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二十六集   
  
正文 第二十六集


第 二十六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824、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關善耕趴在炕上,中醫李一帖正在為關善耕治傷。四妹守在一旁。關如水、龔長禮隔桌而坐。秋寶、秋寶爹媽坐在一旁的椅上。

龔長禮:先生,善耕的傷咋樣?

李一帖:沒事兒,都是皮肉傷,頂多三五天兒就沒事了。

龔長禮:善耕,你自己覺著咋樣?

善耕:就是疼。這會兒上了藥了就差些了。

龔長禮:這個王八蛋的混混,回去後,我得向師長詳細報告這件事。

善耕:算了,長禮,得饒人處且饒人,有了這回事兒,我想他日後再也不敢無端生事了。

秋寶:這種人也難說,讓少卿跟省里面說一聲,把他撤了算了。

關如水:暫時不必,可再一不可再二。

龔長禮:老爺子,我是擔心我們駐守省城,這邊有事,鞭長莫及,要是日後換防再去別的地方。這種瘋狗會反咬一口的。

關如水:他要是想咬一口,走到哪兒,他也會回來咬這一口的。我們多加些小心就是了。這一次多虧了長禮、秋寶兒。要不然,這善耕說不上還得吃多大的虧呢。

龔長禮:老爺子,我們今天就得回省城。如果再有啥事,你們馬上給曹師長或我拍個電報說一聲。咱可不能再吃這虧了。

關如水:日後少不了得求你們關照,這麼大個家,這麼多的事,難免要遇上一些解不開的事呢。

龔長禮:我們是開車來的,這大冬天的,也沒地方放車,那長禮就告辭了。

善耕:長禮,就住幾天吧。

龔長禮:善耕,真不行。等過些時候天暖和的吧,要是沒啥要緊的軍務,我再回來看你們。

善耕:唉!你們要是還在這兒駐守多好啊!咱像一家人似的,那日子過得多有意思。

龔長禮:善耕,別多想了,我就走了。

關如水:走就走吧。其實,我是真想留你們住幾天。秋寶這一走,帶了爹娘過去,恐怕再回來就不容易了吧?

秋寶:爺爺,你放心吧,秋寶是有心的人,有空我一定會回來看你們。

關如水:好,就常回來吧!

徐老實、秋寶娘眼淚汪汪:老爺子,你多注意點身子骨。

龔長禮過去拉拉善耕的手:善耕,那我們走啦?

善耕緊握龔長禮的手,兩顆淚滾出。

825、冬日。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門首處。龔長禮等人上車而去。

關如水、四妹等家人站在門前目送龔長禮等的車遠去。

826、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關如水坐在一旁。善耕趴在床上。

關善耕:爹,不用惦記,沒什麼大事兒。

關如水:沒事兒別動,這外傷就怕動,動了不結痂,不結痂就好不了。

善耕:爹,不要緊,皮肉上幾道口兒,算不了啥。

關如水:嗯,好好養傷,別上火兒。唉!善耕啊,昨天長禮跟我說了一件事。就是日本人的事。他說在龍崗縣城內,肯定有日本人藏著。讓咱們多加小心。可是他在暗處,咱在明處,也是防不勝防啊!

善耕:爹,長禮走那會兒不是說了嗎,有事就讓咱給他發個報。有他和少卿,日本人不敢把咱們怎麼樣。

關如水:善耕啊,話是那麼個話,可事兒不是那麼個事兒,隔得太遠哪。

善耕:哎,也是,他們要是對咱們下手,也是暗著下手。我看咱就把少卿給的槍和柳秉壯給的槍都拿出,院里住的每人發一杆,他就是來二十、三十的,咱也就不怕他了。

關如水:善耕,不是那個話,那是短謀。算了,不說這些了。善耕,這次事兒里我總覺得納悶,他一個縣長,又沒什麼大的背景,他哪來那麼大膽子呀?

關善耕:是,爹。這個姓崔的直截了當,就是要那方印。

關如水:善耕,那你說他要那玩藝干啥?我看這里頭還是有別的原因。難道後面有人朝他買這方印?

善耕:爹,這可說不清了。

關如水:要從表面看,崔允德,省城的一個破落子弟,混混,得了縣長之位,不應該這麼急急火火的來找什麼印。在省城當混混的,都是些油滑無癩之輩,他總得繞點兒彎,先耍點兒花招,不至于就這麼辦哪;何況他崔允德也是讀過幾年書的人。

關善耕:可他為什麼偏就直截了當地來了呢?

關如水:善耕啊,依我看,這崔混混的後面還是有人架著他,還是有人給他出壞招兒。之所以把他推出來,讓他來直截了當找咱們,無非是想敲山震虎,看看咱們的動靜,和上回的伎倆一樣。試探試探這印究竟是在咱們手里,還是在程子風手里。只是龔長禮他們來的及時了點兒,不然,他們關上你兩個月,恐怕誰都挺不住了。

關善耕:爹說的有理。只是這件事暫時過去了,日後再有人來找麻煩,咱咋辦?也不是個長遠的事兒。

關如水:那又有什麼法子?東西在不在你手上,將來也還會有人來要。

關善耕:交給民國政府?

關如水:那找不到黎可兒,東西取不出來,人家說咱們交出的是假的,咱能扛得住嗎?善耕,現在你還不明白嗎,這個險,咱關家是丟不掉了,你就是交出真的,也有人會說是假的,你就是交出假的,也還是有人說是假的,你就是拿了贗品,取了寶藏,也還會有人來找你要藏寶圖。只有進了太平盛世,咱們才能脫了這個干系。

關善耕:爹,你是說這事兒就沒轍了?

關如水:善耕,打我接了王爺那方印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這個後果,但王爺對我恩重如山,把這麼重要的事托付給我,我就拼了咱關家所有人的性命,也不能辜負王爺的重托呀,咱是中國人,辦事要講良心!要忠!要義!要俠肝義膽!

關善耕:爹,你別說了,兒子明白,只要不是王爺,你是不會交出真印的。兒子這一點明白了,事情就好辦了。你就放心,爹,從今以後,為這印的事兒,你就再不用操心,兒子就是掉了腦袋也不會丟了印的!

關如水:善耕,爹也不是糊塗,萬一有一天有了王爺不在人世的信兒,你就把這印交給國家。日本人也知道了這件事,也在找這筆寶藏,咱千萬不能讓這批寶藏落在日本人的手里,要是落在日本人的手里,那咱就是漢奸,就是千古的罪人了!

關善耕:爹,兒子知道了。

關如水:另外,你在大牢里那會兒,我聽說吳三兒也來了,直接去了縣衙,我估摸著,也是為你的事兒來的。還跟保安團的人說,他是崔允德的舅。

善耕:吳三兒,肯定是為我的事兒來的,可咱也不知道他跟崔允德咋說的。

關如水:咋說的?他敢一個人來,那肯定是玩兒命的硬氣話,要不然,崔允德怎麼沒敢抓他?

善耕:那咱是不是得謝謝人家?

關如水:不用,人情長著呢,過後再說吧。這個時候,吳三兒來了,咱反過去再謝吳三兒,那不更給崔允德授以口實了?地不老,天不荒的,急啥!

827、冬日。日景。王元村。葛金財屋中。葛金財、月娟。

月娟:金財,我爹被殺這麼多日子了,這案子咋還沒破。

葛金財:指縣里警察署那幫廢物能破啥案。

月娟:金財,吳三他們不是說,我爹他們是塗鳳山殺的嗎?

葛金財:月娟,我估摸著不是。要是說,塗鳳山膽是挺大;可塗鳳山膽再大也白扯,現在他過的是東躲西藏的日子,哪還敢進城去殺人哪?不過你放心,月娟,你爹就是不是他塗鳳山殺的,咱也當是塗鳳山殺的,只要逮著塗鳳山我就饒不了他。

月娟:那要不是塗鳳山,還能有誰殺我爹呀?

葛金財:月娟,你別忘了,你爹可是和李富銘的老婆一塊被殺死床上的,倆人通奸的事兒是無疑的了。

月娟:那李富銘還能去殺人?就是李富銘去殺人,他也不能連他兒子一塊兒殺呀!

葛金財:月娟,李富銘娶得珠兒可是你爹給保的媒,後來這又出了你爹和得珠兒通奸的事兒,你想想看,那你爹能是李富銘娶了得珠兒以後才勾搭上的嗎?

月娟:你是說我爹在得珠兒沒嫁李富銘以前就和得珠兒有了事兒了?

葛金財:哎!對啦!所以,李富銘的那個小兒子可能就是你爹和得珠兒的,要不然,倆人兒也不能那麼大膽。明擺著的事兒,得珠兒是不怕李富銘知道,你李富銘知道了不要我,鍾敬文也得要我,兒子是你鍾敬文的。何況正好你娘也死了,你爹的床上正空著。要不,她得珠兒膽兒再大,也不敢上你爹那兒過夜去呀!這說明得珠兒心里有底兒,把你爹當成自己的丈夫了。

月娟:那你認准是李富銘干的?

葛金財:不是。李富銘手無縛雞之力,他殺不動人。

月娟:那你說的意思是,他找人干的?

葛金財:我可聽說李富銘之子李春安性格怪癖,又和他後娘得珠兒水火不相容的。

月娟:能是李富銘他兒子干的?

葛金財:我也是這麼猜的。

月娟:那要李春安干的,這案子就完了,成了無頭案了,李春安和他爹也死了!

葛金財:說的是呢。就看另外有沒有知情人了。

828、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善耕趴在床上,四妹坐一旁。張善入。

張善:善耕,東村古玩行的古掌櫃來了。

善耕看看四妹: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張善:哎。(轉出)

四妹:這個人很怪,我看以後少和他來往。

善耕:我也不想和他來往,可他硬往上貼,我有什麼法子?

829、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張善引古冬楊、小村入。

關善耕:古先生,請坐。

古冬楊:鄙人聽說關大東家無端受苦,特來探望。

關善耕:多謝,茶香,給古先生、古夫人上茶。

茶香:是。

茶香給二人奉茶。

古冬楊:關家是本縣有名望的大戶人家,縣上如此不問青紅皂白,實在魯莽,有損于縣府的聲望,鄙人也甚感不平。

關善耕:倒也沒什麼,自打清末以來,到迄今為止,也未見有什麼清明的政府;有什麼平的事兒。世不清,官不清;官不清,民不清。國泰人心順,官清民自安。這正如海,無風不起浪,無浪舟自平。要是風也起,浪也湧,船上的人就難免受些顛簸之苦了。

古冬楊:大東家不愧飽讀詩書之人,高論。

關善耕:什麼高論,一點兒感慨而已。

古冬楊:大東家,我聽說你受了傷,我這里有一些盤尼西林,是朋友帶來的,請大東家收用,是可以防止創口化膿的。

關善耕:謝過古先生。一點小傷,用不著這麼好的藥,你還是留著吧。況且我也向來沒用過這種藥,怕受用不了。

古冬楊:大東家不必客氣。拙妻就會使用,一應用具也在,大東家如果信得著的話,就讓拙妻為大東家當幾天大夫。

關善耕慌忙阻止:古先生不可,外傷未潰,又未及里,只浮表之創,用點外藥就行了,善耕絕不敢煩勞古夫人。四妹,快請古先生把藥收回。

四妹過去,將古冬楊拿出的藥裝回古冬楊攜帶的包中:古先生,你的心意我們領了,我們家大東家就這脾氣,還請二位不要見怪。

古冬楊:不妨不妨。藥為異物,忌者勿用,我收回就是。不過,大東家有什麼需要鄙人效勞的盡管吱聲。小弟願效犬馬之勞。

關善耕:小小莊戶人家,不好道擾,今能蒙古先生不棄,來家中探望,已經受寵若驚了。

古冬楊:大東家,你現在正是有傷在身,我也不便在這兒打擾,那我就和玉曉告辭了。

善耕:有傷在身,不能遠送,四妹,你就代我送送吧。

四妹起身:古先生、古夫人,慢走。

830、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門首處。古冬楊與四妹拱手、四妹淡笑點頭。

831、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大門外。不遠處的路旁。黎可兒、素蓮見古冬楊從關家出,現大驚狀,慌忙轉身,隱藏察看。

832、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大門外。古冬楊遠去的背影。

833、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大門外。不遠處的路旁。黎可兒與素蓮驚呆的目光。

素蓮:他他•;•;•;•;•;•;他怎麼會在這兒呀?!

可兒:快走!

兩人轉身急去。

834、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關如水入。

善耕:爹,你又過來了。我真沒事兒。

關如水:閑著也是閑著。過來和你嘮會兒嗑兒。

善耕:爹,你快坐。

關如水坐在善耕身旁。

關如水:善耕,我方才又琢磨了一會兒,我怎麼覺著這事兒還是日本人出的壞。

善耕:能是?!那這日本人怎麼還和咱這民國的縣長掛上勾兒了?那這民國縣長也成了漢奸了?

關如水:我就是這麼猜測。算了善耕,這事兒咱們慢慢想想,總之,這不是件平白無故就能發生的事。你這幾天有傷在身,你就好好養傷,別著急。也別想太多的事兒。

善耕:爹,兒子知道。可這事兒放在這兒又不能不想。

關如水:想歸想,別著急,也別上火。身子要緊。

善耕:知道了,爹。

關如水:善耕,另外,通過這件事兒,我更看出仁賦這小子的莽撞勁兒了。我看以後得對他嚴加管教。這樣下去,容易惹出滅門之災,等抽個空兒,我得和他好好嘮扯嘮扯。這銀秀是怎麼管的仁賦,扯過你的手腕壓過槍,還咬了你一口;我還聽說他同大柱去找過他大姐;後屯開槍殺了一個土匪色六兒;這回又一個人去縣衙門口,公然開槍,傷了國之亥。國之亥這是沒死,只傷了胳膊,要是真把他打死了,有了人命,鬧到省里去,這事兒還真說不清了,恐怕曹少卿也沒辦法了。

善耕:爹,那你就說說他。仁賦這孩子太倔,真得好好管教管教。

關如水:這麼亂糟糟的世道,他又這麼個莽莽撞撞、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早晚是要惹出更大的事兒的。趁著他還小,得想想法子捋捋他,別再大了,定了性子了,就不好管了。

善耕:爹說的對。

關如水:我真納了悶兒了,你說仁賦這脾性像誰呢?干啥事兒不管不顧的,咱關家的人沒一個這樣的;我看就是像他四姨。

善耕:爹,我看不像,四姑娘平時辦啥事都還是有板有眼的。

關如水:平時,平時能看出什麼來呀?看人辦事,處置大事,就是看急事的時候!越急越不急,能穩住架兒,那才是能辦大事的人呢。可這四姑娘,還了得嗎?那天是她拿了槍,把各處的伙計都叫來了,三百多號人,加上看熱鬧的,得上千人;逼到縣衙門口,和保安團槍對上槍了,多虧我去的及時,龔長禮他們又到了,不然說不上鬧出什麼亂子來,槍子兒不長眼,鬧出幾條人命來可怎麼收場?

關善耕:爹,還有這事兒?我怎麼不知道哇,四姑娘也沒跟我說呀!這娘倆兒,一個開槍炮擊縣衙,一個帶人圍攻縣衙,我的媽呀!我一聽渾身都起雞皮疙瘩。我得和四姑娘好好說說,這還了得。

關如水:這回你看出爹做得對了吧?

善耕:爹,啥對了?

關如水:還啥對了!我要是吐吐口兒,讓你娶了四姑娘,你這輩子得受她氣不說,那咱關家的事兒她就都能摻和了,她要是摻和上,你想想看,她啥事兒不敢干哪?人這一輩子就怕攤上大事,她要給你弄出一件大事來,那咱關家不就完了?家興家敗,一件事足矣,三十年你這家也緩不過氣兒來,整整得誤了一輩的人。

善耕:爹,要是有這事兒,四姑娘也是為了我才去拼命的,她畢竟是好心。

關如水:好心辦不出好事兒,那叫什麼好心?

善耕:爹,四妹做的也未必就錯,這年頭兒,這世道,我也看明白了,要不硬氣點兒還真不行了!

關如水白善耕一眼:行了,怎麼也說上這話了?真是的。我不說了,不過,經了這件事兒,以後有啥事,你先跟我說說,別有了事兒就跟四姑娘嘀咕,她一出主意難免就是個膽兒大的。

善耕:爹,我聽你的。

關如水略想:善耕,這善犁怎麼還沒有消息?

善耕:誰知道。你說的對了,人海茫茫,哪兒找去呀。跟你說吧,爹,我偷著讓人去找過,也托可靠的老客戶代著打聽過,可是一點消息都沒有。這個善犁也是,慪陣子氣,過去了也就算了,怎麼也該捎個信兒回來呀!還帶著個豆花兒和孩子。

關如水歎氣:誰說不是,可憐田兒這麼孝心。這不是坑了田兒嗎?這不是讓咱對不起你張善叔嗎?要不讓田兒改了嫁?

善耕:中倒是中,就怕田兒不干,田兒不是那樣的人,到時候一說這事兒,反而讓她掛不住臉兒了,以為咱家嫌棄她了。

關如水:可也是。

835、冬日。日景。蓮花庵前。門前樹木下和四周田野被白雪覆蓋。庵前,兩條小路,一條向南,一條東西向。通向南面的路上,黎可兒和素蓮急急走來。

庵門上橫匾:蓮花庵。

素蓮上前叩門,里面一個小尼將門打開。見二人,慌忙讓入,關上山門。

836、冬日。日景。蓮花庵。庵院後院的一座房門前。可兒、素蓮入。

室內,王爺坐在椅上。古紅霞站在一旁吸煙。

王爺:可兒,回來了?

可兒點點頭。

王爺:見到關如水了嗎?

可兒:王爺,沒有。

王爺:怎麼沒見到?

可兒:王爺,我們剛到關家大院的門前,不知為啥,古冬楊卻從里面出來了。關家還有人送他,看樣還客客氣氣的。

王爺吃驚地:古冬楊?他怎麼會在那兒?

可兒:不知道,我們倆覺著這事兒怪,怕他在那兒設個陷阱,所以,沒敢到關家去,就急忙趕回來了。

王爺愣在那里半晌,似自言自語地:古冬楊在那兒?他為什麼在那兒呢?他在那兒干什麼呢?控制關如水?不對,不光是控制關如水,他能到這兒來,又能公開到關家去,這就證明,他早已經把關如水看死了,他和關如水有了默契?成了朋友?已經開始了合作?不應該呀!(思索)那他還為了什麼呢?為了什麼呢?守株待兔,一箭雙雕,他想把咱們一網打盡?

可兒:王爺,那咱們咋辦哪?

王爺:不要動了,不要出去,讓他在那守著吧。咱們給他個以靜制動。

王爺忽然劇烈咳嗽、喘息。

古紅霞:素蓮,快去叫師傅,王爺又咳喘上了!

素蓮忙跑出去。

837、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門前的路上。天上飄落著雪花兒。遠遠站著一個身穿花棉襖,臂挎包袱的女人。圍巾遮滿了臉,只露兩只眼睛,徘徊著,向關家大院張望。

838、冬日。日景。蓮花庵。可兒房內。王爺、可兒、古紅霞。素蓮引慧廣、斷塵入。

坐在王爺床邊的可兒起身:師傅,又讓你費心了。

慧廣:阿彌陀佛,可兒不必客氣。

慧廣過去輕輕為王爺把脈。把畢:可兒,王爺是不是聽到什麼不順心的事兒了?

可兒:是,是吧。

慧廣:王爺,你現在就是聽到什麼不順心的事兒,也是不能往心里去的,要學會不驚不懼,清淡世事,否則,你的病是不會好的。用藥治病,他自己也得努力。

王爺:謝謝師傅告誡。以後聽師傅的就是。

慧廣:可兒,你在王爺身邊,沒事兒的時候多開導開導他。你也跟我學了不少經文,佛理,沒事兒的時候,你就多給王爺講講,聽得常了,王爺也就能明白許多這世間的事了。

可兒:知道了師傅,這些日子,我也沒少開導王爺。

慧廣:藥可醫病,不可醫命。但命也靠自己掌握,所以,我勸王爺還是好為之,清靜,放下,這樣才能化病去穢的。

王爺:謝師傅指點。

慧廣:這麼長時間來,我一直也沒問你們的事,你們也沒對我說什麼。不過,你們就是不說我心里也明白,亂世、王爺、美人,其中必有很多故事,你們能躲到這里,王爺身上中的又是槍傷,必定是大事,也肯定是有仇家的。但是你們放心,只要在這庵中,我可保你們無事的,但出了這庵門,我就無能為力了。所以,你們日後盡量不要出去,好好在庵中待著吧,人生最好的事就是清淨、自在、念佛。只有忘了這世間亂哄哄的事,人才能得真正的自在,這些你們慢慢的領悟吧。

可兒:師傅,徒兒記住了。

839、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門前的路上。麥秀挽著佑山邊說邊笑地朝關家大院走來。

佑山:麥秀,咱倆啥時成親?

麥秀站住:那爺爺沒說,爹也沒說。不過成親的事好像都是男人家說了算的。

佑山:可我媽說咱倆的事都讓舅爺說了算。

麥秀:那讓大姑和我爹他們說去吧,我不管,什麼時候花轎來了,我就坐上嫁過去。

佑山一本正經地:那好,我跟我媽說,讓她定個日子。

麥秀不好意思地,一邊挽著佑山向前走,一邊說:反正我不管。

840、冬日。日景。龍崗上。東北軍二十余騎打龍崗龍擺尾處走上龍崗。馬隊後面幾掛拉著東西的大車。東西上蓋著苫布。

邱本年乘馬走在前面,龔長禮隨在邱本年一旁。

邱本年:長禮呀,這世界上,你說什麼跑得最快?

龔長禮:參謀長,你說啥跑得最快?

邱本年:其實什麼跑得都不快,唯有時光跑得最快。這時光、歲月,不知不覺間就從你的身邊溜走了。在你沒有多少感覺的時候,它就已經走得無影無蹤了。可怕呀!

龔長禮:參謀長說得對。

邱本年:我記得,我在龍崗一帶討飯的時候是八九歲;十五歲當胡子的時候端不動槍。那時候的柳秉壯也和我一樣,不過是跟在別人後面起哄的小胡子,跟我年齡上下。到十六歲,我當兵,是給連長當衛兵。這討過飯的人都會點兒討好人的本事。沒幾天,連長還真就喜歡上了我,就讓我一邊當兵,一邊念書,他給我出學費。後來,連長當了營長、團長、師長,再後來到了大帥的身邊,我也就到了大帥的身邊,當了副官,現在呢,又得了個副參謀長的號兒。這些事兒,用話一說,幾句就完了,沒什麼精彩的地方;想一想,也好像是昨天的事。可是再用時間來算,一去已經二十多年了!長禮呀,二十多年,可怕呀!

龔長禮:邱參謀長,你這二十多年沒白過,現在不已是功成名就了嗎?

邱本年:什麼功成名就,時也,運也而已,趕到這步上了。到了這一步,這個年齡,人也就到頭兒了,沒什麼再往前邊想的了。知足,知足常樂吧!

龔長禮:邱參謀長這是謙虛呀!憑邱參謀長的能力,前途尚還無量啊!

邱本年笑:長禮呀,你這是給我寬心丸吃呀。哪還有啥前途,就是有,也是無亮,光亮的亮。

龔長禮:參謀長真會說笑話。

邱本年:現在什麼都不想了,看看這兒的土地吧。龍崗這一帶好哇!地厚,土肥,水闊,林茂。魚米之鄉。看一看,想一想,都覺得這片土親。更覺得這兒的人親。正如子風先生的一首詩中所說:殺心八十載,老來也善歸。征斷天涯路,難逃暮色催。勝幟在哪里,到頭一抔灰。空懷帝王夢,悔淚如浪推。下面的我就記不住了,不過還有兩句我還是記得最清楚的,就是鄉間兒時路,回望熱淚揮。這兩句好哇,沒錯呀,望一眼這家鄉的土,家鄉的路,心里還真是熱辣辣的。

龔長禮:程先生的這幾句詩寫得好,太具人生哲理了,倒是有點兒像僧語禪論了。

邱本年:對。是有點兒,讓人一聽,萬念俱灰,頓覺人生無非草木,就是做了再大的官兒,也無非瞬間的榮華而已。

龔長禮:參謀長說得有理。人生確實如此,當早醒早悟哇!

邱本年:唉!長禮,說是這麼說,可有時卻又難于做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這是最大的苦惱。

841、冬日。日景。龍崗上。打龍崗東面,一支馬隊飛奔而來。柳秉壯一馬當先。

兩支馬隊相會于龍崗。柳秉壯滾鞍下馬。

柳秉壯拱手:柳秉壯迎參謀長大駕!

邱本年:秉壯啊,我又不是皇帝,接什麼駕?不必客氣,事務之便,公事之余,拜訪兄弟而已。

柳秉壯:快請參謀長山中歇馬。

邱本年:不急,咱就這麼走走看看,挺好!

邱本年、龔長禮、柳秉壯三人並肩步行。

邱本年:秉壯啊,這龍崗還是這麼高,這麼寬。風雨蠶食,不見變化,當是一塊寶地,這兒應該出一條龍啊!

柳秉壯:參謀長說得對。參謀長現在身居要職,我看正是這條龍的顯象。

邱本年正色:不可以如此說,本年軍中一卒,哪敢稱什麼龍?我要是龍,諸位就都是巨龍了。這龍者,當有傲然之氣,威武之風,非它物可比。

龔長禮:龍顏龍顏,威嚴之顏。只有帝王才可有如此威風的。所以才只有帝王稱龍。

邱本年:非也非也。事實上,也並非只有帝王可稱龍。帝王者,向來被稱作真龍,所謂真龍天子。那麼既然天子稱真龍,那就一定還有不是天子的假龍,這也就是民間所說的土龍。其實,什麼龍不龍的,都是胡話,無非是人傑而已,人中之傑的一個比喻形容;這就是未成為天子的龍。在這人世之中,可以說到處藏龍臥虎啊!草莽之中更有龍在。只是沒被人們發現而已。一但氣候適應了,條件成熟了,一躍而起,他就是龍;得了天下,他就成了真龍,中途而敗,他就是土龍。若是只成一事,能驚世人者,便也算作霸也龍也,也未必非要雄居天下者才可稱龍。比如秉壯,現在便可稱一方之龍了。

柳秉壯:參謀長言重了,秉壯草莽而已,怎敢稱龍?充其量也不過算個大點兒的槍販子。

眾人大笑。

842、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門前。麥秀、佑山說說笑笑走向家門。

挎包女人輕聲地、怯怯地:麥秀、是麥秀?

麥秀停步,回看挎包女人。

麥秀:你叫我?

挎包女人:麥秀,是我,我是大姐。

麥秀驚訝地:大姐?!你是金秀?!

金秀拿開圍巾:是我,我是金秀。

麥秀驚喜地撲過去:大姐!

麥秀緊緊地抱住金秀。

麥秀、金秀兩人互相呼喚,抱頭痛哭。麥秀拉起金秀向院內急奔。

麥秀邊跑邊喊:爺爺!爹!四姨!大姐回來啦!金秀回來了!二姐!仁賦!大姐回來了!

關善耕、四妹、銀秀、仁賦等人奔出屋來。關如水由田兒攙著出來。

眾人湧向前院。

眾人與金秀百感交集地對望

銀秀、仁賦撲來互相呼喊擁抱。

金秀一頭撲進四妹的懷里,哭喚:四姨!——

843、冬日。日景。荗楊口,英雄堂中。

邱本年居于正坐,眾人兩邊坐陪。

邱本年:秉壯啊,我這趟來還有一件要事•;•;•;•;•;•;

柳秉壯會意:各位先下去吧,我和參謀長、龔團長敘敘舊。

眾人退出。

柳秉壯:參謀長有什麼吩咐盡管說。

邱本年:秉壯啊,我和長禮這趟來,除了是來看看你以外,還有一件要事要托付給兄弟。眼下關東局勢甚為緊張,小日本侵我國土的意圖越來越為明顯。活動日益猖獗。關東軍居于旅順,則屢挑事端。民國政府卻又礙于國力不足,加之腐敗無能,只圖忍讓,不敢妄動。蔣介石則一門心思在國內清剿共黨,結果弄得上上下下烏煙瘴氣。眼見得戰事一觸即發,迫在眉睫,一發之時便不可止。日冠倭賊,自古以來亡我中華之心不死,現在則到了瘋狂的時候,一條惡狼的嘴已經張開,所以為長遠計,我這趟來帶來部分軍需物資和武器,這些東西就先放在你這里,以備需時。倘若我東北軍不抵日冠之時,這些武器也可轉用于民間抗日裝備,使一些愛國志士有對抗敵人的武器。另外,還有一批武器放在•;•;•;•;•;•;(附柳秉壯耳畔低語,柳秉壯點頭兒。而後正常說話。)萬一需用的時候,你直接去取就可以,你們兩人也都認識,只要你去親取,什麼都不用,給他留一個字據就行。

邱本年拿出一把短劍,交在柳秉壯手中:如果他不在,這把短劍就是信物。

柳秉壯:參謀長放心,萬一要用,我一定按參謀長的吩咐去做。絕不辜負參謀長的重托。

邱本年: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秉壯還需謹慎行之,小心為主,守住秘密,不可再讓其他人知道,以防泄露了消息,到時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柳秉壯:參謀長,秉壯一定牢記在心。

844、冬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金秀、善耕、四妹、關如水、銀秀、麥秀、仁賦等。善耕不知如何是好狀。

關如水:金秀,大孫女,你可回來了,這一家人,從上到下,沒人不想你,不念叨你的。

金秀抹著眼淚:爺爺,金秀也想爺爺,也想大伙兒。

關如水:你這一走,和個燕生也不知去了哪兒了,家里人也去找過你,仁賦、銀秀他們也都偷著去找過你,可是那會兒你和燕生已經走了,從此就沒了音信。怎麼也不給家捎個信回來。大家也好去看看你,有什麼事兒好幫幫你。

金秀:我知道大伙兒會惦記我的。

關如水:對了,燕生怎麼沒回來?既然都這樣了,該回來就回來,畢竟成親了,是關家的女婿了,還怕什麼?

金秀淚如雨下:爺爺!

四妹:金秀,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金秀撲在坐在一旁的四妹懷里,痛哭不止。

眾人愕然狀。

四妹起身扶起金秀:走,上四姨屋歇著去。




上篇:正文 第二十五集    下篇:正文 第二十七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