一直沒有辦法真正的忘記他,就算她人不在台灣,她的心里依然有他……所以她最後被闕年回說動,才又回來台灣。

最好的情況是他們兩人可以複合,最差的情況也不過是把五年前該完成的離婚手續辦完而已,只是要她去面對闕燁,跟面對是否真的要離婚是兩碼子事。

她可以坦然的面對他,是因為她不認為她做過對不起他的事,但一提到離婚的話題,就如同在她未愈的傷口撒上鹽巴。

離婚的陰影不只是他的心結,同時也是她的死結呀!

她永遠都沒辦法忘記,他在結婚當天怒氣沖沖質問她的那一幕。

現實是殘忍的!在她以為他是今生跟自己最契合、最了解她的人時,他卻懷疑她、質疑她是否愛他,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再跟他相處下去。那天她被他的言語傷得太重了,當下就提出離婚,而他也沒有拒絕,所以他們才會草率的去辦離婚。

「不准!我既然敢告訴你這件事情,就表示沒有我的同意,沒有半個律師敢再接你離婚的CASE!」闕年回態度十分堅定。

他不是沒聽過他們兩人離婚的理由,雖然外面傳言是闕燁這個花花公子在結婚前夕,仍不改風流的和別人有染,並且被准新娘沈寇心發現才導致兩人離婚,但是事實上,他們整個家族都知道他們離婚並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因為那天闕家有個小輩聽到他們兩人的爭吵聲,似乎是闕燁怒不可遏的質問沈寇心一些事情,最後就聽到他們兩人說要離婚,聽起來像是沈寇心做了什麼讓闕燁很生氣的事,但闕燁事後卻絕口不提兩人離婚的原因。

他相信兩人如果只是一般爭吵的話,他們不會生氣到要離婚,除非是沈寇心做了什麼嚴重的事情,才會讓兒子在結婚當天翻臉。

但是依照他對沈寇心的了解,個性直率的她非常聰明,根本沒必要在結婚前才做出對不起兒子的事情,所以這當中必定有著什麼誤會。

而他從兒子的反應和個性也猜得到,燁兒極可能在那天聽到什麼閑言閑語,一旦被他認定的事,就很難要他改變想法,更別說是事發突然了。

再者兒子要是真的發起火來,恐怕連他都招架不住,更別說是沈寇心了,偏偏寇心的脾氣一向也和燁兒不相上下,所以兩人因為誤會而鬧到離婚,似乎也不太令人意外。

事發一個月後,他曾經抽空飛去美國直接問沈寇心,卻無法從她口中得到什麼回答,兩人都同樣不願提及離婚的原因,又同樣的怒不可遏,更讓他對于他們離婚的原因持著保留態度。

不過他還是相信自己的眼光和直覺,相信沈寇心是個好女孩、好媳婦,所以他才會一直想要撮合他們再續前緣。

「要不要賭看看我有沒有辦法離婚?」闕燁氣到豁出去了。

「那你也要得到另一個當事人同意才行。」闕年回才懶得跟兒子賭。

他當然知道兒子只要再次跟沈寇心簽下離婚協議書就可以,不一定非得要有律師不可,但是協議書可不是一個人簽了就算數!

闕燁將目光停在沈寇心身上。

的確,他們如果要再一次離婚,不是只有他同意就可以離婚,還必須經過很多關卡,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得到沈寇心的同意。

他曾經認為自己一生之中,想娶的女人只有她一個,如今他卻得面臨第二次跟她離婚……他真的能做得那麼絕情嗎?

闕燁的情緒浮躁了起來,眼神也變得更加深沈。

沈寇心垂下眼,依他這種態度,她遲早有一天也會氣到想再次跟他離婚,不過……目前是不可能的。

因為她已經答應了闕年回,半年內都必須留在闕奇光電擔任總經理,並且不得偷偷和闕燁再次去離婚,半年後不論她是否要調職或是離婚,都可以由她自己決定。

沈寇心避開了闕燁灼灼的目光,對著闕年回說道:「等一下還要開會,我有事情得交代胡秘書,我先出去了。」

「嗯。」闕年回同意她先出去,省得她又被兒子的氣話給傷著了。

他知道沈寇心自從簽字離婚之後就一直很不好受,如果在她面前和兒子談論離不離婚的事情,依她不下于兒子的傲氣看來,她一定會覺得很難堪,而且讓她出去的話,他正好可以和兒子好好談一談。

沈寇心感激地看了闕年回一眼後,就直接開門出去了。

闕燁看著沈寇心突然往外走,才准備好好諷刺她一番時,闕年回先開口了。「兒子,下這個命令的人是我,你不必遷怒于她。」

「是嗎?」闕燁回過頭,忍不住嗤笑一聲。

不管是誰的命令、誰的計謀,從沈寇心剛才的態度看來,她似乎不願意離婚,難道她這次回來不是要和他辦理離婚手續的?難道她還想回到他的身邊?那他應該要高興嗎?

「你也不用那麼生氣……」

闕燁怒瞪著父親。「我不用那麼生氣是嗎?那是因為你不是當事人,不用擔心會不小心犯下重婚罪!」

闕年回對兒子的怒火並不以為意,但他還是忍不住吐兒子的槽。「一個連離婚協議書都懶得從律師那里帶走的人,我實在很懷疑你真的還想再去結婚?更何況你在簽下離婚協議書後不久,就回家跟我宣布你的不婚主義了,我怎麼可能會怕你犯重婚罪?!」

闕燁不屑的冷哼一聲。

「別說我這個做長輩的太欺負人,我也好心的告訴你,你要離婚只有一個最快的快捷方式。」闕年回好心說道。

「喔?先捅人家一刀,事後再假好心的送上藥膏和OK繃,那麼我是不是應該好好的謝謝你呢?老爸。」闕燁可是一點都不會感激他。

闕年回好脾氣地說道:「我給你半年的時間,半年後如果你真的還是堅持要跟寇心離婚,我會交代律師務必要把你們的離婚手續辦到好,並且陪同你們去戶政事務所辦妥離婚登記。」

他雙手抱胸,冷冷地睇著老爸。「喔?你沒有附加任何條件或是但書嗎?」在老爸那麼欣賞沈寇心的同時,闕燁可不相信老爸會爽快的答應讓他離婚。

「沒有任何條件或但書,不過要是你對寇心的態度能夠再好一點,我會很感激你的。」闕年回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沈寇心,因為他太了解兒子的脾氣了,而寇心又太過倔強,始終不肯對任何人解釋離婚的真正理由,自然在這件事情上會比較吃虧。

闕燁頓了一下,才冷冷地撇過臉道:「你說你沒有附加條件或但書的。」

闕年回放棄游說他了,不過在他臨走前,仍不忘好心提示他。「兒子,我必須提醒你,你不要以為你和五年前一樣搶手,沈寇心這次會願意回國,並不是因為你,而是我。」

闕燁挑高了眉。

她回來不是因為他嗎?那麼他還真是大吃一驚了。

「喔?為什麼?」他倒有一點好奇她再次踏入台灣這塊土地的目的是什麼呢!

「因為我曾經和她好好討論並分析過這件事情,所以她才會答應我回來台灣。」闕年回是個很會談判的商人,這樁婚姻如果可以早一點有個結果,對他們兩人都好。

闕燁嘴角一抿,冷笑道:「你何時開始加入張老師義工的行列了?」老爸跟外公一樣,愈來愈愛多管閑事了!

闕年回走向門口,丟下最後一句話。「你最好把握這最後一次的機會,不管你要挽回或葬送你的婚姻都行,我唯一希望的是──你今生都不要後悔。」

「我絕對會做出正確的抉擇。」闕燁沒有猶豫的允諾。

後悔?或許在他跟沈寇心離婚的時候,他就後悔過一次了……不過,他是絕對不能容許他的女人有一絲絲的出軌!

「沈小姐,妳確定要穿這件長禮服?」造型師不放心的再次詢問眼前氣質優雅的美女。

雖然她穿這件紫色的長禮服是挺好看的,但是這件禮服的缺點就是裙襬太長,而她又不想要讓禮服的裙襬拖地,只好穿一雙超過十公分的高跟鞋。

沈寇心穿著鑲有水鑽的高跟鞋走了幾步後,非常確定的點頭。「沒問題,就這件了。」她是不常穿那麼高的高跟鞋,但還不至于穿上去後不會走路,只不過走路時要特別小心一點就是了。

「好吧!」造型師總算放棄游說她了,誰教沈寇心在這些禮服中,第一眼就看上這件紫色的長禮服,並且二話不說的決定要試穿,而試穿的結果又剛好很滿意,甚至還願意穿上他們店里最高的高跟鞋來搭配那件禮服,她要是再勸說的話,似乎太嘮叨了。

沈寇心滿意的看著鏡中的自己。她是為了今晚的歡迎會,才會特別來這間專門打理造型的名店。

算算時間也不早了,她瞥了腕上的銀色手表一眼,便推開金色的門把,一邊往大門口移動,一邊回頭跟造型師說:「謝謝,妳的手藝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好。」

「妳誇獎了,沈小姐。」造型師微笑地送她出去。

沈寇心跟造型師揮手道別後,一轉過頭,精雕細琢的美顏驀地看到一個身穿白色禮服的男人,背對她看著落地窗外的夜景,那個熟悉的背影,是她不可能錯認的。

男人像是注意到她的視線,迅速回身──果然是闕燁那張俊逸又帥氣的臉龐。

闕燁一手悠閑地擱在口袋上緣,目光毫不客氣的把她從頭到腳打量一番。

幸好她今天穿的禮服很正常,露出來的部分都屬于他還能接受的保守范圍,沒有再像上次那樣故意露出一大片美背來氣他,不然他今晚一見到她肯定又要翻臉了。

不過,她是刻意挑紫色的禮服嗎?以前在他們吵架時,她是絕對不穿任何紫色衣服的……而且他突然發現,她今天的手指上多了他們兩人當初結婚的婚戒。

他前兩天看到她時,她是沒戴任何戒指的,看來她跟他一樣都被老爸要求戴婚戒,因為他也一樣被要求戴上。

沈寇心瞥到闕燁投射到自己手上的目光,沒想到他會注意到這個小地方,不過她的目光也同樣落在他手上的婚戒。

他們兩人所佩戴的婚戒,是他請人特別訂做的,全世界就只有這一對,是用再多的錢都買不到的,也是他送她的結婚禮物,所以她從來沒考慮要丟掉,這次會帶來台灣,也是當初答應了爸爸的要求,至少在「表面上」要像是一對夫妻。

算了,再戴上婚戒也好,剛好可以堵一些人的嘴巴,也可以阻隔一些對她有意思的男子。

「爸爸要我過來接妳去飯店。」闕燁內心複雜的收回視線,直接告訴她答案。

「喔!我沒想到會看到你,本來還以為是司機會來接我過去,因為你不是請了兩天病假嗎?」沈寇心走向他,腳步不自覺輕盈了些。

兩天沒看到他了,雖然那天聊得不是很愉快,但是不可否認的,她在見到他時,心中很不爭氣的心動了……一定是他穿禮服的關系!

闕燁出眾的外貌和身材,一向都是標准的模特兒衣架子,尤其穿西裝或禮服時,更是引人注目,而她當初肯定也是被他穿正式禮服的模樣給迷眩住了。

闕燁看了一眼她的紫色禮服後,才對上她精心打點過的臉蛋,不快地說:「爸告訴我請假只能請上班時間,而晚宴並不包含在內,所以我還是得過來接妳。」

「是嗎?」沈寇心忍不住揚起漂亮的唇角輕笑。

明知道他是因為爸爸下命令才前來的,但她還是開心到心頭暖烘烘的,因為她知道當闕燁真的不情願去做一件事情時,他是絕對不可能會妥協的,所以由此可見,他應該沒有表面那樣的冷情吧?!

那麼她可以抱著一絲絲的希望嗎?抱著其實他也是希望她回來的希望嗎?

闕燁發現她在見到他時,似乎愈來愈愛笑了,可是他剛才明明又不是在講笑話!不過她的態度有時會讓他感覺似乎又回到過去,兩人總愛吵吵鬧鬧的時候。

他忍不住板起臉色,准備挑她的毛病時,卻發現了一件很不對勁的事情。

「兩天不見,妳怎麼突然長高了好幾公分?」雖然她有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加上平日有穿高跟鞋的習慣,但怎麼今晚他特別覺得看她的目距縮短了?

沈寇心扮了個鬼臉,輕輕撩起裙襬,讓他看到她腳上超高的高跟鞋。「禮服太長了,可是我不想在歡迎會上拖著禮服的裙襬,冒著被人踩到而跌個狗吃屎的危險,而讓我想要建立的完美女強人形象毀于一旦。」

畢竟他們公司是目前很被看好的上市公司,今晚商界來的人一定也不少,自然也少不了一些財經記者和攝影機,而她又是今晚的主角,要招待全部的人,走來走去是免不了的,所以她絕對不要冒著任何可能跌倒的風險!

闕燁一看到鞋子的高度,立即蹙起了眉。「妳去把這件禮服換掉,順便去換雙低一點的高跟鞋。」

「不要!我就偏要穿這件禮服。」她放下裙襬,挑高了眉,倔強的反駁。

沈寇心就知道他看了一定會反對,因為他知道她很少穿那麼高的鞋子。可是紫色的禮服一向不多,能讓她看上眼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她一見到這件紫色禮服時,就知道很適合自己,而她的眼光向來很少出錯,試穿之後果真非常合身。

「妳就算不會因為禮服太長而絆倒,也一定會因為高跟鞋太高,而跌斷脖子的!去給我換掉!」闕燁不快地怒瞪著她,很懷疑她是不是天生就愛跟他唱反調,還是故意要穿這麼高的高跟鞋來挑戰他的怒火?

「不用你多說,我當然會小心的。你瞧,我剛才走過來時,不是走得很穩很好嗎?」沈寇心沒想到他會那麼生氣,為的只是區區一雙高跟鞋。

「穿久妳就知道了,妳根本不適合穿太高的鞋子。一般高度的高跟鞋只要穿上半天就喊累的人,還有臉說她沒問題?!這簡直是一樁笑話!」闕燁沒發現他還記得她的事情,就像是她從沒在他生命中消失五年一樣。

她的小臉羞紅了起來,卻沒法子開口反駁他,不過她還是固執的堅持自己的想法。「我的答案還是不。更何況再換禮服的話,時間會來不及。」

她故意拿時間壓他,可是他仍然一臉不妥協,兩人便開始大眼瞪小瞪,氣氛僵持不下,一觸即發。

見她完全沒有要動的打算,闕燁真的很想打她一頓屁股!要是在以前,他絕對會親手把她的禮服脫下來,硬是換上別件禮服,但現在兩人的關系不再那麼親密,最後他只好怒氣沖沖地撂下話就往外走。

「事後妳就別跟我哭訴說我沒警告妳!」

反正她一向喜歡跟他唱反調,這也不是頭一遭了,她當年一定是被他寵壞了,才會老愛挑戰他的怒火。

沈寇心站在原地,美眸低垂,貝齒輕咬著嘴唇。

其實她剛才並不是故意要跟他唱反調,但她就是很想穿這件紫色的禮服嘛!

一開始她根本不知道他會來參加她的歡迎會,甚至還特地來接地,只是在挑選禮服時,看到紫色的禮服就想到闕燁一向喜歡她穿紫色的衣服,所以她才會決定要穿這件禮服呀!

歡迎會是她覺得很重要的日子,而闕燁又意外的來接她,事實上她看到他比看到任何人都還開心呢!偏偏現在兩人關系鬧得有一點僵,而她又不願意去解釋她穿這件禮服的理由……

唉!她的個性如果不要那麼好勝又別扭的話,或許他們早和好了也不一定。

上篇:第三章    下篇:第五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