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十八集   
  
正文 第十八集


第 十八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531、秋日。日景。大崗村內。屋中眾匪聽到槍聲一愣,慌亂狀。

塗鳳山拔出槍來:別怕!誰他媽敢跑,我先斃了誰!

眾匪站在那里,望著塗鳳山。

塗鳳山:看我干什麼?抄家伙,出去看看咋回事呀!

眾匪抄槍出去,剛來到街上,見曹少卿已經來到。

塗鳳山一揮槍,弟兄們給我打。土匪們趴在街上,牆頭上,有的爬到房上開槍,雙方交火的場面。

村東二連人沖入,土匪腹背受敵。

塗鳳山:弟兄們往北撤,進山。

532、秋日。日景。大崗村內。眾匪邊打邊撤,剛出村北,陳團長一揮手,保安團埋伏團丁一齊開槍。土匪被壓在村里。塗鳳山見狀,帶人退進幾個院落死守。

533、秋日。日景。一院落中。塗鳳山在院中來回走,忽見土牆院的西門開著,塗鳳山打西門探出頭去張望,西面巷道上無人,那邊又是一個院落,塗鳳山奔過去,翻牆進去,又竄過兩個院落,來到村西口,見村口的樹上拴著幾匹馬,摸過去,解下一匹騎上,朝著西面大道飛奔而去。

534、秋日。日景。大崗村內。曹營長隊伍、保安團與土匪激戰。

535、秋日。日景。一棚廈上面。楚癩子打得正猛,見土匪一個個被打死,忙回頭:塗哥,頂不住了,咋辦?

沒人應,楚癩子下來找塗鳳山,不見了塗鳳山。

楚癩子氣得大叫:***老塗、婊子養的!婊子養的!婊•;•;•;•;•;•;

楚癩子正罵塗鳳山,被一個攀上牆的東北軍舉槍擊中,倒地。

536、秋日。日景。龍崗上。塗鳳山騎馬由龍崗路上向西飛奔,忽見前面路上軍隊、善耕、百姓。塗風山勒馬,四處觀看,向北面的林中奔去。

537、秋日。日景。龍崗上。關善耕舉槍大叫:塗鳳山,站住,拍馬追去。留守排跑步向前追趕塗鳳山。

塗鳳山邊跑邊回頭射擊,關善耕邊追邊打。

538、秋日。關善耕忽聽後面馬蹄響,四妹騎馬奔超過去,向塗鳳山開槍。

關善耕一愣:四妹,你怎麼來了?!站住!

四妹不語,向前追去。

塗鳳山奔入林中棄馬,沒命在林中飛奔逃命。

539、秋日。日景。大崗村中。戰斗結束,土匪全部被擊斃。

戰士們將土匪的尸體搬到街上。

陳團長一一看過,對曹少卿:曹營長,沒有塗鳳山。

曹營長:搜!

陳團長:搜過了,沒有。

540、秋日。日景。龍崗路上。善耕與四妹騎馬立在路上對望。善耕生氣狀,四妹調皮狀。

關善耕:真胡鬧!這是打土匪,真刀真槍的,你也不怕!

四妹:人家是惦記你才來的嘛。

善耕:我還用你惦記。

四妹將頭一歪:就是要我惦記!

四妹說畢笑著騎馬向前奔去。

541、秋日。日景。林中。塗鳳山在山林中疾跑,鑽到深山里面,撲在一棵樹上喘息,回頭觀看,見無人追來,泄氣地坐在地上,將槍一摔。

塗鳳山:日你媽的,關善耕!

542、秋日。日景。東村古玩書畫行內。古冬楊、小村等。

古冬楊:塗鳳山沒捉到是好事。現在塗鳳山與關善耕結了死仇,對我們十分有利。要設法打聽到塗鳳山的下落。我們正在尋找一個死心埸地為我們賣命的人。塗鳳山是最合適不過了。

小村惠子:古先生,塗鳳山是可利用,但現在不是時候吧。

古冬楊:不,正是時候。

小村惠子:只是塗鳳山已如驚弓之鳥,深藏不出,是很難找到的。

古冬楊:這我也知道,但是他只要活著,就一定會露出來,和黎可兒一樣,他們都不是可以到深山中過隱居生活的人。

盧衛東:組長,塗鳳山的老婆在四棵松村。

古冬楊:馬上行動。

543、秋日。日景。淑芬家。塗鳳山一副狼狽相在淑芬家中。

塗鳳山坐在桌邊喝酒,淑芬坐一在旁。

淑芬:鳳山,你說我都跟你說了,別在出去拉什麼伙兒,消消停停在這兒過點兒太平日子得了,可你說你,非要拉隊伍報仇!你報啥仇哇?你殺了那麼多人,誰來找你報仇了?你早晚非把命搭上不可!

塗鳳山:你懂啥?你以為沒人找我報仇哇?他們是沒找著我!

淑芬:行了,快吃吧!吃完了想個法子,我琢磨著這事兒不能算完,別讓那個什麼營長帶人摸到這兒來,把你堵屋里頭。那可是不死也得死,等著挨槍子兒了!

塗鳳山氣餒地:唉,淑芬,我是真他媽倒黴!

淑芬:倒黴?怨誰呀?不是都怪你不聽我話嗎!那陣子要是聽我的,咱倆在這兒過日子,哪能有今兒個這事兒子?放著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不過,非要干這殺人越貨的事兒。現在可好,弄得遍地是仇人了。

塗鳳山:你就別說這些啦。都過去的事兒啦,咋的也得想個法子,躲過這個風口去再說!

淑芬白塗鳳山一眼:要不這樣吧,咱倆上山,山上有獵戶的地窨子,現在正是閑著的時候,在那兒躲一陣子,等風聲松了再回來。

塗鳳山想一想:也好,不過這吃的喝的……

淑芬:拿一口小鍋,背點兒糧,餓不死你呀!

兩人收拾東西,塗鳳山揣槍,背袋子,淑芬挎一只籃子,拎一口小鍋出門。

544、秋日。日景。淑芬家屋內。塗鳳山開門。門外小村帶人入。塗鳳山一愣,急欲掏槍,被小村手下用槍頂住。

小村:回去!

塗鳳山慌忙退後,淑芬驚得丟了籃子撲過來,擋在塗鳳山前面。

淑芬:你們不能殺他,他是我男人!

小村手下將淑芬推到一邊。

小村手下將塗鳳山的槍奪下。

小村對淑芬:還挺癡情!不想讓他死是吧?那好,我可以不讓他死,不過他得聽我的話!

小村對塗鳳山:塗鳳山,別害怕,我們不是來要你命的,坐吧。

塗鳳山戰戰兢兢:你們是?……

小村將帽子一摘,頭一抖,露出一頭女人的秀發:塗鳳山,我們是日本人,我叫小村惠子,我們來是想救你,給你指條活路的。

塗鳳山:日本人?指活路?為啥給我指活路?

小村惠子:不為什麼,只是想和你交個朋友。

塗鳳山:和我交朋友?總得有點兒啥原因吧?

小村惠子:沒啥原因,只要你願意和我們合作,我們會保護你的。

塗鳳山:小姐,那怎麼個合作法兒?

小村惠子:這是後話,只要你願意了,現在我們就可以帶你去一個安全的地方,躲過眼前的危險。

545、秋日。日景。曹少卿帶人進淑芳所住的四棵松村,直奔淑芳家。

一小村隨從入淑芳家屋內:報告,外面有軍隊進村!

小村惠子:不要慌,有多少人。

隨從:大約一個連。

小村惠子問淑芬:有沒有後門?

淑芬:有,快跟我來。

546、秋日。日景。淑芬家後門外。後門開。淑芬帶眾人悄悄出後門,直奔後面山林。

547、秋日。日景。淑芬家。曹少卿帶人沖進屋中:桌上殘羹、酒瓶、地上煙蒂。曹少卿:果然在這兒,搜!

士兵搜。

一士兵進來:報告營長,有後門。

曹少卿帶人出後門,已不見人影。

曹少卿:媽的,又讓他跑了。

548、冬日,日景。龍崗縣城內。滿天飄落的雪花。家家在貼門對,爆竹聲聲。

549、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門前。四妹帶仁賦、大柱在門前放鞭炮。

550、春日,日景。八里河中間冰縫中的流水。河堤上,野地上的新綠。

田野上長出的綠茸茸的莊稼。

551、春日,日景。關家大院東偏院外街上。曹少卿緊急招集部隊列隊。

552、春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曹少卿急入。

關如水、關善耕、四妹慌忙起身相迎。

曹少卿:老爺子、善耕,別客氣,事情緊急,我是來辭行的。

關如水、關善耕一怔。

關如水:怎麼待得好好的,突然要走?

曹少卿:不瞞你們二位說,出了一件大事。所以,上面調各處駐軍火速歸隊。

關如水:什麼大事?

曹少卿:大帥坐火車路過皇姑屯時,被日本關東軍炸死了!

關如水大驚:大帥死了?!

曹少卿:是,所以現在局勢十分緊張,大帥自與蔣介石一戰失利,退回東北後,日本人就想趁虛而入,向大帥強要日本人在東北的無理權益,被大帥拒絕,所以,日本設下此計。

關如水:那完了,東北要完了!

曹少卿:老爺子放心,有我們東北軍在,有少帥在,日本人是進不來的。

關如水:這我知道,只怕是東北軍不在東北的時候就難說了。

曹少卿笑言:不會,這是東北軍的老家,東北軍怎麼能不在東北?好了,老爺子,別多想了,少卿帶隊在這里待了這麼多年,沒少得到老爺子和善耕的照顧,善耕又救過我的一條命。我就是走到哪里也忘不了你們一家的。要是走不遠,還在省城里,沒事時我准來看你們。

關如水:少卿不必客氣。都是一家人。

曹少卿:老爺子,軍令如山,我這一走,日後你們就得靠自己了。想來想去,我也沒有什麼送給你們,就給你們留三十條槍,兩萬發子彈,今後就得靠你們自己了。

關如水站起躬身:謝謝!(眼里流下一顆眼淚)

曹少卿:另外,事兒急,我只能帶秋寶走,秋寶的爹媽暫時帶不走,就求老爺子關照他們點兒,好在他們也搬進了城里。

關如水:沒說的。這是關家份內的事兒。

曹少卿起身:那我就告辭了。

553、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門首處。古冬楊、李玉曉(小村惠子)手捧一禮品盒,走進關家大院。

張善從門房里出來,笑著迎上去:先生,請問找誰?

古冬楊一拱手:老人家,鄙人古冬楊,東村古玩書畫行的小商,特來拜會關如水老先生 。

張善:那請稍候。(轉身進到正堂)

554、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關善耕、四妹、田兒在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議事。

關如水:現在生意上不打緊。有這些生意,有這些良田,咱關家吃穿是不愁了。只是打清朝末年,天下大亂以後,及至民國仍不見太平;而且是亂世之像愈加明顯。國政不正,官事不清,指著地方政府保護咱們的可能性是越來越小了。所以,你們這些關家的主要人員,千萬要時刻留神,做好保護咱關家安危的大事。曹營長在時,帶隊練兵,你們也看過,我也見過,咱們不妨也找個閑時,把咱們這些伙計也帶到後屯去練一練身手,讓大家有點本事,以防不測。

關善耕:爹,兒子知道。

關如水:以後的事情恐怕要多了。

關善耕:爹,車到山前必有路,兒子自會想法子的。

關如水:這年頭,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555、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張善入。

張善:老哥哥,有個啥東村古玩書畫行的掌櫃要見你,叫啥冬楊?

關如水:古玩書畫行?善耕,咱這縣里什麼時候有這個行當的買賣號兒了?

關善耕:去年。

關如水沉吟:這種行當開到縣里來?不太可能吧?

關善耕:爹,是去年開的。

關如水:我不是說他什麼時候開的,是說一個小小縣城當中,開古玩書畫行,這地方又非南方古園舊都,沒什麼古董傳世,怎麼能開這個行當?有幾個人認得真假古董?又有誰對這些東西感興趣?

張善:老哥,那見還是不見?

關如水:見。請吧。

張善應,退出。四妹、田兒退出。善耕立在關如水旁未動。

556、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前。張善、古冬楊、小村惠子。

張善作請勢:先生,請。

557、春日。日景。關家關如水房中。古冬楊、小村入。

古冬楊上前施禮:關老先生,鄙人乃東村古玩書畫行小商古冬楊,(再指小村)這位是拙妻李玉曉(小村惠子上前鞠躬)

關如水見小村鞠躬,與善耕起身還禮。

關如水:二位請坐。

古冬楊與小村落坐。

關如水:古先生好福氣,好福氣呀!

古冬楊:關老先生的意思是……

關如水:我的意思是,古先生娶了個日本女人為妻好福氣。

古冬楊略有驚色:關老先生,玉曉是中國人,我們同鄉,吉林人士。

關如水:不對吧,古先生,我方才看,玉曉所行之禮,用的是日本女人的標准行禮姿態;行走時,有日本女人穿貫木屐所養成的走路習慣,落地時拘謹,雙手托于膝上。這些都只有日本女人才有的動作。所以,認為先生的夫人是日本女人。

古冬楊:關老先生果然是見過世面的人。不瞞老先生說,玉曉確實在日本生活多年,他和父親乃是中國在日本的古董商人,所以懂一些日本女人的禮數。

關如水笑:光是懂恐怕不對,而是用,而且是經常用,否則就不會這麼標准。我也懂不少日本人的禮數,可是從來沒用,你要是讓我現在用,我還真做不上來。

古冬楊:老先生果然不同凡俗。玉曉在日本時,確實一直用日本女人的禮數,進村問俗嘛。所以,回國以後,一時半會兒也很難改過來。

關如水笑:原來是這樣。不過,玉曉既然是中國人,我中華民族乃是一個古老民族,中國又是一個文明古國,向來被外界稱作禮儀之邦,所以,老朽認為還是行中國的禮為好。大家看得慣,也覺得順眼。

古冬楊:老先生的說得甚是,鄙人將回家教妻,從溫國禮。

關如水點點頭:古先生,你我素未平生,今日到寒舍來,不知有何指教?

古冬楊:豈敢,鄙人是因為聽說老先生才學淵博,飽讀詩書,又曾在京城做過許多年的事,廣有見識,所以特來拜訪。還求老先生能對鄙人小店小鋪的生意予以指點照顧。

關如水:聽何人所說呀?

古冬楊:都這麼說。

關如水:哪里哪里,古先生是聽差了;要不然就不是在本地聽到的。詩書嘛,老朽倒是讀過;京城中也做過幾年生意,學識不敢說有。見識也不敢說廣。對古玩字畫這個行當更是從未涉足,屬門外之漢,不敢與古先生論及。

古冬楊:關老先生客氣了。別的不論,就單說這古董,關老先生要是不懂,那龍崗縣城里恐怕就沒人敢說懂了。

關如水笑:喲,古先生,這話怎麼講啊?

關如水:關老先生。因為我還聽說,關老先生在京城做事時,曾在王爺府中做過事。王爺府中可知奢華的程度,珍奇古玩琳瑯滿目,關老先生就是耳濡目染,無意之間也可得無限學問,怎麼能說是門外漢呢?所以,晚生以為,晚生到老先生這兒來求教是再對不過的事了。

關如水:古先生看樣是古玩的專家了。那麼古先生能舍大都市、大生意不做,到這小縣之中,邊地小域做這一行當。豈不是大材小用,干起了折本的買賣嗎?

古冬楊:不然。老先生,大城市之中固然有大生意可做,小縣城中卻也有一片不被人知的天地。我這小店不是僅以賣為主,也以收為目的。大都市里,能賣上好價錢的是好古董,小縣城里能以小價錢收的,未必都是小古玩兒,這里面的便宜,不亞于大都市里的好價錢。

關如水:這話倒有些道理。小縣城里不識貨的多,有件破東西 ,以為破,給錢就賣了。大城市里識貨的多,破東西拿去一看,叫聲好,價值連城了。收了不識貨的貨,掙了識貨的錢,古先生好算計。

古冬楊:小精明而已,小精明而已。

關如水:那麼老朽想問一句,關東塞外,這黑龍江又是塞外的邊地,龍崗則又是這邊地之邊,在往邊上,是小興安嶺,人煙稀少,而中國古都多在南國,就是近代的京城燕京、北平也在關內。自古以來,造器燒瓷多在南方,這地方能有幾件古器可收?

古冬楊:關老先生,此言差矣。東北一帶,自古女真族擺脫遼、契丹控制以後,迅速崛起。阿骨打統一了各部,建立了金政權以後,京城就設在了黑龍江的阿城縣附近。後來,金滅了遼,又于靖康二年滅了北宋;阿古打之侄粘沒喝,也就是粘罕,率軍直打到大江南北;天會四年破太原,五年破宋都汴京,擄徽、欽二帝北去。僅就這幾年之中,中原的古玩兒寶器被運到金國之都,也就是黑龍江的就不計車數。可謂車馬之隊日夜奔流,珍奇寶物如溪歸海。一時之間,金朝朝野上下、百姓家中,中原寶器無所不有;店鋪商家、街頭巷尾,濫賣古物商販多如牛毛、無所不在。但隨著歲月的流逝,後來,這些寶器在戰亂之中,又大多遺落民間。所以,僅這一時期的這些古玩在民間中留存下來的部分之萬一,就足夠我有大利可圖了。

關如水:古先生不僅對古玩有研究,看來對曆史也有所研究。可謂儒商了。

古冬楊:豈敢。一知半解而已,在老先生面前是班門弄斧了。

關如水:古先生。那麼你對中國大都市這一行當的經營也是有所了解了?

古冬楊:略知一二。

關如水:老朽願洗耳恭聽。

558、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張善到門前,側耳聽聽,輕輕叩門。

關善耕起身開門,見張善,忙出來,拉到一邊:張善叔,啥事?

張善:程先生來了一封信,是寄給老爺子的,上面有個急字,我想讓老爺子先看看。

關善耕:急也不急,不差這一會兒功夫。老爺子正同東村古玩書畫行的掌櫃說話,等一會兒再說。

張善把信交到善耕手中:善耕,另外還有一件事兒,這塗鳳山突然又冒出來了。而且拉起了二三十人的土匪隊伍,已經開始在這一帶爭上地盤兒了。

善耕:塗鳳山?

張善:對,這小子現在好像吃了火藥似的,挺沖,和葛金財叫上了勁兒。昨兒個兩伙土匪在大崗村邊上打了一仗,也不知道誰輸誰贏。說今兒個還打。

善耕:這話准嗎?

張善:准,是占伍剛過來說的。

善耕思索地:塗鳳山?他怎麼又興起浪來啦?

559、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善耕入。立于關如水身側。

古冬楊:關老先生,中國大都市的這一行當最盛者莫過于北平。老先生又是在北平做過事的,那我就說說北平的這個行當如何?

關如水:好哇。

古冬楊:自明朝永樂十九年,北平成為京城之後,由于皇親國戚,百官富商們對高級奢侈品的需求,北平的珠寶古玩行迅速興起。當時北平的集市有內市、都城隍廟市和燈市。內市設在今天的神武門外,專門經營各種供皇室內府所需的古玩珍寶,綾羅綢緞。都城隍廟市位于西城,每逢初一、初五、初十五開市,每開市時,珠、寶、象、玉、珍錯、綾飾無不畢集。而且還有一些外國商人到這里經營。正如明黃景《城隍廟市》詩中所說:“釵頭金鳳子,飾以明月珠”。燈市則位于東安門外,是最繁華的集市。每年正月初八至十九日開市十天,石昆玉《燈市》詩說:“燈市百貨聚,穹窿像山谷。斯細舉名,最下亦珠玉”。可見珍寶遍地的場景于一斑。到了清末,由于崇文門外,頭至四胡同,有多家珍寶古玩店,有人就在這里建立了“青山居珠寶市場”。

關如水:古先生,您所說的,是珠寶,不是古玩。

古冬楊:老先生,我下面要說的才是古玩。

古冬楊:所謂古玩,是近代人創造的名稱,在古代遠些的時候,現在人所說的古玩,不過就是當時人們觀賞或使用的器物。後來,這些東西一點點的被淘汰,失傳制作工藝,再一點點流傳到至今的,成為稀有之物,又再不能重塑,成為孤物或孤物類的就是古玩。

關如水:有些道理。

古冬楊:而北平,自清朝以來,到民國之初,經營這一行當的,則多在前門外大街正陽橋五牌樓一帶。造假古董的則在起後街,也形成一市。

關如水:古先生,老朽領教了,不過方才我已說過,我對這一行當是門外漢,也向來不做收藏。所以也沒法兒與古先生探討這一行當的奧秘,正所謂隔行如隔山。古先生今天如果還有其他的事盡可以說,如果沒有,老朽年邁不易久坐。

古冬楊:好,關老先生,晚生今日來,其實也不是想和老先生探討古玩行當,只是慕老先生大名,關家又是城中的大戶,所以前來拜訪,以求日後關照的。更想表達一下心意。

古冬楊將隨身攜帶禮品盒奉上。

關如水:古先生,素無來往,不敢妄受厚禮,還請古先生收回。

古冬楊:關老先生,薄禮而已,不呈敬意(將禮合打開,里面露出一方硯台)

關如水搭眼一看:嗯,好一方端硯,只是不古。

古冬楊:老先生好眼力。確是端硯,也確實不古,所以稱薄禮。

關如水:好,我收下。不過,有一句俗話,叫作來而無往非禮也。我也有一禮物相贈。(對關善耕)善耕,去我的書房,把架上盒中的筆架拿來。

關善耕:是。

善耕到關如水書房中,拿來,遞上。

關如水接過,遞與古冬楊。

古冬楊接看:老先生,好一個碧玉架,也不古。

關如水:識貨。年輕人,你這樣有學問,應是作學問的人。但恕老朽直言,古先生應該將學問用于仁正、善行方面,那功德就是無量了。

古冬楊:老先生,如何以此言教晚生?

關如水:古先生,沒聽人常說嗎?古稀人可觀面相取人品,如一惡人,雖為美相,卻眼含殺機,內隱猙獰,膚有凶紋。這是人的心態和行為演變在臉上的,人可藏言藏欲于心;心則是藏于面相上的,萬無一錯。

古冬楊起身:謝老先生指教,晚生就此告辭了。

古冬楊、小村出。

560、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善耕送古冬楊。轉回。

關善耕:爹,這個古冬楊你覺得人怎麼樣?

關如水:難說,是一個很難琢磨的人。可他的高論,倒好像真是個做生意的。不過這個人與他交往時還需多加小心,此人絕非良善之輩。

關善耕:爹,是。

關善耕將信遞上:爹,程先生的急信。

關如水急忙接過展開。

561、春日。日景。大崗村。葛金財帶人沖進大崗村中。塗鳳山拼命抵抗。塗鳳山身邊的土匪大部分被打死。

葛金財喝令手下猛打。塗鳳山走投無路,被逼下河堤,跳入八里河中。葛金財帶人追到河邊,塗鳳山已無蹤影。

吳三兒:葛爺,讓他媽塗鳳山跑了!

葛金財:跑了就跑了,他現在的塗鳳山已經成了瞎眼之虎,折翼之鳥,瘸腿之馬,斷脊之驢。想翻身不容易了。

吳三兒:葛爺,塗鳳山不會再來了?

葛金財:吳三兒,你想想,塗鳳山三度翻身,三度沉下,跟他的人,無一生存。第一拔,被柳三兒交出去,讓縣里斃了。他僥倖逃出,撿了條命;第二拔,聯絡了兩家土匪,又被曹少卿帶人殺了個一個不剩。這一回,他糾集了三十多人,結果又被咱們給收拾乾淨了,就這名聲的人,誰還敢跟他鬧騰,跟他鬧騰,那是必死無疑!

吳三兒:葛爺說得對。

葛金財:走吧,三兒,回咱們的王元村吧。

吳三兒:爺,這兒咱不要了?

葛金財:誰說我要這地方了?

吳三兒:爺,這不是塊風水寶地嗎?

葛金財:屁!什麼他媽風水寶地!若論兵書而言,這是塊死地。斷頭之崗,絕峰這山,半繞之河。出路一條,退路一條,只要讓人家把退路一堵,這地方就遍地是棺材,到處是墳丘子。可咱王元村不同,有樹林,有河,有開闊地,有山,四外幾個村子里又都有咱們的人。山上有咱們的秘密老窩。那才是塊風水寶地哪!

562、春日。日景。野外。八里河下游河邊。塗鳳山在八里河下游上岸。岸上樹林里的一個窩棚。

塗鳳山搖搖晃晃,狼狽不堪。一步步上堤,往窩棚里去。

塗鳳山進到一個窩棚里,看見一堆干草,塗鳳山仰身一躺,躺在上面。放聲大哭。

563、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拿著程子風的信沉思。

關善耕:爹,程先生的信說什麼?

關如水:子風要南下了。

關善耕:要去哪兒呀?

關如水:具體沒說,只說南下後,落了腳,再來信相告。

關善耕:怎麼突然要走?

關如水:也沒說,不過我想,是大帥遇害的原因吧。

關善耕:那他南下干什麼呀?

關如水:子風與民國政府中的許多要員都是過去的老友,一同起事做事,雖然中山先生已故,但程先生當時來奉,也是受孫先生之托,為國民政府的穩定而來的。所以這次回去,也一定是有原因的。

關如水凝眉思索的目光。

564、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院前賬房。關善耕在帳房中算帳。張善進來。

張善:善耕,城東的伏大姨來了,要見你。

關善耕:伏大姨?不就還是那個伏大姨嗎?

張善:對,就是那個伏大姨。

565、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門前。伏大姨站在門外,膽膽怯怯地往里張望。四妹打邊房里出來,到門首,忽見伏大姨。

四妹笑喊:伏大姨!什麼風吹來的?進來坐!

伏大姨叫:我的媽呀!(撒腿便跑。)

四妹及關家門前人看見哈哈大笑。

四妹莫名其妙地問旁邊人:她跑什麼?她怎麼見了我連句話沒說就跑哇?

眾人笑:她怕皮肉受苦!

四妹不好意思地:怎麼你們都知道這碼事兒呀?

566、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院前賬房。

關善耕:這伏大姨又來干啥?你沒問問她嗎?

張善:問了,她只是說要見你和老爺子。不過這伏大姨冷丁來咱家,恐怕多半兒還是說媒的事兒。

關善耕:那你領她上老爺子的屋里去,我這兒還有一點兒,也就半袋煙的功夫。

張善:善耕,我往進讓了,她不敢進。

善耕:噢,想起來了,怕四姑娘。

善耕與張善出來到門前,四妹正在門前張望。

張善:伏大姨呢?

四妹:不知道,見了我就跑了。

善耕:見了你不跑才怪呢!

四妹笑白善耕一眼,扭身向里面走去。

善耕站街上望望,回身對張善:張善,她走不遠,你去追她問問到底啥事。要是有正事兒,你就直接領她上老爺子屋去。告訴她別怕,四姑娘不能掐她。

張善:好了,善耕。

567、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院門前。張善帶濃妝豔抹的伏大姨到。

伏大姨:沒事兒?!

張善:沒事兒!有我在這兒,能讓她掐著你嗎?

伏大姨:你是不知道,我現在一看見她,還覺著身上的肉疼。

張善笑:行了,伏大姨,沒事了,你放心,我保著你。不過你得該說說,該笑笑,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別讓她看出你懼她來。要不然,這狗輦怕它的人,人欺膽小的人,你要讓她看出你怕她,她沒准還得欺負你。

伏大姨:那好 ,我還就有這本事。

張善:那請吧。

伏大姨往院中看看,故做笑聲:張善哪,好,進了這樣的高門大院,我的這兩只大腳,也就成了三寸金蓮,挪不開步了。

張善在前引路:伏大姨說哪里話,你是見過世面的人,這滿城的人誰不知道你伏大姨呀。

伏大姨一邊往里走,一邊左顧右盼:喲,瞧你說的,張善,我見過什麼世面,也就去過幾回京城,王爺府里轉轉,皇宮里走走,和西太後嘮了幾回嗑,玩玩牌,出來的時候,太後送我一把扇子,一個鐲子,一個絹子。再就這幾年省長家里跑跑。給省長的兒子當了個干媽,這哪算見過啥世面哪!

張善笑道:不算不算,你要是見了康熙爺那算見了世面了。你要是給洪天王洪秀全保過媒那也算見了世面了。你要是……

伏大姨笑著拍了一拍張善:得了吧,張善,別坐著放屁橫刺啦!我要是見了康熙爺,這會的伏大姨恐怕早爛成土了!我要是見著洪秀全,早給他生下一行小天王了!

張善笑道:伏大姨,你要是遇上婁阿鼠,是不是也能生出一群小耗子?

伏大姨掩口大笑:你個張善老油條,趕緊休了你老婆和伏大姨過幾年樂呵日子吧。就你一張嘴,也差不我這一張媒婆的嘴哪兒去!

張善:伏大姨,你今兒個上這兒是不是給自個兒說媒來了?

伏大姨:瞎說,你家除了老爺子是閑著的,還有哪個是閑著的了?我伏大姨什麼人物,也不能給人作二房吧?

張善:你說錯了,伏大姨,我們後院還有一頭公驢閑著!

伏大姨哈哈大笑:那那頭母驢嫁你啦!

568、春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

張善推門入。

張善:老爺子,東城的伏大姨來了,就在門外。

關如水:伏月兒呀,來了就進來吧。

四妹入。張善出。

四妹板臉起身:老爺子,伏大姨要是給善耕哥提親,老爺子就別讓她張嘴了。

關如水:不張嘴?那怎麼善耕就不該找媳婦啦?

四妹賭氣地:不該!

關如水:這話說的!那是關家的大東家,沒個媳婦能行嗎?

四妹:不行這麼多年也都過來了!日子不照樣過得挺好嗎?不是沒丟米沒撒面嗎?

關如水:沒丟米沒撒面•;•;•;•;•;•;是呀•;•;•;•;•;•;可是,那關家也不能沒個主婦哇!

四妹:沒主婦該主婦辦的事兒我不也都給你辦了嗎?

關如水:那是,這我知道,可你畢竟不能在關家待一輩子吧?你要是嫁了人,冷丁舍了手,誰辦?

四妹:老爺子,你怎麼就知道我非嫁人哪?我在這個家哪兒不好了?我傷了風化了?我敗了你關老爺子的名聲了?真是的!我告訴你老爺子,我這輩子是離不開關家了,想把我嫁出去?那得等天蹋地陷,混沌的時候!

關如水:這•;•;•;•;•;•;好,我今兒個有事兒,不跟你說,哪天我跟你好好理論理論。

四妹:理論就理論,理論你也是沒理,一個大清朝都讓你給摻和黃了,你還摻和出啥好事兒來呀?

關如水:那,那大清朝是我摻和黃的嗎?要真讓我摻和,它還真就黃不了!

四妹:哼,逞能!

四妹轉身進書房。

關如水沉臉生氣狀。自語:也真是納了悶兒啦,不嫁!我別不住你,我還管不住我兒子?




上篇:正文 第十七集    下篇:正文 第十九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