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五集   
  
正文 第五集


第 五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103、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門首處。縣長李富銘、李富銘之子李春安(25歲)、縣長秘書左也成到門首。

李富銘:善耕啊,什麼雙喜臨門哪?

關善耕:喲,李縣長、左秘書。(沖李縣長再拱手)李縣長,內人正欲臨產兒。所以,鍾會長說是雙喜臨門。

李富銘:好,好, 添人進口,壽誕吉時,果然是雙喜臨門。

左也成:可不嘛,今兒個這酒可是兩份喜酒,李縣長可得多喝幾杯啊!

李富銘:自然自然,不過,你們也需陪我同飲。

左也成:沒說的!肯定得陪縣長盡興。

關善耕:李縣長,(指李春安)這位是?

李富銘:呦,犬子,李春安,剛從日本留學回來。還沒事做,所以,非要和我來湊個熱鬧;也是聽說了四姑娘的事,想來看看四姑娘是個什麼樣的人,一個小姑娘,怎麼能有這麼大的膽量。

善耕:啊,原來是李縣長的愛子,快快,里邊請。

104、秋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門開:關善耕作請勢,同李富銘等進來。

李富銘抬頭看照壁上喜慶大字。

照壁上:正中金色福字,兩邊各一大紅喜字。

李富銘觀看點頭微笑稱贊:好,善耕這個做得好。

關善耕:李縣長誇獎了。

李富銘:不是誇獎,而是真好。你看(指給眾人),善耕若論年齡,三十五歲,不大。老父健在高堂,不當慶壽,所以過生日用福字掛雙喜字,這一是對老父的尊重,二是自謙,不敢論長,三是二喜托福,又是大妹要生貴子,是喜中事,又有平安的意思。好!

關善耕:李縣長解得更勝善耕所想呵。

李富銘再看兩邊對聯。鏡頭推近,從上到下展上聯。

李富銘點聯而讀上聯:樸實春秋作仁作德品求厚道

鏡頭推近,從上到下再展下聯。

李富銘點聯再讀:謹慎流年博敬博愛人本忠誠•;橫批•;寬得山河

李富銘:好,意境好。誰的詞兒?

關善耕:善耕順口胡謅的,沒什麼精妙處,不足掛齒。

李富銘:哎,哪里話,好就是好,(坐下)善耕啊,今兒個是你的主角戲,你忙你的去,打發個人把老爺子請出來,我們一塊兒嘮嘮嗑兒。

關善耕:那李縣長、各位,你們坐。我打發人去請老爺子過來。

關善耕退出。

105、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門前街上較遠處。柳秉壯坐在橋中,頭戴禮帽,口叨香煙。轎後,柳秉漢、闞達仁、塗鳳山、幾個小匪騎馬相隨,奔關家大院而來。後面另外跟著兩匹馬馱子。

106、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門前。善耕揚頭向這邊張望。略顯吃驚地自語:那是誰呀?怎麼像茂楊口的人哪,他們怎麼來了?

107、秋日。日景。出站口前。人頭攢動。出站口處,出站的乘客擁擁擠擠,吵吵嚷嚷。

黎可兒、素蓮站在出站口前焦急的張望。

黎可兒似自言自語地:沒來?

素蓮:不能吧?不是說和小姐的大表哥同來嗎?不會出什麼岔子吧?

出站的人漸漸稀少。

黎可兒漸漸泄氣:真是的,怎麼沒來?

黎可兒抬頭再看,忽然驚喜地:媽!媽!我在這兒!

黎可兒的母親古紅霞手提一只皮箱走出站口,後面跟著古冬楊。

黎可兒奔到古紅霞身邊,拉住古紅霞:媽。

素蓮上前,接過古紅霞手中的皮箱。

古紅霞:可兒呀,你表哥,古冬楊。你們倆還從未見過面呢。

可兒:媽,是你常念叨的那個表哥吧。

古紅霞:可不是,我是他三四歲的時候見過,這一分開,二十多年啦。

黎可兒沖古冬楊:表哥。

古冬楊(28歲)略一躬身:可兒妹妹。

古紅霞:你表哥一直隨你舅舅在日本,後來在日本讀的書。現在能說一口流利的日本話。

黎可兒:是啊?媽,走,咱回家。

黎可兒拉著古紅霞走,招手叫車。

幾個人上車,車夫拉著車疾奔。

108、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門前。李春安站立,四妹由正房正堂出,欲向後院。

李春安:姑娘留步。

四妹住腳,看李春安:你叫我?

李春安:請問,你就是四姑娘吧?

四妹點頭:嗯。你是?•;•;•;•;•;•;

李春安:李富銘之子,李春安,剛從日本留學回來。

四妹:呀,是李大公子。還是個留學生,了不起。在哪兒做事呀?

李春安:沒事,剛回來不久,先看看再說。

四妹:那李公子先到里面坐吧,我現在還有事。

四妹向後走。李春安跟上:四姑娘,我聽別人說了你的事,心中很是敬佩,甚至已生愛慕;本以為四姑娘肯定是個孫二娘似的人物,沒想到卻是個纖纖弱女。

四妹笑言:李公子,你是念過洋學的人,口才不錯,可我怎麼覺著有點兒不對味兒呀?

李春安:四姑娘,一介書生,出口之語常有書味,怎麼能算不對味兒?

四妹笑言:我覺得有點酸菜味!

四妹說畢掩口大笑。李春安略現尷尬相。

李春安:四姑娘果真是利口。領教了。

四妹:要領教哇?那好辦,沒事常來,我有的是話等著你領教呢。

四妹、李春安到善耕、大妹房前。四妹推門入。李春安欲跟入。四妹擋住。

四妹一笑:哎,李大公子,這個屋你可不能進的。

李春安:四姑娘。

四妹一笑,將門關上。李春安愣一愣,轉身離開。

109、深秋。日景。王元村。葛金財屋中。葛金財獨自在屋中踱步。思索事情。忽然對外面:吳三兒。

吳三應聲而入:葛爺,有什麼吩咐。

葛金財:三呀,你那天跟我說的事,我想了幾天。現在我想明白了,憑咱的能力,拿不到段長生所說的那樁富貴。既使拿到了,螳螂捕蟬,黃鵲在後,恐怕咱們的命也沒了。

吳三兒:葛爺說的是。我也是這麼想的。

葛金財:那既然這樣,咱留著這段長生有什麼用?每天一百塊大洋,五塊大洋一口豬,一塊大洋一壇酒,夠弟兄們樂呵兩天三天的了。

吳三兒:葛爺,你說吧,打算咋辦?

葛金財:你說的對,三兒,段長生不能殺。但留著他又是個禍害,把他留到咱這兒,咱這兒就成了眾矢之的,成了別人眼紅的金窩窩兒了。現在就兩個人認識那個黎可兒,一個是關如水,關老爺子。關如水是個君子,恐怕就是殺了他,他也不能說,段長生是個小人,只要你給他錢,他祖宗都能獻出來。所以,我打算把這個禍根嫁出去。

吳三兒:爺,你是說,把段長生送給別人?

葛金財:對!退一步,往後縮,躲在旮旯看熱鬧。讓別人的眼神兒都轉到那兒去;反正事兒已大白于天下了!

吳三:葛爺,那送給誰呢?

葛金財:柳秉壯!

吳三兒:葛爺高見。

葛金財:三兒,你把筆墨拿來。

吳三應,出去取來筆墨放于桌上。

葛金財提筆寫信。寫罷,擲筆于案:吳三兒。你揣上這封信,找幾個得力的弟兄,帶段長生和豁子。就說去茂楊口辦事兒。

吳三兒:葛爺,帶豁子?豁子不是段長生的兒子嗎?

葛金財:那就對了,送走段長生,豁子能留這兒嗎?

110、深秋。日景。關家大院後宅。善耕、大妹房內。四妹、厚田媳婦,張善嬸、接生婆等。

大妹痛叫。一手緊攥四妹。

四妹:姐,姐。

張善嬸與厚田嫂來到外間。

厚田媳婦:大妹生銀秀和麥秀的時候我也在這兒,沒見她這麼叫過。

張善嬸:接生的不是說了,看樣是小子,立生。

厚田媳婦擔憂地:會不會有啥事兒呀?

張善嬸:不會吧,都生過三個了,有底兒。

四妹打里面出來。四妹看厚田嫂,張善嬸,慢慢移步坐在椅上。

四妹:厚田嫂,我怎麼覺著我大姐不對勁兒?生那幾個的時候我也都在,姐沒這麼叫過!

厚田嫂:本來也是過了日子的,懶了有七八日了。沒准兒孩子就大。

111、深秋。日景。大妹房中。里間:接生婆、接生媳婦滿面流汗。大妹滿面流汗水,用嘴死死咬住被角。

112、深秋。日景。關家大院門前。關善耕接應來客,一邊望著遠處走來的轎子。滿面狐疑狀。關善耕看清,臉上立現驚色,忙奔過去。

113、深秋。日景。關家大院正堂內。李富銘等人在關家正房正堂屋中閑話。房門開處,關如水笑著進來。

眾人起身相迎。

李富銘:老先生快請,請上座。

關如水笑著以手致意:各位請。

李富銘:老先生,你要是不坐,我們怎麼敢上座?

關如水:好,那老朽就不客氣了。

關如水到上首坐下。眾人落座。

關如水:今日犬子善耕的生日。本來依善耕的意思,今年才三十五歲,不必誇張,辦個家宴也就罷了。但老朽以為,善耕支撐家門,在外多與人交往。從縣長到各要員,從商界各職到諸有來往的商戶,多對關家十分的關照,善耕又備受李縣長的抬愛,正當感激。所以,借此機會設宴,答謝各位。

(家中丫頭給各位斟酒)

李富銘:老爺子言過了,我雖地方芝麻官,但唯以與諸同僚為龍崗百姓效力為已任,談不上什麼關照。說句實在話,都是應該做的。世間不太平,百姓無衣食,那就是我等的恥辱,我等的錯;怎麼可以不奮力而為。而善耕從耕到商,為縣中百姓及民國貢獻不小,理應受我等愛護。民富商富,國才能富。國富國強,民才能安,這是我與子風兄向來的意願。

關如水:好!有李縣長這樣的清正之官在我們龍崗,百姓之福也,關家之福也。

邢叢林:老爺子說的對,是實在話;我們也是這麼想的。

鍾敬文:老爺子說得有理,自從李縣長到龍崗,龍崗是年年莊稼豐收,歲歲商家盈利。百姓有口皆碑。

李富銘:這乃是百姓努力所致呀。

114、深秋。日景。關家大院門前處。關善耕急奔到轎前。轎停下。

轎簾一掀,柳秉壯頭戴禮帽,身著長袍馬褂,眼戴墨鏡,手夾一只煙嘴,煙嘴上一支正燃著的香煙,打轎上下來。

柳秉壯:大東家,恭喜了!

關善耕焦急悄聲地:柳三爺,你怎麼來了?

柳秉壯:善耕,你的生日,舉城同賀,我怎麼能不來?我也在龍崗界內嘛!

關善耕左顧右看,拉住柳秉壯,悄聲說:三爺,縣長、陳團長,警察署長邢叢林都在這兒。

柳秉壯看著關善耕一笑:在這兒怎麼啦?別人能給你祝壽我就不能?別人能來吃喜兒,我就不能來吃?別人給你送賀禮,我就不能送?再說了,關老爺子我是久仰大名,一直未能相見,今日是個機會,我得借這個機會,一睹關老爺子的風采!

柳秉壯回頭:鳳山哪,給關掌櫃把賀禮呈上。

關善耕:柳三爺,我不是怕別的,我是怕柳三爺有個閃失,我對程先生和大帥沒法兒交待。

柳秉壯笑道:善耕啊,我有什麼閃失呀?說我是土匪,我殺過人嘛?搶過誰家嗎?有證人嗎?說我販槍,有人不讓過嗎?民國大法有禁令嗎?就是說有人管,有禁令,我販過嗎?我販槍賣給誰了?我既然販槍,槍就得有來頭兒,槍是從哪來的?誰能說清嗎?善耕啊,你就放心,我既然能高高興興來,我也就能太太平平的回去!不勞善耕兄操心。

塗鳳山與隨從小匪將兩匹馱馬牽來:三爺。

柳秉壯:善耕,兄弟沒錢,送給你點兒好禮。

關善耕一摸、怔狀:三爺,是槍。多謝了,我收下。

柳秉壯:這就對了。

關善耕忙奔門首,叫來張善、大柱耳語。張善、大柱過來,拉了兩只馱子奔巷內轉向後門。

關善耕:柳三爺、闞兄弟、塗兄弟,請!

幾人隨關善耕進院,關善耕一臉笑容,進門,柳三等緊隨後面。

115、深秋。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門前。關善耕拉門,對諸人作請勢:三爺,里邊請。

116、深秋。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柳秉壯入內,沖眾人點頭致意,入坐。塗鳳山等人立于身後。

柳秉壯:關老爺子,一向可好?

關如水:好,好!

柳秉壯:李縣長一向可好。

李富銘:托諸位的福,還好。

柳秉壯微笑,口銜煙嘴:其實我與各位雖然沒搭過話,可我卻是和各位見過面的。

關如水一怔:您是?

柳秉壯哈哈一笑:柳三兒,柳秉壯。

李富銘大驚站起。

柳秉壯:李縣長不必驚慌。其實我柳秉壯是個不錯的人。雖然是胡子出身,但這些年來,可以讓諸位說說,我柳秉壯做沒做過危害地方的事兒?鍾會長,你說說看?

鍾敬文笑:沒有,沒有。

柳秉壯:哎,這是實話,李縣長,你在龍崗縣也是有幾年了,什麼時候聽說過茂楊口上柳三兒的人干過殺人越貨的事呀?

李富銘:這倒沒聽說過。不過,你私販槍支可是實情。

柳秉壯哈哈大笑:李縣長,實情需有實物。我柳三兒販的槍在哪兒?賣給了誰?我敢說,李縣長,你得說不知道。因為這都是謠傳。

柳秉壯從懷中掏出一封信,從信封中取出一封信來抖開。

柳秉壯:李縣長,這是大帥去年春天給我的一封親筆信。我不妨給你念念。

柳秉壯讀信:柳三兒:你這王八羔子,這塊地盤兒,是老子的地盤,地盤上的百姓是老子的百姓,你要敢鬧事,惹事兒,媽了個巴子!老子饒不子你。都他媽是中國人,關上門是一家,打開門也是一家。小鬼子瞪眼盯著咱中國,盯著咱東北這塊寶地哪,你留著點勁兒,等著哪天跟他小鬼子干。

柳三兒念罷,將信遞給李富銘。

柳秉壯:李縣長,你看,大帥的親筆簽字對吧?

李富銘看信點頭。

柳秉壯:李縣長,你說說,有大帥的這份囑托,我柳三兒能做對不起這一帶百姓的事兒嗎?

李富銘:也不盡然,但你販槍是實。

柳秉壯:對!李縣長,我是販槍,槍從民國北平南邊兒的軍隊來,賣給了小興安嶺的鄂倫春人和草原上的蒙古人。他們要槍,他們是指著槍過日子的人,是以狩獵和放牧為生的民族。就是我不賣,他們也要買,沒什麼錯吧?

李富銘:照你這麼說,這地方上諸匪的槍支都與你無關了?

柳秉壯:無關。要不李縣長捉幾個匪首來問問看,他就沒人敢說從我這兒買過槍。

關如水:好啦,好啦,柳兄弟既然來了,又是大帥的朋友,大帥信中也說了,都是中國人,那就都是兄弟,有什麼事日後商量著辦,如今小日本兒確實對咱們中國虎視眈眈,我們東北人應該如大帥所說,一家人,防著點小鬼子,有能耐,等小鬼子起刺兒的時候,跟小鬼子斗!眾位!咱們共為龍崗的繁榮干這一杯,好不好!

眾人:好!

眾人舉杯飲酒。

117、深秋。日景。黎可兒家。黎可兒眾人進宅,在客廳中坐下。素蓮忙著給大家沏茶倒水。

黎可兒親自接茶,先遞表哥古冬楊,又從素蓮手接一杯,遞在古紅霞手中。

黎可兒:媽,打你回去我就惦心著,一個好覺都沒睡過。

古紅霞:你就是愛操心的命,我能有什麼事兒?還用你惦心。

黎可兒看一眼表哥:媽,表哥來這邊做什麼?

古紅霞,誰知道。

古冬楊:可兒妹妹,我是要在這里辦一家經營日貨的株式會社的。

黎可兒:賣日本貨?!

古冬楊:打算是這樣的。

黎可兒略顯不悅:表哥,你是中國人,應該為民族工業著想。日本人還不夠霸道啊?你怎麼還能幫他們?!

古冬楊:商人無國,唯圖以利。

黎可兒聽了,落下臉來不語,拉起古紅霞:媽,走,跟我上樓看看。

古紅霞:走,看看。

二人起身上樓。

118、深秋。日景。關家大院後宅,大妹房中。

大妹痛叫,一手緊抓四妹的手,一手緊握厚田嫂手。

接生婆、接生媳婦忙著。

接生婆:太太,再使一把勁兒。

大妹掙紮呻叫。忽然停下。嬰兒啼聲。

接生婆:生了生了,小子!大胖小子!

119、深秋。日景。關家正房正堂內。挨著關如水坐的關善耕舉杯起身:各位親朋好友,不才善耕,今年虛度三十五歲。承蒙各位厚愛,前來同賀,善耕不勝感激。今日關家有如此家業,多為各位相助而成,各位的恩德,友情,善耕及關家上下,必牢記在心,以圖厚報。那善耕就借今日之機,順祝各位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干!

眾人:說的好,干!

120、深秋。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善耕微笑舉杯到唇,正欲飲酒。

門被猛然撞開,四妹慌慌張張奔入。柳秉漢注視四妹的火熱目光。

眾人驚望。

善耕:怎麼了,四妹?

四妹:姐夫,快快!

善耕:四妹,你姐生了?

四妹:姐夫!生個兒子,可我姐,她,她血崩了!•;•;•;•;•;•;

關善耕一怔,手中酒杯落地。鏡頭跟隨落地的酒杯,酒杯摔在地上迸碎。

121、初春。日景。龍崗縣城城南。春暖花開的郊外,八里河的木橋。遙見的南甸子燒鍋上騰起的煙霧。

橋下流水潺潺。橋的南面,一座小丘,一片茂密的樹林,林下,寂寞的荒塚。

122、初春。日景。一座石碑前。兩人站立的背影。鏡頭前推,碑上的名字:故愛妻大妹林春童之墓。

123、初春。日景。大妹墳前。關善耕、四妹憂傷的面孔。

四妹:姐夫,咱回去吧。

關善耕又注視了墓碑一眼,二人沿野地上的小路往回走。

四妹:姐夫,這一個春天你已來這里無數次了。

關善耕:我是想你姐大妹呀。多好的人,說沒就沒了。

四妹:你也不能老是這樣。春天了,家里的事多了。都等著你呢。

124、初春。日景。城外。善耕、四妹走上八里河木橋。

關善耕扶著橋欄站下,眺望遠處。四妹緊挨關善耕站在橋邊。

四妹:對了,姐夫,程叔叔什麼時候到?

關善耕:是後天動身,兩天就到。應該是大大後天。

四妹拉關善耕:走,姐夫,回家,看看老爺子去。

關善耕:你回去吧,我在這兒待一會兒。

四妹撒嬌似的拉關善耕:哥,走吧。

關善耕只好同四妹走。

善耕:四姑娘,又管我叫上哥啦?

四妹得意地:我的嘴,我願意怎麼叫就怎麼叫!不行嗎?

四妹歪頭,調皮地笑看善耕。

125、初春。日景。關家大院院中。關如水坐在一把椅上,劉嫂抱著一個嬰兒。善犁、田兒立在一邊。金秀、銀秀、麥秀在地上玩耍。

關善耕、四妹打外面進來。

關如水:善耕,又去了哪兒啦?

關善耕:爹,沒事兒,蹓蹓。

關善耕走到劉嫂面前逗弄劉嫂懷中的嬰兒。

劉嫂懷中的嬰兒呀呀學語。

劉嫂:大東家,你這兒子怕說話要快。腿兒怕輦不上這嘴兒。

關善耕:那好,先說話嘴勤,先走道腿勤,看樣將來也是個支嘴兒的。

四妹:你是大東家,仁賦是少東家。都是管事的,當然也都是支嘴兒的啦!

關善耕笑:那你是啥?

四妹:我?!我是管你們倆的!

眾人笑。

關如水:善耕啊,你程叔叔明天該到了吧。

關善耕欲語,四妹一旁接過話:我的老爺子,是後天動身。瞧把你急的。

關如水笑:老糊塗了,老糊塗了!

四妹:才沒糊塗呢,是相見心切。

關如水:對,是心切。說實話,這幾天里覺都睡不好了。

四妹一笑,悄悄拉了一下善耕。關善耕會意,同四妹回到房里。

126、初春。日景。善耕房中。四妹、善耕。

四妹:你是大活人吧?

關善耕不解:是呀。

四妹:你怎麼還不為二哥的事兒操操心?

關善耕:我就知道你又是說這事兒,可我有什麼法子?老爺子這陣子都懶得說了,都嫌說得累得慌了,我有啥法兒?再說田兒•;•;•;•;•;•;田兒是一心一意對善犁的,可善犁不知怎麼想的。張善叔又是咱的老家人,田兒是他女兒,這事總得善犁有個態度咱才好說話。

四妹:我跟你說的法子你用了嗎?

關善耕想起:噢,沒有。

四妹:那你還不去辦。

關善耕:好,去辦。我一會兒就去找占伍。

四妹半嗔半怪地笑:你呀,是不是這幾天有給你說親的,你就把二哥的事不放在心上啦?

關善耕:四姑娘,胡說什麼呀?誰給我說親了?就是說我現在也沒那心思呀!

四妹:哼,我看你是口是心非,告訴你,你相親,必須得先我相,我同意了你再相,不然的話你就別想續人。

關善耕:我壓根也沒想續人。

四妹:真的?!

關善耕:真的。

四妹:是心里話?

善耕:對呀,是心里話。

四妹:那這幾天鍾敬文的小妹妹怎麼老往這兒跑,有事兒沒事兒的找你說話?怎麼不找我說話呀?

關善耕:唉,都是閑話。人家鍾敬文的這個小妹和你一樣,都是讀過書的人。今年才十七歲。我把你們這幾個丫頭都當孩子看待,能有什麼事兒呀?

四妹:孩子看待?你怎麼能有這想法兒呀?

善耕:是呀,你看看你們這幾個,十六的、十七的、十八的、十九的,這不都是孩子嗎?

四妹:十六、十七、十八怎麼啦?女孩十六當嫁,二十六就是老太太了。

善耕:噢,明白了,十六就當嫁,你正好十六了,該嫁人了,我得給你張羅了。你別急,就這幾天,城里有個有名的媒婆子,叫伏大姨。我明天就把她請來給你張羅人家。有合適的了咱就嫁出去。

四妹故做生氣地:我知道你的打算。

善耕:我有什麼打算哪?

四妹:鍾敬文的小妹妹鍾美春長的俊,要是不把我嫁出去,我在這兒橫挑豎挑的多礙事兒呀!

關善耕尷尬地;俊什麼俊,還沒有你四姑娘一半俊呢。

四妹:你真是這麼看的?

關善耕:真是呀!

四妹:那你別跟她來往行不行啊?

善耕:我沒跟她來往,你說她到咱家來了,進屋管我叫聲大哥,我能不理人家嗎?

四妹跳起一把抱住關善耕的一條胳膊,沖著關善耕嘻嘻一笑:姐夫,你說世界上的女孩是不是四姑娘最俊?

善耕:是呵!

四妹:是不是四姑娘最善良?

善耕:是呵!

四妹:是不是四姑娘最可愛?

善耕:是呵!

四妹在善耕的腮上親一口:那你還尋思別人干什麼呀?(轉身跑出去。)

善耕:這個瘋丫頭。怎麼這女孩兒都樂意聽誇她的話。

127、初春。日景。四妹跑到街上,自喜自笑的樣子;跑到南城門外,靠在八里河木橋上微笑著想心事。

李春安畫外音:小橋,流水,野色,春光。這地方真好啊,難怪四姑娘已沉醉在這景色之中了啊。

四妹一愣,尋聲望去李春安走到四妹身邊。

四妹:李公子,你怎麼也來了這里?

李春安:和你一樣,來看這春色美景。

四妹:這你可說錯了,我可不是來看什麼美景的,我是來想事的。

李春安:想事?四姑娘,你能有什麼事兒想?

四妹:李公子,那你能有什麼事想?

李春安:我?我想的可就多了。學業完成以後,回來的時候,我想干一番事業,可以說躊躇滿志,一腔抱負,可一晃,半年多了,卻又什麼都沒做。整天就是想而已。

四妹:那就等于沒有抱負,是吧?

李春安:也可以這麼說。

四妹:那為什麼?

李春安:也不為什麼。一方面是我總也抓不著頭緒,另一方面,我父親也不讓我干,他說,男兒有志,當先樹立思想,把世上的事先看明白了,想明白了,然後求三十而立,這一立就能立得穩當。

四妹:那李縣長不是說他二十多時就開始做上大事了嗎?

李春安:他說正是因為那時一度的盲目性,才使他走了許多彎路。

四妹:李縣長挺有意思的,他是想讓你三年不鳴,一鳴驚人吧?

李春安:也許吧。

李春安略遲疑地:四姑娘,我有幾句心里話想對你說。

四妹:免了吧,李公子,男人的心里話是不應該輕易出口的。咱們剛認識幾天,你就把心里話說給我,不是有點兒不對頭吧?

李春安:可是,四姑娘,我真想一吐為快。

四妹一笑,向縣城方向走去。

128、春日。日景。王元村不遠處的八里河邊。葛金財、吳三兒。

葛金財若有所思,自言自語地:怪了事兒了。

吳三兒:葛爺,什麼怪事兒?

葛金財:柳秉壯居然沒有信兒。段長生居然讓他留在茂楊口上,安安穩穩的享上清福了。豁子也居然當了個小頭目。以他的性格,藏寶圖的事兒他怎麼就能鴉雀無聲呢?怎麼能對關家沒有一點舉動呢?

吳三兒:八成是礙著大帥的面子吧?

葛金財:不!看來柳秉壯身邊有了高人了。

吳三兒:弟兄們打探了消息,茂楊口上沒什麼新人。

葛金財:不對,不對呀三兒。別看闞達仁被柳三兒封個什麼軍師,其實闞達仁沒什麼高招。所以柳秉壯沒擅動,必然有人給他指點,要不然,這麼大一樁富貴,他不可能無動于衷。難道這小子走了另一條路?

129、春日。日景。一幢樓內。柳秉漢、闞達仁隨一人拎一皮箱上樓。引領人推開一間屋門。對二人:請!

柳秉漢、闞達仁入。

邱本年正站在里面吸煙,見柳秉漢、闞達仁,笑迎:秉漢、闞兄弟,路上辛苦了,坐,坐吧。

幾人落坐。

柳秉漢:邱副官既然已經到了哈爾濱,怎麼不到山寨相聚?

邱本年: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不便到茂楊口,恐走露消息。

柳秉漢:邱副官想得周到。

邱本年:秉漢哪,大帥對秉壯能把藏寶圖這件事情及時報告感到滿意。但對這件事的處理上,大帥則有他的想法。大帥以為,既是大清國留下的藏寶密圖,必然是一批巨財;價值可能無法估量。但大帥認為,大清的藏寶地有可能是在關內,倘在關內,咱們卻在關外,咱們又沒機會進關取寶,要那玩藝有什麼用?因此,大帥的意思是這件事不可急圖,能將藏寶圖的持有者和段長生看好就行,別的事什麼都不要做。

柳秉漢:邱副官放心,我們一定按大帥和邱副官的囑托去辦。

邱本年:有一點你回去對秉壯說,萬一遇情急時可玉石俱焚。

柳秉漢:邱副官,兄弟愚純,還望明言。

邱本年想了想,站起身來,在地上踱步:據可靠情報,日本人有入侵東北之意。而現在,日本間細已大批潛入我東北各地。其中,有一伙人前一段時間還在尋找一個女人。雖然尚不明確所尋何人,但有一點已經查清,他們所尋找的這個人老家就在長春,而且和一個清朝的王爺有什麼關。所以,大帥府分析,他們找的這個女人就是黎可兒,既然要找黎可兒,肯定也是為了這件事情。一旦飄忽無影的黎可兒先我被這幫日本間細找到,那麼,他們很快就會對明晃晃住在龍崗的關如水下手。所以,大帥的意思是,東西是中國人的,埋在中國的地下,早晚還是咱中國的。甯可斷了這根線兒,也不能讓它落在小鬼子的手里。

柳秉漢:邱副官,兄弟明白了。

130、春日。日景。八里河邊。木橋上。四妹、李春安。四妹向縣城方向走去。李春安在後面緊隨。

李春安:四姑娘,打我見了你第一次以後,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心里放不下你。真的,有時候晚上睡不著的時候也想你,早上醒來,一睜眼想的也是你。你說這是為什麼?

四妹:我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也許就是因為沒事干吧?你要是莊戶上的人家,日子不好過,恐怕你睡不著的時候就想著有一缸米了。

四妹說畢一笑,大步向前走去。

131、春日。日景。黎可兒家中。黎可兒、古紅霞在客廳之中,素蓮侍立一旁。

古冬楊打外面入。

古冬楊:姑媽、可兒。

古紅霞:冬楊啊,你這兩天去了哪兒,怎麼沒回家?

古冬楊:姑媽,沒事兒,和兩個在日本時的同學去了鄉下。

古紅霞:日本同學?是日本人?

古冬楊:不是,都是咱中國去留學回來的。

古紅霞:那你們去鄉下干什麼?

古冬楊:姑媽,城里待得太悶,正好,我們不都是學畫的嗎,到鄉下玩玩兒,寫寫生。

古紅霞:那怎麼沒帶畫夾呀?

古冬楊:是拿同學們的畫夾用的。

古紅霞吃著一個水果:去了哪兒了?

古冬楊看看姑媽,把目光轉向可兒:去了龍崗縣。

可兒表情淡然地:表哥,你不是說要辦個賣日貨店嗎?怎麼沒辦?

古冬楊:可兒,你說的對,你反日貨,中國人都反日貨,我怎麼能違背國人和你的意思呢?我也想好了,咱是中國人,就該有中國人的志氣。小鬼子軍事上欺負咱們,商品上欺負咱們。咱們都是中國人,咱們不抵制誰抵制?

可兒現出高興神態:真的呀!

古冬楊:當然是真的。自打回國以後,聽說了日本人在中國的霸道行為,我的心里油然升起愛國的情緒。

可兒:冬哥,聽你的話,如今成了熱血青年了!

古冬楊:也可以這麼說吧,其實我們這次去鄉下,也是為了考察。如今我們的國家軟弱,政府腐敗無能,所以才受外國列強的欺負。我們幾個同學打算辦起一個實業救國會,打算以促進實業的辦法振興國家,走實業救國的道路。

可兒高興地:表哥,看來你的雄心不小,到時候,我也願意助你一臂之力。

古冬楊:那太好了。有妹妹的幫助,我就更是如虎添翼了。

可兒:冬哥。(火熱的眼神。)

古冬楊火熱的目光。

132、春日。日景。龍崗縣火車站。關善耕、關如水、李富銘、李春安、關善犁、四妹。站在月台上,向火車開來的方向翹盼。

四妹:二哥,你這陣子怎麼不帶我去釣魚啦?

善犁:四妹,你大了,哪有這麼大的女孩子還跑河邊釣魚的呀?

四妹:那就不對。釣魚也未必就都是男人的事。

善犁:那就是男人的事。

四妹:算了,二哥,我不跟你說這些。二哥,田兒對你那麼好,難道你心里不明白呀?

善犁望著四妹半晌不語。

四妹:二哥,大家都為你的事操心,你心里有什麼話怎麼不說呀?

善犁:四姑娘,其實我心里想的是•;•;•;•;•;•;

火車的長鳴聲。

四妹高興地叫起:火車來啦!火車來啦!

善犁將要說出口的話咽回去。




上篇:正文 第四集    下篇:正文 第六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