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魔邀請函第七章   
  
第七章

「寇心……」

腳輕飄飄的,像是踩不到地。沈寇心聽到有人在遠程頻頻呼喚著她,不過她好累、好困喔!

瞌睡蟲戰勝了耳畔的聲音,直到有人觸碰到她的臉,溫熱的呼吸拂過她的臉頰,陌生的氣息讓她不自覺地蹙起眉頭。

她一直很熟悉闕燁的氣息,是一種霸道又不容忽視的強烈氣息,但是今夜對方的碰觸卻讓她覺得好陌生,氣息也莫名地令她有些反感,心中的警鈴立即響起。

沈寇心努力睜開沉重的眼皮,但她沒想到一睜開眼就看到一個陌生人。

她擰起眉,試著搞清楚現在的狀況。

她的頭微疼,加上身上微醺的酒氣,讓她知道自己八成是醉了,但她怎麼會在一個陌生人的車上呢?她應該不至于醉到亂攔別人的車子吧?

「不准妳嫁給闕燁,我不准……」

男人用力抱住她,對著她講出一堆莫名其妙的話,沈寇心害怕的掙紮起來。「放開我……」她含著淚水,咬緊唇瓣,希望自己能清醒一點。

她不該喝那麼多的,不然怎麼會醉到全身幾乎使不出什麼力氣來?

突然間,她黑色小禮服的肩帶被男人粗暴的扯斷了。

沈寇心幾乎要崩潰了!明天就是她的婚禮,為什麼今夜她會發生這種事情?!她明明只是去飯店房間參加姊妹淘幫她辦的告別單身派對而已呀!

平常她喝酒從不會過量的,只是今晚她難得的破例了。一來是禁不住好姊妹們的起哄,二來是她太開心了,開心自己明天就可以嫁給闕燁,三來則是她知道家里的司機會來接她,就算醉了也不會有事……但是她怎麼也沒有料到,她一睜開眼竟會坐在陌生男子的車中,被人非禮?!

跟她家司機開的是同一款的轎車,但是駕駛者卻不是她熟悉的那張憨厚面孔,而是一張令她陌生又害怕的嘴臉。

可惡!她不該沒有節制的喝酒、不該太過松懈……只是再多的不該,都不能回到過去,事實就是她落入陌生人的手中。

驚惶又害怕到極點的她,在他將手放在她的胸口上時,使出全身僅有的力量,手腳並用的亂踢亂打,然後在聽到沉重的悶哼聲後,男子箍住她的手總算放開了。

她腦中第一個反應是要馬上逃走,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她慌慌張張的推開車門,跌跌撞撞的下了車,她不敢回頭看,像是身後有洪水猛獸追趕著她。

嗚……不可以哭,她沒時間躲在一旁哭泣了,她必須要趕快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逃到一個安全而不會被他找到的地方。

淚水和著汗水滴在她的臉頰上,隨著狂奔的速度,落在身後。

她絕對不可以被找到,不然在這個荒郊野外,沒有人救得了她……逃得愈遠愈好……快逃……不可以被他找到……不可以……

嗚嗚……燁,你在哪里?快來救我……

當一只溫熱的手掌,抓住她的手臂時,沈寇心絕望的放聲尖叫──

「不!」她幾乎崩潰的沙啞喊道。

她被他找到了……被找著了……怎麼會……

「沈寇心?!」

「不要!別碰我……嗚……」她一聽到男性的嗓音,臉色立即泛白,全身每一根神經繃緊,然後只知道用力的掙紮。

不可以被找到,不可以被抓到的呀!

「沈寇心!妳醒醒!」男人用力地搖晃著她的身子,被她的模樣嚇著了。

「不──」她聲嘶力竭的呼喊,絕望地胡亂揮舞著雙手,驚惶的雙眼看見來人一臉著急不安的表情時,腦海頓時紊亂成一團。

「寇心,妳怎麼了?妳作了惡夢嗎?」闕燁蹙緊眉頭,擔憂地看著她,伸手碰著她毫無血色又嚇得沁出冷汗的臉頰。

沈寇心看到他時,有一點時空錯亂。

她氣喘如牛地看著他好半晌後,發白的臉緩緩地轉向四周,發現四周沒有山路和草地,這里是一間她再熟悉不過的臥室,這才知道自己剛才只是作了一場夢而已。

她虛弱地閉起眼睛,重重地吐了一口氣,伸手按著額頭,試圖想讓自己鎮定一點,卻發現自己早就被嚇得冒冷汗了。

等到紊亂不堪的氣息恢複平穩後,她才緩緩地睜開眼。「我……沒事。」

「真的?」闕燁對于她的情況很不放心地追問。

「對,我只是不小心作了一場惡夢而已。」沈寇心努力擠出一個沒事的笑容。

「是嗎?那就好。」闕燁雖然有一點懷疑,不過也沒有再逼問她。

他剛才真的被她嚇到了,沒想到她睡到一半會突然尖叫,他還以為是有人闖空門,一沖進主臥室才發現,原來是熟睡的她在夢中慘叫,他才趕緊把她搖醒。

驚嚇過後,沈寇心慢慢的恢複理智,這時她才注意到自己正躺在床上,和闕燁幾乎是臉碰臉的貼近著,這種曖昧的姿勢和親密,讓她不自在的紅了臉。

她偏過臉,輕輕推開他坐起來,可她卻沒想到才起身,頭就一陣抽痛,讓她低呼了一聲。

她的頭像是被人狠狠打過似的,好痛喔!

闕燁伸手按住她的肩壓向床頭,讓她可以舒服一點的坐著。「妳昨晚喝醉了,宿醉是正常的。」他輕聲說道。

「我昨晚喝醉了……」沈寇心重複著他的話,才想起昨夜發生的事,一臉恍然大悟。

她昨晚是去赴廣末武的邀約,最後還跟廣末武賭了半瓶威士忌,難怪她喝醉了。

「記起來了?」闕燁挑了眉,睨了她一眼。

「是……不過,我怎麼會在這里?」沈寇心經由他的提醒已經想起了一切,也明白自己為何會宿醉,但是她仍然不懂,自己怎會來到闕燁在陽明山上的住所?

昨夜在她醉了之後,是否發生了什麼事?不然兩人怎麼會在一起,而她為什麼又會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闕燁耐著性子跟她解釋道:「文特助昨晚有CALL我,本來他是想要我去幫妳解圍,不過當我到達PUB的時候,你們的鬧劇已經結束了。因為我不知道妳現在住在哪里,所以只好先把妳帶回家來。」

原來如此呀!難怪她不記得自己昨晚有遇見他。

「葉姨知道妳會宿醉,已經幫妳准備了特制的解酒茶。」闕燁拿起桌上的保溫杯遞給她。

沈寇心感激不已,低聲道了謝,喝著葉姨特地為她准備的解酒茶。葉姨是六年前闕燁聘請的管家,專門打理家里的一切事情,看來葉姨到現在仍然還在這里工作。

闕燁不自覺地睇著她。她的臉色還真是蒼白,是宿醉、惡夢,還是……因為見到他的關系呢?算了,不想這些了。

他起身說:「沈寇心,托妳的福,打破了我的規矩,讓我手上第一次有合約是和客戶喝酒應酬談來的。」當闕燁連名帶姓的喊人時,就表示他極度的不悅。

「我本來沒那個意思的……不過,至少我還是把合約談到手了不是嗎?」沈寇心邊皺眉邊喝完茶後,把保溫杯放在床邊的小圓桌上,她在低頭時不經意看到自己昨夜的衣著還完好如初的穿在身上,不禁悄悄的松了一口氣。

「我不需要女人幫我談合約,更不需要妳用『陪酒』的方式拿到合約。如果妳膽敢再有下一次,妳倒可以試看看,我到底有沒有辦法把妳從總經理寶座拉下來!」闕燁傾下身,對上她的眼睛,危險的警告她。

憑他在闕家的地位和他的工作能力,拉下她應該不是件太困難的事情,但前提是他恐怕要答應進入集團的核心工作;只是一進去,他這輩子大概就跳不出來了。

但是如果她再這樣玩命的話,他倒願意全力一試,反正他是早晚都要進去的,只不過是把時間提前了些而已。

「我……不會有下一次了。」沈寇心早從公公口中得知闕燁的能力了,雖然她很氣他所說的話,但也知道自己理虧在前,他的確是不需要她的幫忙也能談好合約,只是她不希望被他瞧不起,認為她是利用他家的勢力而進入公司,于是太過好強的想做出一點成績給他看。

闕燁站直身頷首,還算滿意她的回答。

「謝謝你昨夜沒讓我睡在PUB里……我要走了。」沈寇心覺得頭痛似乎好多了,掀開薄被,不准備再留在這個令人眷戀的屋子里。

「外面正下著傾盆大雨,而葉姨下山采買前已經准備好妳的午餐了。」闕燁瞟了眼屋外的雨勢對她說道。

「你幫我謝謝葉姨,不過我不太餓,我還是先走一步。」雖然這樣對葉姨不好意思,但她還沒有做好心理准備,可以停留在她跟闕燁曾經同住的房子。

「沈寇心,我不想在下著大雨的時候開車。」闕燁臉色一凝。

「不用勞煩你了,這里我很熟,我自己會走的。」沈寇心曾在這里住過不算短的時間,她當然知道要如何下山。

「這種雨勢在山上是招不到出租車的,難不成妳想走路下山?」闕燁嘲諷著她。

「也可以。」沈寇心固執的反駁他。招不到出租車,她就乖乖等公車嘍!雖然她討厭擠沙丁魚,但偶爾為之倒還可以接受。

「我不准!給我留下!我討厭一件事情說兩遍妳是知道的,不要挑戰我的耐性!」闕燁為了她執意要走的態度,弄得心里很不快。她分明在找他麻煩!

「反正,你也不希望我留下吧?」沈寇心輕咬著下唇道。

闕燁頓了一下才開口。「我從來沒這麼說過,何況這里也是妳的家,我根本沒有趕妳走的理由。」

早在他們訂婚前,闕沈兩家的長輩就選好要送他們兩人的訂婚禮物了。由闕家在陽明山買土地,而沈家負責裝潢上的所有開銷,甚至闕燁還特地買了她最喜歡的史坦威名琴送她,而他們的目的都是希望她能在台灣過得很愉快。

兩人在美國訂完婚不久,她也正好畢業了,于是她便跟他一起回台灣,並在長輩們一致的要求下,搬入剛裝潢好的新居中。

他們的用意只有兩個,一方面是沈寇心的家人長年住在美國,闕燁和她住在一起可以就近照料她;另一方面是希望他們小兩口可以因為每天相處,使感情更加穩定,最好還可以在同居期間決定提前結婚。

不過,因為訂婚後一年才結婚,是沈寇心打從一開始談婚事時就很堅持的一點,所以眾人也束手無策,因為她本來就沒打算那麼早就踏入婚姻。

而聰明如她,當然知道兩家長輩堅持她提前跟闕燁搬進新居同住的用意,十足十是在設計她,所以她雖然搬入新居,卻故意睡在客房。

只是同住在一個屋簷下,闕燁也沒有笨到不知道長輩的「用心良苦」,因此在同居一星期內,就如他們所願的把沈寇心吃了,提前度過他們的新婚夜,並且讓她搬到主臥房跟他一起睡了。

不過沈寇心還是堅持在原訂的日期結婚,一點都不想稱了他們的意。

自從結婚夜在律師那邊簽字後,她比闕燁早一步回來,拿了一些證件就直接去機場搭飛機回美國,沒有再踏進這里一步,如今突然重游舊地,她的心里不免有些波動,畢竟這里有著他們兩人共處一年的回隱呀!

「我在美國獨立習慣了,這一點雨勢難不倒我。」一回到這里,過往的回憶讓沈寇心觸景傷情,直覺的想逃離這里。

闕燁看著她想逃離這里的舉動,在她還沒踏出房門前,開口問出了他這幾天一直感到不解的疑惑。「我可以問妳為什麼放棄了鋼琴,而投入商界嗎?妳當年回美國時不是也發了一張CD,我聽說是叫好又叫座,那妳為什麼會突然退出了音樂界?」

之前老爸提醒他都不注意沈寇心的事,所以他前陣子向闕煒問了一些有關沈寇心的事情,因為闕燁和沈寇心的哥哥沈寇良一直都有連絡,所以他順利的從堂哥那邊得知了不少沈寇心的事情,只不過他還是想不通她突然轉戰商界的原因。

如果是因為銷售不佳而轉行,他是可以了解那種挫折感,但是她卻沒有發生這種情況,背後的真正原因就教人納悶了。

沈寇心完全沒想到他還會對自己的事情有興趣。「因為……那張專輯不是我的實力,所以我離開了……後來正好遇到你爸爸,他認為我有從商的天分,誤打誤撞的,我就踏入了這一行。」

闕燁的身子狠狠地僵住。「這是什麼意思?莫非妳早已不再彈琴了?」

她輕咬了下唇,點點頭。反正他遲早都會知道,自己先承認也無妨。

其實早在她錄完那張專輯後,她就二話不說的把美國家里的鋼琴給封了,就連小提琴也都放棄了。

闕燁聽了則是震驚不已。她竟然會輕易地放棄她最熱愛的音樂?!

「是……因為我的關系嗎?」他不得不開口問她。從闕煒口中,他得知她轉入商界也四年多了,大約是她錄完那張專輯之後就轉換跑道的。

「是我自己的因素,不關你的事。」她垂下眼簾,苦笑道。

離婚後,她再也不能隨心所欲的彈琴,因為只要她一彈琴就會想到他,最後彈琴變成了她最痛苦的事情,偏偏她又倔強到不肯回台灣找他解釋一切。

五年前她選擇離婚,以為離婚是對他和她最好的選擇,卻沒算到自己的心沒有想象中的勇敢,可以熬過沒有他的日子,尤其自己又是被闕燁誤解,使得她的心情更是起伏不定,最後……連她唯一想守住的東西也沒有保住。

該死!果然是他的緣故!八成是因為他以前偶爾會陪她練琴,才害得離婚後的她不願意去碰鋼琴。

這一點他倒是可以體會,因為每次他看到客廳中的那台鋼琴,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她。

闕燁沉默了好一陣子,卻說不出任何話來安慰她。或許五年前負氣簽下的那紙離婚協議書,對他們來說傷害都太大了……

他神色複雜地望了她一眼,看見她要掉頭走人時,不禁脫口而出。「寇心,妳的酒量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差的?是在結婚前夕嗎?」

他是憑著直覺問出這句話的,想起他們兩人當初會以離婚收場,完全是因為她在結婚前夕的背叛,莫名的,他突然想起她剛才所作的惡夢。

她並不是會作惡夢的人,如果和當初那件事情無關,就是在五年內她發生了什麼事情。

「早在很久以前就變差了。」她一時之間緊張了起來。

他為什麼突然這樣問她呢?莫非他猜到了什麼嗎?

不!如果他知道那天一切事情的話,他應該不會這麼問她才對。

知道婚禮前那一夜發生什麼事的,只有兩個人。除了那個差點非禮她的彭姓男子之外,就只有淑子了。因為當時淑子正巧在她最需要救援的時候來了電話,並找到了她,她那一夜才能順利逃過一劫,但淑子曾允諾過她絕口不提的呀!

究竟是在多久之前呢?該不會真的是結婚前那一天吧?!闕燁皺起眉。

結婚前夕,是他跟沈寇心回台後第一次分開住,准新娘回沈家在台灣的房子過夜,而且兩人當晚都各自有告別單身派對,所以他只有在睡前撥電話跟她小聊一下就收線了,因此在婚宴的Party上時,有個叫彭方威的男人跑來告訴他,沈寇心前一晚沒回沈家而是住他家時,讓他錯愕不已。

但是當他帶著彭方威去跟沈寇心對質時,她臉色立刻轉為慘白,最後才吞吞吐吐的坦承她臨時改住在一名女性友人的家中敘舊。

她在結婚前夕才去找朋友鷓癒H未免也太扯了吧?!她的種種反應讓他心涼不已,妒忌讓他沖昏了頭,因為她一夜未歸是事實,她沒有對他坦白也是事實,而她一見到彭方威就臉色慘白更是事實,再加上她不願意多作解釋,讓他本能地認定那個男人講的是事實。

但是經過五年了,他現在的情緒沒有當時那般激動,所以他冷靜一想,發現她那天如果沒有做出背叛他的事情,那麼准新娘突然在結婚前夕改住其它地方,確實很古怪!

莫非……那一夜真的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情?!

闕燁的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他只是要再跟她確認一下。「沈寇心,妳看著我再回答一次。」她酒量變差的原因,是因為愈來愈少喝酒的關系吧?以前兩人有時興致一來就會小酌幾杯,所以她突然開始不碰酒,便成了他起疑的重點。

「我要走了……」沈寇心開始有點心慌了。

闕燁似乎猜到一些頭緒了,這件事情究竟還能再瞞他多久呢?那個姓彭的男人當年厚臉皮的出現在她的婚禮上,還順利誤導闕燁的最大原因,就是他抓住了她唯一的弱點──好面子的她絕對不可能親口對闕燁說出自己差點被他強暴了。

她痛苦地閉起眼。

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他一輩子都不會知道那一夜的事情!她想和他在一起,卻又不希望他發現那一夜的事情,她這個小小的希望,是不是太過奢求了?

她的驕傲讓她說不出口,但是如果要地坦白才能挽回他,那她……或許情願他們兩人的關系,就一直這樣模糊不清下去。

闕燁看著她一味逃避的態度,更加生氣了。

闕燁惱火的咆哮。「妳光逃避問題也不是辦法,難道妳要這樣逃避我一輩子嗎?我等妳願意自己來跟我解釋等了五年,而妳到現在卻還是不肯給我一個答案!結婚那天我會負氣得同意跟妳離婚,是因為氣妳什麼都不願意解釋!妳要我相信妳,但是妳連一個敷衍的理由都不肯給我,妳要我怎麼相信妳?!」

她以為他五年前不願意相信她嗎?當時在有人作證的情況下,她又慌張的一臉蒼白,她還能要他怎麼想呢?如果她願意跟他解釋,或許當年的事情還有轉機,但是她偏偏選擇沉默,就像是默認所有的罪狀一樣。

「……敷衍的理由?!」沈寇心背對著他,眼眶不禁紅潤了起來。

她要敷衍他還不容易嗎?他這個笨蛋!如果她肯欺騙他的話,她何必等到五年後才跟他說?五年前她就可以隨便搪塞他了呀!

痛苦地眨著眼,不讓委屈的淚水落下,她咬著唇瓣,深呼一口氣,然後驕傲地抬起頭來,轉過頭面對他。「抱歉,讓你失望了,要敷衍的理由我沒有,對于那件事情我也沒有任何要解釋的地方,你認為怎樣就怎樣吧,我才不在乎!」

她一講完,立即甩上門,傷心欲絕地沖到樓下。

嗚……五年前她一直不肯敷衍他、搪塞他,是因為當她說了一個謊,就必須用更多的謊言去圓謊,而她一點也不想這麼做,因為她從來都不想欺騙他,她更不想在他們的婚姻里說任何的謊話!

只是沒想到她的想法卻讓他們的婚姻提早中止了,是好是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不想用欺騙的方式保住他們的婚姻,那樣的婚姻她甯可不要。

「可惡!」闕燁生氣的低咒連連,用力地捶了牆壁一記,有種無能為力又束手無策的挫折感。

她當真一點都不在乎嗎?就算是被他誤解了,她也都不在乎嗎?他見鬼的才會相信!

他完全不懂她在堅持些什麼,又在固執些什麼,她如果真的不想挽回他們的婚姻,那麼她干麼還要回來?

經過五年的分別,如今他們是真的完蛋了是吧?他沉著臉,低頭不語。

外頭的傾盆大雨沒有停止的跡象,一如他的心跌到谷底。

偌大的客廳,占據了一樓地面空間的一半,里頭還擺著一台名琴。

沈寇心委屈地沖下樓,但當她看到這台黑色的鋼琴時,著實愣了一下,含淚的目光依依不舍地眷戀在黑色鋼琴上。

她差點忘了她雖然封了美國家中的鋼琴,不過在這里還有一台一模一樣的鋼琴呢!

她緩緩地走過去,遲疑了一下,才伸手輕觸琴身,最後停在琴蓋上,臉上有著一些依戀和傷感。

史坦威鋼琴,是她最愛的鋼琴品牌了,也是闕燁特地買來送她的,雖然他早知道她美國的家中已經有一台了,但她還是很感動闕燁那時候的舉動。

他霸道是霸道,但他本來就很寵她,除了感情之外,其它的他也從不吝嗇付出。

而他一直都是很懂她的,知道要她突然回來台灣,可能會不習慣和不適應,所以特地買了一台跟她美國家里一模一樣的鋼琴送她,一方面讓她有置身在美國的感覺,另一方面也可以讓她隨心所欲的練琴。

她之所以會說那張古典音樂專輯不是她的實力,是因為挑選的曲子正好符合她那時候離婚的心境,否則她應該是彈不出制作人要求的水准。當初接下出專輯的工作,是為了想讓自己逃避離婚的陰影,但她卻沒想到,那時候彈琴對她而言反而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她跟闕燁是因為鋼琴而相遇,而闕燁本身也彈得一手好琴,所以他空閑時也會抽空陪她一起練琴,所以當時她只要一彈琴,不免就會想到有關闕燁的一切,要不是因為合約和不認輸的個性,讓她撐過錄音那段痛苦的過程,否則她早就逃了。

再次回到台灣,是因為她知道自己應該和闕燁做一個了斷,否則她永遠沒辦法再碰鋼琴了。

可是,如果她真的跟闕燁從此劃清界限,她是否能承受得起那個打擊?是否真的可以再碰鋼琴?淚珠悄悄滾落臉頓,滴在她的手背上,她眨著眼,用力拭去頰上的淚水。

或許她心口的傷,是一輩子也好不了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她再也不要談戀愛了!

看來她真的沒有口福吃到葉姨的好廚藝了,因為她的心情實在是太混亂了,沒有辦法再留下來。

她的目光依依不舍地打量了屋內一眼,做完最後的巡禮後,意外瞥見自己的皮包就放在沙發上,她毫不猶豫地拿起皮包奪門而出。

闕燁應該不會注意到她消失了吧?反正他現在正在氣頭上,應該也不會在意她在或是不在了……

上篇:第六章    下篇:第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