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三十五集   
  
正文 第三十五集


第 三十五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1101、冬日。日景。南甸子燒鍋內。仇占伍奔入,一把抱住仁賦。

仇占伍:少東家,出事了,城里出事了!咱家出事兒了!!

占伍抱住仁賦:少東家,完了!

劉厚田:占伍,別急,出啥事兒啦?

仇占伍:日本兵進城!打西門進的城,先進了咱家!出大事兒了!

厚田:占伍,快說呀,出啥大事兒啦?!

仇占伍:日本兵進咱家了,大東家、金秀、麥秀他們全完了!

厚田:到底咋啦?!

仇占伍蹲在地上哭喊:全完了!全給日本鬼子殺了!

劉厚田呆立狀。

1102、冬日。日景。南甸子燒鍋內。關仁賦兩眼噴紅,憤怒至極,咬牙切齒叫聲:啊!

關仁賦奔到旁邊,將牆上摘下槍。往外就跑。仇占伍跳起來一把將關仁賦抱住:少東家,去不得,不能回去!回去就是送死!

關仁賦怒喝:放開!

仇占伍死死抱住關仁賦不放:少東家,我不能讓你去,我不能讓你去送死!厚田,不能回去,不能回去送死!

厚田滿面悲情,強忍之狀。

占伍抱住仁賦不放:厚田,咱得保住少東家。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呵!咱不能回去送死呵!四姑娘、銀秀他們還在崗上迎親哪,快去救活的吧!

劉厚田兩手捧頭,痛苦之狀。

仇占伍:厚田,別等了,快帶少東家走!咱都死了誰報仇哇!

劉厚田長嘯一聲:啊!走!上龍崗,截四姑娘他們去!

占伍、厚田捉住仁賦拖出。

1103、冬日。日景。龍崗上。那希汝趕著車正向前走。舒佑山,吳滿星飛馬奔來。

眾人吃驚。四妹,銀秀跳下車。

舒佑山滿星下馬。滿星捂著流血的耳朵。

四妹:怎麼回不兒?出了啥事兒?

舒佑山:四姨 ,出大事了,日本兵進了曹橋了。

四妹:日本兵?

舒佑山:是日本兵,都是打著日本國旗的!

四妹:那,那接親的人呢?

舒佑山:完了,都打散了,四姨,咋辦?

四妹:你家里咋樣?

舒佑山:四姨,回不去了,接親的人都打死幾個了!

銀秀:這日本鬼子兵真打過來了,那咱快走,快回城里報個信兒去。

四妹:好!快回去!

四妹帶眾人往回走!

1104、冬日。日景。龍崗上。關仁賦、占伍、厚田及眾人,繞上龍崗,向西急奔。

關仁賦與四妹等人在龍崗上相遇。

關仁賦抱住四妹:四姨!完了!(大哭)跪在地上。

1105、冬日。日景。龍崗縣城內街頭。塗鳳山挎著槍,在龍崗縣城街上,耀武揚威狀。後面跟著偽軍。偽軍敲鑼:各家、各戶、各買賣號,打今日起,各買賣號開業!違者按抵抗皇軍論處!城門開放,出入檢查!各家、各戶、各買賣號注意!打今日起,各買賣號一律開業!違者按抵抗皇軍論處!城門開放,出入檢查!各家•;•;•;•;•;•;

塗鳳山等從西城燒鍋門前喊過。

1106、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坐在房中,兩個日本兵站在屋內。古冬楊穿日本軍服推門入。

古冬楊走到關如水的面前。

古冬楊:關先生,想好了嗎?

關如水:沒想好。

古冬楊:行,我不急,我有耐心等著你。你慢慢想。關先生,只要藏寶圖在你手里,不落到抵抗我們的敵人手里我是放心的。它早晚會成為我們大日本帝國的財富。它會變成無數的大炮、坦克、飛機排列在我們的軍前,成為我們開路的利劍。

關如水冷笑。

古冬楊:關先生,你不要抱什麼幻想了,沒人能把你救走。噢,你也可能以為就是拿到了你手中那方印,拿出印中的圖也是白費,因為還有黎可兒的那幅畫,還有王爺的那個密解玉珮。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黎可兒和王爺我們已經抓到了。

關如水鎮靜地:這我相信,因為她在省城,省城也已經被你們侵占了。

古冬楊:對!皇軍就是在省城抓到的黎可兒。

關如水:王爺和她在一起,這麼說也被你們一塊兒抓到了?

古冬楊:你太聰明了,既然你都猜到了,為什麼不同我們合作?這樣可以保住你的家人。

關如水哈哈大笑。

古冬楊:關先生,你別以為我拿你沒辦法。

關如水:我相信你有辦法。你們這些豺狼都不如的東西自然有豺狼的辦法。不過我也告訴你,就是關家的人死絕了,我也不會把中國的東西交給你們這些強盜!

古冬楊:你,太無禮了!你要知道,我古冬楊,石井武夫,龍崗縣城守城日軍的最高指揮官,特別行動組組長,我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

關如水: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個畜牲。

古冬楊冷笑:關先生,你還是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吧,你現在是階下囚,這片土地已經成了我們大日本帝國的土地,就是把那些財寶交給你們的王爺,他重振大清江山的夢也是白日夢,做不成的!

關如水:做成做不成那是中國人的事兒,與你們日本鬼子何干?那是中國人兄弟之間的事,與你們野蠻夷邦何干?

古冬楊:關先生,你是讀書人,我也是讀書人,讀過書的人都該是明白人,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句話你是應該懂的,我現在是以仁義之師與你交流。倘若你不願意接受,我也有虎狼之兵!

關如水:仁義?!你還配談仁義二字嗎?你到我們中國來殺人放火還談仁義嗎?

古冬楊:關如水,你要是再不覺悟,我就讓你真的化成水。

1107、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塗鳳山敲門。

古冬楊:進來。

塗鳳山進:太君,街上的鋪子都開了。

古冬楊:好。這間屋子你要加派人手,看住關如水,別讓他一時想不開!看關如水的人,不許擅自離開這個院子,必須得到我的批准。(說畢欲往外走)

塗鳳山:是,在太君。

關如水:古先生放心,我的生命是父母給的,我不會自殺,我得睜眼看著你們這些小日本怎麼完蛋!

古冬楊:那你會失望的。哈哈!——

古冬楊退出。

1108、冬日。日景。後屯,劉厚田家中。四妹等人,眾人默默,目光冷峻。

劉厚田蹲在地上痛哭:大東家!小翠!啊——大東家!小翠呀!•;•;•;•;•;•;

仁賦蹲身撫著劉厚田的雙肩:厚田叔,事已經出了,哭也沒用,咱得想法子報仇,殺鬼子!

劉厚田痛哭。

張善坐在一旁兩眼呆呆地望著一邊,抽一口煙:這都是我親眼看見的。

仇占伍:四姑娘,我得回城,想辦法摸摸底兒再說?

四妹:不行,占伍,沒聽張善叔說嗎,他們現在到處抓人,而且占了咱的家,肯定是奔老爺子手里那個破印來的,你回去不是給他們送上門了嗎?

仇占伍:沒事兒,我是關家的伙計,他們不能把我咋樣。再說,咋的咱城里也得有個人,有事好通個風,報個信兒。

四妹:占伍,那你可得多加小心。要是有啥危險馬上回來。

仇占伍:放心吧,沒事兒。另外,四姑娘,咱這邊得想個長遠的法子,不能這麼挺著。得有個准備。

四妹:知道了,占伍。

仇占伍:四姑娘,依我看,咱打發人上趟茂楊口,見見柳秉壯,他那兒有槍,有炸藥,有手雷子,都是軍隊上來的,咱不如把家伙都買回來,預備著,有了家伙不愁人,咱燒鍋上的伙計,莊上的伙計,湊起來也二三百號人,打他百十個鬼子我看還是沒問題的。

四妹:好,占伍,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

占伍:那好,那我就回城,如果沒啥事,我就是來不了,也會打發人給咱們這兒送個准信回來。再就是我媳婦不是回了娘家嗎,要是回來,我就打發她上這兒來,不能讓她在城里待著。

四妹:中,你去吧,占伍。

占伍向外。

1109、冬日。日景。關家大院正堂內。正面牆上掛日本太陽旗,古冬楊坐在案後,小村立在一邊,塗鳳山站在對面。另,鬼子兵若干。

塗鳳山:關善耕該死,就是他帶曹少卿打的大崗村,差點兒要了我的命。

古冬楊:你不懂,關家人一個都不應該死,關家人一死,關如水反而鐵了心和我們作對了!這都是國之亥這個王八蛋搞的鬼,如果我們不被關在牢中,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塗鳳山:太君,那現在咋辦?要不我帶人把崔允德、國之亥抓來?

古冬楊:不!我已經讓他們等待命令了,這兩個人是有用的。

塗鳳山:要不我帶人去後屯,把關家的人都抓來,逼著關如水交出印來?

古冬楊:不!那樣會適得其反的。我們要的是印,是藏寶圖;不是這幾條螞蟻都不如的人命。讓關如水慢慢想吧,我要用時間消磨他的意志的。

塗鳳山:太君高明。讓他頂不住,那天兒自個兒說出來。

古冬楊:好了,塗鳳山,你去布置一下,加強城內的巡查,發現可疑的人要立即捉拿,頑固不化,立即槍決!

塗鳳山:是!(轉身下。)

小村:石井君,塗鳳山必須要嚴加控制。這是一個不加管束,就可能對誰都下口的人。

古冬楊:這我知道,你放心,我得找一個能和他叫住勁兒的中國人和他對峙,沖突,矛盾,讓他們成為牽扯在一條繩上的冤家,分不出有非分之想的神兒來。這樣就不需要我多操心他的事了。

小村:有了人選嗎?

古冬楊:有,這個人的頭腦是高于塗鳳山的。

小村:石井君說的人是?

古冬楊:仇占伍。

小村:仇占伍?他可是關家的紅人,能為我們效力嗎?

古冬楊不屑地一笑:一個能成為別人手下紅人兒的人,也一定能成為另一個人手下的紅人兒;他們能成為別人紅人的原因,就是他們想有更多的利益。明白嗎?這就是中國人所說的有奶就是娘的道理!

小村:明白,人都是唯利是圖的多。

古冬楊哈哈大笑。

1110、冬日。日景。龍崗縣城,南門外。塗鳳山帶偽軍押著若干人出城,後面跟著一隊日軍。

城外的空地上,塗鳳山一擺手,眾保安團丁開槍。眾被押解者被擊斃倒地。

遠處,淑芬站在路上,面帶擔憂神色,向這邊觀望。

1111、冬日。日景。龍崗縣城城門處。仇占伍進城,幾個團丁搜仇占伍。放行、仇占伍大步向城內走。走過龍印山貨行,看看前面沒人,猛轉身,後面沒人,仇占伍進龍印山貨行內。

1112、冬日。日景。龍印山貨行內。仲光輝正在櫃上,占伍入。仲光輝示意占伍到後面。

占印等正在屋中議事,占伍入內。

占印上前,握住占伍手。

占印:你可回來,同志們正在想辦法找你。你去了哪兒了?

占伍:別提了,那天出事,我從後門出東門,去的南甸子燒鍋,堵厚田和少東家他們,跟著就去了後屯,今兒張善叔過去,才知道城里的一些情況,所以趕回來的。

占印:好,回來得正好,咱開個緊急會議。你先坐。

占印到外間。

占印:光輝,天快黑了,關了鋪子吧。

光輝應,出來關鋪面,關門,上栓。忽然有人敲門。

光輝:誰?

敲門人:送山貨的,要開春兒了,你這兒還收不收?

光輝忙開門,拉來人進來。回身關門:老武,有沒有人看見?

武勝龍(交通員30多歲):沒有。

光輝關好門,對老武:快,里邊。(二人來到里邊)

占印:勝龍來了?

勝龍:哎。

占印:大家坐。(轉對武勝龍)老武,省委有啥指示?

勝龍:省委剛剛開完會,讓我們抓緊落實《抗日救國武裝人民群眾進行游擊戰爭》的文件。按照黨要支持、援助和聯合其它非黨的一切抗日武裝力量,共同反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要求,加快抗日隊伍的組建和聯合一切抗日力量的工作。

占印:在籌建黨的抗日武裝上,上級有什麼指示?

勝龍:上級指示你們要隱蔽行動,做好百姓工作,發動群眾,建立群眾基礎。讓尚虎政委和姜支隊長在支隊原有的基礎上,再籌建各縣的游擊隊。你們負責搜集敵情、開通地下交通通道,為隊伍組織輸送給養和藥品。

占印:好,堅決完成任務。上級還有什麼指示?

勝龍:沒了。

占印:占伍,你還掌握什麼情況?

占伍:也沒什麼情況,就是大東家不知道是死是活,大小姐、三小姐和仁賦沒過門的媳婦小翠,還有一些家里的姑娘媳婦讓鬼子給糟踢完也殺了。再就是院里的那些伙計也大多數都死了。那會兒正好張善叔去對面楚掌櫃家的鋪子里買東西,才逃了條命,他在楚掌櫃家待到城門開時才出來的,所以,啥都看見了。人都裝大車拉走的。這是個情況,再就是咱關家活著的人除了逃到後屯的外,剩下的還都在買賣號里和燒鍋里的,得想法子保住,別讓塗鳳山、古冬楊把他們也害了。

占印:甫恩,你今天查的情況咋樣?

甫恩:今天塗鳳山又抓了一批人到城外槍斃了。另外,日本兵占了關家大院當了駐兵的地方,塗鳳山的人還住進了關家大院的東偏院。關家老爺子沒死,抬出去的人里沒有大東家。

占伍:我是親眼看見大東家中彈倒下的。

林甫恩:但是抬出去的人里也確實沒有他。

占印:這事咱們明天再查。不過,剛才大家說的情況都是非常重要的。上級給我們的任務已經很明確了。我們現在就要抓緊開展工作。各支部要迅速為組建游擊隊提供骨干力量。

眾人應。

占印:占伍,現在關家大院逃出去的人中誰能作主?

占伍:要說作主,除了四姑娘;再就是少東家。但我看,還是四姑娘能拿主意。關家這些年很多事兒,其實都是四姑娘幫大東家拿主意的。

占印:那對下一步,他們有沒有啥打算?

占伍:我對四姑娘說了,讓她買槍,打鬼子,她願意,她正恨得直咬牙呢。

占印:好,那你就想辦法動員她帶她的家人參加革命的抗日武裝。

占伍:好,不過這事得想好再辦。他們這會兒只想兩個字:報仇。所以,得讓他們明白怎麼報仇。

占印想一想:好,慢慢來,只要慢慢把思想工作做通了,我相信他們會的。你這幾天活動上要注意,別讓日本人抓去,防止不測。

占伍:這我知道,今兒晚我就回燒鍋里面待著,讓伙計們打聽著點兒關家大院的消息。

占印:好。另外,你還得去趟後屯,讓關家把所有買賣都假賣出去。立個文書。這樣,可以把這些買賣號和里面的伙計保護下來。

占伍:那咱就派鐵順去吧。

1113、冬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柳秉漢、柳秉壯。

柳秉漢:三哥,這個時候了,咱是不是上後屯看看關家人去?

柳秉壯:四弟,你心里咋想的我知道;你不用急,穩住嘍。你等著瞧,四姑娘她得親自上咱這茂楊口上來。

柳秉漢:三哥,你是說四姑娘上咱這兒來?她上這兒來干啥?

柳秉壯:四弟,關家出了這麼大的事兒,背了這麼大的仇,以她四姑娘的性格,她能善罷甘休嗎?她能忍下去嗎?

柳秉漢:不能,她得報這個仇!

柳秉壯:哎,對啦!可報仇擱啥報哇?她不能拿著大刀片兒跟鬼子拼去吧?

柳秉漢:那倒不能。

柳秉壯:她不能拿大刀片兒去拼,就得買槍,買槍別處沒有,她就得上咱們這兒來。到時候,那還不是咱讓她咋的她咋地呀?

柳秉漢:三哥,那不成!她要是真來,咱可啥也別提。咱得客客氣氣的,能幫她辦的事兒,咱都辦了。咱要是這個時候提別的事兒,那不是剩人之危了嗎,咱可不能干那事兒,讓四姑娘瞧不起。

柳秉壯哈哈一笑:中!聽四弟的!反正這回,她四姑娘早一天晚一天都是我兄弟媳婦了!

1114、冬日。日景。後屯。劉厚田家一間屋中。四妹、關仁賦、銀秀、佑山、大柱、希汝等。

四妹:就這麼定了。以後,帶人打鬼子的事兒就交給仁賦。經了這麼大的事兒,背了這麼大的仇,你也該啥都懂了。仇是一定要報,就是咱們都死絕了,這個仇也得報!不然,咱這些死的親人就閉不上眼睛!

銀秀:那光靠咱們這些人打鬼子能行?

仁賦:二姐,這是咱自己的仇,就得咱自己去報。

銀秀:可打完了咋辦?

關仁賦:打就打到底,後屯待不住,咱就上山,茂楊口能行,咱也能行。

銀秀:那買號咋辦?

四妹:這個事鐵順來我已經交待完了,都假賣出去,可以保住那些買賣號,也可以保住那些伙計。

銀秀:四姨,那你這兩天就上茂楊口?

四妹:這兩天就去,咱得先把家伙備上。

銀秀:四姨,錢呢?

四妹:有,這事兒你就不用操心了。買幾門大炮的錢也夠!

1115、冬日。日景。後屯,劉厚田家中。吳滿星、滿星媳婦奔入。

佑山:滿星,你回來了!

滿星抓住佑山放聲大哭:少爺!

佑山:咋樣?

滿星:太太和我爹都完了!

佑山:完啦?!

滿星:完了。

佑山痛叫一聲!

1116、冬日。日景。龍崗縣內,西城子燒鍋前。一隊日軍,一隊保安團。古冬楊,塗鳳山帶隊跑步到。將西城燒鍋團團圍住。古冬楊、塗鳳山帶人沖入西城子燒鍋內。正在干活的伙計們驚得靠牆,躲避。

塗鳳山:通通地過來站好。

伙計們磨磨蹭蹭地過來。

塗鳳山:仇占伍,出來。

伙計們互相看著。

塗鳳山:你們說仇占伍在哪兒?不說,通通地死啦死啦地有!

古冬楊一笑。徑直帶著幾個日本兵走到里面,將伙計們歇息的屋門拉開,仇占伍坐在床上,吸煙。

古冬楊:仇大管事兒。

仇占伍:喲,古先生,你怎麼穿上日本軍服了?

古冬楊:仇大管事,別裝了,跟我走一趟吧!

仇占伍:我?!你們找我一個小百姓啥事兒?

古冬楊一擺手,轉身出來,幾個日本兵過去,將仇占伍抓起。

仇占伍一甩:不用,爺我會走。

1117、冬日。日景。西城子燒鍋內室。仇占伍出。仇占伍走到燒鍋作坊內,對伙計:伙計們,好好干活,這八里河不干,咱這酒就得燒。

日本兵(日語):走!走!快走!(推仇占伍出來。)

1118、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門前。古冬楊在前、塗鳳山一旁相隨,畢恭畢敬,帶仇占伍入大院。

眾伙計們追到門口,焦急、憤怒的目光。

1119、冬日。日景。關家大院正堂內。古冬楊、小村、塗鳳山、仇占伍等。

古冬楊:仇大管事兒,這個地方熟悉吧?

仇占伍:古先生,熟悉,關家大院正堂,關家待客、議事的地方。

塗鳳山:叫太君!

仇占伍:古先生改名啦?

塗鳳山:***!(欲打仇占伍)

古冬楊一擺手,塗鳳山立正後退。

古冬楊:仇大管事兒,我壓根兒就不是什麼古冬楊,我是在中國長大的日本人,只是借用了幾年古冬楊的名字而已。我的真名是石井武夫。這你可能心中早就有數吧?

仇占伍:太君,沒數,我傻。

古冬楊哈哈大笑:講的好,傻。只有聰明的人才說自己傻。這說明仇大管事是個聰明人。那麼,既然仇大管事兒是個聰明人,我也不和你繞彎子,用中國的一句歇後語說,咱們就胡同里扛竹杆,直來直去。仇大管事,我請你來沒別的意思,你雖是關家的人,但也不過就是個關家的大伙計,關家的重要事量你也不知道,問你也是白問。不過,我挺欣賞仇大管事的聰明能干,所以,想請仇大管事出來。為皇軍效力。這你不會拒絕吧?

仇占伍心聲:鬼子想讓我替他們做事兒?

仇占伍:我?唉!古先生•;•;•;•;•;•;古太君,我能做什麼事兒呀?

古冬楊:仇大管事,對你來說,這是一次最好的機會,只要你能為皇軍做事,你未來的前途將是無量的。

仇占伍:古太君,你打算讓我給你們干什麼活兒?做飯?看院子?我做飯中。

古冬楊:龍崗縣從明天開始,要成立偵稽隊,我們認為,你當隊長非常合適。

仇占伍:我當隊長?那都干什麼呀?

古冬楊:你可以懷疑、調查、抓捕任何對皇軍不忠的人,抓捕所有抵抗皇軍的人。一切行動直接與我聯系。

仇占伍:好哇。太君能信得著我,給我這麼大個官兒,這是好事兒,不過,太君,這事兒不是小事兒,我得跟我老婆商量商量。

古冬楊哈哈大笑:你很聰明,你是想要點兒時間,想想利弊。好,給你時間。明天上午我想得到你的答複。我想信,你是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

仇占伍:是!古太君!

古冬楊笑言:仇大管事兒,我相信你是個守信用的人。明天正午之前,我在這里等你。

仇占伍:多謝太君,多謝太君。

仇占伍退出。

古冬楊對塗鳳山:塗團長,派人跟著他。

塗鳳山:是!出去。

1120、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門首處。仇占伍從院內出。

仇占伍沿正街向前走。後面跟著兩個偽軍。仇占伍覺查。仇占伍進一雜貨鋪,買一包煙出來。站在街上將煙點著。仇占伍繼續向前走。迎面一個茶字布幌。仇占伍進茶館內。

1121、冬日。日景。茶館內。喝茶人若干。

仇占伍在窗邊位上坐下。

茶博士過來邊給占伍沏茶邊說:喲,這不仇大管事兒嗎?

仇占伍:噢,三丁。生意怎麼樣?

三丁:托日本人的福,挺清淡。

屋內幾個喝茶人笑。

喝茶人一:你這清淡也不光是日本人的事。半張嘴沒來,這生意肯定就不行。

三丁:你別急,已經打發人請去了,說話就到。

喝茶人二:那他今兒個說什麼書哇?

三丁:這我還說不好。他老婆頭幾天跟一個瘸子跑了,要說,八成就是說那段。

喝茶人一:你這話也沒准兒,是真跟人家跑了,還是你編派人家呀?

喝茶人二:說書人玩的就是一張嘴,要是連媳婦都攏不住,那誰還聽他說書哇。

三丁:錯了不是,要不怎麼叫他半張嘴呢。

喝茶人二:對呀!他是半張嘴呀!

1122、冬日。日景。茶館後面門處。門簾一掀,半張嘴穿長衫出。

半張嘴:說我什麼呢?

三丁:喲,先生,你才來,這不嗎,這些人都傳,說你老婆跟個瘸子跑了。我們這些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正在這兒猜呢。

半張嘴:還猜什麼呀,真事兒,今兒我就跟大伙兒說這段書。

三丁對喝茶人:怎麼樣?我沒說錯吧?

眾人笑。

1123、冬日。日景。茶館內一張靠窗的桌旁。仇占伍打窗子的正中玻璃處向外張望。

外面街上,兩個偽軍站在街上,凍得跺腳,搓手。

仇占伍望著一笑。回頭聽書。

半張嘴:上回書說到,紫面昆侖俠,童林童海川•;•;•;•;•;•;

喝茶人一:半張嘴,不是這書吧。上回書不是說到宋江上了閻婆惜的床,摸著閻婆惜的白肚皮嗎?

喝茶人二:是呀,正這時候不是童林童海川就來了嗎!

眾人笑。

喝茶人一:他來干什麼呀,這里沒他什麼事兒。

喝茶人二:他來不是商量讓宋江把閻婆惜讓給他嗎!

喝茶人一:那是張文遠。

喝茶人二:是張文遠,張文遠求的童林。

眾人大笑。

半張嘴手指喝茶人二:看樣我老婆就是跟你跑的!

眾人大笑。

1124、冬日。日景。茶館外街上。兩個偽軍站在地上凍得受不了狀。

偽軍一:兄弟,這小子他媽聽書去了,他要一門兒在那兒聽不出來,咱倆在這兒不凍死了?

偽軍二:那咋辦哪,咱倆也不能把人盯丟了哇!

偽軍一:干脆,咱倆也進去。咱倆也坐那兒聽書。他出來咱也出來。他上哪兒咱倆上哪兒,要不咱倆非凍死不可。

偽軍二:怕他看出咱倆是跟他的。

偽軍一:看出來就看出來,他仇占伍能有什麼事兒呀?就是個燒鍋管事兒的,也不是土匪,也不是共產黨,也沒抵抗皇軍。

偽軍二:可也是。走,進去。

1125、冬日。日景。茶館內。仇占伍扒窗向外看,見二偽軍過來,仇占伍一笑。掏錢放桌上。

占伍:三丁,茶書錢!

仇占伍起身往外走。

三丁:大管事兒,你閑著來。

占伍:好嘞。

1126、冬日。日景。茶館房門處。偽軍拉門,占伍推門。偽軍、占伍,門里門外。

仇占伍閃身:二位兄弟,你們請!

二偽軍尷尬相,忙笑答:請請。

二偽軍進屋。占伍出門。

1127、冬日。日景。龍崗街上。占伍向前走,二偽軍後隨。一家小酒館門前,占伍停步看看。占伍入。

小二:先生,幾位?

占伍:一位。

小二:先生來點兒什麼?

占伍:一盤頭肉,一盤清煮肥腸,要搗爛的蒜泥,放正興德的醬油。南甸子老燒兩壺。

小二:好嘞!

1128、小二對里面灶房喊:一盤頭肉!一盤清煮肥腸!蒜泥搗爛!放正興德醬油!南甸子老燒兩壺嘞!——

1129、後灶廚子炒菜。

1130、小二給占伍上酒菜。

占伍自斟自飲。

兩個偽軍站在外面跺腳。

偽軍一:他沒事兒,他願意干啥干啥,咱倆這不是遭了罪嗎?

偽軍二:要不咱倆再進去?

偽軍一:說書的地方倒行,咱倆進去喝茶聽書,抬腳就走。這是飯館,咱倆進去干啥呀?要兩菜喝著?你菜上來他又走了。咱倆也不能端著盤子追他呀。

偽軍二:可也是,這王八蛋,這不是蹓咱倆嗎?

占伍吃完,算賬。

1131、冬日。日景。酒館房門由內打開。占伍打酒館里出。在街上繞一會兒,進西城子燒鍋。

後面跟著的兩個偽軍站在路上嘀咕狀。

1132、冬日。傍晚。關家大院東偏院。偽軍團部。二偽軍進塗鳳山辦公室。

塗鳳山:你們倆咋回來了?

偽軍一:團長,我們倆一直跟著了,這會兒仇占伍回燒鍋了就再沒出來。我們倆在那兒蹲了兩個多時辰,凍得受不了,再說了,老在那兒蹲著也不是那麼回事兒,天都快黑了!

塗鳳山:那這是太君交待的,也不能不盯啊!

偽軍二:塗團長,仇占伍一個燒鍋管事兒的,也不是共產黨,也不是土匪,能有啥事兒呀,我看盯他也真沒用。

塗鳳山想想:算了,你們倆個先歇一會我去吧,有事兒我再叫你們。二偽軍應,下。

1133、冬日。晨景。龍崗縣的早晨。西城子燒鍋後門處。仇占伍悄悄閃出燒鍋後門。

1134、冬日。晨景。龍印山貨行門前。占伍到龍印山貨行門前,前後無人,占伍急忙閃身進去。

1135、冬日。晨景。龍印山貨行內。仲光輝正站在櫃內擺貨。

仲光輝:占伍,來這麼早?

占伍:有急事,占印他們呢?

光輝:在里面。

占伍入內室。

1136、冬日。晨景。龍印山貨行內室。屋內占印、甫恩、武勝龍。占伍入。

占印:占伍哥,來這麼早?

占伍:占印,有個急事,得趕緊定,定完我就得走。

占印:什麼事兒?這麼急?

占伍:昨天古冬楊把我抓去了,說是縣上要成立偽偵稽隊,讓我當隊長。干不干今天晌午前給他回話。昨天一直有兩個偽軍跟著我,來不了。所以才來。你們大伙看看,這事兒咋辦?

占印:甫恩,老武,你們倆看這事咋辦?

甫恩:要我看還真得干,占伍要是不干,鬼子就得對占伍下毒手。這縣城里邊,占伍就待不了。以後縣里他管的工作怎麼開展?

武勝龍:我看也是。這個差事要是放在敵人手里對我們很不利,我看這倒是個打入敵人內部的好機會。我們可以隨時掌握鬼子的動向。另外,占伍當上偵稽隊長以後,可以大量用上我們人,把鬼子的武器掌握在我們的手里,必要的時候也可以拉出去,成為我們的一支抗日隊伍。

占印: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這件事是件大事,本應該向上級彙報後再作決定。但是時間來不及了,咱們就先這樣定下,讓占伍先接了這個差,勝龍回去時再向省委彙報。

武勝龍:好。

占伍:那就這樣,我這就得走,要不然,他們再派人找我跟著,找不到該起疑心了。

占印:好,那就這樣,但千萬要多加小心。

占伍:記住了。

1137、冬日。日景。龍崗街上。占伍拐到一點心鋪內,買兩包點心。

1138、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門前。仇占伍入關家大院。日本衛兵進去通報。

日本兵出來,往里一指。

仇占伍笑著點頭,進關家大院正堂。

1139、冬日。日景。關家大院正堂內。古冬楊、塗鳳山,小村。占伍入。

仇占伍進屋,沖古冬楊、小村點頭,滿面堆笑。

仇占伍:古太君!女太君!

古冬楊哈哈大笑:仇大管事,不必叫女太君,一律叫太君。

仇占伍:是,太君。

古冬楊:仇大管事兒,看你拎著東西來,這意思是願意為我大日本帝國效力了?

仇占伍:太君,中國有句老話,叫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識時務者為俊傑。人活在世上,誰不盼著出人頭地呀?都想光宗耀祖,干出點兒名堂來。跟你說實話,古太君。這事兒昨天晚上我也想了半宿,大日本帝國、大日本皇軍了不起呀!這麼一打,就把這兒占了。皇軍來了,又看中了我。我一個草民,能被皇軍看上,委以重任,這是祖宗顯靈了,是我的福份,我得干!而且要好好干!得為皇軍效力,這叫士為知己者死!打今兒個起,就是為皇軍去死,我仇占伍也不帶眨眼的!

古冬楊:好,從現在起,你就可以走馬上任了!組建偵稽隊的事,由小村全權負責。你可以隨時和小村聯絡。

仇占伍:是,古太君。不過,古太君,我有幾句話想說到前面。

古冬楊:講。

仇占伍:古太君,你對中國的事兒一看就懂。中國有這麼幾句話,兩國交兵,各為其主;既然交兵,打打殺殺,傷亡難免。這與兵將無關,是國事,這話對吧?

古冬楊:對。

仇占伍:古太君,但人非草木,豈能無情,人如無忠無孝,就不是個好人。我原來本是關家的大伙計,當燒鍋上的一個管事兒,關家對我過去有恩,這事兒不說,古太君也知道。就像今日古太君一樣,看得起我,用我為大日本帝國擔任要職,這個大恩我能忘嗎?不能。所以,我有個打算,還得請古太君網開一面,答應我。

古冬楊:明白了,你是要為關家死去的人收尸!

仇占伍:古太君英明!

古冬楊:好,仇占伍,你的這種忠義之舉我很贊稱。希望你將來對皇軍也能這樣。

仇占伍:那沒說的,士為知己者死嘛!將來我對皇軍得以命相報。

古冬楊:可是,這件事情已經不用你操心了。關家的人,皇軍已經統統的燒化掩埋了。

仇占伍:那大東家呢?我聽見街上人說,好像大東家被抬走了。

古冬楊:本來想救他,可是沒有救過來。已經被燒化埋掉了。

仇占伍:好,多謝古太君,那我的心病就去了。打今兒個起,我就拿命為皇軍效力。

古冬楊哈哈大笑。




上篇:正文 第三十四集    下篇:正文 第三十六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