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魔邀請函第五章   
  
第五章

在闕霆集團特地為沈寇心舉辦的隆重歡迎會上,闕年回簡單說出歡迎詞並介紹沈寇心之後,便帶著她正式會見商場上的人;而闕燁在陪了她一小段時間之後,就找借口閃人了。

應酬不是他的專長,而且闕年回在歡迎詞上直接點明介紹沈寇心是他的媳婦,在場就算有人本來不知道沈寇心跟他的關系,現在也都知道了,而老爸要他陪在沈寇心身旁的用意,不過是乘機宣告兩人的關系而已。

跟在她身旁跟久了,會讓他覺得自己超像白癡的人偶,所以他每次都閃得比誰都快。總之,他陪她和其它人聊了將近半個小時,也算是有盡到自己身為「丈夫」的義務了。

一個中年男子乍然見到闕燁,忍不住攔下他。「闕經理,好久不見了。」

「趙董,你好。」闕燁看到熟悉的商界人士,反射性的回答。

「沒想到一陣子不見,貴公司就請了一個美人總經理,而且聽闕董說,她還是你的妻子是吧?」趙寬不得不多看了沈寇心幾眼,畢竟在商界能當上一級主管的女人也不多,自然引起眾人的側目。

這是闕燁今晚被問過N遍的問題了,他無動于衷地說:「是。」當初沒完成離婚手續,讓他想不承認兩人的關系都不行。

趙寬大大失望的開口。「我還以為貴公司空出總經理一職,是打算由內部提拔人員,而且還很看好會是你高升呢!」

「不,我們本來就打算由美國方面派人來接手。」闕燁直接告訴他實話,況且他本來就沒那種打算,假使他自己有那個意願的話,早就拿下那個職缺了。

「喔∼∼看來是我猜錯了!」趙董皺了一下眉頭,不過隨後又想到別的事情,立刻壓低聲量對闕燁說:「我想呀,你也別太難過,妻子的職位比自己高,又正巧在同一家公司,多少會有一點難堪,不過我一直很欣賞你的工作表現,想必你以後的作為肯定會此她還高!加油,年輕人,要為我們男人爭一口氣,別讓女人踩到我們的頭上了。」

闕燁怒瞪了他一眼。雷同的話,他今晚不知道聽過幾遍了,但是他並不覺得自己今晚有表現出一副被老婆欺壓在下的可憐模樣,這些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直好心的跑過來安慰他。

既然不只一個人跟他說這些話了,應該就表示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

闕燁一向不喜歡有人在他的背後閑言閑語,更討厭莫名其妙被人施以同情的目光,雖然他目前對沈寇心是有一些意見,不過有外人在時,他還是會站在她那邊,畢竟她現在還是頂著他「愛妻」的光環呢!

而杜絕謠言的最佳方式,就是立即公開消毒。

闕燁認真的挑起眉道:「我從不認為自己老婆的職位比較高會有什麼恥辱,而且我相信公司的決定,也相信她絕對有這份能力擔任總經理一職的。」

「呃?!你……你要是不覺得怎麼樣就好了,呵呵。」趙寬干笑的帶過。

他怎麼又弄錯了?真是糟糕!他原本還以為闕燁會很生氣呢!聽闕燁的話,他是公開支持沈寇心當總經理,看來夫妻雖然分開五年,感情還是不錯的。

可惡!是哪個消息不靈光的人,說闕燁他們夫妻感情不好來著?看來謠言果然是謠言。

「謝謝趙董那麼關心,我代內人道謝了。」闕燁簡單的道別後,就看到闕年回和沈寇心正好站在他前方。

闕年回本來打算讓一進會場沒多久就到一旁納涼的兒子,盡點義務陪寇心休息一下,免得她今晚太累了,卻意外聽到兒子維護寇心的話。

或許,兒子對寇心並不如外表那樣冷淡嘛!

沈寇心則是神色複雜的望向他,就算闕燁是故意說給旁人聽的,至少他肯在口頭上肯定她,對她而言已是莫大的鼓勵。

闕燁掃過他們兩人若有所思的表情,神色平靜地問:「有什麼事嗎?」

「寇心似乎有一點累了,你陪她去旁邊休息一下。」闕年回體諒沈寇心站了兩個小時的辛苦,准備讓她休息一下,免得她撐不下去。

「你去吧!我會照顧她的。」闕燁早知道來這種地方,免不了會跟她相處,畢竟老爸不可能把她帶在身旁一整晚,而他這個兒子就得負責支持老爸的後續工作。

等闕年回走了以後,闕燁看了眼沈寇心的臉色,果然不怎麼好。

她就是愛逞強!他眼中閃過一抹無奈和憐惜。

他故意用著只有兩人聽得到的音量,惡意的開口。「在妳當總經理的任內,最好別丟了我們闕家的顏面,更不要讓替妳背書的我丟臉,妳要是做不下去,只要說一聲,我隨時可以接手妳的職位。」

「我絕對不會丟了你們闕家的面子,尤其是你的!」沈寇心被他激得瞪圓了眼,氣呼呼地抬高下巴,本來疲累的身體立即變得精神抖擻。

「妳最好說得到做得到。」闕燁輕瞟了她一眼,一副不怎麼相信的模樣,差點沒讓沈寇心氣得在他耳邊大吼大叫一番,以示抗議。

「我絕對做得到!」她跟他絕對是天底下最不合的人了,每次只要她有一點點的感動,下一秒大概就是她被氣得半死的時候。

可惡!把她剛才的感動還來啦!

闕燁對于她愈來愈有氣色的神情感到滿意,但也不得不說她的脾氣很好激。雖然她一直很努力的表現出一點事都沒有的模樣,不過依他以往對她的了解,她的腳恐怕已經是很痛了,卻還硬撐到現在。

一想到這里,他的好心情都被打壞了,忍不住冷冷地開口問:「腳酸了吧?我早告訴妳去換別件禮服和高跟鞋的,現在妳可吃到苦頭了吧?」她就那麼不會照顧自己,讓他怎麼放心她……

「我的腳才不酸呢!我只是聊天聊得很累罷了。」沈寇心好勝心強的拒絕承認她累了。

「嗯哼,如果真是這樣,豬都長翅膀了,還會跳芭蕾舞呢!」闕燁挖苦她。

「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早八百年前就知道了!」她輕哼一聲偏過頭去。

闕燁也懶得繼續戳破她的牛皮了。這個女人總是那麼倔、那麼好強,就算分開五年了都一樣,不過他何嘗又改變過多少呢?只是半斤跟八兩的差別而已。

他瞥到服務生經過時,才想起她今天在宴會上竟然舍棄雞尾酒,而改喝果汁。今晚的雞尾酒明明是她最愛喝的口味,而她竟然不想喝?!真是詭異極了。

「妳要喝點什麼?雞尾酒,還是果汁?」

「果汁。」沈寇心二話不說的應道。

闕燁跟服務生要了一杯果汁給她,心中卻起了疑問。「我怎麼不知道妳何時變得那麼愛喝果汁了?」她不是那種沾酒就會醉的女人,酒量雖然沒有好到千杯不醉,但也不至于不能喝個幾杯呀!

「喝果汁可以養顏美容。」沈寇心隨口虛應道。

沈寇心低頭看著他手中澄黃色的雞尾酒,心中不免泛起了陣陣的苦澀。

從五年前至今,她一直不認為自己不忠過,而她唯一犯過最大的錯誤,就是她曾經喝醉過;所以從五年前離婚那天起,她就發誓,除非是無可避免的場合,否則她絕不沾酒!

她的肌膚本來就吹彈可破,哪里還需要養顏美容了?闕燁深深地凝視她良久,隱約察覺出她神情中的不對勁。

她……似乎隱瞞了他什麼重要的事。

改變喝酒的習慣,是否隱藏著什麼他不能知道的事情?

「這個雞尾酒有什麼問題嗎?還是不合妳的口味?」闕燁試探地問道。

除了雞尾酒有問題外,他實在是想不出別的理由。

「沒有,只是我的酒量變得愈來愈差而已,所以不太能喝酒了。」沈寇心再次抬起頭時,已經不見剛才的落寞。

在某方面他的確太了解她,而且觀察力也太敏銳了一點,所以她千萬不能說自己正在戒酒,不然他一定會更有警戒心的。

闕燁見她堅持這個說法,便知道自己是問不出什麼所以然來了。論起脾氣,沈寇心的倔強和固執絕對不下于他。

這時他正好注意到宴會廳中是現場演奏,而不是播放音樂CD,想必是剛才半個小時的中場休息時間後,演奏者又繼續回來表演,正好讓他轉移話題。

「妳覺得這個彈鋼琴的人,水准如何?」

沈寇心遠眺舞台上的女人,毫不遲疑地說:「她彈得比我專業。」她已經很久沒碰過鋼琴了,技巧跟現在的演奏者相比,實在是差太多了。

不是比她出色而是比她專業?!真耐人尋味的答案。

他記得公司並沒有請到多大牌的音樂家來演奏,而她這個曾在美國出過幾張音樂專輯,又得過好幾個音樂比賽獎項的人,竟然說她輸在專業能力上面?!這未免太說不過去了。

「妳突然跨行商界,那妳是打算放棄最愛的音樂了嗎?」闕燁發現沈寇心的視線一直很專注地停在鋼琴演奏者的身上,不免讓他也跟隨著她的視線望去。

「我早就……」沈寇心抽回留戀的目光,在回過身時,不小心跟身後的人小小的擦撞了一下,加上她的鞋子太高,導致一時重心不穩,當場往前一傾,幸好有雙大手反應快速地攬住她的背後,穩住了她的身子。

「沒事吧?」闕燁低頭看著懷中的沈寇心,眉頭早已擰成一座小山。

他警告過她,不要穿那麼高的鞋子,她就是不肯聽!

「不、不礙事。」沈寇心剛才想說什麼都不重要了,而且也已經被她忘得一乾二淨,現在她的腦袋里只有他溫熱的懷抱和氣息。

她一直都好想念他呀!如今她偷偷的靠在他的懷中一下,都覺得太奢侈了……她的鼻子突然有種酸酸澀澀的感覺。

以前她都可以光明正大的倚靠著他,如今卻只能因為重心不穩而賴在他的懷中。

只要她肯不那麼倔強的去跟他解釋當年離婚的主因的話……只可惜,她的傲骨和自尊都讓她開不了口去解釋原因,如果她願意說的話,早在五年前就開口了。

她輕喟了一聲,悄悄的松手。

闕燁等她站穩後,建議道:「外面有一個隱密的地方可以讓妳休息一下。」

「不,我精神很好,我可以撐過今晚的。」在差點跌個狗吃屎之後,她的瞌睡蟲早跑光了,精神好得很。

闕燁雙手抱胸說:「妳甯願冒著在眾人眼前再次跌倒的危險,還是扮演好妳今天完美無缺的女強人形象?」

「我……好吧!」沈寇心衡量得失之後,最後才勉為其難地抿著唇,同意跟他出去休息。

不一會兒,等沈寇心坐在飯店外布置得美輪美奐的瀑布旁,一個被小小的樹林掩住的隱密地點休息一陣子後,再回到歡迎宴會時,腳底果然舒服多了,順利的繼續扮演盡責的女主人。

殊不知他們兩人剛才偷溜出去的舉動,在會場中引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和低語。

兩人一白一紫的禮服,是宴會中極醒目的穿著,加上兩人又是今天的主角,自然格外引人注目。

先前沈寇心不小心跌倒在闕燁的懷中,就有不少人開始懷疑他們是否真的感情不好;接著又看著他們兩人光明正大的出去「幽會」,更是加深了眾人的疑問,甚至猜測他們兩人八成早就舊情複燃了。

一旁的妻子們都是對闕燁的印象改觀許多,認為他已經浪子回頭了;而另一旁的丈夫們,則是因為闕燁和沈寇心之間穩定的婚姻,而吃了一顆定心丸,加上闕家的大老們幾乎都力挺沈寇心,他們對于沈寇心當上總經理一事,不再多有質疑。

看來,闕奇光電的前景還是可以期待的。

光鮮亮麗之後,是現實的考驗。

上任第三天,沈寇心忙到不可開交,昏頭轉向的。她一邊要穩定公司內部人員的心,一邊要努力進入公司目前營運軌道上。

要看的文件一堆,要批的公文也一堆,要見的人更是多得要命,她努力把時間分配得很好,也很努力的盡快使工作上手,只不過就算她每天都熬夜加班,還是有一堆未完成的工作等著她。

她覺得自己累得像一條喘不過氣的小狗,相較起來,她就不免覺得闕燁這個業務經理做得輕松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問了自己的秘書之後,她才知道闕燁的習慣是不會留在公司里加班,除了一些特別的急事之外,他頂多就是把公事帶回家做而已。

闕燁會帶公事回家做?!別說笑了!那八成是個騙人的幌子!

「下班時間不辦公」,是他以前曾經對她說過的話,再者她早期跟他交往、後期跟他訂婚時,她也很少看見他在下班時間處理過公事,更別說要他在假日花時間加班了。

依他不喜歡留在公司加班的情況看來,他根本不可能在私人時間處理公事。

闕燁這個人真可怕,能力超強,真不知道他這個業務經理是怎麼把一堆公事在上班時間處理完的,難怪爸爸曾經提醒過自己,最好不要太小看闕燁的能力。

要是她現在不是坐在總經理的位子,她一定會對他佩服不已,還要他傳授幾招;可惜以前她沒有預先知道自己最後會踏入這一行,不然早跟他A到幾招功夫了。

現在要她去問,那還不如要她去死算了!

她現在除了努力吸收手邊的數據,還得在近期內做出一個成績出來。

因為她兩天前不經意聽到辦公室員工的交談,內容大概就是與其讓她沈寇心來擔任總經理,還不如將闕燁調升成總經理。

她才剛剛上任,知道公司內部還是有很多反對聲浪,覺得她一個女人沒辦法勝任這個工作,並認定她能擔任總經理是因為她是闕燁的妻子,而不是靠她的能力。

她不得不說實話,或許這是有關聯的,否則一個進入商界不到四年的女人,哪能這麼快就當上總經理?只不過她也曾經努力過,不單只是純粹靠姻親關系這條快捷方式,至少總經理這個位置不是她跟公公闕年回要來的,而是他主動給予的。

但是大多數的人似乎都很看好闕燁,看來他真的在公司做得不錯,才有這樣的呼聲,難怪他會說小心她總經理的寶座隨時有可能會易主。

愈是如此,沈寇心就愈不肯服輸,尤其在這樣不利于她的情勢下,她會更加倍的努力,因為比好勝心的話,她不見得會輸給闕燁。

不過加緊工作雖然要緊,但是工作了一上午還真是有點累了,于是沈寇心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撥了通越洋電話到美國。

電話一接通後,她立即開口問候道:「大哥,晚安。」

「寇心,早安。」在美國的彼端,一道溫和又帶笑意的男性嗓音響起。「我說寇心呀,妳每天跟我問安是很不錯,只不過妳今天怎麼會在上班時間打來?上班偷懶喔。」

「是爸爸准許我上班打越洋電話的。」沈寇心不得不說她這個公公對她真是好,就算大家都誤會她,他還是公開挺她,到現在都一直很照顧她,讓她非常的感動。

「妳公公真是太寵妳了。」沈寇良大翻白眼。

闕年回真不知道是哪來的信心,那麼支持沈寇心,要不是他是寇心的大哥,他都要因為她的死硬脾氣而采取不信任的態度。

「才不會呢!對了,小家伙們都睡了嗎?」好奇怪,好不容易她不用每天被三個小家伙纏住,沒想到此刻竟然對他們的嘻鬧聲念念不忘。

「還沒呢!我身邊就有一只夜貓子。」沈寇良話才剛講完,身後一個小蘿蔔頭就吵著要跟姑姑講電話,他沒好氣地看著兒子。「小霸王,你最漂亮的姑姑兼干媽在在線等你了。」

「漂亮小姑姑∼∼我好想念妳喔!對了,小沁和小洹也很想念妳喔。」小濂是三個小孩中年紀最大的,最後還不忘補了一句,免得在洗澡而沒有馬上接到電話的雙胞胎下樓後,哭給他看,他就頭痛了。

「嗯,我也很想念你們呀!」沈寇心呢喃的輕歎一聲。

來台灣後,她最想念的就是在美國的家人。想念大哥大嫂,更想念那三個小家伙!每天一通電話,或是用視訊連絡都是不夠的,沒親眼見到他們,她就是不能完全放心呀!

但是現在她才剛接手台灣的工作,手邊的事情太多,連假日也不能休息,不可能有足夠的時間飛回美國一趟。

她大概只能忍耐兩個星期而已,兩個星期後她一定要飛去美國一趟,親眼看看他們過得好不好,她才能真正放心哪!

「執行長,等一下你別忘了把桌上的急件立即批好,我半個小時後進來拿。」穿著一身藍色套裝的女子,在闕奇光電執行長的辦公桌上放下一份十萬火急的公文後,順手把批好的公文抱在懷中,讓他的桌面看起來清爽許多。

「是的,剛剛特休回來又馬上嚴厲到不行的嚴特助。」正在閉目養神的闕煒,張開了眼,很哀怨又很認命的中止了休息時間,乖乖坐直身體,打開剛送來的公文。

「我是姓嚴沒錯,叫我嚴特助是正確的名稱,不過我不叫『剛剛特休回來又馬上嚴厲到不行的嚴特助』。」嚴澄打開辦公室大門,沒好氣地回過頭糾正他。

「我只是說實話。妳看妳的名字,嚴澄嚴澄,講久了我還以為妳的名字時時在警惕我,要是工作不認真的話,一定會被妳『嚴懲』一番。」闕煒靠著椅背,偷覷了她一眼道。

「不,你錯了,你最大的『嚴懲』是你娶到了我。」嚴澄對著親親老公說道。

「這倒是……」里頭傳出頗為認同的附和聲。

有哪個老公像他這麼可憐,只因為親愛的老婆要去美麗的歐洲玩,而他這個大忙人卻忙到不能跟她一起請特休,結果老婆就二話不說的直接把玩伴換成別人,將他孤零零地留在台灣自生自滅呢?

「你在我背後嘀咕些什麼?」嚴澄挑高了眉,丟了一個白眼給他。

「沒有……」老婆最大嘍,而且還身兼他的特助呢!他才不想招惹她,免得回家後他就慘了。

「嗯哼!」嚴澄滿意地關上執行長辦公室的門。

當她把公文擺在自己桌上時,往左側看去卻沒有看到熊秘書,心想她八成去忙了,那她只好親自去找等一下要用的文件。

這周得看完上個月的財報,下星期一才可以在周會上檢討一下,還有呀……

沈寇心邊走邊想,腦中無意識的晃過一個似曾相識的面孔時還沒有反應,不過那人卻已經先叫出她的名字,讓她猛然回過神來。

「沈寇心?!為什麼妳會在這里?」嚴澄在找資料時,以為是熊秘書回來了,沒想到一抬頭就看到國中時住在她家隔壁的鄰居。

「嚴澄?!妳怎麼在這里?莫非妳也是這家公司的職員?」沈寇心有說不出來的驚喜,她知道公司的執行長是闕燁的堂哥闕煒,但她卻不知道嚴澄也在這家公司。

嚴澄看著她一樣的外貌、一樣的笑容,但是她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也?!那就表示沈寇心是公司內的職員嘍!但是她怎麼會一點都不知情呢?她出國的這十天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闕燁在這里,沈寇心也在這里?他們兩人不是吵翻天了嗎?

她身為沈寇心的好友,所以很早就認識了闕燁和闕煒,只是在寇心和闕燁要結婚時,她老家正好出了一點事,所以她臨時趕回南部,錯過了他們的婚禮,不過事後她直接去逼問闕煒,問出了當天的詳細情形,所以她知道的比其它人多一些。

沈寇心差點沖過去抱住這個昔日的好友,只不過在看見嚴澄蹙起眉的表情時,笑容立即斂去。「嚴澄,妳不高興見到我嗎?」

嚴澄抿緊唇,逼向她。「妳為什麼要回國?闕燁在這個公司妳知道嗎?妳五年前的舉動傷他還傷得不夠嗎?妳又怎麼有臉面來面對闕燁?」

「我知道他在這里,但是我……」沈寇心被嚴澄逼問得再也講不下去了,嚴澄的話就像一把利刃,狠狠地刺入她的心窩,讓她有股想要落淚的沖動。

她從來不當著別人的面哭的,就算那天闕燁在爸爸面前說要跟她再次離婚,她也沒有哭出來,但是今天被昔日的好友逼問,她差點就崩潰了……

看來嚴澄似乎知道她跟闕燁離婚的原因,但是她沒想到連嚴澄都不信任她呀!

「我絕對不會原諒妳!」嚴澄很為闕燁抱不平,雖然沈寇心是她的好友,但她還是不能原諒她的行為。

「我……」沈寇心不禁懷疑,自己是否從一開始就做錯了決定?因為太倔強、太好面子,所以她被眾人指責……這就是背棄眾人的期望,毅然離開他的下場嗎?

她提出離婚的要求傷害了他,而他又未嘗沒有拿話傷了她呢?她才是那個被准新郎在結婚當天逼問是否忠貞的人呀……

「怎麼回事?」執行長辦公室的大門迅速地被拉開,闕煒攏起濃眉問道。

他是聽到辦公室外細微的爭吵聲才開門察看,卻沒想到沈寇心也在這里;他一看見沈寇心幾乎落淚的目光時,立即明白必定是有話直說的嚴澄在為闕燁抱不平。

他立即轉向嚴澄解釋道:「抱歉,我今天忙到忘了先告訴妳,她在前幾天接任了公司總經理的位置了。」

嚴澄先不管闕煒隱瞞她一事,卻因他的話皺起了眉頭。「她是總經理?!那闕燁不就得在她的手下做事了?你怎麼能夠這樣對待闕燁?他可是你的堂弟欸!」

「闕經理又不是小孩子,他自己有辦法處理他的『家務事』。嚴特助,我還有事找妳,妳進來。」闕煒對沈寇心點點頭後,開口要求嚴澄跟他進去辦公室。

「煒,但是闕燁他……」嚴澄萬分為難的站在原地,氣得差點沒跳腳。

闕煒怎麼都沒幫闕燁說話?她還以為他至少會站在闕燁那邊的!

「沈總,我和我的特助先失陪了。」闕煒索性強行拉著妻子進入他的辦公室,不再讓她逼問沈寇心。

沈寇心則是恍恍惚惚地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她從沒想到會被昔日的好友怨恨著,在以前念書的時候,她跟嚴澄可說是好姊妹,而且當她和闕燁訂婚回到台灣後,她們就更熟了。

但是她沒想到,她和闕燁婚姻觸礁的事,竟然會讓嚴澄那麼反彈她。

沈寇心握緊雙手,深吐了一口氣,努力平緩自己紊亂的心緒。

心要到何時才不會那麼痛呢?她不是永遠都那麼堅強的呀!

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女人……一直都是呀!

淚水無聲無息地落在她的臉頰上,就像是她的心也在哭泣一樣。

上篇:第四章    下篇:第六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