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十四集   
  
正文 第十四集


第 十四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384、初秋。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李富銘、曹少卿、陳景迅、龔長禮等入。

關如水、關善耕慌忙起身讓坐。

曹少卿:老先生,到底是咋回事兒。

關如水:曹營長、李縣長,你們知道得挺快,我和善耕正在躊躇,不知如何辦好。

曹少卿坐下,看一眼身邊的李富銘:不是說茂楊口上的柳秉壯幾年來對地方上沒什麼危害了嗎?

李富銘:確實如此,但不知這次起于何因,莫不是與徐家屯結了什麼仇?

關善耕:不會,徐家屯上的二十幾戶人家都是我家佃戶。一屯的人都是老老實實的莊稼人,樹葉兒掉了都怕砸著腦袋,怎麼敢去惹土匪?

曹少卿:那這就純屬騷擾鄉里了。

關善耕:應該是這麼回事。這徐老實的女兒秋寶兒今年才十六歲,在這一帶是出名兒的美人兒。老實夫妻愛秋寶兒如掌上明珠,從來不讓她下地干活兒,風里雨里,春種秋收都是老實兩口子。家里有兩頭牛,一匹馬,日子還殷實。不過這兩口子更招惹不著土匪。

曹少卿:善耕,這個塗鳳山到底是什麼人?

關善耕:曹營長,塗鳳山原來就是這一帶的地痞,後來拉了一伙兒當上土匪。不過人不多,也就十來個。反正那陣子這個塗鳳山做了不少壞事,殺人越貨,搶男霸女,無所不為。後來八縣連案,加上省城派人,捉拿塗鳳山,他手下的人都被打死了,塗鳳山見走投無路鑽了山,再沒蹤影,過了兩年多才知道,柳秉壯收了他。

曹營長:柳秉壯為啥要收留他?

關善耕:這個不知道,不過塗鳳山心狠手毒,老跑匪道,又是個流匪,對這一帶特別熟,想必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柳秉壯收了他。

曹營長:李縣長,匪既為害,必然當除。但我所帶的一營官兵是駐防,沒有出兵的任務;只是地方需要時,我部有權配合,李縣長看這件事怎麼辦好?

李富銘起身,將曹營長拉到一邊:少卿,這件事不好辦哪,一來柳秉壯是大帥的朋友,二來茂楊口是天險,易守難攻,所以此事還須從長計議。

曹少卿:李縣長,這事兒已經吵得盡人皆知,沒有結果恐怕不行。就是不打茂楊口,也需出兵圍困,逼迫柳秉壯交出塗鳳山等一干人犯。

李富銘沉思片刻:曹營長的辦法不能說不是一個好辦法,但柳秉壯如果不肯交人,茂楊口又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地方,只要他們守住口,不出來,又怎麼能解決問題呢?

曹營長:李縣長只要下令,保安團與我營官兵同往,柳秉壯未必為了一個塗鳳山與我們作對,拼沒他的一個多年經營的山寨,何況塗鳳山干的是一件壞事兒,又不是為了山寨做事惹出的麻煩。

李富銘又想一想:好,那就這麼辦吧。

385、初秋。日景。茂楊口匪巢石堡前。曹營長、陳團長帶兵,將茂楊口的出口封死。

下面巡口的小匪見狀飛奔上口。直奔英雄堂。

386、初秋。日景。茂楊口匪巢。老段的房內。塗鳳山正與老段對躺著抽大煙。

老段:塗爺,您的功夫我見著了,中!

塗鳳山哈哈一笑:塗爺是萬里挑一的吧?

老段:百萬里挑一,娘兒們家就喜歡您塗爺這樣的。

塗鳳山:老段,我聽說你有樁什麼富貴,到底是咋回事兒?

老段:塗爺,您不知道?

塗鳳山:我哪知道,整天就是守寨口那兒,你沒來那會兒,我整天就在寨口的那間房里。

老段:好,塗爺,我跟你細說,不過你可別跟旁人露出去。

塗鳳山:唉!那哪能。說吧。

387、初秋。日景。茂楊口匪巢,英雄堂內。柳秉壯等、柳秉漢、闞達仁等。

柳秉壯猛然站起:軍隊?!還有保安團的?怎麼無端上這兒清剿咱們來了?!

小匪:不知道。

柳秉壯看柳秉漢:四弟,能不能是咱搶關家佃戶村大崗子村的事關家報了官了?

柳秉漢:四哥,不能。關家要是打算報官,那不早報官了!

柳秉漢拿起槍插在腰間,一擺手:走,那咱下去看看去。

388、初秋。日景。龍崗縣商會會長辦公室。辦公室內室床上,鍾敬文抱著得珠兒,兩個人忘情地擁吻。

鍾敬文:我的寶貝兒呀,喜歡死我啦!

得珠:好,真好!快快!(俏叫聲)

商會門外的街上,李春安悄悄走來,李春安繞到屋後,搬來後院小亭內的一只凳子放在屋後窗下,然後上去打窗口處悄悄向里觀看。窗外,李春安一張偷窺的臉。透過窗子,里面現出的鍾敬文與得珠兒偷情的畫面。李春安從凳上下來,背靠在牆上,臉上憤怒的表情。

389、初秋。日景。茂楊口空場。柳秉壯、柳秉漢等下山到寨口土堡。

柳秉壯蹬堡朝下看。

寨門外、兩邊樹林中圍困的軍隊和保安團。

柳秉壯對闞達仁:問問咋回事兒。

闞達仁:嘿,下邊的聽著,我們三爺問了,你們是咋回事?怎麼無端犯我茂楊口!

李富銘出來,站在寨口前的空地上:柳秉壯在否?

柳秉壯一擺手:我在這兒!有啥話就說!

390、初秋。日景,茂楊口山門外。李富銘:我是本縣縣長李富銘。今日我與保安團及駐守軍帶兵前來,是事出有因。

柳秉壯:李富銘,我跟你說過,我柳秉壯從來不危害地方,只以販槍為營生,你今兒個帶兵來,什麼事出有因?有啥因?

李富銘:柳秉壯,你聽好,今日上午,你茂楊口中屬下匪首塗鳳山,帶人下口,到徐家屯作惡,將徐家屯徐老實之女秋寶兒奸汙,又將屯中出面勸阻的徐二叔開槍打死。至此,危害地方之事嚴重,所以本縣與曹營長帶人前來捉拿凶犯一干人。如肯交出,我等即刻罷兵;如不肯交出,今日必要攻破山門,捉拿凶手。

柳秉壯大吃一驚:李縣長稍等,這件事我柳秉壯不知道,待我把塗鳳山叫來問問,如果此事屬實,柳秉壯願交出凶手。

391、初秋。日景。茂楊口石堡上。柳秉壯怒氣沖沖下堡。

柳秉壯對柳秉漢、闞達仁:不是關家的事兒!

柳秉漢:三哥,那是咋回事兒?

柳秉壯:塗鳳山!

柳秉漢:三哥,塗鳳山?塗鳳山又咋的了?

柳秉壯:還咋的啦?老毛病!你說他咋又干上這事兒啦!

柳秉漢:三哥,娘兒們的事?

柳秉壯:算了,先別說了,闞軍師、老四,你們倆把塗鳳山給我叫來!

柳秉漢、闞達仁:是,三哥。(帶貼身土匪十余人直奔口內。)

392、初秋。日景。茂楊口,老段房中。塗鳳山吸一口大煙,笑道:老段,這小妞兒正是含苞欲放啊,今兒個真是太美了!

老段:塗爺,您別說了,您這一說,我的心都癢了。這個讓您給獨占了,小的連聞個腥都沒聞著。

塗鳳山:沒問題,哪天塗爺給你找個新鮮的。這個塗爺得留著當小老婆。

393、初秋。日景。茂楊口。老段房中。房門被從外面推開。柳秉漢等人入。塗鳳山嚇一跳,猛然坐起,見是柳秉漢等人。塗鳳山面露笑容。

塗鳳山:哥幾個,過來,也整兩口兒。

柳秉漢:鳳山,你今兒個干啥啦?

塗鳳山:沒干啥 ?

柳秉漢:沒干啥?你快下地,三哥叫你。

塗鳳山轉著眼珠下了地,跟著柳秉漢等人出。

394、初秋。日景。茂楊口前空場上。柳秉漢等同塗鳳山到。塗鳳山到柳秉壯面前。

塗鳳山:三哥,你叫我?

柳秉壯:鳳山,你今兒個去哪兒啦?

塗鳳山見柳秉壯面色鐵青,忙道:三哥,我今兒個就是帶弟兄們下山蹓達一趟。

柳秉壯:上哪兒蹓達去了?

塗鳳山:上徐家屯兒了。

柳秉壯一聽,劍眉豎起:上那兒都干啥了?

塗鳳山:三哥,就是玩玩兒,弄個妞兒,挺俊的。

柳秉壯大怒,抬手一掌打在塗鳳山臉上。

塗鳳山一個趔趄差點兒摔倒,捂著臉:三哥,不就玩了個妞兒子嗎?

柳秉壯:你上堡子上去看看。

塗鳳山:三哥!

柳秉壯喝:去呀!

塗鳳山:我去•;•;•;•;•;•;(磨磨蹭蹭、一步一回頭地上了堡子,往下一看,大吃一驚)

回頭驚看柳秉壯:三哥,這•;•;•;•;•;•;(朝下指)

柳秉壯怒喝:過來!

塗鳳山戰戰兢兢地過來。

柳秉壯:還有誰?

塗鳳山:三哥,小弟的頭兒,沒旁人的事兒。

柳秉壯:我問你還有誰?

塗鳳山:哥,就我一個吧,我下去吧!

柳秉壯:誰開槍殺的人?!

塗鳳山:三哥,你就當是我。

柳秉壯:塗鳳山,我告訴你,這事兒你一個人頂不了,我也不想留著這些害群之馬。人家說了,你們是一伙兒,五個人。

塗鳳山:三哥!

395、初秋。日景。茂楊口內山門處。段長生打山門中出。不知內情地,笑嘻嘻地走到柳秉壯身邊。

段長生:三爺,各位爺,咋回事兒?

柳秉壯看段長生一眼,忽然問:今兒個下山有你一個?

段長生:對,三爺,好玩兒,猴子帶的路。

柳秉壯:把猴子給我帶來。

幾個匪兵,應,將猴子捉來。

柳秉壯:猴子,還有誰?

猴子嚇得面如土色:三爺,還有•;•;•;•;•;•;

396、初秋。日景。茂楊口。匪兵入茂楊口內,將猴子點出的人一個個捉來。

柳秉壯喝令:開寨門!

柳四:三哥,開不得!

柳秉壯:開!把這幾個敗類給我攆出去!

眾小匪開寨門,眾匪押猴子等人往外走。

塗鳳山掙脫回來,跪在柳秉壯面前:三哥,我不出去!

柳秉壯一擺手:幾個小匪來拉。

塗鳳山:三哥,看在小弟跟你多年的份兒上,你給小弟一個子兒,小弟願死在你面前。

柳秉壯看一眼塗鳳山。

柳秉漢慌忙上前:三哥,鳳山知錯了,算了吧,有猴子他們頂著就行了。

塗鳳山:三哥,小弟錯了,小弟給您惹事兒了!小弟也是一時糊塗。

柳秉壯:塗鳳山,你在最難的時候,走投無路,連淑芬那兒都不敢待,是我收留了你,慢慢兒的又給了你一個職位,讓你當個守口的隊長,又把淑芬給你接來,讓你在山寨上紮根兒。可沒過半年,淑芬讓你給打跑了,這淑芬一走你就開始胡扯,曹橋鎮飯館兒掌櫃的魏老二的老婆是你搞上的吧?西門外開碾坊的老韓家姑娘是你禍害的吧?還有•;•;•;•;•;•;這就不說了,到這個為止,七個,我都給你記著呢。七個里頭也有幾個報官的,人家警察署邢叢林都偷著給你壓下了。大洋也沒讓你個人出,都是口上出的。光他媽給邢叢林就給了一千大洋,淑芬還給送了五百呢!你知道嗎?啊?你說你長那個玩藝兒,有個淑芬使喚著就完了唄!怎麼非得琢磨聞點兒新鮮味兒呀?你就那麼大癮頭子?這回好,你這痛快一把不要緊,把大兵也給招來了。你這不等于斷咱茂楊口上眾兄弟們的生路嗎?

397、初秋。日景。茂楊口山門外。眾士兵、保安團團丁齊喊:柳秉壯!交出塗鳳山!交出塗鳳山!交出•;•;•;•;•;•;

398、初秋。日景。茂楊口內空場上。柳秉壯、塗鳳山、柳秉漢等。

塗鳳山:三哥!小弟知錯了,可小弟後悔也晚了!

柳秉漢:三哥,饒了他吧。

柳秉壯歎口氣走上土堡,對下面:李縣長,你聽著!殺人的凶手我已經交給你們了。塗鳳山已經認錯,我們自己處罰了!

399、初秋。日景。茂楊口外。李富銘正欲說話,曹少卿用手一攔。

曹少卿:不行!堅決不行!塗鳳山是首犯,如果塗鳳山不交出來,我們立即炮轟山口!架炮!

400、初秋。日景。山門外。十幾個士兵架起幾門小鋼炮。

401、初秋。日景。茂楊口內石堡上。柳秉壯等。

柳秉壯:這位兄弟,塗鳳山已經認錯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曹少卿:不行!必須交出來!

柳秉壯:兄弟!我柳秉壯求個人情,願意出兩千大洋贖塗鳳山!

李富銘小聲地:曹營長,我看他出兩千大洋也就行了。夠咱縣上用些時候了。

曹少卿:李縣長,這事兒不行,萬一傳到大帥耳朵里,那我不是徇情枉法了嗎?他這一說錢,我還真就得要出塗鳳山來,要是不要出來,我這里就有嫌疑了。

曹少卿對旁邊架炮的士兵:往旁邊的山上打兩炮震震。

士兵:是!營長!

士兵對山上連發兩炮,山上被炸飛的山石飛落在土堡周圍。柳秉壯跑下土堡。

柳秉壯:不行,這炮一開,雖然他攻不上來,但咱這弟兄們就得搭上幾個。鳳山哪,今兒個你得下去。不過沒事兒,你放心去,去了別開口就行。十天半個月的他不能把你怎麼樣。他軍隊不能關你,得是保安團或是警察署,我這兩天立即走陳景迅和邢叢林的路子,五天之內我保證把你救回來。

塗鳳山:三哥!

炮聲又響,飛石飛來,柳秉壯等眾人躲閃。

柳秉壯:鳳山,你就去,三哥什麼時候跟你說過謊話!

塗鳳山:好,三哥,那鳳山就去了。

柳秉壯擺擺手:去吧。告訴猴子他們,我這兩天就走人情,把大伙兒都救出來。

塗鳳山:哎!三哥。(哆哆嗦嗦地走出去。)

土匪將堡門關上。

柳秉壯上堡:李縣長,所有干這次事兒的人都在門外了,柳秉壯有錯兒,在這兒向李縣長陪不是了!

402、初秋。日景。茂楊口外。軍士過來,將塗鳳山等人捉住帶走。

403、初秋。日景。可兒家中。古冬楊將寫好的一封信拿在手里,挽著可兒下樓,來到古紅霞面前。

古冬楊:姑媽,這是我給爸媽寫的信,你看看?

古紅霞搖搖手:不必了,你去郵吧。我要和可兒說幾句話。

古冬楊警惕地:姑媽,讓素蓮去郵吧,我要和可兒去那邊看看,順便買些東西。

古紅霞:我要單獨和可兒說幾句話。

古冬楊:姑媽,一會兒再說好不好?我們倆著急出去,那邊有人等著我呢。

古紅霞:那邊的畫坊不是已經摘了牌子嗎?

古冬楊:是,姑媽,可是一些畫友還在,我的一些寫生稿子也在那里,我想整理一下。另外,有個要買畫的,邀好了我們這會兒見面。

古紅霞看看古冬楊,拉著可兒往里走。小聲地:可兒,你看了報了嗎?

可兒正欲言,古冬楊過來,拉住可兒,陪著笑臉對可兒:可兒,時候不早了,我怕那幾個同學離開,也怕那個買畫的等急了。明天還得跑一趟。

可兒:那好吧。媽,我一會兒就回來。

可兒同古冬楊欲出門。古冬楊將信交給素蓮:馬上寄吧。

素蓮接信。

古紅霞焦急,欲言又不敢言地:可兒!•;•;•;•;•;•;

可兒:媽,一會兒就回來,啊!

可兒同古冬楊出門。

404、初秋。日景。可兒家中。古紅霞又氣又急地在地上來回走,拿起茶幾上的那份報紙再看。

素蓮換好出門的衣服出來,拿了信:太太,我去寄信。

古紅霞未語,心煩意亂地擺擺手。素蓮出門,朝遠處走去。

405、初秋。日景。可兒家門前街上。素蓮向前走,拐過街角,忽然一個人過來。將素蓮拉到一邊的小巷里,素蓮正要喊,拉他的人小聲地:別喊;跟我走,有人要見你。

素蓮警覺地:誰?

拉素蓮的人:快走,別說話。有危險。

素蓮不由自主地,被那人帶進一個院落,進屋上樓。

406、初秋。日景。樓內。一個人正站在窗前向外張望。聽見人進來,回頭。

素蓮大吃一驚:王爺!你你你你不是•;•;•;•;•;•;

王爺:死了?對吧?那個假墳我也看過了。

王爺過去,面色和藹且又凝重:素蓮,坐吧。

素蓮驚懼萬分地看著王爺坐下:王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怎麼在這兒呀?

王爺:我已經在這里有些日子了。

素蓮:王爺,你既然在這里怎麼不去見小姐?

王爺:見不到,小姐已被日本人嚴密控制,你家左右、街上都是監視小姐的日本間細。

素蓮:不會吧,小姐每天都同古先生出入。

王爺:你說的是古冬楊?

素蓮點頭。

王爺:素蓮,古冬楊的真名叫石井武夫,是日本人這一間諜組的頭目。目標就是針對小姐和關如水的。

素蓮吃驚地:王爺,不會吧?古冬楊是小姐的表哥。

王爺:錯了。真的古冬楊現在在哪里,已經沒人知道了。你隨我來。

王爺走到窗前。素蓮跟過去,站在窗前,往下一望。原來這扇窗正對著可兒家的房門。

素蓮:王爺,是你一直在看著我們?

王爺:對。

素蓮:那傳的信也是你傳的?

王爺:對。而且為了證實古冬楊的身份,我派人到日本也進行了調查。

素蓮:王爺,那他們要干什麼呀?

王爺笑一笑:你看,素蓮,我在這兒已經觀察很久了。

素蓮向下張望。忽然開來一輛黑色轎車在門前停住,幾個人下來,朝四下看看,撞入可兒家中。可兒家左右的房內又走出幾個人,裝做若無其事站在街上。

素蓮大吃一驚,忙轉身欲走,被王爺一把拉住:素蓮,你現在不能回去。

素蓮:那怎麼辦?太太還在里面!

王爺:那也不行。

素蓮探頭焦急地向窗外看。

407、初秋。日景。可兒家門首處。可兒家門開,幾個人從可兒家中抬著一包里面蠕動著的東西出來,丟在車內,開車離開。

素蓮驚得目瞪口呆。

王爺:素蓮,太太被他們抓走了。

素蓮:王爺,那怎麼辦哪?

王爺:沒關系,下面有咱們的人,會跟著他們的。素蓮,你記住,一會兒你該干什麼干什麼。回去之後,千萬裝做什麼事都不知道的樣子。平時咋樣還咋樣。千萬不要讓古冬楊看出來,也千萬不要對小姐說,否則小姐生命有危險,如果有機會,我會派人通知你,然後咱們帶小姐一塊兒離開。

素蓮點頭。

408、初秋。日景。可兒家。古冬楊、可兒推門入。素蓮兩眼通紅地過來。

可兒:素蓮,你怎麼啦?我媽呢?

素蓮:小姐,我回來的時候太太已經不在了,只留下一張紙條。

可兒焦急:你說什麼?怎麼回事?

素蓮遞過紙條。

可兒焦急地看信。古冬楊湊在一旁觀看。

信:(古紅霞的聲音):可兒,我的心情很不好,先回長春老家待一段時間。方才我想了想,覺得你和冬楊是年輕人,自己的事兒,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媽年歲大了,很多事可能想得不對。你們結婚以後,給我寫封信,我會回來的。

媽媽。

可兒望著信淚水湧流。可兒難過地叫:媽!

409、初秋。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關善犁、老實夫婦領著秋寶兒來到關家大院正房正堂。

徐老實夫婦、秋寶進屋。關善耕、關如水在座,四妹笑著拉秋寶坐下。

關如水:秋寶兒,還認識爺爺嗎?

秋寶點點頭,有點怯怯地看著屋里的其他人。

410、初秋。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曹營長,龔連長入。秋寶兒有點害怕地躲到老實媳婦的身後。

老實媳婦:秋寶兒,這個就是媽跟你說的曹營長、龔連長,都是好人。是他們給咱家報的仇。

秋寶抬眼看看二人,低下頭,又點點頭。

四妹:老爺子,我看秋寶兒這孩子挺不錯的。不如把她就留在咱家吧。前屋後屋的幫著干點啥不也是挺好的?

關如水看四妹一眼。

善耕:爹,我看四姑娘這主意不錯。

關如水白善耕一眼:我也沒說不是好主意。

411、初秋。夜景。夜色降臨的龍崗。龍崗大獄門前。幾個警察在值班。里面的執班室里,四個警察在玩兒牌。

獄中、塗鳳山將吃完的飯碗放在門口。

一個警察過來,各屋看了看,把塗鳳山的牢門打開。

警察:老塗,你他媽怎麼剛拉完又要拉?

塗鳳山會意:哎喲,老總,肚子疼!

警察:真他媽啰嗦,快走!折騰老子!

警察押塗鳳山出來,到後院茅房處。警察指一指牆上豎的一根木杆。

塗鳳山一拱手:多謝了,攀著木杆翻過牆去。

412、初秋。夜景。龍崗大獄後牆外。塗鳳山牆外落地,忽被一人拉住。

塗鳳山黑暗中細看:淑芬,是你!

淑芬:不是我還有誰呀?這個時候了誰還能來救你?不還得你老婆?

塗鳳山:那柳三爺•;•;•;•;•;•;

淑芬:你以為柳三兒能來救你呀!他巴不得你死了省心呢。

塗鳳山:那,你這是•;•;•;•;•;•;

淑芬:別說了,快走吧,一會兒城門那兒換崗了。

413、初秋。夜景。城門處。淑芬、塗鳳山二人到城門處,看城門的保安團團丁悄悄將城門打開。二人潛出。一掛馬車等在外面,二人上車。馬車跑起,上龍崗,向東。

塗鳳山:你是咋知道的?

淑芬:咋知道的,你以為你的那些花花事兒我都不知道哇?哪件我不知道?一個個婊子都跟你混的不錯吧?這會兒怎麼沒一個來救你的?

塗鳳山:老婆,還是你好。

淑芬:告訴你吧,明天就要拉你們出去斃了,再晚一步,你的小命兒就沒了。到時候看你還能去扯哪個娘兒們!

塗鳳山:明天?

淑芬:陳景迅和邢叢林說的,還能有假嗎?你就聽信兒吧,明天那幾個冤頭就得聽響兒去!

塗鳳山:我的媽呀!差他媽一點兒!柳三兒這個王八蛋!他把老子給耍了!

淑芬:告訴你啊!我可是把家那點兒錢都扔進去了。那幾根黃的也搭上了。你再要找娘兒們打野食兒,我可是一句話,我先抹了你,然後也去死,都死了乾淨!

塗鳳山:淑芬,你放心,打這以後,我再他媽搞娘兒們,你就閹了我!

淑芬:哼!那是輕的!

414、初秋。日景。縣府。李縣長辦公室內。

李縣長怒氣沖沖,曹營長坐在一邊。警察署長邢叢林、保安團長陳景迅站在地上。

李富銘:堂堂的縣大獄,有那麼多警察看守,竟然讓一個要犯輕而易舉地逃脫,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邢叢林:李縣長,實在是卑職失職。

李富銘:失職失職,那到底是怎麼跑的?

邢叢林:不知道塗鳳山用什麼弄斷獄門的鐵鏈。

李富銘:胡說!大牢我去看過,那鐵鏈就是用鐵錘砸,也得砸一陣子才能砸開,它怎麼就斷了!就是弄斷了鐵鏈出來,又怎麼躲得過看守哇?那看守都是死的?

邢叢林:縣長,那會兒恰好值班的警察出去打水。

李富銘:算了算了,你們兩個回去寫份檢查,相關人員一律罰去本月的薪俸。就這麼辦吧。

邢叢林、陳景迅:是!(退出)

曹營長:李縣長,就這麼完了?

李富銘:完了。

曹營長:這分明是警察放的!

李富銘:曹營長,這我也知道,像這樣的事情,他警察署長、保安團長不可能不知道,參與的也絕非一個警察。這是明擺著的事兒,也許上上下下許多人都得了好處了!

曹營長:那把當班的警察抓起來一問不就知道了嗎?

李富銘:他能說嗎?那早就是串通好了的!警察就是這麼黑!我跟你說,曹營長,你在軍中不知地方上的事兒。這很多地方上的壞事兒都是警察干的。窯子,誰開的?老百姓開?誰能干得了哇!就是這幫混混幾天也給你鬧黃了。為什麼沒人敢去鬧哇?後面都有警察在那兒撐著哪!贖局,大點兒的買賣號兒,哪個後面兒沒個警察、保安團的給撐著?那你又說了,把這警察給他辦了不就完了!可為什麼辦不了哇?警察署長、保安團長在後面給撐著呢。你又說了,把警察署長、保安團長給撤了不就完了!可這兩位,後面還有縣長、副縣長大人撐著哪!別的縣都這樣兒!就這龍崗縣,也就我李富銘沒跟他們勾結,剩下的,沒一個沒瓜葛的!

曹少卿:那這地方上也太不像話了。

李富銘:少卿弟呀,沒辦法呀!游官鐵吏,官動吏不動,這些人都已是縣上多年的老人兒了,扯耳動腮,懲一十痛。亂世之中,咱搬哪個也搬不動啊!沒等你搬呢,人家早就先下手搬你了。除非省里有人給你鐵了心撐腰。可話又說回來了,這年頭兒,都想摟點兒,有幾個清官哪?誰給你撐這個腰哇?馬蜂窩,沒招!咱就把剩這幾個,今天抓緊,斃了就完了。

曹少卿:那好吧,也只有這麼辦了。

李富銘:來人。

左也成入:李縣長。

李富銘:讓邢叢林、陳景迅今天就把茂楊口匪案全部辦結了。

左也成:是,縣長。

415、初秋。日景。茂楊口匪巢,英雄堂內。

柳秉漢入。

柳秉壯:四弟,回來了?

柳秉漢:回來了。

柳秉壯:辦得咋樣?

柳秉漢:三哥,塗鳳山昨晚上跑了。

柳秉壯猛然站起:跑了?!咱還沒動哪!他是怎麼跑的?

柳秉漢:不知道。邢叢林和陳景迅都沒說。

柳秉壯慢慢坐下:怪事兒,他還能跑了!沒誰能去救他塗鳳山哪!

闞達仁:三哥,塗鳳山這一跑對咱們不利,塗鳳山是小人,必然以為咱們不想救他,想借刀殺他,他肯定要在心里忌恨咱們的。

柳秉壯:不會,到時候跟他說說不就得了。

闞達仁:這件事,就是說死了,他塗鳳山也不會信的。

柳秉壯:他愛信不信。從今以後,咱不搭理他就完了。

闞達仁:秉漢,那猴子他們呢?說通了沒有?

柳秉漢:晚了,塗鳳山這一跑,縣上把這幾個人立馬拉出去斃了!

柳秉壯一拳砸在桌上:唉!

柳秉漢:三哥,我看這樣吧。左右這錢咱也沒花出去,要不就給猴子他們幾個家人分分吧。

柳秉壯擺擺手:中!你去辦吧。

416、初秋。日景。關家大院。四妹房中。四妹坐在桌前看書,家中丫頭茶香入。

茶香:四姑娘,李縣長的兒子李春安要見你。

四妹:你就說我不在。

茶香:已經到了門口了。

四妹:算了算了,讓他進來吧。

417、初秋。日景。可兒家中。古冬楊與可兒張羅布置新房。

素蓮上來:小姐,有位先生帶了兩個姑娘在門前求見。

古冬楊:噢,是我的同學帶來的使女。

古冬楊拉可兒:走,咱們下去看看。

可兒:我什麼時候要過使女?

古冬楊:可兒,不是你要的,是我為你想到的。素蓮一個人,又要跑外,又要照顧家里的事,也忙不過來。況且以後你還得做媽媽,家里的事兒太多,所以我讓同學替你找兩個可心的、讀過書的使女。省得我不在家的時候你一個人悶得慌。

可兒:有素蓮一個就夠了,用那麼多人干嘛?得多花多少錢?

古冬楊:可兒,錢沒關系,我不是說過了嗎?咱的錢是一輩子都花不完的。

可兒:可是,我想也不能太浪費了。

古冬楊:家里多兩個人,也熱鬧些。

可兒不語。

古冬楊:素蓮,小姐不願下去,你就下去招待一下吧。

素蓮:是,先生。

素蓮下樓。

古冬楊:可兒,我那有幾幅畫,你幫我選選,看看掛那幾幅好。咱布置新房,正好掛上。

可兒:我那兒也有,你選吧,冬哥,你喜歡畫兒,你願意怎麼掛就怎麼掛,反正我也不懂。

古冬楊:好哇!(擁著可兒去可兒房間)

418、初秋。日景。可兒家,可兒房內。可兒打開一只皮箱,把里面的畫兒一幅幅地拿出來交給古冬楊,古冬楊把一幅幅的畫接過,展開看。

古冬楊目光含著寒冷。心聲:這些畫里,哪幅才是藏寶圖?那幅藏寶圖的畫在沒在這些畫中呢?

箱中還有一幅。古冬楊伸手去拿。

可兒阻止:冬哥,這幅是不能動的。

古冬楊笑著:這幅,為什麼?

可兒:冬哥,你別問了。反正這幅是不能掛上的。

古冬楊:好好。

古冬楊幫著可兒把皮箱關上。

419、初秋。日景。關家大院。四姑娘房中。四妹、李春安。

李春安:四姑娘,我是真心的喜歡你的,你就答應我吧。

四妹:這不成,春安哥,我知道你是真心對我好的,但是,好是好,這和愛是兩碼事兒。

李春安略想:四姑娘。我不明白,我哪兒不好?在這龍崗縣城里頭,有幾個年輕人可以和我想提並論?

四妹:春安哥,這你就說錯了,愛,有時候是會讓任何人都不明白、不理解的。

李春安:四姑娘,莫不是你心中真的有了一個人?

四妹:也許吧。也許我會為這個人就這麼過一輩子的。

李春安:這個人就這麼好?就這麼值得你愛?值得你為他獻出一切?

四妹:是的。

李春安:那這個人是誰?

四妹:春安哥,有一天,我會好好對你說說的。我會把我的心里話都告訴你。

李春安失望與疑惑的眼神。

420、初秋。日景。一間陰暗的房中。古紅霞坐在里面。

古紅霞悲愁絕望的眼神。

外面的腳步聲,古紅霞驚覺的神情。

門響,打門外進來兩人立于門的左右。古冬楊入。

古紅霞:冬楊,是你!

古冬楊:對,是我。

古紅霞:你是來救姑媽的吧?

古冬楊:也可以這麼說。

古紅霞:快帶姑媽回家。咱們走!(撲到古冬楊身邊,拉古冬楊往外走。)

古冬楊未動,古冬楊身邊兩人把古紅霞拉開。

古紅霞:冬楊!冬楊!快救姑媽出去!

古冬楊:好辦,我可以救你出去,但有一件事你得幫我。

古紅霞:什麼事冬楊?你快說!姑媽怕,姑媽不能在這兒待了!

古冬楊:我想知道可兒哪幅畫是藏寶圖。玄機在哪里?

古紅霞:冬楊,你怎麼啦?

古冬楊:沒怎麼,你想活你就說,你不想活就別說。

古紅霞:冬楊,原來你是為了這個?!

古冬楊厲聲地:對!我為的就是這個!不然的話,我也不會漂洋過海到這兒來!

古紅霞:冬楊,我是你姑媽,你可是姑媽的侄兒,你怎麼能這樣對姑媽!

古冬楊:告訴你,我不是你的侄子,我是日本人,我的名字叫石井武夫!

古紅霞:你說什麼,冬楊?你和姑媽說笑話呢吧?好孩子,快帶姑媽回家!

古冬楊:我不是古冬楊,我再說一遍,我是石井武夫!大日本帝國、天皇陛下的光榮臣民!軍部的一名特殊戰士!

古紅霞:那,那我的侄兒呢?那我的哥哥嫂子呢?

石井:到另一個世界去找吧!如果你也想去,我現在就可以成全你!

古紅霞:你,你•;•;•;•;•;•;

古冬楊一把捉住古紅霞,兩記耳光猛然打在古紅霞的臉上。古冬楊猙獰的面孔:古紅霞,你聽著,只要你想活命,你女兒想活命,你就快點兒告訴我,哪幅畫是真正的藏寶圖!奧妙在哪里!怎麼和印中的詩句對!怎麼取寶!

古紅霞: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古冬楊一拳將古紅霞打倒,古紅霞昏死過去。




上篇:正文 第十三集    下篇:正文 第十五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