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九集   
  
正文 第九集


第 九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213、夏日。日景。關家大院。四妹房中。善耕、四妹。

善耕:四妹,今兒個這事兒老爺子也說了不怨你,老爺子說,就是你不說話,咱家也不和他土匪搭親。

四妹:我知道老爺子得這麼說,老爺子整天講孔孟之道,人義道德,他要是把我推給土匪,他不成了道貌岸然,口是心非的人了嗎。可我琢磨著,老爺子也得跟你說一件旁的事兒。

善耕:啥事兒?

四妹:讓你勸我嫁出去。

善耕略尷尬狀:四姑娘,我覺得你今年也十六了,也到了該嫁的年齡。

四妹:關善耕!你給我聽好了,我心中有的人,我心里明白,你心里也明白!你要是想把我推出去好辦!我就一條繩子,吊死你關善耕的房門上!

四妹起身,氣沖沖出。

善耕站起:四妹!四妹!

四妹出。善耕作無可奈何狀。

214、夏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柳秉壯、塗鳳山。

柳秉壯:鳳山,你帶上一個隊的人,就把大崗村那兒三個關家的佃戶屯給我搶光了!那三個屯子富!

塗鳳山:是,三爺,那用不用殺他幾口子?

柳秉壯:不用,搶就行,娘兒們也別碰。我就是教訓教訓他關家!不給我面子?我他媽也不給你太平日子!

塗鳳山:明白了,三爺,我這就去!

塗鳳山轉身出。

柳秉壯冷笑狀:四丫頭,我看你還在關家怎麼待!

215、夏日。日景。大崗村中。塗鳳山騎在馬上,吸著煙,得意之狀。

塗鳳山:給我搶!看著啥好搶啥!給我把這兒他媽搶光了嘍!

眾匪在家戶中、街上行搶。

村口人哭喊聲,哀求聲:

:爺,你們行行好吧!俺家就這兒點值錢的東西!

:爺,這東西你不能拿走,那是俺爺爺留下的!

:你們這是干什麼呀?糧還沒下來,你們拿走了這點糧,俺們一家吃啥呀!

:你們這不是要俺們的命嗎?

塗鳳山騎在馬上,吸著煙,一副得意之狀。

土匪在搶東西,往馬背上裝東西。

土匪一:塗爺,這兒有個俊娘兒們,哥幾個想玩玩兒!

塗鳳山:不行,你以為爺我不想玩玩兒呀!三爺不讓!快搶東西去吧!

土匪一:是,塗爺!

眾匪在村中行搶場面。

216、夏日。日景。關家大院院中。一些被搶莊戶站在院中。愁眉不展狀。若干村上婦女哭狀。

217、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關如水、善耕、四妹、大崗村村長老占及另二村村長。

老占:老爺子、大東家,這塗鳳山是啥樣人你也知道,咱也惹不起呀,他又是茂楊口柳三兒的人,咱就是有槍咱也敢打,咱打死他一個,那咱全村子的人就都沒命了!

關如水:這是柳秉壯的事兒。那都搶了啥了?

老占:唉!這幫土匪也太不像話了!見啥搶啥!糧食也都給搶光了。可現在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正是夏鋤的時候,地里活兒還緊,這讓大伙兒咋活呀?

四妹面帶怒色,轉身出。

善耕:爹,我看先這麼辦吧,咱讓老占回去先把咱那邊的糧食囤子打開,給大伙兒分點糧食,把眼時的難關渡過去。等到了秋後,再給大家的租子減一半兒,要不咱也沒法兒。這事兒咱也不能報官哪,報了官,縣上一動,那柳秉壯、塗鳳山不還得下手嗎。

218、夏日。日景。關家大院後門處。四妹牽馬出。四妹上馬,拍馬出城。

219、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關如水、善耕、老占等。

關如水:眼下也只好這麼辦了。

善耕:老占,你是這三屯子的村長,這事兒你回去就辦吧,把咱家的糧食囤子打兒一個,按人,大人一個人一百五十斤,孩子一人一百斤,辦完了拉個單子給我就行。

老占:哎,大東家。另外,我覺著這事兒柳秉壯未必知道,咱上不是得跟柳秉壯通個話,往後可別讓塗鳳山干這事兒了。

善耕:這事兒我辦吧,地里活兒忙,你們就先回去吧。

老占:大東家,那我們就回去了。

220、夏日。日景。龍崗上。四妹騎馬飛奔。

221、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關如水、善耕。

關如水:咋樣?善耕,這事兒要是大伙兒要是知道起因,那就得把這事兒全推到咱家的身上。

善耕:還是爹想事兒想得長遠。可這事兒咋辦哪?有了這把,難免還有下把,這茂楊口的人再對別的地方下手,那咱也應對不過來呀!

關如水沉思:報官是不行,可這事兒咱也不能再找程子風了,就是找,要論近,大帥還是跟柳秉壯近的,大帥要是一句:你嫁他不就完了,那咱這事兒就更不好辦了。

善耕:那咱也得想個轍呀!

關如水:我看這麼辦,咱再等個三天兩天,看看茂楊口上的動靜。要是沒事兒了,咱也就殺豬不吹,蔫退。要是再有啥動靜,那我就親自上趟茂楊口,人怕見面,樹怕扒皮,要是把話說開了,我想柳秉壯也不是那麼不講情面的人。

善耕:爹,你要上茂口?那可不行!那畢竟是一窩子土匪,他仗著大帥跟他有來往,萬一對你下手那可咋辦?我看要不就把這事兒跟李富銘說了。

關如水:不急,先等等看吧。

222、夏日。日景。茂楊口前路上。四妹騎馬奔到堡門前。

堡上小匪猴子,對其他小匪:弟兄們,這咋上來個俊妞兒?

小匪一:八成是來給你當老婆的吧?

猴子:竟瞎說,我老婆不是皇上的閨女嗎?

幾個小匪笑。

四妹騎馬跑到堡前。

猴子:干啥的?

四妹:你讓柳秉漢出來!

猴子:找我們四爺?那你是誰呀?

四妹:少啰嗦!快讓柳秉漢出來!

小匪一:猴子,別跟她逗,是找四爺的,不是鬧著玩兒的。

猴子對下面四妹:好,你等著。

猴子下堡向內院跑去。

223、夏日。日景。茂楊口內。一棵樹下的臥牛石上,柳秉漢坐在上面想事狀。猴子跑到。

猴子:四爺,堡門口來了個俊妞兒,口口聲聲,就是要找四爺你。

柳秉漢怔狀:俊妞兒?找我?

猴子:是,四爺,是騎著馬來的?

柳秉漢自語疑惑狀:四姑娘?不能啊?

柳秉漢站起:走,猴子,看看去!

柳秉漢、猴子向外走。

224、夏日。日景。茂楊口。堡前。四妹騎在馬上,擰眉望著堡門。堡門開,柳秉漢出。柳秉漢一愣狀。

柳秉漢:四姑娘!

柳秉漢快步走來:四姑娘,你咋來了?

四妹:柳秉漢!你是個男人,你不仗義!你欺負我?

柳秉漢莫名其妙狀:四姑娘,你你•;•;•;•;•;•;這話是打哪兒來的呀?

四妹:你別裝!那關家的佃戶村大崗村那兒是咋回事兒?

四妹眼淚在眼圈兒中轉。

柳秉漢:大崗村?大崗村怎麼啦?

四妹:柳秉漢,那天的事兒,我原還挺佩服你!可沒想到,你卻干這種見不得人的事兒!

柳秉漢:四姑娘,到底啥事兒?我柳秉漢真不知道?

四妹:真不知道?那塗鳳山是自己做主,帶人搶了大崗村的三個屯子嗎?

柳秉漢:塗鳳山帶人搶了大崗村?

四妹:柳秉漢!你要是要我的命,我現在就給你!我要不敢開槍我就不姓林!我就是四姑娘林鐵童!

四妹掏槍頂在自己頭上。

225、夏日。日景。關家大院。善耕進四妹房中。不見四妹,問屋中丫頭。

善耕:四姑娘干啥去了?

屋中丫頭:不知道哇。看著好像生氣了,氣哼哼走的,我也沒敢問。

善耕略想,自語狀:那能上哪兒去呢?

善耕出,到前院門首處,問門口樹蔭下坐著的張善。

善耕:張善叔,看見四姑娘了嗎?

張善:沒有哇,她沒出去,我一直在這坐著了。

善耕略想,折身往回走。

226、夏日。日景。茂楊口。堡門前。四妹以槍抵頭。

柳秉漢:四姑娘,我對天發誓!我真不知道!我要知道有這事兒,我就不得好死!

四妹放下槍,眼中落淚。

四妹:柳秉漢,我爹媽沒的早,我是隨我姐姐嫁到關家。我大姐去年又沒了。其實,我大姐在與不在,我都不是關家人,我是寄養在關家的;我本來就是沒家的人!你們這麼一來,讓我怎麼在關家待下去,讓我上哪兒去,這不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嗎?

柳秉漢:四姑娘,這事兒我真不知道。我要是事先知道,我是絕不能讓塗鳳山去的。

四妹:柳秉漢,這婚姻的事兒是兩廂情願的事兒。我是心里頭真有人了,我要是沒有,我四姑娘肯定嫁給你!我求求你了,柳秉漢,在這個世界上我已經沒家沒親人了,你就別再逼我了!

柳秉漢:四姑娘,我一定要把這事兒問清楚,要是塗鳳山自己干的,我饒不了他!

四妹哭著轉身騎,哭著騎馬慢慢下山。

柳秉漢對四妹背影:四姑娘!這事兒要是我三哥讓干的,我就到關家大院門前,讓你看著,我打折我自己的一條腿!

227、夏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內坐柳秉壯、闞達仁。柳秉漢入。

柳秉壯:四弟呀,快來坐,喝茶。邱本年給的這龍井還真是上品的。

柳秉漢坐。悶不作聲。

柳秉壯:四弟,還為那事兒不通快呀!

柳秉漢:三哥,剛才四姑娘來過了。

柳秉漢:四姑娘?!她來干啥來了?

柳秉漢:三哥,塗鳳山把大崗村搶了。

柳秉壯:是呀!

柳秉漢:三哥,這事兒你知道?

柳秉壯:我就是要出這口惡氣!別人都得給我面子,一個臭丫頭片子竟敢不給我面子,我能忍下這口氣嗎?

柳秉漢:三哥,咱咋能干這事兒!你不都說了嗎,咱再不干這種事兒了嗎!

柳秉壯:這和打家劫舍是兩碼事兒!我這是出氣,是教訓教訓他們關家!

柳秉漢:三哥,這事兒你不是想錯了嗎,這哪是教訓關家,這不是把四姑娘往絕路上逼嗎?

柳秉壯:往絕路上逼?

柳秉漢:三哥,四姑娘不是關家人,她是寄養在關家的,這事兒是由她而起,出了這麼大事兒,她咋在關家待下去?

柳秉壯:待不下去就待不下去,絕路就絕路,不給我四弟當媳婦,我就逼她上絕路!我非逼著她,讓她自兒個送上門來不可!

柳秉漢:三哥,咱不能那麼做,她孤零零的一個人在關家,咱們咋能欺負她一個姑娘家!

柳秉壯:嗬!你還真心了疼了!

柳秉漢:三哥!

柳秉壯:算了,算了,不說這事兒了,喝茶。

柳秉漢略想,起身出去。

柳秉壯望著柳秉漢的背影,似自語狀:這老四對這四姑娘還真的動了真的了。

228、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善耕坐在屋內現焦急狀。占伍入。

占伍:大東家,問了一圈兒,才問到正地方。大柱剛才在後面了,大柱說四姑娘是騎著馬出去的後門兒。我到馬廄看了下,四姑娘的那匹白馬真就沒在里邊兒。

善耕站起:騎馬走的?!

占伍:是騎馬走的。

善耕:那她能上哪兒去呀?

229、夏日。日景。關家大院後門處。四妹下馬。牽馬奔馬廄。

230、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善耕、占伍。

善耕:這可真急人,你說她一個小姑娘,自兒個騎馬就走了,亂哄哄,出了事兒可•;•;•;•;•;•;

四妹畫外音:誰還是小姑娘?我不是小姑娘!

善耕、占伍一愣,抬頭看。四妹由外入。

善耕:四妹,你這是上哪兒去了?也不說一聲兒,大家伙都跟著著急,城里都找遍了,連城南的南甸子燒鍋都打發人去了。

四妹倚門邊站住,低頭不語。

占伍:大東家,四姑娘回來了,那我就上燒鍋去了。

善耕:去吧,順便告訴張善叔一聲,就說四姑娘回來了,沒事兒,騎馬出去玩兒了。

占伍:好了大東家。

占伍出。

善耕:四妹,你這是去了哪兒啦?

四妹:茂楊口。

善耕吃驚地:茂楊口?

231、夏日。日景。龍崗上。柳秉漢騎馬飛奔。

232、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善耕、四妹。

善耕站在地上:四妹,你說說你,這麼大了,還不懂事兒,茂楊口那是匪窩,這柳秉漢還中,沒把你抓進去,要是抓進去,連個給傳話的人都沒有,讓我上哪兒找你去?

四妹一下撲進善耕懷里,緊緊抱住善耕。哭泣。

四妹:大哥!

善耕:四妹,好孩子,別為這事上火,老爺子說了,實在不行,他就上茂楊口找柳三兒說去,你別急,啊?

233、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門由外推開。善犁入。善犁見四妹摟著善耕哭泣,一愣狀。

善犁面露失落神色,忙轉身出。

234、夏日。日景。龍崗縣城城門處。柳秉漢飛馬入。

235、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四妹、善耕。四妹抱著善耕。善耕輕拍四妹肩膀。

善耕:四妹,別想太多了,啊?有我在,就有你在,你放心,到啥時候,姐夫也不能放下你不管,啊?

四妹:不是姐夫!

善耕:傻孩子,不是姐夫是啥!

四妹:可現在你不是,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長大了。

善耕:好了,回房歇一會去吧。

四妹:大哥,難道你心里•;•;•;•;•;•;

柳秉漢畫外音突然傳入,打斷四妹話:四姑娘!你出來!

善耕、四妹一怔,兩人分開,四妹若有所思狀,突然轉身奔出,善耕緊隨奔出。

236、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外。門由里推開,四妹出,望向關家大院院門處,怔狀。急奔過去。

237、夏日。日景。關家大院門首處。柳秉漢手握槍站在關家大院門外,見四姑娘奔來,槍對著自己腿部開槍。槍響,柳秉漢痛狀跪倒,一手捂傷口,血流出,握槍手手握槍,將槍管拄在地了,柳秉漢流汗的面孔。

238、夏日。日景。關家大院門首處。四妹跑出俯身攙住柳秉漢。

四妹:柳秉漢!你怎麼干這事兒!

善耕奔到。

善耕:這這•;•;•;•;•;•;唉!快送醫院!

239、夏日。日景。縣醫院一病房內。柳秉漢躺在病床上。四妹坐在一邊。善耕站在地上。

善耕:四妹,你就在這兒陪一會兒柳四爺,我回去打發個人上茂楊口告訴柳四爺一聲。

四妹點點頭。善耕出。

柳秉漢眼望上方,躺在床上不動。

四妹:柳秉漢,你說你這是何苦啊!你這一槍不打緊,你三哥得咋想,他要是再找關家的麻煩,你說我還有活路嗎?

柳秉漢:你放心,有了這次事兒,我三哥為了我,他也不會再找關家的麻煩的。回去我也會跟三哥說的,他要是再找關家的麻煩,我就死在他面前。

四妹:你不能那樣!一個大男人,有事說事,咋老是要死,你能說服柳三哥,給四姑娘留條活路就中了。

柳秉漢:好吧,四姑娘,我聽你的。

四妹:你說你這一槍,你自己受罪不說,這也讓我心里過不去了。要知道這樣,我還不如不上這趟茂楊口了,反而害你挨了槍。

柳秉漢:四姑娘,值!別說為你挨了槍,就是讓我替你死,我也願意!

四妹眼圈一紅,落下淚來:柳秉漢,我知道你對我是真心的,也知道你是個講義氣的人。可是•;•;•;•;•;•;柳秉漢,咱倆的事兒真不行,我不是說你這人不好,從這件事兒上看,我知道你是個好人,是個硬漢子,可我,可我心里真的有人了,你說你喜歡我是個隨便移情別就的人嗎?

柳秉漢搖頭。

四妹:柳秉漢,這麼著吧,我就給你當個親妹妹,你就給我當個親哥哥,以後我就叫你四哥,你就叫我四妹,這樣成嗎?

柳秉漢一把拉住四妹的手:四姑娘,不成!你也死不了,我也死不了,我等著呢,我等著那一天兒!我甯可等你一輩子!

四妹:柳四哥!

240、夏日。日景。縣醫院。柳秉漢病房內。柳秉漢躺在床上。四妹坐在床邊。柳秉壯在前、善耕在後入。後面柳秉漢隨從若干!

柳秉漢滿面怒容。四妹見柳秉壯,起身,低頭看下面。柳秉壯怒視四妹一眼。

柳秉壯:哼!

柳秉壯走到柳秉漢身邊。

柳秉漢:三哥!

柳秉壯:沒出息!

柳秉壯對手下:過來,抬老四回去!

柳秉壯隨從過來,抬柳秉漢。

善耕上前:柳三爺,四爺不能回去,怎麼也得把傷治好了再說!

柳秉壯:治好?!在這兒能治好?!還不得讓這個小妖精把命治沒了!

柳秉壯隨抬柳秉漢人等仰然而出。善耕跟在後面:三爺,三爺,給四爺治好傷了再回去吧。

柳秉壯不理而去。

241、夏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關善耕。

關如水:怎麼能又鬧出這樣的事兒來?

善耕:誰知道?

關如水:要是這樣,柳秉壯恐怕還要找咱的麻煩。

善耕:不會了,柳秉漢對四姑娘說,柳秉壯要是再找咱的麻煩,柳秉漢會說話的,他這回回去就得對柳秉壯說。

關如水:要是柳秉壯不聽柳秉漢的呢?

善耕:爹,我看不會,柳三兒拿柳四兒十分重要,只要柳秉漢認了真了,柳秉壯不會不聽柳秉漢的。何況還有了這回事兒。

關如水:那就好,那就好!但願如此。

關如水略想:那你就跟四姑娘說說,也老大不小了,敢緊找個合適的人家嫁出去,省著茂楊口上老惦心是回事兒。

善耕:爹,我跟四姑娘說了,她•;•;•;•;•;•;她說啥也不嫁。

關如水:不嫁?那她這是要干什麼呀?那是她心里真有了人了?

善耕:爹,我•;•;•;•;•;•;我也不好說。

關如水:算了,你有空就再問問她吧。別忘了,紅顏禍水,這四姑娘長得這麼俊,老留在家里沒個主兒,那是誰都要惦心的事兒。

善耕:爹。

關如水:柳秉漢門前開槍為的啥,旁人都知道了吧?

善耕:不知道。當時就我和四姑娘在場,等別人跑過來看熱鬧的時候,我就把柳秉漢扶馬上去了。當時也有人問是咋回事兒,四姑娘來的也挺快:“槍走火兒啦!”後來柳秉壯就來了,氣哼哼地把柳秉漢接回去了,所以沒人知道實情。

關如水:那就好,還得告訴四姑娘,就那麼說,對誰也不能說出實情。

善耕:爹,知道了。

242、夏日。日景。茂楊口。柳秉漢房中。柳秉漢、柳秉壯。

柳秉漢:三哥,咱和關家的事兒就到此為止吧。跟你說,三哥,四姑娘雖然在關家不愁吃不愁穿,但畢竟也是寄人籬下的,也挺難,我是不忍心做害四姑娘的事兒。

柳秉壯:她可忍心看著你挨槍子兒!

柳秉漢:三哥,不是那回事兒!四弟和四姑娘一搭面兒四弟就開槍了。四姑娘在醫院里都哭了。四姑娘不是輕易掉眼淚的人。

柳秉壯:哭了!娘兒們的眼淚還信得著啊?這是娘兒們的招兒,一哭二鬧三撒嬌,你看著她哭了,裝了了,你知道他心里咋想?

柳秉漢:三哥,你說的是別的女人,四姑娘絕對不是那種女人,四姑娘對人、做事兒,那咱也是聽說過的。

柳秉壯:那你說對關家咱咋辦?你這一槍就白挨了?

柳秉漢:三哥,這一槍是我自己打的,是我覺著咱對不起四姑娘。與人家啥關系?咱要是為這事兒再找人家麻煩,傳揚出去,那不顯得咱太小器了嗎?

柳秉壯略想狀:中,那就聽你的。你就好好養傷吧,咱家的槍傷藥,那是誰也比不了的!

243、夏日。日景。龍崗縣縣長辦公室內。李富銘站在桌前吸煙。敲門聲。

李富銘:進!

善耕臉上掛笑,推門入。

善耕:李縣長,是你叫我?

李富銘:善耕啊,來,坐吧。

善耕到李富銘桌旁椅上坐下。李富銘坐。表情較為嚴肅地看著善耕。

李富銘:善耕啊,我今天讓你來,是有件事想問問你。

善耕:李縣長請說。

李富銘:應該說,在龍崗縣,我真正的朋友也只有一個,就是你父親。這是因為程子風,把我和你父親連在了一起。

善耕:善耕知道,是李縣長看得起家父。

李富銘:話不能這麼說,用一句老話講叫好漢惜好漢,惺惺惜惺惺。人以群分,物以類聚而已。我對你父親是十分敬重的。

李富銘站起,在地上踱步:善耕,所以,我覺得,關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在這兒當縣長,那我就得時刻關注你們關家。這既是對如水兄一家負責,也是對程先生負責。但是,我就是長著千手千眼,也有照顧不到的時候,所以,有些事兒,如水年歲大些,腿腳上懶,你就得勤快些,家里有啥大事、小情,沒事兒的時候你就上我這來一趟,跟我說一聲,不然的話,我不知情,你又不說,慢慢兒咱不就生分了嗎?

善耕:李縣長,善耕知道。只是眼下家里也沒啥事兒。

李富銘:善耕,不對吧?我聽說,茂楊口上的塗鳳山帶人搶了你們關家的佃戶村、大崗村的三個屯子。後來柳秉漢又在你家門口中了一槍。這不都是大事兒嗎?怎麼能說沒事呢?

善耕:李縣長有所不知。大崗村那兒塗鳳山是去鬧過一回,可沒啥大害,也就是搶了點東西,後來柳秉壯知道了,把塗鳳山給收拾了一頓,末了把搶的東西折價成大洋,打發柳秉漢送來了,誰知道柳秉漢走的時候槍走了火兒。後來在縣醫院處置了傷口,就被柳秉壯接回茂楊口了。

李富銘:果真是這麼回事兒?

善耕:果真是這麼回事兒,要是別人說的和善耕說的不一樣,那肯定就是謠傳。李縣長你還不知道嗎,人傳話,越傳越懸。一個看到個螞蚱,傳到二百里外,就成看到頭象了。

李富銘:要果真是這麼回事兒也就罷了,要是柳秉壯有騷擾地方的事兒,那是一定要清剿的!尤其是騷擾關家,那我是絕不會留情的!別看大帥和他有來往!就是蔣委員長和他有來往也不行!

善耕:多謝李縣長關心,確實如善耕所說。

李富銘:那好吧。以後記住,家里有事兒,一定要先告訴我一聲。不然我可真要挑理了。

善耕起身,笑言:善耕記住了。

244、夏日。日景。茂楊口。柳秉漢房中。柳秉漢、猴子。柳秉漢寫信。將寫好的信折好,裝入封中,交給猴子。

柳秉漢:猴子,你得把這信親自交到四姑娘手里。

猴子:是四爺。

245、夏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善耕、關如水。

關如水:那富銘確實不知道實情。

善耕:看樣兒是不知道。

關如水:不知道好。李富銘辦事兒有時候古板,好事兒恐怕也得辦壞了。]

善耕:我就是怕以後他要萬一知道了實情挑理。

關如水:沒事兒,到時候他要真知道了實情,我跟他說。

善耕:那就得靠爹圓場了,不然,李富銘恐怕對兒要有想法的。

關如水:你放心吧。這點事兒我還辦不了?

善耕:那是。要不然爹咋能給王爺當謀士呢。

關如水笑看善耕:也學會奉承我了。

246、夏日。日景。關家大院門前。四妹、猴子。猴子將信交在四妹手里。

四妹:這位兄弟,進屋喝茶,歇歇,吃了飯了再走吧。

猴子:不了,四姑娘,四爺還等著我回話呢。

四妹:那就謝謝了。

猴子上馬,馬上對四妹一揖:四姑娘,四爺可對你真好啊!

猴子轉身拍馬而去。

四妹望猴子背影,轉身邊向院內走,邊將信打開,看信。

柳秉漢畫外音:四姑娘,我的傷好的挺快,我家的槍傷藥好。我現在都能下地了。

四姑娘,我跟三哥說了,三哥也答應了,打今兒個往後,不會再找關家的麻煩了,你就放心吧。

四姑娘,我心里是一直有你的,我跟你一樣,也不會移情別就的,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再找你的,我等著,我相信老天有一天會開眼的。

247、夏日。日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善耕、四妹。善耕看信畢。善耕抬頭看四妹。

善耕:四妹,這麼說,柳秉壯真的再不能找咱麻煩了?

四妹:我想是吧。柳秉漢沖他能對自己開一槍,是說話能算數的。

善耕:那就好,總算躲過一劫了!

四妹:行了,這回你不用老提心吊膽的了。

善耕:提心吊膽!其實不都是為你提心吊膽哪?

四妹深情地望善耕:這我知道。可你也應該知道我為啥豁出去了上的茂楊口。

善耕:可是,可是•;•;•;•;•;•;唉!

248、夏日。日景。龍崗縣城城南。八里河邊的大堤上。柳蔭下的路。四妹、李春安。

李春安:四姑娘,如今的時代和過去不一樣了;過去婚姻上是父母包辦,現在的年輕人講的卻是愛情。兩個人有情有意了就可以在一起。

四妹:可是現在,大多數的人家也還是照樣包辦。

李春安:起碼在一些開明的家庭里邊這樣的事少了。四姑娘,我是向來主張新思想、新風俗的。我總覺得新思想,新事物的出現,都是有它的根據的。也是曆史推延過來所必然形成的。

四妹:這些事我可不太懂,我們不說這些好嗎?

李春安:那說什麼呢?那就說這美麗的春色吧。四姑娘你看,那道遠山,像大地的眉毛,那條河流,像大地的眼睛。他們溫情地注視著我們眼前的綠色,像是在說,青春的力量,像是在唱有情的人歌•;•;•;•;•;•;

四妹:春安,你在說什麼?快別說了,我身子有點兒冷。

李春安:四姑娘,我的話不至于那麼酸吧?

四妹:也不至于那麼不酸。

李春安:四姑娘,我是真心喜歡你的,答應我吧。我會愛你一生一世的。

四妹:你剛才不是還說愛要倆個人有情有意嗎?

李春安:那你的心中一點兒都沒有我嗎?

四妹:春安,每個人心中都有他自己的愛,每個人的愛也只能是屬于一個人的。你這念過大書的人,難道這一點都不懂嗎?

李春安:四姑娘,我是真心的,我李春安對于愛情是絕不草率的。

四妹:也許你是這樣。我信,可我也是這樣。我也有我深愛的人,我也絕不會草率的。

李春安:四姑娘!•;•;•;•;•;•;

249、夏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的房內。

關如水、張善。

關如水:你覺得這件事咋樣?

張善:老哥兒,我看也得抓緊辦。善耕和善犁不一樣。老哥雖身子骨結實,可早就不管家的事兒了。現在善耕是當家的,咱家的內外,都是以善耕為一家之主的。咱是一個大家,有男家主而沒有女家主,不光是說著不好聽的事兒,關鍵家里外頭有些事兒也不好料理。

關如水:確實是這麼個理兒。過去,家里、外頭,人情往來上的事兒、莊戶上的人情事兒,都是大妹打點著辦的。自打大妹沒了以後,很多事兒都漏過去了,讓人覺著咱們關家好像是冷丁不懂了禮數了似的。

張善:另外善耕也得有人去照顧。人就是這樣,有個媳婦照顧著和沒個媳婦照顧著就是不一樣。你再有好日子過,可一到晚上,一個人往炕上一躺,立馬就覺著心里空落落的。時候長了對身子骨也不好。

關如水:那咱先問問善耕?

張善:你要問他,那就等于沒問。他能說願意?他能說不願意?他啥都不能說呀!

關如水:那你就去張羅吧。我看找找伏月,跟她說好了,找就得找個正正經經的人家,能過日子,能操持這個家內事的。而且得是沒嫁過的,是姑娘,也屬原配,不分心。

張善:那我就去辦?老哥哥?

關如水:辦吧。

250、夏日。日景。可兒家。可兒房中。可兒,古冬楊。

可兒:冬哥,盧衛東什麼時候去日本?

古冬楊:已經走了。你跟我說完的第二天就走了。

可兒:那已經走了有幾天了。

古冬楊:這會兒可能都快到日本了。

可兒:那咱們得先選好墓地。

古冬楊:這些事怎麼能讓你操心呢,跟你說了吧,我早求同學去辦了。在城外黃山嘴子那兒選了一塊又僻靜、又好的墓地。王爺的遺骨能安放在那里,我相信他自己也會滿意的。

可兒感激地:冬哥,你真好,什麼事情都幫我想到前頭去。要是我自己的話,我什麼都不會做。外面的事兒我接觸的太少,幾乎等于沒接觸過。

古冬楊:這我知道。不過不要緊,以後有我,什麼事兒都不會讓你操心的,我會照顧好你的。

可兒將肩靠在古冬楊的身上。

古冬楊抱住可兒。

可兒仰起臉,深情地望一眼古冬楊,然後把頭低下。

古冬楊:等把王爺的事兒辦了,我就准備和姑媽說我們倆的事兒。

可兒:冬哥,你說媽能同意嗎?你可是我的表哥呀!

古冬楊:姑表作親的事很平常,有什麼不同意的。

可兒緊依在冬楊的懷里:反正我沒啥主意,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你看著辦吧。反正我得聽媽的。

古冬楊:你盡管放心,姑媽會同意的。

251、夏日。日景。一間房內。左也成、李春安。

左也成:春安,這件事,我看你還是跟李縣長說才對。關家和程先生;程先生和李縣長可都不是一般關系。這件事總得李縣長拿個主意,從長計議才好。

李春安:可是,左叔叔,我是真心喜歡四姑娘的。

左也成:這我也知道,可也得四姑娘喜歡你才成。

李春安:她不喜歡我嗎?她沒有理由不喜歡我。論學問,我是留過洋的,她只是在省城里讀過兩年書;論家庭門戶地位,我是堂堂龍崗縣縣長的兒子!她不過是寄養在關家的一個外親。我哪一點上都是配得上她的。

左也成:但是,這樣的事可不是用這些來衡量的。

李春安:算了,這幾天我要去省城一趟,幾個日本留學時的朋友邀我過去。正好,我也可以有時間好好想一想。回來的時候再說吧。

左也成:要不•;•;•;•;•;•;跟你小媽說說?

李春安:我後媽?!跟她說!她和我同歲!她懂啥?再說了,我壓根兒也沒把她當後媽!

左也成愣愣地看李春安,往上推一推眼鏡:沒把她當媽?那當啥了?

李春安:婊子!




上篇:正文 第八集    下篇:正文 第十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