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魔邀請函第八章   
  
第八章

站在落地窗旁的闕燁,腦子里亂烘烘一片,直到他的視線范圍閃過一道黑影,他才突然驚醒過來。

庭院里有東西?他瞇起眼,傾身一看,臉色一凝。

「是她?!」他沒有猶豫,立即轉身下樓,果然不見她的身影。

他低咒一聲,不顧一切地沖出大門,任由豆大的雨滴不斷打在他的身上。

沈寇心一聽到背後的腳步聲,直覺的回頭,卻讓闕燁乘機抓住了她。

「沈寇心!妳要不要命!妳這個舉動是想氣死我是不是?」他抓緊她的手腕,鐵青著一張臉怒斥她。

「沒有,我只是想在不打擾你的情況下離開而已。」她撇過臉,面無表情地說。

「跟我回去!」闕燁直接拉著她的手往屋子的方向走。

「不!」沈寇心斷然拒絕,試了幾次卻始終甩不開他的手。

他回過頭,壓下對她咆哮的沖動,惱怒地警告道:「不要讓我同樣的話講兩遍,尤其是我在氣頭上時!」

在她心情惡劣到極點時,她一點都不領他的情。「你不用管我!我不是小女孩,我夠大了,我會自己回家,尤其我只住在山下而已。」

「好,就算如此,妳要走路下山也有一段距離,現在風雨又這麼大,妳不染上重感冒才怪!」闕燁總算知道她現在的住處,但他還是沒有松手。

「我就喜歡在雨中散步不行嗎?」沈寇心鬧脾氣地反駁道。

「不行!至少在我看得到的范圍里不行!」闕燁二話不說的拒絕。

「你──」沈寇心本來心情就很差了,被他這麼一激更是雪上加霜。

他干麼要管她?她只想離開這里、離開他也不行嗎?他不是不想理會她了嗎?

闕燁突兀地伸手碰了她的臉,盯著她的眼睛問:「妳……剛才哭過了嗎?」

她眼眶微紅,表情意外的脆弱,就像他們離婚的那一夜一樣,讓他更相信她剛才真的哭過。她以前從來不在他的面前掉淚,唯一的一次就是離婚簽字那天。

她以為她掩飾得很好,但他還是注意到了,不過就算她剛才真的哭過了,她也是會打死不承認的。

沈寇心冷笑一聲,任由雨水打在她的身上。「我才沒有!那是雨滴,我全身上不早就淋成落湯雞了,哪還有什麼淚水?」她哀傷地伸出手承接雨滴,身子早被大雨凍僵了,但她一點都不在意。

連婚姻都因為她的驕傲和倔強賠上了,她還有什麼好在意的?

闕燁看著她空洞的眼神和泛紅的雙眼,他就算有再大的怒氣、再多的怨言,終究還是豎起白旗投降。

他可以對任何人鐵石心腸,偏偏就是對她束手無策。

握住她幾乎凍僵的小手時,闕燁想也沒想的做出一個舉動──他傾身封住了她沒什麼血色的唇瓣,只因為他想吻她。

突然被他擁入懷中的沈寇心,一抬頭就碰到他的唇,彷佛是自己主動投懷送抱似的,讓她當場羞紅了頰,本能地抗拒著他。

但是他的吻強硬中帶著柔情,絲毫不容許她逃避,結實地封住她的唇瓣,讓她幾乎沒有時間換氣,只知道他的氣息一直盤旋在她的鼻間,久久不退。

不知道是他的吻令她發昏,還是渾身冰冷的關系,她感到昏眩不已,總之,她幾乎是全身發軟的倚靠著他。

他怎麼會在這種情況下吻她?是她作夢,還是他被雨水沖昏了頭,不然他怎麼會突然吻了她?

下一秒,她硬生生被他扛在肩上,往房子的方向走去。

她立即回過神來,尖叫道:「我要回家!回我自己的家,而不是你家!」最後,她氣得邊搥打著他,邊尖叫幾聲抗議他粗魯的行為。

要不是她一早醒來到現在都還沒吃任何食物,不然她一定吐他一身,讓他後悔莫及。

「我說過這里也是妳的家,而妳像只掉到水池的落難小貓,妳要走也得等弄暖身子後再走。」闕燁快步走回屋內,直奔二樓主臥室里的浴室。

沈寇心的胃抵在他的肩上,加上整個人是倒立的姿勢,讓她非常的不舒服,沒空好好咒罵他,直到她被丟入大浴池內時,她慘叫連連,不小心就被水給嗆著了。

「這間浴室給妳用。」闕燁昨天抱她回來後,因為擔心她的狀況而一整夜都沒睡,本來他在浴缸中先放熱水是打算等葉姨下山采買回來後,可以幫他看顧著沈寇心,讓他可以偷空去洗個澡,沒想到葉姨還沒回到家里沈寇心就先醒來了,還不要命的沖進大雨之中,于是他只好讓出自己的浴室給她用,免得她著涼了。

沈寇心調整了氣息後,才開始破口大罵。「闕燁,我要宰了你!你竟然這樣對我?!我又不是行李!」

「對!妳不是行李,只是脾氣壞又愛使性子的貓兒,老愛和我作對!」

「你才脾氣壞、愛使性子又愛和我作對!」她氣得跳了起來,噼哩啪啦的跟他對罵。

正當闕燁差一點被她氣呼呼的口吻給逗笑時,視線正巧瞥見她的胸口,頓時一點也笑不出來。

沈寇心看見他的眼神一變,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她全身都濕透了,衣服緊貼著肌膚,她立刻尖叫一聲沈入浴池中,蒼白的小臉馬上變成了一顆紅蘋果。

闕燁心情好了許多,居高臨下地睇著她。「妳要是真的不想自己洗澡,要我留下來幫忙的話盡管開口,我很樂意幫妳一把。」

「走開啦!你想都別想,我才不需要你的假好心!」沈寇心又氣又羞地半坐在圓形的大浴池里,轉過身負氣地背對著他。

「要昏倒前記得喊我一聲,不然我可是會來不及救妳的。」闕燁丟下話就步出浴室了,背後卻傳來沈寇心連連的低咒聲。

「你慢慢等吧!」她氣紅臉的大吼大叫,只差沒不顧形象的往他身上丟東西了。

以她氣得恨不得宰了他的模樣看來,她要是會在浴室昏倒,恐怕還挺難的,這下子他總算可以放心讓她一個人獨處了。

闕燁關上門後,如釋重負地吐了一口氣,然後才轉而走向客房的浴室。

經過剛才的折騰,他現在真的很需要泡一個舒服的熱水澡了。

沈寇心很不甘願的洗了個澡,卻也不得不承認闕燁的舉動是對的。

雨實在下得太大了,要不是她太難過,不然她其實會感覺到被雨打在身上也是很痛的。

當她在泡澡的同時,她想到闕燁也淋了一身濕,現在浴室被她占據了,那他就只能淪落到去客房的小浴室洗澡了;一想到這里,她就格外的開心。

不過等到她穿著藍色浴袍,打開更衣室的衣櫃時,好心情馬上消失無蹤──里頭擺著一堆陌生的女裝。

當初在裝潢時,主臥室里除了有一間大浴室外,還有兩間更衣室,一間是闕燁的,另一間則是她的,但她不記得自己以前曾經買過這些衣服,而且這些衣服幾乎都是當季的名牌新裝……

五年前她跟闕燁簽字離婚了,他有權跟別的女人厮混,她管不著他的私生活;但是現在他明知當年他們根本沒有完成離婚手續,現在仍然是名義上的夫妻,他怎能做出這種背叛她的事情?!

不論現在兩人關系如何,她還是想獨占他的目光、想獨占他的人,她不願意讓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呀!畢竟她一直都還深深愛戀著他,至今都不曾改變。

一股怒意直沖她的腦門,讓她氣到忘了之前根本不想再和他說話,就生氣地甩上衣櫃的門,直接沖出主臥室,在二樓的樓梯口朝著客廳怒斥道:「闕燁,你給我出來!」

「什麼事?是妳要昏倒了嗎?」闕燁穿著米色的休閑服,手中端了杯咖啡,在客廳落地窗前抬起頭調侃她。

「我不准你把別的女人帶回家!好歹這里……這里也算是我的家,而我討厭自己的衣櫃里擺著其它女人的衣服!」沈寇心硬是找個爛理由質問他,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

她本來就知道闕燁很受其它女人的青睞,以前的她有自信他的眼中只會有她,但是現今的她,早已沒了那份自信,尤其他們的關系一直停滯在原地不動。

他挑眉道:「我從來不曾去碰妳的衣櫃。」他可沒有穿女裝的嗜好。

「那一定是你的女人把衣服留在這里!」一講到這里,她就更氣、更火大了。

她的視線不經意掃過他的唇,這時她才想起他剛才吻了她的事,不過現在她完全沒有任何開心或感動,因為她想到今天就算不是她,他還是會吻別的女人,這讓她忍不住氣到火冒三丈,猶如吃了一大桶的醋。

闕燁不解地瞥了她一眼,才要回答時,就被外面傳來的車子引擎聲打斷。

他往落地窗一瞥,注意到是葉姨回來了,改口道:「妳直接問葉姨吧!我一向不管那些瑣碎的事。」

「哼!」沈寇心才不想穿其它女人的衣服,尤其那還可能是他情婦的衣服!她氣得轉身走回主臥室。

下山去采買食物好一陣子的葉姨,一推開門就對他說:「少爺,不好意思,我回來晚了。因為剛剛雨下太大了,所以我等雨小一點時才開車回來。」

「不要緊,我去幫妳卸下車上的東西,寇心還有事找妳。」闕燁放下杯子,筆直往大門走去。

「少夫人,妳醒了!還宿醉嗎?要不要我再幫妳弄些醒酒的東西?」年過四十的葉姨一上樓進入主臥室,便看到沈寇心坐在床邊,立刻笑吟吟的開口。

「葉姨,妳的茶很有效,不礙事了。」她現在不是宿醉,而是被氣到頭痛死了。一想到闕燁和別人親密的畫面,她的心情就無法平靜。

「對了,少爺說妳有事找我,是什麼事呢?」葉姨微笑的問她。

「是衣櫃里的衣服啦!」沈寇心撇撇嘴道。

「有什麼問題嗎?是不合身,還是妳不喜歡?要不要我拿去更換呢?」葉姨一臉納悶地反問她。

「不是啦!妳誤會我的話了,我的意思是那些衣服又不是我的,肯定是別的女人留下來的,對不對?」沈寇心的表情和語氣都是酸到不行。

「咦?哪里有別的女人的衣服?」葉姨重複了一遍,一臉茫然地看著衣櫃。

「我當年既然沒有買這些衣服,那麼一定是闕燁帶別的女人回家,才會留下衣服嘛……」沈寇心愈講心情愈苦澀。簽字離婚後她的確沒權干涉他的私生活,但是和她痛苦的處境比起來,他的私生活也未免過得太「多彩多姿」了吧?!

葉姨堅定的搖頭。「才沒有這回事呢!少爺從來沒有帶別的女人回來過。」她每天早上都會來這里打理一些雜事,不過她從來都沒見過有陌生女子在這里出現。

「妳不用幫他說謊了,不然這些衣服是打哪來的?憑空出現的嗎?」沈寇心很不是滋味的生氣道。

哼!最好是衣櫃就跟聚寶盆一樣,自己會變東西出來!

葉姨總算知道沈寇心誤會了什麼,急忙解釋道:「少夫人,妳一定是誤會了。這些衣服都是服飾公司這一季才剛送來的新裝呀!去年的也有,不過是在隔壁的另一個衣櫃里。妳要是想穿哪一款衣服,我都可以幫妳拿。」

沈寇心的腦子一時還轉不過來。「不是別人留下來,而是剛送來的新裝?那是要送給誰的呀?」這些衣服不是別的女人留下來的,真的嗎?

「當然是送給妳的嘛!」葉姨邊講邊笑,總算知道沈寇心剛才在氣什麼了。

沈寇心蹙起眉。「送我?但是我又沒付錢添購這些衣服,怎麼可能是送給我的呢?」以前她都會固定購買幾個品牌的衣服,所以他們都會送她最新的目錄讓她挑選,但是她早就離開台灣了,自然不可能再去訂那些衣服。

葉姨微笑道:「當然是少爺付錢的!妳不在的這五年來,服飾公司每一季還是會照樣送最新款的衣服過來,而我只是負責幫妳把衣服收好而已。」

「闕燁怎麼可能……我們當時都已經簽字離婚了耶!」沈寇心想起以前在她很忙的時候,總會直接請服飾公司挑幾款衣服送過來給她,但卻沒想到在她離開台灣後,闕燁沒有要求他們停止再送衣服過來。

「當初妳離開家里後,服飾公司主動送來妳的衣服,少爺並沒有表示反對的意思,而且還直接付了錢。」

聽完葉姨講的話,沈寇心低頭不語。

闕燁還願意幫她付衣服的錢,是希望她回來嗎?

「呃……少夫人,不是我愛多嘴,只是妳離開之後,少爺就幾乎沒有笑過了,心情也很低落。我是不知道你們為了什麼原因吵架,但是妳難得回台灣一次,要不要干脆搬回家住?或許妳回來住以後,聊著聊著搞不好就可以把你們之間的誤會解開呢!」葉姨忍不住勸她回家。

她早知道這對小兩口平日就愛斗嘴,但是通常很快就會和好了,完全沒有想到他們在結婚當天竟然會鬧到跑去簽字離婚呢!

回來這個家嗎?她何嘗不想這麼做,但是她和闕燁的誤會沒有解開,她怎麼回來呢?「抱歉,葉姨,我現在沒辦法回答妳,妳可以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嗎?」

「嗯。那我下去忙了,有事妳再叫我。」葉姨也不想逼她,點點頭說道。

沈寇心百感交集的隨意翻著衣櫃里的新衣,果真都是她慣穿的品牌,而且仔細看的話,其中的某幾件衣服在她美國的衣櫃里也有一件。

闕燁這個白癡!明知道她就算人在美國,一定也會去買這個牌子的衣服,他干麼再多買一件?真浪費錢!

闕燁一直是很霸道的人,也很大男人主義,從交往時就不肯讓她出任何一毛錢,所以她衣服的錢自然也都是由他付,雖然這些對他而言都是小錢,但是今天卻讓她莫名的感動,感動的不是他的慷慨,而是背後的動機……或許他跟自己一樣,對這個婚姻還抱著最後一絲絲的希望吧?

家中的擺飾或家具都跟她住在這里的時候一樣,而他也沒有因為兩人分開而搬離這里,他會不會是在等她主動回到他們的家?她不確定地擰起了眉。

或許只是她想太多了,闕燁本來就不在意金錢,所以他可能五年來都沒注意到賬單里多付了她衣服的錢……她忍不住苦笑起來。

唉!只是現在兩人的開系太僵了,要她親自去問他這種事是不可能的,于是沈寇心只能瞪著衣服發起呆來,心中依舊理不出半點頭緒來。

中午十二點。

沈寇心邊批公文邊打呵欠,忍不住抬眼看向時鍾,立刻如釋重負。

總算可以去用餐了,再這樣坐在辦公室里,她恐怕會坐到睡著呢!

上星期五她下班後就直接搭飛機回美國一趟,直到今天早上才飛回台灣,不到三天的時間來回兩地,實在是有一點累,不過當她看到哥哥和孩子們時,覺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收拾好桌面上的文件後,她踏出辦公室走向電梯,在半途中卻巧遇了嚴澄。

兩人均愣了一下,嚴澄率先回過神開口問:「妳要去用餐嗎?」

沈寇心點點頭,心里很意外嚴澄居然會主動開口,她還以為從上次兩人不歡而散的交談之後,嚴澄根本不會想再和她交談了呢!

「一起用個餐好嗎?」嚴澄努力釋出友好的舉動。

「什麼?!不,我的意思是我很樂意。」沈寇心連忙點頭,深怕她會反悔似的。

「嗯,我帶路。」嚴澄聽到沈寇心沒有拒絕,露出釋然一笑。

兩人來到嚴澄平日常去用餐的餐廳,並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後,嚴澄才又開口。「妳有沒有來過這間餐廳呢?」

「沒有,我都在公司附近隨便吃吃而已。」兩人多走了幾條街才到這里,比起公司最近的餐廳來說,這間餐廳的距離算是遠了。

「公司附近能用餐的地方早就被我們吃膩了,所以我現在都情願多走幾步路來這里,換個口味吃飯,不然我怕自己會吃到想吐了。」

「我可以想象這種情況。」沈寇心才來一個多月,就常常為了每天中午要吃什麼而煩惱呢!「對了,怎麼沒看到闕煒和妳在一起?」

「他身兼我們集團旗下另一家IC設計公司的董監事,今天被召去開會了。」

「原來如此。」沈寇心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嚴澄遲疑了一下,才又開口。「寇心,上次我的態度太凶了,也太激動了,我在這里向妳道歉。」

沈寇心輕咬著唇搖頭。「不,不是妳的錯,妳的確有理由那樣質問我。」

嚴澄連忙搖手。「我跟闕煒談過幾次了,我想不管怎麼樣,那都是妳跟闕嘩的私事,而我身為妳的好友也應該多相信妳一點,更應該對妳有信心一點才是。」

「嚴澄……」沈寇心沒想到會聽到好友這麼說。那件事嚴格說起來不能算是嚴澄的錯,她只是為闕燁打抱不平而已。

「闕燁說得對,妳從頭到尾都不想解釋什麼,想必有妳不方便說出口的理由,我也不會再逼問妳了。我們……還是朋友嗎?」嚴澄輕按著沈寇心的手問。

沈寇心回握著她的手笑道:「嗯,我本來就一直當妳是朋友。」

「太好了,寇心,妳人最好了。」嚴澄差點沖動的抱住坐在對面的沈寇心。「哇,我想我現在可以吃下一頭牛了!」她總算寬心了,因此在看到服務生端來美食後,眼睛立即一亮。

沈寇心看著嚴澄見到牛排時的表情,被她逗笑了。

能和嚴澄再度成為朋友真好!

「咦?那不是寇心嗎?」高大的男人走進餐廳,習慣性的往老位子走去時,看到意外出現的美人,側過臉對著身旁的男人說道。

跟闕煒同樣被召回IC設計公司開會的闕燁輕應了一聲,目光牢牢鎖住沈寇心愉快的笑靨;打從沈寇心回國後,他很少看到她笑得那麼愉快。

嚴澄聽到熟悉的聲音,抬頭笑道:「哈啰!兩位大忙人,你們今天還真是慢呢!」

闕燁朝她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了,接著便目光複雜地看著沈寇心的臉蛋。他不用想也知道是嚴澄帶她來這里用餐的,否則她今天不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沈寇心突然看到闕燁,莫名的緊張了起來。

打從她上次因為喝醉而在闕燁家醒來的那天,兩人默默的用完葉姨煮的餐點,他也沒多說什麼就開車送她回家,之後他們再遇到的次數也不多,見了面都只是談公事,暫時處于一種很曖昧的關系中。

「開會的內容大家有一些爭議,所以花了一點時間解決,幸好沒拖太久,不然這下子中餐就不用吃了。」闕煒習慣性地坐在嚴澄的身旁,才轉頭對沈寇心說:「妳進公司一陣子了,我倒是第一次在公司之外的地方碰到妳呢!」

「這倒是。」沈寇心對闕煒打聲招呼後,視線瞥向隔壁的闕燁。四人座的桌子,闕煒直接坐在嚴澄的身旁,那麼闕燁也只能坐在沈寇心身旁的空位了。

闕煒招來服務生送上菜單後,闕燁便心不在焉的胡亂翻著菜單。

他真的是太在意沈寇心了,在意到完全不像自己。他從來就不是會鑽牛角尖的人,更不是會悶不吭聲、不采取主動出擊的人,但今天他卻停滯不前,因為他害怕找出真相後,不是他所期望的答案……

如果真相是她真的背叛過他,那他可能會瘋掉吧?

他想起前幾天沈寇心在雨中的表情,還有他們的吻,他相信那才是真實的她,一個沒有虛假掩飾的她。

依他對沈寇心的了解,他應該要相信她的,至少今天她願意回到他的眼前,而不是像鴕鳥般躲在美國,或許她真的有什麼難言之隱吧?

不過都已經五年了,他要是再拖下去的話,或許他們真的什麼都完了吧?既然沈寇心不願意說出真相,那他為什麼不自己去找呢?否則依沈寇心倔強的脾氣,他就算再等個五年也等不到答案!

她眼角不自覺地注意著闕燁,發現他只是無聊的翻著菜單卻沒有點餐。

從他們剛剛的對話中,她知道這間餐廳是他們三人常常碰面的地方,她突兀的出現,大概打擾到他們了吧?

沈寇心擦拭了下嘴角後,准備起身。「我先走一步。」

「咦?餐點才剛上,妳都還沒吃呢!」嚴澄吃驚地看著她。

闕煒瞥了眼腕上的手表說:「對呀!時間還早,干麼急著走?」午休時間還有一小時又十五分呢!

闕燁才剛下定決心要自己找出答案,就聽到他們的對話,下意識地問她。「怎麼不吃?不喜歡這里的口味?」

「我怕打擾到你們。」其實她是怕闕燁不想跟她同桌又礙于闕煒他們在,而不好意思當他們的面要她離席,所以她干脆自己先走算了。

「都是熟人,沒什麼打擾不打擾的,坐下吧!」闕燁語調平穩地說。

「對呀!妳那樣講就太見外了。」連嚴澄也附和著闕燁的話。

「喔……」沈寇心這才訕訕然地坐下。

闕燁和闕燁決定好餐點後,便聊了一下,沈寇心只是默默的聽著,畢竟她太久沒回台灣,根本聽不懂他們聊天的內容,但視線仍然會不由自主地落在闕燁身上。

過了一會兒,嚴澄問她待在美國的事情,她避重就輕的回答,幸好後來話題轉移到公事上,于是變成四個人各自發表意見大會,沈寇心這時才松了一口氣。

還好是聊公事,她比較自在,因為她很怕嚴澄不小心提到一些敏感話題,尤其現在她和闕燁還是處于鬧得很僵的時候。

講實在話,她還真的沒有跟闕燁道過歉的紀錄。以前兩人交往時很愛吵,早期是各回各的家,氣過也就算了,後期他則是都會用吻來化解他們之間的怒火,再不然就是床頭吵床尾和。

當時他們吵歸吵、冷戰歸冷戰,不管到底是誰的錯,向來強勢的闕燁總是采取最快的方式平息她的怒火,所以他們還不曾吵架超過一個星期的呢!而這一次,闕燁卻沒有什麼動作,反而讓她不知所措。

要她向家人或朋友道歉還簡單一點,但偏偏她對闕燁就是拉不下那個臉,尤其在她不認為自己當初提出離婚的出發點有錯的時候,那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原本以為離婚是對兩人最好的處理方式,況且當時她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做出決定,卻沒想到離婚的舉動,不僅重重的傷了他,也傷了自己……當初如果只是提出分居,或許闕燁還不會那麼火大,兩人的關系也不會惡劣到難有轉圜的余地。

最後,她什麼都沒有保住,連音樂也放棄了,而婚姻更是糟得一塌糊塗!

她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的婚戒,心中不免感到有些苦澀。

「我有事要跟寇心談談,我們先走一步。」闕燁在用完餐後起身說道。

「咦?」沈寇心錯愕地看著闕燁。他突然找她,有什麼事情嗎?

「喔∼∼快走快走,別介意我們這兩顆大電燈泡。」闕煒和嚴澄對看一下,輕笑著揮手同意。

沈寇心在闕煒和嚴澄曖昧又揶揄的目光下,被闕燁拉出門外,不過她的注意力並不是放在他找她有什麼事情,而是他主動握著她的手,就像回到兩人剛交往的時候……

「有什麼急事嗎?不然你怎麼突然拉我出來?」

「說找妳有事是我說謊,我只是想讓妳離開那里而已。」闕燁緩緩地松開她的手,轉過身面對她。

「為什麼?」她盯著他松開的大手,手心卻仍然感覺得到他的體溫。

「妳睡眠不足吧?現在回去公司後,妳還可以小睡個二十分鍾。」闕燁手指輕觸著她疲累的臉龐。

「你怎麼知道?!」沈寇心美眸一抬,錯愕不已。

闕燁深深凝視著她。「爸前陣子告訴我,公司有給妳去美國的來回機票,好讓妳可以返美探親,我想妳今天看起來特別的疲累,八成跟搭長程的飛機有關。」

「你的眼睛還真尖!」沈寇心不得不說闕燁的觀察力和推理能力都很強,她沒跟任何人提及她回美國的事,而他卻可以猜到。長時間搭飛機確實很累,尤其她是晚去晚回,差一點沒累死她了。

「碰巧猜到的。我們回公司吧!」闕燁說完掉頭就走。

她工作實在是太拚命了,身為總經理的她明明可以請一、兩天假回美國,但她卻偏偏不肯請假,才會讓自己那麼累的;也是因為了解她的個性,所以他才沒有開口叫她下午請假回家休息。

嗯,下午開會時,他得多留意她,免得她出什麼錯……

「嗯。」沈寇心默默地跟上他的步伐,心頭卻暖呼呼的。

她的確是累了,也不打算在他面前逞強了,不過她並不認為他只是碰巧猜到她累到不行。

他其實沒有表面上那麼絕情,至少他還是有注意到她的一些事情不是嗎?

或許過一陣子後,她可以對他坦白一點,或許……

上篇:第七章    下篇:第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