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魔邀請函第九章   
  
第九章

「經理,等一下您要回易得公司協理的電話,還有……」元秘書一邊走,一邊提醒著上司闕燁的行程。

闕燁剛剛才和秘書從公司外面回來,在經過公司一樓的大門前時,不經意地瞥見一張有點眼熟的臉。原本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那個人卻不閃不避,筆直地走向自己,他這才揚起眉注視著前方的男人,而這個動作卻讓他突然全身一僵。

這個人不是他正派人在調查的彭方威嗎?

彭方威意外見到他,微笑地招呼道:「好久不見了,闕燁,還記得我嗎?」

「有何貴干?」闕燁懶得回答他的問題,忍下拂袖而去的沖動,直接問他今天來這里的目的。

不過他心里不免懷疑,這個家伙怎麼會碰巧出現在這里?

「剛好有朋友在樓上的會計事務所上班,過來看看而已。對了,聽說你的妻子回國了,她還好嗎?」彭方威盯著闕燁好半晌,他真的不得不說闕燁真是一個得天獨厚又令人妒忌的男人,經過五年的時間,他俊逸出色的臉龐仍然深深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本來他找完朋友後,是想順便找找沈寇心,卻沒想到她正好外出,不過能夠意外巧遇闕燁也不錯。

依他對闕燁這個人的了解,他很少變臉的,看來他果真令他記憶深刻呀!能讓闕燁記住自己,他還真是榮幸之至呢!

「她很好,我還有事先走了。」闕燁臉色一凝,重重的冷哼一聲,轉身就走。如果可以,他希望今生永遠不要再見到這個男人!

元秘書看得是一頭霧水。她很少看到上司發那麼大的火耶!雖然闕燁沒有大聲咒罵那個陌生男子,不過卻不難發覺他只是努力壓抑著對那人的厭惡和反感而已。

看見上司迅速邁開腳步走向電梯,她連忙跟上他的步伐。

同一時間,遠程也有一個人看到了這一幕,而她的臉色立即泛白──

「他為什麼會在這里……」沈寇心嘴唇發紫,臉色發白地閉起雙眼,喃喃自語。

她原本是要出去辦一點事,卻發現自己忘了帶皮包,這才又返回公司一趟,沒想到卻在大門口看到這一幕。

沈寇心的心情再次紊亂不已。

她根本不認識彭方威,而他卻是破壞她婚姻的凶手,同時也是對闕燁指責她背叛他的證人。

如今他怎麼會和闕燁在一起?他會不會又跟闕燁亂說了什麼話?還有,為什麼他在事隔五年後,又要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呢?

「沈總,泰光公司的彭課長找妳,妳要接嗎?」秘書從電話的對講機傳來問話,而沈寇心在聽到對方的姓氏時就愣住了。

真糟糕!她最近一聽到「彭」這個姓氏,就忍不住心驚膽戰的,一定是受到她前幾天意外撞見彭方威和闕燁見面那一幕的影響。

雖然闕燁並沒有因為遇見彭方威而采取什麼動作,但是她心中仍然忐忑不安。

彭方威那天會突然出現在公司樓下,必定不是巧合,那他又有什麼目的呢?只是這幾天,她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反而讓自己顯得有一點神經兮兮的。

沈寇心煩悶地放下鋼筆,沒心情再繼續看公文了,隨口應了聲,便拿起話筒。「我是沈寇心。」

他們公司和泰光算是同行,只不過泰光的規模沒有他們公司大,而且雙方上頭的大老板本來就認識,自然有一點交情,所以他們雖然沒有進行所謂的策略聯盟,但彼此的人員見了面還留有三分情面在。

「妳好,很高興妳願意接我的電話。」對方很客氣地說。

「不會,不知道貴公司有什麼事要找我呢?」沈寇心不自覺地蹙起眉,對彭課長的聲音莫名的有一絲絲的反感。

「上次妳和我們龔經理在宴會上相遇時,有答應要跟我們公司交換幾片面板吧?」對方提醒道。

「沒錯,我是有答應過龔經理這件事情。」她對泰光的龔經理有印象,不過卻不記得自己曾經見過這位彭課長。

至于交換彼此公司面板的事情,也不算是什麼新聞,反正大家一定會研究同行的商品,不互換的話也可以在市場上買到,所以交換面板算是業界不成文的習慣。

「我只是要確認這件事情而已,過幾天我們公司會把面板送過去。」

「嗯,要給貴公司的東西我也沒忘,明天便會送達。」她冷靜的回應道。

對方停頓了一下後才又開口。「沒什麼事了,只不過我倒有些私事想問問沈總。」

沈寇心被他拉長尾音的聲調弄得神經一緊。「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私事?她怎麼可能和一個不認識的人有什麼私事好講?除非他是……

「妳真的聽不出我的聲音嗎?」對方好奇的反問她。

沈寇心的臉色倏地一變,擰起眉,脫口而出。「你別告訴我你是那個彭方威!」

「原來妳還記得我啊!那可真是在下的榮幸了。」彭方威剛才和她講了半天,還以為她一點都沒聽出來呢!

沈寇心的秘書對于電話名單過濾得很嚴,之前試了幾次一直轉不到她的手中,逼得他只好用自己公司的名義打進來了。

沈寇心聽到他的回答,差點拿不穩話筒。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五年前破壞她的婚姻還不夠嗎?今天他又想做什麼?

彭方威因為她的警戒而輕笑起來。「其實我也沒什麼特別的目的,只是妳難得回國一趟,我們又碰巧是同行,那麼多的巧合,妳不覺得我們該小酌幾杯慶祝一下嗎?」

「我沒興趣!」沈寇心今生最不想再見到的人非他莫屬。

「妳沒興趣喔!真可惜,我就不知道闕燁他有沒有興趣了……」他故意講出闕燁的名字激她,不怕魚兒不上鉤。

當年他找上闕燁時,就發現闕燁並不知道真相,那就表示沈寇心不想讓闕燁知道那晚發生什麼事情,而這一點自然也就成為他威脅沈寇心最有利的籌碼。

「你──」沈寇心被他激到不顧一切地甩上話筒,甩完電話後她才懊惱不已。

她怎麼會氣到掛掉電話?萬一他真的找上闕燁,那她辛苦瞞了闕燁五年的事情,不就曝光了?但是她受不了被人威脅,尤其是來自彭方威這種人的威脅!

可惡!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他,不然他干麼死纏著她不放?

他不顧一切的破壞她的婚姻,是因為喜歡她嗎?如果他的動機真是這樣,這五年又怎會毫無消息?但是除了這個原因之外,她又找不出其它適當的解釋。

她知道自己不能避著彭方威一輩子,但是五年前那一夜,讓她本能的害怕他,更不敢和他獨處,偏偏她又不能找別人陪她去……

討厭!這問題想得她的頭好痛!雖然她不能不理會彭方威,也有必要再見他一面,但是五年前那一次她就受夠了,而她絕對不犯同樣的錯誤!

「散會!」

會議結束後,一群人一哄而散,只留下闕煒他們在會議室里。

闕煒收拾好桌面上的文件後,瞥了沈寇心一眼。「寇心,妳今天在會議中整體表現不差,但是妳有一度心不在焉。」

「闕煒,抱歉,我‥…」沈寇心因為彭方威的出現,心緒變得有些浮動和急躁,偶爾還會不小心發起呆來。

「不用給我理由,我不是在指責妳,只是以朋友的立場提醒妳一下。」闕煒本來就沒有打算指責她,只是好心提醒她而已。

「嗯,我以後會注意的。」沈寇心心虛的點頭。

「妳上任以來一直做得很好,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如果遇到什麼瓶頸,問我和燁就行了,不要太鑽牛角尖。」闕煒猜她不是煩惱公事,就是她和闕燁兩人的私事,而後者可就比公事棘手了。

「好。」沈寇心頷首,目光不自覺地落在在一旁收拾東西,並且一言不發的闕燁身上。

闕煒自然注意到了沈寇心的視線,拿起自己的東西後邊走邊對闕燁說:「燁,寇心似乎身體不舒服,你留下來照顧她,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闕燁白了闕煒一眼,可是闕煒卻當作沒看到的走出去,並且還好心的替他們關上會議室的門。

他最近心情也很不好,哪有什麼心情安慰人?一扯到那個姓彭的,他向來鎮定的腦袋也不免深受影響。

沈寇心抱起一堆公文後起身。「別聽闕煒亂說,我沒事的。」

闕燁的黑瞳鎖著她的臉,這才發現闕煒並沒有說謊,她的氣色確實愈來愈差了。「妳的臉色很差,有什麼事情困擾著妳嗎?是公事,還是……私事?」

「沒有。」沈寇心急忙否認,因為害怕他突然問起彭方威的事情而忐忑不安。

否認得太快,更讓人起疑。

「寇心,我們並不是仇人,不論我們之間的關系變成怎樣,只要妳有什麼事,還是可以和以前一樣找我商量,尤其是有關公事的部分。」闕燁發現沈寇心最近幾天和自己一樣都有些煩躁,他是因為彭方威,而她又是為了誰而感到煩躁呢?

沈寇心看了眼他真誠的表情,突然有股想哭的沖動。

「借我倚靠一分鍾好嗎?」她走近他,輕輕的把頭倚靠在他的胸膛上,想要藉由他的力量,讓自己更堅強。

她真的好累,太倔強的下場就是弄得自己傷痕累累。

「嗯……」闕燁一聽到她脆弱的語調,忍不住溫柔地把她輕擁入懷中。

他好久沒有單純的因為想摟她一下而抱住她了,此刻這個擁抱,反倒令他感觸更深。

沈寇心在他的懷中偷偷地笑了,她覺得自己又有力量可以去面對彭方威了!

她深呼吸後睜開眼睛,望著他笑道:「謝謝。」

闕燁輕應了聲,等到她離開會議室後,臉色立即一沈。

他拿起手機,迫不及待地撥了一通電話交代道:「我是闕燁,不管你手上拿到多少有關彭方威的資料,請盡快送一份給我。」

「妳總算願意出來談一談,我真是感到莫大的光榮。」一個星期後,彭方威在PUB的包廂里見到她,微微一笑。

「客套話就省下了吧!」沈寇心到了約定地點才發現這里是一家PUB;五年前她栽在酒的上頭,自然現在的臉色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爽快!」彭方威不得不為她的膽識喝采,順手招來服務生主動替她點了酒。

沈寇心在服務生走了後,開門見山道:「五年前我就想問你一句為什麼。為什麼是我?我並不認識你不是嗎?你說自己突然喜歡上我,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她知道自己的長相很吸引男人的目光,但對于闕燁之外的男人,她一向都保持著禮貌性的客套態度,大部分的男人都會知難而退,更何況她一回台灣就以闕燁的未婚妻身分出現,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倘若他真的對她有意思,婚禮前他多得是可以追求她的機會,但是他卻偏偏選在婚禮前夕才出現,時機未免太敏感、也太巧了些。

「妳聰明又美麗,沒有一般名門閨秀的刁蠻高傲,任何男人看了都會心動的。」以男人的眼光來看,她的確是很吸引人的漂亮女子,難怪有不少男人為她著迷。

「是嗎?」沈寇心心中的疑問愈來愈大,她從彭方威的眼神和態度中,實在看不出來他對自己有什麼愛慕之意。

「妳是男人會喜歡上的類型,難怪連闕燁都心動不已。」他輕啜著美酒,目光落在她出水芙蓉般的粉嫩臉蛋。闕燁對女人的品味一向很高,會看上沈寇心並不令人意外。

彭方威是以男人的立場,而不是自己的立場回答……沈寇心反複思考著他所說的話,更覺得不太對勁,正想再追問下去時,服務生剛好出現,並且還拿了一只空杯給她。

她正覺得納悶時,才發現又有另一名服務生端著冰桶進來,而冰桶里還擺著一瓶酒。服務生開了酒後,替彭方威和她各倒了一杯後就退出去了,並且把包廂的房門輕輕帶上。

沈寇心不由自主地擰起了眉心。「這是什麼意思?」莫非他是想灌醉她?

「聽說之前妳和日本京通的廣末先生小飲了一下,我想我們也來喝個幾杯吧!」彭方威不小心從別人口中打聽到這個消息,正好拿來利用一下。

「我沒有理由得陪你喝幾杯。」沈寇心冷哼一聲,擺明了就是不想跟他喝。

「要理由不難,妳如果不想讓闕燁知道五年前發生了什麼事,就陪我喝酒。」彭方威舉起酒杯邪惡地笑道。

沈寇心對他的威脅一直很感冒。「不用一直拿那天發生的事情來威脅我。你是想灌醉我後,要讓闕燁再次誤會我們的關系是吧?但是我不懂,你的最後目的到底是什麼?離婚夠不夠呢?」

「夠了!上次我只是說說話他就氣到不行,這次妳如果睡在我家,他絕對會從此死心的。」彭方威握有她的把柄,也不怕讓她先知道他的計劃。他等了五年,沒想到她還是回來了,而妒忌心讓他不想看見她和闕燁又在一起。

「你這是多此一舉!不用你來破壞,我們就已經快要離婚了。」沈寇心嘲笑他。

他別具深意地說:「但是你們至今還沒辦妥離婚手續,妳不覺得很奇怪嗎?以闕燁果斷的個性來說,他不像是會犯這種錯誤的人。」

闕燁做事向來乾淨利落,從不拖泥帶水,如今卻遲遲未把離婚手續完成,太不像他的作風了。

「會嗎?」當年她在盛怒下,腦袋根本不管用,闕燁何嘗不是跟她一樣的情況呢?

「我和闕燁同校過好一陣子,他向來處理事情都會要求完美無缺,當時竟然會獨獨漏掉這麼重要的離婚手續,實在令人不解呀!」

沈寇心比較好奇的倒是另一件事情。「你們兩人早就認識了?」

彭方威頓了一下,才又說:「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妳要離開他的身邊,只要妳今天答應我主動跟闕燁要求離婚,我今晚就不會為難妳。」

沈寇心不回答他的話,反而問他。「你愛我嗎?」

「不然妳認為我做了那麼多事,是為了什麼呢?」彭方威把問題丟回去給她。

沈寇心納悶道:「但是為什麼我卻絲毫感受不到你對我有任何特殊的感覺?」

「喔?或許我該做些表示才對。」彭方威放下酒杯,站起身走向她時,沈寇心臉色立即泛白。

她真該咬掉自己的大舌頭!她不該去挑釁他,把她納悶很久的事說出來……

當彭方威捉住她的手想傾身吻她時,她立即回想起五年前恐怖的那一夜,馬上甩掉他的手,身子不斷往後退,放聲尖叫。「不──」

在她害怕閃躲的同時,她的耳畔突然傳來碰撞的聲音,她惶恐地瞪大了眼,而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不該出現在這里的闕燁,他正急切又焦慮的看著自己。

「寇心,妳沒事吧?他有沒有再次傷害妳?」闕燁看著沈寇心眼眶泛著淚水的恐懼表情時,他立刻把她擁入懷中安撫著。

一次就夠令他擔心了,她不可以再出事!

「我……我沒事。」沈寇心一見到他之後就安心許多,任由他牢牢地抱緊自己。她很高興自己平安無事的靠在他懷里,但又很好奇他怎麼會突然出現。

過了一會兒,她才想起自己忘記另一個人的存在。

抬頭尋找彭方威的身影,這才看到他痛苦地趴在地上,一手摀著臉龐,看來他應該是被闕燁打倒在地的吧?!

呃,現在比較有事的好像是彭方威欸。「你怎麼會在這里?」

「上次我在公司一樓巧遇他之後,就派人調查他,結果發現一些不對勁的地方,因此我就請我朋友暗中保護妳,並在妳的電話中裝了竊聽器,所以才會知道你們今天約在這里。我們在問到他訂的包廂後,趁他還沒進入這個包廂前,也在桌下裝了竊聽器,然後就到隔壁包廂聽你們的對話,我一發現情況不對勁,就立即趕過來了。」

他身後還有一個男人,正是他請來幫忙的友人。

「原來如此,不過你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沈寇心看到彭方威站了起來,但是他的目光卻是看向闕燁……他的眼神十分詭異,讓她頻頻蹙眉。

「他過去所做的事情,應該不是針對妳,而是針對我。」闕燁訕訕然道。

「咦?!」沈寇心的視線從彭方威身上,飛快轉回闕燁的臉上。

「因為他喜歡的人是……」闕燁眉頭差點打成死結,遲遲開不了口。

沈寇心死命地瞪著他看,已經可以猜到闕燁沒有說出口的話。

不會吧?!彭方威千方百計地阻止她嫁給闕燁,不是因為看中她的美貌或姿色,而是他喜歡上闕燁?

「妳別用那種眼神瞪著我,我是調查他之後才知道他從國中開始就一直跟我同校,直到我去美國讀書後才沒有交集,甚至在我回國後,他還曾經一度和我同公司,而我卻一直沒注意到他這個人。」他在知道這件事情後覺得頭痛不已,從沒想過自己的長相也會吸引同性愛慕他!

彭方威目光灼熱地看著闕燁。「你怎麼會認為我喜歡的人不是她?」

闕燁淡淡瞥了他一眼。「調查到的資料中雖然提到你曾交過女朋友,但是你卻和幾個男性友人更為熟稔。」沒事兩個大男人不會摟摟抱抱,所以他不難猜到他是GAY。

「原來我的敗筆是和男人太親密了……」彭方威到了這個時候,覺得就算被闕燁知道了也無所謂。原本他只是很單純的崇拜闕燁這個資優生而已,不料幾年後崇拜卻悄悄變質成愛慕,所以當他知道闕燁要結婚時,忍不住想要破壞他們的婚姻。

因為他不要他娶任何女人!就算他知道闕燁在跟她離婚之後,還是不可能愛上他,但他還是做了。

「我可以鄭重告訴你,你死了這條心吧!我永遠不會喜歡上任何一個男人。」

彭方威搖頭苦笑。「我一直看著你,我當然知道你只對女人有興趣。」所以他沒辦法對他告白,只能一直默默的在遠處看著他。

「既然知道,你為什麼還要傷害她?你要傷害、要報複的人應該是我,而不是她!」闕燁不是氣他愛慕自己,也不怪他是個GAY,但他卻無法容忍彭方威竟然對沈寇心下手!

「因為她是你最在乎的人。我曾經想過,只要能夠當你的朋友我就滿足了,但是我們一直沒有同班過,而我又打不進你的生活圈,身分和地位都差太多了,不論做什麼事都不可能讓你注意到平凡無奇的我。」

彭方威略顯激動地看著他。「五年前在你們結婚前夕的那天,我陰錯陽差的載到她回家,事後我便利用沈寇心的好勝心,在婚禮Party上說我們有不單純的關系,那時我就知道你會記住我一輩子。」

「你的確讓我記憶深刻。」深刻到令他很想宰了他!闕燁看了眼發傻的沈寇心,輕輕推了下她。「妳去隔壁等我,我們還有事要談。」

「你要做什麼?」沈寇心可不認為他現在會有什麼好心情跟彭方威「敘舊」,留下他們兩個大男人在同一個房間里,會不會不太妥當呢?

「妳先出去,我想私下跟他好好清算一下這五年來的新仇舊恨。」闕燁對沈寇心解釋後,轉而對身後的朋友說:「趙,麻煩你照顧她一下。」

「好,我們走吧!」陌生的高大男子轉向沈寇心,示意她到門外去。

沈寇心看了彭方威最後一眼,她想自己應該很快就可以完全忘了彭方威曾經想強暴她的惡夢了。

以前她是很怕他、很恨他,如今她卻只是同情他,因為他只是妒忌她能嫁給闕燁,才會「不得已」碰了她,想必當年他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吧?

闕燁關上身後的門,溫柔的目光立即轉為凶狠。「敢動我的人,你果然很有勇氣,只是用錯了地方。你既然知道我的個性,就知道我不是那種被人欺負卻不還手的人。」

「我知道……」彭方威注意闕燁那麼久,當然再清楚不過了。五年前破壞他們的婚姻時,他就算到有一天被闕燁發現後,會有什麼下場了,不過他還是豁出去的做了。

闕燁冷冷地笑了。「果然夠了解我!算起來,你似乎也沒有犯了什麼傷天害理的重罪,但是卻對我的婚姻造成嚴重的傷害,所以我沒有控告你的必要,那麼就只剩下以武力解決了。」

闕燁是練過跆拳道和空手道的人耶!彭方威咽咽口水,目光中淨是恐懼,腳步不由自主地開始偷偷倒退幾步。

「問你最後一句話,你當初准備破壞我的婚姻時,有打算要強暴地嗎?」

「沒有!我又不喜歡女人,最多只是嚇嚇她而已,而她最後也逃掉了……」當他察覺到自己喜歡上闕燁時,他就知道他不會愛任何一個女人,更別說真的去碰女人了。

闕燁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氣,握緊拳頭道:「看在你這句話的分上,我今天會交代沈氏醫院的人見到你,醫療費掛在我的帳上。」

上篇:第八章    下篇:終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