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三十集   
  
正文 第三十集


第 三十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932、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前。四妹靠在善耕房子的窗上。

933、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善耕坐在炕上,背靠著窗。窗上映著四妹的身影。

934、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前。四妹靠在善耕房子的窗上。

四妹:善耕,快開春兒了。等開了春兒,我打算上省城去待些日子。

935、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

善耕:去吧,去散散心也好,就住咱家米號的院子里就行。

936、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前。四妹靠在善耕房子的窗上。

四妹:我是打算讓你和我一起去。

937、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

善耕:不行。爹這回是真急了眼了。拍著桌子對我說:“你要是想要我這條老命,你就想干啥干啥!”你說老爺子那麼大歲數了,我是真不忍心讓他生氣!

938、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前。四妹靠在善耕房子的窗上。

四妹:你不忍心讓他生氣,你就忍心讓我受苦?

939、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

善耕:我也不忍心讓你受苦,可怎麼我也得舍一頭兒哇!

940、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前。四妹靠在善耕房子的窗上。

四妹歎口氣:唉,那就舍我吧。我活該就這麼看著男人不能睡,眼睜睜地守活寡。

941、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頭路上。關如水突然閃出,嚴厲地注視四妹。

942、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前。窗下。四妹看關如水。

四妹:老爺子,你要是不來,我還真不進去,我就是在這兒和善耕嘮會兒嗑。我不為你想,我也得替善耕想,得讓他盡孝道,不讓他為難。你這一來我還非進去不可了!

四妹推善耕房門入。

943、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門處。善耕口中嚷著從里面光腳、穿單衣慌張奔出。

善耕:爹,你別生氣,爹,我我•;•;•;•;•;•;我上張善叔那屋睡去。

善耕慌慌張張跑到前面房前,推門入。

944、冬日。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四妹得意一笑,將房門關好,到炕前,脫衣鑽進炕上的被窩里。

945、初春。日景。冰雪下的山間清流;幾束黃色的冰凌花兒在春風中搖曳;化去冰雪的裸露著的黑土地;野地上的牛和羊群;荒草叢中一蓬稚嫩的春草。

946、初春。日景。龍崗縣城內街上。穿長衫,戴禮帽的仇占印在街上行走。後面跟兩個手提皮箱、伙計打扮的仲光輝、林甫恩。三人在關記隆緣客棧門前略停,進客棧。

947、初春。日景。龍崗縣城內,關家隆緣客棧內。關善耕坐在櫃上看賬,掌櫃的李繼重站在一旁。

仇占印入:掌櫃的,有空閑的客房嗎?

李繼重:有,先生幾位?

仇占印:三位。

李繼重:三位,樓上請。

948、李繼重在前,引三人沿木樓梯上樓。

李繼重帶三人走到里面,推開一間客房房門。

李繼重:先生你看,內外套間,外間迎客,里間住宿。里間兩面窗,亮堂。

仇占印看房:好,我這兩個伙計的房呢?

李繼重:有,有,對門兒一間小單間,隔壁一間小單間閑著。三位請看。

李繼重引三人過來看。

仇占印看畢:兩間就都留著吧。一人一間,清靜。

李繼重:好嘞!三位先生用什麼吱聲,馬上我讓伙計給三位送水來。

仇占印:那就有勞掌櫃的了。

李繼重:不客氣,三位先歇著。

李繼重轉身出:鐵順兒!樓上東里一大兩小間!開水茶水伺候!

樓下鐵順應:來了掌櫃的!

李繼重下樓。

949、鐵順拎茶壺,端茶盤上。

950、鐵順進屋,給三人沏茶,倒茶,遞茶。完畢。

鐵順:先生,還有啥吩咐?

仇占印:伙計,你是這城中人?

鐵順:城里生的,二十三年沒去別的地方待過,最遠到過省城的邊兒上。縣城里的地方你盡管問,我不知道的,別人你也就別問了。

仇占印一笑:我是打聽個人,就是在這城里住的。

鐵順兒:哪一位?

仇占印:姓仇,叫仇占伍。

鐵順:喲!巧了!我們都是關家的伙計。占伍在關家的西城子燒鍋當管事兒,外加關家的半拉兒管家。是我們大東家身邊撐事兒的。請問幾位是占伍的什麼人?

仇占印:噢,我是他叔伯兄弟。我家原也是東北的,後去了關內。這是剛回來。

鐵順:那等著,我去把占伍叔給你叫來。

仇占印:那就讓你受累了。

鐵順:沒說的,一家人。

951、初春。日景。關家隆緣客棧。鐵順下樓。到櫃上。對關善耕、李繼重:大東家,掌櫃的,你們猜這樓上新來的三位是找誰的?

善耕:我們倆哪知道找誰的。

鐵順:找我占伍叔的,是那個戴禮帽的,是我占伍叔的叔伯兄弟。

善耕:喲,那不是自家人嗎?那你快去把占伍叫來呀!

鐵順:就是呀!我這不先跟主子說一聲嗎!

善耕笑問李繼重:什麼時候咱倆又成主子了?哪天咱倆就得讓鐵順封了皇帝。

鐵順:得!大東家,我去叫占伍叔去了,待會兒有客人來,別忘了給客人送水,倒茶。嘴勤點兒多問問;手勤點兒多帶手活兒;客人要叫,應聲痛快點兒!我走了。

鐵順出。

善耕抬頭看李繼重:他這是跟誰說話呀?這不是咱倆平常說他的話嗎?這會兒他成掌櫃的了。

李繼重笑:有他在這兒,你一天悶不著。常來住店的客人也願意和他逗嘴兒。還真就沒人能說得過他。

善耕笑:車、船、店、腳、伢,不死也該殺!

李繼重:大東家,車船店腳伢,這伢是指哪個行當?

善耕:伢行啊,中間牽驢的,一手托兩家,兩手拿刀兩邊兒砍。捏成一個事兒,中間漁利。一分錢本錢不用,只靠嘴皮子掙錢的行當。

李繼重:噢,明白了,媒婆子。

善耕:差不多吧。不過比媒婆子狠。沒聽人說嗎,伢行嘴如槽,吃人都不嚼。看看,囫圇個兒吞人。

李繼重:是呀?

善耕:還是呀,說一個人利害,動不動就說:這人真伢子,就是拿這行的人作的比對。這是在咱這兒,要是在京城里頭,伢行的人你還敢跟他交朋友?他爹的錢他都想掙。

李繼重:真這樣兒啊?

善耕一笑:反正我也是聽說的。

952、初春。日景。隆緣客棧內。仇占伍隨鐵順匆匆入。

仇占伍:大東家在呀,什麼親戚?

善耕:鐵順沒跟你說嗎?叔伯兄弟。你上去看看去吧。

占伍忙欲上樓。

鐵順:占伍叔,你大我一輩,剛才我也不好跟你說,怕你著急。這當大家面兒,我就跟你說了吧。這仨男的之外,還帶來倆女的。

占伍:女的?那是人家媳婦唄。那我著啥急呀!

鐵順:不是人家媳婦,是你媳婦,娃娃親!

占伍:竟瞎說,我從來沒定過啥娃娃親。

鐵順:那你是不知道,那會兒你太小,娃娃嗎!你沒聽人說,還有指腹為婚的嗎?我就是,我媳婦就是那會兒我爹和人家指的肚子定的,要不我能娶那麼丑個媳婦嗎?黑得跟驢屁股似的!

占伍:你就瞎掰吧!

占伍轉身欲上樓。

鐵順:占伍叔,要不我先回家告訴占伍嬸一聲去?讓他先幫你拾掇個屋子出來等著接媳婦?

善耕對占伍:你快去吧,你也不是不知道,鐵順那張嘴上掛八條河岔子,什麼水不流哇?

鐵順:瞧瞧,瞧瞧,還是大東家向著你,快去吧。

953、初春。日景。隆緣客棧樓上。占伍上樓。戴禮帽者門前,占伍敲門。里面門開。

仇占印:占伍哥!

仇占伍定睛看對方:這不是占印嗎!

仇占印:是我,占伍哥,快進來坐。

兩個人手握在一起。

仇占印: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林甫恩、這位叫仲光輝,既是伙計,又是好兄弟。(再對林、仲二人)這位就是我常跟你們說的占伍哥。他爹和我爹是親兄弟倆。

眾人高興笑聲中落座。

954、初春。日景。隆緣客棧樓下。

善耕:鐵順,你去告訴占伍,今晚上在大院給他弟弟他們接風,反正占伍也在大院住著,一回事兒。

鐵順:好嘞!(上樓)

955、初春。晚景。龍崗縣城的暮色。繚繞的炊煙。

956、初春。晚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一桌酒席。

關如水正座。善耕、四妹、占伍、占印、林、仲二人。

關如水舉杯:來,占伍,我也不能喝,你們喝,隨便兒點兒。

眾人舉杯:喝!喝!

善耕:我剛才聽占伍說,占印這回回來打算在龍崗城里做生意?

占印:是有這打算,大東家。

善耕:打算干哪行兒有沒有個譜兒?

占印:還沒有。打算先看看。這做生意的,不怕小賺,就怕大賠。干上了就得挺住,輕易不能退下來。所以打算看准了再上手。

善耕:嗯,有理。看樣占印果然是在外面見過世面的。做生意就得這樣。別急。扔進去本錢,再想拿回來就不容易了。

占印:大東家,你是咱這龍崗的大生意人,你幫我們看看,在龍崗,要是長遠點兒的,干那行生意好?

善耕:這話不好說。生意在人做,一個人干不了的生意,另一個人上手就干得挺好。一個買賣號兒,別人干賠得要上吊,你接過來他就紅火。有的人說這叫財運,有這份財。我不那麼看,我以為這就和做人一樣,事在人為,買賣在人張羅。用上心了,都是好買賣;不用心,開銀號的也是孬行當。

占印:大東家說的有理。那我剛才尋思了一個行當,要是用上心你看行不行?

善耕:你打算干山貨行?

占印:對呀!你怎麼知道的?

善耕一笑:你剛才問這幾道山貨菜了。

眾人笑。

957、春日。日景。龍崗縣城內。隆緣客棧旁邊。一家門市上高懸一匾;匾上蒙著紅綢。門前的兩根木杆上懸掛著鞭炮。

占伍、占印、仲光輝、林甫恩、關善耕、四妹等站在門前。

958、春日。日景。龍崗縣城內。隆緣客棧前。崔允德、國之亥到。

關善耕忙拉占印迎上。

善耕:崔縣長,多謝光臨。有崔縣長到來,今兒個更是喜中有喜了。

崔允德:哪里哪里,本縣興商,乃是我的光榮,理應前來恭賀。

善耕:崔縣長真是關懷商界,體恤民情。有崔縣長在此當令,龍崗何愁不富,百姓何愁不安居樂業!

崔允德:哈哈!哎呀,善耕呵,為官一任,就得造福一方呵,我雖然是個芝麻小官兒,可我也是照樣心懸國事,情系萬民。而且,我這地方小官,是直接和百姓見面的官兒,沖耳者,百姓呼聲;舉目者,百姓冷曖,我怎麼能時刻不為百姓著想呵!又怎麼能不為國家分憂呵!

善耕:崔縣長真是盡職盡責,清正廉明。有你這樣的好官,龍崗百姓之福呵!

崔允德:善耕,客氣了,應該的。哪位是新業的東家?

善耕拉占印上前:崔縣長,這位,仇占印。

占印:縣長好,多謝縣長光臨。

崔允德:不必客氣,我是善耕的朋友,好好干,以後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盡管開口,只要我能盡力給予支持的,必當奮力向前,絕不推辭。

占印:多謝崔縣長關照。

善耕:崔縣長,那咱入席吧?

崔允德:好。

善耕:崔縣長請。

959、春日。日景。隆緣客棧邊上。龍印山貨行。善耕等擁崔允德入。眾人落座。

善耕舉杯:今日占印的買賣號開業,大家借這個喜慶的時候又聚一起,我就借此良機,敬各位一杯。希望各位日後多給占印的小店一些關照。

眾人舉杯:沒說的,應該應該。(同飲。)

崔允德:善耕呵,興商富國,這是頭等的好事,大家就應該互相關照。我就是希望這龍崗縣城內天天有鞭炮響,日日有新業開。這才能顯示出龍崗的興旺。

善耕:崔縣長正是想到我們大家伙兒的心坎里去了。

崔允德:我即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努力的。自打允德上任以來,身知重任在肩,日日誠惶誠恐。廢寢忘食,不敢懈怠,總算使龍崗的經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繁榮。可謂農商並舉,百業興旺。看得出來,百姓的日子是越過越好哇!這使允德雖心中稍有安慰,但卻仍感到任重而道遠。大業尚未成功,允德還需努力呀!

善耕:崔縣長為龍崗真是有臥薪嘗膽之苦,負重登峰之勞哇!龍崗能有今天,實在是多虧了崔縣長治縣有方,才能使龍崗有日新月異的變化。

崔允德:善耕呵,你說對了一半兒,霸王雖是英雄,舉一人之力而後,也不過是慘死烏江,眾人拾柴火焰高嘛!還得依靠大家,依靠大家。依靠百姓的力量。

善耕:沒有崔縣長治縣有方在先,我等縱然努力,也只是灘上的船,沙中的苗,行不得,長不成呵。

960、席間人迎合:那是,還是崔縣長的功勞。

:沒有崔縣長的帶領,龍崗何談經濟繁榮。

:崔縣長在百姓心中真像救星一樣。

:以崔縣長的能力,別說治一縣,就是治一國也是綽綽有余。

崔允德:善耕呵,說點兒正經事兒,我聽說子風先生現在黨內已身肩密職,雖未得以明任,卻得以權,得以威望。聽說蔣委員長對子風先生也特別賞識,程先生又是追隨孫先生起事的黨內元老級的人物,所以又深受黨內人的尊重。今年秋後,我要抽空兒去南京一趟,善耕及關老先生是否有事對程先生說,要是有,到時候就修封書信,正好我就給程先生帶去,我也好借此機會拜見程先生一面,當面聆聽一下他老人家的指教,學些真東西,以便更好地為龍崗百姓效力。

關善耕略一遲疑:好,崔縣長,只要你去之前告訴善耕一聲,善耕定會把事情辦好。

崔允德:還望能在程先生面前美言幾句。

善耕:何談美言,都是崔縣長實實在在干出來的。

崔允德:哈哈!好!善耕,來,咱倆干一杯

善耕:來,干!

崔允德:另外,那回的事,實是小弟魯莽造次,也是聽了小人之言所至,還望善耕不要記在心上為好。

善耕:崔縣長,你放心,關家從來不記別人的怨仇。

崔允德:哈哈!君子君子,相比之下,我是小人之心了!

善耕:崔縣長,善耕不該問,但也想問一句,當時的那些事情到底聽何人所說?

崔允德略遲疑地:這個•;•;•;•;•;•;好,我就不妨告訴你,在省城的時候,有一個日本人對我說過,而且出重金要買這方印,我當時也不知道里面有什麼藏寶圖的事兒。到縣上之後才有人對我說過這方印的一些事兒,可是後來出了事以後,我就再沒見到過那個日本人。

善耕思索:噢,原來是這樣。那麼那個日本人出多少錢要買?

崔允德:讓你見笑了,善耕,一口價,二十萬大洋。

善耕一驚狀:二十萬?!出這麼高的價錢?!

961、春日。晚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關善耕。

善耕:爹,崔允德已經提兩次給我程叔叔寫信的事了。這回說得更明白,就是想借爹和程叔叔的關系和程叔叔拉上關系。讓咱寫信,不過想拿咱的信當塊敲門磚而已。

關如水:這我知道,崔允德就是靠這一手當上縣長的。他知道人的重要;朝中有人好做官嘛。

善耕:爹,那他再提這事兒咱怎麼答對?他現在是縣長,管著咱這兒,縣官兒不如現管。他現在既是縣官又是現管。咱也得罪不起他。

關如水:沒事兒,他要再提這事兒,你盡管應他,信我寫就是。

善耕:爹,這信可不好寫。

關如水:善耕,你程叔叔是什麼樣的人?那是閉著眼睛也比睜著眼睛的人看得清事的人。我就是把崔允德寫成絕世的奇才,蓋世的英雄,有無尚的道德,你程叔叔一見其人也立刻就明白了,你放心吧,這信我寫,而且要把崔允德誇得淋漓盡致。

善耕:那程叔叔還不得生咱們的氣呀。

關如水:不會,你多慮了。他一定能明白咱們的難處。他要是不明白這一點,他也就不是程子風了!

善耕:崔允德是一個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的人,左也成算過,光去年一年,他就連摟帶勒索,弄了七八萬大洋,可嘴上卻還到處唱高調,也不在哪兒學的那些好聽的詞兒。那爹要是給我程叔叔寫信,寫得太好了,萬一程叔叔替咱們著想,怕咱們受他氣,真幫他點兒什麼忙,那豈不是成全了崔允德?

關如水:不會,子風辦事,是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錯誤的,崔允德不過是枉費心機而已。

善耕:那就好,要是這樣,我也不用怕見他了。

關如水:善耕呵,仁賦這一陣子讓他跟著學管事,學得咋樣?

善耕:爹,還中,只是那股子愣勁兒還是沒減。

關如水:嗯,初生的牛犢不怕虎。還是事兒都辦得順溜,讓他受點挫,碰點兒釘子,知道世事的艱難就好了。

善耕:我就是擔心他這沖勁兒,一身的刺兒。

關如水:有刺兒不要緊。這人一生下來,到這世上時,就好像山上挖出的玉一樣,都是有棱有角的。可等往後,一點點長,一點點大,與事兒碰,與人碰,活著磨著,越活越磨,越磨越圓,才越到成熟的時候。沒這個過程,天生下來就是圓的,那就叫天才!等到全圓的時候,人也就老了,想有棱角也挺不起來了。圓到最圓的時候,一生也就結束了。就這麼回事,讓他磨吧。

善耕:爹說的真是人生的哲理,善耕現在也有所悟了。

962、秋日。日景。龍崗兩邊秋黃的田野。荗楊口一帶的五花山。

963、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門前的街上。麥秀和小翠兒。小翠兒挎著籃子和麥秀進關家大院。

四妹站在院中。

四妹:你們倆這是干啥去了?

麥秀:四姨,去雜貨鋪里取了點兒雜貨。

四妹:你就知道欺負小翠兒,那麼重的籃子你怎麼不挎?

麥秀:四姨,那要是我挎著籃子進來,你也能這麼說小翠兒?

四妹笑言:不能,就說你,誰讓你處處拔尖兒?不說你說誰?

麥秀:四姨,不是吧?自古道,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你是因為我是要嫁出去的,翠兒是要娶進來的,所以才說我不說小翠兒吧?我這一嫁出去,別人家的人了,小翠兒一娶進來,你外甥媳婦了,你當然偏著心眼兒說我,不說你外甥媳婦了。沒過門兒的兒媳婦,當姨婆的怎麼能不心疼啊?

四妹:貧嘴,挺大個姑娘一天嫁呀嫁的,也不怕人家笑話。

麥秀:四姨,你要不笑話就沒人笑話了。

四妹:你們倆回來了,怎麼沒見仁賦?

小翠兒:在後面呢,和大姐夫、二姐夫拉著東西呢。

四妹:還有多遠?

麥秀:四姨,有事呀?

四妹:去年我許了願了,今兒個剛想起來,這不八月初四了嗎,我得去趟蓮花庵。讓他們幾個陪我去。

麥秀:四姨,啥叫許願哪?

四妹:許願哪?就是你想實現一件事兒,自己又沒辦法完成,你就去佛前許個願,如果佛能保佑你完成,你就還去拜佛敬香,或是你當初答應怎麼做,你就去怎麼作。這就叫許願、還願。

麥秀:四姨,那我也去,我也去許個願,到時候我也去還個願。

四妹:你許啥願?

麥秀:我呀?我還沒想好呢。

四妹:沒想好去許什麼願?我看你就是惦心去玩兒!帶誰去也不帶你去。

麥秀:四姨,人家是要去許個願。人家想好了,是不好意思跟你說嗎!

四妹:你要去,就得跟我說,你要不說,就別跟我去。

麥秀:行,四姨,那我只能跟你自己說,行不行?

四妹:行,你說吧。

麥秀把嘴湊到四妹耳旁,小聲地:四姨,我想讓你和爹成親。

四妹紅了臉:再胡說!一個姑娘家什麼話都說!

善耕打賬房里出來。

善耕:什麼事兒?嚷什麼呀?是不是喊我?

麥秀慌忙躲到四妹身後:四姨,我可是跟你說的真話,可不許告訴我爹。

善耕:四妹,到底有沒有事兒?

四妹:你今兒個是怎麼了?

善耕:我聽見好像有人喊我。

四妹:是麥秀,她說她要許個願!

善耕:許什麼願哪?她能有什麼願哪?胡鬧!一天到晚,趕上你四姨了!

善耕轉身進屋。

麥秀:哎呀!四姨,你嚇死我啦!

四妹:你爹後尾這句說的啥?

麥秀:我沒聽清。

四妹:小翠兒,仁賦他爹後尾這句說的啥?

小翠低頭:四姨,我也沒聽清。

四妹:這話你們怎麼都沒聽清啊?

仁賦、那希汝等進。

四妹:快呀,希汝,把馬都備過來。蓬車也套上。時候不早了,咱得走,早去早回。

希汝應:好嘞,四姨。

仁賦:四姨,是不是得把槍帶上?

四妹:帶上,別讓你爹知道。咱順後門走。

善耕又打賬房里出來:什麼事兒不讓我知道哇?

四妹:今兒怪了事兒了,怎麼我們說什麼你都能聽見哪?

善耕:你們說什麼我聽見了?

四妹:那我們說什麼你沒聽見你搭什麼茬兒呀?

善耕:我,我沒搭什麼茬兒,我就是順口問問。

四妹:那你每天怎麼不順口問問哪?

善耕:那我就再問問,你這是打算上哪兒呀?

四妹:那我也就順口告訴你,蓮花庵!

善耕:喲!還真去呀?我看算了吧,這道上也不太平。

四妹:也沒多遠的路。再說仁賦、希汝都跟我去,沒事兒。

善耕:這也怪了,今兒個怎麼都跟我較上勁兒了。

善耕一扭身出了院子,又窩頭回來,去了後院。

四妹望著善耕:小翠兒、麥秀,你們老子今兒個這是怎麼啦?誰跟他較勁兒啦?

小翠兒不語。

麥秀:四姨,我看——就是心不順!(麥秀說完扭身就走)

四妹自言自語地:心不順?跟誰呀?沒人惹他呀!

964、秋日。日景。關家大院後院。馬廄。善耕牽出一匹馬出後院騎上。向城門。

965、秋日。日景。龍崗上。那希汝、仁賦二人乘馬,大柱趕車,四妹、麥秀、小翠兒坐馬車。一行人一同奔蓮花庵。

966、秋日。日景。後屯門前。善耕下馬。厚田等從後屯中出。厚田接過善耕的馬匹。

厚田:善耕,你咋來了?

善耕:沒事兒,心里堵得慌,出來溜溜,散散心。

厚田:遇著啥事了心不順?

善耕:就別說了。走,進屋坐會兒去。

厚田拴馬,善耕進屋。

967、秋日。日景。蓮花庵前。車馬在蓮花庵前停下。四妹等人下車下馬入庵,仁賦、希汝在庵前拴馬。四妹入大殿焚香叩拜。麥秀拉小翠兒去各處轉。二人走到後面,忽見黎可兒從一房中走出。二人一愣,互相對望,異口同聲地:四姨?

968、秋日。日景。蓮花庵。斷塵匆匆走到慧廣師太房內。

斷塵:師傅,關家大院的四姑娘來上香了。

慧廣:在哪兒?

斷塵:剛進大殿。

慧廣:斷塵,我在屋中正在悟一個道理。正在欲得要領的時候。所以不能出迎相見。你可去代我以禮相迎,等四姑娘上完了香,你就帶她到我的外間暫坐吧,我有幾句話要對她說。

斷塵:是,師傅。

969、秋日。日景。蓮花庵。佛堂大殿。四妹禱告完畢起身。正轉身時,黎可兒到。四妹與可兒面對。

可兒:斷塵師傅,這一劑藥吃完了還用不用吃?

斷塵:不用了。

黎可兒轉身走去。

四妹注視黎可兒吃驚狀。心聲:怪事兒!這個人怎麼這麼像我?!

斷塵:四姑娘來降香,怎麼也不打發個人來告訴一聲,小庵也好有個准備。

四妹:唉,就是來上炷香,有什麼好准備的。

斷塵:那就請四姑娘到里邊稍歇喝茶吧,正好慧廣師傅在那邊。

四妹:慧廣師傅今天能見到了?

斷塵:慧廣師傅現在在禪房悟一大理。四姑娘可與師傅隔窗對話。

四妹:斷塵師傅,我怎麼覺得慧廣師傅不願和我們關家人見面哪?這些年來,我沒聽說過關家的人哪個人見過慧廣師傅。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原因哪?

斷塵:四姑娘是多想了。出家人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越事少,越見的人少,心中越無掛礙,越無掛礙,才越能靜下心來修練。

四妹:話倒是這麼說,可不能誰也不見哪。按照佛理,你越見的人多,越能靜下心來修練,說明你越有定力。沒什麼不好吧?

斷塵:四姑娘,師傅這個人不是只不見關家人,而是基本上不見外面人的。每日除了早課晚課,出來與徒弟們共同誦經外,是很少出來的。

四妹點點頭:斷塵師傅,剛才進大殿問藥的那個是你師妹?還是你徒弟?

斷塵:四姑娘為何問她?

四妹:我怎麼覺得她和我、和我大姐特別像。剛才一見後,忽然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她在咱這蓮花庵中待了多少年了?

斷塵:四姑娘,她是個大戶人家的孩子。因為從小多病,所以被家人舍到庵上來的。後來病好了,家人來接,她又說什麼也不回去了,堅決出了家。這是個慧根很深,有佛緣的人哪。

四妹:噢。那是哪戶大人家的孩子?

斷塵:四姑娘恕罪,這些舍來的孩子是哪家的孩子我們是不能說出去的。

四妹:為啥?

斷塵:不為啥,只因自古以來便有這規矩。

970、秋日。日景。蓮花庵。慧廣師太門外。

斷塵:四姑娘請。

四妹稍謙進屋。慧廣師太外間客房。斷塵請四妹坐後,在四妹對面坐下。

小尼奉茶。

四妹:斷塵師傅。慧廣師太在哪兒?我進去見見她,說幾句話就行!

斷塵慌忙以手勢止之。

里間,慧廣師太畫外音:是四姑娘吧?

斷塵:四姑娘,師傅同你說話了。

四妹:是,師傅。

慧廣:三句話。

四妹:請師傅指點。

慧廣:石牆堅厚也露風,山高萬刃亦有頂;風來樹大自招搖,折戟遺恨是英雄。

四妹仔細聽:師傅,記住了。

慧廣:古塔之中古風涼。冬來天寒雪絮長;楊花陽春五月酒,賊入龍腹無安享。

四妹細聽、細記狀:師傅,記住了。

慧廣:運豐之時當自守,清靜無欲才是寶,妄亂謬事不可為,多退少進難生禍。

四妹細聽:記住了,師傅。

慧廣:好了,你去吧。

斷塵起身:四姑娘,請客房里喝茶吧。

四妹起身,同斷塵出。麥秀、小翠兒,站在門外,相隨同走。

四妹:斷塵師傅,茶我就不喝了,謝謝師傅好意,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往回走了。

斷塵:既如此,斷塵不敢相留。

971、秋日。日景。蓮花庵大門外。四妹等出來上車。

四妹:斷塵師傅,什麼時候去城里住幾天?

斷塵:多謝四姑娘相邀,它日若去,必當拜訪。

972、秋日。日景。後屯。厚田家中。炕桌上幾樣小菜。善耕與厚田隔桌而坐。二人對飲。

善耕舉杯:來厚田,咱倆把這杯干了。

厚田舉杯:來,干!

善耕將杯放下,邊下地穿鞋,邊說:厚田,行了,喝好了。我得上蓮花庵。

厚田穿鞋下地:善耕,上蓮花庵干啥去?

善耕:四姑娘領仁賦他們一幫去了蓮花庵,不放心,我過去看看。

厚田:都這會兒,他們不能都回去了吧?

善耕:不能。這些人都去了,不得好好在那兒玩一陣子?四姑娘你還不知道,人也不老,心也不老,真是怪事兒了,整天算計著跟幾個孩子玩兒點兒新鮮事兒。

厚田:可說呢?這四姑娘看上去還是二十歲上下的樣子!

善耕:我看哪,她這輩子也老不了,她要是心里有氣,非把氣整別人肚子里不可。你說她能老嗎?

善耕、厚田邊說邊走到外面,善耕解下馬匹。二人往後屯大門處走。

厚田:善耕,其實,我也知道你和四姑娘的事兒。我看跟老爺子好好說說,成了親算了。

善耕:唉!厚田,老爺子那要是能說通,我不早說了。尤其那回,四姑娘帶人闖了縣衙後,老爺子更是鐵心攔著我們的事兒了,非說四姑娘膽太大,當了關家的主婦,容易給關家惹出更大的事兒來。你說我有啥法兒?老爺子那大歲數了,我得順著老爺子的意思,得讓老爺子省心,好多活幾年。熬著吧。只是苦了冤了四姑娘了。

善耕上馬向後面路上走。

厚田:善耕!你咋走後面山邊子道?

善耕:這條道不是近嗎?

厚田:可後邊山邊子那兒不是有茂楊口上的土匪嗎?

善耕:沒事兒,那不都是柳三爺的人嗎?都認識我!

厚田:要不我跟你去?

善耕:不用!

善耕拍馬向前。

973、秋日。日景。四妹等乘車回返。

四妹車中輕念慧廣贈語。

麥秀:四姨,你念叨什麼呢?

四妹不理,默念默想。

麥秀嘟噥:真是怪事兒了,四姨,你得了什麼真言了?

974、秋日。日景。蓮花庵前。善耕下馬,把馬拴在門前的樹上。然後進庵。

斷塵迎來:大東家?你咋也來了。

善耕:是斷塵師傅哇!我來看看四姑娘他們,接他們回去。

斷塵:喲,是接四姑娘他們呀,他們走了有一會兒了。

善耕:走啦?那我也回去了。

善耕正欲轉身,黎可兒帶發修行狀、身著僧衣捧一藥罐走來。善耕一怔,吃驚注目。

善耕心聲:這個人怎麼這麼面熟?好像在哪兒見過。

可兒對斷塵:斷塵師傅,是不是還要用谷根做引?

斷塵:不必了,用清水煎服就行。

可兒:是師傅。

可兒轉身自去。

善耕望著可兒背影:斷塵師傅,請問,咱這庵上還有帶發修行的弟子嗎?

斷塵:有,都是打小身子不好,送來庵上的。

善耕:那請問方才這位也是打小送這兒來的?

斷塵:你說的是剛才過去的這個女子呀?是,也是。她的爹沒了,媽頭些天還來看她呢。

關善耕:噢。




上篇:正文 第二十九集    下篇:正文 第三十一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