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偷心煉第二章   
  
第二章

過去一連五天,姚駱馨天天在工作里忙得打轉,這一次回來主要是把設計圖交給公司,還有參與明年度的行銷計畫會議,似乎永遠沒完沒了的會議就夠她焦頭爛額了,她還得抽出時間參觀珠寶展,每天回到飯店只剩下洗澡的力氣,一碰到床就沉沉入睡。

明天,她就要回傳說之島,她想無論如何今天都得再走一趟章億集團,雖然她不認為過了五天就會改變結果。

「小姐,我找章君曜先生。」一見到櫃台小姐的表情,她馬上有一種前途茫茫的預感,這位小姐顯然還記得那天的事情。

「請問妳跟章君曜先生的秘書約好時間了嗎?」櫃台小姐很努力的想維持基本禮儀,可是,她顯然沒有學會控制自我情緒的能力。

「不知道妳有沒有把我的信轉交給章君曜先生?」

「我收到的信都會交給收發室,剩下的不是我在處理,我看,妳想見章君曜先生還是直接打電話跟他的秘書聯絡吧!」

看樣子,她還是說實話好了,「我不知道如何跟她取得聯系,能否請妳幫我撥通電話,我再親自向她解釋可以嗎?」

櫃台小姐終于不客氣的賞她白眼,「這位小姐,請妳不要找我麻煩好不好?如果妳真的認識章君曜先生,妳怎麼可能聯絡不上他?我不知道妳在打什麼歪主意,可是我勸妳不要白費力氣了。」

歪主意?難怪她老是過不了這麼一關,原來,人家把她當成那種想飛上枝頭當鳳凰的麻雀。

瞧這情形,她還是得靠最後一樣東西--她從皮包取出信件放在櫃台上,「小姐,我真的很抱歉帶給妳這麼大的困擾,我實在是情非得已,這封信請妳務必親自轉交章君曜先生,他有一件很重要的東西放在我這里,我希望能盡快物歸原主,麻煩妳了,再見!」

聞言,已經准備好蹂躪信件的魔掌僵住了,櫃台小姐一時之間進退兩難,她說的是真的嗎?可是,這實在一點道理也有沒有,財務長怎麼可能把很重要的東西放在陌生人那里?

遲疑了片刻,她最終搖了搖頭,不要笨了好不好?這種女人心眼最多了,她一定是故意說來嚇唬人!

決定好了,櫃台小姐准備摧毀那封信,可是在這個時候,季孟如像一陣狂風似的吹到櫃台前,「他在公司嗎?」

「財務長在公司。」櫃台小姐不得不暫時放下手中的信件,章億集團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這位千金大小姐有多麼迷戀章君曜,這也難怪,單單是他模特兒般的身材就足以讓公司一大票女人哈到流口水,更別說他孤傲的氣質又有多麼容易讓人產生幻想,真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他的守護天使。

「謝了!」正想繞過櫃台,季孟如瞥見那封信,上面的筆跡一看就知道出自于女人的手,「咦,這里怎麼有一封他的信?」

「剛剛有一位小姐請我轉交給財務長。」

季孟如瞬間進入備戰狀態,「什麼樣的小姐?」

「那位小姐很漂亮、很有氣質,不過,她跟財務長應該不熟,她根本不知道怎麼聯絡財務長,所以才會請我幫她轉信。」

「這封信交給我好了。」季孟如幾乎是用搶的把信件拿走。

「這樣不太好吧!」毀尸滅跡也就算了,可是失職的讓信件落到別人手上,那就大大不妙了。

「妳放心,出了事我來承擔。」繞過櫃台,季孟如毫無顧忌的邊走向電梯邊拆信,因為她根本不准備把這封信交給章君曜。

取出信紙,她低聲的讀著信上的內容,「你好,我是姚駱馨,我想歸還你請我保管的東西,明天中午之前我都在費蒙里歐酒店,可否請你抽空跟我見一面,若時間上不方便,請以電話跟我聯系,謝謝你。」

這是什麼意思?季孟如皺著眉想了又想,實在沒什麼頭緒,還是直接把信件撕掉算了,沒想到,電梯的門竟然在這個時候打開,章君曜和藍毅文從電梯走出來,心一慌,她只來得及把手藏到身後。

「妳怎麼又來了?」雖然很想對她視而不見,但既然很不巧的正面碰上了,他還是要禮貌上的應付幾句,不過,他對她的口氣很難保持客氣。

「我……路過這里,我想……找你一起吃飯……,不過,既然你要出去,我就不打擾你了。」季孟如心虛得全身發抖。

他很高興可以這麼快就擺脫她,可是,她的態度實在太異常了,還她閃爍的眼神好像做了什麼壞事不敢看他,出于敏銳的直覺,他梭巡的目光試著在她身上找出異樣,不意在她的腳邊看到一封署名給他的信件。

彎下身,他撿起已經沒有書信的信封,「這是什麼?」

嚇傻了,她沒想到自己在慌忙之中把信封掉落在地。

眼神轉為銳利,他猜到她藏在身後的手是怎麼一回事,「我想,這應該是我的信,可是為什麼只剩下信封?」

「呃……」她可以假裝這件事跟她一點關系也沒有嗎?

「拿來。」他干脆直截了當伸手追討。

提了一口氣,季孟如幾近粗魯把信塞在他手上,然後飛也似的轉身落跑,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對不起,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皺了一下眉頭,他攤平那張已經皺巴巴的信紙,一看,唇角不禁微微上揚,這幾天的煩躁瞬間一掃而空。

難得看他出現笑容,藍毅文好奇的問:「什麼事這麼開心?」

「她出現了。」

「她……你說的是--你的新娘子?」

他的新娘子?是啊,她確實是他挑選的新娘子。「今天晚上就知道了。」

「太好了,總算可以松口氣了。」藍毅文忍不住伸了一個懶腰,這兩天他試著聯絡名單上面的工作人員,可是,不是找不到人,就是記不清楚五多年前的事,真是困難重重。

「走了,我們先去開會吧!」如果不是待會兒的投資評估會議不能缺席,章君曜真想立刻驅車前往費蒙里歐酒店……他是怎麼了?怎麼這麼心浮氣躁呢?

也許,他是擔心空歡喜一場吧!偷心煉價值不菲,而宴會結束後她沒有留下只字片語就不見蹤影,如今她竟然主動歸還,這實在不合常理。

甩了甩頭,他何必浪費精力想這些?六、七個小時之後答案自然會揭曉。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遠遠的,他一看見她走進咖啡廳,他就知道她是姚駱馨,而她也確實是他要找的人,經過五年多,除了多了一份成熟的味道,她這是如同茉莉花香帶給他的感覺--優雅迷人。

看著她在服務生的帶領下一步一步走近他,當兩人四目相對的那一刻,他站超身伸出手,正式自我介紹,「妳好,章君曜。」

「你好,姚駱馨。」她握住他的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她的心突然傳來微微的刺痛,手一抽,那股不適的感覺隨即消失不見。

「請坐。」等她落坐,他也跟著坐下。

向服務生點了一杯咖啡,她立刻將提在手上的小紙袋放在桌上,推到他面前,「我很抱歉,三個多月前我就試著跟你聯系,可卻遇到了一點問題,一直無法見到你,所以沒辦法如期歸還。」

他不急著檢查偷心煉是否完好如初,而是好奇的看著她,「我沒想到妳會記得這件事。」

「這麼貴重的東西,我想忘記恐伯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老實說,她自己也不太明白,為什麼她會一直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他說除非必要,不要讓它離開她身上,她就確確實實按照他的意思小心翼翼守護著這條鏈子。

「其實,應該說抱歉的人是我,當時妳想必嚇了一跳,我把這麼貴重的東西交給妳保管,這一定帶給妳莫大的困擾。」

「我想沒有人會隨隨便便把這麼貴重的東西交給別人保管,當時你大概不得不這麼做吧!」她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他會挑上她?

「我並不想用那種方式決定自己的另外一半。」

「我明白。」

這時服務生送來了咖啡,她專注品嘗著咖啡的香味,那恬靜優雅的模樣像一幅動人的畫,不經意之間,就教人失了神。

輕輕閉上眼睛又睜開,章君曜沉澱一下混亂的思緒,再正了正自己,道:「妳幫我這麼大的忙,我一直想答謝妳,可是宴會結束後我就見不到妳。」

「我是臨時幫朋友代班,她在宴會結束前趕過去報到,我也不方便繼續留在那里,于是先行離開。」因為領工資需要簽名,正主兒不出現也不行,而她因為隔天就要回去傳說之島,當然可以抽身了就立刻離開。

「原來如此。」

「離開前,我試著找過你,可是當時的情況很混亂,我到處找不到你。」

當他決定好新娘子的人選,他母親就氣得拉他私下「溝通」,她要他把偷心煉追討回來,她絕不允許他娶個沒身分、沒地位的女孩子,等他讓她認清奶奶已經承認了,她沒有同意和反對的資格,他才如願擺脫她回到宴會上。

「妳幫我這麼大的忙,我能為妳做什麼?」

「你用不著將此事掛記在心,我很高興可以幫得上忙。」浪漫的她可不喜歡世界上多一對怨偶。「對了,你還是檢查看看鏈子有沒有損毀的地方。」

取出小紙袋里面的木盒,他打開盒子看著那條光彩耀眼的腳煉,眼前不禁浮起它戴在她腳上的模樣。

「我有個不情之請,可以請妳繼續幫我保管嗎?」話一脫口,他也嚇了一跳,他確實需要一個新娘子應付奶奶的突擊檢查,不過,他還沒想清楚找誰擔任這個角色,畢竟他可不希望有人藉此纏住他。

「嗄?」

「妳也知道這條鏈子有什麼意義,我奶奶一直認定妳是我的新娘子,我還需要一些時間向她解釋,我想鏈子還是暫時留在妳這里比較恰當,」

無來由的,姚駱馨覺得思緒一瞬間被打亂了,有一種說不出的心慌在她胸口膨脹,半晌,她才擠出話來,「可是,我明天就要離開台灣了。」

「我知道自己的請求實在很冒昧,可是能否請妳延緩幾天再離開?」她願意把偷心煉送回來,而且不求回報,這表示她不是個貪心的女人,他們應該會合作愉快。

腦子里面有個聲音告訴她,她最好不要自找麻煩,可是說出口的話卻不是這麼一回事,「我會在這里多待一個禮拜,我住三○二六。」

「謝謝,我會負責妳待在這里的住宿費。」

「不用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還應付得來。」

「請不要推辭,這是我應該做的事。」從皮夾抽出一張名片,章君曜在空白處留下自己的手機號碼,「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妳可以打電話給我。」

沒想到,偷心煉還是回到她手上,不過,她終究不是它永遠的主人……不知道為什麼,這讓姚駱馨有一種莫名的惆悵,也許是這五年多的日夜相伴,她已經太習慣它的存在,一旦失去它,難免會有失落感,等到適應以後就會沒事了吧!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早上七點之前,章君曜一定會進辦公室,首先來一杯提神的咖啡,可是今天還來不及讓腦子清醒,一通令人頭疼的電話就來了。

「奶奶,怎麼這麼早打電話給我?」他最怕接到奶奶的電話,他可以不理會任何人,就是沒辦法拒絕奶奶的請求。

「我怕你晚一點要開會。」章老夫人明擺著他今天逃不了了。

「您只要留話給秘書,我就會立刻回電話給您。」

「何必這麼麻煩?奶奶只是想請你的新娘子吃頓飯,你可以抽出時間嗎?」其實章老夫人不是在詢問他,而是在告訴他。

「奶奶,哪有長輩請晚輩吃飯的道理?我請奶奶吃飯才對。」他試著轉移注意力,可是他顯然太低估老人家的決心。

「這個不重要,奶奶想見她。」

「奶奶急著見她,是不是擔心我會欺負她?」

「奶奶知道你會疼愛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可是感情是需要用心經營,你成天為工作忙碌,我還真怕人家不要你。」

「奶奶用不著替我擔心,我會小心抓住我未來的老婆。」

「好了,你別跟我打馬虎眼,你盡快把時間安排好,我等你的消息。」

「奶奶,我最近……」

「我不打擾你工作了,你把時間安排好就通知我,我掛電話了。」喀嚓一聲,章老夫人完全不給他反駁的機會。

放下聽筒,章君曜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奶奶顯然比他預期的還要積極,如果他企圖找借口推翻自己選出來的新娘子,她恐怕不會允許。

說不定奶奶早就懷疑他在玩什麼把戲,大哥和二哥都在選完新娘子一年後就完成終身大事,可是他的喜訊卻遲遲不來報到,現在終于等到他快滿三十二歲了,她可以對他的婚事表示關心,她當然急著確定他的新娘子有沒有跑掉。

「叩叩叩!」藍毅文在敞開的門上敲了敲,「早啊,學長,我剛剛在電梯遇到總裁,他請你有空去他辦公室一趟。」

「什麼事?」

「他沒說,不過聽他的口氣很輕松,我想應該不是公事吧!」

章君曜輕皺了一下眉頭,除了公事,他們父子之間還有什麼話可以說嗎?「他有沒有說什麼時間比較方便?」

「我問了,總裁今天沒有安排任何行程,你什麼時候過去都可以。」

「我們早上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沒有,下午有個部門會議。」

「你請秘書把下午的資料放在我桌上,我先上去一趟。」打起精神,章君曜起身走向另一場「戰役」,老實說,他不認為父親找他會有什麼好事。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萬萬沒想到,他父親竟然找他喝茶聊天?!

如果章君曜讓自己的臉上出現訝異,那也只是一瞬間,他不會允許自己的情緒暴露在別人面前,即使是他的父親……

父親?老實說,他對這兩個字很陌生,他的父親除了在財務上擁有滿分的成績,其他方面都不及格。

問他會怨恨這個為他貢獻出精子的男人嗎?不,他沒有那麼多感情浪費在這種事情上面,他不曾想過父親會像一般的父親,因為他始終是個缺席的父親,母親不是正房的妻子,也不是受寵的偏房,他當然不能期望父親會多看他一眼。

「我們父子好像從來沒有這樣子一起喝過茶。」章總裁今天看起來特別慈祥。

雖然茶的香味很迷人,可是章君曜並沒有興趣品嘗,他的口氣好像事不關己的旁觀者,「我們都很忙。」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失職?」

「我沒有這麼想過。」他一直當自己是沒有父親的孩子,又何來父親他失不失職的問題?

「我想聽真心話。」

「沒有人可以面面俱到,有所得必然有所失,不完美是每一個人的權利,我的看法並不重要,外界的解讀對您來說更具實質的意義。」

「如果你對我不滿,我可以理解。」

「我沒有什麼不滿,我現在過得很好。」

聞言,章總裁歎了聲氣,語重心長的說:「七個孩子當中,最令我擔心的就是你,你總是習慣隱藏自己的喜怒哀樂。」

「我只是自我控制的能力比較好,您用不著想太多了。」

一問一答,這是他們父子長期以來的相處模式,如果他期望兒子主動向他請求協助,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他還是直接導入主題吧!「我希望你結婚的對象是慎重選擇過,不是隨隨便便找一個人搪塞。」

「您放心,我不會拿自己的婚姻開玩笑。」他可不想步上父親的後塵,首先為了商業利益而結婚,接著搞上自己的得力助手,最後終于找到感情的歸依,可是他已經讓每個女人都受到傷害,她們永遠無法擁有一個完整的丈夫。

「你奶奶急著看你結婚,如果你真的沒有喜歡的女孩子,我可以找她談。」

「爸,我的新娘子早就選好了,我到現在還沒有更換人選的念頭。」

「我看得出來,當初你選的新娘只是應付了事,我不知道你們之間是如何達成協定,可是,你絕不是真的想娶她,這也是你母親的想法。」

唇角滑過不易察覺的冷笑,他淡淡的問:「你什麼時候在意我母親的想法?」

沉默了下來,章總裁不知道如何回應,他並不是不關心他的母親,而是受不了她的強勢。

「如果沒有意外的狀況發生,我會依照奶奶的意思在過完年後結婚,到時候爸就知道我的新娘子是誰了。」

眼前的情況教人有一種說不出的惆悵,他以為向兒子張開雙手,兒子一定會投入他這父親的懷抱,可是他卻忘了時間很無情,鴻溝一旦出現了,即便只是隔著十步的距離,都會變得遙不可及。

最後,章總裁只能由衷的說了一句,「你知道自己在干什麼就好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既然暫時留在台灣不回傳說之島了,姚駱馨當然是利用這段悠閑的時間四處走走逛逛,直到晚上回到飯店,赫然想起自己忘了通知姚駱云,這小子一定等她等得很心急,她趕緊打通電話回傳說之島。

「Agapanthus,妳在哪里?妳怎麼還沒回來?」姚駱云第一次這麼激動,感覺好像是一個快要溺斃的人渴望得到救命的浮板。

「Trachelium,我臨時有事耽擱,必須在台灣多待一個禮拜。」

「還要一個禮拜?」

「對不起,你是不是忙不過來?」

「……我應該還應付得來。」不過,他的口氣好像很牽強,他從來沒有一個人單獨待在家里,沒有人陪他喝下午茶,他已經很郁悶了,他還得抽時間上旅館巡視,那真的是一件又無趣又累人的工作。

「那我就放心了。」

「妳真的放心嗎?」她怎麼這麼輕易相信他說的話?

一笑,她反問:「你不是說應付得來嗎?」

「呃……是啊!」他好郁悶,難道她聽不出來他正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嗎?

「如果真的應付不來,你可以告訴我,我會幫你找個幫手。」

「不用了,一個禮拜而已,我一定撐得過去。」可是,他卻說得有氣無力。

「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我要掛電話了。」

「好,再見。」

放下電話聽筒,姚駱馨好笑的搖了搖頭,那個小子明明吃不消了,卻又嘴硬不肯承認,這大概是男人的驕傲在作祟吧!

伸了一個懶腰,她正想起身泡個熱水澡,電話聲響起。

那個小子決定改變主意投降嗎?輕輕一笑,她拿起聽筒,「你好。」

「我是章君曜,妳休息了嗎?」

「……還沒。」她聽見自己心跳加快的聲音,她的身子在顫抖,為什麼?她自己也不明白。

「我可以請妳喝一杯睡前酒嗎?」

舔了舔唇瓣,她試著回複平常的心情,「你在哪里?」

「我在飯店二樓的酒吧。」

「請給我十分鍾的時間。」

「我們十分鍾後見。」

手上的電話聽筒軟綿綿的滑回原位,姚駱馨覺得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要出去約會的小女孩,慌得不知所措,卻又興奮雀躍……天啊!她還在這里胡思亂想什麼?她只有幾分鍾的時間可以打理自己,她最好動作快一點。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當酒精滑過喉嚨進入胃,身體漸漸被一股暖意包圍,姚駱馨覺得自己有那麼點醉意,周遭的聲浪離她好遙遠,她的眼中只有坐在對面的男人--章君曜。

「對不起,這麼晚了還來打擾妳。」看著她因為酒意而微微漾紅的雙頰,他覺得自己好像醉了。

「沒關系,我一向晚睡,而且睡前喜歡喝杯紅酒助眠。」可是說也奇怪,她平時酒量很好,怎麼現在卻因為一杯調酒就覺得輕飄飄的?

「我也喜歡睡前來杯紅酒助眠。」頓了頓,他閑聊似的接著問:「我們可以聊聊妳嗎?妳住哪里?妳的工作和興趣?」

「五年多前我們全家移民到傳說之島,那是位于太平洋上的島嶼,我是個珠寶設計師,我的興趣很廣泛,我練西洋劍,也練瑜珈,那你呢?你的興趣?」

「我的興趣就是工作,我這個人很無趣吧!」唇邊滑過一抹淡淡的自嘲,他有一個工作能力一點也不輸男人的母親,從小,她灌輸他的觀念就是--如果他沒辦法當個有能力的人,他就沒有任何存在的價值,而在工作上的表現就是證明他有能力的最佳方法。

彷佛沒有意識到他的自我解嘲,她笑盈盈的說:「我認識一個跟你一樣的人,他唯一的興趣也是工作,不過,我從來不覺得他很無趣。」

他不應該對這個問題太好奇,可是腦子根本管不住嘴巴,「他是誰?」

「他是我弟弟,他是一個畫家,他最自豪的正是他的工作就是他的興趣,他一工作起來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覺,我想你應該沒有這麼瘋狂吧!」

「我是沒有這種瘋狂的經驗,不過,他的工作至少比我的工作還討人喜歡。」真是好笑,他竟然有一種松了口氣的感覺!

「如果你目睹他結束閉關之後的樣子,你會慶幸自己不是從事那個行業,」

「是嗎?」

「藝術家的瘋狂總是教人無法想象。」

了然的一笑,他發現自己很喜歡聽她說話,因為她悅耳動人的聲音,也因為她靈巧的心思,她會不著痕跡的讓悲哀化作一縷輕煙散去。

好了,他應該道出今晚的目的了,「其實,我來這里是想請妳幫個忙。」

「你說。」

「我想請妳繼續充當我的新娘子。」

「這是什麼意思?」

「我奶奶已經認定妳是我的新娘子,她想見妳。」

第一個浮上腦海的念頭是--她從此將跟這個男人糾纏不清,這讓姚駱馨突然感到一陣心慌意亂,她應該怎麼辦?

「我老是在找妳麻煩,我很過意不去,可是現在的情況也只有妳幫得上忙,不知道我的請求是否會造成妳生活上或是工作上的不便?」

「這倒是不會。」這只會造成Trachelium的不便,他一定會舉雙手反對她繼續留在台灣,除非Gerbera和他的未婚妻結束日本的工作回傳說之島。

「這樣我就放心了,當然,妳用不著現在給我答案,妳考慮後再作決定。」

沉默了半晌,她覺得自己還是先把狀況搞清楚,「你奶奶還認得我嗎?」

「我奶奶對于她關心的人事物絕對不會忘記,」其實,章君曜也不確定奶奶對她的印象還有多少,不過,他這個人不喜歡冒險,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他唯一想合作的對象就是她,也許是因為她給他了信任感。

「我需要三天的時間考慮。」

「我恐怕沒辦法拖上三天,一天可以嗎?」

「……好吧!」她真的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沒有辦法拒絕他?

「我先謝謝妳。」他舉杯把自己的調酒喝了。

怎麼辦?姚駱馨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她好像逃不掉了。

上篇:第一章    下篇:第三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