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四十集   
  
正文 第四十集


第 四十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1280、初夏。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古冬楊同小村入關如水房中。

古冬楊滿面笑容:老先生,這些日子過的還好吧?

關如水:托關家祖宗的福,在關家的老宅中,又有一幫王八蛋伺候著,過得不錯。

古冬楊:不錯是不錯呀,只是秋風老木,又出不了這方寸之地,寂寞呀!

關如水:差矣。老夫雖已到了秋風老木的時候,可我活得腰直,身正,沒什麼遺憾的,雖出不了這方寸之地,但在我自己的國土上,自己的家中,看著舊屋,想著舊事,除了仇恨,也沒什麼寂寞的,活得心里也踏實。而石井先生,一個漂洋過海的強盜,占著別人的地方活著,說不上哪一天就會被打強盜的人殺死,砍得你粉身碎骨,讓你命喪黃泉,你心里一定天天在恐懼之中吧?恐怕你沒有一天不是如坐針氈地度日吧?你過過一個安穩的日子嗎?你躺下去的時候能睡著嗎?不能吧?無非是夜夜噩夢、日日惶惶、秋蟲悲鳴而已。

古冬楊:老先生的話倒也不假。不過夜夜噩夢,日日惶惶的未必是我。

關如水:怎麼見得呀!

古冬楊:你想呵,老先生,我們大日本皇軍,百萬大軍進關東,已經成了關東的主人了,你們不過由主人變成了奴仆,這主人能有噩夢嗎?能惶惶不可終日嗎?

關如水:這真是盜賊有邏輯,土匪有理由。狗搶屎,驢臥糞,王八抱著王八混。上人家炕頭撿東西,臉都不要了。但是你別忘了這句話,邁的有多遠,陷得有多深,最終是種毒草,結惡果,下場不會好的。我中華幾億同胞豈能看著你們這些強盜侵我國土,殺我人民而熟視無睹嗎?告訴你,每個侵略者的狗頭都是中國人暫時寄存在你們脖子上的。高興了,我們隨時都會取走。古先生,你不用著急,急什麼呀,充其量長在你脖子上的那顆狗頭多去幾趟茅房而已?

古冬楊哈哈大笑:關先生,那你看我這顆項上之頭還能在上面寄存多長時間呢?

關如水:今冬前後。

古冬楊:好,老爺子,那我就跟你打個賭,我這顆頭要是在這項上存到來春,你算輸,如存到來春之前我算輸。天地作證,來春之前,我項上人頭沒了,那自然無話可說;要是我項上人頭尚在,你就把那三件東西乖乖地交給我,你看如何?

關如水:好哇,但老夫也有一個條件。

古冬楊:什麼條件?

關如水:你們從中國滾出去!向中國人民認罪!

古冬楊:老先生,你不要執迷不悟了!識時務吧!中國將會永遠成為大日本帝國的版圖!這是誰也更改不了的嶄新曆史!而在帝國的輝煌曆史中,我!石井武夫,也將被後人記下濃重的一筆!

關如水:只有你這種魔鬼才會在美夢中越陷越深,墮入萬劫不複的地獄!

古冬楊:不必多說了,關如水,在我最不耐煩的時候,我會讓你們關家的所有人墮入地獄!

關如水:那你就永遠完成不了你的那個卑鄙帝國交給你的可恥使命。你即會成為中國人民的罪人,也會成為你們那個帝國的罪人,無聲無臭地在這個世界上消失!成為一堆糞土都不如的東西!哈哈——!可悲可鄙呀!

古冬楊站起身:關如水,你不要太得意了,不要以為你是有個學問的人,就巧舌令劍。我一定會拿到我們帝國想要得到的東西的!

關如水:最終你會失望地流淚!也許你會失望地自裁!

古冬楊用鼻子哼了一聲,轉身出去。

1281、夏日。日景。曹橋鎮。鬼子、偽軍正在押著百姓修鎮口的工勢。鎮四周,鐵絲網的外邊百姓在挖壕溝。遠處,舒佑山,滿星隱身在半人高的莊稼地里悄悄觀察。兩人察看明白。

佑山:走。

二人轉身離開。

1282、夏日。晨景。龍崗縣城的早晨。古冬楊騎著馬,帶著一隊鬼子、兩隊偽軍出城,上龍崗。

1283、夏日。日景。蓮花庵。古冬楊在蓮花庵前下馬。

古冬楊在庵門前略停,仰頭看看蓮花庵的門匾,沿路繞向庵後的山林。古冬楊對日軍:立即散開四處查看,有無多人踩踏草地的痕跡。古冬楊向樹林走去,忽然看見林旁的兩座墳墓。古冬楊繞著兩座墳墓轉了一圈,在無字的墓碑前停住。滿面疑惑狀。

古冬楊對身邊的塗鳳山:塗團長,你們中國人什麼樣的人在死後立這種沒名字的碑?

塗鳳山:這•;•;•;•;•;•;太君,除了沒人知道名字的死尸被人發現,被善心人埋了,不知姓名,無法立碑外,再就是時候長了,本來有碑,爛沒了,其它的就都是有墳就有碑的。致于,又立了碑,又不寫名字的墳,我還真不知道是咋回事兒;也是頭回見到。

古冬楊微微一笑:那我告訴你,這墳中的人是他自己本身不願意,或是活著的、熟悉他的人、他的親人和朋友不願意讓他的名字被人知道、怕人知道,所以才立這種無名碑的。

塗鳳山:太君高明!太君說的對!

古冬楊:這兩座墳里的人,一定是有特殊意義的人,絕對不是一個平常百姓。

小村:會不會是庵中的老尼墓?

古冬楊:不會,如果我沒猜錯,這兩個人就是在這庵中躲藏世上什麼事的俗人。

塗鳳山:太君,那我把庵里的尼姑兒抓來問問?

古冬楊:不可,我們大日本帝國也是佛教信徒眾多的國家。我們不可褻瀆佛教淨地,當以禮相投,還是我們入庵去看看吧。

1284、夏日。日景。蓮花庵正門處。古冬楊等入庵,黎可兒正好從正殿出來,轉過正殿,向後面走,古冬楊看見黎可兒背影。黎可兒回到自己房中打坐。

古冬楊步入庵院院中,一小尼驚慌迎上,另一小尼急入慧廣房中。

慧廣閉目誦經。小尼:師傅,院中來了一些當兵的。

慧廣睜開眼:噢,知道了。

慧廣起身,同小尼出來,迎到前院。

慧廣:施主,小庵庵小,不知施主是降香還是小憩?

古冬楊:俗人入庵,無非解惑。

慧廣:施主絨裝在身,何惑有之?若不是想知道放下屠刀的內意,那一定就是找什麼東西。

古冬楊:大師高明。屠刀在手,我不殺你,你必殺我,其中無惑,只有一個斗字。我所惑者,是貴庵後面那兩座無名的墳。

1285、夏日。日景。蓮花庵。可兒房中。素蓮入。

小姐:前面來了許多日本兵。會不會是古冬楊他們?

可兒:別嚷,千萬不要出去,就在屋中待著。

可兒起身,走到窗前向外窺視。忽見古冬楊,大驚狀,對素蓮:是古冬楊!他怎麼來了!

素蓮:小姐,那怎麼辦哪?

可兒:別慌。

可兒略一想,走,咱倆進里面打坐,師傅會有辦法的。

可兒帶素蓮進里面,面壁而坐,低聲誦經。

1286、夏日。日景。蓮花庵院內。

慧廣:施主,你是說後面的那兩座墳?

古冬楊:正是,如果是來路明,去路明的人,當碑上有字,而這二人有碑無字,其中必有蹊蹺處。

慧廣:也沒什麼可蹊蹺的,人生人死都是必然,來時無名,去時何須有名。這是想得開的人。

古冬楊:那是什麼人將這兩個人送到這里?

慧廣:不曾相識。來了幾個人,抬了棺木,說這兒風水好,又近庵院,讓以去之人地府之中,常聽誦佛之聲,也可早悟重生,努力修佛,脫離輪回之苦,所以,就埋在這兒了。

古冬楊:依我觀察,那塊地方應屬庵院,怎麼能容他外來人隨便下葬?

慧廣:施主,出家之人,當上無片瓦,下無插針之地,只是寄于信眾的施舍之地;吃施舍素食,靜修深覺,以求正果之路。這庵院也無非是寄托肉身的地方,不過是讓我等有苦修苦煉的場所而已。這地方都不屬我等,何況庵院外的寸土寸草?

古冬楊:說的好。師付看來覺悟甚深,已是大師了。那麼大師可否允我院中各處仰視?

慧廣:隨便,只是徒兒淨修之處乃清淨之地。還請施主留步留德。

古冬楊一笑。步入正殿,偏殿,後殿,再來到黎可兒房前。

古冬楊推門欲入。

慧廣:施主,徒弟靜修之地。我等雖為出家人,但畢竟男女有別,庵中禪房不讓于閨房,還望施主莫入為好。

古冬楊住手:大師,我要是進去看看後果如何?

慧廣:我佛慈悲自可悲憫,但施主造業生業需在輪回中自身消業。非佛可解,非他人可替爾。

古冬楊一笑,轉過身來。向別處走。

1287、夏日。日景。龍崗上。古冬楊帶隊返城。

1288、夏日。日景。蓮花庵內。可兒房中。慧廣入。

可兒、素蓮從內室里出來。

可兒:師傅。(拉住慧廣的手)那個人就是古冬楊,日本名字叫石井武夫。

慧廣:噢,怪事兒,他怎麼來了這里?

可兒:不知道,不過我想,他肯定不是奔我來的,他不會知道我在這兒。他要是知道的話,他絕對不會就這麼走的。

慧廣:玄忍,這個人既然在這里,你日後需要小心了,這個人一看,兩眼中含著凶光,肯定不是良善之輩,千萬不要讓他見到。

可兒:是,師傅,可是•;•;•;•;•;•;

慧廣:可是什麼?

可兒:師傅,我怕因為我連累了庵院。

慧廣:放心吧,我佛慈悲,必會保佑我們安然無恙的。

可兒:師傅。

慧廣:安心靜修,不必多想。阿彌陀佛。

1289、夏日。日景。茂楊口。英難堂內。仁賦、霜菊、佑山、滿星等。

佑山:這正是個好機會,別等鬼子把工勢都修完了,那咱就打不了了。

仁賦:現在曹橋上有多少鬼子?

佑山:也就三十多人,偽軍也不過幾十人。

霜菊:仁賦,這事兒得問問四姨。

仁賦:我是司令,你是副司令,打仗的事兒是咱倆說了算,不用問四姨。要是一問,四姨又要提到和姜隊長他們聯合的事。

霜菊:那就打,多殺幾個鬼子解解咱的心頭之恨。

仁賦:好,佑山、滿星,你們現在就進鎮,把炸藥帶進去。

1290、夏日。日景。曹橋鎮口。佑山、滿星趕著一掛大車,車了拉一個大酒甕和十幾壇酒。到鎮口。偽軍攔住。

偽軍一:站住!干啥的?

佑山:送酒的。

幾個偽軍過來,搬著一個壇子聞聞。

偽軍二:兄弟,這酒不錯,多少錢一壇?

佑山:五塊大洋。老總要喝呀?

偽軍二:這麼好的酒咋能不喝?不過我這兒只有槍,可沒錢。

佑山:老總要喝還什麼錢不錢的,搬兩壇吧,我們常來送酒,以後關照點兒兄弟們就行。

偽軍一:好說好說。

幾個偽軍搬下兩壇酒。偽軍頭一擺手。佑山趕著車入鎮。

1291、晚景。茂楊口。四妹房中。四妹、柳秉漢。

柳秉漢伸出兩手搭在四妹肩上,欲將四妹攬入懷中狀,火熱**的眼神望著四妹。

柳秉漢:四妹!

四妹:秉漢,不行,大仇沒報,我現在不能做對不起善耕的事兒,等殺了古冬楊和城里的鬼子,給咱都報了大仇,善耕的眼也閉得上了,我對善耕也問心無愧了,那時我就是你的人,那時四姑娘的身子就是你的!

柳秉漢將手放開:四妹,好!為了你,為了咱兩家的大仇,我柳四兒殺鬼子,就是死了也願意,只要你心里有個柳四兒就行了!

四妹:秉漢,咱不說死,咱得殺了鬼子,好好在一起活著。

1292、夏日。晚景。茂楊口。四妹房中。田兒推門急入。

田兒:四姑娘,仁賦又要帶人去打曹橋鎮!

四妹吃驚地:在哪兒?怎麼事先不跟我說一聲?!

田兒:你快去吧,他們就在口前的空場上,馬上就要下山了!

四妹:柳四哥,走!咱看看去,這仁賦自作主張的老毛病又犯了。

1293、夏日。晚景。茂楊口前的空場上。

關仁賦站在隊伍的前面。四妹、柳秉漢、田兒出。

四妹:仁賦,這是要干啥去?

仁賦:四姨,打曹橋。佑山他們都探聽好了。

四妹:這麼大的事怎麼不跟我說一聲?

仁賦:四姨,我怕你擔心。

四妹:謊話!你是怕我攔著你,是怕我提和姜隊長他們聯合的事兒!

仁賦:四姨。

四妹:行了,叫什麼四姨!我哪是你四姨!這麼大的事兒,你就是不跟我說一聲,也得跟你柳四叔說一聲。怎麼就能偷偷摸摸地自作主張?今兒個晚上不行去!等弄准了,有了把握再說!

仁賦:四姨,不行!佑山和滿星他們都已經進了鎮了,一會兒就炸鬼子的炮樓,咱要不去,那不把佑山和滿星扔到那兒了嗎?

四妹:你說你,仁賦,這自以為是的老毛病怎麼就不改?

柳秉漢:四姑娘,既然仁賦把事兒都做了,說也沒用了,咱也不能把滿星和佑山扔到那兒不管。這麼著,我和仁賦一塊去,曹橋鬼子不多,沒事兒。

四妹看柳秉漢:柳四哥,打仗可不是鬧著玩兒的,你年歲大,又是仁賦的長輩,可要多加小心!

柳秉漢:放心吧,沒事兒,我能帶好大伙兒!

四妹:唉,那就去吧!

關仁賦轉身:出發。

仁賦、柳秉漢帶人下山。

夜色降臨,夜幕下,關仁賦的隊伍在龍崗上向前行進。

1294、夏日。夜景。曹橋鎮內。吳滿星二哥吳滿倉家。吳滿星與佑山在二哥滿倉家燈下。滿星將兩個炸藥包做好。拿著放在外面。

佑山:准行?

滿星:准行。

佑山:你記准了?

滿星:記准了,沒錯。

佑山:仁賦他們快到了吧?

滿星:我看該到了。

佑山:那咱們過去。

1295、夏日。夜景。吳滿倉家。幾個人出屋,滿星與一個關家軍各夾一包炸藥。

滿星:你們兩去炸鎮西頭的,我去炸鎮東頭的,咱分開干。兩關家軍點頭自去。滿星等人順僻靜小巷摸到鎮東。

鬼子的炮樓下堆放著亂七八糟的東西。

1296、夏日。夜景。曹橋鎮口。鬼子炮樓附近巷中。佑山、滿星等人躲在暗處細細觀察炮樓處鬼子偽軍動靜。

佑山附滿星耳旁,悄聲地:滿星,能靠過去嗎?

滿星:能,鬼子修工勢,亂堆了些東西,正好能靠上去。

滿星四處看看:少爺,你們就在這兒等著,我一個人過去就行。

佑山點點頭,輕輕拍拍滿星的肩膀:小心點兒。

滿星:放心。

滿星夾一個炸藥包,悄悄向前摸去。

炮樓下,入鎮口的崗樓里,站著一個偽軍,路口設了木柵路障。滿星摸到炮樓後,被築起的沙包擋住。滿星剛欲躍上,炮樓內忽然出來一個偽軍。奔著沙包過來,站在沙包根上哼著小曲兒撒尿。滿星蹲在沙包的這邊。

1297、夏日。夜景。鬼子炮樓處。偽軍撒完尿回去。滿星悄悄爬上去,跳下,奔到炮樓牆根處。里面走出一個偽軍,拿著手電四處照。

里面一個偽軍:干啥呢?

拿手電的偽軍:我聽見好像有動靜。

里面的偽軍:有啥動靜,還有酒嗎?

拿手電偽軍:有。(回身進屋。)

1298、夏日。夜景。鬼子炮樓內。

偽軍一:小點聲兒,太君在上面歇著,你吵醒了他不得挨揍。

偽軍二:喝吧,真他媽是好酒。

1299、夏日。夜景。鬼子炮樓根下。滿星將炸藥包放好,將導火索用土蓋好,點著,飛快翻過沙包,向那邊的巷里奔去,炮樓上的偽軍和日本兵聽到聲音,偽軍高喝:誰?

滿星等奔入胡同中。

1300、夏日。夜景。鬼子炮樓內。炮樓里的偽軍一跑出,四處看,忽見導火索的火亮和炸藥包,指著炸藥包驚得說不出話狀: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

幾個偽軍跑出:炸什麼炸!瞎他媽喊,皇軍•;•;•;•;•;•;

眾偽軍看見炸藥包,一起驚呼:太君!炸藥!

1301、夏日。夜景。鬼子炮樓處。炸藥爆炸,炮樓粉碎,鎮口崗樓全部炸碎。鎮西口鬼子炮樓同時被炸飛。

1302、夏日。夜景。關家大院正堂。西廳臥房內。古冬楊、小村身著睡衣。古冬楊在地下踱步,小村躺在床上。

古冬楊:我總覺得那兩座墳中有文章。

小村:死的人了有什麼文章。

古冬楊過去,坐在床邊,用手摸著小村的臉:死的人了,再有文章也沒有意義了。但是,關鍵是活著的人,給那兩個人立無名碑的人。他們不單是怕死的人的姓名被人知道,更怕知道了死的人的名字,而想到活人的名字。

小村點頭:嗯,要是這樣說倒是很有道理。

古冬楊:我相信老尼說了假話。不會有人在那里建兩座孤墳的。

小村:你覺得那里面應該是什麼人?

古冬楊:與庵院中人有關系的人。

小村:那又能怎麼樣?

古冬楊:我一定會把這兩座墳查個水落石出的。

忽然外面傳來微弱的爆炸聲。古冬楊一驚,慌忙脫睡衣,穿軍裝。

1303、夏日。夜景。曹橋鎮口。關仁賦帶人沖入,激戰,炸開鎮公所的幾處牆,火光沖天,關仁賦等沖入院中將鬼子偽軍消滅。

柳秉漢為護仁賦,被一鬼子刺傷。

1304、夏日。夜景。關家大院正堂。古冬楊、小村。外面鬼子兵入。

鬼子兵:報告!曹橋鎮方面傳來爆炸聲。

古冬楊身著軍服從里面出來。與鬼子兵急奔西城。

1305、夏日。夜景。龍崗縣城西土城牆上。古冬楊上土城樓向西觀看。

1306、夏日。夜景。遠處。曹橋鎮方面的天空被沖天的大火燒紅。間接傳來的爆炸聲。

古冬楊氣急敗壞的叫聲:曹橋鎮!曹橋鎮!

1307、夏日。夜景。茂楊口。柳秉漢房中。柳秉漢、四妹、仁賦、霜菊。四妹為柳秉漢包紮傷口。

四妹:柳四哥,疼不疼?

柳秉漢:沒事兒,不疼。這點兒小傷算啥!腦袋掉了才碗大個疤。

四妹嗔怪地:瞧你,還有心說笑話呢。多懸的事兒!

柳秉漢:打仗嘛,哪有不懸的,哪有不死不傷的?

四妹:話雖這麼說,可咱和別人不一樣,咱的人都是自家人,咱不能無緣無故再搭上人了,咱得指望著大伙去報仇呢。

柳秉漢:四姑娘,我知道你是好心。以後我和仁賦多加小心就是了。

1308、夏日。晨景。龍印山貨行中。仇占伍、占印等人。

占伍:昨晚曹橋鎮又遭襲擊了。

占印:打的咋樣?

占伍:鬼子、偽軍一個沒剩。曹橋鬼子的彈藥庫都給炸了。

可惜那的彈藥庫里的彈藥大部分都被鬼子搬走了。

占印:上回鐵順說是仁賦干的,這回又是仁賦干的?

占伍:還不知道,我是昨晚隨古冬楊去增援的,等我們到那兒,啥都沒了,到處是鬼子偽軍的尸體。今兒個早上要進山的鬼子、偽軍又被臨時派去了二百來人。就把我們替回來守城了。

占印:這一仗打得好,起碼牽制了進山的鬼子。咱們可以充分准備,更有把握打贏這一仗了。不過這一仗要是仁賦打的,這樣干就屬于蠻干了,早晚要吃虧的。讓鐵順上趟荗楊口,看看是不是仁賦打的,要是的話,得讓鐵順告訴仁賦,從現在起要穩住,別讓古冬楊發現關家已奪了荗楊口殺了豁子。否則鬼子是要對關家進行報複的。

占伍:好,我這就去。

仇占印:別急,讓鐵順這趟去要策略點兒,再做作關仁賦的工作,爭取他的隊伍早日成為黨的抗日隊伍。成為聯合抗日軍隊的一支生力軍。團結起來,打擊日寇。另外,讓鐵順小心點兒,鬼子正是紅眼的時候,別被鬼子發現了,暴露了鐵順和仁賦他們的聯絡。

占伍:放心吧,我會加小心的。

占印:占伍哇,關仁賦年輕氣盛,雖然固執,但四姑娘倒是開明的,就沖姜隊長上回去茂楊口看,四姑娘是願意加入咱的隊伍的。你讓鐵順最好和四姑娘單獨談,但千萬注意,別讓四姑娘和仁賦之間產生誤解,那到時候就不好辦了。

占伍:我知道了。

占印:光輝,你去姜隊長那里一趟,跟他商量一下,兩打曹橋都是夜里,看看最近選一個白天,再打一次曹橋,迷惑鬼子。讓鬼子白天黑夜都得提心吊膽,沒消停的時候。不用攻進去,在鎮外打就行。也不要怕鬼子偽軍發現是游擊隊。

光輝:占印,已經兩打曹橋了,鬼子肯定要對那兒進行嚴防的。

占印:正是因為已經兩打曹橋了,而且都是夜里,所以才要三打曹橋,而且要在白天,讓鬼子摸不著頭腦。

1309、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堂。古冬楊、小村、塗鳳山。古冬楊暴跳如雷。

古冬楊:天上掉下來的!天上掉下來的!塗鳳山,你信嗎?!

塗鳳山:太君,我•;•;•;•;•;•;我信•;•;•;•;•;•;?

古冬楊:你信個屁!天上能掉下來一支隊伍嗎?這是一支流寇!

(古冬楊轉對小村):小村,我覺得這伙兒流寇與那兩座墳有直接的關系。

小村:我認為你的想法誤入了歧途。不過,我倒覺得這支流寇與荗楊口有關。

古冬楊:笑話!荗楊口上的豁子僅僅是一個無賴。連他的荗楊口都是我大日本皇軍幫他奪來的,他絕對不能、也不敢和我大日本皇軍對抗!

古冬楊:塗鳳山,荗楊口上的豁子打了曹橋鎮?

塗鳳山:豁子?太君,不會!不會!絕對不會!豁子沒那個膽兒,他就是再有一萬人的軍隊也不敢和皇軍對抗。再說他也沒心思和皇軍對抗,剛得了荗楊口沒多少日子,他連山恐怕都不敢下,哪還敢和皇軍對抗啊?再說了,曹橋的百姓不是說了嗎?咱們的人一邊往後撤一邊喊,有大炮!有大炮!那茂楊口上哪兒來的大炮哇!

古冬楊:你有這個把握嗎?

塗鳳山:我敢拿腦袋擔保。太君,你看,這還有豁子來的信呢,剛來的,他說他的人現在沒法兒下山。柳四兒跑了,他怕柳四兒殺回去。他還朝我要大煙,要幾個娘兒們。你說就他這樣的人敢跟皇軍對抗?他沒那個筋骨囊兒!另外,茂楊口上也絕對沒炮,我知道!

古冬楊:那你就再給豁子寫封信,讓他嚴守山寨,同時派出他的人馬幫我們秘查襲擊曹橋的這支隊伍的隱藏地點。一旦有消息立即向我報告。

塗鳳山:是!太君!

古冬楊若有所思地:我懷疑,這是一支突然潛入這一帶的一支正規化部隊。

塗鳳山:太君高見!我說也是!

1310、夏日。日景。一間民房中。姜松岳、田尚虎、光輝等人。

姜松岳:占印想的對,我們也正打算這麼干,多牽制敵人一天,山里的隊伍就更有把握消滅那里的鬼子一天。好,我們馬上布置這次戰斗。

1311、夏日。日景。關家大院。關押段長生房中。段長生歪在炕上抽大煙。塗鳳山入。

段長生慌忙下地:塗爺!

塗鳳山:別他媽裝殷勤了,坐著你的吧!

段長生:是!塗爺。(段長生坐)

塗鳳山:段叔,這幾天的日子過得咋樣?

段長生:還中。塗爺。

塗鳳山:什麼叫還中!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段長生:塗爺,你怎麼也得讓我出去蹓蹓。這在屋里憋著是真難受。

塗鳳山:我說老段頭兒,你要抽大煙,我也給你弄來了,這吃的也有,喝的也有,你出去蹓啥?滿街跑槍子兒,給你鑽上咋辦?你兒子管我要人,我哪兒給他整爹去?我能給他當爹嗎?我看你是惦心出去逛窯子吧?

段長生:塗爺,要是去樂呵樂呵也中!

塗鳳山:中個屁!你個老王八蛋!你還真惦記著這事兒?你趕緊給你兒子寫封信,讓他上這兒來一趟,一是來看看你,二是給你送點兒銀子來,三是塗爺我也想他了,他要是不來,就讓他送一千大洋也成。你把信寫得了,大煙我還供著你,信要是寫不好,別說娘們兒,煙土也沒了!

段長生:塗爺,你看這•;•;•;•;•;•;

塗鳳山:你跟我來這套?好,有你的,真是他媽京城里混出來的油子。趕緊寫,別等我煩了,找個獸醫來閹了你!

段長生一抖:是,塗爺。(到桌邊寫信。)

1312、夏日。日景。茂楊口。四妹房中。四妹、鐵順。

四妹:鐵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可眼下仁賦報仇心切,我就是勸,也是勸皮勸不了瓤。我看不如這麼辦,鐵順,等有機會我想辦法去找姜隊長,讓他們和咱的關家軍聯合打一次鬼子,讓仁賦看看,他的心里就有底了。

到那個時候,他再固執的話,我就把司令收回來,我當。

鐵順:好,四姨,你說的話有理。

四妹:我想問你句不該問的話。

鐵順:四姨,咱是一家人,有什麼話你說。

四妹:鐵順,你是不是在了共產黨啦?

鐵順:四姨,這個話咱以後再嘮。不過共產黨是咱百姓的黨,是想讓天下百姓都過上好日子的黨,是打鬼子的黨,這個是真的。

四妹:那好吧,鐵順,四姑娘雖女流之輩,但四姑娘不糊塗。我明白了。

1313、夏日。日景。龍印山貨行後屋內。占伍、占印、鐵順等人。

鐵順:少東家一句也聽不進去。一提聯合,立馬變話兒,再就是那一句,等我報了大仇。我也沒法兒,再深勸又怕他翻臉,以後更不好提這個茬兒了。

占印:那四姑娘呢?

鐵順:四姑娘有她的想法,她是有心加入咱們的隊伍,但是這個時候,四姑娘怕太逼仁賦容易適得其反。四姑娘說,仁賦打了兩個勝仗,正是躊躇滿志的時候,加上念念不忘報仇,所以很難勸住。

占印:越是這時候,越是容易出大錯的時候。所以,鐵順,你這一陣子得多留心關仁賦,防著他有過激的行動。咱要盡最大的努力保護好抗日力量。

鐵順點頭。

1314、夏日。日景。茂楊口。柳秉漢房中。柳秉漢、四妹。柳秉漢躺在床上,四妹府身為柳秉漢包好傷口。柳秉漢一把將四妹攬入懷中。四妹沒有掙開,順從地俯在柳秉漢的胸脯上。四妹追憶往事般的眼神兒,四妹眼里閃動的淚花兒。

柳秉漢:四妹,我是真心喜歡你的,這你是知道的,這麼多年,我等著你,一直的等;我就知道我能把你等到身邊來。

四妹在柳秉漢的懷中,眼望一邊,點一點頭。

柳秉漢:四妹,我就是這麼個人,心里咋想的就咋說。四姑娘,我問一句,你是不是也是真心喜歡我柳四兒的?

四妹又點一點頭。

柳秉漢用手去捧四妹的臉。兩個人對望的眼神兒。

柳秉漢又將四妹摟入懷中。

四妹:秉漢哥,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歡我的,你等著,四哥,等咱報了仇,我馬上就嫁給你,我天天讓你摟著我,我躺在你的懷里睡。

柳秉漢:四妹,我等著,我等著那一天!四妹,柳四兒這輩子要是不能和你在一起,柳四的命也就沒了。

四妹眼里噙著的淚水流出。四妹點一點頭。

1315、夏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四妹、仁賦、柳秉漢等。那希汝入。

那希汝:四姨,剛有兩個人到了後屯,說是程先生派來的。我把他們帶來了。

四妹:程先生?他們有什麼憑證?

那希汝:有,說是有程先生的親筆信。

四妹:快請進來,也許有你二叔的消息。

那希汝應出,引二人入。

四妹:二位是從哪里來?

其中一人:請問可否是四姑娘?

四妹:是我。

李濤聲上前:四姑娘,我叫李濤聲,這位叫馬悅,是程先生派來的,並有書信在此。

李濤聲將信遞上。

四妹將信接過:二位請坐。

李濤聲二人落座。四妹看信。

(程子風話外音):四姑娘見字如面:九一八驟變後,子風心中甚為惦記如水兄及諸家人。但因相隔萬里,鞭長莫及,唯晝夜懸心而已。後經黨內友人幫忙,查悉如水兄一家慘遇,心中甚為驚駭,悲絕幾番,啼淚裹血;肝腸寸斷,痛不欲生。每日以淚洗面,遙而悼之。我中華乃泱泱大國,卻受倭賊小邦侵害,竟占我國土,屠我黎民,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憤恨之余,甚覺恥辱無顏。子風雖有心報國救民,複仇殺寇,卻又從武不能,從政不遇。唯遺憾跌足耳。

四姑娘,如今中原大地抗日呼聲如暴風驟雨,民眾抗日情緒萬分高漲。當此之時,四姑娘須盡力保護家人,免再受難,若報仇恨,不可貿然作為,當計後果,以自保為先,即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道理。等待時機,殺寇複仇。

今持信二友乃黨國要員,因再三思索,以為國難當頭之時,應以救國之危難為重,人人當以全力報國救國,不可存點滴私欲。所以以為,如水兄所收藏大清帝國秘藏寶藏藏寶圖應從現于世,捐為國有,據為抗戰所需資本一二。以早驅日寇,救同胞于水火。所以忍痛割心,勸四姑娘,設法轉告如水兄,清庭大勢早去遠矣!莫須再守愚忠,當悖王爺之托,將藏寶圖獻于國家,以此巨資轉用軍需,抗擊日寇,還國土于完整,光複失地,興旺中華,示此歉意,還望四姑娘斟酌。

叩首。

程子風 再拜

四妹看罷掩信落淚,沉思片刻:李先生,程叔叔的信我已經看過了,意思也都明白了。實不相瞞,這張藏寶圖確實在關家老爺子手上,其他家人一概不知,也從未見過。眼下家父被鬼子囚在城中,我們正在想方設法救他出來,只是眼下時機尚未成熟。只有救出老爺子,這件事才可商量。我雖有心,也實在是愛莫能助。

李濤聲:這些情況我們已經知道了,我們來,就是要配合你們救出關老先生,拿到藏寶圖的。

四妹:二位不要著急,你們可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這批寶藏的藏寶圖並非一份,而是兩份,要想得到寶藏,需兩張藏寶圖對在一起才能確定寶藏的地點。而老爺子手中只有一張,就是拿到了,也是沒法確定藏寶地點的。另外這兩張藏寶圖拼在一起以後,還有幾句秘解詞,另存它處,也要找到,也就是說有了兩張圖,還需有那份秘解詞,這些東西需都到一起,才能取寶。單有任何一件都是沒用的。

李濤聲:這我們也知道,我們已對這件事進行了詳細調查。另一張圖在黎可兒手里,黎可兒是王爺的情婦,後黎可兒曾被日本間諜控制,並與冒充她表哥的日本關東軍特別行動組組長,即古冬楊,也就是石井武夫差點兒結婚。後黎可兒被王爺救出,王爺負傷,曾在長春、哈爾濱治傷。傷愈後,潛于民間再無蹤跡,估計就在這一帶的某地潛藏。所以他們的處境十分危險,時刻都可能被鬼子捉到。我們也正在派人秘密尋找他們,以求對他們的保護。因為那份秘解詞就在王爺手里,一旦他們落在鬼子手中,這三個掌握寶藏圖的人就都在鬼子手里了。所以黨國對此十分擔心,甯可毀圖,也不能讓這批寶藏落在鬼子手里,那將對我們抗日十分不利。

四妹:這麼說,你們也一直在尋找藏寶圖?

李濤聲:對。大帥在時,我們就對此事進行了密查。只因大帥坐鎮東北,怕密查事泄露,未敢妄動。後來王爺、黎可兒失去蹤跡,再後來鬼子打了進來。所以此事就陷入最困難的時候了。

四妹:那麼,這麼長時間為什麼沒來找我爹取圖?

李濤聲:很簡單,關老先生是開明人士,必能懂得這些大道理,沒必要先去驚動。只要找到黎可兒和王爺,作通他們的工作,關老先生是會以國家利益為重的。

四妹若有所悟地點點頭:二位遠道而來,先去後寨歇息吧,這件事情也不是立時能辦到,咱們日後再商量著辦。

李濤聲:好,到了這里,一切就聽四姑娘安排了。

四妹:希汝,帶二位到後面歇息吧。

那希汝:二位請。

李濤聲二人拱手後隨那希汝出。

仁賦:四姨,你看這信是程先生的親筆信嗎?

四妹:是,肯定是。只是簽名上這次是三字豎寫,而每次則是上一個大的程字,下面則是橫寫的子風二字。

仁賦:四姨,這事兒咱不能應他,得救出爺爺,讓爺爺做主。

四妹:我也是這麼想的。

仁賦:四姨,另外我覺得藏寶圖就是爺爺回來咱也不能輕易給他們。國民黨到底是不是用這筆寶藏打鬼子咱也不知道。要說他打鬼子,鬼子進了東北,他們為什麼要把東北軍調走?結果東北軍一走,把小鬼子放進了東北。如果不把小鬼子放進來,咱家也不能遭這慘禍。這和賣國有什麼兩樣,這麼大一筆寶藏若是交到他們手里,他們能用作抗日嗎?

四妹:仁賦說的對,我方才也這麼想過。另外,這封信程叔叔簽字上的變化也一定有些緣故,只是咱們不知道而已。除非等救出老爺子才能明白。

仁賦:四姨,那咱們對這兩個人現在該怎麼辦?

四妹:既來之則安之。暫時絕對不能讓他們離開。一是咱們不知道他們的底細,二是咱還沒打縣城,沒報大仇,鬼子和塗鳳山還不知道咱們奪回了茂楊口。所以無論如何也得救出老爺子時再說。

仁賦:四姨那他們非要走怎麼辦?

四妹:仁賦,這事關系咱大伙兒的命,關系到咱能不能報仇的大事!

不能心軟,心善,你就讓佑山看住他們就行,絕不能讓他們離開西寨,後寨和前寨都不能讓他們來。咱們暫時誰也不見他們。

仁賦:好,就按四姨說的辦。

1316、夏日。日景。一個村口。整裝待發的游擊隊戰士。

姜松岳對游擊隊隊長:同志們,這一仗要打得猛一點兒,不必攻入,我們的目的就是吸引牽制敵人,完成任務後迅速撤離。

游擊隊隊長:是!

姜松岳:出發吧!

游擊隊長:是!(轉身)出發。

游擊隊出發。




上篇:正文 第三十九集    下篇:正文 第四十一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