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四十四集   
  
正文 第四十四集


第 四十四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1442、秋日。日景。茂楊口。英雄堂內。仁賦、闞達仁、滿星、佑山等。

仁賦:闞軍師,現在的情況咱也都看到了,已經到了不打不行的時候了。鬼子把咱逼到了絕路上去。這回,他們又打了後屯,二姐夫和二十多個咱的人又沒了。所以,咱和鬼子決戰是不可避免的了。闞軍師的槍傷反複幾次,這回好了,回來了。這正好,咱可以和鬼子拼一場了。闞軍師,你看咱們怎麼進城殺鬼子?

闞達仁:這一陣子,我雖然沒在茂楊口上,但這邊的事兒我也都知道。每次有啥事兒,秉漢都打發人去告訴我一聲。這些天,我躺在床上也琢磨,覺著咱要打縣城,應該先給鬼子個下馬威,把他的彈藥庫給他炸了。鬼子的彈藥不足咱就不怕他了。

仁賦:怎麼個炸法兒?咱能炸得了嗎?

闞達仁:能,咱來個一石二鳥,再在那兒留個咱的眼睛,然後咱就可以下手打縣城了。我看這麼辦•;•;•;•;•;•;

1443、秋日。日景。一山村房舍之中。葛金財、姜松岳、田尚虎等。

姜松岳:咱們現在開展的是游擊戰,抓住機會就打一把,打一把,准一把,讓鬼子沒有甯日,在游擊中消滅鬼子。

葛金財:姜隊長,下一步咱們的戰斗目標在哪里?

姜松岳:下一步准備來個圍城打援。具體的方案還沒有定。

葛金財:好。

姜松岳:那咱就散會,金財路遠點兒,早點回去。

葛金財等人起身。

葛金財等幾人騎馬出村。

1444、秋日。日景。一條路旁莊稼地中。藏在里面的塗鳳山等。

塗鳳山:弟兄們,只要葛金財在這兒過,咱就不能讓他跑了,給皇軍立個大功。記住,抓活的,抓住葛金財,每人賞十塊大洋,親手抓住的,賞五十塊大洋!聽見沒有?

眾偽軍:聽見了!

1445、秋日。日景。龍崗縣城。一家酒館內。闞達仁頭戴草帽坐在樓上雅間中。

1446、秋日。日景。龍崗縣城。酒館門首處。一個化裝的關家軍帶鄒發子進。

鄒發子問關家軍:找我的人在哪兒?

關家軍:鄒團長,樓上。

鄒發子看看關家軍:到底什麼事兒?

關家軍賠笑臉:鄒團長,指定是好事兒。(附耳)給你送大買賣來了。

鄒發子:竟他媽扯淡!(抬腳上樓)

雅間門前,關家軍:請鄒團長。

1447、秋日。日景。酒館雅間內。鄒發子推門入。闞達仁戴草帽坐在里面。里面兩個關家軍立即站在後面將鄒發子的退路擋上。

鄒發子一愣:兄弟,有話好說,這是干啥?

闞達仁將草帽慢慢摘下。

鄒發子一愣:闞軍師?闞爺?

闞達仁:中!還認識我。

鄒發子:小的怎敢不認識闞爺。

闞達仁:發子,混的不錯呀,當上團長了。

鄒發子:闞爺,讓你見笑,小的在大隊里不過是混口飯吃。什麼事兒也說了不算,都是塗團長說了算,小的不過就是個跑道兒的。

闞達仁:別封門兒。你先坐下說話。

鄒發子:闞爺在這兒,小的哪敢哪。

闞達仁一拍桌子。

鄒發子:是,闞爺,小的坐。(鄒發子坐)

闞達仁:我先問問你,害三爺的事兒有你吧?

鄒發子:闞爺,沒有,那那那是塗鳳山和豁子干的!與小的沒關系!

闞達仁:那他媽你也去了,老子就在山上,看見了。

鄒發子:闞爺!小的就是跟著跑道兒的,不去不行啊!不去皇軍•;•;•;•;•;•;

闞達仁又一拍桌子。

鄒發子:鬼子,鬼子不讓啊!可這事兒主意不是小的出的。小的沒那些歪心眼兒,也沒那個膽兒!

闞達仁:知道不是你的主意,也知道你沒那個膽兒。

鄒發子:還是闞爺公道。

闞達仁倒上兩杯酒。遞給鄒發子一杯:來,先喝一個,喝完了爺有話說。

鄒發子:闞爺,有事兒你說。小的不敢喝闞爺的酒。

闞達仁又一拍桌子:喝!

鄒發子嚇得一抖:我喝!(喝酒)

闞達仁將酒杯放下,打開桌上的一個包袱,里面露出黃燦燦的金子。

鄒發子眼睛一亮:闞爺,你這是?

闞達仁:看見沒有。十條黃的,足夠你活一輩子了。

鄒發子愣神兒看闞達仁。

闞達仁故意調鄒發子胃口兒:發子,這是第一筆,過兩天還有一筆,是這個五倍。

鄒發子:是,闞爺。

闞達仁:發子,你說你當個破副團長,還得聽塗鳳山擺布,槍里來彈里去,槍子兒又不長眼睛,說不准那一槍鑽你腦袋上,你小命兒不就沒了嗎?哪有當個財主好。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玩兒有玩兒,要娘兒們有娘兒們。

鄒發子:那是!誰他媽發了大財還干這個誰是孫子!

闞達仁:哎!發子,這話說對了,今兒個爺就讓你發大財。

鄒發子:爺,你說,啥買賣?

闞達仁一招手,鄒發子把耳朵探過去。闞達仁對鄒發子附耳低言。

鄒發子聽後直眼:闞爺,能行?

闞達仁:萬無一失,保證一點你的事兒都沒有,而且連一個活口都沒有。

鄒發子:真的?

闞達仁:來,我告訴你咋辦。

鄒發子把耳朵再探過去。

闞達仁對鄒發子再言。鄒發子邊點頭邊露笑容:好主意,闞爺,好主意!中!

闞達仁把金子推過去:發子,馬車就在老耕雜貨鋪後院。現在就辦。

鄒發子假意地:給闞爺辦事兒發子咋敢要錢。(順手將金揣起)

1448、秋日。日景。一條路上。葛金財等騎馬過來。

日景。莊稼地中。塗鳳山等。

塗鳳山:打!

眾偽軍射擊。

葛金財的幾個衛兵落馬。葛金財胯下馬中彈倒下,葛金財從馬上跌下。

葛金財以馬為掩體還擊。塗鳳山帶偽軍沖。葛金財彈盡被縛。

葛金財:塗鳳山,你***漢奸!放開你葛爺!

塗鳳山:放開?由不得你了!帶走!

眾偽軍押葛金財走。

1449、秋日。日景。村中月娟屋中。

月娟對手下:金財說了,晌午回來,咋沒回來?李喜子,你帶兩個人去迎迎。

李喜子:是。

1450、秋日。日景。村口處。李喜子帶人騎馬出村。

1451、秋日。日景。路上。李喜子等人路上看見遇害的同伴。李喜子帶人奔回村中。李喜子進月娟屋:姜副隊長,不好了!

月娟大驚狀:出什麼事兒了?

李喜子:跟大隊長去的那幾個兄弟都被打死了!

月娟:那大隊長呢?

李喜子:不知道,大隊長的馬死了,人沒了,可能被抓走了!

月娟:快!快去報告姜隊長。再帶幾個人去,把那幾個兄弟抬回來。

1452、秋日。日景。姜松岳屋內。姜松岳、田尚虎、宗振等人。

李喜子站在姜松岳面前。姜松岳拍案而起。

姜松岳:肯定是塗鳳山干的!

宗振:支隊長,咋辦?要不咱去追?

姜松岳:追不上了。

宗振:那咋辦?

姜松岳:先別急,趕快派幾個人進城看看情況。摸摸底兒再說。

宗振:我去。

姜松岳:咱一定得把金財救出來。決不能讓他遭了鬼子的毒手。你進城後先找占印,讓他想想辦法,看看是不是讓城里的鬼子捉去了。如果是,查清關在啥地方。盡量保住金財同志的安全。

宗振:是!

1453、秋日。日景。龍崗縣城內。老耕雜貨鋪後院。滿星在老耕雜貨鋪後院往酒壇中裝炸藥。裝完炸藥的酒壇一個個擺在馬車上。在馬車上捆好的酒壇。壇子上互相拉好的引信,上面蒙上苫布。

1454、秋日。日景。龍崗縣城內。老耕雜貨鋪後門處。關家軍一人在老耕雜貨鋪後門外張望。

1455、秋日。日景。縣府。一個偽軍進偽縣公署。直接到縣長辦公室。敲門。

1456、秋日。日景。崔允德辦公室內。崔允德、國之亥。

崔允德:進。

偽軍進。

偽軍:崔縣長,我是塗團長那兒的。太君請崔縣長、國秘書過去一趟。

崔允德:太君叫我有何吩咐?

偽軍:這我哪知道?走吧。

崔允德:哎。

二人隨偽軍出。

國之亥悄聲地:姐夫,太君叫咱干啥?

崔允德:不知道。記住,到那兒少說話。太君說啥應啥。

國之亥:知道了,姐夫。

1457、秋日。日景。龍崗縣城,老耕雜貨鋪後門處。鄒發子帶一偽軍到老耕雜貨鋪後門。

關家軍兵:鄒團長來了?里邊請。

鄒發子同偽軍進。

鄒發子:准備好了?

關家軍兵:准備好了,鄒團長。

鄒發子來到門外,遠處,崔允德等人過來。

鄒發子對身後的偽軍:把車趕出來吧。

偽軍將大車趕出院外。

鄒發子:崔縣長、國秘書。

崔允德點頭哈腰地:鄒團長,你這是?

鄒發子:這不等你呢嗎?皇軍請你,讓你到軍火庫後院門那兒,商量蓋一座新庫房的事兒,讓你看看蓋在哪兒合適,另外還有用工的事兒。

崔允德受寵若驚地:皇軍把這麼大的事兒交給我,本縣一定辦好。

鄒發子不耐煩地:別啰嗦了,太君還在那兒等著哪!上車吧。

崔允德、國之亥:是,是!

二人上車坐下。

鄒發子對兩個偽軍:這車上的東西可不許看,是重要軍需物資,跑了消息那可是死罪,你們可吃不了也得兜著走。

二偽軍:是,團長!

鄒發子:直接把馬車趕到軍火庫後門兒,太君就在院子里。我隨後就到。

兩偽軍:是,團長!

兩偽軍趕車走。崔允德滿臉堆笑沖鄒發子點頭。

1458、秋日。日景。龍山岡縣城街頭。兩個偽軍趕車,崔允德、國之亥坐在車上。馬車一溜小跑,直奔軍火庫後門。

1459、秋日。日景。鬼子軍火庫後門處。看門鬼子兵發現崔允德等大車。

鬼子一:(日語)站住!干什麼的?

偽軍不懂,趕車向前。

看門日本兵:(日語)站住,干什麼的?

崔允德問趕車偽軍:皇軍說的是什麼呀?

看門日本兵:(日語)站住!再不站住開槍了!

車到門口。停下。

日本兵:車上裝的什麼的干活?

日本兵上前揭苫布,綁在苫布上的引線拉斷爆炸。

1460、秋日。日景。龍崗縣城城門處。塗鳳山押葛金財大搖大擺進城。得意忘形狀。忽然爆炸聲連起。塗鳳山命人將葛金財押走。自己向軍火庫急奔。

1461、秋日。日景。鬼子軍火庫處。古冬楊帶鬼子急忙趕到。

1462、秋日。日景。軍火庫處。鄒發子帶人趕到。

爆炸現場,被夷為平地的軍火庫。

古冬楊暴跳如雷:怎麼回事?

鄒發子:報告太君!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剛才看見崔縣長和國秘書帶兩個人趕過去一輛大車,上了軍火庫。

日本小隊長一人上前:(日語)報告,崔允德趕到軍火庫後面的大車發生了爆炸。

古冬楊:塗鳳山在哪里?塗鳳山!

塗鳳山氣喘籲籲地跑來。

古冬楊對塗鳳山一個耳光。

古冬楊:你的人是干什麼吃的?!崔允德、國之亥皇軍的敵人!是他們炸的軍火庫!

塗鳳山:太君!我立刻把他抓起來!

古冬楊:抓個屁!不是跑了,就是炸死了!這是你嚴重的失職!

塗鳳山:太君,我去辦大事去了。

古冬楊:什麼大事?什麼事比軍火庫重要?

塗鳳山:我去抓葛金財去啦!

古冬楊:抓到了?

塗鳳山:抓到了。

古冬楊:啊?哈哈!好,塗鳳山,給你記一大功!

1463、秋日。日景。關家大院後院一間房內。鬼子在對葛金財用刑。

古冬楊踱入,一擺手。鬼子兵住手。

古冬楊:葛金財,還認識我吧。那年,我去過王元村,我勸你為大日本帝國效力,你不聽。讓你交出段長生,你不交。還殺了我的手下。假如你那個時候聽我一句話怎麼會有今天呢?

葛金財:鬼子,別太得意了。我堂堂中國人,怎麼可能聽你鬼子的話。

古冬楊:葛金財,你自稱儒將,可現在看來,你的身手不過如此,也都是雕蟲小技,沒經過幾個回合你就落馬了。真有點兒讓我失望啊!作為一個戰士,他必須有對手,有敵人,你這一落馬,讓我沒對手了,反而讓我苦惱哇!

葛金財:那你有本事把我放了,我三天之內和你決戰。

古冬楊:放?你以為我會像那些古時候的勇士那麼傻嗎?放虎歸山?笑話!

葛金財:那你也不過是個懦夫!只會用卑鄙手段的小人。

古冬楊:你說對了!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人。我只注重實效,不注重過場。我要是想抓到你,只要能抓到你,我不計較使用什麼手段。只要抓到就行。你也可以對我這樣,我也不計較。可惜,你沒機會了。

葛金財:我沒機會了不要緊,中國人有的是機會。要殺你們小鬼子的人多了。

古冬楊:葛金財,別想那麼多了,別那麼天真了。擺在你面前的現在只有兩條路。我很欣賞你的聰明。所以,這第一條路我給你留幾天,就是希望你能夠棄暗投明,為皇軍效力。第二條路我就不說了,你自己清楚。

葛金財:那你等著吧。

古冬楊:沒關系,我不急。我給你幾天的時間。反正也不過是多活幾天少活幾天的事。在這個地方,你要想跑出去,比登天還難;別人來救你,比登天更難。你想通了,告訴我一聲,想不通,也告訴我一聲。我好送你去見上帝。

葛金財:鬼子,王八蛋,你給我記住了,葛爺我讀孔孟之書,知做人道理,我乃泱泱大國的子民,堂堂的中國人,頂天立地的大丈夫,怎麼能屈從于你這賊寇之國的小國?爺爺就是死在你的手里,也是為民族而死,為國捐軀,葛爺我不怕死,有本事你現在就殺了我!

古冬楊:哈哈!早晚是死,求個速死,少受罪,聰明!你這一求,我還真就不讓你死了,我得讓你嘗盡人間的痛苦,讓你一點點地在痛苦中死去,看著你被痛苦折磨得欲生不能,欲死不成的樣子,我會多興奮,多開心啊!我告訴你,我一定讓你多嘗點兒人間的苦頭兒再送你去見上帝呀!見你的祖宗去!

葛金財:小鬼子!王八蛋!豺狼!野獸!操你祖宗!

古冬楊:哈哈!階下之囚還耍什麼英雄!我會讓你一點點的死,以解我心頭之恨!

古冬楊過去,拿起一塊磚頭,砸在葛金財的頭上,葛金財昏死過去。

葛金財流血的面頰。

1464、秋日。夜景。柳秉漢屋內。柳秉漢、四妹坐在炕邊。

四妹:柳四哥,我知道你心情不好,知道你是為我,可你也犯不著這樣糟蹋自己的身子。你是漢子,對這樣的事兒,你得拿得起放得下。這不是我的錯,也不是你的錯,是老天的錯兒;老天沒把咱倆牽到一起,那咱就還是兄妹,我給你做個妹妹,又有啥不好?四哥,我心里是敬著你的,說實話,要是善耕那會兒真的不在了,就是別人誰想娶我我也不會嫁的,我就看著四哥好。這是我的心里話!可可•;•;•;•;•;•;善耕他活著,那我就不能做對不起善耕的事兒!我想四哥是通情達理的,你也得贊稱我這樣做!你說四姑娘的話對不對?

柳秉漢:四姑娘,你的話對,我也知道你做得對,可我真放不下!你知道嗎,四姑娘,我柳秉漢認這個死理兒啦!你四姑娘就應該是我媳婦!別說現在,就是到任何時候,你四姑娘在我心里也是我媳婦!我受不了!

四妹:四哥,咱別說這些了,四哥,你好好想想,想開點兒,別再這樣,你知道你整天這樣,我的心里有多難受。

柳秉漢看四妹:四姑娘,你的心里真為我難受?

四妹:我不為你難受,我這些天的眼淚為誰流了?我在你這兒說的那些話是為誰說的?四哥,你要是再想不開,四姑娘也豁出去了,你想咋辦就咋辦,我的身子交給你了!你看著辦吧!

柳秉漢突然張開雙臂,抱住四妹,流著淚:四姑娘,我不能那麼做!

四妹流淚的面頰。

1465、秋日。日景。村中一間房內。開會場面。姜松岳、田尚虎、仇占印、宗振、各游擊隊隊長。

仇占印:金財同志被鬼子抓去以後表現十分頑強,受盡了鬼子的酷刑,仍然是堅貞不屈。大大顯示了我們的民族精神,所以,我們必須盡快救出我們的好戰友。松岳同志看看怎麼布置營救工作。

姜松岳:通過一般的營救辦法是很難救出金財同志的。我們應該想辦法智取。

占印:怎麼智取?

姜松岳:這得想一想,我看還是以引蛇出洞,然後趁城中空虛下手的辦法為好。

占印:你是說把鬼子引出城,城中咱們事先埋伏下人,等鬼子出了城,咱城中的人就下手救人?

姜松岳:對。就是這種辦法。

1466、秋日。日景。荗楊口,英雄堂內。眾人高高興興議論炸鬼子彈藥庫的事兒。

關仁賦:炸得好,這一功勞歸闞軍師。

闞達仁:這是大家的功勞,靠我一個人什麼事也做不了。

仁賦:闞軍師,現在鬼子的彈藥庫被炸了,新的彈藥還沒有補充上來,我看是打縣城的最好機會。

闞軍師:我也是這麼想的。

仁賦:我看還可以用一用鄒發子,讓他晚上把城門給咱們打開。

闞軍師:我已經跟他說好了,下一次的金子比這次多三倍。這小子見錢眼睛都是綠的,能干。

關仁賦:那闞軍師就再進趟城,跟鄒發子定個日子,哪天的晚上。越快越好,別等鬼子的彈藥運來。

闞達仁:好,就這麼辦!

1467、深秋。日景。通蓮花庵山邊的路上。田兒、兩個姑娘乘一輛馬車沿山邊路前往蓮花庵。

1468、深秋。日景。蓮花庵前。田兒等蓮花庵前下車。

1469、秋日。日景。龍崗上。古冬楊帶一隊鬼子偽軍前往蓮花庵。

1470、秋日。日景。蓮花庵院內。斷塵引著田兒等進可兒房內。屋內可兒、素蓮。

可兒:二嫂,你們來了?

田兒:來啦,想你啦,來看看。

可兒:四妹他們都挺好吧?

田兒:挺好,大家伙就是都惦記你。

1471、深秋。日景。蓮花庵。可兒房內。小尼玄青驚慌奔入。可兒一驚。

可兒:怎麼了師妹?

玄青焦急地說不出話來,以手外指。可兒抬頭看。一驚狀。

1472、深秋。日景。可兒房門處。古冬楊、小村、塗鳳山鬼子兵若干沖入。

可兒大驚的面孔。

1473、深秋。日景。蓮花庵。可兒房中。

古冬楊獰笑:黎可兒小姐,我們終于又見面了。我只有用這種突然襲擊的辦法才能和你見面。請你諒解。

可兒驚望古冬楊不語。

古冬楊:我想,中國的語言有些話是非常對的,比如我和你。這不正應了中國人的一句俗話,山不轉水轉,路不轉人轉嗎?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啊!

古冬楊走到田兒的面前:關二夫人,田兒,真是巧極了,沒想到你也在這里。應該說,你是關家女人中我所敬重的女人之一。今日不期而遇,這說明咱們也有緣分。

黎可兒:古冬楊,這麼多年來,你抓我們,追殺我們,我們躲著你,到處藏。你干嘛非要把事做絕,把人趕盡殺絕呀?我現在已經到了沒路走的時候,已經出了家,你怎麼還來逼我呀!你有沒有一點人的良心!

古冬楊哈哈大笑:可兒小姐,我找你是誰也管不著的事兒,因為我是你表哥,是你的未婚夫,我現在就是在這兒剝光你的衣服,擁你上床別人也管不著!

可兒:你不要臉!你是誰的表哥?誰的未婚夫?你是日本人,是你害死了我的表哥、冒充我的表哥!

古冬楊:是又怎麼樣?是又怎麼樣?那你不也和我訂了親嗎?你不也和我有了體膚之親嗎?

可兒:我那是受你騙了。

古冬楊:騙也好,不騙也好。按照中國的俗話講,叫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你既已許我,就是我的老婆,就是我的人,既然你人都是我的,所以,你的一切東西也都是我的,我來上這兒取我的東西有什麼不對嗎?

可兒:古冬楊,你這不知道廉恥的惡人!你會遭報應的!

古冬楊:不必廢話了,只要你把王爺交給你的藏寶圖拿出來,我保證不碰你和這里人的一根汗毛,馬上離開。

可兒:古冬楊,好!這事兒與她們沒關,藏寶圖是在我這兒,你只要放她們走,我可以給你!

古冬楊:好,爽快!黎可兒,你只要把東西交給我,我立即放他們走,包括你。

可兒:古冬楊,我求求你,你放她們走,別再作孽了,我用你要的東西和我的命換她們還不行嗎?我把你要的東西給你,看看你能不能把天和地顛倒過來。

古冬楊:哈哈哈!顛倒過來!你又說到我的心坎兒上了,我們要的就是顛倒過來。

可兒:古冬楊,我再求你一遍。你放她們走,有什麼事情咱們倆人說。我會滿足你的欲望的。

古冬楊:不,你們已經都成了甕中之鱉了,我干嘛要聽你的。關家每一個存在的人對我們大日本帝國都是威脅。但是,今天我可以饒了她,前題是你必須拿出藏寶圖來。這些年,你已經浪費了我的許多光陰,我再不能讓你牽著我走了。

黎可兒:好,我給你。我滿足你的欲望。

田兒:三妹,你不能把東西給他!

可兒:二嫂,是我連累了你們,我給他,讓他放你們走。

田兒:不行,三妹,你不能給他。

古冬楊:不給我,哈哈!來人,把他們給我拉出去斃了!

1474、鬼子兵欲前。田兒忽然掏出手槍,對古冬楊射擊。古冬楊閃身,一鬼子兵被擊斃。田兒再開槍,小村擋在古冬楊前面。小村、田兒同時開槍,兩人同時中彈。兩人對射,同時倒地。二女兵掏槍突然射擊。打倒鬼子二人。鬼子開槍,二女兵中彈身亡。可兒撲在田兒身上失聲痛哭。

可兒憤怒至極,滿面淚痕,咬牙望著古冬楊。

古冬楊:搜!

鬼子兵欲搜。

可兒:慢,我給你拿去!我給你!

古冬楊擺手,鬼子兵停步。

1475、深秋。日景。可兒房內室。可兒入。可兒拿出王爺的那把手槍愛撫地摸一摸。兩顆淚流下來。

1476、深秋。日景。蓮花庵。可兒房外間。古冬楊站在外面焦急地等待。幾個鬼子兵抬小村出去。里間的門簾一掀,可兒舉槍對古冬楊射擊。古冬楊慌忙躲閃。左臂中彈。鬼子開槍,可兒中彈,扶門框慢慢倒下。

(這是我的家歌起)

1477、深秋。日景。龍崗縣城一酒樓中。闞達仁、鄒發子、關家軍三人。

鄒發子:闞爺,我都干一回了,你就放過我吧。說實話,真有點兒後怕。這日本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心狠手毒。萬一被他們知道了,我這小命就沒了。

闞達仁:發子,上次讓你干,出事兒啦?

鄒發子:沒有是沒有,可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呀。

闞達仁打開包袱:你看看!你看看!你兩輩子都花不完!不過就是開個城門,開完城門你就走人!遠走高飛!誰也不知道是你干的。找個地方一待,你這輩子就是吃香的喝辣的,痛痛快快玩一輩子。上哪兒找這好事去!

鄒發子:闞爺,這可是腦袋別在褲腰上啦!

闞達仁:要不是這活兒,哪有這麼多的黃的?你聽闞爺的,一會兒你先把金子送家去,打發老婆孩子先走。然後,你把城門一開,我們進城,你出城,你走你的,遠走高飛,我們打我們的鬼子,咱們兩不耽誤。

鄒發子看一眼桌上的金子,一咬牙:好,小的豁出去了!就干這一把!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成!闞爺,你說咋干吧?

闞達仁:好,明兒個晚上,正半夜,北門,三聲布谷鳥叫,你應三聲就開城門。再就沒你的事兒啦。

鄒發子:好!就這麼辦了。(拿起金子)闞爺,那小的我也就不客氣了。

1478、深秋。日景。龍崗街頭。塗鳳山在街上慢慢騰騰走來,忽見鄒發子打一酒樓中出來,向那邊走去。塗鳳山停步,抬頭看酒樓的牌匾。然後掏出一根煙來點著。慢慢向前,闞達仁等從酒樓中出來,打塗鳳山身邊走過。塗鳳山不介意地向前走。

1479、深秋。日景。龍崗縣城城門處。闞達仁等出城。

1480、深秋。日景。龍崗縣城街頭。塗鳳山正行之間,忽然停步一愣(心聲):闞達仁?是闞達仁?!這小子沒死?他怎麼進城了?

塗鳳山急忙折身往回走,到酒樓處,進酒樓。

掌櫃的慌忙過來:塗爺,這麼閑著,你里邊請。

塗鳳山板著面孔,朝屋內座上的人瞧瞧:掌櫃的,頭一會兒出去的那幾個人你認識?

掌櫃的:那一會兒?

塗鳳山:不到半個時辰。

掌櫃的略想:不認識,塗爺。

塗鳳山:他們幾個是自個兒喝酒還是和別人喝酒哇?

掌櫃的:你說那幾個人和誰喝酒?鄒副團長啊!

塗鳳山:鄒副團長?發子?

掌櫃的:對,沒錯兒!鄒團長來了我能差了招待嗎?

塗鳳山臉上掠過陰險的笑容。轉身出來。

塗鳳山站在酒樓門口:好你個鄒發子,還吃著兩家飯哪!

1481、深秋。日景。柳秉漢房中。柳秉漢坐在炕上,面前一張小桌,桌上幾樣小菜,一壇酒,一只酒壺,一個酒碗。老陳站在地上。

柳秉漢揚脖將一碗酒喝干:老陳,來一段兒!

老陳:柳四爺,來哪段兒?

柳秉漢:單雄信!踹唐營!

老陳:好啦!

老陳一拉架式:王世充大勢已去,完了!王世充的妹妹張開玉臂,露著玉一樣的胸脯,那古書上說的就叫酥胸。她那麼一張胳膊,把胸脯往前一貼,把單雄信緊緊抱在懷里,然後兩個人上床云雨一翻,事辦完了,那娘子便流著淚對單雄信道:掌櫃的,你這些年來對哥哥忠心耿耿,可是天命至此,哥哥的氣數絕了,這也是沒法子的事,可恨的是,那李世民對哥哥步步緊逼,逼得哥哥走投無路。眼見得咱也到了沒命的時候,勝者王候敗者賊,想城破之後,你老娘兒們我長得這麼俊,不被李世民這賊子所汙,就必被這賊子所害。

柳秉漢:又你老娘兒們。那說書的不是叫為妻,或是妾啥的嗎?

老陳:你看,我又把這茬兒給忘了。那就叫妾,那我就接著說?

柳秉漢:說!

老陳:所以,妾今日就與你作個永絕。掌櫃的,你有一身的好武藝,待妾死後,你將妾掩埋,然後可另討出身。別埋沒了你的英才。這老娘兒們•;•;•;•;•;•;公主吧,咱叫公主。公主說畢,將兩只軟白的胳膊又抱住單雄信,兩片芳唇貼過,濕乎乎的,熱乎乎的,香噴噴的,親得單雄信身子都麻了,這單雄信就又抱著小娘子再行云雨。一火下來,那小娘子身上又軟又熱,像一團兒小面團兒。單雄信哪忍拋下。可是,這功夫誰也沒法兒。單雄信就起了身。下到地上,將一身的鎧甲都披掛了,就提起那杆大槊,抬腳要走。公主忙說,掌櫃的,你這是要干啥去?單雄信道:屋里的,你剛才的那番話我已經聽到心里了,我單雄信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怎麼能做背主背妻的事兒?今日我就去獨踹唐營,去殺那千刀萬剮的李世民。你看好,要是日落之前我回來,就是回來了,要是日落之前我沒回來,那你就打發人去唐營取我的尸首。今日,我就要用命報答我主,報答我的老婆!那公主一聽忽地站起,光著一條白燦燦的身子,對單雄信道:將軍既然這樣忠君忠主,對妾又是這麼喜歡,那還有啥好說,我今兒個就讓你去得放心,走得放心。掌櫃的你稍等,我去去就來。這公主說完,轉身進了里間。單雄信等了一會兒,不見公主出來,忙進去一看,這公主已經懸梁自縊了。單雄信一見,放聲大哭,哭了一回,命家人將公主衣服穿好,放在床上。然後一把火將房子點著,自己就跨馬提槊,飛奔出城,直殺入唐營。

柳秉漢一揚脖,將一碗酒喝盡,然後站在地中:單雄信踹入唐營被捉,叔寶、咬金等勸雄信降唐,雄信潑口大罵叔寶、咬金背主棄義。高呼只求一死!

老陳:對!四爺說的對!這段佳話成為隋唐演義里的一段最好聽的佳話!

柳秉漢哈哈狂笑,舉碗痛飲。

1482、深秋。日景。鄒發子家。鄒發子進家門。

鄒發子老婆,兒子、兒媳、孫子。

鄒發子將金子放在炕上。老婆過來一看:發子你這幾天哪來這麼多金子?

鄒發子:沒功夫說那麼多話了,你們啥也別問。(從兜中掏出)這是特別通行證,我備著用的。你們拿上,把後院的馬車套上,趕緊走,直接到省城四舅家等我,現在就走。啥也別帶,就把金子和手槍放草料袋里帶上就行,遇上熟人別說上省城,就說上拴馬鎮。和省城是一股道兒,別人也知道咱家拴馬鎮有親戚,能信。

發子老婆:發子,這到底出了啥事兒啦?

鄒發子:你他媽別啰嗦!趕緊收拾走!你們給我記住了,我要是去就去了。我要是沒去,你們也千萬別回來找我,也別回來打聽信兒!要不回來一個,全家就都得死!記住了嗎?

老婆抹著眼淚,聲音顫抖地:記住了。

鄒發子:快走,我看著你們走。

鄒發子一家上馬車。鄒發子兒子趕車走。鄒發子轉回屋內出前門。

1483、深秋。日景。關家大院內。善耕坐在關家大院前院的一棵樹下,仰頭,似想著什麼。口中喃喃:寶寶睡吧,噢,爹給你搖搖車,噢,我的秀秀兒真乖乖,長大了坐個官太太,又有吃,又有喝,又有個寶寶笑呵呵。寶寶長大了當大官,大官手里握金印,金印•;•;•;•;•;•;

善耕慢慢站起:似有所想地:金印•;•;•;•;•;•;金印•;•;•;•;•;•;

善耕向內院走去。幾個偽軍跟在後面。

善耕走向自己房中。

善耕進自己房中上炕,去搬一個炕櫃,把炕櫃挪開。




上篇:正文 第四十三集    下篇:正文 第四十五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