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四集   
  
正文 第四集


第 四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78、秋日。日景。一小樓內。黎可兒、素蓮。

黎可兒坐在沙發上。素蓮相陪,坐在對面。

黎可兒:素蓮,你給我媽發封電報,請她來吧。

素蓮用試探的口氣:小姐,太太在奉天剛剛生了氣走的•;•;•;•;•;•;

黎可兒:你不知道,我媽就那脾氣,生氣歸生氣,女兒還是疼的,你去吧,就說我病了,讓她快來。她准來。

素蓮:是,小姐。(稍頓),要不要讓她帶什麼?

黎可兒:不用,家里又沒什麼人,也沒什麼東西了,只有一個小院,幾間房子,她會處理的。

素蓮答應:是,小姐。

79、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內。關如水、關善耕。

關善耕:爹,如今事不宜遲,多一天,四妹就多一份危險。

關如水:好,明天一早你就可以動身去茂場口了。不過,你要記住,土匪畢竟是土匪,千萬要多加小心。

關善耕:爹,你放心,兒子自有分寸。

關如水看著善耕:善耕呀,你明天上茂揚口,雖然有大帥的書信,但大帥是大帥,咱關家是咱關家。去辦一件救人的大事,也不能空著手去,總得有點禮,你看,給柳秉壯帶些什麼好?

關善耕:我也不知道,爹看帶什麼好?

關如水想一想:這樣,新糧下來了,給茂楊口上拉一大車新糧,買二十匹新布,再拿一千大洋,兩口豬,這禮也就差不多了。

關善耕:好,就依爹的吩咐辦。

80、秋日。晨景。朦朦放亮的天空。東邊的天上漸漸飛起淺淺的紅霞。一片寂靜的龍崗縣城。

81、秋日。晨景。關家大院院門處。院門被輕輕拉開,張善打門里出來。後面,關善耕、仇占伍、大柱,各牽一匹馬從里面出來,到門外。

關善耕三人上馬,三掛馬車打後面巷中繞出。

三匹馬,三掛車向城門走去。

關如水與善犁出,立在門首,目送三人遠去。

82、秋日。日景,茂楊口。茂楊口匪巢山門楊前。兩邊峭壁,中間鐵板山門,門旁石堡。善耕等到茂楊口山門前。打下面的山路上走來。茂楊口管山門的小匪頭目塗鳳山(28歲)站在石堡上。看見關善耕等上來。

塗鳳山:下邊的,干啥的?

善耕:兄弟,我是龍崗縣的關善耕,特來孝敬柳三爺,勞兄弟通報一聲。

塗鳳山:龍崗的關大東家?

善耕:正是。

塗鳳山朝下看。對小匪:放進來吧。

小匪應。開堡門。

83、秋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前。關善耕等站在門前。塗鳳山打里面將門推開。

塗鳳山:關大東家,請。

84、秋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關善耕帶占伍、大柱從門外滿臉掛笑入。

柳秉壯(30歲)、柳秉漢(25歲)、闞達仁(30歲)等眾匪起身。

柳秉壯:關大東家,野巢山寨,小了一點兒,大東家能上我們小寨來,我柳三高興!柳四兒也高興,茂楊口上的弟兄們都高興!坐,快坐!

關善耕拱手:柳三爺,善耕一向敬仰三爺的威名,早有拜望之心。只因家事繁忙,拖延至今。今日恰好收了新糧,豬也壯了,特意上山孝敬三爺、四爺和眾弟兄。

善耕再拱手。仇占伍將禮單呈上,大柱將大洋托上。

柳秉壯接單子,一手夾煙。一手擎看:哎呀!大東家,這禮太厚了,又是糧、又是布、又是大洋、肥豬,我柳三真是愧收哇。

善耕:三爺不必客氣。關家莊上的莊戶仰仗三爺保著平安,我們關家已經過意不去了。

柳秉壯:好,柳三兒就代弟兄們謝大東家了。哎,坐,快坐。

善耕坐。

柳秉壯:關大東家,我柳三兒是個爽快人,喜歡直來直去。大東家今兒個來,恐怕不單單是送些東西吧?如果有事,就盡管說,不必客氣。只要我柳三兒能辦的,沒說的,就一個字兒,辦!

關善耕:三爺眼明。善耕今日來,一是仰慕三爺已久,想當面拜見三爺,一睹三爺的豪傑風采,二則確實有事相求。

柳秉壯:講!

關善耕懷中掏出大帥信,雙手捧與柳秉壯:三爺,這是大帥交我帶給三爺的親筆信,請三爺過目。

柳秉壯面露喜色,將信接過,看信封。忽然站起,仰天狂笑,變色:來人,把他媽幾個鳥兒給我拉出去斃了!

眾匪上,捉住關善耕、仇占伍、柱子三人往外拉。

關善耕慌忙掙住。

善耕:三爺,這是何意?

柳秉壯怒喝:何意?!姓關的,三爺我告訴你,我柳三平生最恨的就是詐我的人。

關善耕:三爺,你把話說清楚,我滿心窩子熱乎乎的揣著情意來,要見你柳三爺,怎麼就成了詐你?三爺要說我詐你也成,可你得把話說明白了,讓我聽著有理,心服口服。這你再殺我,我也能作個明白鬼。你這麼稀哩糊塗就殺了我,理上也說不過去呀!

柳秉壯:好,你聽著大東家,我讓你死個明白。我就說這信,大帥給我的信,都是邱本年邱副官代寫,一,這邱副官的字我認識,二,邱副官寫柳三二字時有個暗記,柳三的三字下面一橫中間是斷的,筆的末尾這兒沒梢兒。你這信封上一看,就是封別人冒寫的假信。這不是詐是啥?

關善耕:原來如此。柳三爺,你聽我說,這封信有這麼個岔頭兒,我帶信回來的時候,在省城被警察抓去,結果,這幫警察不分青紅皂白,擅自將信撕開,見是大帥親筆,這才害怕。我也沒怪他們,把信裝在封中帶回。來三爺這兒之前,怕三爺不知內情。怪罪拆了原信,這才另換了一個信封。

柳三:原封可帶來了嗎?

關善耕:帶來了。(掙脫匪手,欲去懷中掏取,被一匪扯住,探手去關善耕懷中摸索,掏出信封)

匪兵:三爺,在這兒。

柳三兒:拿過來。

小匪將信封遞上,柳秉壯一看,立刻化怒為喜。

柳秉壯擺手:放開!放開!

眾匪放開善耕、占伍、大柱。

柳秉壯:關大東家,讓你受驚了!對不住,對不住,這也是怕上了別人的圈套。

關善耕:沒關系,三爺,誤會,誤會。

柳秉壯將信撕開,取出信來,一抖展開,高高擎起,沖著亮處細看大帥簽字,面露笑容。

柳秉壯細看信的內容。看畢,將兩眉擰起。似自言自語:葛金財要成氣候了。

柳秉壯:大東家,我這幾天往山里走了一趟槍,剛回來就聽人說,這大白天的葛金財就進了縣城了!

關善耕:正是。

柳秉壯點點頭:好,是條漢子。我還真得按大帥的吩咐去做,收拾這***小子。

關善耕:三爺,大帥有話,只是讓三爺收服他,要給他留活路的。大帥說,都是胡子出身,也不易。大帥還說,葛金財的爹又是他殺的,怎麼也不能把事辦絕了,讓人瞧不起。

柳秉壯:大帥海量。不過葛金財這小子讀過書,肚子里有點兒文章,人送外號秀才。只怕收了他的人,收不了他的心。

關善耕:三爺,善耕的妻妹尚在他的手上。

柳秉壯:信上也說了大概了。不過,大東家,這一帶都知道關家是個大度量的人家,辦事也仗義。這幾年里,葛金財你也沒少周濟他。他怎麼能說翻臉就翻臉,綁你的家人呢?這里面是不是還有其他什麼事兒呀?

關善耕被這一問,稍有語塞。忙道:柳三爺,有些事情,起于謠言,尚不便說。

柳秉壯:明白了,好,不問不問。大東家,大帥的信上已經交待清楚,要求柳三日後對關家多多關照。你放心,打今兒個起,沒人再敢碰關家一根汗毛。至于你妻妹的事兒,我向你保證,三天之內,我保管讓她平平安安回到你的關家大院去。

關善耕慌忙起身:多謝三爺!

85、秋日。日景。王元村。葛金財房中。葛金財站在窗前想事狀。吳三推門入。

吳三兒:葛爺,村外來了三個人要見葛爺。

葛金財:什麼人?

吳三:弟兄們不認識,來的人自個兒說是茂楊口上的。

葛金財:茂楊口上的?!一共多少人?

吳三:就三個。

葛金財:叫什麼名兒。

吳三兒:柳秉漢、闞達仁、塗鳳山。

葛金財思索狀:他們仨?這我都認識呀!他們來干啥?!

吳三兒:葛爺,咋辦?

葛金財:來者必有大事,莫不是與關家老爺子的事兒有關?(略想)請。

吳三應。退出。

86、秋日。日景。王元家院門處。葛金財走出院門,柳秉漢、闞達仁已在門前下馬。

葛金財:喲!柳四爺、闞軍師、塗隊長。什麼風把三位爺吹到這兒來啦?

柳秉漢笑拍葛金財肩膀:秀才,想你了唄!

葛金財:快請,屋里請。

三人進屋,落座。吳三等幾人立于屋內。

葛金財:四爺,小弟和四爺上次一別有兩年沒見了吧?

柳秉漢:差不多。上次見面時是秋頭的日子,是在後屯那兒給兄弟送槍是吧?

葛金財:四爺,今兒個大老遠的光臨小弟的草窩有何吩咐?

柳秉漢:這個•;•;•;•;•;•;(拿眼看吳三等)

葛金財會意:吳三兒,你們和弟兄們都下去吧!四爺他們都不是外人。

吳三兒:是!(帶幾個小匪下)

葛金財:四爺,有話盡管說,只要用得著小弟的,小弟願效犬馬之勞。

柳秉漢:兄弟,這事兒還真得你幫忙。三哥想請你上茂楊口一趟,有件大事商量。

葛金財一怔,作盤算狀:四爺,什麼事兒吩咐一聲不就完了。怎好去口上道擾。

柳秉漢:金財呀,不行,這件事可是件大事兒。非兄弟你去一趟不可。

葛金財欲起身,柳秉漢笑著一把將他拉住。

葛金財:四爺,小弟新婚,剛娶了一房媳婦,不宜出門。若是三爺喚我吩咐事情。得三日之後,小弟親自登門如何?

柳秉漢哈哈大笑,拉著葛金財站起。闞軍師、塗鳳山立于葛金財身後。

柳秉漢拉住葛金財:兄弟,我們都是綠林中人,草莽英雄,怎麼能讓女人絆住腿?快吩咐兄弟們給你備馬。

葛金財:四爺•;•;•;•;•;•;

闞達仁將手在葛金財的背上輕拍一下。

葛金財:四爺,開玩笑吧。兄弟們還用這個嗎?

柳秉漢:用什麼這個那個的,今兒個兄弟跟我們去一趟,好酒好菜,事辦完了,柳四兒我保證送葛兄弟回來,在你這兒喝一頓呢!

葛金財:好!柳四爺向來是說什麼算什麼的,吐口唾沫落在地上也是根釘!(對外面))吳三兒,備馬。

87、秋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

柳秉壯端坐正中兩邊匪眾若干。

柳秉漢、闞達仁、塗鳳山入。

柳秉漢:四哥,到了。

柳秉壯拍案而起,大笑:好好!請!請葛秀才!

外面小匪:請葛秀才。

88、秋日。日景。英雄堂內。葛金財入英雄堂。

葛金財對柳秉壯拱手:葛金財拜見柳三爺。

柳秉壯:秀才,不必客氣,坐,坐下說話。

葛金財上前旁邊椅上坐下。

葛金財:三爺,不知何事喚小弟到此?

柳秉壯:金財,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兒。我只是覺得眼下我這茂楊口上勢單力薄,想請兄弟幫我一手。給兄弟我擋一擋擋不住的事兒。

葛金財暗自思忖狀:三爺,憑你的實力,這一帶的兄弟加一起,也抵不上你一半兒,怎麼能用我這樣一個無名小卒?

柳秉壯略板面孔:秀才,推了不是?

葛金財:小弟不敢,小弟只是覺得論小弟的能奈,就是給三爺打馬墜鐙也有辱于三爺的威風。

柳秉壯:客氣!你葛秀才如今在這一帶,八縣二十三鎮已經出了大名了!帶人入縣城的事兒,我都沒干過,你干了;關家大院,大戶的人家,我都沒碰過,你碰了;龍崗縣商會會長的女兒出了名的俊,我都沒想過,你娶到手了;縣城里,一保一署兩套人馬的槍,我都沒跟他們對過手,你把他們的槍下了!你的威風已大在我之上了,怎麼還跟我客氣?今兒個論理兒,論這些事兒,我得尊你在上,叫聲葛爺了是不是呀?

葛金財忙起身:三爺,小弟不敢,小弟做這幾件事兒也是一時魯莽,早就後怕了。

柳秉壯大笑:未必吧兄弟。(話題一轉)不過,咱今兒個不說這事兒,我這兒有封信你先看看,看完了咱再說話。(說罷示意柳秉漢。)

柳秉漢去案上,將大帥的信拿起,交給葛金財。

葛金財看罷,立即:三爺,沒說的,容易,小弟這就照力,大帥的令如今就是咱這兒的皇上詔書,小弟尊旨就是。

柳秉漢:秀才,論理兒,我和你爹同是道上的,你爹年長,過去我一直叫他聲叔。但是你我比,我又年長于你,你得稱我一聲兄。既然我是你的哥哥,我就得像哥哥的樣兒,勸你幾句。

葛金財:三爺,你說。小弟洗耳恭聽。

柳秉壯:秀才兄弟,這第一,你也看了,大帥念你尚還年輕,不忍加害,大帥早就說過,都是中國人,留著點勁兒,防著小日本兒這幫王八羔子。所以,這回大帥讓我收了你,好對你有些照顧,也就是管著你點兒,別太野了,槍打出頭鳥,容易惹大禍。這事我也想了,我不願意管太多的事兒,兄弟你要是歸到我的名下,我也得多操一份心。這樣,你還帶著你的弟兄在外邊兒,一百一十條槍還是一百一十條槍,多一條,交給我,少一條朝我要,算是我茂楊口上的一伙在外邊游蕩打食兒的兄弟。你也別養太多的槍,養多了哥哥怕你累。地兒呢,這龍崗周圍三縣,以龍崗為軸,共是三縣九鎮,你隨便兒走。少跟人家動橫的,多向人家伸伸手,別丟了茂楊口的名義。我想人都是通情達理的,只要你吱聲,別人不會一毛不拔,哥哥我這兒還有的是槍,賣他一百二百條的槍,你拿大頭兒,哥哥我取小利,也夠你樂呵的了,你看咋樣?

葛金財起身:謝三爺照顧!謝謝三爺給小弟這麼寬的發財路子!小弟就按三爺的吩咐去做,差一點兒,三爺拿小弟的腦袋!

柳秉壯:好!爽快!至于關家的四姑娘•;•;•;•;•;•;

葛金財:三爺,放人。小弟派人親自給四姑娘送回府上去!

柳秉壯:中,是我的兄弟。不過,秀才,我有一事不太明白,想問問你,這紙里包不住火,啥事兒都有個透亮兒的時候。捂一天,捂不了一年;捂一年,捂不了十年。不管什麼密事兒,它早晚得露出來。金財呀,憑你的為人,不至于去縣城,冒那麼大險,闖到關家去只為抓個四姑娘吧?也不至于是為了詐點兒錢財吧?

葛金財(心聲):大帥殺了我爹,關善耕今兒個又憑大帥把我給圍死這兒啦。我也得給他下個橛子(站起):三爺,你真不愧是英雄慧眼,三爺你想對了,小弟我去縣城闖關家,確實為了另一件事兒,小弟今兒個就跟三爺說說。

89、秋日。日景。茂楊口匪巢灶房中。土匪炒菜。火苗竄跳,叫勺聲。

猴子(20歲)入:哥幾個,菜咋樣啦?

廚子:猴子,菜都齊了,快去傳一聲。

猴子:好啦。

猴子出,唱著二人轉調兒,向英雄堂走來:你說妹妹哪兒好哇,摸摸臉蛋兒她都惱哇,你說妹妹哪兒差呀,顫顫的奶子小嘴巴呀,你說她妹妹哪兒嬌哇,柳條兒做的小細腰哇•;•;•;•;•;•;

90、秋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葛金財:事兒就是這麼個事。小弟不敢摻半句謊言。

柳秉壯:原來有這麼一樁大事在里面。好,兄弟我謝秀才坦誠相告。

91、秋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猴子入。

猴子:三爺,酒菜擺上了,請三爺入席。

柳秉壯:秀才,請!

葛金財:三爺請!

92、秋日。日景。正對龍崗縣城北門的龍崗上。四姑娘騎在一匹馬上,身後,吳三及小匪三人騎馬相隨。

五騎轉下龍崗,距縣城北門一里處,吳三叫停了馬,遙望縣城。

吳三兒:佟朝哇。

小匪佟朝(20歲):三哥。

吳三兒:佟朝,你給馬加幾鞭子,先到城里,上關家大院,告訴關家人,讓他們到城外來接四姑娘。

小匪佟朝:是,三哥。(打馬飛奔入城)。

四妹:吳三兒,都到了家門口了,就跟我進去坐坐吧!

吳三:不敢。四姑娘,這保安團的槍子兒就是給我們弟兄們預備的。

四妹:喲,吳三兒是葛爺的紅人兒,也有怕的時候哇?

吳三兒:四姑娘,你也別敲打兄弟,你這幾日在葛爺那兒也沒受什麼屈兒。

四妹:吳三兒,四姑娘雖是女流,可比你們這些男人仗義,我才不會干那種缺德事兒呢!苟苟且且,猥猥瑣瑣,鬼鬼祟祟的,算什麼好漢!為個什麼事兒就綁女人的票兒,也不怕人笑話!

吳三兒:哎!四姑娘,我們啥時候苟苟且且?還猥猥瑣瑣,還鬼鬼祟祟了?

四妹:有事說事,有話說話,那為什麼綁一個女人的票哇?

吳三兒:那是你願意的,自找的。

四妹:我願意的?我求你們把我帶走的?吳三,我要是有你們這麼多人,我才不會干這事兒呢。

吳三兒:那你要有這麼多人,你又能干啥呀?

四妹:領著大伙兒種地,掙了錢蓋個大大的院子,讓大伙兒都住里邊,好好過日子。

吳三兒:那不還是個關家大院嗎?

四妹:關家大院怎麼啦?也比你們這麼干強!不仗義!

吳三兒:哼!

四妹得意地:哼!

93、秋日。日景。關家西城燒鍋內。伙計們正在忙霍,關善耕、仇占伍站在鍋前。一溜新酒流出。大家歡呼。關善耕拿起一只酒碗,俯身流上接酒。酒流入碗,請脆的滴水聲。

關善耕將一碗酒放在鼻上一嗅,滿面笑容,將碗高高舉起:好!

眾人上前搶著接酒。

關善耕將碗舉起,高喝:干!

眾人一齊擎碗痛飲。

仇占伍:大東家,今年的糧食飽,這酒味兒更淳。

關善耕:是好,占伍哇,多備點像樣的壇子,多封幾壇,給縣里的和有來往的買賣號送去。讓大家嘗嘗新酒。

仇占伍:大東家,今年的酒慶鬧不鬧了?

關善耕:再說吧,你嫂子也快生了,過幾天又是我三十五歲的生日,本來我不打算過,可老爺子說,攤上這麼把匪事兒,鬧得夠嗆,大家心里壓抑點兒。過一把,熱鬧熱鬧,也壯壯咱家的氣勢,沖沖穢氣,提提大家的心氣兒。也算個喜兒。

94、秋日。日景。關家西城子燒鍋。張善急急走進。

張善:善耕!善耕!

關善耕及眾人望去的目光。

關善耕:張善叔啊,啥事兒?

張善:善耕,四姑娘回來了!在城外!

95、秋日。日景。龍崗縣城內街頭。關善耕在通往城外的路上疾走、半跑,興致沖沖。眾人簇擁在後,說說笑笑。城門附近,忽然城外傳來槍聲。

關善耕為之一驚。加快腳步。又有幾聲槍響傳來。

96、秋日。日景。龍崗縣城北門。關善耕帶眾人出城。遠遠望去,關善耕吃驚狀。

眾保安團團丁圍住吳三等人。

關善耕急跑過去。

97、秋日。日景。龍崗縣城北門外。吳三、四妹等人站在中間。縣長李富銘、保安團長陳景迅站在對面。李富銘等得意之狀,幾個保安團員正將吳三等四人扭住,另有幾個保安團員牽住吳三及四妹等乘坐的馬匹。

四妹看見關善耕,迎上:姐夫!

關善耕急奔過來。

善耕:李縣長,這是咋回事兒呀?

李富銘得意地:善耕呵。多虧我早有准備,想到這股流匪要有舉動。所以將這幾個土匪一舉抓獲。

關善耕拉住李富銘:李縣長,不能抓!

李富銘一愣:哎!善耕,怎麼不能抓?

關善耕:真不能抓。

李富銘:這幫土匪擾亂鄉里,劫奪錢財,有什麼不能抓?

善耕:李縣長,沒空兒細說,反正有兩方面不能抓。

縣長:哪兩個方面,你說說我聽聽。

關善耕:李縣長,第一個方面,是大帥有信,讓葛金財放人以後,給他們留一條生路;第二個方面,人家是來送還四姑娘,咱要抓了人家,有點兒不仗義。

李富銘驚異:大帥的信?!

關善耕:對!大帥的信。

吳三等四人注視關善耕。

李富銘:關善耕,你是想救他們做個好人吧?

關善耕:真有這信,是我親自帶回來的。

李富銘:信在哪兒?

關善耕:李縣長,信在別人手里,縣長若是不信,明天善耕把信給你送去。

李富銘:關善耕,你不要耍弄本縣。我是這兒的父母官,百姓遭匪,我理應為民除害,你若阻攔,即視為與匪同伙,別怪本縣把你也秉了公去。帶走!

眾保安團員帶吳三等欲走。關善耕張開雙臂攔住:慢,(對李富銘)李縣長,這件事利害在後,李縣長還須三思而行。

李富銘:我抓幾個土匪,有什麼利害?

關善耕:縣長,你若不信,關善耕願拿腦袋擔保。

李富銘:善耕呵善耕,我要你的腦袋有什麼用?上邊有令,一顆匪頭,二百塊大洋,現的。押去就換。

關善耕:好,不就四個、八百塊大洋嗎?我拿。

李富銘:善耕,兩碼事兒。我倒不是非要這二百大洋換條人命,關鍵是匪患不除,地方難甯。

關善耕:這我知道,縣長,您是為了百姓。但確實大帥有令,你若不信•;•;•;•;•;•;對,程子風這個人你知道吧?

李富銘:不就是大帥身邊那個程子風嗎?

善耕:對,程子風先生的信現在家中,李縣長若是不信,可隨我到家中一閱。

李富銘驚訝狀:程先生也有書信在?

關善耕:對。

李富銘:果真如此?

關善耕:果真如此。

李富銘:得,我信你一回。放人!

保安團員將吳三等人放開,吳三等人接過馬匹。

吳三:關大東家!

關善耕:還不快走!

吳三等人上馬。

吳三馬上拱手:關大東家!後會有期。

善耕:快走!

吳三等人拍馬飛奔而去。

98、秋日。日景。關家大院正堂。關如水與李富銘隔桌正坐。關善耕、四妹等立于兩邊。

關如水:有勞李縣長為我關家的家事操心。

李富銘:關老先生,只怪善耕不願縣上干預此事;不然本縣帶人出兵,早已將四姑娘救回了。

關如水:那是自然。只因老朽怕李縣長帶兵出去,有個閃失,這龍崗縣豈不是失了一位如水的清官嗎?

李富銘:老先生過獎了,富銘為百姓辦事,實在誠惶誠恐,常覺寢食難安,卻仍有疏露,這使富銘深感愧疚哇!

關如水;哪里,這縣上的百姓每提李縣長,無不豎指躬身,贊不絕口哇!

李富銘:富銘差得還遠。只因天下尚未太平,但覺自己任重道遠而已。

關如水:李縣長是怎麼和子風相識的?

李富銘:哎呀,這可就說來話長了。那還是我在北平的時候,當時恰當風華正茂,血氣方剛,唯以孫先生革命之號召為人生大志,所以,同隨子風風里雨里走過。後來也是為國家大計,想做一些實事,在子風推薦之下,才來到這里,當起一任縣長啊。

關如水:要是這樣說,有子風一面,咱們也是朋友了。

李富銘:那還用說嗎,以後家中有事,盡管吱聲,富銘願為效力。

關如水:李縣長,關家在此但求過安甯的日子,還求李縣長日後多多照拂呢。

李富銘:這個自然。

99、秋日。日景。王元村。葛金財屋內。葛金財、吳三等。

吳三等四人喝水。

葛金財拍案而起。

葛金財:嘿!關善耕,仗義呀!(忽然滿臉怒容)吳三兒,把段長生給我拉過來。(順手掏出槍)

吳三兒:葛爺,拉段長生干啥?

葛金財:還關善耕個人情。

吳三兒:葛爺,不成!

葛金財:怎麼不成?

吳三兒:葛爺,你不是說了嗎?現在這件事兒柳三爺已經知道了,你要是把段長生給殺了,柳三爺將來要人,必然以為你是想殺人滅口,讓這筆財寶成為死財,你得不到,他也得不到,這不就和柳三兒結了仇嗎?他要是信你殺了還成,他要是不信,尋思你給段長生藏起來了,一門兒朝你要人,咱還哪兒找段長生去?

葛金財:行啊,三兒,長進了。

吳三兒:跟葛爺學的,能不長進嗎。

葛金財:好,就先留著這個雜種。

100、秋日。日景,關家大院。一派喜慶氣象。院中屋內家人忙碌,前後大套院中,幾間大屋中都擺放了桌子。

101、秋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中。正堂中照壁上,一個老大的福字上披掛彩綢。關善耕站在里面踱步,四妹入。

四妹:姐夫,你在這兒哪,後面大姐要生了。

關善耕:接生的不是都在嗎?

四妹:在,厚田媳婦也來了,還有占伍哥家的,張善嬸。

關善耕:這些人都在就好,你在後面照看著點兒,有什麼事就來告訴我一聲。

四妹應:嗯。姐夫,你不去後面看看?

關善耕:傻丫頭,哪有男人進產房的?再說,因為葛金財這件事鬧的,老爺子非要給我辦生日吃喜兒,說是沖沖穢氣。一會兒人就來了。我得在這接應著,別失了禮數。

四妹:姐夫哇。

關善耕:還有啥事兒?

四妹頑皮地:我看你算半個新人半個舊人。

關善耕:什麼半個新人,半個舊人?

四妹:姐夫,你說新思想吧,你說得也是頭頭是道,也都懂,可是舊觀念舊習俗你又不放棄。

關善耕笑問:這話怎麼說法兒?

四妹:你看看你。什麼產房不能進,什麼禮數,什麼沖喜兒,這不都是舊習俗嗎?

關善耕:四姑娘,我想放棄,可能放棄得了嗎!老爺子雖在,但不管家事兒了,家事都交在我身上,都叫我大東家、掌櫃的,我得在外面應事兒呀,沒法子!現在外面講這些,我就得講這些,我要不講怎麼和人處事兒辦事兒呀?

四妹笑將右肩向前聳靠在關善耕肩上:還有理呢,我看你就是喜歡那些舊東西。

關善耕正欲說話,善犁匆匆奔入,見狀慌忙轉身出去。

關善耕:善犁呀,有事吧!

善犁反身進來:大哥,前面等著你支應呢。

善耕:好,我一會兒就去。

善犁:那我就先過去了,大哥。(轉身出。)

善耕欲向外走,四妹將善耕拉住。

關善耕:四姑娘,你別在這兒鬧了,都十五了,還像個孩子,說不准哪天把你也嫁出去。

四妹:不嫁。

關善耕:不嫁!哪有不嫁人的姑娘。

四妹:嫁也嫁個我自己願意的。

關善耕:中啊。我給你作主。

四妹生氣狀白關善耕一眼,轉身欲出。忽又折回身來:姐夫,二哥為啥還不訂親哪?

善耕:這我哪知道,一給他提親,他就找個借口一推了之。田兒人也長得不錯,對他又實心實意的,爹也有這個意思,可你二哥就是不搭攏,他又不愛說話,有什麼事他都憋著,爛在肚里他也不說。誰也看不出他心里想的什麼,有什麼法子。

四妹:那我猜二哥心里肯定有人,可他性格內向,又不愛說話,所以這事兒就成了夾生事兒了。

善耕:你說他心中有人?

四妹:嗯,百分之百是這麼回事。

善耕:那這個人是誰呢?

四妹:那就難說了,你在二哥的臉上什麼也看不出來,他臉上的肉好像都不會動,像魚,沒表情。

善耕思索地:有人?那能是誰呢?

四妹:這件事要我說有個辦法能知道他的心思。

善耕:啥辦法?

四妹輕摟善耕附耳低語。

善耕笑:就你有餿點子,中,我試試。

102、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院門處。祝壽的客人陸續到來,張善忙著指使家人接禮。大柱讀禮吆喝。張善坐在桌前寫單。關善耕立在門首,一一相迎。

鍾敬文過來,沖關善耕拱手:大東家,恭喜了!

關善耕:同喜同喜。

鍾敬文:大東家,我聽說大妹今日也要臨喜兒?

關善耕面帶喜色:可不是,正應了那回咱倆的話,趕了個同日。

鍾敬文:好,這可是雙喜臨門。




上篇:正文 第三集    下篇:正文 第五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