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二十四集   
  
正文 第二十四集


第 二十四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735、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張善入關如水房中。

張善:老哥兒,那個古先生又來了,要見你。

關如水略沉思:請吧。

736、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古冬楊面含微笑進到書房中。拱手施禮:關老先生,一向可好?

關如水:古先生好,請坐!

古冬楊坐。

關如水笑言:古先生,關東天寒,落雪封疆。這天寒之日又來寒舍,雙寒同降,老朽不寒而栗,想必是古先生來給老朽送曖來了吧?

關如水大笑。

古冬楊:老先生說的好笑話。天寒乃是天道,自然現象而已;送曖乃是人為,人意而已。我向來不會雪中送炭,只願錦上添花。老爺子是錦,我是來添花的。

關如水:那可不好,那樣做有趨焰附勢之嫌。人應當以善行為主,多做雪中送炭之事,這才能算得上君子。

古冬楊:商人以利為主,君子以行為名譽為主。兩碼事。

關如水:那可就不對了!自古以來有語,先做人,後做事。如果不能有上等的人品,也就一定不能有上等的生意。

古冬楊:老先生說得對。晚生剛才不過是想探老先生幾句高論而已。

關如水:我說呢,古先生這樣有學問的人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來。要是真有這種想法兒,老朽還真得對古先生刮目相看了。

古冬楊:晚生怎麼能做那種讓人厭惡的人呢?

關如水:那古先生今兒個來有何指教呵?

古冬楊:不敢,是來求教。

關如水:不敢當,古先生有事盡管說。

古冬楊:老先生,近日天寒落雪,感懷之余偶得幾句歪詩,想來請老先生指點。

關如水笑:老朽向來不善詩文,古先生的詩老朽豈敢妄加評論。先生當自得而自樂才對。這就如居家過日子,掃好自家門前的雪,關好自家外面的門,不是自己的,焉敢無端染指去撩撥呀!

古冬楊:老先生說得好。但晚生以為,雖然有些東西不是自己的,可在別人手里他又管不好,何嘗不可以拿來一用?就是不想拿來一用,共同欣賞也是好的嘛!

關如水笑:又錯了,古先生,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別人的東西在別我的手里,你硬從別我的手里拿來,那不是強盜了嗎?又怎麼就知道別人管不好?不管什麼東西,自己都有自己的管法,用法,這是與別人無關的事兒。不該伸手莫伸手,手伸長了才斷手哇!

古冬楊哈哈大笑:瞧咱們倆,說說又跑題了。老先生,我這詩雖然我自以為是詩,但在懂詩的眼里,充其量不過是順口溜而已。所以請老先生加以指點,使晚生能夠取條捷徑,進步快些。

古冬楊將一紙遞于關如水。

關如水:拿鴨子上架,那我就飽飽眼福了!

關如水:西風落葉唱秋白,寒鴉孤啼也悲哀;英雄仗劍十萬里,血染征袍喝將才。同去無非只為笑,共往但圖霸業來,待到櫻花春放時,魂登九霄上仙台。

關如水大笑:好詩!好詩!

古冬楊:老先生見笑了,口贊好詩,好在那里?

關如水:通篇八句,一字可釋。

古冬楊:哪一個字?

關如水:不好直言。

古冬楊:但說無妨,正要求教。

關如水:那我就說啦?

古冬楊:老先生請講。

關如水:死字!

736、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

古冬楊:但說無妨,正要求教。

關如水:那我就說啦?

古冬楊:老先生請講。

關如水:死字!

古冬楊臉上閃過不悅凶怒狀,稍露即逝:老先生,怎見得是個死字?

關如水:恕老朽直言。

古冬楊:老先生但說無妨。

關如水:古先生,你看,西風落葉唱秋白,秋風乃肅殺之風,秋風之下萬物皆枯,而秋白又是寒霜;秋風、寒霜之下,萬物何以得活?所以,這句是一個死字吧?

古冬楊:那下句呢?

關如水:下句呀,下句是寒鴉孤啼也悲哀。古先生你想,寒鴉孤立無伴,只剩它一個了。其他的寒鴉都沒了,沒了不就是死了嗎?不還是個死字嗎。

古冬楊陰笑點頭。

關如水不看古冬楊,眼看詩稿:英雄仗劍十萬里。古先生,請問大地有多長?走到十萬里時,路到了盡頭了,盡頭之路,即是絕路,那還說什麼呢?又一個死字。

古冬楊:老先生解的好。

關如水:你再看下面,血染征袍喝將才,血染征袍,殺戮而已,所喝者將才,一將成名萬骨枯,這里死字就更多了;在別人喝他之時,不知有多少冤魂在痛哭,死字更慘。

古冬楊:老先生,同去無非只為笑,共往但圖霸業來;我想這兩句沒死字了吧?

關如水:有!而且這個死字還滑稽。

古冬楊:老先生怎麼講?

關如水:你想想,上面說的都是死,說了半天,到了這兒了,還要笑呵呵的同去,圖什麼霸業,這同去的不就又都死了嗎?這種死不是滑稽之事嗎?

古冬楊:那這最後兩句呢?

關如水:最後兩句就不要說了吧?

古冬楊:還請老先生示教。

關如水:這最後兩句死字已是無疑存在了,只是里頭加了個不切實際的美好願望而已。

古冬楊:這話怎麼講?

關如水:殺人如麻,罪惡累累,這樣的人,閻王早等著他呢,還想沖九霄,上仙台,那可能嗎?天道昭昭,正義自在,殺了人還想上天,閻王正義,豈容不公事在?這不是一廂情願嗎?

古冬楊哈哈大笑:講的好,老先生!不過說實話,這詩不是我寫的,而是我撿的。因百思不得其解,什麼人能寫出這樣的詩來?所以來請教老先生。

關如水:噢,原來如此,我說古先生也不能寫這種不倫不類的詩。

古冬楊:其實晚生今天來,是因為入冬以後,生意十分的清淡,閑暇之余來和老先生聊天的。晚生覺得老先生是個頗有見識的人,能和老先生經常在一起聊聊,必可常有長進,得益匪淺,也可使晚生學點兒用得著的東西。

關如水:古先生過獎了,我一個古稀之人,能聊出什麼?有什麼見識?信口雌黃而已。

古冬楊:老先生這是謙虛。其時晚輩覺得,人生的哲理,不是年輕人干出來的,而是年歲大的人總結出來的。俗話說得好,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老人的話總是對的,善意的,良言多多呀。

關如水:這話倒對,我兒子孫子也常這麼說。我也常將自己一生中的經曆,所見所聞所遇講給兒孫們聽,也講給別人聽,我常告訴他們,做人的最根本道理就是安分守己,非禮勿視,非禮勿動,不是自己的千萬不要動手,利益面前禮讓三分,不然那利就是虎口,誰先伸手就咬誰的手。我這兩個兒子對我倒是心口對一,只是有些人不過是逢迎我而已。

古冬楊:老先生說的有理,這世上的人確實都是不一樣的。尤其在做事上,到底還是伸手的多,縮手的少哇!

關如水:是這麼個理兒,所以才短命的多,長命的少。

古冬楊:但是為一志而奮斗者,甯可短命,這倒是人的性格。

關如水:那就要看什麼志了。正義之志三歲當有,五歲可搏,死而後已,無尚光榮。惡行之志百年莫要,一生莫求,否則死後,遺臭萬年。古先生所指之志不知是哪一種?

古冬楊:這個不好說,晚輩覺得,正義二字不好衡量,也許在這邊看,正的卻是邪的,也許在那邊看邪的又是正的。就像一個物體,從不同的角度看,就有不同的印像。

關如水:不對呀,古先生,不管什麼東西,正的就是正的,邪的就是邪的。正義的無論在哪邊看它都是正義的,非正義的東西,在哪邊看它必定都是邪的,這就要看一個人辨別事是非的能力了。

古冬楊:老先生,那晚輩想請教,這世上何者為是?何者為非?

關如水:善為是,惡為非。如果一個人善惡都不分了,這個人就已經邪惡到比魔鬼還要邪惡的程度了。

古冬楊:哎呀,老先生,說的好。今天算是大長見識了!

關如水:年輕人,多長點兒見識好。所謂吃一塹長一智,見識其實都是從吃虧里得來的。老一輩人不是傳下來這樣一句話嗎:吃虧就是占便宜。

古冬楊:這話聽起來倒對,可這世上也沒見幾個甘心吃虧的。

關如水:光占便宜的最後也都吃了大虧了。

古冬楊大笑:老先生,不早了,晚輩告辭。

關如水微笑起身:古先生,慢走。

古冬楊:多謝!老先生留步。

關如水:古先生,雪厚、天冷、路滑,古先生腳下留神。

737、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書房。關善耕進關如水房中。

善耕:爹,這個古冬楊來干啥?

關如水:說是閑聊。可一句也不是閑的。

善耕:爹,這個古冬楊依你看到底是什麼人?

關如水:非生意人。從第一次見他,到這次,我覺得,這個人到龍崗來,一定另有所圖,也許他就是沖著咱們來的,就是沖藏寶圖來的。

738、冬日。日景。曹少卿辦公室內。曹少卿在辦公室中看文件。

衛兵入:報告師長,龔團長到。

曹少卿:進來。

龔長禮進來:師長!

曹少卿:坐吧。

龔長禮坐下。

曹少卿:長禮呀,上次咱們走得匆忙,沒帶秋寶的爹媽,秋寶老是惦記,這陣子少帥也坐穩當了,眼瞅著也快過年了,咱們也暫時沒有軍務。正是有空的時候,你明天就起個早,辛苦一趟,帶幾個弟兄陪著秋寶回趟龍崗縣,把秋寶的爹媽接來,順便再去關家看看。我挺想他們的,你就代我向老爺子、善耕、四姑娘和關家人問個好。

龔長禮:是,師長。

曹少卿:那你就准備一下吧。路也不太遠,明天早點兒走。(略想)就開車去吧。那邊的東西讓秋寶兒的爹媽愛給誰給誰吧,咱都不要了。人接回來就行。

龔長禮:是,師長!

739、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地上銀白的雪地。空中,一輪皓月。四妹在院中的雪地上走來,走到善耕房前的窗下。四妹停下腳步,背靠在善耕的窗上。四妹回手用手指敲敲善耕的窗子。

740、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的窗上,映著被月光投上去的四妹的身影。善耕坐起,也在炕上背靠著窗子坐下。

善耕:四妹,是你來了。

741、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抬頭望著當空的明月。

四妹:是我來了。今晚的月亮真好,出來走走。只是這外面太靜了,有點兒冷清。

742、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四妹,大冬天的,外面冷。回去睡吧。

743、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善耕,不冷。靠在你這個窗子上,我覺得渾身都熱乎乎的。

744、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是,熱乎乎的好。我知道你是個打心里到外面都是熱乎乎的人。

745、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善耕,你說這天上的月亮為啥要有圓,要有缺?要是天天晚上都有個圓圓的月亮在天上掛著多好啊!

746、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這和世上的事兒一樣,總是有一些遺憾的事兒纏著咱們,讓人的心里不痛快。

747、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唉!善耕啊!都說天下人的姻緣都是月老配的,誰和誰的姻緣都是月老用一根紅線給穿上的,你就是想跑也跑不掉,可月老給咱們牽的紅線怎麼這麼長?怎麼咱們就是牽不到一起去?

748、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四妹,長也好,短也好,咱倆的心能牽在一起我就知足了。

749、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可是,善耕,我不甘心。人的一生是很短的,就像天上的流星一樣,你看見流星一閃亮起來,可跟著就沒了。人的一生也是一樣。

750、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那又有什麼法子呢?

751、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你也就是太軟弱了。你顧著這個,顧著那個,顧著這一面,又顧那一面。可是你顧得過來嗎?就是把你累死,你又能照顧到多少事兒?現在可好,這麼好的晚上,連你的屋子我都進不去了!唉!我這是算什麼呢?什麼都不算,到了這個時候,我也就是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候,靠在你的窗子上跟你說會兒話了。

752、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我也是真沒法子。

753、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算了,不說這些了。善耕,你還記不記得我小的時候?

754、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怎麼不記得,全都在心里記著呢,清清楚楚的。

755、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望著天上的月,回憶地:那時候真好,無憂無慮的,心里就好像這清清亮亮的天一樣,什麼雜七雜八的事兒都沒有。那時候心里就惦著兩件事,一件是吃,一件是玩兒。再就是覺得親,家里的人都親。

756、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我小的時候也那樣。

757、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唉!善耕,你說人要是總長不大多好,總那麼無憂無慮的,就那麼快快樂樂地過一輩子。然後把眼睛一閉,像睡覺一樣,又把這世上一切事兒都忘了,那該多好?那他的心就永遠像一塊水晶一樣,永遠是透明的。就像這天上的圓月亮一樣,像一片金子化成的水,平平的,靜靜的,沒有一點兒波浪。

758、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那當然好,可這世上,壓根兒就沒這樣的好事兒。

759、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搖搖頭:難怪慧廣師太說,濁世,亂情,巨悲,大喜,和在一起再看,原來這世上竟是亂糟糟的。

760、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誰說不是。所以佛家勸人修善,脫離苦海才是對的。

761、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善耕,你說一個女人要是喜歡上一個男人,為啥會對他那麼好?為啥願意為他生,為他死,有時候甚至盼著為他死一回?

762、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這我也不清楚,也許這就叫真情吧?

763、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點頭:善耕,是真情,這個真情就是她的命,她願意把這個命交給他。就是沒了,她也樂意。

764、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這我知道,其實,那個男人他心里想的也和那個女人想的一樣。

765、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那他們兩個就是一條心了?

766、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是一條心。沒有一點兒不同的地方。

767、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那那個女人就放心了。她就是一輩子這麼孤伶伶地一個守著夜里的清冷她也是願意的。

768、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這樣的日子,總有一天會過去的。

769、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背靠著窗子。

四妹:好,等著吧!

四妹抬頭望著月亮,對月亮:月老,都說你是個善良的老人,那你什麼時候也能同情同情我和我的男人?這樣的夜,這樣的月光,我們是應該相擁在一起的,可是,我們卻得這麼隔著窗子說話。月老,你知道我的心嗎?我的心比這外面的天還冷!

770、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

善耕:四妹,回去吧。善耕用心窩子里這顆熱乎乎的心陪著你睡。

771、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窗下。四妹將背離開窗子,向前一步步走,忽又停步。

四妹:善耕,月亮照著你呢,月亮也照著我呢。咱倆不是都在這月光的懷里嗎?那咱倆就是在一起的。

四妹走出善耕的內院,眼里淌下兩顆閃亮的淚珠兒。

772、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屋內。善耕坐在炕上,背靠在窗上。聽著四妹遠去的腳步聲。善耕披衣下地,將蠟燭點著。善耕在地上踱步,然後推門出。

773、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前。善耕房門開。善耕打里面出來,在院中的甬路上慢慢行走。善耕思索的眼神兒。

774、冬日。夜景。關家大院院內。關善耕到前院。忽然外面街上傳來人群跑動的聲音。善耕吃驚,側耳細聽狀。跑動的人聲越來越近,關善耕面露嚴峻之色。雜亂的腳步聲停在門口,外面街上頓時火把並舉。接著有人上前急促敲門。

關善耕一愣,試探著問:誰呀?

外面:保安團的!快開門!開門!

775、冬日。夜景。關家大院院內。四妹房中。四妹正坐在燈下出神。忽然外面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四妹一驚,站起,走向房門。

776、冬日。夜景。關家大院院內。院門處。善耕站在門內,身邊張善、占伍等人。

善耕到門前,打門縫向外看。門外,保安團的人持槍站立。

關善耕疑惑地回過頭來思索狀。四妹急急向善耕走來。

四妹:善耕,咋回事?

關善耕擺擺手:沒事,四妹,你先帶家人都回房去,等我開門問問再說。

四妹看一眼關善耕,上前將門打開,擋在門口兒,冷眼看著面前的人。

四妹:什麼事兒,三更半夜的?

保安團丁一:四姑娘,我們是奉命。

四妹:奉誰的命?干什麼?

保安團丁囁嚅。

新任縣長崔允德打後面走出:奉我的命令,干捉拿通匪凶犯關善耕的事兒!

四妹:你是誰?

崔允德:本縣新任縣長崔允德。(指旁邊一人)這位是本縣新任保安團團長國之亥。

四妹:我們家是百姓人家,與匪無干!什麼通匪不通匪的?

崔允德:有干無干他肯定是與我無干,我們也是因人報告,且有詳情,所以到此秉公而已。

四妹:無憑無據,只憑他人誣告,你們就可以到民宅來抓人嗎?

崔允德:你說對了。如今是非常時期,只好先捕後問了。國團長,帶人回去!

新任保安團長國之亥:是!

國之亥帶人上前,將四妹推開,將關善耕圍住。

關善耕:崔縣長、國團長,我是縣里的參事,你們不能無憑無據的抓人!

崔允德:關善耕,我相信到了地方你會說明白的!

崔允德對保安團丁:去!把那個鐵證給我拿來!

幾個團丁:是!

777、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內。幾個團丁直奔關家後宅,奔關如水房,破門入關如水房內,進書房,將葛金財所送字畫摘下。

778、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內。幾個團丁由後宅奔到前院。一團丁將字畫交崔允德手中。崔允德展開一看,冷笑一聲。

崔允德轉身走。

國之亥一擺手:帶走。

眾團丁拉關善耕走。

四妹:你們,你們!•;•;•;•;•;•;

四妹欲追被田兒等拉住。

779、冬日。夜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四妹、田兒、占伍、張善等。

張善:老哥,他們說啥通匪!

關如水:咱家通不通匪大家不都知道嗎?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

占伍:老爺子,這新任縣長剛到,就來這麼一手,怕是有些來頭吧?

關如水:就是有來頭也得挺一挺,想想辦法。打聽打聽實情再說。

占伍:老爺子,這事可來得挺沖,挺急。

關如水:別著急,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你放心,天埸不下來。

四妹:依我看,跑不了還是你那個啥藏寶圖的破印鬧的!

關如水:這事兒怎麼也賴到我身上了?怎麼老說我那是破印哪!

四妹:本來就是破印!沒它能招禍?再說了,葛金財的字,你收著不就完了?非抱著鐵柱充硬漢,你掛著那個著眼的破玩兒藝有啥用啊?人家能說你老爺子膽兒大呀?人家能說你老爺子學問大呀?

關如水:你!•;•;•;•;•;•;得了,這會兒我沒空跟你爭,我得尋思個法兒救我兒子!

四妹白關如水一眼,轉身出。

780、冬日。天色微明時。軍營門前。龔長禮帶人,三部車,秋寶兒、龔長禮等人上車。

車下。曹少卿。

曹少卿:長禮呀,路上小心點兒,注意點兒安全。

龔長禮:放心吧,師長。

汽車緩緩開出軍營。

781、冬日。日景。縣大牢中。關善耕坐在木板床上。牢門忽然打開,一縷光線射進來,有人走進來,關善耕揚起臉,眯起眼,抬起一只手來擋光線去看來人。

兩個團丁後面走進保安團長國之亥。

國之亥:關大東家,昨兒個夜里睡得好吧?

關善耕站起身來,看看國之亥:國團長,關某想不明白,你們怎麼能無緣無故抓人?家有家規,國有國法,說我犯法,也得有個根據。

國之亥:好,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根據!(轉身一擺頭出去)

幾個團丁架著關善耕出來,拖進一間審訊室里。

782、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內。仇占伍匆匆跑進關如水的房中。房中,關如水、四妹。

占伍:老爺子,打聽明白了。

關如水:什麼背景?

仇占伍:也沒什麼背景,這崔允德原來確實是省城里的一個破落子弟,混混出身,讀過幾年書,肚子里有點兒墨水兒,後來靠幫閑,靠上了一個大財主。這大財主後來當了警察署長,這小子也就跟著發了跡;所以得了個外號,叫小高裘。前些時候,這警察署長要去南邊,正好,李縣長出了事兒,他就出錢,讓這個警察署長幫他買了這個縣官的位子。

關如水:噢。那那個保安團長呢?

仇占伍:唉!那是崔允德的小舅子,是崔允德把他帶來的。

關如水:那陳團長去哪兒了?

仇占伍:讓崔允德抓個毛病給撤了。

四妹:陳團長還在縣里嗎?

仇占伍:在,我剛剛還在街上見著他了呢。

四妹:你快去找陳景迅,保安團的人畢竟都是他過去的手下,求他先托個人情,別讓善耕在里面受苦。

仇占伍:知道了。

783、冬日。日景。縣大牢外審訓室中。關善耕被按坐在一張椅上。國之亥進來,朝幾個團丁一擺手,幾個團丁退下。

里面門一響,崔允德打里面出來。

關善耕怔怔地望著二人。

崔允德站在地中央,掏出支煙來點著。吸了兩口,在屋中慢慢踱步。然後繞到善耕的身後:關大東家,這里面待著不舒服吧?

善耕:沒覺著舒服。

崔允德一笑:好!知道不舒服就好,那你是乖乖地認罪呢,還是打算在這兒住下去?

關善耕:我一個守法百姓,從不做傷天害理之事,何罪之有?

崔允德:大東家,別這麼大火氣,發火沒用,你說你沒罪,對吧?那為什麼通匪?

關善耕:我何時通匪?通的哪個匪?干了什麼壞事?你是新任縣長,剛到這里,怎麼就知道我通匪?你總不能無緣無故就冤枉好人吧?

崔允德:冤枉好人?那我問你,你三十五歲慶生日的時候,都誰來給你賀喜了?

關善耕:賀喜的人多了,前任縣長,保安團長,警察署長,街坊鄰居,鄉里鄉親,買賣行的掌櫃伙計,親朋好友。

崔允德:還有一個人你沒說。

關善耕:什麼人,還請崔縣長提個醒兒。

崔允德:一個關鍵性的人,一個大土匪頭子!

關善耕:土匪頭兒?什麼名兒?

崔允德:大東家,別裝糊塗了,茂場口上的柳三爺,和你稱兄道弟的柳秉壯!

關善耕:是,有!來了。可他非要來我也不能把他攆出去。他來了,他又走了,我又沒跟著他去干什麼土匪干的事兒!

崔允德:好,這個咱先不提。我再給你說一樁你聽聽。葛金財是土匪吧?

關善耕:是呀,怎麼啦?

崔允德:葛金財手下的幾個土匪,已經被保安團的人圍住,那是甕中之鱉,唾手可捉;結果硬是讓你花言巧語地騙過前任縣長和保安團長給放了。有這事兒吧?

關善耕:有,那是大帥的意思。

崔允德哈哈大笑:關大東家,別來這套!拿大帥來嚇我?他死了!拿少帥來嚇我?他沒功夫管這兒的事兒。這兒,龍崗縣,他打今兒個起姓崔了。

關善耕:崔縣長,這可是民國。

崔允德:那這兒就是崔國。怎麼著?不信,是不是?

關善耕:你這兒就是啥國,也不能無緣無故抓人吧?你得有實證!

崔允德:葛金財的那幅字就是實證!

善耕:僅憑一幅字,你就能定我通匪?

崔允德:我告訴你,關善耕,我就是啥都不憑,我就給你定個通匪的罪抓你,我就拿這個罪斃了你,你能怎麼著?我只要喊聲來人,拉出去,斃嘍!那你轉眼之間不就得上翻白眼兒下蹬腿,一命嗚呼變成鬼兒了嗎?

關善耕:你這不是沒王法嗎?你這不是草菅人命嗎?

崔允德:哎!關大東家,你說對了,我是靠幫閑討的出身,你知道吧?這幫閑其實也可以說是混混的學名;混混的學名也可以叫流氓,我壓根兒就沒把人命當成一回事兒。他媽死一個少一個,死兩個少一雙。死一個單擺,死兩個雙埋。要不你大東家就做這龍崗縣的頭一個?

關善耕:崔縣長,你這樣做是要遭報應的,全龍崗縣的百姓也不能答應你!

崔允德:哈哈!……關大東家,你信不信,啥是百姓?百姓就是百姓!百姓就是拿鞭子趕的,拿繩子拴的,拿刀切的,拿大馬勺炒的!我這會兒就是把你拉到街上去崩嘍,他也沒一個人敢吱聲!

關善耕:你你……

崔允德:好了,也別你你的啦,咱們閑言少敘,書歸正傳。其實通不通匪的,罪不罪的,也就我一句話,斃不斃的,放不放的,也是我一句話。事好說,我請關大東家來,是想借樣東西。

關善耕:借什麼?腦袋?

崔允德:不,身外之物。

關善耕:什麼身外之物?

崔允德:就是那方印。那方什麼皇帝的還是王爺的什麼印。關大東家,你是明白人,你也別多心,借就是借。我沒當過皇帝,也沒當過王爺,只是想把這大印拿過來。也享受享受皇帝、王爺的氣派,等我玩兒夠了,您再拿回去,金印多重,你拿多少金子來,跟我這麼一換,咱們的事兒就清了。

關善耕:崔縣長,這印的事兒大伙都是知道的,當初因為這事兒生出事端,我父親一氣之下,把這方印送給了程先生程子風,程先生已經把這方印帶走了。大家伙兒也都看到了!

崔允德:關大東家,關大掌櫃,送人了?那麼好的東西能送人嗎?真要是送人了,王爺來要怎麼辦?胡弄鬼哪?

關善耕:還王爺,大清國都黃了,他王爺算啥,他的東西不招災,我們給他保管著,他的東西招災,我們干嘛非留著個禍呀?

崔允德:關大東家,那是個禍?

關善耕:對!

崔允德:那已經是個禍了,你們把禍給了朋友,那不是嫁禍予友嗎?

關善耕:他願意要,我們願意給,談不上什麼嫁禍不嫁禍的。

崔允德拍拍手:好好好!關大東家,既然你不把印交出來,那你就在這兒待著吧。這里的飯菜也不錯,像你這種錦衣玉食慣了的人,是能享受得了的。另外,這里的床鋪也不錯,像你這種暖被窩睡慣了的人也是能將就的。要是悶了,女人沒有,女臭蟲倒是不少,你和他們親近親近,還興許能留下一群半人半臭蟲的種兒。哎呀!總之,這個大牢你得坐一陣子了,我看看你有沒有本事把牢底坐穿吧!

崔允德下去。

國之亥:來人!

幾個團丁入。

國之亥:帶下去!(團丁押關善耕)

關善耕掙紮:朗朗乾坤,昭昭日月,你們這樣目無國法,褻瀆道德,是必要遭報應的!你們•;•;•;•;•;•;

關善耕被投入牢中。

784、冬日。日景。龍崗縣城內。縣衙門前。四妹直闖縣府大門,兩個看門的團丁將她攔住。

四妹:干什麼?我要見你們縣長!他憑什麼無緣無故的抓人?

團丁:四姑娘,我們吃這口飯,不容易,國團長下了令,一個人不許往里放,放進去,我們的飯碗兒就打了。

四妹將兩人的槍一拔:這兒沒了飯碗就上我們家吃去,多個人多雙筷兒,也不差你們兩個。

四妹往里走,兩個團丁追過去。

團丁一:四姑娘,我們倆也知道你們關家是好人,可你這硬闖也不是個事兒……

四姑娘不理,一直往里走。進了縣政府欲上樓,又有兩個團丁出來攔住。

四妹:怎麼著?這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游官鐵吏你們懂不懂?回頭他個破縣長走了,你們是能跟著去還是能就手死這兒?

團丁:四姑娘……

四妹:不能吧?不能我就上樓了。

785、冬日。日景。龍崗縣縣府內走廊。四妹上樓,直接奔縣長辦公室。




上篇:正文 第二十三集    下篇:正文 第二十五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