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三十七集   
  
正文 第三十七集


第 三十七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1181、冬日。日景。王元村村口處。鬼子兩隊人馬在王元村村口會齊。

古冬楊將指揮刀向前一指。

村口的路上堆滿草,偽軍撥開沖進村去。古冬楊指揮刀一指,後面兩隊鬼子跟進村去。突然村內爆炸聲連起,進去的偽軍、鬼子四處躲藏,緊接著村四周突然起火,村內四處起火,路兩邊的柴草,各路口的柴草堆頓時起火,村中的偽軍,鬼子被燒得亂滾亂翻。

古冬楊的馬在原地受驚轉圈,幾個指揮官大驚。

恰在此時,王元村後面的山林里槍聲驟起,村外的鬼子兵遭到突然襲擊,亂作一團。

古冬楊急忙帶鬼子撤退。葛金財率人追打。

正在撤退中鬼子,突遭姜松岳帶隊殺出。鬼子紛紛倒地。

1182、冬日。日景。龍崗上,潰逃的鬼子。柳秉壯迎頭殺來,鬼子兵被迫逼下龍崗,向縣城潰逃。

1183、冬日。日景。龍崗上。葛金財、姜松岳,柳秉壯三軍會師。

姜松岳與葛金財拱手。

姜松岳:葛司令、柳司令。這一仗打得好!既然我們都有愛國之心,希望我們聯合起來,共同抗日,趕走侵略者。

柳秉壯:這是大事,日後商量,我們大家還是快點撤離,防止鬼子反撲。

姜松岳:葛司令,王元村燒了,你們去哪里安身?

葛金財一笑:姜隊長,狡兔三窟哇。王元村就是不燒也待不下去了。

1184、冬日。日景。關家大院正堂內。古冬楊氣得在地上來回走,咆哮:葛金財!姜松岳!柳秉壯!

小村:葛金財善用火攻。

古冬楊攥著拳頭:火攻!火攻!我怎麼沒想到!

1185、初春。日景。龍崗上。龍崗兩邊的土地上雪在融化。龍崗上,露出青青的草芽!

1186、初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柳秉壯,柳秉漢等。

柳秉壯:天已經轉曖了,咱得去平岩屯給四姑娘取槍了。

柳秉漢:三哥,上回咱打了鬼子,鬼子肯定瞄著咱們,咱得防著點兒。

柳秉壯:沒事兒。打這兒到平岩屯,去的時候都騎馬,一天的路,回來是馬馱,也慢不了多少。四姑娘的事兒,就是四弟的事兒,得辦。

柳秉漢:那我和兄弟們去取,三哥,你帶人看家。

柳秉壯:不成,邱本年有過交待,取槍必須我去,咱也不能失信。這個時候了,我要不去,恐怕也取不回來。

柳秉漢:那誰看家?

柳秉壯:你和豁子守家吧。我們幾個去,沒啥大不了的。

柳秉漢:三哥,那啥時候動身?

柳秉壯:既然定了,明兒個就走,別露出風聲去。兄弟幾個今兒把馬備好,總共二十人就行,再帶十個馱子馬,不夠的話,到時候讓老竇給現找幾匹就行。

柳秉漢:邱參謀長也真是的,就這麼遠的路,直接送山上來不就完了。

柳秉壯:這不明擺著的事兒嗎,誰不想留個後手。

1187、初春。晨景。朦朦亮的天色,茂楊口山門處。一隊人馬悄悄走出茂楊口,柳秉壯在前,闞達仁等騎馬相隨。

1188、初春。日景。蓮花庵內。黎可兒的房中。

黎可兒、四妹、田兒。

四妹:三姐小的時候的事都不記得了?

黎可兒:沒一點兒印象。

四妹:也難怪,那個時候你才三歲上下,我才一歲多一點兒。咱家那時候的日子很窮,也就是剛能糊口的日子。

黎可兒:大姐出嫁的時候你也沒多大吧?

四妹:六歲。我懂事兒晚,爹那時候也沒了;大姐和善耕定親是爹在的時候定的,爹去了以後,關家也沒毀親,把大姐接過來了,把我也直接帶過來了。所以,我就在關家無憂無慮的長大。因為我又不是關家的後人,除了大姐沒人管我,養成了有點任性的性格,有時候說話辦事挺冒失的。善耕是個厚道人,老是怕我受委屈,有時候做錯了事,大姐說我,他還護著我;老爺子那會兒也護著我。三姐,那時候咱關家的日子真好。莊上的伙計們的日子也真好,那種家的感覺,家鄉的感覺,家鄉人的感覺,真是讓人活不夠,親不夠,沒想到小鬼子這一來,把咱們的好日子一下子打沒了。親人沒了,家也沒了,啥都沒了。

四妹落下淚來。

黎可兒:這件事上,讓我更看透了人世,我勸妹妹也早些看破紅塵吧。

四妹:三姐,不能這麼說,你這是躲避。可有些時候你想躲都躲不了,鬼子會來找你。所以,要想真正清靜,修成正果,還是先把世上的惡魔除掉,讓這個世界清靜起來。

可兒:惡魔自有覺醒的時候,不然地獄等著他,我們凡人只求自度。修成正果再反度他人,才能使這個世界的人一點點脫離苦海。

四妹:三姐,你這一陣子在庵里沒白待,悟得挺深,只是有點兒癡愚了。

可兒:算了,不說這些了。銀秀、仁賦怎麼沒來看我?

四妹:現在還不是時候,萬一被人看到,傳到日本人那里,怕再出事的,況且仁賦、銀秀還得帶著大伙兒、離不開。

1189、初春。日景。茂楊口前土堡上。屋內。豁子與幾個土匪玩牌。

豁子:今兒個點背,讓你們幾個給我贏了。

土匪一:豁爺,你別急,今兒個兄弟們贏得透了,就下去給你抓雞。

豁子:中啊,爺我還真饞了。

一小匪入:豁爺,下面上來一個人。

豁子:什麼人?

小匪:爺,還不知道。

豁子:問問,干啥的!

小匪應,出去,幾個小匪把槍架在牆垛上。

小匪:站住,干啥的?

來人:給豁爺送信的。

小匪:啥信?

來人:得見了豁爺說。

小匪轉入:豁爺,是找你的。

豁子想一想,起身出來,探身看看來人:噢,耿六哇(對身邊的小匪)去把門開開吧,讓他上來,小匪奔下去開門,耿六上來。

豁子帶耿六進一間屋內:耿六,你咋來了?又是買槍的事兒?

耿六四處看,湊近豁子,悄聲地:豁爺,這回不是,是塗爺讓我來的,他要見你。

豁子:見我?我也去不了城里呀!

耿六:不是城里,塗爺來了,就在前面的下崗村里,幾步道兒。

豁子想一想:他沒說啥事兒?

耿六:沒有,他只是說好事兒,還說保你一生的榮華富貴。另外,他帶著十多條金子呢,說是給你的。

豁子不屑地:竟他媽扯淡,他自個兒還沒混明白呢,保我一生榮華富貴,是不是想讓我幫他干點兒啥?

耿六:豁爺,他真沒說,就是說非見你不可。

豁子又想一想:那走吧。

豁子同耿六出來。豁子對眾小匪,你們看好了門兒,我和耿六下去一趟,一會兒就回來。我沒回來之前,誰來也不准讓他進門兒,聽見了沒有!

眾小匪:聽見了。

豁子對耿六:走吧。

豁子、耿六下茂楊口。

1190、初春。日景。下崗村一戶人家前。

耿六:豁爺,到了,塗爺就在里面。

豁子用手一比:走吧,進去吧。

耿六在前,帶著豁子進去。

1191、初春。日景。下崗村一戶人家屋內。屋內,塗鳳山,手下若干人。

塗鳳山:豁子兄弟。

豁子掛下笑臉:大哥,老也沒見,想死我了。

塗鳳山:豁弟,哥也想你呀!

豁子:大哥,你咋上這兒來了?

塗鳳山:就是找你。

豁子:大哥,啥事兒?

塗鳳山起身,拉豁子進里屋坐下:豁弟,實不相瞞,哥現在在日本人手下干事,如今是龍崗縣保安團長。皇軍對哥哥我現在是十分的器重,可以說,皇軍對哥的話那是言聽計從,對哥也是非常信任。

豁子故作驚訝狀:是呀,哥哥,你走了紅運了!

塗鳳山:弟弟,這話對,哥是走了紅運了。也可以說是飛煌騰達了,可咱倆是患難兄弟。危難知已,哥今兒個有了好日子,咋的也不能忘了弟弟,你說對不對?要不怎麼叫生死之交哇!

豁子:那對!

塗鳳山:弟弟,哥想好了,將來咱倆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肉同吃,有酒同醉。

豁子:哥,你說吧,今兒個找豁弟啥事兒?

塗鳳山懷中掏出十條黃金。抓過豁子的手,拍在豁子手中:弟弟,酒錢兒 ,你花著,沒了你就吱聲。哥供著你。

豁子:哥,兄弟也不能老吃哥哥的。(揣懷中)

塗鳳山:弟,今兒個哥來,不光是為了看你,還有一事是皇軍交待的。這件事只有弟弟能辦。

豁子:啥事!你說吧,只要豁子我能辦到的,沒問題,頭拱地也給哥哥辦。

塗鳳山:好!(拉豁子近點兒)弟,皇軍讓你把你爹帶下山來,交給皇軍,你放心,不是壞事兒,就是讓你爹享享清福,到時候指認指認人,認認藏寶圖。

豁子:哥,還為那個什麼王爺的寶藏的事兒呀?

塗鳳山:對,就是為了這事兒,日本人在這兒守這麼多年了,能不把這些寶貝拿到手嗎?現在皇軍已經把關如水抓到手里了,關家大院也占了。只要東西一找到,讓你爹一認真假,這事就算完。事兒一定,你爹一領賞錢,那就是一座一輩子也花不完的金山。到時候,你這頭功,也少不了加官進爵,領封受賞,這不是一輩子的榮華富貴嗎?

豁子:哥,好事!天大的好事!弟弟先謝謝你,可是這事兒弟弟辦不了。這你也知道,弟弟只管外堡門。內寨門原來是你管,現在是柳秉漢四爺管。兄弟是沒法把我爹帶出來。現在三爺又不在口里,這茂楊口的口門看的更緊了。加派了雙哨兒,兄弟我是實在沒辦法。

塗鳳山:兄弟,你剛才說什麼?柳秉壯沒在口上?

豁子:對,要是三爺在口上還差點兒,這一不在,柳秉漢是個細心人。把這家看的更緊了。

塗鳳山:你說什麼?!柳三不在寨上?!那他去了哪兒了?

豁子回頭看看門,對塗鳳山附耳低言:去平岩屯了。

塗鳳山:平岩屯?去那兒干啥?

豁子:干啥我可不知道,不過說是三天內准回來。

塗鳳山:啥時走的?

豁子:昨兒個起早走的。

塗鳳山:去了多少人?

豁子:也就二十多人,他的幾個知近的兄弟都去了,就柳秉漢一個人帶弟兄們看家。

塗鳳山:好!好!!

豁子:哥哥,啥好?

塗鳳山:豁子兄弟,這茂楊口可是塊肥地、寶地,誰占了那兒誰就是個小皇帝!兄弟,你想不想當這茂楊口上的寨主?

豁子不假思索地:誰不想誰就是孫子!

塗鳳山:那好,咱兄弟倆來個君子協定,我幫你把茂楊口奪到後,你把你爹獻給皇軍咋樣?

豁子:哥,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奪茂楊口?三爺那是一只虎!我可沒這膽兒。

塗鳳山:你怕柳三兒?好辦,我讓他再也回不了茂楊口,我讓茂楊口上比你大的頭兒全都去陰曹地府報到。只把那個如花似玉的柳霜菊給你留著,把茂楊口上的金銀財寶給你留著,你看咋樣?

豁子:這話當真?

塗鳳山:當真,咱倆兄弟,有八拜之交,咋能說假話?

豁子:真能辦到?

塗鳳山:只要你聽我的就准能辦到。

豁子:那好,你說說看,哥打算讓兄弟咋辦?

塗鳳山:你聽好了。

塗鳳山把頭探向豁子,對豁子耳語狀。豁子點頭,面露奸笑。

1192、初春。晨景。平岩屯。天蒙蒙亮,老竇院內,莊上伙計紮馱子。

柳秉壯等人牽著馬出來。老竇送出門外。

柳秉壯:老竇,再會了,什麼時候有空兒,上茂楊口上住幾天。

老竇:能去。三爺,帶這麼多槍,路上可要小心哪。

柳秉壯:放心吧,不必掛記。

柳秉壯等人上馬出屯。

1193、初春。日景。後屯場院內。舒佑山、滿星帶著眾伙計在場院上練兵。

那希汝在擦拭一挺機槍。銀秀拎著一壺水放在場院的邊上。

1194、初春。日景。後屯土圍子牆上。四妹站在土圍子牆上,凝神望著縣城方面,久立,心聲:善耕,我的心里真急,啥時候咱能報了這仇啊!

四妹回憶與善耕在一起時的驚心動魄的夜晚和在一起時歡樂的場面。

1195、初春。日景。龍崗龍擺尾南面的路上。柳秉壯等人騎著馬,打南邊的路上走來。寬闊的大地,不遠處的龍崗,龍崗下面不遠處的一片墳地和那邊的草地、荊條叢。

天空,春日暖暖。

柳秉壯寬心地:到龍崗了,上了龍擺尾,就到家了。

闞軍師:沒想到,這趟真還順利。

柳秉壯:說實活,真是捏著一把汗哪!打出門的時候我的右眼就跳,所以這一路上我就擔心,怕出岔子,好哇,老天保佑,終于到家門口兒了。

闞軍師:三哥,走完這趟咱就別走了,得看著火候,看看勢頭,反正咱也不缺錢花了,沒必要再冒這個險。

柳秉壯:我也是這麼想,攢著點兒勁兒,說不上哪天小鬼子就得來找咱們。

闞軍師:三哥,這東北軍也有點兒太草雞了吧,愣是看著小鬼子進了東北,蔣委員長一個狗屁就都順著屁味兒走了。

柳秉壯:也別這麼說。軍令難違。

闞軍師:蔣介石這麼一來,日本鬼子的膽子不就更大了,這占了東北我看就是頭一步,下一步就是中國。

柳秉壯:所以,這回回來,我打算和姜松岳聯絡聯絡,共產黨不是在聯合一切抗日力量嗎?咱就靠在共產黨的身上,招兵買馬,擴大勢力,這叫師出有名,沒准兒咱們兄弟就接了張作霖的東北王了!

闞軍師:三哥高明。這可是一舉兩得的買賣。

1196、初春。日景。龍崗下。柳秉壯望著上面忽然一愣。

1197、初春。日景。龍崗上。崗上露出一排鬼子兵的黃帽子。

1198、初春。日景。龍崗下。柳秉壯等。

柳秉壯:不好,快走!

鬼子槍響,柳秉壯等人翻下馬,逃入路旁的墳地中。柳秉壯、闞軍師等人掩身墳後。

柳秉壯:弟兄們頂住,別讓鬼子下來(眾人向崗上還擊)

柳秉壯:闞軍師,這是咋回事兒?

闞軍師:不知道,鬼子怎麼知道的信兒?

柳秉壯:***肯定有人泄秘。你快從墳地那邊想辦法出去,快,上茂楊口帶弟兄們過來。

闞軍師:三哥,你走。

柳秉壯:快走,我不能把弟兄們扔這兒。

闞軍師:咱大伙走。

柳秉壯:走不了!弟弟!你快走,能出去就出搬救兵,快!(對著闞踹一腳)

闞滾到一邊:三哥!

柳秉壯把槍一順,對准闞軍師:快走!

闞軍師一邊向那邊爬,一邊回頭:三哥!

柳秉壯:快走哇,再晚就來不及了!

闞軍師爬到墳地的東邊。

柳秉壯:弟兄們,給我猛打,保闞軍師出去!

1199、初春。日景。茂楊口。塗鳳山帶著偽軍和一隊日本兵,悄悄來到堡門口。

豁子一擺手,兩個匪兵下去,悄悄拉開堡門。

豁子示意塗鳳山別動,帶著幾個匪兵來到里邊的口門處,守口的匪兵見是豁子將門打開。

豁子一擺手,跟在身邊的幾個匪兵將守口的匪兵刺倒。塗鳳山帶人沖上。

口內匪兵發現,槍戰。塗鳳山、鬼子兵與口中匪兵槍戰。

1200、初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柳秉漢拔槍出來,一個匪兵來報:四爺,鬼子打進來了!

柳秉漢:鬼子?!怎麼進的堡門!

匪兵:豁子放進來的!

柳秉漢:快,弟兄們!頂住,和鬼子拼了!

1201、初春。日景。茂楊口內院。柳秉漢打倒幾個前面的鬼子兵,急忙退入英雄堂,打後面廊內,直奔後面,與霜菊相及霜菊四個隨從姑娘遇。

霜菊:四叔,咋回事兒?

1202、初春。日景。茂楊口後宅。柳秉漢一把拉住霜菊,急急奔向里面,從柳秉壯房內一直在內室中竄到最里面的一間房來,將一個立櫃拉開,在牆根處用槍管一別,後牆推開,現出一個山洞。

1203、初春。日景。茂楊口,柳秉壯後宅密秘山洞口處。柳秉漢拉霜菊和霜菊的四個隨從姑娘入洞:快,快進!

柳秉漢拉回立櫃檔好,關上牆門。掏出火柴劃著,掀開地角處的一個木箱,拿出里面放的火把,每人手中放入一個點著。

霜菊:四叔,這有山洞?

柳秉漢走到前面:這個洞是救命洞,就是防這事兒的,誰也不知道,就你爹和我知道。

柳秉漢帶霜菊等人向前走。

1204、初春。日景。龍崗龍擺尾下墳地處。闞達仁在柳秉壯等人掩護下從荊條叢中向東爬,剛在荊條叢中露頭,忽然崗上一排槍打來,闞左臂中彈。一匹驚馬跑到。闞不顧一切地撲過去抓住馬,翻身上去,拍馬向東飛奔,鬼子的槍聲,子彈劃過耳邊的嘯聲。闞後背中彈,槍聲漸遠。闞負在馬背上疾奔,翻上龍崗,沿後屯方向的路向北面的山林疾奔。

1205、初春。日景。山中。柳秉漢帶霜菊等出山洞,急向山下走。到山邊東面的路上。

霜菊:四叔,咋辦?

柳秉漢:趕快上龍崗去迎你爹,別讓他們回來。

柳秉漢等人向龍崗疾奔,前面一匹馬奔來,馬背上一人搖搖晃晃。

柳秉漢:闞軍師!

柳秉漢等人過去。

柳秉漢:闞軍師!

闞達仁:四哥,快•;•;•;•;•;•;龍擺尾,救•;•;•;•;•;•;救三哥!

話音落,闞達仁從馬上栽下。

1206、初春。日景。茂楊口山口處。豁子、塗鳳山、段長生;日本兵、偽軍、眾匪。

塗鳳山:豁子兄弟。後會後會。

豁子:後會了,大哥。

塗鳳山:段叔,走吧,跟我城里享福去。

段長生欣喜地:塗爺。這山里頭把我憋壞了。我樂意跟你上縣城。

塗鳳山:那就對了。我現在是團長了,高官得做,駿馬得騎;有酒,有肉,有福享,能看著你老人家囚在這山上困著嗎?

塗鳳山一擺手,帶偽軍、段長生下山。

1207、初春。日景。後屯。柳秉漢等向後屯大門處走來。

1208、初春。日景。後屯。後屯土堡上。四妹、仁賦、劉厚田等站在土堡上。

仁賦:四姨,那幾個人是誰?怎麼朝咱這兒來了?

四妹注目:是柳四爺和柳霜菊。快,快把門打開!

仁賦等急下土堡。

1209、初春。日景。後屯。堡門開處。

霜菊猛然雙膝跪倒在關仁賦面前,拉住關仁賦:仁賦哥!快去救救俺爹!

柳秉漢一把拉住四妹的手:四姑娘,快!

1210、初春。日景。龍崗上。關仁賦、那希汝、柳霜菊、柳秉漢、舒佑山,劉厚田等人騎馬,帶關家隊伍在龍崗上飛奔。

1211、初春。日景。後屯。劉厚田房中。四妹、銀秀、霜菊的隨從姑娘。

四妹用剪子剝開闞軍師後背上的衣服,四妹用酒清洗闞軍師後背上的傷口。

四妹再處置闞軍師的臂傷。

四妹:闞軍師,你真是大命人哪!除了臂上的都是皮外傷。

闞軍師痛咬牙狀。

1212、初春。日景。龍擺尾墳地處。關仁賦等人下馬,向墳地中奔去。

眾人撲進墳地內尋找,柳秉壯等人慘死的尸體。

霜菊撲過去:爹!(昏倒)

柳秉漢:三哥!(痛哭)

散在大地中的馱子、馬匹。一些關家軍去追趕散在大地上的馬馱;牽回跑散的馬匹,馱子。

關仁賦一條腿跪在地上,托起霜菊半個身子,淚水湧出,滴落。

1213、初春。日景。關家大院正堂中。古冬楊、小村、塗鳳山。

塗鳳山:太君,大獲全勝。

古冬楊:段長生抓到了嗎?

塗鳳山:抓到了。就在門外。

古冬楊:帶進來。

塗鳳山:帶老段。

1214、初春。日景。關家大院正堂內。兩偽軍帶段長生入。

段長生:塗爺,您不是說請我來享福的嗎?怎麼是把我押進來的?

塗鳳山:老爺子,這是什麼地方?這個皇軍的駐地,那是隨便出進的嗎?就是我進來,太君也得讓進才能進,不讓進我也得在門外等著。你是生人兒,能跟我似的這麼挎槍進來嗎?

段長生:可是塗爺,我不上這兒來,我不見太君。你給我找個地兒住著就行。

古冬楊奸笑:好,段長生,我會給你找個好地方住著的。不過我得問你幾件事兒,你必須如實告訴我。

段長生:長官。

塗鳳山:叫太君!

段長生:太君,我聽您的。

古冬楊:那我問你,關如水你認識嗎?

段長生:認識,那會兒我們都在王爺府上,我跑外事兒,他給王爺當謀士。

古冬楊:那黎可兒你也認識?

段長生:認識,黎可兒還不到十五歲就跟了王爺,養了外宅,她那邊兒吃穿用的都是我伺候。

古冬楊:關家大院的人,有一個女人你見過,這個人長的像黎可兒,你知道這個人是誰?

段長生想一想:太君,是四姑娘!

古冬楊哈哈一笑:對!看來你沒有欺騙太君?老段頭,那我問你,王爺臨逃難的時候,把兩件東西分別交給了關如水、黎可兒,對不對?

段長生:太君,對,是我親眼看見的,親耳聽見的,沒錯兒。

古冬楊:你是在場還是偷看?

段長生:偷看。

古冬楊冷笑:你這是胡說!那麼大一個戒備森嚴的王爺府里,王爺交待這麼重要的一件事情,怎麼能讓人偷看去?

段長生:太君!那個時候別說王爺府,就是皇宮里都亂了套了!有的皇族家,大白天就讓人給搶了。那會兒已經是民國了,誰都管不了誰了。王爺府那會兒也亂了套了。王爺交待這事兒的時候,連個看門兒的都沒有,所以,王爺的話我聽見了。

古冬楊:那王爺怎麼在那個時候交待這件事情?

段長生:太君,我琢磨著是這麼回事兒,打京城里那會兒出了幾次事,王爺就害了怕,怕他也被人盯上,東西落在別人手里,找不到,到時候沒法取這筆寶藏,又沒藏的地方,所以才想的這法子。

古冬楊盯著段長生半晌:這麼說,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段長生:都是真的,千真萬確。我還看見王爺怎麼指點那幅畫上的圖和詩句,怎麼打開的那方印,怎麼拿出那塊黃羅帕,怎麼告訴帕上的詩與畫上的詩對的法子的。就是那個玉珮盒他沒打開,說是必須到取寶的時候才能打開,要不然就化,我還納悶兒呢,這玉怎麼還能化?現在要是這幾樣東西拿來!我立馬就能找出藏寶的地方來!

古冬楊:王爺說沒說那里面有什麼寶藏?

段長生:無價之寶無數,黃金白銀數億萬兩。其中有絕世之寶一件叫鼉龍殼,那里面藏了二十四顆夜明珠,顆顆價值連城!

古冬楊笑:好!段長生,用我們日本中國話說,你的大大的好!來人,把他關在後院的房中,嚴加看管。沒有我的命令,不允許他與任何人見面,包括關如水!

日本兵:哈咿!

日本兵夾住段長生往外帶。段長生驚慌。

段長生:太君,我說的都是實話,我沒撒謊!太君,我上有九十歲老母,下有吃奶的孩子•;•;•;•;•;•;塗爺,塗爺,太君•;•;•;•;•;•;(聲音漸遠)

古冬楊陰笑:看來此事與我們的調查大體一致。小村,我們已經到了成功的門口,只要找到黎可兒,藏寶圖就會唾手可得,我們就大功告成了!

1215、初春。日景。後屯。劉厚田家內室。柳霜菊躺在炕上昏睡。四妹坐在霜菊身旁用手摸雙菊前額。

仁賦起身:四姨,柳三爺是為咱取槍才遭了鬼子道的,柳四爺又去送闞軍師治傷去了;霜菊是為他爹才病的。咱得救她。

四妹:怎麼救,這連個先生也沒有。

關仁賦:這樣,我先騎馬到曹橋,讓厚田叔套一掛馬車,套三匹好馬,帶兩個人去接我就行。

四妹:好,事不宜遲,現在就去吧,不過得千萬小心。

仁賦:知道了,四姨。

仁賦出。

1216、初春。日景。曹橋鎮口。仁賦下馬,牽馬到鎮口。

守鎮口偽軍攔住:站住,干啥的?

仁賦笑臉:長官,我是下崗子屯的,俺爹病了,來請個先生。

偽軍:下崗村誰家的?

仁賦點頭、笑。掏出幾塊大洋悄悄塞偽軍手里:長官,吳春家的。這一帶不都是咱老舒家、老吳家人嗎?

偽軍見了大洋,揣在兜內:進去吧。

仁賦牽馬進鎮,仁賦問路人:勞駕,打聽一下,咱鎮上看病那個李先生在哪兒住。

被問人四處看看:你是找李先生還是找他家人?

仁賦:找李先生。

被問人用手指作勾狀一比劃:死了。

仁賦:死了?!那這鎮上誰看病中?

被問人往西一指:彭半仙。不過,看你這架式不是鎮上人。

仁賦:對,屯子上的。

被問人:那要不是你自個兒看病你就別去了,彭半仙看病不出鎮。

仁賦:噢,多謝,多謝。

仁賦牽馬往前走。

1217、初春。日景。曹橋鎮內街邊一幢房屋。簷下一塊橫匾,上書:“醫獸醫人彭,”豎掛一牌,上書“藥”字。

1218、初春。日景。曹橋鎮彭半仙房前。仁賦上前推門入彭半仙室內。

1219、初春。日景。曹橋鎮彭半仙屋內。一精瘦老者坐于案後,正為一人閉目診脈。仁賦推門入。仁賦坐在旁邊椅上。彭半仙診脈畢,提筆開方。看病人走。

仁賦上前:彭先生,家父突病,想請老先生過去看看。

彭半仙兩眼半閉半睜:在哪兒?

仁賦:鎮東。

彭半仙:誰家?

仁賦:舒子錄家。

彭半仙:噢,昨兒個我還見他硬梆梆的,今兒個咋就病了?

仁賦:說的是呀!可人吃五谷雜糧,沒准兒。

彭半仙:好吧,診費。

仁賦:多少。

彭半仙:看著給吧,這年頭兒。

仁賦掏出四塊大洋放在桌上。彭半仙旁邊家人一喜,收起大洋。

彭半仙起身。出門。

仁賦:老先生上馬。

彭半仙:幾步的道兒,還騎馬。

仁賦:怎麼能讓你老先生徒步受累。

1220、初春。日景。彭半仙家門外。仁賦將彭半仙抱起,放到馬上,走到鎮口近處,仁賦將馬拴在路旁樹上,進一鋪中買出一只熟雞。

彭半仙馬上心慌狀:你別把我放這兒呀,我再掉下去,快扶我下馬。

仁賦不理,到鎮口,將雞塞給偽軍:老總,這彭半仙兒也太不講究,下崗村幾步遠,就是不出鎮。長官你看,我給他扶馬上去了,他下不來,我今兒個就給他硬馱去給俺爹看病了。偽軍見燒雞,放鼻下聞聞,笑著用手一擺:拉走,拉走,這彭半仙就是有點兒古怪。

仁賦:謝謝老總。

仁賦回到馬旁,跳上馬背,拍馬飛奔出鎮。

彭半仙:哎!哎!你這是往哪兒去呀!你給我停下,停下,哎,來人哪!遭了匪啦!綁了票兒啦!殺人啦!•;•;•;•;•;•;

1221、初春。日景。龍擺尾處。劉厚田等人在路上等候。仁賦到。下馬,拉下彭半仙。

彭半仙:你們這是干啥?綁我的票兒?沒門,我要死的人了,咋死都是死!一分錢也不給。

仁賦:老先生,上車吧,沒人綁你的票兒。

彭半仙:我不上車!上車是死,不上車也是死!我就死這兒,這兒離家近,我死家門口!

仁賦把彭半仙抱上車,用條繩子捆了。解下一條身上的布帶,蒙住彭半仙的眼睛。

仁賦:走!

眾人急向回趕。

彭半仙:豈有此理!豈有此理!我乃醫者,聖人云!•;•;•;•;•;•;豈有此理!來人哪!紅刀子進去,白刀子出來了!

仁賦:說反了!

1222、初春。日景。後屯。仁賦等人入後屯。帶彭半仙進到屋中,仁賦解去彭半仙蒙眼布。

彭半仙在屋內跺腳:真是豈有豈理,我乃醫者,給縣令、道台、知府大人也是看過病的,你們不能殺我,土匪吃人肉都吃嫩的,我老,竟皮,沒肉兒•;•;•;•;•;•;綁了票兒啦!

四妹上前:老先生,讓你受委屈了,不是綁票兒,也不是吃人肉,咱這兒是真有要緊的病人。

彭半仙:那干嘛綁我呀!他們還說要勒死我,說鍋里的水都開了,就等著我下鍋了。還說就少花椒什麼的調料兒,問我帶沒帶,看看,要吃我的肉,還得我自帶調料,這也不是饉荒年哪!

四妹對仁賦等人嗔怪地:就你們瞎說,看把老先生嚇的!

四妹轉對彭半仙:老先生消消氣兒,他們跟你說著玩兒的。還是救人要緊。

仁賦看看厚田、佑山、滿星:咱這一道兒也沒說話呀!

滿星:老糊塗了。

彭半仙扭頭看滿星:說誰老糊塗了?真是豈有此理!想當初,子曰:•;•;•;•;•;•;殺人者,要償命;吃肉者,當吃豬驢之肉;非善者屠,善者無屠!這綁票者也當綁有錢的大戶,知府,縣令,進士,舉人,我一醫者,三個指頭吃飯的,我有什麼呀!•;•;•;•;•;•;

四妹扶彭半仙坐在霜菊身旁,彭半仙搖著頭,抓起霜菊的手腕,閉眼把脈。兩手的脈把過,把霜菊的手一丟。

彭半仙氣哼哼地:驚嚇,巨悲,氣急,心迷。

四妹:老先生,那該怎麼下藥。

彭半仙:紙筆!

銀秀忙將筆墨桌子拿來。

彭半仙:給我們家送二斗高梁去,我們家三天沒揭鍋了!

四妹:好好,你開方。我打發人送去。

彭半仙開方畢:一天一劑,早晚兩次,連吃三天,保好。要是不好,你給我們送的那五斗小米兒,我就打發人給你們送回來。

銀秀:是二斗高梁。

彭半仙:還有二斗高粱哪!我記著是兩只雞。

眾人笑。

四妹:老先生,這邊屋里坐著喝茶吧。

彭半仙:喝什麼茶,我是給總兵也看過病的,遼東巡撫,案司、督軍、節度史我都給看過病。後來這些人可都死了,是老死的,不是吃我藥藥死的。敢掛醫獸醫人牌子的,這方圓百里有幾個?就我一個!省城里我也是去過的。鎮守使,指揮使,統領•;•;•;•;•;•;真是豈有此理!送我回去。

仁賦:老先生,實在對不起,小姐的病不好,你不能走,扶老先生里屋歇著。

滿星、佑山過來,架起彭半仙進里間。

彭半仙掙:綁了票啦•;•;•;•;•;•;殺了人啦•;•;•;•;•;•;我是黃土埋到脖子的人啦!再加一把土,蓋頂就是墳!•;•;•;•;•;巡撫大人我也是看過病的!

1223、初春。日景。塗鳳山家中。塗鳳山坐在自己家的炕上小桌旁。桌上,燒雞、牛肉,小菜若干。一壺酒,一只酒盅。塗鳳山自斟自飲。淑芬坐在炕里,扭頭,不看塗鳳山。

淑芬:鳳山,有幾句話我得對你說。

塗鳳山:有話就說。

淑芬:鳳山,我覺著你現在干的事不中。

塗鳳山:有啥不中的?要錢有錢,要物有物,要吃有吃,要喝有喝,還有啥不中的?

淑芬:鳳山哪,你這一陣兒可沒少殺人,殺的又都是城里城外的百姓,那你這仇人不是越結越多嗎?

塗鳳山翻眼:啥仇人?我殺的那些都是反對皇軍的人。仇人咋的了?現在誰敢動我一指頭?別說動,他就是正眼瞅我一眼也沒人敢!

淑芬:鳳山,你這是說的啥話?那有些人我都是知道的,就是進城來做生意辦事的,你也給人家抓起來斃了。你這樣亂殺人,不早晚得遭報應嗎?

塗鳳山:你胡說什麼呀?啥報應?為皇軍效力我就不怕報應,皇軍對我好,給我錢花,給我撐腰,讓我揚眉吐氣!我願意為皇軍殺人,誰說皇軍一句不好,我就殺誰!

淑芬:皇軍是日本人,那些你殺的人可都是中國人!

塗鳳山:中國人咋的啦?那會兒要殺我的都是中國人!那會兒他們怎麼不想想我是中國人別追著殺我呀?

淑芬:那不也是你得罪了人嗎?

塗鳳山:那這會兒皇軍來了,也殺了不少,也得罪了人,他們怎麼不去跟皇軍過不去呀?

淑芬:他們不是打不過皇軍嗎。

塗鳳山:這不就完了!他們打不過皇軍,我有皇軍撐腰,我怕什麼呀!

淑芬:鳳山,我還是勸你一句。日本人在這兒,他能給你撐腰,有一天日本人要是走了呢?還誰給你撐腰哇?他們能帶你走嗎?

塗鳳山:日本人走?日本人來了就沒想走!你沒看見嗎,這日本的軍隊誰打得過呀,連東北軍都不敢惹,那麼多東北軍,別說放槍,連個屁都沒放就跑了!我還怕他什麼呀!

淑芬:鳳山,那咱也得講點兒良心,都是中國人,咱不能太作孽了。

塗鳳山把酒杯往桌上一摔:我說你他媽今兒個是怎麼了?活夠了是不是?凡是我殺的人,都是我瞅著該殺的人,既然都是該殺的人,我留著他們干啥?你瞅著哪個讓我殺了的人你心疼了?

淑芬:那有的還都是十七八歲的孩子,只不過說了幾句牢騷話,你就給人家抓去殺了,那有點太讓人于心不忍了。

塗鳳山:放你媽的狗屁!你他媽再說,老子就連你也斃嘍!

塗鳳山掏出槍,啪地一聲摔在桌上。槍走火,正打在淑芬胸口上。

淑芬啊的一聲。兩手捂住胸口。

塗鳳山一驚過去,抱起淑芬。外面站崗的偽軍沖入,看到眼前場面驚呆。

塗鳳山:這是怎麼搞的!

淑芬在塗鳳山懷中顫慄。

淑芬:鳳山•;•;•;•;•;•;我救過你的命•;•;•;•;•;•;

塗鳳山:這我知道,可這,不是我開的槍。

偽軍一:塗爺。

塗鳳山:你們都出去!

眾偽軍:哎。

眾偽軍退出。

淑芬顫抖:鳳山,我冷•;•;•;•;•;•;我要死了•;•;•;•;•;•;

塗鳳山:沒事兒,死不了,一點兒小傷。

淑芬:鳳山,我完了,我沒活夠•;•;•;•;•;•;我冷•;•;•;•;•;•;

塗鳳山:別怕,沒事兒。

淑芬拉住塗鳳山:鳳山•;•;•;•;•;•;我救過你的命,我這輩子跟你竟受罪了,可可我沒過二心•;•;•;•;•;•;別在殺人了•;•;•;•;•;•;這是報應!

塗鳳山:報應報應!報應個屁!

淑芬:你作惡太多了•;•;•;•;•;•;我好冷,我救過你命•;•;•;•;•;•;你•;•;•;•;•;•;再給我一槍•;•;•;•;•;•;

塗鳳山臉上閃過邪惡凶光。

塗鳳山面孔突變猙獰。

淑芬:鳳山•;•;•;•;•;•;別作惡了•;•;•;•;•;•;我冷•;•;•;•;•;•;

塗鳳山回手拿起桌上的槍,頂在淑芬的胸口上連開兩槍

淑芬睜眼絕氣,迷惘的眼神。




上篇:正文 第三十六集    下篇:正文 第三十八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