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魔邀請函第六章   
  
第六章

執行長的辦公室里,有著不尋常的氣息。

「你為什麼不讓我說?」嚴澄怒氣沖沖的指責老公。本來她不清楚真相時,她是站在沈寇心那邊的,但是在知道了真相之後,她就改站闕燁那邊了。「你明知道闕燁這五年來所受的苦,他放浪形骸的生活,還不是為了……」

「不用說太白,我們心知肚明就夠了。」闕煒當然知道他是為了誰而墮落。

「那你怎麼不幫闕燁說話?他是你堂弟也是最要好的朋友耶!」嚴澄一聽更生氣了。

「這還用妳說?算起來我還是他們的紅娘呢!」

嚴澄白了他一眼。「算起來,這全都是你的錯!你當年應沈大哥之邀去看沈寇心的比賽也就算了,干麼還拉闕燁一起去,不然他們也不會……」因此而認識了。

闕燁反瞪了老婆一眼。「喂,老婆,我拉他去,是因為他剛好在美國的公司上班,而且他也懂鋼琴,我才找他的。何況妳以為那天沒拉燁去,他就不會遇到沈寇心,就不會相愛、不會結婚了嗎?緣分就是緣分,躲不掉的!」

「但是……」嚴澄噘起了嘴。

「何況我沒有不幫燁,而是沈寇心來台灣接任總經理,我跟燁一樣都被蒙在鼓里,直到她來報到那天才知道這件事的;再者,我想爸爸和二叔會這麼安排,也是為了不讓我們有反駁的余地,進而給他們最後一次的機會吧?」

「是複合,還是分手的機會?」嚴澄皺緊了眉。

「依二叔的態度,當然是前者。不過感情的事很難說,他們兩個人的個性又都這麼好強,我看二叔打的如意算盤這次可能會不靈光了。」闕煒一想到兩人向來愛拌嘴的相處模式,就覺得兩人的未來堪慮。

「老公,你很矛盾喔!我怎麼有點覺得你似乎很不看好他們呢?」闕煒應該也是勸合不勸分的,但他怎麼一臉不看好的模樣?

「哪有!反正我是局外人,看戲就好,用不著下去沾得一身腥。」

嚴澄雙手插腰道:「闕燁如果知道你是在看好戲的話,他絕不會放過你!」

「才不會,我要是插手管他們的事,他才會跟我翻臉。還有我說老婆呀,妳那麼有體力管別人的閑事,怎麼不問問被妳遺棄十天的丈夫,心里有什麼滋味呢?」闕煒突然覺得嚴澄未免太關心別人的事情了吧?他才是她的老公耶!

嚴澄突然想起老公還在記恨她把他丟在台灣一事,干笑兩聲,趕緊使出最後一招。「老公,我最愛你了,別生氣,來親一個消消氣∼∼」

「妳找我什麼事?」

「日本京通會社的副部長廣末武先生,今天向我告你一狀。說你先是在前幾天取消了午餐之約,又在昨天撂下很話,說他要是有本事盡管找別家公司合作。闕經理,你有沒有什麼地方要解釋?」沈寇心擱下公文,抬頭瞥向闕燁問道。

「沒有。雖然我那天『因病早退』,但我並沒有忘了跟他有約,也另外交代副經理幫我好好的招待他。」

闕燁取消跟廣末武之約那天,正好就是沈寇心上任總經理當天,雖然知道不去赴廣末武之約對他們談合約時會有所影響,只是他沒想到廣末武那個人因為自己一直不肯在報價上退讓,加上那天沒親自赴約,就開始一直刁難他,遲遲不肯簽約。

沈寇心挑起眉問:「我記得你在開會時,明明提過有把握在這個月談成京通會社這件CASE的,不是嗎?那現在是怎麼回事?」

「我上個月就接觸過他們部長山下明,目前我們跟陸輝電子都在爭取他們的訂單,依產品的品質而言,我們的水准絕對高過陸輝,所以山下明對于和我方簽約的意願很高。本來這個月初時我們就進入談合約的階段了,只是在我們合約談到一半時,他突然接到父親身亡的越洋電話,中途便急忙趕回日本處理後事,隔天他們公司才緊急派了副部長廣末武來談合約,不過態度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喔?」

「廣末武和山下明的態度完全不同,頻頻暗示京通會社比較屬意和我們的死對頭合作,所以我請人調查了他一下,才知道他跟山下明在公司內屬不同的派系,兩人向來不合,加上曾經共同競爭部長一職而有心結,但是山下明在公司深受社長的倚重,所以我想廣末武只是想刁難我們,還不至于真的跟我們談判破裂。」

「喔?這麼巧,他們兩個人微妙的關系,和我們公司有一點相像不是嗎?」廣末武很想取代山下明,而闕燁似乎也巴不得取代她的地位呢!真的是好巧呀!

闕燁無動于衷地迎向她的視線,故意不理會她的挑釁。「京通會社向來注重品質,他絕不敢拿這種大事開玩笑,他只不過想拿到比山下明更好、更低的報價而已,所以才一再的刁難我,我有信心可以眼他談成合約的。」

沈寇心若有所思地瞥了他一眼。「你恐怕得放棄了。」

「為什麼?現在明明還不到放棄合約的時候!」闕燁立即瞇起眼質問她。

「因為廣末武決定親自找我談合約了。」沈寇心直直望進他不悅的目光中。

「妳答應了?!那是我的CASE,我自己會處理。」闕燁很不快地提醒她。

沈寇心靠向背後的椅子,一派悠閑地說:「但是他似乎沒有耐性跟你耗了,而且我們已經約好晚上商談合約,我想京通會社這件CASE似乎會在我手上談成。」

闕燁手按著辦公室的桌面。「妳想做出一番成績的心態我能體會,但是妳最好不要和他有牽連,他不是個……好相處的人,所以今晚就讓我代妳去赴他的邀約。」

她睨了他一眼。「你這分明是妒忌我搶走你的CASE。」

「哼!我還忘了講,他除了想邀功之外,還喜歡占女人的便宜。」闕燁直接把話講白了,本來他是沒興趣講別人的閑話,但現在卻不得不跟她把話說清楚。

「你騙人!」沈寇心立即反駁他。他一定是故意這麼說,好讓她打退堂鼓。

闕燁冷笑出聲。「這是我們業務部副理招待他幾天的心得,而我自己在昨天也發現了,所以我才不要妳去!放棄吧,妳沒有必要為了一紙合約被人占便宜。」

「你如果以為這麼說我就會放棄的話,那麼我不就不用談任何CASE了?這種事我自己可以應付得來。」沈寇心下巴一仰,冷靜說道。

「沈總經理!妳以為我會在乎被妳搶了功勞嗎?告訴妳,我一點也不在乎!只要有我在業務部的一天,就不用怕沒有合約!」闕燁重重地拍了桌面一記。

沈寇心生氣地偏過臉,指著大門。「我還要准備今天晚上的合約資料,恕我不送。」

「隨便妳!到時候妳最好別哭著回來要求我接回這個CASE!」闕燁冷哼一聲後,轉身踱向辦公室的大門。

「我絕對不會去求你的!」沈寇心也生氣地吼道。

闕燁踏出辦公室前,冷冷地丟下一句話──

「妳去時順便把胡秘書帶去,正好可以稱了他的意!一箭雙雕!」白癡的女人,竟然連他的警告都不聽,活該去吃苦受罪。

沈寇心氣得丟出手中名貴的鋼筆,目標是砸向他的後腦勺,不過動作還是慢了一步,最後只砸到門板上。

他分明是故意講最後那一句話來氣她的!她雖然早就聽過某些日本客戶有點好色,但她在美國卻從來沒有遇過這種狀況,不過為了以防萬一,看來她是不能帶胡秘書赴宴,還是找另一個人去好了。

「沈總,妳住在哪里?」

「廣末先生,我想我們飯已經吃了,時間也不早了,應該可以開始談公事了吧?」

「談公事多無聊!來PUB怎麼可以不喝酒呢?女服務生,來四杯酒。」廣末武看到一個女服務生經過,用日文喊道。

陪同沈寇心出席的文特助看了眼上司無奈的表情,只好順了廣末先生的意,叫了四杯酒來。

文特助本來就是總經理的特助,只不過在嚴澄出國度假時,他被派去支持執行長辦公室,等到嚴澄回來後,他才又回到總經理室當她的助手。

沈寇心被廣末武「盧」到不行的態度弄得頻頻皺眉。

他在用餐時,根本不願意跟她談公事,淨跟她聊些言不及義的話題,對她反倒比對公事有興趣,甚至還硬拗她一起來PUB喝酒。她原本以為過來PUB之後,他的態度會比較好,沒想到還是跟剛才一樣,差點沒有氣死她了。

白白浪費她一整晚的時間!她今天的工作進度全因為廣末武而落後了,早知道會變成這樣,她就提早回家睡覺,補眠都比在這里跟他干耗還要實在些。

一只毛毛手突然摸上她的手,她本能的縮回手、瞪回去,沒想到對方竟然是廣末先生,她嘴角忍不住抽動了一下。「廣末先生,有什麼事嗎?」

「我以前也來過台灣好幾次,卻從沒看過像妳這麼有氣質,又這麼漂亮的女人。」廣末武邊啜飲著酒,邊欣賞著眼前極為賞心悅目的大美人。

沈寇心的日文雖然沒有像文特助那麼流利,但基本會話是OK的,她正想冷冷的回答時,他的毛毛手又繼續不識相的硬壓上她的手背,讓她心頭非常的不快。

她立即板起臉抽回手,不悅地開口。「廣末先生,請放尊重一點,我結婚了。」

「但我聽說妳一度跟妳老公……就是那個叫闕什麼的人離婚了不是嗎?」廣末武早就聽秘書提過了,不過他沒想到那個討人厭的闕燁,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妻子!

「那是我們的私事,不勞廣末先生費心了。」沈寇心更討厭他了,明明就知道她結婚了,還對她毛手毛腳,真是可惡!

「脾氣不小喔!妳沒忘了我是你們亟欲爭取的客戶吧?得罪我,我就把合約轉給你們的死對頭。」廣末武重重的放下酒杯警告她。

「倘若貴公司在慎重考慮後決定要這麼做的話,我只能說我很遺憾,我並不會為了合約而讓人占便宜,請恕我先失陪了!文特助,走吧!」沈寇心已經沒有興趣陪他耗了,率先起身。

文特助一聽,連忙跟著她站起來。

廣末武挑高了濃眉,被沈寇心的傲氣勾起了興趣。「年輕而美麗的沈總果然夠直爽!來,坐,我們現在來談合約。」

沈寇心對于他突然三百六十度轉變的態度頗感訝異。「你改變心意了?」

「嗯,可以這麼說。」廣末武輕笑地應道。

沈寇心瞥了男特助一眼,重新坐回原位。「價錢方面我方不會退讓。」

「一切都照舊。」廣末武非常爽快的頷首。

「喔?廣末先生難道沒有什麼附帶條件嗎?」沈寇心謹慎地看著他。

廣末武再次拿起酒杯輕輕晃了下,悠閑地啜飲一口,才問:「沈總喝酒嗎?」

「我不太喝酒。」沈寇心小心應道,對于他突兀又不搭軋的話題感到有些不安。

廣末武笑了。「那好。我的條件也沒有什麼,妳只要喝完半瓶威士忌,我就如沈總的期望爽快簽約,從今以後絕不對妳做任何的騷擾行為,如何?」

「你……」沈寇心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會開出這種條件。

「這個要求不過分吧?我要求妳喝完半瓶酒,已經是考慮妳的酒量了。我方的條件就是那麼簡單,只要妳能喝完半瓶酒讓我開心,我一開心就跟你們簽約。」廣末武涼涼的開口,一副她喝不喝都無所謂的模樣。

反正他是不吃虧啦!要是她不想爭取合約,那就不能怪他不給她機會。

「沈總,這……」文特助皺起了眉,心想廣末武要求沈總喝半瓶威士忌,會不會太過分了?這個廣末武果真很難搞定!

沈寇心直覺的認為他想惡整自己。他知道她和闕燁結過婚,依他對闕燁的刁難,今天會繼續刁難她也不意外,只不過他要女生喝威士忌,挑戰性未免也太高了點?

她倒也不是不能喝酒,但是自己真的有必要為了一張合約這麼犧牲嗎?

嚴格說起來,喝半瓶酒賺一張合約,算起來是還挺劃算的,只是如此一來,她就必須打破自己的原則了。

她實在不想再有喝醉的情況了!曾經喝醉過的那一次,後果是她賠上了婚姻,如今她真的要破例嗎?

「如何,沈總?是這個條件太刁難妳了嗎?還是妳要叫妳老公闕燁經理來代妳喝?那也成!不過換成是他來喝的話,他必須喝完兩瓶威士忌就是了。」廣末武看到她那麼為難的表情,心中更是胸有成竹。

看來她的酒量應該不怎麼好,那正合他意,他就可以借機拖延他們的合約。

沈寇心本來還在掙紮,但是聽到他說要找闕燁來,她立即開口。「不用,我來喝就行。」他要是真的去叫闕燁來,闕燁肯定會直接跟他翻臉。

「好氣魄!那就麻煩你去准備吧!」廣末先生立即以目光示意一旁的文特助去准備酒,接下來就等著看好戲了。

如果他沒有小整一下他們夫妻檔,他是絕對不會爽快簽約的!

他……被騙了吧?!

沒多久,當廣末武看見沈寇心拿著本來只有半瓶酒的威士忌酒瓶,面不改色的一杯接著一杯倒出來喝掉時,他看到下巴差點掉了下來,還接不回去。

沈寇心說她不喝酒是騙人的吧?!以她這種爽快的喝法,哪叫不能喝?沒三兩下,酒瓶中已經剩下不到四分之一的高度。

「沈總……」在一旁的文特助緊張地看著沈寇心不要命的灌酒法。他那天明明在歡迎宴上,不小心聽到她跟闕經理說她最近的酒量變得愈來愈差,那……她現在這樣喝酒不太好吧?!

沈寇心機械化的再倒一杯酒,輕聲對文特助說:「我不會有事的。」

妳不會有事,但我會有事呀!文特助一臉很想哭的模樣,看著她又灌了一杯。

沈總這種喝法,要他怎麼跟闕燁經理交代呀?嗚……闕經理一定會宰了他的!

「最後一杯就結束了。」廣末武臉色凝重地看著她,不免暗歎自己失算了。

沈寇心手沒有停下,倒了最後的一杯酒,舉高酒杯,瞥了廣末武一眼道:「別忘了你的承諾。」

「只要妳喝完這一杯,我就會履行我的承諾。」沒想到她好勝歸好勝,酒量也不會太差,至少目前看起來,她的反應不像是喝醉的模樣。

「好。」沈寇心毫不猶豫的一口灌下最後一杯酒。

廣末武起身丟下話。「星期一早上我會跟貴公司簽約,到時候我再去拜訪妳了。」

「就這麼說定了。」沈寇心微微一笑。

「失陪了!」廣末武率先往門口走去。

「廣末先生,要我替你們招車嗎?」文特助雖然不放心沈寇心,但深怕他們兩個日本人在台北迷路,連忙跟上他們。

「不用,我的手下會一點中文,不成問題。」廣末武氣得揮揮手趕走他。

「好吧!」文特助聳聳肩看他們負氣離去。看來廣末先生一定沒想到沈總的酒量這麼好,才會那麼生氣吧?

哎呀!不好!沈總還在PUB里頭!

他急忙跑回PUB的包廂。「沈總,妳還好吧?妳喝太快了,小心後遺症……」

「他們走了嗎?」沈寇心直覺地問。

「對!沈總,妳沒事吧?」文特助緊張地看著她酡紅的雙頰。

「我不要緊,我要回家了。」沈寇心一起身,立即一陣頭昏目眩。

「沈總!」文特助趕緊扶住她的手肘,深怕她一個不小心跌倒了。

「我……」沈寇心眨眨眼,試著想要清醒一點,但她的頭卻異常的沉重。

「沈總,妳還OK嗎?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文特助著急的在她耳旁說了一堆,不過沈寇心只聽到前面兩句話,後面的全沒有聽進去。

「唔……」她一點都不好!她的頭疼痛萬分,她的胃像是快燒起來一樣。

「妳別嚇我,妳不可以昏倒啦!」在一旁的文特助,皺著一張苦瓜臉。萬一沈總昏倒了,他是要抱她,還是不要抱呢?她可是闕燁的老婆耶!他哪敢抱呢?

沈寇心好想睡,眼皮一直往下垂,而且她竟然出現錯覺,以為自己看到闕燁來了!「燁……」她才跨出一小步,低噥一聲後,就失去意識了。

一雙手臂將沈寇心安然的抱在懷中後,他才松了一口氣。

她可真會讓他擔心!他在家里接到文特助的電話後就立即趕來了,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

「闕經理,你總算來了!」文特助大松一口氣的迎向他。先前在廣末武刁難沈寇心時,他覺得不太妥當,便趁著去找服務生拿酒時,偷撥了電話要闕燁燼快趕過來,免得場面一發不可收拾。

「嗯。看來他們的賭注似乎結束了。」闕燁在包廂內沒看到廣末武,又看到她喝醉的模樣,已經猜到結果了。

她明明說自己酒量變差了,卻還跟廣末武賭,讓他很生氣。

文特助一聽到賭注兩字,忍不住大嘴巴起來。「對!還有我們贏得京通的合約了。廣末武看到沈總一杯接一杯的灌完酒時,臉都綠掉了。」

「你是說她用灌的喝完威士忌?!」闕燁危險地瞇起眼,不悅地瞪向文特助。

「呃……」文特助的笑臉立即垮下,伸手封住自己的大嘴巴。嗚……一想到合約拿到手了,他就不免為沈總開心,也就不小心講出實話了。

不過在闕燁板起冷臉,怒瞪著自己時,文特助的臉擰成一團,一臉哭喪地說:「沈總她的確是用灌的,所以才會那麼快就醉倒了。」嗚……沈總,闕經理的表情好可怕,可怕到他不敢說謊啦!所以他真的不是故意要扯她後腿的啦!

「很好!既然如此,我應該放任她在這里自生自滅才對!」闕燁生氣的板起臉。

他原以為自己趕過來時,還可以阻止他們的鬧劇,但他卻沒想到沈寇心竟然用灌的方式喝掉半瓶威士忌!

該死!簽下這份該死的合約,對她而言就那麼重要嗎?讓她甘願采取這種不要命的喝法,不但會宿醉又會傷害自己身體嗎?

「那她就更白癡了!我可是一點都不會感動的。」闕燁在家里接到文特助的通知時就很生氣了,現在一聽更惱怒不已。

明知道她是自作自受,明知道自己不該心軟,但他終究還是無法放下她,一接到電話就立即趕了過來。一如昔日,就算他再生她的氣,他還是無法不關心她的一切……

可惡!要不是她現在睡著了,不然他肯定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她。

看見闕燁那麼生氣,文特助心中暗叫不妙,趕緊努力瞎掰道:「那現在怎麼辦?你真的要把沈總放在這里?這里冷氣好強,她會著涼的!何況她又喝醉了,沒有人照顧也不行,萬一她一個不小心……」

「閉嘴閉嘴!」闕燁凶惡地白了他一眼。如果文特助是想要讓他內疚的話,那麼他還真是做到了!

「是。」文特助乖乖的閉緊嘴巴,偷覷了闕燁一眼。

他看到闕燁怒氣沖沖地瞪著懷中睡得毫無知覺的沈寇心良久,最後打橫抱起她往門口走去,不禁偷笑起來。

呵,闕經理嘴巴上氣歸氣,卻還是無法對沈總置之不理嘛!

闕燁走向包廂門口,沒有回頭地對他撂下話。「文特助,我現在心情不好,給我收起你那礙眼的竊笑!」

文特助上揚的嘴角,立即又垮下來。「是……」

闕經理真可怕,背後像是多長了一只眼睛呢!不過,闕燁抱起美麗的沈總時,兩人看起來真搭,俊男配美女的組合,果然賞心悅目。

上篇:第五章    下篇:第七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