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二十五集   
  
正文 第二十五集


第 二十五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786、冬日。日景。龍崗縣縣長辦公室內。崔允德、國之亥。縣長辦公室門被猛然撞開,四妹入。崔允德、國之亥一愣。

崔允德:國團長,這人是怎麼進來的?

幾個團丁擁到門前。

國之亥:還不把她拉出去!

四妹:慢著,(一步步湊到崔允德的面前)崔縣長、崔大人,我們家大東家犯了哪條王法了?你們說給抓來就抓來了?

崔允德後退到桌後:他,他通匪!

四妹:有證據嗎?

崔允德:有,土匪去慶賀他的生日就是證據!他無端花言巧語欺騙上任縣長、保安團長放了土匪就是證據!

四妹:土匪去慶賀他的生日,是土匪和他殺人了嗎?是土匪和他搶男霸女了嗎?哪條國法上說土匪就不行給人慶生日呀?有嗎?縣長、保安團長拿著槍,抓著了土匪,又放了土匪,槍在保安團的手里,放不放是他們的事,我們大東家的幾句話他們就能放人嗎?再說了,這事兒有與沒有,你那會兒在誰的褲襠里還不知道呢,你怎麼剛到縣里,剛當上縣長就敢認定有這事兒呀?你是聽見的還是看見的?

崔允德:有人向本縣檢舉作證!

四妹:誰作證?你讓他出來我看看!我倒要看看這個人是哪個眼睛看見的,哪個耳朵聽見的!

崔允德:你這是刁婦狡辯!來人,把她拉出去!

國之亥沖幾個團丁:你們還愣著干啥?還不把她拉出去!

幾個團丁沖過來,連勸帶拉,將四妹拉出。

四妹的喊聲:姓崔的你記著,你要是碰倒我們家大東家一根汗毛,你得給我跪著扶起來!

787、冬日。日景。龍崗縣縣長辦公室。崔允德氣得在地上來回走!

國之亥:縣長,咋辦?

崔允德:你給我教訓教訓關善耕,我看他關家還有什麼本事!不交印!那我就把他關家大院給平嘍!

國之亥:是。

國之亥到下面,叫幾個保安團丁:你們過來。

幾個團丁過來:團長,有何吩咐?

國之亥:你們把關善耕的眼睛給我蒙上,人捆結實嘍,大皮帶狠狠地抽,我在這兒聽他叫喚!

團丁應:是!

國之亥掏煙吸煙,少頃,里面傳出善耕慘叫聲。

國之亥一笑:日你媽的,我不揍你揍誰?

788、冬日。日景。王元村。王元家。一間大空房中。葛金財坐在一張椅上看書。旁邊的房梁上吊著一個穿綢緞棉袍、財主模樣的胖子。

被吊著的胖子:葛爺,小的知錯了,你就饒了小的一回吧,回頭小的就打發人把大洋給你送來。

幾個站在胖子一旁的土匪手拿鞭子,等著葛金財說話。

葛金財:胖子,我聽說你愛聽書。我不知道你聽沒聽過李闖王的段子。

胖子:葛爺,聽過,你把小的放下來,小的給你說。

葛金財:行,放下來行,可你得說對了我再放你下來,你說說看,當時李自成起事,大軍勢如破竹,擁眾達百余萬。各地百姓都說“:殺牛羊、備酒漿,開了城門迎闖王,闖王來了不納糧。”有這句話,對不對?

胖子:葛爺,有。

葛金財:那我問你。闖王不納糧他百萬大軍吃什麼?

胖子:花錢買呀!買米買面,買豬買羊!

葛金財:他不做生意,錢從哪兒來?

胖子:他……他搶官府的呀!

葛金財:官府的錢不夠他用,就是夠他用,這官府的錢又是從哪兒來?

胖子:百姓納的稅呀。

葛金財:那百姓納稅的錢從哪兒來?

胖子:這……葛爺,這不明擺著嘛,經商交稅銀、種地交糧食、賣了糧食納稅銀。

葛金財:好,按你這麼說,李闖王吃的是官府的,官府拿的是百姓的,到頭來,李自成拿的還是百姓的,不過是自己沒親自去拿,而是經官府倒了一手;所以,這百姓恨的,是直接從他們手上拿走錢的人,而不恨花這些錢的人。這就是李自成能得到百姓擁護的原因。對吧?

胖子:對,葛爺。

葛金財一擺手,幾個土匪將吊著的胖子放下來,胖子揉肩揉背痛苦狀。

葛金財:胖子,你知道我為什麼放你下來嗎?

胖子:葛爺,小的不知道。

葛金財:就是因為你說對了,說我心坎兒上了。你是一鄉之長,所以打明兒個起,你給縣上收多少稅,就交給我多少錢,一分錢不能少了。而且這錢不能朝一般的百姓要,得從大戶中出。越摳門兒的地主老財,就越得給我要,要是差了,我就把你姑娘,把你老婆抓來,扒了褲子送驢圈去;把你房子扒了,把你家鍋拔了,我往你家炕洞子里灌水,往你被窩里撒尿,我還打發人往你們家鍋里屙屎;我讓你和母豬睡一塊,我讓你吃豬食。我給你光著屁股綁在寡婦家炕上,讓大伙去看新鮮!聽見了沒有?

胖子一臉苦相:葛爺,這……

葛金財一笑:辦不到,是吧?

胖子:辦得到,辦得到。

葛金財:這就對了,你也得成全成全我,讓我也得像李自成似的,耍個花招兒、落個好名兒、花個白錢兒。去吧。

胖子:葛爺……

葛金財怒喝:去呀!

胖子:是,是,葛爺。退幾步走出房門。

789、冬日。日景。王元村王元家院中。吳三兒急急地奔入:葛爺,剛縣上咱的人來報,龍崗關家出事兒啦!

葛金財:我想可能還是那方印,那個狗屁的藏寶圖的事吧?

吳三:是,葛爺。

葛金財:那你的意思是?•;•;•;•;•;•;

吳三兒:關善耕救過我和幾個弟兄的命,咱得救他。

葛金財沉吟:好。救他。那你看怎麼救他合適?

吳三兒:葛爺,小的不知道。

葛金財想一想:三兒呀,我跟你說,誰都不能把關善耕怎麼樣。但咱們要是帶上弟兄們去了,救出救不出,卻都得給大東家身上安個真的罪名:通匪!

吳三兒:那葛爺看咋辦好?

葛金財:這事兒你聽我的,你帶兩三個人去,可你一個人進城就行,你過來。

吳三湊到葛金財面前。葛金財對吳三附耳低言。吳三不住點頭兒。

葛金財言畢。

吳三兒:葛爺,好!那我就去了?

葛金財:去吧,你放心,他要敢碰你一指頭,那都是葛爺的錯兒!

吳三兒:知道了,葛爺!

790、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家正房正堂內。屋內。四妹、占伍、張善、大柱。原保安團長陳景迅推門入。

占伍拉陳景迅坐。

四妹:陳團長,咋樣?

陳景迅:四姑娘,打聽清了,得趕快想轍,這他媽崔允德、國之亥昨天下晌對大東家下手了。

四妹拍案而起:怎麼下手的?

陳景迅:這我也不知道,反正是用了刑,打的什麼樣我也不知道。有幾個牢子說,他們幾個沒問題,能照顧大東家,可在獄中的時候行,一提出去,那他們就管不著了。

四妹:好了,陳團長,你別說了。

四妹抬腳往外走。仇占伍慌忙追過去拉往:四姑娘,你先別去,咱把話聽完好不好?

四妹不理,直接回自己房里,拿出櫃中的槍揣在懷里出。

占伍緊跟後面。

791、冬日。日景。龍崗縣衙前。吳三兒大搖大擺向縣衙內走。幾個團丁過來。團丁一:站住,干啥的?

吳三兒雙手一拱:幾位兄弟,我是咱崔縣長的舅舅。是他讓我來的。

團丁二對團丁一:舅舅?!那崔縣長咋沒跟咱們說呀?

吳三兒一邊往里走一邊說:我是他舅舅,他跟你們說啥?這都是家里頭的事兒。

幾個團丁跟在吳三一旁向里走。莫名其妙地互相看。

團丁一,悄聲地:要是縣長的舅,咱咋管哪?

團丁二:那咱也得先去通報一聲啊!

團丁一:哎!那我去!

團丁一向縣衙樓內跑去。

792、冬日。日景。龍崗縣縣長辦公室內。崔允德、國之亥。門開。團丁一入。

團丁一:崔縣長,外面來個人,說是你舅舅,要見你。

崔允德:什麼?!我舅舅?!

團丁一正欲說話。吳三外面應。

吳三兒:崔縣長,咋的?舅都不認啦?

吳三隨聲入。崔允德、國之亥一愣。

吳三進屋坐在椅上,對一團丁:快,給我倒口水,這道走的遠,渴了。

崔允德對團丁一擺手阻止:你是什麼人?竟敢擅闖本縣的辦公室!還敢冒充本縣的舅舅!

吳三兒:你想知道不是?那你先讓他們(指屋里站著的團丁)下去。完了,我啥都跟你說。

崔允德對團丁:你們倆先出去吧。

兩團丁退出將門關上。

吳三:你就是新任縣長崔允德?

崔允德摸不著頭腦:正是!

吳三:那你就是新任的保安團長國之亥了?

國之亥點頭。

吳三:好,你們二位不認識我吧?

崔允德:有話就說!

吳三兒一笑:我你們都不認識你們還在這兒混啥?我叫吳慶,別人都叫我吳三或叫三匪子,葛金財,葛爺的手下。

國之亥慌忙掏出槍來。

吳三兒一笑:掏那玩藝干啥?爺也有。

吳三兒把槍掏出摔在桌上。

崔允德一拍桌子:好大的膽,你竟敢來自投羅網!

吳三兒:崔縣長,別拍桌子,別大聲說話,我膽小,我是來找你辦事兒的,不是來聽你嚇唬的!誰他媽都是吃飯長大的,不是嚇唬大的。

崔允德:吳三,你可是這一帶有名的老匪,我現在就是把你就地正法也不為過,你還有什麼猖狂的!國團長,把他先給我綁嘍!

吳三兒:綁我?行!但是綁完了,松這個綁可不容易;綁我的繩子多長,繩子抻直,金磚就得摞多高!崔縣長,你也別急,你把我綁了,也有人得把你們兩個綁了。你把我正法了,也得有人大卸你們八塊!崔縣長,我勸你,給你和你小舅子留條活路。別把事兒做絕了!真要是綁我殺我,中!我勸你們先把自己的棺材准備好嘍!

崔允德:你一個土匪囂張什麼!

吳三兒:崔允德,錯了,是你們太不知深淺了。你們要不是惹著我們葛爺了,我上你這兒囂張什麼?我有這功夫還不如上窯子里玩一會兒呢。

崔允德:我告訴你,你可是土匪!

吳三:我是土匪?我為啥當土匪呀?不就是你們這幫貪官逼的嗎?這就叫官逼民反,不走這條路就沒飯吃,不走這條路就得死!

崔允德:吳三兒,你當土匪還有理了!老子今兒個就斃了你!

崔允德掏出手槍,對准吳三兒。

793、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後門處。四妹、大柱。占伍、張善站在一旁,作焦急狀。

四妹:快去快回,大伙兒來的時候先把城門口的幾個保安團的給我綁了,牽在前邊兒,真動上手,也讓他們去擋槍子兒。

大柱:好,四姨。

大柱上馬,飛奔出城。

大柱騎馬在龍崗上飛奔。

794、冬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柳秉漢、柳秉壯。

柳秉漢:三哥,要我看,這事兒咱還是幫一手,別認人說咱小器。

柳秉壯:四弟,你咋這麼多愁善感?你要是這樣,早晚得把命搭上!你知不知道,四姑娘心里那個人是誰?就是關善耕!這會兒他關善耕遭了難,你再去把他救出來,那咱們成了啥人啦!好人啦!你也不想想,就是咱們把關善耕救出來,四姑娘能發善心嫁你嗎?四姑娘不還得去給關善耕當老婆嗎?四姑娘能因為你救出了關善耕就嫁給你嗎?

柳秉漢:三哥,咱現在不是論那個理兒求真兒的時候,關鍵是救人要緊。

柳秉壯:四弟,關善耕就是能救咱也不救!

柳秉漢:為啥?

柳秉壯:現在這是明擺著的事兒,外邊兒的人也都知道咱和關家有了不樂呵的事兒了,這會兒咱再去幫他,那外人得怎麼看?

柳秉漢:三哥,那能咋看哪!

柳秉壯:不懂了不是?你慢慢尋思去吧,要是跟咱有了過節的人咱都去幫,那咱茂楊口就得成了要飯的也敢來罵咱山門的地方了!

柳生漢:三哥,你是說那咱就得讓別人覺著不狠了?就得來欺負咱們?

柳秉壯:對呀!要不我怎麼非讓塗鳳山帶人去搶大村的三個屯子呀!

795、冬日。日景。龍崗縣縣衙內。崔允德辦公室內。國之亥拉崔允德到內室。

國之亥低言:姐夫,我看咱別惹他。這幫土匪都是腦袋別褲腰帶上活著的,葛金財是這帶的大土匪,他在暗處,咱在明處,他真要派人蹲在縣里,咱倆還能老不出門嗎?咱要是一出門,他老遠的貓著,給咱一黑槍不就完了嗎?

崔允德:那你說怎麼辦?

國之亥:問他到底干啥來了。把他打發了就得了。

崔允德點點頭。二人出來。

崔允德:吳三兒,說吧,你今兒個到底為啥事兒來的?

吳三:也沒啥大事兒,你們不是抓了關善耕嗎?說他通匪,我來作個證,他沒有。他一沒殺人,二沒越貨,三沒搶男霸女,咋能算通匪?縣長大人,你看這事兒這麼辦咋樣;我今兒個進大牢,你們把他放了。你們要是不放,我贖他,你們不就是想要兩錢花嗎?爺帶來了,這是贖人的錢,(吳三兒掏出一塊大洋拍桌子上)放人!

國之亥:你這一塊大洋贖人?!

吳三兒:多了吧?

吳三掏出匕首,將大洋向空一拋,大洋落時,吳三揮手一刀劈去,大洋在空中被一斬兩半,吳三撿起一半揣在兜里,另一半用兩指捏著舉起。

吳三兒:看看,你們兩也就值這半塊大洋。

吳三兒將大洋往地下一拋,站起。

吳三一拱手:抓不抓吳爺?

崔、國二人不語。

吳三兒:不抓,是不是?那爺走了,城外還有弟兄們等著,不過你們聽好了!贖人的錢我交完了,吳爺我這邊兒出城,牢里關大東家的門你可得給我打開,趕緊讓人家回家。吳爺我再來的時候,那可就不是一個人了。

吳三兒仰然出。

崔允德、國之亥面面相覷,不知所措狀。

796、冬日。日景。龍崗。龍擺尾處。秋寶、龔長禮汽車開進龍崗縣境,車在龍擺尾處上龍崗向前行進。秋寶望著車窗外。

龔長禮:嫂子,馬上要到縣城了,咱先奔哪兒?

秋寶:先回家看看,見了俺爹媽再去看老爺子、大東家他們。

龔長禮:好。

秋寶望著車窗外:這就是咱的老家呀!

龔長禮:咱老家這地方好,咱老家這兒的地里打出的糧食更好。我們在這兒住了幾年,兵換了兩茬,沒一個不愛吃這兒的糧食的,都說這兒的米做出來的飯有飯味兒。一碗高粱米云豆飯,一碗蒸肉,兩碟咸菜,能把這幫小兵撐的直轉圈兒。

秋寶:唉,在這兒真沒住夠,你們要是在這兒駐一輩子軍多好。

龔長禮:嫂子這是戀鄉之情啊!

秋寶:長禮,你說人戀鄉戀鄉的。到底戀的是啥?

龔長禮:嫂子,你說呢?

秋寶:要我說呀,其實就是戀這兒的土地,戀這兒的親人,戀這兒的鄉里鄉親。

龔長禮:嫂子說得對呀,沒錯,這是因為人都是家鄉的土地養大的啊!

797、冬日。日景。關家西城子燒鍋。四妹進西城子燒鍋。占伍跟在後面。

仇占伍拉四妹到一旁:四姑娘,使不得,大東家還在人家手里。

四妹:我實話告訴你,仇占伍,兩個燒鍋的人,鋪子上的伙計,現在都在這兒。後屯、關家堡的人,我這不也打發大柱去調了嗎?你要是敢跟老爺子說,我就一槍斃了你,然後我就自己給自己一個子兒!

仇占伍:四姑娘,不成!

四妹掏出槍來:你要是攔著,咱就都死在這兒!

仇占伍:這這•;•;•;•;•;好吧,四姑娘,那咱就都去,我也去!

仇占伍轉身進去,拎著自己的槍出來。

798、冬日。日景。縣城西門前。劉厚田帶後屯、關家堡的長工、莊戶扛著長槍、鎬頭、鋤頭等向龍崗縣城的西門大步奔來。眾人作群情激憤壯。

799、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張善急急走進關如水的房中。

關如水:張善哪,打聽到善耕的信兒沒有?

張善:老哥,知道一點兒。

關如水:沒啥大事兒吧?

張善:陳團長看見了牢子,說是善耕被提出去審了一回,又提出去打了幾下,也沒啥大事。

關如水:沒啥大事兒?你是瞞著我!只要動了手,打就不能輕了!備轎,我去見見這個崔縣長。

張善:老哥,我看你就別去了,他們再翻臉把你也扣下。

關如水:還反了他了,備轎!

張善:老哥,現在去不去不是要緊事兒,要緊的是四姑娘,她拿了槍去帶伙計們去了!

關如水:啊?!這個四姑娘,她要干什麼?!

張善:這不明擺著嗎,要去牢里搶人。

關如水:搶人?那不是劫獄嗎?不成,你快去攔一攔,我馬上就到。

張善應,急急跑出。

關如水拿了手杖出來。

800、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關仁賦,悄悄將關善耕的槍拿出,揣在懷里。

801、冬日。日景。西城燒鍋大院內。劉厚田帶人牽著幾個保安團團丁大步奔入。

劉厚田快步走到四姑娘面前:四姑娘,都來了!兩個堡子的,一個不少。

四妹:好,厚田哥,我有幾句話跟大伙兒說說咱就走。

劉厚田:你說吧,四姑娘。

四妹站在一個大酒甕的蓋上。對著下面站滿院子的關家伙計:各位哥哥、弟弟們!我問你們一句話,大東家平日待你們咋樣?

眾伙計:沒說的!大東家待我們好!

四妹:那就好!可大東家無緣無故,被縣長帶著保安團的人抓走了,定的罪名是通匪,這通匪一條,就是死罪,咱們能不能答應!

眾伙計:不能!救大東家去!我們要把大東家救出來!殺了***縣長!

走哇!殺去呀!

眾人欲動。

四妹:慢,大家伙聽好,今兒個咱去,要是真打起來,槍子兒不長眼睛,生則生,死則死,大家別有怨言!死的,關家管你們全家一輩子。

眾伙計:沒怨言!死也去!

四妹:好,那待會兒到那兒之後,大伙兒聽我的,我不讓開槍,誰也不准開槍!我讓開槍,就給我往死里打,開了殺戒咱就一個別留,回頭我帶大伙也上山去當土匪!聽見沒有?!

眾人:聽見了!

四妹:好!那咱就走!

四妹帶人往外走。

802、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仁賦打善耕的房里出來。

803、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院門處。仁賦坐在關家大院的門檻上,緊鎖雙眉,焦躁不安的想心事兒,猛然站起,摸摸懷里的槍,堅毅地向縣衙方面大步走去。

804、冬日。日景。龍崗縣城內街上。龔長禮、秋寶坐在車中,車在街上向前行駛,奔秋寶家。

805、冬日。日景。轎中。關如水坐在轎中催促抬轎的伙計:快點兒!再快點兒!

806、冬日。日景。龍崗縣城內。街頭。關仁賦大步向縣衙走去。

807、冬日。日景。王元村村口處。吳三兒得意洋洋狀,帶領四個匪兵騎馬進村。

吳三兒唱:一杆槍啊,唏啦嘩啷呵,什麼槍啊,是破槍。

兩杆槍啊,一起杠呀,一個煙槍啊,一個步槍呵。

三杆槍啊,都帶上呵,煙槍步槍沒了用場啊。

四個土匪哈哈笑接唱:提著短槍他上了炕啊!

幫的一槍打得響呵,有個寶寶兒就掉在炕上呵,又喊爹來他又喊娘啊!

留下個種兒就再扛槍了!

扛著三杆槍啊,咱就闖四方啊!闖四方啊!闖四方啊……

808、冬日。日景。王元村。王元家。葛金財、月娟。葛金財聽見吳三幾人的喝歌聲,一笑。對旁邊的月娟:吳三兒回來了!

809、冬日。日景。龍崗縣。縣城內,一座院落前。車在秋寶家門前停住。

眾人下車,秋寶、龔長禮進屋。

秋寶娘正坐在炕邊兒上。秋寶興奮地:媽!

秋寶娘驚喜地站起:秋寶!你咋回來了?

秋寶拉秋寶娘坐下:來接你們的。

秋寶娘:上哪兒?

秋寶:上省城,那邊房子都買好了。

秋寶娘:那咱啥時候走?

秋寶:我和長禮是開汽車來的,咱今天就得走。哎?!我爹呢?

秋寶娘:你爹跟著關家人上縣衙了。

秋寶:上縣衙了?他們上縣衙干啥去了?

秋寶娘;唉!大東家出事了,不知為啥,給新來那個縣長帶著保安團的人抓去了,說是啥通匪?這不,四姑娘帶著大伙兒去救人了。

秋寶一驚站起:怎麼出這麼大的事兒呀?不行!我得去看看!

秋寶轉身對長禮:長禮,咱得趕快去,要不動刀動槍的,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龔長禮:嫂子,不用你去,你就在家待著,我帶弟兄去,保證不會有事兒。

秋寶:那你可多加小心啊!

龔長禮:放心吧,嫂子。

龔長禮轉身出,帶眾人上車,開車奔縣衙。

810、冬日。日景。龍崗縣城內。縣衙大院院門處。國之亥走到縣衙院門口朝外看看,轉身來到院中,對院中的保安團丁:弟兄們,你們記住了,跟著我好好干,就比跟著陳團長那會兒干油水兒多。

眾團丁諂媚狀:那是,你國團長是啥人物啊!你也大方!

國之亥:那是呀,大丈夫就得大方點兒,有肉大伙兒吃,有酒大伙兒喝。這叫大碗喝酒,論秤分銀。

眾團丁:國團長就是義氣,哪像陳團長那會兒,見了錢,就是他自己的。干的他撈去了,湯他也喝了,弟兄們就撈個喝水!

國之亥哈哈大笑:好了兄弟們,好好看著院子吧,這幾天里啥人也不能放進來!

眾團丁:國團長放心,有我們把門兒,它蒼蠅都飛不進來!

811、冬日。日景。龍崗縣。縣衙大院院門前。關仁賦到縣衙大門口,猛然掏槍,對著國之亥。

仁賦:***!把我爹給我放出來!

國之亥一驚,慌忙掏槍,關仁賦槍響,國之亥一捂胳膊。眾團丁慌忙舉槍,一起對著關仁賦。

812、冬日。日景。龍崗縣。縣衙大院院門前。四妹帶著關家伙計湧到。

保安團丁與四妹等舉槍對峙。

國之亥一手捂著胳膊作大驚狀,焦急地:別別別別開槍!•;•;•;•;•;•;等我問問縣縣縣縣長咋咋辦!•;•;•;•;•;•;

國之亥急奔入樓內。

813、冬日。日景。龍崗縣衙。崔允德辦公室。國之亥猛然推門入。

崔允德背對門,面對窗子站立。

國之亥驚慌失措地:姐姐夫,咋辦哪?這人都糊上來了!

崔允德:他們怎麼有這麼多人?

國之亥:不知道,姐姐夫,這要讓他們闖進來咱可就沒命了!

崔允德:我還真沒想到,這關家真還有人。

國之亥:咱是不是上了那個日本人的當了?

崔允德:嗯。有這可能。他媽低估了關家了。

國之亥:姐夫,要不咱把關善耕放了吧。

崔允德:不行,要是這時候放,那些人一看關善耕給打傷了,還不得拼上來呀!再等等看。

國之亥:他媽這個小日本,給咱窟窿橋走。

崔允德點點頭:是給咱窟窿橋走,可咱也上了橋了。

國之亥:可咱現在找他也找不著哇。二十萬大洋要那個破印,咱當時讓他先交了錢好了,這會兒有事,咱倆拿著二十萬大洋,一跑不就完了!這可好,吃了啞巴虧了。

崔允德:行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快打發人告訴下面一聲,可千萬別開槍,真他媽要打起來,咱這幫人一跑,咱倆就完了。

國之亥:哎,姐夫。

國之亥開門對門口保安團丁:去下面說一聲,先頂著,誰也不許開槍。

保安團團丁:是。

國之亥關門。

814、冬日。日景。龍崗縣縣衙大院院門前。關如水的轎子到。

815、冬日。日景。龍崗縣縣長辦公室內。崔允德、國之亥隱在窗後向外張望。室內傳入外面人的喊聲:把大東家放出來!•;•;•;•;•;•; •;•;•;•;•;•;•;

816、冬日。日景。縣衙前。關如水下轎。關如水向前走。眾人給關如水讓路。

817、冬日。日景。縣衙前。四妹站在人群的最前面。

四妹:崔允德你聽著!今天你要不把大東家交出來,那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姑奶奶今天就是豁上了!姑奶奶今天就用這條命換你的狗命。

818、冬日。日景。龍崗縣縣長辦公室內。崔允德站在窗後焦急萬分狀。崔允德忽見關如水從人群中走入,立即面露喜色。

崔允德:妥了,救星來了,走吧。

國之亥:姐夫,干啥去?

崔允德:下樓。

國之亥:下樓?姐夫,別讓四姑娘開槍給咱倆崩了!

崔允德厲聲地:下樓!

國之亥:哎,下樓。

819、冬日。日景。縣衙前。關如水走到關家眾人的前面。到四妹身邊。

四妹一驚:老爺子,你怎麼來了?

關如水白四妹一眼:我不來,你還不得把縣衙給炸了!

四妹:老爺子,這也是沒法子的事呀!他們打善耕,打得都不能動了!

關如水:什麼叫沒法子?你怎麼知道我沒法子?我是打算讓他崔允德親自躬身到府,把善耕給我送回去,教訓教訓他,以後好別再滋事兒!你這可好,真刀真槍的干上來了!要是出了人命怎麼辦?關家的伙計哪個不是拖家帶口的,死了一個他的家人怎麼辦?這麼大了,做事還這麼毛草、簡單!

820、冬日。日景。縣衙前。崔允德、國之亥走到眾人面前。

崔允德:關老先生,這是怎麼回事兒呀?

關如水:怎麼回事兒你心里還不清楚嗎?

崔允德:我不清楚,我們抓了通匪要犯,為的是一方百姓,難道這還有錯嗎?

關如水:崔縣長,通匪要有實據,這不是小事兒,憑你一人一口,就說誰通匪誰就通匪嗎?

崔允德:關老先生說得對。要是沒有實據我敢擅自抓人嗎?

關如水:實據何在?

崔允德:實據就在我這兒,到時候我自然會公布于眾的。

關如水:那好,我往省府和督軍府的電報和信里就再給你加一條。捏造事實。

崔允德:你少拿什麼省府、督軍府嚇唬我!我是秉公辦案,你就是告到蔣委員長那去我也不怕。

四妹:崔允德!我告訴你,別以為老爺子來了,你就想借老爺子膽小嚇唬我們!,老爺子怕事兒,我四姑娘不怕!今兒個我誰的話也不聽,我就是要把我們大東家帶回去,你要是不放,老爺子不行!誰都不行!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崔允德的周年祭日!

崔允德:你你•;•;•;•;•;•;你敢把我怎麼樣?

四妹:怎麼樣?我讓你身上長幾個槍眼兒!

四妹對崔允德舉槍,眾關家人一齊對崔允德舉槍。保安團對關家人舉槍。

821、冬日。日景。縣衙前。汽車喇叭響,圍在縣衙前的關家眾人讓開,汽車開進縣衙院內。

龔長禮等人跳下轎車。

國之亥忙問身旁團丁:這是誰?

團丁:團長,這是原來駐咱們這兒的軍隊里的龔連長,現在是團長,曹師長的部下。

國之亥:他怎麼來了?

團丁:團長,曹師長、龔團長可都是關家的人。

國之亥一愣。

龔長禮帶眾衛兵大步向前,關仁賦面露喜色:龔叔!(撲過去)

龔長禮惜愛地拍拍仁賦:仁賦,又長高了啊!

龔長禮:保安團的,還認識我嗎?把槍都給我放下!

保安團丁放下槍。

龔長禮:哪位是新任縣長?

崔允德:長官,我是,請問你是?

龔長禮命令衛兵:拿下!

衛兵上前,將崔允德捉住。

崔允德:你你你這是干什麼你?

龔長禮指著國之亥:你是什麼人?

國之亥哆哆嗦嗦:長官,保安團長,國之亥!

龔長禮:給我拿下,又過來兩個衛兵,將國之亥捉住。

國之亥受傷的手臂被扭,痛得直叫。

龔長禮走到崔允德面前:你他媽膽兒不小哇,敢動我們關家人?

崔允德:我是秉公辦案,合情合理!

龔長禮抬手猛打崔允德兩記耳光。

崔允德:你敢打本縣縣長!

龔長禮又是兩個耳光。然後掏出槍頂在崔允德的腦門上:打的就是你縣長,打還是輕的,我今兒個斃了你!你知不知道關善耕是誰?是老子的朋友!是我們師長的救命恩人!你說抓就抓了?你吃了大炮了還是吃了炸藥了?

崔允德不敢吱聲。

龔長禮:我告訴你,關家的人在這兒就是你的爺!你的祖宗!打今兒個往後,你要再敢碰關家一根毫毛,我就把你的縣府給平嘍!我在你身上鑽一萬個眼兒!聽見沒有?

崔允德不語。

龔長禮對衛兵:打!

兩衛兵對崔允德拳腳相加。

崔允德大叫:長官!軍爺!聽見了!

龔長禮:記住了嗎?

崔允德:記住了。

龔長禮:再說一遍!

崔允德:記住了!

龔長禮:押著他,上縣大獄去,先把善耕給我放出來。

崔允德:軍爺。

822、冬日。日景。縣大牢門前。龔長禮等眾人到。看監的牢子正欲阻攔,見龔長禮退後。

龔長禮:把牢門打開。

牢頭:這……

崔允德:打開,打開!把關大東家放出來!

牢頭拿著鑰匙哆哆嗦嗦應,上前開牢門。

牢門開,龔長禮隨入,一直來到關善耕的牢室前,牢頭將關善耕的牢室打開。閃到一邊。龔長禮入。

關善耕倒在地上,頭沖里,慢慢抬頭回看,滿面傷痕。

龔長禮:善耕!

四妹上前抱住善耕:善耕!

關善耕:長禮!

四妹:快起來,咱回家吧!

關善耕拉住龔長禮:長禮!我冤哪我!他們打我呀!……

四妹去拉關善耕。關善耕“哎喲”一聲,痛苦狀,站不起來。

長禮:他們給你用了刑了?

善耕:這幫王八蛋,他們使勁打我!

善耕落淚。

仇占伍、大柱上前抬起善耕出去。

龔長禮大怒:把這兩個***給我押進來!打!

眾衛兵推進二人掌腳相加!

關善耕:長禮,長禮,算了。

龔長禮看著二人用鼻子哼一聲:給這兩個***就給我關這兒,三天,誰要給他們飯吃,我饒不了他!誰要敢把他們放出來,我就斃了他!

823、冬日。日景。東村古玩書畫行內。古冬楊坐在椅上,小村惠子站在一旁。

古科楊猛然站起:放出來了?不可能吧!怎麼放出來的?

小村惠子:是的,是放出來了。

古冬楊:什麼人救的?

小村惠子:四姑娘帶人拿槍去了縣府;後來是原來本處的東北軍駐軍曹少卿部的龔長禮帶人把關善耕放出來的。

古冬楊怒:八格!這個龔長禮怎麼來得這麼快?完全打亂了我的計劃。




上篇:正文 第二十四集    下篇:正文 第二十六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