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十一集   
  
正文 第十一集


第 十一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279、夏日。日景。關家大院。賬房。關善犁坐在賬房里,同占伍算賬。

關善耕從門外探進身來:二弟,先放一放,我有點事跟你說說。

關善犁放下筆:占伍,你自己先算著,回頭咱倆再對。

仇占伍:忙你的二東家。(拿起筆,看帳本,打算盤)

關善犁出來:大哥,啥事兒?

280、夏日。日景。關家大院中。關善耕不吱聲,前頭先走,徑直走回自己的房里。關善犁緊隨後面進去。

關善犁見關善耕嚴肅的面孔,陪個笑臉:大哥,有事兒呀?

281、夏日。日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關善耕坐下、關善犁一旁坐下。

善耕:二弟,豆花兒的事兒爹知道了。

善犁面無表情地:知道啦?知道了好。

善耕:你也別好不好的了。爹讓我給你在外面買個宅子,讓你把豆花兒先接過去,讓你也過去,先那麼過著,等給你明媒正娶一房媳婦以後,再把豆花接進宅子來,讓她當個二房。你覺得這麼辦咋樣?

善犁:不咋樣。

善耕:那你就是願意了?

善犁:願不願意也這麼定了。

善耕想一想:二弟呀,咱爹的年歲已經不小了。人到了這個年齡,想的事已經不多了。唯一想的是兒孫、後代們的事。只要他看著咱們,兒孫的事有沒辦好的地方,他就放心不下,這是老人的通病。善犁,你今年三十,也算是老大不小了。人過三十天過午,已當而立。立者立業立家。而你不娶怎麼能算立家?這婚事兒總得辦了吧?你總不能讓爹老在心里窩著這塊心病吧?善犁,爹今兒個還說了,他打算把田兒給你娶過來。我看田兒人不錯,長得也俊,又是張善叔的閨女,知根知底兒。人活一世,就這麼回事,堂堂正正娶個老婆,生幾個孩子;把日子過好一點兒,順心一點兒,也就完了。還求啥?當大官兒?當皇帝?娶名門小姐?那不是咱百姓的事兒!就是給咱個名門小姐、皇上的女兒咱也不敢娶,咱得低人家一頭。

關善犁掏出煙來,點著吸上。

關善耕:善犁,你不能老這樣,心里別著個勁兒。到底為啥,你總得有句話吧?

善犁不語,吸煙。

關善耕:善犁,你說你這是怎麼了?你讓我著急不要緊,我是大哥,我活該!可是你不能讓咱爹著急吧?!

關善犁吸煙。

關善耕:二弟,我明著跟你說吧,因為有了豆花兒這件事,爹已經把你和田兒的事兒定了,到時候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

282、夏日。日景。關家大院。善耕房前。善耕出。門外,四妹正站在門口。兩人對望一眼。

關善耕不語,急急走去。

283、夏日。日景。關家大院中。善耕房前。善犁打屋中出,不看門前站著的四妹,徑直朝外面走去。

284、夏日。日景。龍崗縣城外。八里河的木橋上。關善犁手扶橋欄,望著河水。

四妹遠遠地站在一旁。

285、夏日。日景。可兒家門前。一個頭戴禮帽的人在可兒的住宅門前敲門。

素蓮將門打開,來人將一封信塞給素蓮。

來人:馬上交給小姐。

來人扭頭離去。

素蓮一怔,疑惑地望著那人,一邊看信封,一邊將門關上。

286、夏日。日景。可兒住宅門前的路上較遠處。古冬楊走來,注視匆匆離去的送信人,若有所思狀。

287、夏日。日景。可兒房中。可兒拆開信。

信:你必須馬上離開此地,獨自隱藏,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切記切記。

可兒懵懂狀。

288、夏日。日景。可兒家中。樓下門響。樓梯上響起急促的腳步聲。

古冬楊匆匆上樓,迎面碰上下樓的素蓮。

古冬楊看素蓮一眼,略停,又匆匆上樓。

289、夏日。日景。可兒家中。可兒房內。可兒正在梳妝台前梳頭。古冬楊從外猛地推開可兒的房門。可兒驚訝地回頭看古冬楊。

黎可兒:冬哥!(站起身,笑著過來,)你嚇我一跳,這麼急急火火的。

古冬楊:可兒,剛才誰來過?

可兒:沒人來過。

古冬楊:我看見有個人從門口剛剛離開。

可兒莫名其妙地:剛剛?

可兒走過去推開房門,站在樓梯口處對樓下:素蓮,你上來!

素蓮答應,奔上樓來:小姐。

可兒:剛剛有人來過咱家嗎?

素蓮:有。

可兒:那怎麼不跟我說一聲。是干什麼的?

素蓮:小姐,是找人的,找錯街了。

可兒嗔怪地:那也該告訴我一聲。

素蓮:那人問一句就走了。

古冬楊注視著素蓮,慢慢轉身,露出笑容。二人進屋。可兒將門關上。

古冬楊:可兒,姑媽呢?

可兒:大概去逛街了吧,媽是閑不住的。(拉住古冬楊)來,冬楊,你看我買了個戒指。(可兒拿起梳妝台上的一枚戒指)冬哥你看。

古冬楊心不在焉地:好好。

可兒望著古冬楊疑惑的目光。

290、夏日。日景。龍崗縣城外。八里河橋上。關善犁手扶橋欄,俯身望著河面。

四妹一點點地蹭到關善犁的身邊。

四妹:二哥。

關善犁將頭抬起,將目光望向遠處的河面。

四妹:二哥!我要跟你說話。

關善犁望著遠處不語。

四妹:二哥,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知道你心里憋著什麼,但是二哥,你是個男人,你不能這樣。

關善犁臉上現出很感傷的微笑。

四妹:二哥,豆花的事兒是我的錯,我知道你不喜歡她,可我原本也不是想出這種事兒的,我是想摸摸二哥的底兒,想知道二哥的心事兒。其實我也是好心。

善犁不語,臉上掛著傷感的微笑。

四妹:二哥,可事兒出了,咱就得挺起來,那才是個硬漢子。

善犁不語,臉上依舊掛著傷感的微笑。

四妹:二哥,老爺子為你的事兒著急,心里也不好受。這個時候了,你就應該把事情看開點兒。也許這就是命。

善犁:你不是不信命嗎?

四妹:是,我不信命,二哥,但是有些時候你擺脫不掉一些東西,我覺著這就是命。二哥,我現在覺得,人是被一張你看不見的網套著的,套著你的網就是你的命。你說呢,二哥?我看你就信我一句話,先把豆花接過去,然後娶了田兒吧,田兒人也不錯。你就讓老爺子放下這份心吧。

關善犁:四姑娘,這是你的意思。還是我爹的意思,還是大哥的意思?

四妹:是我的意思,也是老爺子和大哥的意思。

關善犁:那好,有你的意思就夠了,豆花兒我接,田兒我娶。你說讓我啥時候辦這兩件事兒我就啥時候辦這兩件事兒。

四妹:二哥!

關善犁:四姑娘,你還記得你小的時候嗎?

四妹點點頭:記得,二哥。

關善犁:記得沒事兒的時候,我們常常來這八里河邊嗎?

四妹:記得。

關善犁:四姑娘,那時候你小,但是你最歡勢!天天嘰嘰喳喳,跟在大妹的身後,跟在二哥的身後;咱們有候跑到河邊釣魚,有時候上野甸采花兒,采草莓,采蘑菇。冬天的時候,咱們就跑南甸子燒鍋那兒去,堆雪人兒,打雪仗,多有意思。四姑娘,那時候二哥大了。你猜二哥的心里怎麼想。

四妹搖搖頭。

關善犁:那時二哥就盼你快點兒長大!•;•;•;•;•;•;

四妹:二哥。

關善犁眼里閃起淚花:不說了。二哥是個不善于說話的人。是個不願意把心里話說出來的人。但是二哥也有一顆熱乎乎的心。也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願望。

四妹:二哥。對你的事兒我也是好心。二哥,你別怪我多嘴。

善犁:我不怪你。這說明你心里還有二哥。二哥謝謝你。

四妹:二哥。

善犁:唉,人這一輩子,不容易。往往你想的東西就在眼前,可你就是抓不住他。這就好像做夢一樣,你夢見前面是一條路,你想上去,可是你就上不去。你夢見樹上的蘋果壓得樹枝都彎了,你想摘一個,累得渾身出汗,你也摘不到。是命啊!四妹。

四妹:二哥!

關善犁一拍橋欄:四姑娘,不說了,咱們走,回去。

四妹望著關善犁的背影:二哥!

善犁頭也不回地朝前走去。

四妹迷惑的目光。

四妹思索地、自言自語地:二哥,他•;•;•;•;•;•;他今兒個這話是什麼意思呀?

291、夏日。日景。可兒家中。古紅霞坐在一樓的沙發上看書。素蓮忙著往餐桌上擺餐具。

古紅霞:素蓮,叫他們倆下來吃飯。(不高興地)沒事兒整天泡在屋里。

素蓮:小姐!古先生!吃飯了!

古冬楊正坐靠在床上,擁著黎可兒。黎可兒聽見叫聲,慌忙起身:冬哥,快下去吧,要不然媽又生氣了。

古冬楊:好,你先下去,我回屋拿點東西。

292、夏日。日景。可兒家中。古冬楊同黎可兒一同從可兒的屋里出來。

可兒:冬哥,吃飯了還拿什麼?

古冬楊:有份評我畫作的稿子,我拿下去給姑媽看看。

可兒:冬哥,你可快點兒呀。

古冬楊微笑擺擺手,走進自己的房間。

293、夏日。日景。可兒家中。古冬楊房門處。古冬楊在房內,略欠門縫,站在虛掩的門後側耳。

可兒下樓的聲音。古冬楊躡手躡腳出來,急忙潛入可兒的房中,進屋環顧,打開可兒的梳妝台翻看。然後走到衣櫃前,輕輕打開衣櫃。

294、夏日。日景。可兒家中。可兒房內。古冬楊正在翻找狀。房門突然被推開,古冬楊回頭。可兒進來。看見古冬楊,一怔。

可兒:冬哥,你在找啥?

古冬楊:那份稿子不見了,我記著好像放在了你的哪件衣兜里了。

可兒:放在我的衣兜里?!你什麼時候放的?

古冬楊:前天吧。

可兒過去指著衣櫃里的衣服:哪件?

古冬楊故做回憶狀,指著里面的一件風衣:好像是這件吧。

可兒伸手進去一掏,果然掏出幾面稿子,一愣,隨後笑言:瞧你,什麼東西都亂放。給(塞在古冬楊手里,然後挽著古冬楊一起下樓)

295、夏日。日景。茂楊口上。段長生房中。段長生躺在炕上抽大煙。

豁子躺在對面,眼睛望著房巴。

豁子:爹,這些人怎麼都不尋思取那些寶貝了?

段長生:你說錯了,都想取,又都沒攢到取的勁兒上。

豁子:爹,真能有這批寶貝嗎?

段長生:這還有假,我是親眼見了那幅畫,那塊印和那個寶盒的,也是親耳聽王爺說的。那個節骨眼兒上,他命都難保的時候,哪還有空兒扯淡。

豁子想一想:爹,那個黎可兒你見面還能認識嗎?

段長生:認識?就是剝了她的皮,我也認識她的骨頭。那小模樣兒,那嫩肉皮兒,那小手兒,我壓根就沒見過那麼俊的女人。要不是王爺養的,我他媽非把她給•;•;•;•;•;•;(覺失口,猛然躺倒吸大煙)

豁子:可這也是有幾年的事兒啦。現在怕也老了吧。

段長生:不老哇!那會兒她才十四歲,這會兒也不過剛二十出頭,正好的時候。

豁子:爹,到時候你可得讓我見見。

段長生:呸,廢話!只怕你也是撈個眼福。

296、夏日。日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善耕、四妹。

善耕:四姑娘,那你二哥還說什麼啦?

四妹:沒說。不過他的話里好像有什麼欲說又難開口的話,我聽不懂。大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善耕:怎麼回事?我也不好說。

四妹:你覺得不好說那我就說,我覺得他好像是在說我。

善耕:怎麼見得是說你?

四妹:大哥,你看,他說那時候他就盼著我長大。他盼著我長大干什麼呀?可說到這兒他的話就沒了。但是,他的眼神里我看出來,好像是很傷心的樣子。

善耕:那你•;•;•;•;•;•;

四妹:我什麼我,我和他一樣,心中也有自己喜歡的人。

善耕:四姑娘•;•;•;•;•;•;

四妹:別說了,親情不是愛,愛不是親情。我的愛是要交給一個人的,不會被另外的人擁有,也不會被兩個人擁有。

善耕:四姑娘,那你這話又是什麼意思呀?

四妹:什麼意思?裝傻是不是?你也別老是裝糊塗。

善耕:四妹,我不是裝糊塗,老爺子現在還惦心茂楊口柳秉漢的事兒。他耽心•;•;•;•;•;•;

四妹:咱以後再別提這事兒行不行?我跟你說,柳秉漢的話我信,他不會再來鬧咱們的,就是真有那天兒,我一個人頂著,不會讓你們關家一個出事的!

善耕:可這•;•;•;•;•;•;這又鬧出善犁這麼個插曲兒來,李縣長的兒子李春安,那也是明擺著的事兒,你說說,讓我咋辦哪?

四妹:你這人怎麼整天就為別人想事兒?怎麼就不能為自己想想?

四妹略:咋辦我不管,反正這事兒我是認准了,你也知道四姑娘認准的事兒是改不了的。

四妹說完轉身出。

善耕自語:這是怎麼啦?這事兒怎麼越鬧越亂哄了!

297、夏日。日景。黎可兒家中。

古紅霞坐在沙發上看報。素蓮立在一旁,黎可兒坐在古紅霞的一旁,古冬楊走下樓來,在古紅霞身旁坐下:姑媽,侄兒有件事兒想跟姑媽說。

古紅霞:瞧你,有什麼事就說,怎麼還這麼嚴肅起來了?

古冬楊:姑媽,因為這是件嚴肅的事兒。

古紅霞放下報紙,將花鏡摘下來,放在茶幾上:冬楊,什麼事兒呀,這麼嚴肅?說吧。

古冬楊:姑媽,我和可兒也都不小了,我很喜歡可兒,可兒也很喜歡我,所以,我打算和可兒結婚。

古紅霞一怔,看看可兒:這事兒是不是有點兒太突然了?

古冬楊:姑媽,我已和可兒相處很長時間了。

古紅霞:可兒願意嗎?

古冬楊:姑媽,我們倆已經商量好了,只等姑媽的意見。

古紅霞:這是件大事,你們倆個又是姑表親。不可以草率,依我看,再等一等看,另外也得看看你爹媽的意思。

古冬楊:我爹媽遠隔重洋,萬里之外,一時也回不來。

古紅霞:那就寫封信吧。我也好有個空兒好好想一想,看看合不合適。

古冬楊沉吟不語,半響面露微笑站起:姑媽,你慢慢想;為了可兒,我覺得是應該的。姑媽你坐著,我去畫坊看看生意。

古紅霞:去吧,早點兒回來。

古冬楊:哎,姑媽。

298、夏日。日景。可兒家中。古冬楊上樓,進到屋中將門關上,一臉怒氣,在地上來回走了幾步,拿起外衣穿上出。

299、夏日。日景。可兒家中。走下樓梯的古冬楊面帶微笑,然後走出家門。

300、夏日。日景。可兒家中。可兒回身,坐到古紅霞身邊。

古紅霞:可兒,你怎麼不先跟我說一聲,商量商量?你覺得這件事合適嗎?

可兒低頭,不知可否地擺弄著手指:媽,我也不知道。

古紅霞:我與你舅舅分別有20多年了。那時候你舅舅帶他們去了日本,我和你爸帶著你在長春,他們走的時候,冬楊才三歲,後來再就沒見過面,這回冬楊回來,一晃變成了個大人,小時候的模樣一點兒也記不起來了。你大舅患了病說是不能寫信,托冬楊帶筆給我捎回了一封信,說了情況。也提起一些過去的家事。只是我覺得這冬楊的性格很不像你舅舅。我覺著他哪兒有點兒不對頭,又說不出來。

可兒:媽,你是與冬楊哥分別的太久了,冷丁見面有點生分而已。何況冬楊走時是個孩子,現在已經是大人了。

古紅霞搖一搖頭:也許我老了?

可兒:媽沒老。

古紅霞:不管怎麼說,這事兒不單單是你們倆的事,也是這兩家親戚將來咋處的事兒,總得想得周全了才成。

可兒:媽。

可兒將頭低下,略顯得有些不高興狀。

古紅霞嚴厲地看了可兒一眼,又戴上花鏡,拿起茶幾上的報紙。忽然問:可兒,這兩封信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怎麼覺得這里面的事不小哇?!

可兒:誰知道。這人也怪,有事就說事,老寫這莫名其妙的信干啥?

古紅霞:還是有原因,不然他怎麼寫來兩封信了。

可兒:那他為什麼不把事情寫清楚?

古紅霞:也許是有不便寫清楚的原因。總之,這件事千萬不要對人講,對你冬哥暫時也不要講,看看再有沒有什麼事兒再說。

可兒點點頭。

301、夏日。一間屋中。李春安、左也成。

左也成:春安,我看這事兒要是出頭,還是得你小媽。

李春安:我才不用她出頭呢!大不了我去找關老爺子說去。為了愛情,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什麼臉不臉面的。

左也成:可是人家見你一毛孩子去,覺得不是咱們家的事兒,一口回絕了呢?那要是再找人說,可就是件夾生事兒了。

李春安:那我也不用她,我看著她就生氣。

302、夏日。傍晚。可兒家中。

黎可兒家人圍桌吃飯。古冬楊:姑媽,我明天要到鄉下去寫生。

可兒:冬哥,要去哪兒?

古冬楊:不一定,寫生就是轉,走到哪兒景好,就在哪兒畫幾幅。

古紅霞:出門在外,要多加點兒小心,亂哄哄的。

古冬楊:是,姑媽。

可兒:冬哥,得去幾天。

古冬楊:三四天吧。

可兒:那我一會兒幫你收拾東西。

古冬楊:不用。也只是帶個畫夾就可以了。

可兒:冬哥,要是有好玩兒的給我帶回來點兒!

古冬楊:好,好。

古紅霞白一眼可兒:多大了,就知道玩兒。

可兒笑著拉一拉古紅霞的手:媽——!

303、夏日。日景。程公館院內。戒備森嚴。一輛黑色轎車駛入,停下,車門打開。邱本年從車上下來,四處看看,立在車旁,掏出一支煙來點燃。

304、夏日。日景。程公館。程子風辦公室內。程子風穿好外衣,戴上禮帽,拉開房門,打里面出來,門口一個衛兵,程子風從衛兵的身旁走過,(慢鏡頭)程子風目光的余光所視衛兵特寫面孔:眼珠隨著程子風轉動,面有緊張神色。

305、程子風下樓略有所思,回想剛才衛兵目光,下到樓下,走出房門瞬間回頭,望樓上,辦公室前的衛兵不見,程子風腳步放慢,再現衛兵的目光。

程子風急忙轉身,踩著台階上的地毯快步上樓,到辦公室前略停,猛然將門推開。

306、夏日。日景。程公館。程子風辦公室內。里面正翻東西的衛兵,猛然回身,拋來一把匕首,程子風急忙閃身躲過,衛兵已撲到面前,程子風慌忙招架,被衛兵打倒,程子風翻身欲起,衛兵已拔下匕首撲來,刺下。

程子風急忙閃身跳起,飛起一腳,踢飛衛兵匕首,大喊來人,外面衛兵湧入,將行竊衛兵捉住。

307、夏日。日景。程公館。程子風辦公室內。邱本年急急入。看看被捉的衛兵,走到程子風身邊:程先生,沒事吧?

程子風:沒事。

邱本年走到衛兵面前,抓住他的頭發往起一拉,注視衛兵:你是什麼人?

被捉衛兵不語。

邱本年:帶走!

308、夏日。日景。李富銘家中。左也成、李富銘妻得珠兒。

左也成:太太,這春安我也說不了,就是看上四姑娘了,死活要自己去說。可這事兒是明擺著的事兒,四姑娘和關善耕不清不白,那個伏大姨給關善耕說親,硬是讓四姑娘給掐跑了的。說不准人家兩人都有了事兒了,可這春安卻死了心眼兒地要插進去。這不得鬧出點兒啥事兒來嗎?

得珠兒:你也別管他,讓他折騰去!看到時候誰出丑!

左也成:太太,我不是那麼想的,我是尋思這正是個機會,不如你出面給他說說,事兒要是成了,也能把你們倆人的關系緩和緩和。

得珠兒:我給他說去?!我再不濟也是他後媽,是他長輩兒,讓我低三下四的去給辦好事兒去?沒門兒!另外,你知不知道左也成,我聽說茂口上的柳秉漢好像也不是槍走火,也好像是奔四姑娘來的。要真是這樣,我把個四姑娘說給他李春安了,那我不得罪了一大窩子土匪!我的小命還要不要了?

左也成:太太,那是謠傳,跟本沒的事兒。我看你還是•;•;•;•;•;•;

得珠兒:還是啥?讓他等著美事兒去吧!

左也成望著得珠欲言又止狀。

得珠兒:算了,我出去一趟,富銘要是問,你就說我逛街去了,晌午走到哪兒我就在哪兒吃了,不用等我。

得珠兒向外走。

309、夏日。日景。大帥府。大帥辦公室。

大帥怒氣沖沖,在地上來回踱步,程子風坐在一旁,邱本年立在門側。

大帥:邱副官。

邱本年:有!

大帥:問明白了嗎?

邱本年:問明白了!

大帥:是誰買通這個王八蛋的?

邱本年:大帥,是一個叫石井武夫的日本人。

大帥:馬上把這個小鬼子,這個王八蛋給我抓來!

邱本年:大帥,暫時抓不到。

大帥:咋抓不到?

邱本年:大帥,這個人雖然是個日本人,有日本名,但他在中國,用的是另一個中國人名,而且他和這個衛兵只見過一面。

大帥:他中國的名叫什麼名兒?

邱本年:不知道。

大帥:他媽這個小鬼子,有花招兒哇!告訴你日本人的名,卻以中國人的身份、中國人的名在咱們這疙瘩轉悠,真他媽絕了!邱副官,對所有的日本人嚴密監視,一有違法的,馬上給我抓起來,我非要煞煞小鬼子在中國的囂張氣焰不可!

邱本年:是。

大帥:子風啊,你這陣子千萬不要獨個兒出門兒,上哪去,有啥事兒,事先告訴邱副官一聲,也好讓邱副官有個准備。

程子風:大帥,好。但是,大帥,現在不是防的事,當然防不可放松,只可更緊。但更要緊的是抓住一個線頭兒,扯出一根線來,這樣,就可以有根有據地扼制日本人在東北社會不斷擴張的勢力。

大帥:子風,你說吧,該咋辦?

程子風:大帥,自古以來,倭寇侵我中華就有史實,近些年更是亡我中華賊心不死。如今,日寇在中國擴張勢力,等待時機。所以,大帥,我軍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嚴加內防,控制間諜的滲入;防止軍情泄露,財寶流失、工業受到破壞。眼下我覺得這伙日本人的一個目的,就是想得到這筆寶藏。這不僅僅是為了補充他們的需要,也是為了控制我們得到這筆寶藏壯大實力。所以,我以為必須對這伙日本人嚴厲打擊,不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現在抓不到他們,也至少讓他們暫時縮回手去。

大帥:好,邱副官!就按程先生說的辦,他媽大張旗鼓,讓小日本知道,咱們就是要抓這伙小日本,保護這批寶藏!

程子風:大帥,我覺得這伙日本人的重點活動地區不是奉天。

大帥:那是哪里?

程子風:哈爾濱。

大帥:怎麼見得?

程子風:因為他們主要懷疑可達到目的的主要目標在龍崗。

大帥:明白了,邱副官,立即電告哈爾濱,秘密加派人手,暗中查訪。

程子風:不,大帥,這件事兒我辦。

大帥:你辦?你是說,你要親自去哈爾濱?

程子風:對。

大帥:不行!眼下日本人正跟你紅眼的時候,怎麼能讓你去冒險?啥事兒都依你,這件事兒,堅決不行。你放心,我有辦法。不就是龍崗嗎?不就是關家嗎?我給他來個守財奴的招兒,我拎著大木頭捧子看死它,我讓他小日本干著急!

310、夏日。日景。龍崗縣城內。龍崗縣商會會長辦公室前。得珠兒。

得珠推門入。站在地上吸煙的鍾敬文。

311、夏日。日景。龍崗縣商會不遠處的路上。李春安站在一棵樹後,望著得珠兒的背影,面帶怒色。

312、夏日。日景。龍崗縣城商會。鍾敬文辦公室內。鍾敬文、得珠兒。

鍾敬文:呀!得珠兒,你怎麼這會兒來啦?

得珠面含春色地:這會兒來咋的啦?

得珠說著話,回身將辦公室的門關上,鎖死。轉身過來,撲進鍾敬文懷里。

鍾敬文:得珠兒,這大上午的,看來人撞見!

得珠嬌嗔地:撞見就撞見!看他們能把我咋樣?

得珠邊說邊半推半抱地將鍾敬文推到里間的床前,將鍾敬文推坐在床上。然後自己坐進鍾敬文的懷里,去解鍾敬文的衣扣。

鍾敬文:得珠兒,這時候•;•;•;•;•;•;•;要不等傍晚上前兒你過來?

得珠兒撒嬌地:不嘛,就這時候。人家正想你嘛!

313、夏日。日景。龍崗縣城內。一座小四合院內。善耕、四妹、豆花、善犁同入。進屋內。屋內一個丫頭。

善耕:二弟,這座宅子不錯,在龍崗縣城里也是上數的,你就和豆花兒先住在這兒,等過一陣子,豆花生了,我再和老爺子說,把你們接回宅子里住去。

善犁不語。

豆花兒:謝謝大哥,讓大哥費心了。

善耕:一家人,有啥客氣的。豆花兒,以後這邊有啥事兒,你就跟我說一聲,我要不在你就跟四姑娘說。

豆花兒:知道了,大哥。

四妹:二嫂,我看你這肚子吹氣兒似的往起鼓,圓溜溜的上面頂出個尖兒來,八成是兒子吧?

豆花不好意思地:誰知道。

四妹:那二嫂想啥吃呀?

豆花兒不好意思地:我也不想啥,就是有時候想吃口酸的。

四妹:酸兒辣女,兒子!二哥!你要有兒子啦!

善耕:這個四丫頭!豆花兒,四姑娘就是這樣,半瘋半傻的,你別拿她的話當回事兒。

四妹望善耕一笑:行了,行了。你和二哥走吧,我要和豆花說會兒話。

善耕對善犁:這好像她的家似的,下逐客令了。咱倆走吧。

善耕、善犁出。

四妹拉豆花坐下。屋內兩個丫頭將茶倒上退出。

四妹:二嫂,讓你暫時在這住著有點兒讓你受委屈了。

豆花:沒事兒,我嫁的是漢子,不是嫁的關家大院,能有個丈夫,安心的在一起過日子,就是住窩棚我也願意。

四妹:老爺子也真是的。這個講,那個講,全是那套舊的。什麼孔孟啦,道德啦,倫理啦的。不過你也別忌恨老爺子,他心眼不壞,就是死要面子,過去又在王爺府上做過事,所以辦事總講個體面。

豆花:我不會忌恨老爺子的,我雖然是被賣到窯子上去的,又是姑娘身跟善犁的,可名聲畢竟是窯姐兒,好說不好聽的。

四妹:過去的事兒了,咱不說這些,你別急,老爺子是想給二哥明媒正娶一個,然後再把你接回去,你就忍耐著點兒吧。

豆花:四姑娘,你放心,只要二東家承認我是他的女人,他愛怎麼著就怎麼著,人這一輩子活的就是個名聲,有了這個名正言順的名聲我就知足了。




上篇:正文 第十集    下篇:正文 第十二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