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四十三集   
  
正文 第四十三集


第 四十三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1399、初秋。日景。柳毛村。一間房內。鍾月娟身配雙槍走入,葛金財帶笑站在地上看:行啊!帶點兒架兒,你們女兵連組織得咋樣了?

月娟:剛組織五十多人,我一個人跑不過來。下邊的人怎麼指一步走一步?要是吳三兒•;•;•;•;•;•;(忽覺失口)

月娟拿眼看葛金財。葛金財眼里閃出淚花兒。

葛金財:你說吧,沒事兒,我心里也想念叨念叨他。好兄弟嗎,誰不想?

月娟:我不是有意提的,我知道你心里難過。

葛金財眼里閃動著淚花兒:吳三兒是和我一起長大的。從一開始咱和日本間細干,到和日本軍隊干,吳三是立了大功的。三兒是個好樣的,是個血性漢子。關鍵的時候總能幫我一把。他這一沒,我就好像丟了一條胳膊一條腿那麼難受。一有事兒的時候老想喊一聲三兒,這冷丁一下,心里就格登一下。不對!三兒沒了!心里那個滋味就別提多難受了。唉!關鍵是眼睜睜看著他死,卻沒救下來。眼瞅著那麼一個大活人,好兄弟就那麼死了,受不了哇!

月娟掉下眼淚來:金財,別說了。

葛金財:說,得說,不說心里更難受。吳三兒在的時候我還差點兒,吳三兒這一沒,我總覺得有些對不起他。這些年跟著我,一年也見不著老婆幾回。剛接王元村住了沒多少日子,跟鬼子那一仗,又把王元村給燒了。他又把老婆送回了老家。我有愧呀!

月娟:還說吳三兒,咱的孩子這幾年誰見了?是你見了還是我見了?

葛金財:那是咱的孩子,這支隊伍是咱的隊伍,可吳三兒圖的啥?他跟咱不一樣,他是為咱跑事兒。

月娟:這我也知道,可咱也不能老這樣難受。要我看,要想不難受,咱就多殺幾個鬼子,吳三兒高興,咱也高興。

葛金財:月娟,實話,說得好,我現在恨不得把鬼子一個個剁成肉醬!可惜心有余力不足。要是把東北軍給我,不出三個月,我和姜松岳就能把鬼子全都打海里去喂王八。

月娟破涕一笑:是呀!我們家金財是儒將嘛!

葛金財:不信是不是?

月娟:信,我信行了吧?

葛金財:信就行。說說你對女兵連的打算吧。

月娟:總得人夠了再說。關鍵現在是槍不夠。手里沒槍咋練?

葛金財:噢,缺槍?

月娟:可不是缺槍。

葛金財:那就好辦了。

月娟:咋好辦啦?

葛金財:鬼子聽說葛金財的老婆要組建女兵連,答應三天之內就把槍給葛金財的老婆送來!

月娟不解地:鬼子?!答應?!

葛金財笑而不語。

1400、夏末。夜景。柳毛村外。鬼子偽軍悄悄將柳毛村包圍。

收破爛的哆哆嗦嗦走在前面,帶鬼子偽軍進村。

古冬楊:哪家是葛金財住的房子?

收破爛的:太君,我沒進得了村。我要進村他們不讓。

古冬楊:混蛋!

古冬楊一擺手,偽軍沖進村中一戶大的宅院。偽軍沖進屋,用電筒照,沒人。偽軍退出,到古冬楊面前。

偽軍:太君,里面沒人。

古冬楊:沒人?!

偽軍:對,太君,是座房子。

古冬楊:跑了?塗團長,再派人去其他房子里看看。

塗鳳山:是。

塗鳳山對偽軍:你們再到其他房子里去看看!

眾偽軍四處搜查。

偽軍喊聲:還是沒有!

空房子!

沒人!

古冬楊:他跑的倒快!

1401、夏末。夜景。柳毛村路上。突然,一個鬼子的腳絆在一根繩上,四周手榴彈接二連三炸響。接著村四周立刻著起火來。

古冬楊大驚狀:撤!

古冬楊、塗鳳山快速朝村口跑去。其他兩隊入村的鬼子偽軍互相沖撞,被困村中。往外亂沖。鬼子偽軍被燒死場面。

四周槍聲大作。

村中逃出的鬼子偽軍倉惶逃竄。葛金財、姜松岳帶人殺出。

追殺鬼子偽軍場面。

1402、夏末。晨景。柳毛村。村街上堆著戰利品。

姜松岳、田尚虎、葛金財、月娟等人。

葛金財:月娟,我沒的說錯吧。鬼子准在三天內給你的女兵連送槍來。

月娟:這回妥了,我們女兵連的每個人都有槍了。

1403、夏末。日景。關家大院正堂。古冬楊、小村、塗鳳山。

古冬楊暴跳如雷,打塗鳳山兩記耳光。

塗鳳山:太君,這真不干我的事兒!

古冬楊:那干誰的事兒?

塗鳳山:是那個收破爛兒的•;•;•;•;•;•;

古冬楊:混蛋!通敵!把那個收破爛的給我帶進來!

塗鳳山:是,太君!

塗鳳山欲出。古冬楊:慢,那個收破爛的在哪兒?

塗鳳山:太君,就在我那邊的屋子里關著。

古冬楊走出門外。塗鳳山、小村、幾個鬼子跟在後面。

古冬楊走到院子中間,對塗鳳山:塗團長,把那個收破爛的帶到這里來。

塗鳳山:是!(走)

古冬楊對身旁日本兵:去把關善耕給我也帶來。

日本兵應。向後走去。

小村:石井君,你要殺了他?

古冬楊:你以為我是殺了他好,還是留著他好?

小村:我認為都一樣。

古冬楊:為什麼都一樣?

小村:因為他是個瘋子!

古冬楊:小村君,你完全說錯了,殺他和不殺他是絕對不一樣的。

小村:那你打算怎麼辦?

古冬楊:我打算用鮮血喚醒他,讓他醒過來,到那個時候,他會為他的父親著想的。

1404、夏末。日景。關家大院院內。塗鳳山與偽軍若干。押收破爛的入院內。

收破爛的一邊走一邊哀求:塗爺,塗爺,我啥都不要了還不成嗎?我家有七十歲老母•;•;•;•;•;•;

塗鳳山:不是八十歲嗎?

收破爛的:還有吃奶的孩子•;•;•;•;•;•;

塗鳳山:日你媽!吃屎的孩子也不行。

塗鳳山帶收破爛的到古冬楊面前。

塗鳳山:太君,帶來了。

古冬楊獰笑著走近收破爛的。

兩個日本兵帶關善耕到。

1405、夏末。日景。關家大院內。善耕、古冬楊、小村、塗鳳山、收破爛的等。善耕來到前面院內。善耕自語狀。

善耕:金秀他們小的時候就愛在這兒玩,她們說,爹我們長大了,長大了,長大了•;•;•;•;•;•;金秀,你們都哪兒去啦?爹看不見你們,你們別嚇爹,你們沒事兒,我知道你們不會有事的,快出來。

古冬楊看看關善耕陰險地一笑。走到收破爛的身邊。

古冬楊:是你找到葛金財老窩的?

收破爛的:太君,是小的找到的,是塗爺答應給一百大洋,小的才去的。可錢塗爺沒給,我也不要了,小的給太君辦事哪敢要錢?

古冬楊:那葛金財給了你多少錢?

收破爛的:葛金財?太太•;•;•;•;•;•;太君,葛金財沒給我錢哪!我也沒見著葛金財呀!

古冬楊:那你為什麼給我們送進了他的圈套!

收破爛的:不是我送的,是塗爺讓我帶的。

塗鳳山:胡說!老子讓你帶著去找葛金財!

收破爛的:可我也不知道那兒能打起來呀。

古冬楊:不知道?!我看就是你設的圈套!

收破爛的:太君,小的哪敢哪!是塗爺非讓我帶路,我不帶他說一塊大洋也不給•;•;•;•;•;•;太太•;•;•;•;•;•;太君,我可是大大的良民!我咋敢干對不起皇軍的事兒呀!•;•;•;•;•;•;

古冬楊哈哈大笑:那不是你干的又是誰干的?

收破爛的:是塗爺他沒說明白。

塗鳳山:你•;•;•;•;•;•;你個王八蛋!

古冬楊抽出軍刀:塗團長,這個人說你沒說明白,難道你是有意沒說明白嗎?

塗鳳山額頭冒汗,驚慌地:太君,小人說明白了!小人對太君赤膽忠心!不敢有半點兒異心!

古冬楊舉著軍刀走到塗鳳山面前:塗團長,我怎麼能不相信你對皇軍的忠誠呢!

古冬楊舉起軍刀,轉身走向收破爛的。

收破爛的:太君,八十歲老母•;•;•;•;•;•;太君!家有•;•;•;•;•;•;吃奶•;•;•;•;•;•;

古冬楊一刀劈下,收破爛的斃命。

塗鳳山抹著額頭嚇出的汗水。一臉驚恐之狀。

古冬楊把關善耕拉到收破爛的面前:大東家,你看看,這個人怎麼了?

善耕一臉呆癡地看看地上的死尸,抬頭看著古冬楊,張著嘴半晌:血,流血了。

善耕忽然轉身向後走著尋找:金秀!咱快回家,打槍了,出血了,咱快回吧,爹心疼你•;•;•;•;•;•;

古冬楊看著善耕的背影,揣度的眼神。古冬楊忽然轉身。

古冬楊:塗團長,勝敗乃兵家常事,沒關系,這次的失誤與你無關。你要繼續效忠皇軍,為皇軍辦好事情。

塗鳳山立正:是!太君!願為皇軍舍命效勞!

古冬楊:從現在起,你要派出得力之人,找到姜松岳、葛金財活動的准確地點!

塗鳳山再立正:是!太君!

1406、初秋。日景。關家大院東偏院。塗鳳山辦。塗鳳山密派人化裝出城,被密派人多人多處,秘查葛金財、姜松岳。

1407、秋日。日景。後屯。關仁賦、那希汝、柳霜菊,看守土堡關家軍若干。

關仁賦:二姐夫,莊稼開收了,這個時候,咱別光顧著地里的活兒,也得防著鬼子來偷襲咱們。

那希汝:你放心吧仁賦,我在這兒沒事兒,咱這兒現在白天晚上都有人看堡。

關仁賦:二姐夫,這一陣子你就辛苦了,咱別出啥漏洞就行。古冬楊知道咱打了他,肯定要報複的。

那希汝:放心吧,仁賦,就怕他不來。佑山、滿星把這圍子四周都下了消消兒,他要是敢來,保管打他個人仰馬翻。

霜菊:二姐夫,還是小心點兒好。

那希汝:我知道了。

仁賦:那我們就回去了,鬼子要是來,萬一打不了,就帶大伙兒從後面的莊稼地里走。別硬拼,這兒的人手少,不比荗楊口。

那希汝:中。

仁賦、霜菊等人出後屯,回荗楊口。

1408、秋日。日景。關家大院內。善耕兩手抄袖在院中慢慢向前走,眼睛茫然地望著前面。古冬楊與小村站在後面注視著善耕。

善耕忽然喃喃自語:都哪兒去了?這個金秀,爹就是一時生氣攆你走的。都過了半年了,氣也消了,該回來就回來唄,你知道爹心里有多惦記你呀。爹想你可沒處找你去呀!爹心里有苦,說不出口,爹是男人,是一家之主,爹心里有話也說不出來。

善耕往前走,奔關家大院門口。

看善耕偽軍對古冬楊:報告太君,他要走出門口了!

古冬楊點點頭:可以讓他到街上去。但絕對不許出城。

偽軍:太君,那要不要派太君的看守?

古冬楊對塗鳳山:塗團長,我看就由你加派兩個人看著他吧,這樣,可以讓關善耕盡情放松他紊亂的神精。

塗鳳山:是!太君。

塗鳳山轉對偽軍:你們去四個人,要按太君的命令,看好這個人!

看善耕偽軍:是!團長!

古冬楊:塗鳳山,你跟我來。

塗鳳山:是。

古冬楊、小村、塗鳳山進屋。

1409、秋日。日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內。古冬楊、小村、塗鳳山入。

古冬楊拿起桌上的兩封信交給塗鳳山。

古冬楊:這兩封信我看過了,你可以派人送給豁子了。

塗鳳山:太君!我這就去辦。

1410、秋日。日景。茂楊口。林中小路上。四妹、柳秉漢。二人在小路上漫步。

四妹:秉漢哪,你說咱這茂口上的景色多好,尤其到了秋天,山上的樹葉兒就都變成了一朵朵的花兒,啥顏色都有,真好看。

柳秉漢:可不是,我在這兒住了這麼多年,可還是看不夠。一到這個時候,我就天天在這山路上轉。三哥那會兒也愛看這五花山。

四妹:等咱打跑了鬼子,我看咱倆就往山里走,到山里去過日子。有山有水,那該多好,到時候,我給你生幾個寶貝兒,咱就在那兒過日子,看著他們一點點長大。

柳秉漢:那日子一定是太好了,那咱就得活也活不夠。

四妹停住腳步:秉漢,到時候,咱把三哥他們的墳也挪到茂楊口上來,把善耕的碑也立在口上,就在占伍他們的墳邊兒,然後咱們就到大山里去過日子。每年的清明,咱就到茂楊口上來一次,看看他們,看看茂楊口,再想想咱們過去的那些日子。

柳秉漢將四妹擁入懷中:四妹,我願意那樣,我陪著你來看大伙兒,我再陪著你回去,陪著你過日子,生兒育女,直到白頭。

四妹偎在柳秉漢的懷里,眼里充滿憧憬的眼神兒:秉漢哥,你說,咱會有那一天嗎?

柳秉漢:老天有眼,咱會有的。

1411、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門首處。善耕走出門外,後面跟著偽軍若干。

善耕思索向往的眼神兒,慢慢的,一步步的直往前走。兩手抄袖,目不斜視。

善耕喃喃:咱不做坑人害人的事兒•;•;•;•;•;•;這都去了哪兒啦?麥秀、小翠兒怎麼也沒了?麥秀,爹知道你心里想啥,你那點心眼兒爹還不知道?你瞅你那個淘氣樣兒,一個丫頭,那麼淘•;•;•;•;•;•;

善耕忽然蹲在街上,我沒藏東西,我沒藏•;•;•;•;•;•;

善耕站起,繼續向前。又跳又笑。

1412、秋日。日景。龍崗縣城街上。街兩面觀看善耕的人;人們疑惑的目光。

1413、秋日。日景。龍崗街上一店鋪內。兩個人站在鋪內,開著窗,猛然望見善耕。

其一驚訝地:關大東家!

其二:不是說大東家死了嗎?

其一:就是呀,這怎麼又活了?

其二悄聲地:又是日本人耍的鬼兒。

1414、秋日。日景。龍崗縣城街上。鐵順從前面的街上走來,忽然看見善耕,怔在那里。

善耕又笑又叫又跳,忽然跑過去一把抱住鐵順,附鐵順耳急言:一窖口正下,五十條槍,送游擊隊。

善耕咬一口鐵順的肩膀,推開鐵順,又笑著跳著向前跑去抱住另一個行人。

鐵順會意地邊跑邊嚷:他咬人,他咬人!•;•;•;•;•;•;

偽軍一:真倒黴,讓咱們看個瘋子,這不是受罪嗎?

偽軍二:那有啥法子,還不是塗團長看得起咱幾個?

1415、秋日。日景。荗楊口。四妹房中。四妹、鐵順。鐵順坐在椅上扇著扇子。喝水。

四妹站起,兩眼含淚,喃喃自語:善耕,善耕,你還活著•;•;•;•;•;•;

鐵順:四姨,那大東家說的那五十條槍咋辦?

四妹:既然善耕說了給游擊隊,那就給游擊隊。

鐵順:可姜隊長的意思是給關家軍。

四妹:不,鐵順,我們這兒現在不缺槍。咱按大東家說的辦,他不糊塗。

鐵順:四姨,你可千萬記住了,大東家裝瘋的事兒可對誰都不能說。就是對仁賦、銀秀他們也不能說。

四妹:這我懂,謝謝你了鐵順!

鐵順:謝姜隊長吧,這是姜隊長告訴的。

1416、秋日。晚景。關家大院門前。鬼子、偽軍列隊。

古冬楊:塗鳳山,你知道我們今天夜里的行動是去干什麼嗎?

塗鳳山:一切聽太君調遣!

古冬楊:告訴你,關家人從此在這個世界消失了!哈哈!出發!

古冬楊帶鬼子偽軍包圍後屯、關家堡。

1417、秋日。夜景。茂楊口。四妹房中。四妹坐在燈下出神。柳秉漢入。

四妹抬眼看柳秉漢,柳秉漢看四妹。兩人默默無語的對望。

柳秉漢走到四妹的面前。四妹站起,眼望一邊。

柳秉漢:四妹,大東家還活著。

四妹點頭:善耕還活著。

柳秉漢:是•;•;•;•;•;•;瘋了?

四妹點頭:是,瘋了。

柳秉漢:四妹•;•;•;•;•;•;

四妹:柳四哥,(抬眼望柳秉漢)打今兒個起,你還是我的柳四哥,善耕活著,我不能離開他。

柳秉漢眼里流露傷心的眼神:四妹,我知道,這我懂。柳四兒是漢子,柳四兒知道該咋做。

四妹撲入柳秉漢懷里哭著:柳四哥,四姑娘對不起你了!

柳秉漢緊緊抱住四妹:沒啥,我敬你;我知道四姑娘是好人,你越這樣,我就越敬你。柳四兒心里,這輩子只有一個女人,就是你四姑娘,柳四兒心里往後也只有一個女人,也是你四姑娘。

柳秉漢轉身出。

四妹望著柳秉漢的複雜眼神。

1418、秋日。夜景。關家後屯。土堡上站崗的關家軍。

土堡上,關家軍聽見聲音。

關家軍一奔入堡中:二姐夫,外面地里有動靜。那希汝急忙起身奔出。

那希汝等人細聽。莊稼地里沙沙的聲音。

那希汝:不好,鬼子,架機槍!大伙兒快上堡!

關家軍出,奔上土堡。四角土堡中,關家軍端槍。

鬼子、偽軍向後屯靠近。忽然掛響手榴彈。

那希汝:打!

1419、秋日。夜景。後屯。土堡牆上。關家軍向四周開槍。鬼子偽軍開火,雙方激戰。

鬼子沖向堡門,堡門前的手榴彈響。

鬼子偽軍猛攻。那希汝帶人用機槍掃射。

1420、秋日。夜景。荗楊口。關仁賦、霜菊房中。關仁賦猛然驚醒坐起。

霜菊:怎麼了仁賦?

仁賦:好像爆炸聲。

霜菊細聽狀。

外面人急跑的聲音。

仁賦:霜菊,快起來。

二人穿衣。

外面:司令!司令!後屯那邊有槍聲!

仁賦:知道了,叫大家口前空場集合!

外面:是!

仁賦、霜菊二人腰佩短槍,走出房門。

1421、秋日。夜景。荗楊口前空場上。關家軍手舉火把緊急下山。

1422、秋日。夜景。茂楊口。關家軍拿著槍、舉著火把向山下急奔。舒佑山、吳滿星、柳秉漢等跑在前面。

關仁賦、銀秀、霜菊、四妹在隊伍的中間帶隊。

1423、秋日。夜景。後屯。鬼子兵強攻後屯堡門。

那希汝:大家撤!從西邊的大地走!

一關家軍跑來:二姐夫,西面出不去了!地里都是鬼子!

那希汝:那從北面走!

另一關家軍:二姐夫,北面也出不去了。

1424、那希汝二目圓瞪,把身上的褂子一脫,摔在地上狂喝:弟兄們!沒路撤了!打也是死!不打也是死!和鬼子拼了!殺一個夠本兒!殺倆賺一個!跟我上!干!

那希汝端起機槍沖上土堡,對下面鬼子狂掃。

鬼子偽軍倒地。

眾關家軍擲手榴彈,開槍,與鬼子決一死戰。關家軍一個個倒下。

1425、關家軍與沖入的鬼子偽軍肉搏拼殺在一起。

1426、鬼子沖上圍子,圍住土堡。那希汝彈絕。

1427、那希汝拿起地上的炸藥桶,抱在懷里。眼前浮出銀秀的面孔。歌起:•;•;•;•;•;•;

1428、外面的偽軍在叫:關仁賦。交槍,趕快出來。

1429、那希汝面前浮現出銀秀的影像,與銀秀成親時的幸福場面。

1430、那希汝一咬牙,拉開炸藥桶里引爆用的手榴彈引信。

那希汝將炸藥桶打土堡的窗口丟出。土堡炸碎。鬼子偽軍炸倒一片。

槍聲驟停,後屯一片寂靜。

1431、秋日。夜景。後屯。關仁賦帶人趕到後屯。鬼子兵已撤,死寂的後屯。土堡院內、土堡牆上,關家軍戰死的尸體。

關仁賦等眾人的驚狀。

那希汝的尸體。銀秀撲上去:希汝!——

夜空中的回聲。

1432、秋日。日景。荗楊口的山坡上。關仁賦、四妹、銀秀、柳霜菊、柳秉漢、佑山、滿星等站在那希汝及戰死的關家軍墓前。眾人掛孝。燒化紙錢。

銀秀跪在那希汝墓前,一邊燒紙,一邊流淚。

銀秀:希汝!我一定為你報仇!

墓前悲聲大起!眾人皆啼。

關仁賦:古冬楊!我誓死要把你碎尸萬段!

1433、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善耕房中。關善耕蹲在自己屋前的地上。猛然站起。

善耕:我想起來了,想起了,在那兒,在那兒。

善耕朝前走來。幾個偽軍在後面跟著。

善耕走到院前的一棵樹下蹲下:金秀,麥秀,這是你們小時候最愛玩的地方。對!還有銀秀!你們說過,你們問過我。你們就在這兒,問過我好多回。

善耕站起來,面帶微笑,回憶地:就是這兒,就在這兒,那時候你們還都是孩子。(用手比)就這麼高。

善耕揚臉,面帶微笑,陷入回憶狀態。

(金秀、銀秀兒時的畫面):

金秀蹲在地上,拿著一片樹上落下的枯葉。

金秀:銀秀,你說葉子為什麼每年都要落?

銀秀蹲在金秀的對面:爺爺說,因為每年都有秋天和冬天。

金秀:為什麼要有秋天和冬天?

銀秀:因為秋天要收莊稼,冬天要下雪。

金秀:你說的不對。是因為春天樹上要長新葉子,所以這個黃葉子才會落下來。

銀秀:是因為要打糧食、要下雪。

金秀:是因為要長新葉子。

銀秀:你說的不對。

金秀:你說的不對。

銀秀:那我問爹。

金秀:我也問爹。

銀秀:爹,為什麼呀?

善耕笑言:這個呀,等你們大了就知道啦。

金秀:爹,為什麼大了就知道啦?

善耕:因為大了你們就懂事了。

善耕蹲在地上,低頭,雙手捧頭哭:我怎麼把你們丟了呢!我怎麼能把我

的寶寶丟了呢•;•;•;•;•;•;

善耕的心聲:孩子們哪,爹不能讓你們白死!

1434、秋日。日景。茂楊口。柳秉漢的屋中。柳秉漢坐在屋中獨斟獨飲。屋中老陳站在下面。

柳秉漢現醉態站起:老陳,你說我柳四兒是不是英雄?

老陳:四爺,你要不是英雄,那還誰是英雄啊!

柳秉漢:那我柳四兒是不是個頂天立地的好漢?

老陳:是呀,四爺就是頂天立地的好漢!

柳秉漢:好!你說的對,我柳四兒就是個好漢,我柳四兒是個心里頭熱乎乎的人,誰要是對我好,我他媽能把心都給他掏出來!

老陳:四爺就是那樣的人,義氣!

柳秉漢:我怕死嗎?

老陳:四爺不怕,四爺是漢子!

柳秉漢:對!四爺我從來沒怕過死!死能怎麼著?不就是不吃飯了嗎?不就是不說話了嗎?不就是睡著了不醒嗎?

老陳略顯害怕地:四爺,你•;•;•;•;•;•;今兒個心里不痛快?

柳秉漢:胡說!四爺我心里不痛快?四爺我心里痛快著哪!

1435、秋日。日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古冬楊穿日本和服入。

關如水靜坐不動,安如泰山狀。

古冬楊在屋中踱了幾步:關老先生,你已經年邁,有些事情是經不住打擊的。但是,我又不能不告訴你,黎可兒就在我的手掌心里,我已經應過你,一定把她帶來見你,不知道你有沒有雅興見她。

關如水:隨便。

古冬楊:黎可兒是個美人兒,豔若桃李,美若春風。可人之處無所不在。讓人說也說不完。我曾經差一點兒娶她為妻;也有過體膚之觸,那個身子,唉,真是美不勝說呀!抱在懷里,溫而不燥,軟而不懈;動作起來,嬌聲如咽;如涕如述!世界上就沒見過這麼嬌豔可人的美人兒,難怪名曰可兒。只可惜後來被那個王爺發現了我的身份,拆散了我們。不然的話,我早就既得美人兒,又得寶物了。那幅畫早就到我的手上了。我也沒有必要和你費這麼長時間的周折了。不過這回我把她請來,我會當著你的面兒,讓你看看,我是怎麼把這朵鮮花摧殘成殘花敗柳的。

關如水:這我相信,你們這些豺狼什麼事情做不出來。但是,對你這個中國通來說,有一句話你是一定知道的,那就是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必定要報。你現在不過是拉著清單而已;一筆筆罪惡都已記在上面,到時候會有人跟你算總賬的。

古冬楊:哈哈哈!關如水,我們是為了帝國而戰!為天皇陛下而戰,不會有什麼報應來到我們身上的。終究有一天我會用事實來告訴你這個道理。東亞,將都會劃入我們帝國的版圖。你們,東亞病夫將永遠成為帝國的奴仆和臣民。

關如水:只有瘋子才會做這樣的美夢。你們侵我家園,殺我人民,天道昭昭,豈有不報之理!

古冬楊:關如水,不要繼續與我們為敵了,只要你回頭,我一定會和你成為最好的朋友。不然,你們關家的人就得絕種。

關如水:中華民族每一個人的血都是相通的,流的都是我們中國人的血,都是我們中國人的種,都是我們一家人。請問,幾萬萬中國人你能殺得完嗎?

古冬楊:可是,最終,我們會是勝利者!這就足夠了!

1436、秋日。日景。偽軍團部。一偽軍便裝入塗鳳山屋內。

偽軍:團長,發現葛金財了。

塗鳳山站起:在哪兒?

偽軍:他帶著四個人去了山里。好像有啥急事兒的樣兒!

塗鳳山:走,去報告太君。

塗鳳山到門口忽然停步。略一思索,心聲:不行,別他媽再像上回是謊信兒。

塗鳳山折身回:叫弟兄們,都給我換上便裝。帶短槍,馬上走。

1437、秋日。日景。龍崗縣城北門處。塗鳳山等一律便裝出城。

1438、秋日。日景。一條路旁的莊稼地里。塗鳳山帶便裝偽軍藏在里面。

1439、秋日。日景。荗楊口,英雄堂內。關仁賦、佑山、滿星。

闞達仁入。

關仁賦等眾人站起。

仁賦迎上前,拉住闞達仁的手:闞軍師!你可回來了!

闞達仁:傷好啦,回來啦!想大家呀!

關仁賦:闞軍師,你回來的正好,我們正在商量打鬼子的事呢,用不用等你歇歇咱再說?

闞達仁:不用,路也不遠,不累。你就說吧,我聽著。

闞達仁忽然尋看狀,問仁賦:秉漢呢?

關仁賦:柳四叔哇?唉!也不知道咋回事兒,柳四叔這陣子整天就是喝酒。很少出屋,喝來了勁兒,就讓老陳給他講書,還專愛聽單雄信踹唐營那段兒。

闞達仁:不會吧?秉漢過去從不貪酒。

關仁賦:可這一陣兒不知咋回事兒,也許是回了茂楊口後,想柳三叔想的。

闞達仁:那這樣,咱過一會兒再商量打鬼子的事兒,我先去看看你柳四叔。

仁賦:好,闞軍師,咱回頭再商量。

闞達仁出。

1440、秋日。日景。柳秉漢屋內。柳秉漢坐在屋中,獨斟獨飲。老陳站在地上唱二人轉。

老陳:叔寶、咬金打馬走哇,一氣跑到唐營邊,王世充氣白了臉,有馬有槍也沒法兒趕,唉聲歎氣往回走哇,回到城中到駙馬前。王世充,好心酸,秦程二人都背叛。雄信哪,妹夫呀,這樣的事兒我哪心甘。雄信聽罷紅了眼哪,扛著公主進里邊,二話不說把衣寬,摸著公主臉蛋兒蛋,那臉蛋兒桃花的顏,唇紅齒白好香甜,雄信摸著那胸脯呀,兩團肉肉兒肥雙顫,這樣的美人兒得尋歡,抱住美人兒就把槍端,魂兒丟了,心翻了,只想往她的懷里鑽,這一戰,公主軟成泥一灘,雄信挺得像鐵杆,完了事,雄信站,拿著大槊到馬前,二話不說他上了馬耶!二目圓瞪,他就殺進唐營盤哪,哎哎黑喲!•;•;•;•;•;•;

1441、秋日。日景。柳秉漢屋內。柳秉漢、老陳。闞達仁推門入。

柳秉漢抬醉眼:是達仁?是闞兄?是是•;•;•;•;•;•;

闞達仁到柳秉漢面前,兩人的手緊緊拉在一起。

柳秉漢:達仁兄弟,你回回•;•;•;•;•;•;回來啦!•;•;•;•;•;•;

闞達仁:秉漢,你這是怎麼了?怎麼能醉成這樣?

柳秉漢:沒沒•;•;•;•;•;•;沒怎麼•;•;•;•;•;•;我我沒•;•;•;•;•;•;沒沒•;•;•;•;•;•;怎麼,我我就是•;•;•;•;•;•;心心里頭•;•;•;•;•;•;

柳秉漢醉倒。




上篇:正文 第四十二集    下篇:正文 第四十四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