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四十一集   
  
正文 第四十一集


第 四十一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1317、夏日。日景。龍崗上。古冬楊、小村帶一隊鬼子、一隊偽軍奔蓮花庵。塗鳳山緊隨古冬楊馬後。趾高氣揚狀。

古冬楊自以為是地:我們一定會在那兩座墳里找到秘密。

小村:為什麼?

古冬楊:憑我的感覺。因為我覺得這是人的習慣,世界上所有的人都願意把秘密埋藏的兩個地方,一個是地下,一個是心里。

小村:埋在地下的秘密我們有可能挖出來,埋在心里的秘密我們可能永遠也挖不出來。

古冬楊:不!只要我們使用的方法對頭,那就沒有我們挖不出來的東西。

小村:我覺得你現在變得越來越古怪了。

古冬楊哈哈大笑:講的好!但我告訴你,只有古怪的想法,才是剖析這個世界的最好辦法。

小村不屑地:只怕失敗的時候會更痛苦!

古冬楊:別想那麼多了,等到這場偉大的戰爭結束的時候,我們兩人就在這里蓋一座莊園,在這里生活下去,我要用我的眼睛看著這里,實現我的那些古怪的想法!

1318、夏日。日景。蓮花庵。銀秀、黎可兒在可兒的房中。

黎可兒 :銀秀,我看你是個穩便人,憑我的經曆我告訴你,你要記住,這個世界上,最值得你相信人就是你自己。除了你自己以外,誰都是不可以完全相信的。因為你最相信的一個人,有時候,他會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他的這種做法,可能在不經意中就害了你。而這種傷害,往往又是致命的傷害。

銀秀:三姨,這我知道。

黎可兒拉著銀秀的手:銀秀啊,知道就好。另外,在處理一些事上,有些時候,也未必進就是勝,凡事要進一步想,也要退一步想,進退之間要認真尋求取舍,才能把握好做事的尺度。這是我在磨難中總結出的經驗,也可以說是三姨用這一輩子的生命摸索出來的。現在關家的人中各個報仇心切,所以你要把好這個關,千萬不要以命相搏。人都死了,仇報不了,反而含恨九泉。那是最遺憾的事。

銀秀:三姨,這我也知道;只是到了那個時候,恨在心里頭升起,就啥都忘了。只想去殺鬼子。

黎可兒:能殺則殺,不能殺則不殺。人自己造的業,是由自己背著的,得自己去消,鬼子殺人放火,搶咱的家,天道昭昭,自會遭報應的。所以咱自己還得以善為道,少殺少戮,盡量不去造業。佛家勸人行善是最有道理的,但佛只能勸你,事還得人自己去做,誰做壞事,佛都救不了他。他得自己去背著罪,自己去嘗還罪責。所以,一切事情都還是要靠自己的,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銀秀,你要告訴仁賦,手中有了槍和隊伍,千萬不要作惡,報了仇,殺了仇人就放下屠刀。

銀秀:三姨,這中,我聽你的。

黎可兒:好了,我也不多說,你把我說的話記住就行。

銀秀:三姨,我能記住。

黎可兒:另外,我這趟讓你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咱倆的事,就對別人不要說了。事情總有出頭之日,不要著急。

銀秀:是,三姨。

1319、夏日。日景。龍崗上。古冬楊帶著鬼子下龍崗,奔蓮花庵。

古冬楊指著遠處的山嶺:我總有一種預感,這片山林可能給我們帶來什麼。也許是好的訊息,也許是不好的訊息;總之會有訊息的。

小村:曹橋鎮已經被打了兩次,在那里,我們帝國的軍人全部戰死,也許這就是一個訊息。但我相信,這不是你要的。

古冬楊:當然,我們帝國的軍人在那里光榮地殉國了,但你以為這就是個壞訊息嗎?

小村:那你總不能說是個好訊息吧?

古冬楊:這個自然。但如果從另一個角度看,我倒認為,也可以算作一個好訊息。它給我們拉開了一出戲的帷幕;比如蓮花庵後面的那兩座神秘的墳墓。我們可以在那里面假設出許多事情,想像墳墓中人的許多故事。猜測墳墓中人生前的一切,撥開白骨,也許就能找到我們需要的東西。

小村笑:石井君,也許特別行動組的生活使你增添了無盡的想像力,這是容易把一個人帶入歧途的。

古冬楊:在想像中是沒有歧途的,哪一條路也許都是對的,也許都是錯的。但在一萬個想像當中,只要有一個是對的,那就是成功;那就是成名的機會。這和作戰一樣,在一萬次戰役中,有一萬個將軍奔突在戰場中,也許只有一次戲劇性的戰役,就會使指揮這次戰役的將軍成名,這就叫碰巧。碰巧有時候就是真理。

小村:那你到底認為那兩座墳墓里的人是什麼人?

古冬楊:這些天里,我為失蹤的王爺和黎可兒想像了一萬次,想像他們藏匿的地點,想像他們的生活,想像他們恐懼的表情。想來想去以後,我把這些想像的基點落在了他們藏身的地點上。我找到了根據,哪里都不是他們合適的藏身之地。小村屯中?不可能。小村小屯中如果有個新來的人,那是最引人注目的事情。大城市中?也不可能,只要他們在那里生活就絕對做不到足不出戶。縣城小鎮之中?還不可能。那里不具備隱蔽的條件。結廬山中過隱居的生活?更不可能,他們吃什麼,喝什麼?沒有他們生存的條件。所以最便于他們藏身的地點只有兩個地方,一個是地下,在那里長眠,把一切秘密同他們的生命一起埋葬。再一個就是寺院、庵院。而在寺院、庵院中,最有可能的就是庵院。因為他們四個人中有三個女人。那麼,在庵院中我又想像了一萬次,哪里的庵院是他們最好的藏身地方?城鎮邊的?小村邊的?大城市邊的?不!都不是!必須是一個偏僻地方的,離關家最近的地方的。所以,我認定,這里就是他們的藏身之地。無碑文墳中的,就是他們中人的尸體!如果據此推斷正確,他們還有兩個活著的人;這兩個人如果活著,就一定會在這個庵院中。

小村哈哈大笑。

小村:你太有想像力了,你不配當軍人,但你會成為一個好作家!

古冬楊:你嘲笑我吧,我會用事實來證明我是對的。

1320、夏日。日景。蓮花庵。可兒房內。黎可兒、銀秀。

銀秀;三姨,你還有什麼囑咐?

黎可兒:也沒什麼了,就是這件事你牢記在心,千萬按我的話去做。

銀秀:三姨,你放心吧。

黎可兒:那就回去吧。把這個包袱帶上。

銀秀:四姨,我想再跟你說會兒話。

可兒:你這孩子,這是什麼時候,咱們日後說話的時候有的是。

銀秀:四姨。

1321、夏日。日景。蓮花庵前。古冬楊等人向蓮花庵走來,然後在庵前停住,古冬楊與小村下馬。

1322、夏日。日景。蓮花庵庵門處。院中小尼看見古冬楊等,飛奔進去報信。

1323、夏日。日景。蓮花庵。古冬楊進入庵院中,慧廣師太帶斷塵及小尼二人迎住。

慧廣師太:施主,何事再臨小庵?

古冬楊:也沒什麼大事,想請師太同我們散散步。看看這山野美景。

慧廣:若為此事,施主請自便,恕老尼不能奉陪。

古冬楊:為什麼呀?如此好的時光,如此好的美景,村野漫步,林間小憩 ,自有一番情趣,怎麼好駁了雅興?師太,請!(兩個日軍立于慧廣、斷塵身後)

慧廣:好吧,既然施主有雅興,我就陪陪施主。小庵兩邊都是路,路不好走人自選,前途難定人自定,選了好路人好走,選了不好的路處處難,到頭來,看看腳,泡原來還是自己走出來的。施主,咱走哪條路?

古冬楊哈哈大笑:師太高論,禪語奧妙。好,師太,那咱們就走投石問路的路。磨幾個自己磨的泡。

慧廣:請!

古冬楊:師太請!

慧廣隨古冬楊、小村、塗鳳山等人向後面走去。

1324、夏日。日景。蓮花庵。黎可兒房中。可兒,素蓮。小尼玄青奔入。

玄青:師姐,那伙日本人又來了!師傅讓你們兩人先躲一躲 。

黎可兒:他們現在在哪兒?

玄青:他們拉著師傅去了後面。

黎可兒:他們來了多少人?

玄青:很多人,都拿著槍!嚇死人啦!

黎可兒:素蓮,你快去正殿下面的那個小門兒里躲一躲。

素蓮:小姐你去!

黎可兒:快別爭了,你快去!我有辦法!

素蓮:小姐!

黎可兒:快去!

素蓮無可奈何地走出。

黎可兒:玄青師妹,我現在就入內閉關,如果待會兒那些日本人來,你就說閉關不能打擾。

玄青點頭:嗯。

可兒入內。

1325、夏日。日景。蓮花庵後。古冬楊等沿路向後面林中。

古冬楊:師太,我看這條小路是通庵內的路,這去墳地的路怎麼能通庵里?

慧廣:天下的路恰如蛛網,都是通的。絕路回頭,便有萬路現于眼前。

古冬楊:師太,按你這麼說,世上就沒有絕路?

慧廣:是。世上的確沒有絕路,只是人不肯回頭而已。世上也沒有獨自獨通的路,只是人非走這條路而已。你說這條路獨通庵里,那施主不妨回頭看,這條路不是還通庵外的千條路萬條路嗎?這是因為你只顧走路,沒有回頭看路所以才有這個錯覺。

古冬楊:說的好,這麼說是因為我眼濁了。

慧廣:不敢說施主眼濁。

古冬楊:那就必定是你眼濁了!

1326、夏日。日景。蓮花庵後兩座墳前。古冬楊站住,立在無字碑前。

古冬楊:師太,我敢打賭,這兩座墳,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一男一女。

慧廣:施主,男人女人與小庵何干?

古冬楊:未必無干。也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慧廣:我佛慈悲,善人惡人都以為可度,所以世人與佛皆有干系。雖說佛門廣開,善者進來,但惡人進來,放下屠刀,痛悔前過,佛也會悲憫他,以善言教之,引他向善的。所以老尼不敢說墳中之人來世是否與佛門有關無關。也未可知,他們來世不就是庵中一尼?

古冬楊:師太好口才呀。你想知道這座墳里的兩個人生前的故事嗎?

慧廣:那是他們的事。不過聽聽也無妨。

古冬楊:這里面躺著的應該是一對情侶。這個男人,他曾經顯赫一時,無非出將入相,便是公候王爺。但是時運不濟,天不作美,亂世來矣,烽煙四起,各路豪傑同出,讓他雖胸懷大志,卻難施抱負。鬧了個文不能輔國,武不能安邦,只好望江興歎。最後流落民間,滇沛到此,含恨而去。這個女子,則是個花容月貌的賢淑女子,一直伴在他的身邊,雖一老一少,又非夫妻,可是這女子對他忠貞不渝,見他死後,晝夜悲傷,染疾而亡。所以這里又多了一座新墳,埋下一對鴛鴦。可歎可惜,人生佳話處處不在!荒郊野外卻有情骨!讓人不僅慨歎哪!嗚呼!悲哉!師太,你覺得這個故事好嗎?

慧廣:為人情死,倒比為人作惡強得多。我覺得不錯。

古冬楊:喲!師太動了凡心不是?

慧廣:不過,我後面的話是,可悲的是這女子的一個“癡”字。

古冬楊:師太,我是受純粹的中國文化教育長大的,所以我對中國人了解得最透。我的生活中在日本本國只待了八年,兒時的兩年,回國受特別教育四年,軍事訓練兩年。就這些。要說中國人,“癡”字的含意上,事實上就是愚蠢二字。有什麼可癡,有什麼可愚。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干嘛非守著一條道跑到黑呀!算了,癡也好,愚也罷,這畢竟是中國人的通病,我們就不說了,今天,我就讓墳中的這兩個人見見他們的故人。看看他們的慧廣師傅,畢竟有一段很好的交往嘛!塗鳳山,動手吧!

1327、塗鳳山指揮偽軍上前掘墓。

1328、慧廣:魂靈已去,寒骨入土為安,施主你這是干什麼?

古冬楊:噢,師太,你認識他們?如果你認識他們的話,只要你說一句話,告訴我他們是誰,我可以讓他們停手。

慧廣:為以去之人求情何須相識,我只是善言相勸。活著的人多了,為什麼偏要和死人過不去?這不應該是施主這樣的人物該做的事吧?

古冬楊:那師太以為,什麼事該是我做的事呢?

慧廣:以胸中學問做與人有利的事。慈悲為懷。

古冬楊:好一個慈悲為懷!

1329、偽軍將墓掘開,棺蓋撬開,眾人掩鼻。

古冬楊:請師太上前看看故人吧?

慧廣:阿彌陀佛。

古冬楊哈哈大笑。一擺手,身穿白衣的鬼子軍醫上前,拿器具驗尸。

少頃,軍醫過來,立正:報告!兩具棺內,一具男尸,一具女尸;男尸死亡時間一年左右,年齡在六十歲至七十歲之間:女尸,死亡時間在一年以上,二年以下,年齡在六十歲左右。

古冬楊一愣:准確?

軍醫:准確!

1330、古冬楊疑思狀,忽然走到棺前向里看看,然後回來,一擺手,偽軍上去掩埋。

小村一笑:(日語)石井君,看來這個故事換了主人公了。

古冬楊不語,轉對慧廣:師太,看來你早知道里面躺的是什麼人了?

慧廣:施主,老尼不知。

古冬楊:那你為什麼那麼平靜。

慧廣:心淨則靜,無欲則靜,無邪則靜,無惡則靜,無貪則靜。此是也。

古冬楊往回走:依我看,恐怕並非如此,而是你心中有數吧?

慧廣:心中有佛,方能有數。心中有善,方能有數。無佛無善自然糊塗,哪還有數?

古冬楊:我聽過這樣一句話,叫做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今天聽了師太的一席話,覺得勝讀二十年書。這是因為,你說的,我從來沒學過。今天聽了,頓時覺得心中打開了另一扇窗。那里亮開了另一片世界。看來世界果然是太大了。不過,有數沒數,作為數字的數來講,要看它屬于哪一種數。你的這種數是不適應于當今世界的,當今世界的數是弱肉就得強食,英雄就得稱霸,就得用英雄的觀點改造世界。

慧廣:好哇!世界果然是太大了。只是能看到世界之外的人太少了。

古冬楊:師太,我不跟你探討這些了,我是一個孝子,尊重老人,也尊重佛教,也尊重佛門弟子。但是,在帝國的利益上,我可以盡忠失孝,這就是忠孝不能兩全的道理。我母親是信奉佛教的人,我更尊重我的母親和她的信仰。師太,我可以不和你發生任何不愉快的事,但是,帝國的利益高于一切,不管任何人,只要妨礙了帝國的利益,我就會用戰刀來告訴他後果的。

古冬楊帶人進庵:師太,今天我破個例,我要和小村小姐參觀一下貴庵。包括您所認為的禁地。

1331、夏日。日景。曹橋鎮外。游擊隊隊長帶領游擊隊員進入曹橋鎮外的莊稼地中。

游擊隊長在向鎮上觀察。

1332、夏日。日景。蓮花庵院內。古冬楊帶小村等向內院。

慧廣:希望你能夠尊重佛門。

古冬楊不理,帶小村入。慧廣與斷塵欲向前,被鬼子攔住。

古冬楊、小村各處查看。

1333、夏日。日景。蓮花庵。可兒房中。古冬楊、小村入。玄青慌忙迎上。

玄青:施主,這里是小尼們的靜修之地,請施主留步。

古冬楊不理,往里間走。

玄青上前攔住:施主,里面有小尼閉關,施主不可入內打擾!

古冬楊把玄青推開,撩簾進去。

1334、夏日。日景。蓮花庵。可兒內室。禪床床帳放下,古冬楊一步步走到禪床前,抽出軍刀,用軍刀撩起床帳。里面黎可兒雙手合十,面壁而坐。古冬楊將軍刀猛然放在她的肩上。

古冬楊斷喝:轉過頭來!

可兒不動。

古冬楊:定力不錯,見刀不驚,我倒要一睹大師的雅容了。

可兒:佛門淨地,難見屠刀血腥,難睹血汙之手。

古冬楊:胡說!我今天是非見你的真面目不可。

1335、夏日。日景。蓮花庵。可兒房中。古冬楊正欲伸手拉可兒。千鈞一發之際,遠處槍炮聲驟響。古冬楊一驚。古冬楊正怔之時,塗鳳山急奔進入。

塗鳳山:太太太君!曹橋方面槍聲炮聲,打打打打起來啦!八八八成是游擊隊來堵咱後路來啦!

古冬楊一愣,收起軍刀,看一眼禪床,轉身:走!

古冬楊帶隊匆匆離去。

1336、夏日。日景。曹橋鎮外。游擊隊正在同鎮上鬼子、偽軍交火。宗振騎馬趕到。

宗振:高隊長,四個大隊全撤。

游擊大隊一隊長高大寬:干脆拔了算了!

宗振:咱的目的達到了,就是牽制、迷惑鬼子入山部隊,為山里部隊作戰爭取時間。快,撤!

高大寬:好!同志們,撤!

1337、夏日。日景。曹橋鎮口處。古冬楊帶隊伍急急趕到。古冬楊下馬。日軍一個小隊長過來。

古冬楊:剛才與什麼人交戰?

日軍小隊長:報告,是游擊隊!

古冬楊:有多少人的隊伍?

日軍小隊長:不知道,聽槍聲大約在三百人以上。

古冬楊看著小村:怪事了,怎麼都盯上曹橋了?

小村:中國有句俗話,叫面找軟的捏。曹橋軍火庫撤走以後,一直都處在防守較為薄弱的情況中。剛修起的據點和鎮口的炮樓又被炸了,所以便于進攻。

古冬楊對日軍小隊長:我再給你加派一個大隊,你們要以最快的速度把工勢修好。這里是一條向西北方向的通道,不能丟掉。

日軍小隊長:是!

1338、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堂內。古冬楊、小村。鬼子兵若干。

一鬼子兵入:報告,他開口說話了。

古冬楊豁地站起:說話了?

鬼子兵:是,說話了。

古冬楊:好,立即把他秘密押到這里來,記住,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他還活著。

日本兵:哈咿

1339、夏日。日景。一村中草舍。仇占印,姜松岳等。

仇占印:據上級轉來的消息,山里的戰斗已基本結束,咱們牽制鬼子的任務已完成。這樣,在鬼子進山部隊遭到抗日聯軍的連續打擊以後,山里的鬼子急需增援。所以,這里的鬼子偽軍肯定要在近期就要進山增援。

姜松岳:好!曹橋咱們這仗雖然沒消滅那里的鬼子,但對他們起到了震懾作用。現在他們輕易不敢出來。趁這個機會,我們六個大隊、支隊,加上葛金財的隊伍,就可以全力以赴部署伏擊進山鬼子的戰斗。

仇占印:具體地點都選好了嗎?

姜松岳:選好了,就在龍崗東,龍飲水的地方。那是個最好的地方,南面是八里河,北面是山。我們已經初步商定,六個大隊從正面打,我和葛金財在距縣城十里的地方等鬼子偽軍逃回來的時候截擊,這樣既可以狠狠打鬼子,又可以防止城中鬼子的援兵救援。

占印:好,爭取全殲鬼子,打出咱們部隊的士氣。我這兒就由鐵順負責通信工作,各縣我黨的地下組織也都安排好了,全力配合這次戰斗。給鬼子一次嚴厲打擊。

1340、夏日。日景。關家大院正堂。幾個鬼子兵抬一只大木箱入。後面跟著兩名日本軍服外套著白大褂的日本軍醫。

木箱打開,關善耕從里面揚起頭來,呆癡地望著眾人笑。

古冬楊吃驚的目光。

古冬楊上前,細看關善耕:關大東家,站起來,站起來。

關善耕癡笑著站起身,沖著古冬楊:我沒害人,咱不干害人的事兒。

古冬楊:大東家,你還認識我嗎?我是古掌櫃。

關善耕忽然苦臉衰求:金秀、麥秀、小翠兒,把她們還給我吧。還給我吧。

古冬楊陰沉琢磨的目光看著關善耕。古冬楊轉過頭去看著小村。

小村:他瘋了?

古冬楊搖搖頭,問日本軍醫:他開始開口說話就是這樣嗎?

日本軍醫:報告,就是這樣。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叫幾個女人的名字。

古冬楊走到關善耕的身邊:大東家,我是古掌櫃。

善耕癡笑:掌櫃好,掌櫃好,咱不干害人的事兒。我沒藏東西。

古冬楊:不!你沒說實話,你藏了!

善耕:我藏了?那我藏哪兒了?

善耕蹲下,低頭在地上找:我沒藏東西,我藏哪兒啦?

善耕突然站起,對古冬楊神密地:在那邊!

古冬楊慌忙湊近:在哪邊?

善耕:好遠好遠,坐火車,坐汽車,坐飛機,坐馬車,坐搖車,坐搖車,搖車搖,搖哇搖,搖哇搖,搖著寶寶睡大覺,搖著金秀睡大覺,金秀睡了蓋花被,金秀醒了吃油餅•;•;•;•;•;•;金秀,爹是一時生氣才輦你走的,你走了爹就後悔了•;•;•;•;•;•;

古冬楊看看小村,忽然一擺手:押下去,就放在他原來住的屋子里,派人輪流看守,一定要保證他的生命安全。

1341、夏日。日景。荗楊口。英雄堂內。四妹、關仁賦等。

一關家軍入:司令,塗鳳山打發人送來兩封信。(遞上)

關仁賦接信拆開看信。看畢。

關仁賦:四姨,看來塗鳳山還不知道豁子被我們殺了的事。

四妹:信上咋說?

仁賦:他信上說讓豁子幫他查一查襲擊曹橋的是哪路上的隊伍。段長生的信上則說,塗鳳山對他照顧挺好,讓豁子到城里住幾天,玩玩兒,也拜會拜會太君。如果不去,就捎去一千大洋。看來,塗鳳山想把豁子叫到城里去,拉他直接給鬼子干事兒。

四妹:仁賦,那咱得給塗鳳山回封信,穩住他。

仁賦:好。

1342、夏日。日景。關家大院偏院門前。關家伙計將信交給守門的偽軍,然後離開。

1343、夏日。日景。茂楊口堡門外。仁賦、佑山、柳秉漢、滿星與鐵順招手。鐵順下山。眾人往回走,到茂楊口前的空場上,仁賦停住腳步,眾人停住。

仁賦:佑山,鐵順剛才說進山的鬼子什麼時候走?

佑山:鐵順說就這幾天。

仁賦:柳四叔,咱派人盯著點縣城,進山的鬼子一走,咱就打縣城。

柳秉漢:中,我沒說的,早憋著勁兒呢!

仁賦:四叔,你和佑山把炸藥准備好,多做幾個炸藥桶,咱打就打他個狠的,那玩藝管用!

柳秉漢:咱白天打還是黑天打?

仁賦:鬼子一動咱就打,也別管他白天還是黑天。

柳秉漢:那就得是白天。

仁賦:白天就白天,得眼,看得准。

1344、夏日。日景。關家大院內。關善耕兩手抄袖在院中慢走。仰頭看天!古冬楊、小村緊隨後面。

善耕忽然跳著腳指天:天!天!(忽然又笑)天理!天理!(善耕把手放下,背在後面,仰頭望天):天理何在呀!天理何在呀?誰做傷天害理的事兒啦?老天哪!是他們做的。

善耕低頭慢走:金秀,你別藏起來呀,你出來呀,爹想你,爹跟你玩兒,爹再不輦你走了•;•;•;•;•;•;我沒藏東西,我真沒藏。藏了也不能告訴你!(善耕到處亂指)不告訴你,不告訴你,不告訴你,也不告訴你,我知道印在哪兒,我就不告訴你,那東西都在那兒,我就不告訴你。要不信你來,我到那兒就能拿出來,一樣,兩樣,三樣•;•;•;•;•;•;

善耕在地上數著數往前走。古冬楊與小村後面緊跟。善耕忽然停住,指天:天,天,天理——

古冬楊與小村互相對望。

善耕回頭,忽然瞪眼愣神地看著小村:你是麥秀?你今兒個不是出嫁嗎?(善耕一步步向小村走)麥秀,你真任性,今兒個出嫁還出來亂跑。來,爹看看你,你怎麼哭了?麥秀,你怎麼哭了,聽話,啊!今兒個你出嫁,咱不哭,咱今兒個當新媳婦咱不能哭,爹得送你樂樂呵呵走,金秀,爹錯了,你一走爹就後悔了,可爹是男人後悔了也壓在心里,爹沒法對大伙說出口•;•;•;•;•;•;麥秀,你過來,過來•;•;•;•;•;•;

古冬楊突然面部扭曲,揚手對善耕一個耳光:我現在就殺了你!

善耕依舊笑著看著小村。

1345、夏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古冬楊、小村入。

關如水端然坐在椅上,一動不動,面上平靜祥和。

古冬楊:關老先生。你一個人在這里,如鳥在籠中,多寂寞呀!想想現在的外面風光正好,陽光明媚,天上白云悠悠,橋下流水潺潺,鄉間小路,牧童長歌;溪邊石上,釣叟自樂;農家兒女,院前潑水,一張方桌,幾紮小凳,一壺茶,一壺酒,幾樣鮮菜,一碟小魚。一家人圍桌而坐,雖粗茶淡飯,卻也自得天倫之樂。多好哇!人生百年,倏然而逝,所以,我覺得人活著就該把事看開,以退一步而想,找一點自身的快樂。何苦讓光陰匆匆而過,卻不能享受世間的美好!那豈不是讓人抱恨終生嗎?

關如水:這就是披著羊皮的狼的語言。

古冬楊:老先生,這話說的不對。我是從心里為你老人家著想的。你看你囚于這里,外面去不了,家人見不著,心中雖然思念,也只是干著急,多沒意思呀,還是聽我一句話,想開點兒。守著那個東西有什麼用?還能活多久啊,早交出來,早去與家人團聚,那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兒。

關如水:我的家是一個幸福的家,你說的那些場景,過去我們家里都有,那是我們很平常,也很正常的事兒。請問古先生,是誰打碎了我們這種該享受到的生活?不正是你們這些侵入我們家園的野獸嗎?

古冬楊:關老先生,你又說錯了,我們大日本帝國是來幫助你們的,是來幫助你們建設家園的。

關如水:幫助我們?殺人、放火、搶東西,這就是你們的幫助?真是笑話!

天大的笑話!只有世界上最不要臉的人,才能說出這種最厚顏無恥的話來。

古冬楊:話不要說得這麼難聽,怎麼能說是搶呢?我這不是正在耐心地朝你要嗎!只要你能痛痛快快地給我,咱們不就立即什麼事都沒有了嗎?

關如水:中國的東西應該歸中國人所有,你們等著吧。有一天我會給你的。

古冬楊:那好,老先生,我等著。順便告訴你一句,你兒子關大東家沒有死,正在我的手上,如果你繼續不識相的話,我就把他領到這兒來,我要讓你親眼看著,我是把他怎麼殺死的。

關如水:隨便,不過也是那點兒野獸的本能而已。

古冬楊恨恨而去。

1346、夏日。日景。龍崗縣城對面。龍崗這邊的莊稼地中。滿星等人把馬拴在龍崗北面道邊的樹上,幾個人拿著鐮刀,裝作在地里干活的樣子,藏在正對著縣城、龍崗北面的莊稼地里,盯著龍崗縣城方面。

1347、夏日。日景。龍崗縣城門處。鬼子偽軍大隊人馬出城。

1348、夏日。日景。龍崗邊上的樹林中。姜松岳、葛金財等埋伏等待。

1349、夏日。日景。龍崗。龍飲水旁樹林中。各游擊隊大隊人馬在埋伏。作戰斗准備。

1350、夏日。日景。龍崗旁莊稼地中。滿星等在莊稼地里看著鬼子。

1351、夏日。日景。茂楊口。四妹房中。四妹、銀秀。

四妹:古冬楊帶鬼子已經上蓮花庵兩次了,我不放心你三姨,得去看看。不行就把你三姨接這兒來。別讓古冬楊把她抓住。那她可就沒命了。

銀秀:四姨,那我跟你去。

四妹:不行。仁賦這幾天老張羅打縣城。那縣城是說打就打的嗎?我要帶著咱的人加入游擊隊,可他就是不干,也太任性了。你得在家給我看著點兒。他要是背著我帶人去打縣城,你就把他給我鎖屋里,等我回來再說。

銀秀:四姨。

四妹:你少來心慈面軟的勁兒!讓你看著他,你就給我看好他!差了事兒別說我回來不饒你!

銀秀:知道了,四姨。

1352、夏日。日景。茂楊口。滿星等飛馬回茂楊口。

1353、夏日。日景。龍崗上。鬼子偽軍行進的大隊。

1354、夏日。日景。茂楊口馬廄旁。四妹、兩個女兵牽馬出。女兵某跑到。

女兵某:四姨,仁賦要去打縣城。

四妹:現在?

女兵某:是現在。

四妹:胡鬧!他在哪兒?

女兵某:英雄堂里。

四妹大步向英雄堂走去。

1355、夏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

佑山、滿星等諸人站在地中央。關仁賦等坐在上面。關仁賦一拍桌子站起:好!咱立即出發!

四妹入。

四妹:仁賦,要打縣城?

仁賦:是,四姨。

四妹:不行!

仁賦:四姨,怎麼不行?

四妹:就是不行!

仁賦:四姨!

四妹:仁賦,你別以為你打了兩次曹橋贏了就能打縣城了。現在城中的情況咱不知道,萬一鬼子是設個圈套咋辦?萬一鬼子城中有准備咋辦?打鬼子不是玩兒,得有把握。

仁賦:那你說咋辦?

四妹:咋辦?等把縣里的情況掏個實底兒再說。

仁賦:四姨,大家都准備好了。

四妹:仁賦,你聽我說,這兩天我又仔細想了一下,我覺得咱們應該加入到共產黨領導的抗日隊伍。就像鐵順說的那樣,我們就是天下老百姓的隊伍。而我們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家族的報仇隊伍。所以,我們還是應該按姜松岳的話去做:先國後家!這也是老爺子說過的話!

仁賦:四姨!

四妹:別說了,要打也成,第一要有把握,第二要聯合姜隊長他們,要不你就別想。靠你?縣城那地方,容易進,不容易出。四門讓鬼子一封,你往哪兒走?咱報的是仇,不是去送死!

四妹轉身出。到門口,轉回身:仁賦,我去一趟蓮花庵,你好好給我在家看家。我聽說古冬楊帶人上了兩次蓮花庵,我不放心你三姨。

仁賦:四姨。

四妹:沒我回來,誰要敢動隊伍,別說我不饒他!

四妹出。

四妹騎馬下茂口。




上篇:正文 第四十集    下篇:正文 第四十二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