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三十六集   
  
正文 第三十六集


第 三十六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1140、冬日。日景。茂楊口前戒備森嚴。四妹、關仁賦、那希汝、舒佑山四騎飛馬到石堡前下馬。

堡上,眾匪兵舉槍:站住,干什麼的?

四妹:幾位兄弟,煩勞通報一聲,就說關家大院的人求見柳三爺。

匪兵頭目:找我們三爺啥事兒!

四妹:事情要緊,需面見三爺。

匪兵下堡。

少傾,豁子上堡。

豁子:喲!四姑娘、關少爺。

四姑娘:段爺,四姑娘求見柳三爺!

豁子:對不住了,四姑娘,現在是非常時期,三爺是誰也不見。

四姑娘:段爺,煩你通報一聲,我們有要事與三爺商量!

豁子:我可跟你說了,四姑娘,這是什麼時候?茂楊口是什麼地方?你說來就來,說見三爺就見三爺,你把這兒當家啦?

四姑娘:豁子,話可不能這麼說。

豁子:那怎麼說呀?

四姑娘:我求見的是三爺,要是三爺說不見,那中,可你不能攔著!

豁子:嘿!你上這兒使橫來了?告訴你,不行,豁爺我說不行就不行。

1141、冬日。日景。茂楊口堡上。柳霜菊上堡。柳霜菊往下看,現驚喜狀。

霜菊:仁賦哥!

關仁賦:霜菊。

霜菊白一眼豁子:豁子,來人了,你報我爹一聲,你怎麼報也不報,就在這兒擋駕呀?看樣這茂楊口真的姓段了?

豁子:小姐。

霜菊:開門!

豁子:小姐!

柳霜菊:開門!!

豁子:哎。(對匪兵)開門!

柳霜菊迎出門外:仁賦哥!四姨!

霜菊一手拉住仁賦的胳膊一手拉四妹:走!

1142、冬日。日景。茂楊口山門前。四妹等隨霜菊入茂楊口。

霜菊:仁賦哥,你來找我爹呀?

仁賦:是。見三爺,有事。

霜菊:仁賦哥,我都知道了。想去看你們,可去不了,沒法子。

仁賦:多謝柳小姐惦記著。

霜菊:又小姐小姐的,你忘了,仁賦哥,菊妹子,咱倆定的?

仁賦:哎,菊妹子。

霜菊高興地跳著走幾步。

1143、冬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前。霜菊放開仁賦先跑進去。

1144、冬日。茂楊口。英雄堂內。霜菊入。屋內柳秉壯,柳秉漢、闞達仁等。

霜菊:爹,關少爺和他四姨來了。

柳秉壯:關仁賦、四姑娘?

柳秉壯哈哈大笑:四弟,我沒說錯吧?請!

霜菊蹦蹦跳跳出去:仁賦哥,四姨。進來吧。

1145、冬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關仁賦、四妹等隨霜菊入。

四妹上前:四姑娘拜見柳三爺!柳四爺!闞爺!

柳秉壯面上略帶微笑:四姑娘,好啊,能上茂楊口來不錯,我們茂楊口上的眾弟兄高興!各位請坐吧。

四妹等坐。

柳秉壯:四姑娘,中國有句話,這是我們江湖中人也常說的一句話,叫相逢一笑泯恩仇!四姑娘是念過洋學堂的人,我想更懂這話的意思。何況咱們兩家只是有點兒不該結的恩怨,沒有仇。你說是不是呀?

四妹:柳三爺說的是。

柳秉壯:四姑娘,說句心里話,打聽說關家出了這樣的事後,我和秉漢、闞軍師等也十分難過,回想起大東家、老爺子這些年來對我們的好處,心里著實不是滋味兒。要是從理兒上論,都是中國人,鬼子來了,殺咱中國人了,而且還殺了過去沒少周濟我們茂楊口的關家的大東家善耕和他的一些家人,我柳秉壯雖不是英雄,也是應該出兵為關家報這個仇,殺光城里的鬼子的;可是柳秉壯雖然有這個心,卻沒這個能力,咱這茂楊口上將少兵寡,就這麼點兒人,而鬼子是兵多,槍炮多,咱也打不過呀!咱要是去打,那就等于是讓弟兄們去送死!唉!實在是沒法子,心中有愧呀!四姑娘你就擔量著吧。

四妹:柳三爺有這個心,我們關家人就感謝了,九泉之下的大東家如果有靈,也會感謝的。

柳秉壯:哎,四姑娘,這個時候,中國人都是一家人,客氣啥。

四妹:四姑娘的話是打心里說出來的。

柳秉壯點頭含笑:四姑娘啊,柳秉壯是久闖江湖的人,經著的江湖上的事兒,總還是比四姑娘多的。所以秉壯有句話想對四姑娘說。

四妹:柳三爺請講。

柳秉壯:四姑娘,日本鬼子進了咱東北了,大兵蓋境,如狼似虎,搶咱的土地不說,還對咱中國人大開了殺戒!所以,我覺得越是這個時候,四姑娘越得謹慎行事,不要草率,不要著急;要記住一句話,那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哪。

四妹:感謝柳三爺提醒,四姑娘會記著柳三爺的話的。

柳秉壯看關仁賦:關少爺上次見著的時候,還是個孩子氣十足的樣兒,可這回一見,樣子卻大變了,真還有點兒少年英雄的樣兒了!這可真是後生可畏呀!

霜菊站在柳秉壯身邊,兩手搭在柳秉壯肩上,身子靠在柳秉壯身上,含情脈脈地看著關仁賦。

四妹:曆事勵志,但還是短煉;真正的英雄還得是咱柳三爺。

柳三爺哈哈一笑:四姑娘,啥叫英雄?有用武之地叫英雄,無用武之地,就沒有英雄。這個時候,我蔫不悄兒的待在茂楊口上,實在愧對英雄二字啊。

四妹:這是誰都沒有法子的事兒,我們關家人也知道三爺為難。

柳秉壯:四姑娘,我柳秉壯說話喜歡痛快!四姑娘今兒個來,想必是有啥要緊的事兒吧?

四妹:柳三爺,四姑娘今兒個來是有要緊的事兒要求柳三爺。

柳秉壯:哎,談不上求,有事兒就說,只要我柳秉壯能幫上的就一定幫,絕不會推辭。

四妹:柳三爺,關家遭了這次大難,三爺是知道的。這種大仇,關家是一定要報的。所以,今日到柳三爺這兒來,是想求柳三爺幫個忙。讓我們關家為含冤離去的親人報仇雪恨。

柳秉壯略一沉吟:四姑娘的意思是?•;•;•;•;•;•;

四妹:柳三爺,我們關家的人,包括伙計在內,被日本人殺了二十多口,善耕中了槍,被他們抬走,後來也死了。我們關家家破人亡了,這是日本人干的。現在我們的關老爺子還在日本人的手里。所以,日本鬼子是我們關家不共戴天的仇人,只要我們關家有一個人在,這仇就得報。但是要報仇,就得有槍。

柳秉壯:噢,明白了,四姑娘是想買槍?

四妹:對,三爺。

柳秉壯故作沉思、為難狀。

四妹:柳三爺,錢少不了一分。槍我要三百條,機槍、手雷子、炸藥都要。

柳秉壯故作為難地看柳秉漢。

柳秉漢:三哥,這個時候了,別說是關家,就是誰來,只要是打鬼子,咱能幫都得幫。

柳秉壯點頭,轉對四妹:四姑娘啊,不是我不想賣你槍,第一,這槍現在只有一百五十條,機槍十挺,手雷子倒不少,子彈也足、炸藥也足,可這數不夠。第二,這槍雖然在我這兒,可這槍不是我的,是邱本年邱參謀長的,他走時候有話,賣槍可以,得隨行就市。前些時候槍爛,賣不上價,賣了不少,都是人情上的事兒,只收了本錢。我還捉摸著怎麼把這虧空給邱參謀長補上,別讓他以為是我吞了,可我又沒錢,所以就指著這點兒槍出錢了。

四妹:柳三爺,這我明白,現在槍是缺貨,你就只管開價!我四姑娘絕不還價。

柳秉漢:三哥,咱不能掙四姑娘的錢。

柳秉壯:好,既然秉漢說了,四姑娘又執意要買,又這麼爽快,那我就不能讓四姑娘吃虧,那咱就按現在的行價折二,我少掙這二層,你看咋樣兒?

四妹:謝三爺,中!這些槍都要。三爺無論如何,不管怎麼想法兒,也得給我再備一套。另外,子彈五十萬發,手雷子五百個,這是單要的。

柳秉壯:雙份兒的?這•;•;•;•;•;•;

四姑娘:柳三爺,你就費心了,我們關家人一輩子忘不了你的恩情。

柳秉壯:好,既然這麼說了,也中,不過,這錢得先付,我也得拿了這錢去別人手上給你們勻去。另外,這第二份的槍得春暖的時候;我得去親自取。

四妹:好,柳三爺,咱就一言為定。

柳秉壯:一言為定。

四妹等起身。

四妹:柳三爺,柳四爺,闞軍師,那四姑娘就告辭了!按這個全數,明天就把錢給你送來。

柳秉壯:好,明日秉壯恭候,恕不遠送。

四妹看柳秉漢:柳四•;•;•;•;•;•;•;柳四爺,我走了。

柳秉漢起身:四姑娘,有啥難處別往多了想,過去的事兒就過去了,用著我們的,該來就來。

四妹:好,斷不了麻煩你們。

柳秉漢:唉,四姑娘,啥叫麻煩。柳四兒願意幫你。

四妹:四爺,那就謝謝你了。

四妹轉身出。仁賦相隨欲出。

霜菊:仁賦哥。(轉頭看柳秉壯)就在這兒住兩天唄!

柳秉壯:人家有事兒,霜菊!

仁賦:謝謝小姐盛情,日後有機會,仁賦一定到寨中陪三爺、小姐說話。拱手轉身。

柳霜菊失望,氣惱地看一眼柳秉壯,轉身回里邊去。

1146、冬日。日景。後屯。那希汝、舒佑山帶人趕著四掛大車進後屯。

四妹、關仁賦等人從屋中出來。

關仁賦:佑山,二姐夫,都拉來啦!

舒佑山興奮地:都拉來啦,全是新家伙!

四妹:怎麼用都問好了?

舒佑山:問好了。我和二姐夫都試了幾遍了。

四妹:那你們就教教大伙,把大伙都教會了。

舒佑山:是,四姨。哎,四姨,柳四爺還真中,他跟柳三爺說了話,多給了咱五箱子炸藥。又給了一百個手榴彈。

那希汝:那是他怕放那爆炸。

四妹:別那麼說,咱得領情。

那希汝過來,從懷里掏出一封信:仁賦,給,柳小姐偷著塞給我的,讓親手交給你。

仁賦接過信打開看。畫外音(柳霜菊):仁賦哥,我想你,我真的想你,在這山寨之中,雖然有人整天陪著我,爹也愛護我,可我還是覺得我是一只籠中的鳥;我寂寞、孤獨、有時甚至害怕。我覺得我是一株風中的小草,我想離開風口,但是根卻死死的盤在地上。我該怎麼辦,我不知道,我想離開,可我離不開。如果這樣下去,我相信我會像一片秋天的樹葉,被無情的風折下,飄落。仁賦哥,要我吧,和我訂親吧,我喜歡你;仁賦哥,救救我吧,我真的喜歡你!(配霜菊畫面)

關仁賦搖搖頭,拿信的手背到後面,長歎一聲。

1147、冬日。日景。王元村。王元家,葛金財房中。葛金財抱著月娟親熱。

吳三兒進外屋:葛爺!

葛金財放開月娟下地:進來。

吳三兒入:葛爺。

葛金財:什麼事兒?

吳三兒:葛爺,鬼子在入山口那兒打起來了。

葛金財:和誰打起來了。

吳三兒:不知道,打的挺狠,龍崗城內的鬼子,偽軍都去增援了,城內只有三十多個偽軍、二十多個鬼子。

葛金財:准?!

吳三兒:准。咱城里的人報的信兒。

葛金財好,你馬上帶二十人,悄悄進城,把北門給我奪了,到那兒就干!手狠點兒。另外,把咱所有的馬都備上鞍子。

吳三兒:爺,中嗎?

葛金財:快去!這是天賜良機。

吳三:是,爺。(奔出)

1148、冬日。日景。龍崗上。葛金財等騎馬,帶土匪隊伍向龍崗縣城急進。

1149、冬日。日景。龍崗縣城城門處。吳三兒等人三三兩兩入城。

吳三兒等人突然出擊,將守北門的幾個偽軍打死。

葛金財帶人沖進城中。葛金財與吳三在城門口相會。

葛金財:三兒,你和你帶的弟兄就守在這兒,看好咱們的退路。

吳三兒:是!葛爺!

葛金財:弟兄們!關家大院!

葛金財帶人飛襲。

1150、冬日。日景。葛金財帶人攻關家大院中鬼子。關家大院中鬼子頑強抵抗。葛金財帶人沖入,偽軍鬼子抵住,槍戰。

鬼子偽軍盡數被擊斃。土匪院中搜索。

葛金財:弟兄們,槍、子彈,用馬馱,能帶多少帶多少!

一土匪奔來:葛爺,里面關著一個老頭兒。

葛金財:在哪兒?

土匪:里面。

葛金財:走。

1151、冬日。日景。關如水房中。門開處,葛金財入。

1152、冬日。日景。龍崗東門處。兩個逃出城的偽軍飛馬去向古冬楊報信。

1153、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端坐椅上。

葛金財:喲,關老爺子。

關如水:噢,葛爺,好,殺得痛快。

葛金財:別說別的了,趕快跟我們走吧!

關如水:多謝葛爺。我不能走。

葛金財:為什麼?

關如水:我現在在這里,雖然在鬼子的手里,但卻安如泰山,猶如諸葛在東吳;關家逃出去的人,也會很安全。但是我這一走,走到哪里,鬼子必然追到哪里。為了我,他古冬楊可能會不惜一切代價。所以,我在這里,讓他放心,讓我的家人在外面有充足的時間,作好准備,為關家報仇雪恨。

葛金財:你怎麼知道關家人在外面一定就在准備?

關如水:因為我早就告訴過他們,咱是中國人,這兒的土地是咱中國人的土地。

葛金財:噢,說得對,老爺子,你到底比我高出一籌哇!佩服了。老爺子!那我就走了。保重吧!

關如水:葛金財呀。記住,活著是真言。只有活著才能打鬼子,硬拼沒用。沒了命拿什麼打鬼子?

葛金財:謝老爺子真言。

關如水:另外,要是有空,給我活著的家人捎個信兒,告訴他們我挺好,讓他們保護好自己,備足了勁兒再打,我知道他們是一定得打的。再就是,唉!這些日子,我也後悔一件事兒,就是一直別著善耕和四姑娘的事兒。晚了,善耕沒了!還不如當初順著兒子的心思了。

葛金財:老爺子,放心,一定捎到。

葛金財出。

1154、冬日。日景。山口處。兩偽軍對行進中的古冬楊進行報告。

古冬楊抽出戰刀:火速趕回縣城!

鬼子、偽軍跑步向縣城返回。

1155、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院中。

葛金財到院中:弟兄們,撿得咋樣了?

土匪一:差不多了,葛爺,機槍、手榴彈、子彈箱馬都快馱不動了。

葛金財:好,咱們走!

葛金財帶眾匪撤。

1156、冬日。日景。縣城城門處。古冬楊騎馬帶人急奔入城。

1157、冬日。日景。關家大院。古冬楊帶人入。

院中被打死日本兵,偽軍。

1158、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內。房門被猛然推開。

古冬楊、小村、塗鳳山急入。關如水泰然坐在里面。

古冬楊略顯一驚:關老先生,你好興致!你怎麼不跟著大逃難哪?

關如水:這是我的家!大逃難的應該是你們這些日本鬼子!

古冬楊冷笑,踱到關如水的面前:關先生,你真是把命撂這兒啦?

關如水:人,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花甲子,人活七十古來稀,我已古稀之年有余的人了,還要什麼命。能在自己的家里多活一天,就樂呵一天。在這陪著我大兒子,兩個孫女兒,一個兒媳婦,又有一群烏龜王八蛋伺候我,挺好!

古冬楊:老東西,你別裝蒜了,你是想拿走、而急切之下又拿不走的東西!我敢說,那個藏寶圖就在你這間屋子里。

關如水:那你就掘地三尺吧!(哈哈大笑)

古冬楊怒極:我要掘地八尺!

1159、冬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門開。古冬楊憤然而出。後面跟著小村、塗鳳山。

塗鳳山:太君,這老頭子太囂張了,我看不行就給他動點刑!

古冬楊:愚蠢!現在你捅他一指頭,他都可能完蛋!他如果死了,那個東西就會永遠石沉大海。只有這個老東西他能開口說話,他藏的那個東西是永遠不會開口說話的。你給我把他看好,別讓他餓著,讓他有精神,那件東西他早晚會拿出來的!

1160、冬日。日景。關家大院正堂內。古冬楊、小村、塗鳳山等。仇占伍入。

塗鳳山:這真就怪事兒了,這個老東西居然不走,在這兒等著。

古冬楊:那個東西一定就在這個院子里,不然他不會不走的。

塗鳳山:太君,要不讓仇隊長去勸勸他?

古冬楊點點頭,指指仇占伍。

仇占伍:塗團長,我過去是關家的家人,現在給皇軍效力,我去勸,不等于給老爺子火上澆油嗎?那就是去挨罵,勾火兒!老爺子再一氣,死了,那不壞了皇軍的大事嗎?

古冬楊:塗團長,你的智慧與仇隊長的智慧用中國的一句成語形容,叫天壤之別。

塗鳳山笑:太君,我高不了他那麼多,反正強點兒。

古冬楊輕蔑地大笑!

一日軍入:報告,清查完畢,我軍二十一人陣亡。

古冬楊怒起。在屋中來回踱步。

古冬楊一拍桌子:葛金財!我必殺你!

塗鳳山:對,殺他!殺他***!

古冬楊怒不可遏狀,

1161、冬日。日景。後屯大門處。大門打開,吳三等人騎馬出。四妹等人送出。吳三馬上拱手:再會。(飛馬而去。)

1162、冬日。日景。後屯,劉厚田家內室。四妹、銀秀、田兒。

田兒:老爺子這不是糊塗嗎?怎麼也得先回來再說。怎麼能不回來呀!

四妹:老爺子這是想著後屯和咱們。可老爺子這也有點兒太自以為是了。你就是待在那兒,就敢保鬼子不上這兒找咱們?真是的,這樣的人,他怎麼就能給王爺當謀士?

田兒:誰說不是,咋的也得回來呀,他咋不想想,他不回來,別人跟著多惦心?你說他待在那兒,那是朝不保夕,那不是待在虎口里嗎?萬一那個姓谷的一翻臉,那不就沒命了嗎?

四妹: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了。反正老爺子除了自以為是點兒,倒也不是糊塗人。吳三不是說了嗎,老爺子知道咱們在准備打鬼子,讓咱們准備把握了。老爺子能猜得這麼准,這就說明他還是想得挺遠的。

田兒:這善犁到底去了哪兒啦?出了這麼大的事,家里也需要幫手,他怎麼就不回來?你不要我也成,可你怎麼也不能不要關家吧?

銀秀:二嬸,二叔沒事兒,還多虧他沒家,要是在家的話,興許也沒命了。

田兒:話雖這麼說,可眼下咱家出了這麼大的事兒,他也未必聽不到,就是他不願回來幫著大伙,也總得回來看一眼吧?

銀秀:二嬸,二叔要是在東北,也許能知道咱家出了這麼慘的大事,他要是不在東北,這兵荒馬亂的,恐怕信都不通了,還能知道什麼信,這種時候,他就是想回來,也沒辦法回來呀。

田兒聽了落下淚來:那怎麼辦哪?咱這一家子怎麼辦哪?我怎麼辦哪?

四妹:田兒,這不你爹也撿條命逃回來了嗎?咱這一家子,除了善犁,剩下的都在這兒了,咱就生生在一起,死死在一起。別想那些遠的了,啊。

田兒哽咽著點點頭。

1163、冬日。夜景。後屯。四妹房中。四妹一人獨坐燈下。

四妹拿著善耕給她的紅肚兜,放在膝上,用手愛惜地撫摸著。燭光下,四妹眼里閃去的淚花兒。

四妹的心聲:善耕,老爺子說了,後悔了,吐了口兒了。可是,善耕,晚了,你走了,我到底沒做成你的媳婦。

四妹眼里大顆的淚滴下,滴落在四妹膝上放著的紅肚兜上。

四妹心聲:善耕,下輩子吧,下輩子咱去個太平的地方,我堂堂正正的給你做回媳婦。善耕,我知道你是含了恨去的,我知道你閉不上眼睛。你九泉之下放心吧,這個仇我是一定要報的,我不能讓你白死,不能讓金秀她們白死,我得把這個血債討回來!

四妹兩眼淚下,輕有涕聲。

四妹:善耕,我要是也被鬼子害了,那我就去找你,咱還在一起過日子!•;•;•;•;•;•;

紅肚兜特寫,淚一滴滴滴落上面。

1164、冬日。夜景。龍印山貨行內。油燈下,占印、鐵順。

占印:鐵順,你現在是咱黨的地下交通員了,你過去又是關家的伙計,對關家人和關家的事都熟悉,從今以後,除了作好黨的交通工作外,你就負責同關家聯系,爭取他們早日加入黨的抗日隊伍中來。

鐵順:組織上放心,我一定努力爭取把這項工作作好。

1165、冬日。日景。王元村,葛金財房中。葛金財,吳三兒,月娟。

吳三兒:葛爺,咱得防著點兒,鬼子吃了這把虧兒恐怕不能就這麼罷休。

葛金財:用不了多少天,鬼子准來。

吳三兒:那咱撤山里去?

葛金財:不動。我讓他們看看葛爺的手段。

吳三兒:爺,咱可犯不上跟鬼子硬拼。

葛金財:拼啥,我要演一出好戲給鬼子看看。吳三兒,你上茂楊口去一趟,要親自見柳三爺。

葛金財對吳三兒附耳低語,吳三兒點頭。

1166、冬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柳秉漢、柳秉壯。

柳秉漢:三哥,我打算上後屯去看看四姑娘他們。

柳秉壯:秉漢,這事兒你別急,好飯不怕晚。你說你這會兒就是去,你那個性子,你能提要娶她四姑娘的話嗎?

柳秉漢:我不能說,我就是想幫幫他們。

柳秉壯:幫他們,我不反對,可現在不是時候,火候沒到。現在不是那個時候了,咱得上趕著上他關家提親去。現在是他用咱們的時候,咱要是再上趕著夠著她,她准得破尿盆子端起來。這事兒你就聽我的,她這會兒誰都不能嫁,也誰都不能應。你和她走近了,反而讓她起了戒備之心,事兒辦夾生了,反而不好辦了。咱得順理成章,把這事兒推到那一步上。

柳秉漢:三哥,我真是想幫幫四姑娘。

柳秉壯:幫也不是時候!你現在就別尋思這事兒了,等春曖的時候,咱把平岩屯的槍取回來,到時候你親自給她送去,那時候你有話就說,我保准她應。

柳秉漢:三哥,那我聽你的。不過,我是真心想幫四姑娘的!

柳秉壯:你呀,三哥真是沒法兒說你,一個心眼兒、一條道兒,那可容易鑽牛角尖兒,鑽到里頭回不呀!

柳秉漢:三哥!

1167、冬日。日景。後屯。土堡上。

關仁賦站在後屯的土堡上。劉厚田、舒佑山站在一旁。

關仁賦:厚田叔,伙計們都招集齊了?

劉厚田:齊了。

關仁賦:好,今兒個咱就給伙計們發槍。教大伙兒打槍。咱不有十挺機槍嗎?選二十個人學機槍。

劉厚田:哎。

關仁賦:另外,咱把這些人都分成隊,佑山、二姐夫、滿星一個人帶一隊。厚田叔跟我,領大伙兒。

劉厚田:中。

關仁賦:那今兒個咱就練兵,佑山,你和厚田叔去把大伙帶場院去。每人先發二十大洋。

舒佑山:好。(三人下土堡向場院去)

1168、冬日。日景。後屯場院中。伙計們集合,劉厚田在前面。給大伙發槍,發子彈,教大伙用槍。

眾人在場院上練習用槍。

1169、冬日。日景。後屯土堡上。一個瞭望的關家軍朝遠處看,遠處有一個人向後屯方向急急走來。

伙計下堡:四姨,有一個人朝這兒走過來了。

四妹:誰?

伙計:看不出來。

四妹同仁賦、銀秀等上土堡細看

仁賦:四姨,是鐵順。

四妹:快開門!

伙計開堡門。鐵順進。

四妹:鐵順,你怎麼過來了?

鐵順:四姨,是占伍叔打發我過來的。

四妹:城里咋樣?

鐵順: 還那樣,就是鬼子在招偽軍,塗鳳山又拉了幾伙小股土匪當了偽軍,有五六十人。另外,咱家買賣號和燒鍋上的事兒占伍都辦好了,都轉在了別人的名下。

四妹:占伍呢?占伍咋沒來?

鐵順:占伍叔•;•;•;•;•;•;(拉四妹到一邊,耳語)

四妹:真的?

鐵順:真的。

四妹:他不能真跟了鬼子吧?

鐵順:不能。他讓我一點點把伙計們打發過來,跟著四姨和少東家干,去打鬼子。

四妹:也好,到時候咱也好有個內應。

鐵順:占伍叔說了,這事兒除了四姨和少東家,可千萬不能再讓第三個人知道,占伍說別露了餡,露了他可就沒命了。

四妹:不能。放心吧鐵順。

1170、冬日。日景。龍崗縣城城門處。幾隊鬼子偽軍入城。

1171、冬日。夜景。仇占伍在龍印山貨行後屋內。占印、交通員等眾人。

仇占印:葛金財雖然是土匪,但他積極抗日,是我們爭取聯合的對象,這一帶,除了咱的隊伍,第一個打了鬼子的就是葛金財,勝龍回去征求一下上級意見,看看能不能吸收葛金財加入我們的抗日陣營。

勝龍:好。

仇占印:另外,占伍要密切關注鬼子動向。

仇占伍:鬼子今天突然來了三隊,每隊都有一百多人,還有二百多偽軍,鬼子突然調動,肯定要有行動,可能是奔葛金財或者是關家堡、後屯、茂楊口的。

仇占印:針對茂楊口和關家的可能性極小,茂楊口柳秉壯沒有抗日舉動;另外,茂楊口就是再來兩千三千的鬼子也難攻上去;關家呢,他們在後屯買槍拉隊伍的事兒鬼子不知道。所以,我看還是報複葛金財的可能性大。這件事也應該立即通知姜隊長,關鍵的時候援助葛金財,這也是同葛金財建立牢固關系的機會。

勝龍:好,明天一早我就先去見姜隊長。

1172、冬日。夜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關如水坐在屋中,古冬楊帶小村、塗鳳山入。屋內點著幾盞油燈。

古冬楊:老先生,待得挺舒服吧。

關如水眼睛望著一旁。

古冬楊:老先生,我勸你還是早點醒悟,把東西交出來,你應該明白,你沒有必要為那個王爺,去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關如水不語。

古冬楊:老先生,我可以告訴你,王爺,黎可兒在我們手上,他們的東西也在我們的手上,只要王爺開口,你手中的東西就變得毫無用處了,到時候,你這抵抗皇軍的罪名,是可以讓關家的所有人都去受死的。何苦哇!

關如水:噢,那你就去讓王爺開口吧!

古冬楊:你放聰明點兒,如今大清廢帝溥儀正在長春組建滿州國,一但恢複帝制,王爺不是還得聽皇上的嗎?王爺不是照樣要把這批寶藏交到皇帝的手里嗎?

關中水:皇帝在你們的刺刀下,不是照樣要把這批寶藏交給日本國嗎?

古冬楊:說得有理,既然你知道這個結果為什麼還非拿自己的命扛著。

關如水:我是為中國人扛著,我願意。我告訴你小鬼子!不但印在我這兒,那軸畫也在我這兒!我是絕對不會交給你們的,我要把它們交給中國軍隊,讓他們買飛機,買大炮。我告訴你們,這才是實情:王爺和黎可兒都死了!臨死前交給我的!我全知道!什麼抓了王爺,抓了黎可兒,你抓的是他們的鬼魂吧!(關如水突然以手捂胸,痛苦狀)

古冬楊一驚,對小村:快去叫軍醫。

小村奔出,兩個日本兵過去,扶住關如水。

1173、冬日。夜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日本軍醫提藥箱入。搶救,打針,扶著關如水上床!

古冬楊:怎麼樣了?

軍醫:沒事了,不過需要休息。

古冬楊看一眼關如水,轉身出。

1174、冬日。夜景。關家大院。關家正堂內。古冬楊氣憤地在地上來回快速踱步。小村立在一旁。

古冬楊:看來關如水知道實情。

小村:他的話有可能是真的。因為這是他在最氣憤時說的。

古冬楊:如果是真的,那三件東西就一定都在他的手上。如果在他的手上,就一定在這個院子里。你想想看,葛金財打進來,他有一百個機會逃走,他卻沒逃,這就說明他在這兒就是為了守著這三件東西。而且這三件東西一定是輕易拿不出來的。藏的很深。

小村:我也這麼認為。但是,關如水如果不說,要想找到是不容易的。

古冬楊:沒關系,只要關如水在我們手上,這筆寶藏就不會落到中國軍隊的手里,就不會對我們帝國軍隊構成威脅!

1175、冬日。晨景。龍崗縣城城門處。又一隊日軍進入城中。

1176、冬日。晨景。龍印山貨行中。仇占印透過窗子,注視走過的日軍。轉身對林甫恩:又進來一隊鬼子!

林甫恩:那城中已經有五百多鬼子了?

仇占印點頭思索:看來,這些鬼子不是針對葛金財的。有可能與山里打擊鬼子的戰斗有關。

1177、冬日。日景。山中小村。武勝龍背著收山貨的袋子走到村口。

武勝龍走到一座院前進去,站崗的游擊隊員進去報告。

武勝龍入。

1178、冬日。日景。小村中一屋內。姜松岳、田尚虎、宗振等。

姜松岳:老武,快,坐下,喝口水。(宗振倒水送上)

武勝龍坐下喝水。

姜松岳:省委有什麼新指示?

武勝龍:省委剛召開完會議。制定了聯絡抗日隊伍的辦法,根據中央指示,組建抗日聯合軍隊。另外,區委提議,讓你們支隊要設法同土匪葛金財聯系,爭取他加入抗日聯合軍,葛金財抗日很積極,有愛國心,應該爭取。

姜松岳:我們接受區委的指示。努力與葛金財接觸。哎,老武,鬼子有什麼動向?

武勝龍:鬼子正在龍崗縣集中,集中了有五百多鬼子、三百多偽軍,不知道什麼目的。地委推測,鬼子有可能是要對葛金財進行報複,也有可能向山里增援。所以區委建議,如果鬼子對葛金財有行動,希望你們能夠及時援助。

姜松岳:沒問題,這是個接觸葛金財的好機會。

1179、冬日。日景。山中小村。一游擊隊隊員飛馬入村,入姜松岳房。

游擊隊員:報告隊長,龍崗縣鬼子分兩路出城,有向王元村迂回跡像。

姜松岳:有多少人?

隊員:每隊三百人左右。

姜松岳:看來地委的分析是對的。鬼子的這次行動是報複行動。宗振!

宗振:有!

姜松岳:你馬上到王元村,給葛金財報信,告訴他,我們是共產黨領導的龍崗游擊支隊,我隊就在後面,前來增援。

宗振:是。

宗振帶兩名隊員,乘馬直奔王元村。

1180、冬日。日景。王元村村口。葛金財正帶領人馬准備撤離,宗振飛馬奔到近前,土匪兵舉槍攔住。

宗振下馬:這位兄弟,我們有要事要見葛司令。

葛金財一擺手,土匪兵閃開。

葛金財:你們找我?

宗振:你就是葛司令吧。

葛金財:葛金財。

宗振:我們是共產黨領導的龍崗游擊支隊,支隊長姜松岳剛剛接到情報,鬼子、偽軍六百多人,分兩路向王元村迂回。

葛金財一笑:噢,知道了,兩隊的前面都是偽軍,兩隊共有機槍二十四挺。六個鬼子乘馬。

宗振:葛司令也已經得到了消息?

葛金財:我是儒將,熟讀孫子兵法,非常懂知已知彼。

宗振:葛司令,我們支隊長正帶隊伍前來增援。

葛金財:好哇!那你馬上去告訴姜支隊長,你們就在二崗那兒等著,槍一響,用不了半個時辰,鬼子就得往回撤,你們就攔腰猛打。

宗振:明白了!葛司令。

葛金財:去吧。

宗振同來人乘馬而去。




上篇:正文 第三十五集    下篇:正文 第三十七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