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白雪紅血正文 第四十六集   
  
正文 第四十六集


第 四十六 集

片首曲•;字幕•;畫面•;片名

1519、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龍崗縣城北門處。鄒發子上北門土城樓。

上面偽軍:誰?

鄒發子:我,發子。

上面偽軍:喲,鄒團長,這麼晚還來查崗啊?

鄒發子:你嫂子上拴馬鎮了,一個人在家待著也是悶得慌,連查查崗,連和大伙兒搓兩圈兒。

鄒發子到上面。

偽軍:難得,里面正玩得熱鬧呢,快進去吧,怕還擠不上桌呢。

鄒發子:誰說擠不上桌?

鄒發子笑著進土城堡內。

眾偽軍:鄒團長!你來得正好。

偽軍一:鄒團長,兩桌三缺一,閑著我們三個,干眼饞,看著人家四個玩兒。

鄒發子:好哇,玩兒!眾位弟兄們,今兒個晚上輸贏都是我包著,末了,我再給大家伙兒發大洋。

眾偽軍:真的?

鄒發子:我啥時候跟你們說過假話。大洋這玩藝有什麼呀,摟著睡覺叮當響,帶在身上壓得慌,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拿在手里是酒肉,扔在爐里是費渣。掉在水里沒多大響,墊在屁股下還硌得慌,扔給窯姐兒還瞎了一泡湯兒。

眾偽軍笑。

偽軍一:鄒團長,你這詞兒我們還頭回聽說,鬧了半天這就是大洋?

鄒發子:對,這就是大洋!要不是這樣的,那就是燒餅。再軟一點兒的那就是餃子皮兒!

眾偽軍又笑。

鄒發子:來來來,擺上,今兒晚上大伙可就別怕輸了,輸也輸我的;可你們也別手軟,贏也是贏我的,該贏就贏!

眾偽軍一:玩呀!弟兄們!團長給咱們兄弟兜賬了。

眾偽軍二:還是咱們鄒團長好!

眾偽軍三:明兒個咱們大伙請鄒團長喝酒!

1520、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龍崗上。關仁賦等向前急急行進的隊伍。

1521、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龍崗縣城北門土城樓上屋中。鄒發子抬腕看表。起身。

同桌偽軍一:鄒團長,干啥去?

鄒發子:撒泡尿,不算跳。露露屌,不算跑。

眾偽軍大笑。

鄒發子出來,站牆根上撒尿。向城外張望。尿完回來。

鄒發子走到桌邊,將牌一推,將包里的大洋拿出來,往桌上一拍。

眾偽軍:鄒團長,這麼多,足有一千多塊!

鄒發子:加外邊那位兄弟,不就你們八個人嗎?

眾偽軍:對。

鄒發子:這是兩千塊,我留一百,剩下都是你們的。

鄒發子拿出一百揣兜里。

偽軍一:鄒團長,你還真給呀?

鄒發子:真給!發子啥時候逗過兄弟們?你們說說,啥時候逗兄弟們玩兒過?

眾偽軍互相看:

偽軍一:沒有。

偽軍二:鄒團長向來跟咱們弟兄們說話算數。

偽軍三:就是,鄒團長義氣!

鄒發子:當著弟兄們我也不能說假話,哪來這麼多錢哪?兄弟我販大煙土掙來的!一炮,掙了八千大洋,給弟兄們的這是小錢兒!

鄒發子看眾人:可話又說回來了,這錢人家是先給了,大煙還沒進城呢,就在城外,一會兒就到。咱怎麼辦哪?是不得給人家放進來呀?

眾偽軍:聽鄒團長的!

鄒發子:哎,這就對了。兄弟們,在家伙兒放心,出了事兒我兜著,保證和眾兄弟沒事兒。雖說販煙土明著不讓,可這滿城的煙土,四鄉八鎮的煙土都哪兒來的呀?

眾偽軍:販進來的唄。

鄒發子:對了!販大煙,是大不見,小不見的事兒。抓住了,大牢里蹲幾天,罰個千八百的大洋,完事兒了。再說了,歸誰抓呀?

眾偽軍:歸咱們唄。

鄒發子:又對了!咱們能自個兒能抓自個兒嗎?

眾偽軍大笑。

鄒發子:拿著,大伙兒都揣兜里頭,揣兜里頭是錢,放外頭是送禮的!

眾偽軍分大洋。

鄒發子出去,向城下張望。

1522、深秋。初入冬時。夜景。茂楊口。四妹、四個女兵、姜松岳、田尚虎、鐵順、宗振騎馬奔上荗楊口。

1523、深秋。初入冬時。夜景。茂楊口前空場子上。淺紅色的雪地和飄落的淺紅色的雪花兒。銀秀帶眾女兵站在空場上。空場後面的石堡上,站著表情嚴峻的雕像一般的關家伙計的家人們。

荗楊口前的場景。姜松岳幾人互相看看。

四妹愣在那里。

四妹:銀秀,這是咋回事?

銀秀:四姨,他們去了。

四妹:那你怎麼不攔著他們?

銀秀:四姨,仁賦的倔脾氣,我攔不住!

姜松岳:四姑娘,什麼也別說了,來不及了。尚虎,你和鐵順敢快回去帶隊伍,上縣城。宗振跟我走。

四妹:姜隊長,你們去哪兒?

姜松岳:縣城!

四妹:好,我也去。

四妹帶四個女兵同眾人飛奔下茂楊口。

1524、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龍崗縣城北門外。關仁賦等摸到城下。

闞達仁對仁賦悄聲地:仁賦,叫不叫號?

仁賦:叫。

闞達仁:布谷,布谷,布谷。

1525、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龍崗縣城北門土城牆上。

鄒發子:布谷,布谷,布谷。

鄒發子進堡內:弟兄們,來了,開門。

眾偽軍:好嘞!

幾個偽軍下土城開城門。

1526、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龍崗縣城北門處。關仁賦等沖入,闞達仁帶人沖上土城樓。眾偽軍大驚,不知所措。被關家軍用刀殺死。

闞達仁:發子,走吧!

鄒發子嚇得哆哆嗦嗦:是,闞爺。我走,我走。

鄒發子挎了包袱出城門。

闞達仁:仁賦,咱不能一塊兒往上沖,得防著點兒。

關仁賦:闞軍師,你帶四十人守城門,不到萬不得已不要上!佑山,你帶你那隊的一百人在後面,防著中了鬼子的埋伏。其余的跟我上。大伙記住,就是打剩一個人也不能往後退!

眾人應。

關仁賦、霜菊、佑山、滿星帶人向關家大院摸去。

1527、深秋。初入冬時。夜景。一村中。田尚虎奔回駐地緊急集合隊伍。田尚虎帶隊出發。

1528、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附近房上。房上突然露出一顆人頭、兩顆人頭。鬼子的暗哨。潛伏的偽軍。

一聲瓦響。

關仁賦:什麼聲音?

滿星:房上瓦響。

佑山:仁賦,房上有人。

仁賦:厚田叔,瞄房上。滿星,快上,炸院牆。

滿星點頭,一手夾炸藥桶、一手握掛著引線的長繩,哈腰向前沖去。

房上又露出幾個黑影。

劉厚田端機槍突然對黑影點射,幾個黑影啊聲栽下。

頓時槍聲大作。

關仁賦:壞了!打!護著滿星!

眾人向房上,向關家大院鬼子的炮樓開槍射擊。

1529、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前。滿星夾著炸藥桶向前跑。

關家大院鬼子炮樓上的探照燈突然打亮。

吳滿星一怔,繼續向前奔跑。

滿星突然中彈。身子一晃,雙腿一軟跪倒,滿星流汗的面孔。

1530、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前。仁賦焦急的目光。

仁賦:滿星!

1531、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前。滿星慢慢抬起頭來。流血的前胸。滿星用盡力氣站起,將炸藥桶拋出。

1532、炸藥桶向前滾動的特寫。炸藥桶撞在牆上。

1533、滿星身上再次中彈。滿星晃動身子,用盡全身最後力氣狂呼一聲,艱難一拉引繩,炸藥桶爆炸,滿星在一片火光中倒下。

1534、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前。其余幾個背炸藥桶的人撲向關家大院院牆。再響爆炸聲。

1535、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附近。後面潛伏的鬼子偽軍包抄過來。

1536、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東偏院內。塗鳳山帶偽軍殺出關家大院偏院。

1537、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門前。佑山在後面發現包抄過來的鬼子偽軍。佑山帶人同包抄上來的鬼子偽軍激戰。

1538、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門前。火光中,劉厚田哈哈大笑站起身,端著機槍向鬼子炮樓點射。

鬼子中彈。

1539、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前院牆處。幾個拿著炸藥桶的關家軍拉響炸藥桶。關家大院的前牆、炮樓全部被炸塌。

1540、關家大院中的房上、屋內、院中的鬼子頑抗。

1480、關家軍向鬼子投手榴彈。

1541、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四周的幾處房屋起火。火光沖天。火光中空中飄落的雪花呈淺紅的顏色。地上的落雪被映成淺紅的顏色。

1542、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門前。

劉厚田哈哈大笑:殺鬼子呀!殺鬼子呀!小翠兒,爹給你報仇來啦。劉厚田端槍射擊房上的鬼子。劉厚田端槍邊射擊邊向關家大院大步邁進。

仁賦焦急地喊:厚田叔!

1543、劉厚田什麼也聽不見狀,大笑:殺鬼子呀!

劉厚田肚子上中彈撲倒在地上。

劉厚田滿面汗水,面帶痛苦的微笑。劉厚田慢慢坐起身,將一棱子彈換上,對著院內的鬼子舉槍射擊。一個個鬼子應聲而倒。劉厚田再中彈。劉厚田面露憨笑,吃力地,喃喃地:殺鬼子,報仇•;•;•;•;•;•;小•;•;•;•;•;•;翠兒•;•;•;•;•;•;

1544、劉厚田坐在地上垂下頭。不動。

1545、關仁賦:厚田叔!

關仁賦高喊:殺呀!

關仁賦帶人沖向院中。

關家軍一片片倒地。

1546、深秋。初入冬時。夜景。茂楊口。天空飄落的雪花,雪花落在荗楊口前的空場上。被四周的火炬、燈光照著,呈暗紅的顏色。銀秀一身白素。站在荗楊口前的空場上。

空場四周大碗的燈火通明。空場上面,整整齊齊擺著四百五十只盛滿酒的大海碗。

銀秀的旁邊站著三十余個手舉火把的女兵。兩邊站立守寨的男兵。石堡牆上,站著石雕一樣的,表情凝重的關家伙計們的老少家人。幾匹健馬拴在旁邊的拴馬樁上。

銀秀:把酒點上吧。

眾女兵擎火把點場上的酒碗。

場上,四百五十碗燃燒的酒。周圍暗紅的雪地和飄落的雪花變成鮮紅的顏色。

銀秀解開樁上的犍馬騎上,另有四個女兵解馬騎上。銀秀及四女兵手舉火把向山下奔去。

1547、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門前巷內。佑山消滅埋伏的鬼子偽軍沖到。

塗鳳山所帶的偽軍所剩無幾,塗鳳山同眾偽軍向關家大院中退。屋內的古冬楊一擺手,鬼子端起刺刀逼住。塗鳳山只好帶偽軍再向前與關家軍交戰。

1548、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善耕房中。善耕起身,悄悄走到門邊將門拉開一條縫向外觀看,然後閃身出門。

1549、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龍崗縣城。關家大院前。偽軍全部戰死,塗鳳山欲退,後面鬼子的刺刀。塗鳳山走投無路,欲向偏巷中逃。霜菊開槍,塗鳳山中彈。古冬楊向塗鳳山射擊。霜菊向塗鳳山射擊。塗鳳山抱住一棵樹,垂死掙紮,倒地斃命。

1550、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關如水的房中。

關如水掀起窗台上的一塊磚,從里拿出一個油布包,打開,里面露出程子風送他的手槍。關如水愛撫地用手摸著,慢慢拉栓,將子彈上堂。

善耕推門入,火光映紅的屋中,父子兩人的對望,兩人緊緊抱在一起。

1551、深秋。初入冬時。夜景。火光。關家大院正堂。古冬楊走到里間。

古冬楊走到小村身旁。

古冬楊:小村君,我記得,你一直懷疑我的判斷,認為我對蓮花庵後的無名墓碑和蓮花庵中的假想是錯誤的。

小村:對。

古冬楊:正因為這一點,誤了我們很多的時間,使我們的使命在成功的時候夭折。

小村:是,這是我的責任。

古冬楊:應該說,你的錯誤,致使我們在成功的邊緣失敗。

小村:也許是這樣的。

古冬楊:現在,沒想到進攻的人這麼英勇!而且,我看見了沖在前面的關仁賦。他是我們最大的仇家,他沒有死。我相信,邱本年的武器就是運給關家的。

小村:我不明白你到底要說什麼?

古冬楊:最後的時刻到了,為帝國獻身的時候到了。

小村:明白了。

古冬楊轉過臉去。

小村拿起手槍頂在自己的頭上。槍響。

古冬楊頭也不回地出去。

1552、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龍崗縣城北門土城樓上。闞達仁聽著激戰的槍聲焦急地在土城牆上來回走。突然停住,一擺手:弟兄們!上!

1553、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正房正堂門前。

古冬楊命令身邊的兩個鬼子:你們立即到後面將葛金財、段長生、關如水、關善耕依次殺死。

鬼子兵:是!

兩人從西面向後面走去。

1554、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中。善耕從關如水手中接過槍,然後攙著父親走到門邊,輕輕將門拉開。

1555、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門前。闞達仁帶人沖向關家大院。

1556、夜景。關家大院後院。兩個鬼子端槍踹開葛金財的房門舉槍。

1557、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關押葛金財的屋中。地上坐著的葛金財看見鬼子舉槍。艱難站起!兩聲槍響。葛金財再看,門前的兩個鬼子倒在地上。葛金財從屋中一步步艱難走出,葛金財向東投來目光。

1558、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關如水房前。善耕一手攙著父親,一手舉槍站在那里。

1559、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後院。關押段長生房門處。段長生打房中鬼鬼祟祟出來,向後面欲溜。葛金財撿起鬼子的槍支撐著身子,靠坐在門框上,低沉的喝聲:段長生!

段長生一愣。

葛金財槍響。段長生撲在牆上一點點跪在地上。

段長生:葛爺•;•;•;•;•;•;饒•;•;•;•;•;•;命•;•;•;•;•;•;

段長生倒地斃命。

1560、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正堂門前。古冬楊站在關家大院的正房中:葛金財,你自稱儒將,可是你畢竟死在了我的前面!

古冬楊狂笑走出。

1561、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闞達仁帶人沖來。

1562、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門前。四妹、姜松岳、宗振等飛馬趕到。眾人下馬,四妹沖到關仁賦的身邊。

四妹:仁賦!

仁賦:四姨!你們怎麼來啦?

四妹嚴厲地:來了就是來了!姜隊長和宗排長也來了!

仁賦紅眼狀:四姨,你別動,就待在這兒。

1563、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門前。關仁賦跳起,高呼:沖啊!殺鬼子呀!

關仁賦帶人沖入關家大院內。姜松岳、宗振緊跟著沖入。四妹握槍向前。

1564、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門前。突然,旁邊一座房上,一個鬼子站起,端著機槍向這邊掃來。宗振急忙將關仁賦撲倒在身下。

姜松岳開槍,房上鬼子中彈栽下。

關仁賦起身。宗振中彈犧牲。關仁賦抱宗振痛呼:宗排長!宗排長!宗排長!•;•;•;•;•;•;

1565、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龍崗上。關銀秀及四女兵手舉火把,騎馬在龍崗上飛奔慢鏡頭。銀秀在前騎馬飛奔的特寫。龍崗上,銀秀等火把下映得呈暗紅色的雪地在幾只馬蹄奔動的慢鏡頭中向前延伸。

(這是我的家歌起)

1566、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關家軍與鬼子拼殺。古冬楊出,手握戰刀與關家軍肉搏。

關家軍與鬼子肉搏場面。

1567、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內。一個鬼子從後面舉剌刀向關仁賦剌來。萬分危急之中,柳霜菊驚呼:仁賦!

關仁賦回頭,柳霜菊挺胸護關仁賦。

剌刀剌入柳霜菊的右肩,柳霜菊痛叫一聲,抓住鬼子的剌刀。

1568、鬼子拔出剌刀,霜菊慢慢倒下,關仁賦一槍打死鬼子。抱起柳霜菊。

關仁賦:霜菊,霜菊。

霜菊望著仁賦:殺吧,仁賦,殺光鬼子。

關仁賦跳起,與鬼子拼殺。

闞達仁被數個鬼子剌死。

四妹開槍,突然左肩部中彈,四妹一捂,搖晃倒地。

1569、深秋。初入冬時。夜景。關家大院正堂門前。古冬楊站在關家大院正堂的門口

最後的幾個鬼子一步步向關仁賦走來。

1570、深秋。初入冬時。晨初時景(即東天剛露白時)。龍崗縣城北門處。銀秀沖向北城門。

天空漸露曙色,地上的雪地被染成暗紅色。

1571、深秋。初入冬時。晨初時景。關家大院內。佑山支撐著坐起,拉住背上炸藥桶的引線,望著遠處的仁賦。

便身刀痕的仁賦站在倒在地上的霜菊的身邊搖晃著,吃力地:佑山!拉吧!(話後倒地。)

佑山拉響炸藥桶。最後的幾個鬼子與佑山同歸于盡。

1572、深秋。初入冬時。晨初時景。關家大院內。遍地尸體,一片死寂。

古冬楊手握手槍,在關家大院正堂門前搖搖晃晃站起。

古冬楊看著面前的場面突發大笑。

古冬楊:哈哈哈哈!我是勝利者!關如水!我是勝利者!

突然一聲槍響,古冬楊一晃身子,回頭。

善耕一手攙著父親關如水,一手舉槍對著古冬楊,站在房東牆角的甬路上。善耕槍再響。

古冬楊身子一晃,一邊舉槍一邊地:你,你不是•;•;•;•;•;•;瘋•;•;•;•;•;•;子!•;•;•;•;•;•;•;

善耕:你們這些野獸才是瘋子!

古冬楊槍響。關如水胸前中彈,善耕緊抱父親,向古冬楊射擊。古冬楊倒地斃命。

1573、深秋。初入冬時。晨初時景。關家大院前。銀秀等乘馬飛奔至關家大院不遠處下馬。

銀秀等手握短槍一步步向關家大院走去。

1574、深秋。初入冬時。晨初時景。龍崗縣城北門處。田尚虎帶人跑步奔入城中,向關家大院奔來。

1575、深秋。初入冬時。晨初時景。關家大院內。受傷的姜松岳支撐著身子靠在一棵樹上。田尚虎向姜松岳跑來。

1576、深秋。初入冬時。晨初時景。關家大院。火光中,天色微明。紅霞和鮮血染紅了關家大院地上的白雪和天空中的落雪。

銀秀一步步走進關家大院。

四妹艱難站起。善耕抱著父親,一步步向四妹走來。兩人對望著的如火的目光。

銀秀邊向院中,邊用目光搜尋仁賦:弟!弟!

仁賦攙著霜菊,兩人艱難站起。

銀秀走到仁賦、霜菊的身邊。

銀秀愛憐地撫著仁賦的臉,銀秀無淚悲愴的面孔。

銀秀聲音顫抖地:弟,帶著大伙兒回咱的荗楊口吧。荗楊口上的酒熱了。

仁賦高喊:伙計們!走啊!咱回家!

1577、(這是我的家歌起。)

(虛擬畫面,迭善耕抱著關如水,四妹扶著善耕;仁賦與霜菊相扶向前走去的慢鏡頭:朦朦朧朧,眾關家軍起,相互挽著、拉著飄向空中,地上的紅色雪地化作彩云隨人們飄向空中,向荗楊口飄去。慢鏡頭)。

1578、深秋。初入冬時。晨初時景。荗楊口前的空場上,四百五十碗酒一同燃燒著,火苗向上竄跳扭結,狀如菊花。將口上的雪地和空中飄落的雪花兒映得如霞。

1579、深秋。初入冬時。日景。荗楊口。一間房內。關如水閉目躺在床上。

善耕、四妹、銀秀、仁賦、霜菊、占印、姜松岳、田尚虎站在關如水床前。

月娟抱著衣上染著血汙、頭上包著繃帶、躺在一邊床上的葛金財。

慧廣師太、斷塵、李濤聲、馬悅及眾人站在銀秀、仁賦等人的身後。

1580、善耕俯身,在關如水耳邊輕聲地:爹,爹,爹•;•;•;•;•;•;

關如水慢慢睜開眼睛。

關如水喘息地看著眾人。眼睛定在慧廣師太的臉上:你是•;•;•;•;•;•;善耕的媳婦•;•;•;•;•;•;慶喜?

慧廣:是。爹,我是慶喜。

關如水:那你這是•;•;•;•;•;•;

慧廣:我就是慧廣師太。

關如水:唉!怪不得慧廣從來不見關家人,我怎麼沒想到哇。

關如水看善耕、四妹、銀秀、仁賦:就剩你們幾個了吧?

善耕眼里含著淚水:爹!還有霜菊。善犁有信了,也在打鬼子。

關如水:噢,好。這好。

善耕指李濤聲:爹,他們是程先生派來的;程先生來信,希望爹把那件藏寶圖交給國家。

善耕將信展給關如水看。

關如水:這是我和子風定的,名字三字豎簽就是取圖。

關如水吃力地點點頭:子風•;•;•;•;•;•;可好?

李濤聲:老人家,還好。

關如水又點點頭,轉對銀秀:秀兒,拿來吧。

銀秀抹著眼淚點頭:嗯。

銀秀起身進里間。少頃,銀秀出,手托一軸畫,一方印出來,站在關如水身邊。

銀秀:爺爺,這幅畫也在我這兒。是我三姨交給我的。

關如水:你三姨?可兒?她人呢?

銀秀:沒了。

關如水:噢,她也不在了?

四妹、銀秀強忍悲聲,淚下。

關如水長歎一聲。指指銀秀手中東西,對李濤聲:東西都在這兒,你們拿去吧。只要你們用在打鬼子、保咱國家上就行了。你們能對得起中國人,我也就對得起祖宗了!

銀秀遞過畫印。李濤聲雙手接過。

李濤聲:謝謝關老先生申明大義。

慧廣懷中取出一個扁方盒,遞過去,放在李濤聲手中。

慧廣:這就是那塊解秘的玉珮。

李濤聲熱淚盈眶地:謝謝師太。謝謝你們能有如此寬闊胸襟,以國事為重。我二人一定竭盡全力,和程先生共同以這筆寶藏為據,督促推動抗日。

關如水喘息,費力地:我相信•;•;•;•;•;•;這不是我個人的願望•;•;•;•;•;•;而是中國人共同的願望•;•;•;•;•;•;

李濤聲落淚:老先生,我記住了。

關如水:心願了•;•;•;•;•;•;了•;•;•;•;•;•;了啦。

關如水氣絕。善耕、銀秀、仁賦大放悲聲。四妹忍泣。眾人落淚。

1581、深秋。初入冬時。日景。茂楊口。一間屋中。善耕、四妹、仁賦、銀秀、霜菊、占印、姜松岳、田尚虎、葛金財、鍾月娟等。

四妹對仇占印、田尚虎、姜松岳等:占印,田政委、姜隊長,仁賦無知,只顧報家仇,不顧報國仇,才使占伍、宗排長和吳三兒他們犧牲了。從現在開始,所有的關家人和關家的隊伍都加入共產黨的抗日隊伍,打鬼子,殺漢奸,直到把鬼子從咱中國的土地上趕出去。

仁賦:爺爺說的對,先國後家,無國哪有家。我關仁賦知道了,你們才是真正的抗日隊伍。我們加入!

田尚虎:好。四姑娘、仁賦,我們歡迎你們,歡迎所有的愛國志士加入到我們的抗日陣營中來!

幾雙手緊緊握在一起。

善耕: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打今以後,我們就跟著你們共產黨的隊伍。殺光鬼子,還我家園。

1582、日景。(南京。)一間豪華辦公室中。

程子風、國民黨高官若干人;李濤聲、馬悅二人。

李濤聲二人將畫軸展開掛在牆上,拿出印中絹畫掛在一旁。

一一將詩句對看畢,用紙寫出掛在牆上。

程子風上前讀詩:

其一:

一朝天子一朝臣,

夜半門虛掩閨裙;

眉黛眼烏腮飛鳳,

玉胸神有五彩云。

丈夫敢為天存道,

鬼魅行亂地無門;

試問蒼天正何在?

巧同苔下昨夜痕。

其二

春雨紛紛打芭蕉,

夏來同爭赤日燒;

秋江橫之敗葉舞,

冬風有隙裹寒袍。

四季盡可作笑語,

往來重複樂陶陶;

把酒三江情釣畫,

俯仰關山誰最高!

程子風眾人猜測狀。眾人不解搖頭。

程子風:把密解玉珮拿過來吧。

李濤聲將秘決玉珮盒打開遞過。

程子風拿起盒里的玉珮,讀上面字。

程子風:每句中間字,即是藏寶處,江山既已覆,何來再生輝?

程子風:每句中間字?

程子風上前讀中間字:子虛烏有,為亂天下。紛爭之隙,可複江山。

國民黨高官一:這是什麼都沒有的意思。

國民黨高官二:就是為了惑禍天下,亂而取之。

程子風長歎一聲:康乾聖主,竟然也為後人埋下了這麼一個禍源!

1583、日景。龍崗上。善耕、四妹、仁賦、霜菊,與田尚虎等游擊隊將士舉槍舉旗,乘馬飛奔慢鏡頭;銀秀與姜松岳並肩騎馬舉槍向前的鏡頭。

1584、日景。龍崗縣城內。日本鬼子投降,歡慶場面若干。

1585、冬日。日景。破敗的關家大院前。天空下著小雪。善耕、四妹及仁賦、銀秀、霜菊走向關家大院。

破敗的院落。幾個人走進大院。(虛擬鏡頭)關如水向他們走來,突消失。金秀、麥秀、小翠拉著手向他們走來,奔跑過他們的身旁消失。那希汝、大柱等向他們走來,突然消失。

銀秀、悲傷的面孔。四妹噙滿淚水的眼睛。

1586、冬日。日景。後屯。茫茫的雪地上,善耕、四妹、仁賦、銀秀、霜菊憂傷望去的目光。火紅的朝陽。雪地在朝陽下幻化成紅色,紅色的雪地漫過去,漫過去,一直漫到天邊,和天上的彩云接在一起。

1587、冬日。夜景。遠望茂楊口。無數火把從山上奔下來,把山下大片的雪地映得像朝霞一樣紅。跟著那些火把湧下山的是一片潮水般的呼喊聲和哭聲。山中的回響。

1588、春日。日景。蓮花庵。四妹、銀秀走入。

小尼玄青:四姑娘!

四妹:是玄青啊,慧廣師傅呢?

玄青:師傅就在里邊。

四妹帶銀秀向慧廣的禪房走去。

四妹推門而入。慧廣端坐其中。

慧廣:來啦?

四妹:來了。

慧廣:來了就好。四姑娘,你想問什麼?

四妹:師傅,我就想問後來的事。

慧廣:好,那我就告訴你一件事。後來,我們收拾王爺和可兒住的那間屋子時,在翻動那些舊東西的時候,發現了王爺留下的一封信,那信上說,對不起了關先生,對不起了可兒,真的藏寶圖其實一直在我的手上,被我埋在後面的這片大山上了。

畫面:巍巍的群山•;•;•;•;•;•;

(這是我的家歌起)

片尾曲•;字幕•;畫面

(全劇終)




上篇:正文 第四十五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