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十五集   
  
正文 第十五集


第 十五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421、初秋。日景。城外空場上。八里河邊。曹少卿帶隊在城外練兵。

秋寶兒與四妹邊說話邊擔著一擔水走來。

曹少卿看見,對龔長禮:長禮。

龔長禮:有!

曹少卿:你先領大家練練。

龔長禮:是!(喊口令,帶大家練兵)

曹少卿迎著秋寶兒,四妹走來。

秋寶兒:曹營長,讓大家歇歇吧,喝口水。

曹少卿:好吧,又讓你和四姑娘辛苦了。

四妹:我可不辛苦,還是你曹營長辛苦。

曹少卿:四姑娘,我怎麼辛苦了?

四妹:你呀,又要帶人練兵,又要管著大伙兒,又要在心里想著一個事兒。你說你多累呀!

曹少卿笑:我想什麼事兒啦?

四妹:想什麼事兒你自己不知道哇?那我告訴你吧,事兒哪,你可以想,不過別老在心里想,要說得趕緊說,說晚了的話,你也知道,小雞兒出殼要跑,小鳥兒出巢要飛;別說晚了到時候後悔呀!

曹少卿笑:瞧你說的,四姑娘。你又看出我什麼事兒來了?

四妹:傻子才看不出來。自古道,美女愛英雄啊!英雄也愛美女呀!只是英雄的嘴,也別老是鐵嘴,硬漢子他也得娶老婆呀!你也不看看我們秋寶兒都什麼眼神兒了?可話又說回來了,秋寶兒,你也不看看曹營長都什麼態度了。

秋寶不好意思地低頭。

四妹:好啦!我就不說那麼多了。曹營長,秋寶兒,八里河那的木橋不錯。小橋流水,兩岸綠柳,詩情畫意,你們倆趕緊過去吧,春光一刻值千金,你們還在這磨蹭啥?招呼大家喝水的事兒就交給我吧。

曹少卿看看秋寶。

秋寶含情脈脈地看一眼曹少卿,害羞地轉頭,向八里河邊走去。

曹少卿對龔長禮:長禮!讓大伙兒歇一會兒,都過來喝口水吧。

四妹笑:曹營長,你也上八里河邊喝口水吧。

曹少卿:四姑娘,我就服了你了。

曹少卿向秋寶兒快步走去。

422、龔長禮:解散!喝水!

官兵們奔來,一起圍住水桶,四妹笑著為大家舀水。

四妹:哎!我說你們慢點兒!別嗆著!

423、初秋。通向八里何的小路上。少卿與秋寶兒並肩朝八里河走去。

兩人說笑著慢步向前的背影。

424、初秋。日景。城外空場上。四妹及東北軍戰士等。

四妹:你們都喝完了吧?

龔長禮:喝完了,四姑娘。

四妹:喝完了你們就不想干點什麼事兒呀?

龔長禮:啥事兒,四姑娘?

四妹:你們累不累吧?

龔長禮:這算啥,我們在大營里練兵那才叫累呢。

四妹:那好,我給你們布置個任務。我喊一二,你們就沖那邊喊嫂子,(指曹少卿、秋寶)好不好?

龔長禮、眾戰士哈哈大笑,起哄:好!我們跟著四姑娘喊!

四妹:好!一二!

眾人沖曹少卿、秋寶:嫂子!嫂子!嫂子!

425、初秋。日景。城外空場上。通向八里河邊的小路上。曹少卿轉身回頭。

426、初秋。日景。城外空場上。東北軍戰士。眾人忙將頭低下。

曹少卿轉身再走。眾人哄地大笑。

四妹:來,接著。一二!

眾人:嫂子!嫂子!嫂子!

曹少卿故意虎著臉回頭:瞎喊什麼!喝完了練兵!

秋寶望曹少卿的深情目光。

曹少卿看看秋寶笑言:這幫小子,就能起哄!

427、初秋。日景。城外空場上。這邊眾士兵一起哄笑。

四妹頑皮得意地笑望曹少卿、秋寶的背影:龔連長,我就是有眼光!

龔長禮:四姑娘,我們不累,還喊不喊?

四妹:還喊啥?人都沒了!

龔長禮起身看,摸後腦勺:這麼快!都走樹林里去啦!

428、(慢鏡頭:曹少卿與秋寶兒在八里河橋上,手扶橋欄談話的鏡頭;曹少卿與秋寶在野地里戲謔的鏡頭;秋寶在河邊打水掉進河里,曹少卿奔過去,抱起秋寶,秋寶就勢深埋進曹少卿懷里的鏡頭;秋寶與曹少卿成親時,在關家大院中大家戲鬧的鏡頭;曹少卿抱著秋寶兒走進洞房的鏡頭.)

429、秋日。日景。大帥府。大帥,程子風。

大帥:曹少卿這件事做的不錯,夠義氣!我他媽得提拔提拔他!他這不是娶老婆,他這是救了個人!是給咱東北軍長臉!是他媽咱們東北的漢子!

程子風:少卿的這件事做的很好,在龍崗那兒,咱東北軍在百姓心中大大提高了威信.

大帥:子風呵,你替我寫封信,祝賀祝賀他,把我誇他的話寫進去,另外,告訴他,我現在就任他個師長的頭銜。告訴他好好干,跟著我,沒他的虧吃!

程子風:好的,大帥,我這就去寫信。(子風起身)

430、秋日。晨景。關家大院。關善耕從自己房中出來。金秀,銀秀,麥秀蹦蹦跳跳地過來,後面跟著四妹。幾個孩子圍在關善耕周圍,嘻笑玩耍,一同喊爹。

麥秀:爹,四姨說了,今天也要送我去上學。

關善耕:好,上學好。四姑娘,怎麼你去送孩子們上學?張善叔呢?

四妹:又不是干活兒,送幾個孩子,真拿我當小姐啦?

關善耕:那你就去吧,我一會兒要去燒鍋看看。

四妹:你過來,我跟你說話。(四妹走進關善耕的房里。)

關善耕看看幾個孩子,跟進屋去。

四妹偷朝外面看看,撲到關善耕身上,抱住善耕惜愛地看看,在關善耕腮上親一下跑出。帶著孩子們:走嘍,上學去呀!

關善耕搖一搖頭,出來。

關善耕出關家大院門,向西城子燒鍋走。鍾美春兒過來:善耕哥,這麼早去哪兒呀?

關善耕:美春呀,我去燒鍋上看看。

鍾美春:善耕哥,咱這酒是咋燒出來的呀?

關善耕:燒酒燒酒,自然是燒出來的。

鍾美春:善耕哥,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關善耕:好事呀?

鍾美春:當然是好事!

關善耕:那就說吧,我聽著。

美春:哥,我想跟你學燒酒。

關善耕:胡鬧,哪有女孩子學這行的。

美春:那我跟你去燒鍋里看看去。

關善耕:去吧。

二人向燒鍋走。

美春:善耕哥,我看四妹對你真好。

關善耕:好一陣兒壞一陣,高興了好,不高興了一張嘴刀子似的。

美春:那就是好。

關善耕:喲,還有這一說呀。

美春:這就是女孩子的心,善耕哥,我也•;•;•;•;•;•;

突然兩人被後面的一人從中間分開。兩人同時扭臉看。

四妹走在兩人中間。四妹面帶微笑,得意之狀。

善耕:四妹,你不是送孩子們上學去了嗎?

四妹:有人帶勞了!讓你失望了吧?

善耕:瞧你說的,我失什麼望。

四妹:美春兒,今年多大了?

美春滿臉不自在的表情。嘟嘴,閉口不語。

四妹: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兒,你到底多大呀?怎麼還不嫁人哪?

鍾美春滿臉賭氣的樣子,不語。

四妹看看美春,笑一笑:要我說呢,該嫁得嫁,要不將來沒准兒就得插在牛糞上!

美春:你咋這麼說話?!

四妹:這麼說話怎麼啦?不好聽呀,那你就別聽呀!

美春:你......(氣哼哼走)

四妹得意地望著美春走去的背影笑。

關善耕尷尬地看四妹。

四妹得意地:看什麼呀?掃你的興了吧!(大步向前走去)

善耕愣站在那里。

四妹猛然回身:走哇,我跟你上燒鍋!

431、秋日。日景。可兒的家中。可兒站在窗前,表情憂郁地望著窗外。古冬楊入,走到可兒的身邊,輕輕摟住可兒的肩頭。

古冬楊:可兒,我們明天就要舉行婚禮了,你覺得還有什麼事情要做?

可兒:冬哥,什麼事兒都沒有,我就是想我媽。我覺得咱們結婚媽應該在場。

古冬楊:姑媽非走,咱也沒辦法。我覺得她能自己偷著走,這說明她就是怕咱們留她。這會兒請她回來,她也不會回來的。等過一段時間,咱倆一起去把她接回來好不好?

可兒:冬哥,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反正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好。

古冬楊:你就放心,我會辦好的。

可兒轉回身來抱住古冬楊。

432、秋日。日景。可兒家房門外。門開,素蓮打門出。素蓮走到街角處,旁邊一人與素蓮擦身而過略停,向樓上張望狀,同時悄聲地:告訴小姐,准備好,帶上該帶的東西,今天走。

素蓮再看,那人已遠去。

433、秋日。日景。可兒家中。素蓮入,兩個使女正在打掃一樓房間。素蓮將菜放在廚房出來,朝樓上看一看,又悄悄看看兩個使女。素蓮拿苕帚、抹布上樓。

434、秋日。日景。可兒家中。古冬楊從自己房中出。樓下,忽然有人敲門。使女開門,盧衛東入。

古冬楊:衛東來了。

古冬楊下樓,盧衛東悄悄在古冬楊耳邊低語。古冬楊一驚狀,匆匆穿衣,同盧衛東出去。

435、秋日。日景。可兒家中。素蓮急忙進可兒屋,回手把門關上。

素蓮:小姐!

可兒不耐煩地:干什麼慌慌張張的!嚇我一跳!

素蓮:小姐,古冬楊是日本人,壞人!是日本間細!

可兒:你說什麼?你胡說什麼?

素蓮:是真的!跟古冬楊一起的所有這些人都是日本奸細!

可兒:素蓮,你怎麼啦?你這些話是聽誰說的?冬楊他是我表哥!

素蓮:小姐,我說的都是真的,是王爺說的!

可兒:王爺?你今天是怎麼啦?素蓮?王爺已經沒了,你不是知道嗎?

素蓮:小姐,王爺根本沒死,他今天就來接咱們走,他讓你快點兒把東西收拾好。

可兒:素蓮,你說的是真的?你見到王爺了?

素蓮:我見到了,王爺一直在保護咱們。

可兒:他在哪兒?

素蓮:他就在對面.

可兒:我不信!王爺的骨灰是盧衛東拿回來的,我親自掩埋的,怎麼王爺又突然出來了?這不可能!

素蓮:真的!

可兒:好!那你帶我去見他!

可兒往外走。素蓮將她一把拉住。

素蓮:小姐!你千萬別聲張,下面的使女肯定也是古冬楊的人!要是被她們發現你知道了,咱倆就都沒命了!

可兒:那我也不信,冬哥都要和我結婚了,怎麼會呢?

素蓮:對了,太太沒走,是被他們抓走的!

可兒:抓走的?不會吧,我媽是給我留了她的親筆信的。

素蓮:那天我就在王爺的屋子里,就在對面,我是親眼看見的!

可兒:那你當時為什麼不告訴我?

素蓮:是王爺不讓,是他怕你沉不氣露出了,被古冬楊發現。

可兒:怎麼會呢?怎麼會有這事兒?

素蓮:別多想了,小姐,沒時間了,快收拾東西吧,來不及了!

可兒:這是怎麼啦?怎麼會有這事兒?

素蓮:小姐,快點兒吧,王爺他們可能馬上過來。

可兒想一想,收拾東西。

可兒忽然停手:不行。我得見到王爺再說,我不相信他還活著。

素蓮焦急地:小姐!快點兒吧。沒時間多想了!

可兒:可我不能就這麼離開冬哥。

素蓮:他不是你的冬哥,他的真名是日本名,叫石井武夫!

可兒:怎麼可能?

素蓮焦急之下跪在地上:小姐,我求求你啦,快收拾東西吧,來不及了!

可兒兩手抱頭:這是怎麼啦!

可兒猛然揚頭,匆匆收拾東西。將牆上的字畫都摘下來裝好。

436、秋日。日景。關家大院。四妹房中。四妹、李春安。

四妹:春安哥,我看你這陣子咋這麼消沉,整天好像心事重重的。

李春安:自古以來,男人如果墮入情網,都會萎靡不振的。

四妹:春安哥,不是這樣吧?我聽說男人要是墮入情網,往往會奮發向上的。

李春安:四姑娘,那是因為他贏得了愛情。而我,我只是一廂情願而已。

四妹:春安哥,你不能這樣,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咱們至少還是好朋友。四姑娘願意給你當個好妹妹。

李春安:兩回事。四姑娘,對于一個人來說,最難忍受的煎熬就是愛的煎熬。我現在是真的受不了了。

四妹:春安哥,可是愛這東西是不能強免的,你也是接受新思想的人,我也是接受新思想的人。咱對這事兒都懂,應該看得開的。

李春安:算了,四姑娘,我能天天看到你,跟你說上幾句話,心里也就知道了。

四妹低下頭:春安哥,你對我好我知道,真對不起,我知道我傷害了你的感情,可我不是有意傷害你的,這是沒法兒的事兒。

李春安站起,向四妹張開雙臂。

四妹不高興地:春安哥,這不行,你要是這樣的話,那你以後就別來了。

李春安:四姑娘,春安沒別的想法,春安只想抱一抱你,抱一抱你,春安的心里就踏實了。

四妹生氣地扭過身去。

李春安站在那里,眼里漾出失落、憂傷的眼神兒。

437、秋日。日景。可兒家樓下。忽然樓下房門被撞開。王仆若干入,樓下女仆掏槍被擊斃。王仆上樓,王仆:快走!

可兒:怎麼回事?!

王仆不由分說,拎皮箱,拉可兒下樓。

可兒被拖著往樓下走:素蓮,怎麼回事兒?

素蓮:是王爺的人。

可兒被拖下樓,看見被擊斃女仆手中槍現驚狀。

可兒被眾人拖出上車。

438、車內古紅霞,王爺。

可兒驚喜地:媽!

古紅霞:可兒!

兩人流淚抱在一起。

兩部車疾行。突然,前面的路上古冬楊握槍走出,攔在路中。旁邊又沖出數人對車舉槍.

王仆與古冬楊等交火。

車向前沖。王爺探身車外開槍。王爺中彈負傷。

439、秋日。日景。古冬楊畫坊中。古冬楊陰沉著臉在屋中走動。日本女特務小村(18歲)入。將一份電報交在古冬楊手中。古冬楊看電報(話外音):鑒于黎可兒已嚴密藏匿,務要設法找到她的下落,同時要進駐龍崗。

古冬楊滿面怒容:我一定要找到她!

小村面無表情地:我想信你能找到她的!

古冬楊:這是我的輝煌事業!

小村:我認為,黎可兒有可能離開了這里!

古冬楊:她就是離開這里,我也一定能找到她的。黎可兒不會上天,也不會入地!我一定要找到她!

440、秋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小圓桌上幾樣菜。一壺酒。四妹與善耕隔桌而坐。四妹端著一杯酒起身,到善耕的身旁坐下。

四妹:哥,你能不能再替我喝三杯酒。

善耕現醉態:能。替你喝幾杯都行。

四妹將酒杯遞善耕,善耕連喝三杯。醉眼朦朧狀。

四妹將身依進善耕懷里:哥,你就說句心里話,你心里到底喜不喜歡我?

善耕醉態狀語:喜歡,誰要是不喜歡你誰就是孫子!

四妹眼里湧起淚花兒:哥,咱倆的事,原來差著你的一個想法,以為我是我姐大妹的妹妹,你不能對不起大妹。後來又有了善犁的事兒,結果,老爺子也反對咱倆的事兒。我知道你孝順,我不怪你。可這一耽誤就又是幾年的時間,金秀今年都十六歲了。

善耕一把抱住四妹:四妹,說句實話,哪天我都想你想得不得了,尤其一到了晚上,我一個人躺在床上的時候,我就想,這要是四姑娘在我身邊多好,兩個人說著話,親親熱熱的在一起。可四姑娘,我真是沒法子呀,我心里喜歡的也就是你四姑娘一個人,我壓根兒就沒喜歡過別的女孩子!

四妹緊緊地抱住善耕:哥,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是真想我的。你放心,四姑娘這輩子就是你的人,我等著你,就是這輩子你娶不了我,下輩子我也一定要嫁你。

善耕:別這樣,那不就誤你的終身嗎?我不能坑你,我不能讓你這麼干等著我。四姑娘,聽我一句話,啊?我看春安對你也是真心的,這麼多年里也一直在等你,你就嫁了他吧!

四妹:哥,你別說了,四姑娘說了話是算數的。哥,今晚上我就給你,你看,今晚的月亮多好,又大又圓,已經是深秋了,九月十五了。再一個春天來的時候,四姑娘就沒有二十歲了。

善耕:那不行,四姑娘。我不能那麼做。

四妹:善耕,就今兒個晚上,四姑娘就要今天晚上做你的媳婦,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四妹摟著善耕的脖子,火熱的嘴唇貼過去。

善耕喃喃自語:這不行,這不行•;•;•;•;•;•;

善耕突然抑制不住地抱住四妹狂吻。

四妹起身,將屋中的蠟燭一只只點亮。四妹跪在炕上,面對紅燭,面對善耕略含羞怯地微笑,一點點地脫去衣服。

明亮的燭光下,善耕與四妹在床上相擁熱吻的場面。

441、秋日。日景。龍崗縣城南。八里河邊。大堤上。深秋荒涼的野外景色。四妹、李春安。

四妹:春安哥,你也該出去做事了。

李春安:唉!四姑娘,我頹廢了。有人說,愛情像一支燃燒的火炬,他可以為你照亮光明的前程;可也有人說愛情是嚴霜,它可以肅殺一切,讓你形同槁木。而對于我來說,我正是後者。

四妹:春安,你不能這樣。男子漢大丈夫應該以志先立。

李春安搖頭苦笑:四姑娘。還說什麼呢?愛的失落,家的陰沉枯燥,官場的腐敗,社會的潮濕陰暗,這一切都讓我感覺前途渺茫。我現在就是一個徘徊在陰沉沉的天下的一片荒原上的孤獨者。沒有什麼再可以求了。不過,四姑娘,我會等你一輩子的,我相信會有一天,你會成為我的愛妻的。

四妹:瞧你說的,讓你這一說,天下就沒人的活路了。就是我對你有心,別的姑娘對你有心,你這樣副樣子,誰也不敢跟你接近啊!

李春安忽然看四妹:四姑娘,這麼說我還有希望?

四妹:春安哥,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沒希望的事兒,這個世界上的事兒又都沒希望。哪一件事兒,你看著它都有希望,又都沒希望,這就得靠自己去努力,自己去爭取。

李春安:四姑娘,只要我活著,我不會放棄對你的愛的。

四妹:春安哥,天下的姑娘那麼多,比我好的姑娘有的是,你為什麼這麼固執?

李春安:那你又為什麼那麼執著?

四妹:我的情況和你的情況不一樣,這是因人而異的。

李春安:四姑娘,能不能把不一樣的原因跟春安說說?

四妹:可以,春安哥,但不是現在,有一天我會對你說的。有一天,也許事實會告訴你的。

442、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坐在椅上慢慢喝茶,善犁入。

田兒:二東家。

善犁:哎。

善犁走到關如水旁邊:爹,你叫我?

關如水:坐吧。

善犁在關如水旁坐下。

關如水:田兒,你先下去吧,我和你二哥商量點事。

田兒:是,老爺子。(田兒退下)

關如水:善犁呀,你知道爹今天叫你來是什麼事嗎?

善犁:爹,不知道。

關如水:善犁,你今年也已經三十多了,因為你的事,這一牽延,又過了這麼多年。你雖然有個豆花兒,但不是正室,而是偏房,結果,你不娶,你大哥也不娶,弄得咱們關家成了光棍家了,連個主婦都沒有,外人知道的,是家中另有內情,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關家沒人情味兒,養不住媳婦呢。

善犁:爹,我大哥是大的,娶也得大哥先娶。

關如水:什麼話!你大哥說了,他再娶已經是第三房了,可弟弟一直未娶,他是個愛面子的人,在外面做事,又要有個好品行的口碑,所以,怎麼說,這回也得你先辦了婚事,他才能有這個打算,不然,事雖是這麼個事,但話卻好說不好聽。

善犁:爹,這是家事,別人管不著的。

關如水:我知道別人管不著!原來我也這麼想,打算給你哥先娶回一個,好讓咱家有個主婦。可別人有一張嘴,眾口飛沫,話是說什麼都有的。

善犁:爹。

關如水:好了,這事我也看好了,我不作主,你自己是沒個作主的時候了。田兒也等了你這麼多年,人家是一心撲在你身上的,為丈夫者,不可做負人之事;尤其是不能做負癡心女子的事。所以,我就給你作這個主,趕緊把你和田兒的婚事辦了。辦完你的婚事,過些日子,你也可把豆花接回來住。等你的事兒安頓完了,也好張羅你哥的婚事。咱關家是龍崗的大戶,總不能老這麼家里沒個主婦。

善犁:爹!

關如水:你就不用多說了,如果你心中另有別人,也可以破破例,我也不給你做主了,你就趕快跟我說一聲,田兒今年也是二十多歲的人了,人家總不能就這麼白等你一輩子。尤其是姑娘家,錯過了該嫁的年齡不就誤了人家的終身嗎。

善犁:爹。

關如水:別說了,你回去好好想想,也跟豆花兒商量商量,給我個痛快話。如果你再這麼悶著,那我就直接給你和田兒定日子了。

443、秋日。日景。龍崗縣城外。去南甸子燒鍋的路上。四妹追上走向南甸子燒鍋的善犁。

四妹:二哥,你站下。

善犁站下:四妹,你怎麼來了?

四妹:二哥,你說我怎麼來了?

善犁:有啥事?

四妹:有,老爺子叫你我也知道啥事兒。

善犁:四妹,這事兒你就不用管了,我知道該怎麼做。

四妹:你不知道該怎麼做!

善犁:我自己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四妹:你就是不知道!

善犁不語,望著四妹。

四妹:二哥,我們都不是孩子了,其實,我心里也知道你在想什麼,可是,那不是一回事兒。田兒等了你這麼多年了,老爺子一張羅要給你辦喜事你就找借口推,可這是個辦法嗎?你得面對實實在在的事兒。你總不能就這麼耗一輩子吧?你有了個豆花兒,你耗得起,可是田兒耗不起,你不能讓人家白等著你。

善犁:四姑娘,你別說了,我明白,其實你心里也明白,這麼多年,我說不出口,可今兒個我說,我心里有人,確實有人,這個人不是別人,唉!•;•;•;•;•;•;不說啦!四姑娘,你放心,田兒我娶定了,如果你讓我現在娶,我現在就娶,我聽你的。

四妹驚訝地望著善犁。

善犁:四姑娘,你啥都可以讓我去做,可你管不住我的心,我心里裝著的人,那是永遠裝著的,那個地方誰也搶不去。

四妹:那•;•;•;•;•;•;那你答應娶田兒啦?

善犁:答應了,因為你答應了。

四妹:二哥•;•;•;•;•;•;

善犁轉身走。忽然回頭:四姑娘,我跟你說明了吧,我心里的那個人就是你。可我也知道你心里有的是誰。

善犁大步走去。四妹百感交集望去的目光。

444、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善耕。

善耕:爹,鍾敬文今天又來了,說是要和咱商量娶金秀的日子。

關如水:那你怎麼跟他說的?

善耕:爹,我想,既然善犁已經答應了娶田兒的事,我看咱還是得先給善犁辦。善犁沒成親,我這邊怎麼好給金秀張羅辦喜事?

關如水:這話有理。也不光是善犁,你的事兒也得抓緊。

善耕:爹,我的事兒不急,一個續弦,什麼時候都行。

關如水:那也不能拖得太久。

善耕:中,爹。等辦完善犁和金秀的事兒,我就張羅自己的事兒。

關如水:也行。要是這樣,你就先張羅善犁的親事。張羅完善犁的事兒,然後把金秀的事兒辦了。金秀是嫁人,多少也得依著點兒婆家,別鬧出別扭來,孩子過受氣。

445、秋日。日景。關家大院。善犁與田兒拜堂的場面。眾人歡慶的場面。

446、秋日。夜景。關家大院。善犁新房中。田兒坐在床上,頭上遮紅蓋頭。屋內,幾支粗大的紅燭燃著,外面不斷傳來歡笑喝酒行令的聲音。

新房的門響,關善犁醉態地進來,然後回身將門關好。

關善犁一步步走到田兒的面前。

蓋頭中的田兒期待的表情。

關善犁慢慢將手抬起,又慢慢放下。回身坐在桌旁的椅上。

田兒等待著

關善犁垂頭望著地面。

紅燭特寫,跳動的燈火。

田兒流下淚水的雙眼。

關善犁朦朧了淚光的雙眼,眼前浮現著四妹的面龐。關善犁猛然站起,走到田兒的身邊,將田兒的紅蓋頭掀開,把田兒攬在懷里,田兒一下緊緊抱住關善犁,淚水湧流,哽咽地叫一聲:二東家。

447、秋日。夜景。李富銘家中。李富銘、得珠兒、李富銘與得珠之子小弟(6歲)。

得珠兒:我說富銘,春安也老大不小了,又是在日本留過洋的。要學問有學問,要能力有能力,可為啥老就這麼糗在家里?一個男人,總得出去做點事吧?

李富銘:春安不是讓個四姑娘給絆住了嗎!

得珠兒:一個大男人讓一個丫頭片子給絆住,這是個事兒嗎?天下的男人要是都讓女人給絆住,那這天下不就大亂了?

李富銘:我也勸過春安,可春安不聽,那你說我有什麼法子?我也不能把兒子趕出去呀!

448、秋日。夜景。李富銘、得珠房門外。李春安站在門前側耳聽狀。

449、秋日。夜景。李富銘家內室。李富銘、得珠兒、李富銘與得珠之子小弟。

得珠兒過去,指著李富銘的腦門兒:哎呀!你個老不死的!那他在家糗一輩子,你就管他一輩子?那將來咱的兒子小弟兒咋辦?

李富銘:小弟兒這不是還小嘛。

得珠兒:小也有長大的時候,我不能讓他跟這個野種大哥學壞了。

小弟兒跑過來:媽,媽,大哥不壞。

得珠兒:滾!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什麼根兒,什麼苗兒!王八揍的東西

就都會縮脖子!

李富銘:得珠兒,你看你這是•;•;•;•;•;•;無緣無故的這是干什麼!

得珠兒:干什麼?!你那寶貝兒子看上個四姑娘,可人家四姑娘也得看上他呀!人家四姑娘那是誰都看得明白的,就是關善耕床上的小褥墊兒,什麼時候能輪到他?!再說,那個四姑娘半瘋似的,像個小婊子,就是娶到家來,你那個王八兒子能伺候得了嗎?你們爺兒倆個我算是看明白了,都是吃得了飯,干不了活的廢物!誰嫁了你們,也就等于守了活寡了!夜里苦熬蠟頭兒,來不了一點兒真本事的!

李富銘一臉苦相,正欲言時,李春安推門入。

李春安指得珠兒:不許你侮辱我爸!不許你侮辱四姑娘!

得珠兒一愣,忽然撒潑狂叫:反了反了!李富銘!你欺負我!你的王八兒子也欺負我!我不活了!

450、秋日。黎明前,天欲明未明時。關家大院。善犁新房中。善犁悄悄起來,看一眼身邊的田兒後輕輕下地。善犁穿好衣服到外間,打開櫃子,拿出一封信放在桌上。輕輕出門。

善犁趕著一掛大車,車上坐著豆花兒和孩子悄悄出門。城外龍崗的大道上,善犁趕著大車向前奔去。

451、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善耕、四妹、田兒。

田兒掩面而涕。

關如水看信。

關善犁話外音:爹,兒子如你的願了,到底給你娶了房正房媳婦。關家沒丟名聲,你老也沒丟名聲。我也是把該做的事做到了,我走了。豆花兒我得帶上,因為豆花有了我的孩子,我不能不管。

關如水看罷,將信拋在地上,憤憤而言:這個關善犁!簡直太不像話!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孔孟之書讀到哪里去啦?難道都就飯吃嗎?!真是有辱家門!

善耕:爹,他信上說要去哪里?要不去把他找回來?

關如水:去哪兒?他要是告訴你去哪里還能走嗎?

善耕:那,那他能去哪兒呀?

關如水:誰知道他能去哪兒?這個敗類!

善耕:爹,你也別太生氣了,等我著人慢慢打聽,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總會有消息的。

關如水:算了,天下之大,杳無邊際,茫茫人海,浩若煙波,你哪里去找?如果他還有心,早晚會捎話回來的,到時候再去找他也不遲。

善耕:爹,那依你的意思就先這麼放下?

關如水:不放下又能怎麼辦?這個蔫頭,平時沒話,卻裝了一肚子的老豬腰子。竟然干出這種事兒來。只是苦了田兒了。

田兒:爹,沒事,反正我侍候爹侍候慣了,我就在家侍候爹。

關如水:那怎麼成!你嫁給了善犁,就是關家的二東家媳婦了,怎麼還能讓你干下人的活兒?

田兒:爹,我干慣了,我願意干,我離不開你老。

關如水:唉!真是出了逆子啦。

452、秋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善耕坐在桌旁喝茶,四妹入。

善耕慌忙起身,過去將門關好。轉身走到四妹身邊,拉四妹坐下。

善耕:四妹,這麼晚了,有事吧?

四妹默默坐下。眼望地上。

善耕:四妹,怎麼了?有什麼心事?

四妹苦笑一下,偎在善耕懷里,抱住善耕,把頭靠在善耕肩頭上。

善耕:四妹。

四妹:二哥成了親,人走了。善耕,我知道他是為什麼走的。

善耕:你說他為什麼走的?

四妹:就是為了慪氣走的。

善耕:慪氣?他和誰慪氣呀?

四妹:這不明擺著的事嗎?有件事,我一直沒對你說。二哥沒成親之前,老爺子叫他去了,出來的時候我就又勸了二哥,結果他真就說了心里話。

善耕:他說的什麼?

四妹:他說,他心里的那個人是我。

善耕:他親口說出來啦?

四妹:嗯,說出來了。

善耕思索地:原來真是這樣。那他還說什麼啦?

四妹:他還說,他也知道我心里有的是誰。

善耕點頭。

四妹:善耕,我真想不通,二哥怎麼能這麼做?田兒將來怎麼辦,要知道能這樣,我當時也就不勸他了。我也是一時生氣,也是想讓他知道,這樣的事總是得兩廂情願的。

善耕:這善犁也是個明白人,怎麼能辦這樣的糊塗事兒。

四妹:善耕,田兒等了善犁那麼多年,結果卻落了這麼個下場。可一細想起來,我也想到了咱倆的事。咱倆怎麼辦哪?

善耕:這•;•;•;•;•;•;善犁心里原來有的是你,老爺子對咱倆的事又•;•;•;•;•;•;

四妹:你別說了,我就知道問你也是白問的。

四妹說著,去解善耕的衣扣。

善耕忙抓住四妹的手:四妹,那次我是喝多了酒了,咱不能再這樣,萬一要是懷上了•;•;•;•;•;•;

四妹嗔怪地看善耕一眼:我把身子給了你了,這一輩子人就都是你的,懷上又能咋樣?懷上就生!我還就要看看老爺子能把咱倆也趕出去。

善耕:四妹!

四妹緊抱善耕。兩人**湧發,吻擁床上。

453、哎喲歌曲起

歌詞:

春日里頭,日頭亮,地里長出的苗兒壯

十八歲的姑娘眼睛亮,火辣辣的胸脯顫又晃,

秋天里的莊稼金黃黃,捧出的都是咱的希望,

十八歲的姑娘她夜里狂,生下個哥兒棒又棒,

咱的家,咱的地,咱的爹來,咱的娘,

咱們熱烘烘的大火炕。

夏日里頭風兒暢,地的小苗兒變大秧,

年輕的媳婦好放蕩,奶著孩子走街坊,

冬天里的老酒香,妹兒把酒給我燙一燙,

老婆他抱著我把歌唱,我的郎兒他壯又壯呵,

哎--------------

咱的日子他亮堂堂

叮叮哐 叮叮哐 叮叮——哐啊




上篇:正文 第十四集    下篇:正文 第十六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