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惡魔邀請函終曲   
  
終曲

「你沒事吧?有受傷嗎?」當包廂門打開時,沈寇心一看見來人是闕燁,立即跳起來沖過去,並檢查他有沒有受傷。

明知道他的身手不差,但她還是不放心。

原本這間包廂是可以接收到隔壁包廂的對話,但是自從兩人開始打起來之後,闕燁的朋友便把竊聽器收起來了,因為他說彭方威並不是什麼罪大惡極之人,闕燁下手不會太狠,而且以他的身手,要應付這種人渣已經綽綽有余,還不准她跑到隔壁去,害她擔心死了。

「我沒事,有事的人是他。」闕燁雖然痛宰了彭方威一頓,卻還是不能消氣,畢竟害他們夫妻離異五年的時間,不是打他一頓就能挽回的。不過也因為彭方威沒強暴她,所以他手下留情,讓彭方威不至于被揍到要去整容的地步,但至少還是得躺好一陣子才行。

「那就好。」沈寇心松了一口氣,這時才敢用力地抱緊他。

闕燁摟緊她,享受她的投懷送抱後,才對她身後的男人點點頭。「趙,謝謝你幫我調查彭方威的事情,還幫我照顧她,改天我再好好謝謝你。」

「小意思,我走了。至于隔壁那個家伙,我想他大概被你揍到躺平了,我會順便把他丟到沈氏醫院去的。」他含笑地朝闕燁揮揮手走人。

「謝了。」闕燁目送友人離開之後,目光和沈寇心對個正著。

「你應該已經知道一切的事情……」沈寇心怯怯的開口。

「他一直威脅妳的事,就是指我們結婚前夕妳搭錯車後所發生的事情吧?」闕燁也猜到了,他此時很慶幸彭方威是個GAY,否則後果實在不堪設想。

「嗯。」沈寇心緩緩地點頭,其它的事他應該已經從她跟彭方威的交談中知道了。

「前幾天當我從調查資料中知道,那一夜妳搭錯車時,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不論他對妳做過什麼事,我都會無條件的接受妳,只要妳不再逃避我就好,因為我依然深愛著妳!其實我比較在意的反倒是,妳是否曾經對他動過心呢?」

他剛才之所以會先跟彭方威確認那件事情,只是要了解她那一夜有沒有真的受到太大的傷害,然後他才可以放心的跟他算帳。

「你……」沈寇心聽了他的話後真的很感動,但是她不明白,為什麼他在意的事情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那她干麼死命隱藏這個秘密?她覺得很不可思議地反問:「為什麼你擔心的會是我有沒有對他動心呢?」

「當年我不知道妳在婚禮前夕出了什麼事,所以在聽到他說你們有染時,我很在意妳是不是愛上了他,偏偏妳又不肯解釋,我自然會想歪了,以為妳是為了保護他才不願多解釋什麼,況且他也長得不錯,很符合女人心目中白馬王子的形象,難保妳不被他的外表給吸引去。」

「你竟然以為我會欣賞彭方威那種類型的男人?!」沈寇心聲音拔高了起來。

闕燁挑起眉說:「跟我完全相反的類型不是嗎?那也是一般女人會欣賞的男人類型,加上剛認識妳時,妳一直很排斥我,而且我也很清楚自己是用霸道的手段才追到妳的。」要不是他夠積極主動又很強勢,他真懷疑自己能追到她嗎?

「笨蛋!我要是不喜歡你的話,怎麼會被你追到嘛!早在我第一眼看到你時,我就心動了,只是不肯承認而已,況且你看起來就是那種對女人很有一手的男人,加上我們又是同一種個性的人,我只是本能地抗拒你的吸引而已呀!」沈寇心氣呼呼的解釋。

她一直以為闕燁早就知道她的心意,沒想到原來他也會有不安和沒自信的時候。

「妳第一眼就愛上我?我從來不知道這件事……」闕燁今天意外得知這個秘密,立刻驚喜交加地抱起她,重重吻了她一下。

「大笨蛋!」她嬌嗔地白了他一眼。

「妳從來沒提過這件事,我又怎麼會知道?我只知道每次都要很辛苦的趕跑圍在妳身旁的一堆臭男人。」闕燁只知道他的獨占欲不能忍受別的男人親近她。

「你好笨喔!」沈寇心看到他頻頻蹙眉的表情,忍不住再次取笑他。

「妳一天之內,連罵我三次笨了。」闕燁很喜歡現在這種輕松自在的氣氛,就像他們過去一樣,可以輕松的拌拌嘴,但是……她現在會不會太囂張了一點?

「喔!」沈寇心在他警告她別太得寸進尺時,才扼腕的發現自己剛才罵太少次了,不過要是現在再繼續罵他笨的話,她可能會死得很慘!這個男人很少被人罵的說,那她還是換個話題好了。「你在我回國時,真的想和我再次離婚嗎?」

沈寇心記得她當初剛回來時,闕燁好生氣喔!好幾次他的語氣都差點讓她哭出來。她不是愛哭的人,但自從回國後再見到他,她就常常有想哭的沖動。

「大笨蛋!」闕燁把沈寇心剛才的話,原封不動的回送給她。

沈寇心本來快溢出眼眶的淚水,立即收回。「你罵我?!我才沒有你那麼笨呢!」看看是誰今天一連被她罵了四次「笨」,就知道兩人之中是誰比較笨了。

「最笨的人不是我,而是妳,一個連離婚手續怎麼辦都不知道的人!」闕燁見到她微紅的眼眶,心疼的輕彈一下她的額頭。

她真的越來越像水做的女人了,老是動不動就紅了眼眶。

「半斤八兩,你自己還不是不知道!不然怎麼會在今年才知道你還沒離婚呢?」沈寇心早就忘了哭,現在得先爭贏這件事情比較重要。

「誰說我是今年才知道的?」闕燁反問道。

「你明明就……等等,你早就知道我們沒離婚?!」沈寇心越想越不對勁的擰起眉。

「我才不像妳那麼沒常識!」他忍不住吐她的槽。

「如果你早就知道的話,五年前你為什麼不要求我跟你辦完離婚手續?」

「我本來就沒有要離婚的意思,那些都只是當時的氣話而已,也算是給妳一點小小的懲罰,誰教妳那麼輕易就說出要離婚的話!當時我故意把離婚協議書留在律師那邊,是因為我知道律師一定會把東西轉交給我爸,我爸就會明白我並沒有要離婚的打算,所以他從沒過問我離婚的事情,事後也沒有逼我再娶別的女人。」

「爸爸從頭到尾都知道你沒有離婚的打算?」沈寇心忍不住向他求證。

「廢話!如果我真的想離婚,根本不用等妳點頭答應再次簽字,只要直接去法院申請離婚判決就成了,理由就是妳五年不在台灣,拋夫棄家、遠走他鄉,又沒有履行夫妻間最基本的同居義務。」這麼簡單的辦法她都不懂,真是敗給她了!

「你……」沈寇心聽到他的解釋,才知道闕燁之前全都是故意裝傻,為的就是好順水推舟的接受她回來。

難怪他會罵她笨,不過他這個人未免也太奸詐了吧,竟然算計她那麼久?!

而爸爸他們也真是的,竟然私下跟闕燁連手算計地,把她逼了回來。

不過由闕燁這一連串的計謀看來,他當初氣歸氣,還是替她留了一個下台階,沒讓兩人真的走到離異的地步,表示他真的還是很在乎她的,不是嗎?

闕燁額頭抵著她的眉心,拉著她的手輕聲說:「一切都過去了,我只知道看得出來妳還是在乎我、愛著我,那就夠了,不論當初妳是為了什麼理由離開我,都讓那一切隨風而去好嗎?」

「可以嗎?不用再跟你解釋,不用任何的道歉……」雖然他已經大概明白當時的狀況,但是他真的能原諒她輕率的提出離婚要求嗎?

「答應我,別再輕易說離婚!雖然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同意跟妳離婚,但是我要聲明在前,我絕對不要再簽一次離婚協議書,再來一次分開兩地的五年相思,我可是會受不了的。」

「嗯。」沈寇心用力地抱緊他,能夠得到他的原諒,是她最開心的事了。

「這五年來,我好想念妳,想念到幾乎想要不顧一切地跑去美國找妳……」闕燁總算說出他這五年來對她深深的思念。

「你當年沒有先來找我,我也覺得很意外,畢竟以前不管我們怎麼吵,你都不會不理我的。」

「因為如果我去美國的話,肯定會忍不住去找妳,但我跟妳一樣好勝心強又驕傲,我當然只好拒絕去那里。」闕燁今生只愛過一個女人,一個脾氣、個性跟他不相上下的女人。「唉!誰知道妳比我還要固執,甚至還放棄了妳最愛的音樂,跑來跟我搶飯碗。」

「你的固執和脾氣也不輸我,我不回國,你也不去美國不是嗎?」沈寇心經他的提醒,才想到或許過一陣子她可以再次開始碰鋼琴了;把所有的誤會解開後,她的心情變得好輕松、好開朗。

「算了!下次我知道了,絕對速戰速決,否則每次吵架就得隔五年才碰一次面,實在太久了。誰教我這輩子只栽在妳手中,一直深深愛著妳。」闕燁從來沒愛一個女人愛得像愛她那麼深,也從沒想過要和哪個女人厮守到老,唯有她,讓他想跟她一起白頭偕老。

「我也是,我好愛你,我也一直好想好想你……」沈寇心這次回國最擔心的是他不再愛她了,知道他還深愛著自己,她以後在他面前絕對不會再那麼驕傲又好勝了。

闕燁輕撫著她的臉,深深地吻著她,而沈寇心也主動摟著他,響應他的吻。

五年的分開夠久了,這個教訓將會讓他們更加珍惜未來的日子。

「回家吧!我再也不能忍受只能看著妳,卻不能把妳擁入懷中,好好愛妳。」闕燁眼中寫著濃濃的情欲。

沈寇心把臉埋在他的胸前,輕聲說:「我也要你。」

闕燁因為她的這句話,呻吟了一聲。「妳會害我在這里就想要妳的……」

「真的嗎?」知道自己仍舊可以影響他,她的心情顯得特別好。

闕燁立即做出決定,快速地抱起她離開PUB。「別在這個時候勾引我,至少得等我們回到家之後。」

「好。」沈寇心笑吟吟地應道。

「妳別笑得那麼魅惑人。」闕燁現在才發現他的定力還真是有待加強。

「連笑都不行?」她瞪圓了眼。

「現在不行,妳會害我們回不了家……」他認真的警告她別再挑逗他,免得他們開車開到一半就先出事了。

「好嘛!」沈寇心這才收起頑皮的心,不再逗弄他了。

呵,回家的感覺真好,她終于要回他們的家了!

【全書完】

上篇:第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