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偷心煉第三章   
  
第三章

結束通告回到姜家,聽到姚駱馨留給傭人的話,姚駱豔立刻請司機載她來費蒙里歐酒店。

看到姚駱馨,姚駱豔還半信半疑的揉了揉眼睛,再仔細看一次,沒有錯,真的是她!「Agapanthus,這個時候妳不是應該回到傳說之島了嗎?」

「請妳先把門關上,」姚駱馨轉身回到床上。

關上房門,她跟著到床邊,坐了下來,「出了什麼事?」

「我,遇到了一點點小問題。」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煩到想拔頭發,不過即便這種時候,她看起來依然優雅從容。

哇!姚駱豔驚訝的瞪大眼睛,「姚家最有智慧的人怎麼可能會遇到問題呢?」

「原來妳對我的評價這麼高,我真是受寵若驚。」她稀奇的揚起眉。

「妳少來了,妳不是也覺得自己很有智慧嗎?」

「有嗎?」她只是希望天下有情人都能白首到老,如果在關鍵時刻可以推他們一把,她當然樂意伸出援手,她並非自詡很有智慧。

「妳老是在幫別人解決問題,好像手握魔法棒的仙女,什麼事都難不倒妳,妳大概沒想到自己也會有千頭萬緒理不清的時候吧!」

「Gerbera,妳會不會太幸災樂禍了?」她開始懷疑起自己找錯商量的對象。

吐舌做了一個鬼臉,姚駱豔沒好氣的說:「難得可以取笑妳,妳不會期望我表現得太有修養吧!」

這個女人越來越不重視形象了,不過,她覺得這樣的Gerbera更加美豔動人。

「說吧,什麼事讓妳這個仙女傷透腦筋?」

「仙女」這兩個字令她皺眉,不過她沒有心思在這上頭打轉,她的目光已經被左腳踝上的偷心煉纏住了,「我見到他了。」

兩眼陡然一亮,姚駱豔興奮得像挖到寶藏,她激動的撲到姚駱馨面前,「妳去找他了?他怎麼樣?他很正點嗎?妳是不是對他動了凡心?」

忍不住揉著太陽穴,她覺得頭好痛,「妳先靜下心來,不要這麼浮躁好嗎?」

「那妳就一口氣把事情交代清楚,不要再拖拖拉拉吊我胃口,」

如果她小姐不要吵得她無法集中思緒,她早就把煩惱全盤托出了……算了,她何必在這種小事上跟Gerbera爭執?她也覺得一口氣把事情交代清楚比較干脆,于是,她從五年多前的那個夜晚開始訴說偷心煉的由來和意義,一直到他昨天提出的請求。

「他希望妳幫他的忙,繼續充當他的新娘子?」

點了點頭,姚駱豔很猶豫不決的說:「我覺得自己不該蹚這淌渾水。」

「妳要幫他。」姚駱豔斬釘截鐵的說。

「為什麼?」

兩手相貼,她一臉陶醉的說:「因為第六感告訴我,你們兩個將譜出一段美麗的戀曲。」

唇角微微抽動了一下,姚駱豔有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這個女人的浪漫細胞現在好像比她還發達。「妳想太多了。」

嬌媚的湊到她眼前,姚駱豔的口氣轉為犀利,「妳敢說自己對他毫無感覺?」

「我……我承認他是一個很出色的男人,可是我對他沒有其他的想法。」

「如果對他真的沒有其他的想法,妳干麼為了他的請求這麼苦惱?」

張著嘴巴,她卻擠出不出一句話來。

「Agapanthus,我記得妳常常告訴別人,不要想太多了,要聽從自己的心,那妳自己呢?妳有沒有靜下來傾聽自己的心?」

頓了一下,她的眼神充滿迷惑,「我害怕。」

「害怕什麼?」

「我感覺不到他身上的愛情磁場有任何訊息傳來。」可是他對她似乎有一種強烈的吸引力,她覺得自己如果跟他有所牽扯,她肯定搞得很狼狽。

白眼一翻,姚駱豔簡直不敢相信她會如此荒謬,「妳怎麼會讓無法用常理解釋的第六感來決定未來?如果很不巧,妳的第六感剛好失靈,而妳因此錯失幸福,妳也覺得無所謂嗎?」

這根本不是重點,她是害怕自己守不住界線,跌進愛情的深淵。

「如果五年多前妳沒有跳進去湊熱鬧,妳現在什麼事也沒有,說起來這是妳自己種下的因,妳沒看著它結出什麼樣的果子,不會有遺憾嗎?」

沉思了半晌,姚駱豔歎了一口氣道:「妳別說了,我知道了。」

「很好!」姚駱豔一副她很受教的表情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伸了一個懶腰,又接著說:「今天晚上我請妳吃飯。」

「不必了,妳還是回去陪妳未來的老公吃飯吧!」今晚他會來找她要答案吧!

樂于從命!姚駱豔下床拿起皮包,「好啦,妳自己加油,我回去了。」

終于又回到一個人,姚駱馨雖然沒了之前的焦躁,不過,思緒還是很難平靜下來,她決定先去泡個熱水澡,睡上一覺再說。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歎了聲氣,放下手中正在處理的公事,章君曜一個旋轉,椅子連帶著人轉而面對窗外的世界,今天,他一點工作的心情也沒有,腦子不停的想著--她會答應嗎?如果她不答應,他應該怎麼做?

他干麼想那麼多?無論如何,她非答應不可,他一定要她點頭。

「君曜哥哥,你要下班了嗎?」季孟如怯怯的從門邊把頭探了進來,她顯然還在擔心他會為昨天偷看信件的事情生氣。

雖然想假裝耳聾聽不見,可是不理會這個不識趣的女人,他就別想得到安甯。

一個旋轉,章君曜再度面向門口,「這跟妳應該沒有關系吧!」

看他的樣子還是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她終于可以放下心,大搖大擺的走進來,「伯母請我過來找你,她要我們今天晚上陪她吃飯。」

「我沒空。」

全身的毛細孔都豎了起來,她咄咄逼人的模樣活像是緊張的防衛領土的妻子,「你為什麼沒空?你要去哪里?」

「這是我的事。」他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她知道再逼問,他也不會告訴她,不過,她手中握有一張王牌,「我不管你有什麼事,伯母已經在餐廳等我們了,你非跟我去不可。」

原本,他無意揭穿她的心眼,因為沒這個必要,不過,既然她自己要扯出來,他倒也不介意送她幾句話,「我勸妳不要自作聰明,在玩任何把戲之前,如果沒有先搞清楚狀況,妳不但撈不到好處,還會讓自己變成笑話。」

眼皮無來由的抽動了一下,季孟如顯得有些不自在,「我不懂你的意思。」

不懂嗎?他就直接說清楚好了,「妳不要以為利用我母親,我就會當個聽話的小孩,妳還是省點力氣,我早就脫離被母親控制的時代。」

「我、我本來有空就會找伯母出來吃飯,伯母想到她好久沒有跟你聊天了,因此要我順便約你出來,你干麼說得好像這是什麼大陰謀?」

唇邊滑過一抹冷笑,他的口氣充滿了諷刺,「妳跟我母親的感情還真好。」

「我、我看你老是忙著工作,我多關心一下伯母不行嗎?」他老是對她不理不睬,她只好多花些心思討好他母親啊!

「這是妳的事,我無所謂。」翻開公文,章君曜下了逐客令,「妳還是趕緊赴約,遲到了不好吧!」

咬了咬下唇,她小心翼翼的觸及今天找他真正的目的,「你,見過那個叫姚駱馨的女人嗎?」

臉色一沉,他嚴厲的說:「季孟如小姐,我沒有向妳報告的必要。」

「她就是你五年多前挑選的新娘子對不對?」她非要得到答案不可,那天回家以後,她一直想著那封信的內容,想到腦子都快要爆炸了,唯一聯想到的就是那件事,如果姚駱馨真的是他名義上的新娘子,她就有麻煩了。

「妳已經打擾我太久了,妳可以離開了吧!」

從他的態度,季孟如已經知道答案,如果她猜錯了,他大可以直接否定,換句話說,那個叫姚駱馨的女人確實是她的情敵,這件事她得快一點告訴伯母,看看伯母有沒有什麼主意。

「我走了,你不要工作太晚了。」

目送她離去,章君曜忍不住搖頭,這個丫頭何時才會認清楚自己找錯對象?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來到費蒙里歐酒店,章君曜直接上樓來到姚駱馨住宿的客房。

「我帶了宵夜,不方便在樓下的酒吧用,我可以在這里打擾妳嗎?」他輕輕晃了一下手上大包小包的塑膠袋。

「請進。」

進了客房,他塑膠袋里面散發出來的香味立刻彌漫每個角落。

關上房門,姚駱馨深深吸了一口空氣中的味道,「好香的味道。」

「我剛剛開車來這里的時候,看到路邊有人在賣鹵味和珍珠奶茶,我想妳在傳說之島應該沒有機會吃這些東西吧!」他把塑膠袋往茶幾上一擺,然後在單人沙發上坐下,他還是第一次這麼瘋狂,在寒冷的冬夜里,跟著一大堆人站在路邊排隊買鹵味,想想他還西裝筆挺的,免不了會惹來一些打量的目光,若非他可以沉穩的視而不見,他很難堅持到最後。

「是啊,每次回台灣我最想吃的就是這些,可惜我沒開車,又不好意思帶著這些香味在路上走動,所以往往只能在經過的時候聞香而已。」她在另外一張單人沙發上坐下。

取出塑膠袋里面的食物,他遞上筷子和一杯珍珠奶茶,「其實,平常我也沒什麼機會吃這些東西,每天下了班,唯一想到的就是快點回家泡個熱洗水澡,我從來沒有注意到路邊的小吃。」

「這不是很可惜嗎?我常覺得台灣最有特色的就是這些美味的小吃,各式各樣、千奇百怪,我真的很佩服創造這些小吃的人。」

「趕快吃,否則冷了就不好吃了。」

「嗯。」她動手享用帶了點辣味的美食,可是她的心卻甜得好像在吃蜜糖。

這一刻,看著她漾在唇邊的心滿意足,章君曜覺得剛剛的堅持是對的。

吃飽了,他們打開窗外讓屋內屋外的空氣可以流通,時間晚了,車子不再玩接龍游戲,塵囂的聲音也不再喧鬧不休,大地終于得到喘息的空間。

「我可以幫你,可是你有沒有想過,萬一弄巧成拙呢?」姚駱馨主動切入主題。

他感覺自己松了一口氣,頓時身輕氣爽,「老實說,我現在沒辦法想那麼多,我們不如順其自然,好嗎?」

「我是沒問題,我怕有麻煩的人是你。」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遇到問題就解決,何必先自尋煩惱?」

「這倒是。」

「謝謝妳。」

搖了搖頭,她只能說這一切都是緣分惹的禍,「你不必謝我,我想,當初答應幫你保管偷心煉,我就注定跟這件事情脫不了關系了。」

「不瞞妳說,如果妳下願意幫我,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頓了頓,她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他,「雖然我可以幫你,可是我想真正的問題才要開始,萬一我沒辦法勝任,很可能會造成你的困擾哦!」

「妳一直都是我當初挑選的新娘子,用不著受這個角色牽制。」

「我知道了。」

「開于妳的住處,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想請妳搬到我那里。」

「你不用替我擔心,我想還是暫時住在這里比較好,」待在台灣期間,她和Gerbera碰面的機會一定很多,住在飯店,她們聯系上比較方便。

「如果妳喜歡住在這里,那就先住在這里吧!」

「對了,你可以先告訴我,你奶奶是很嚴肅、還是很風趣的人?」

「妳很快就可以跟她見面了,妳還是自己認識她吧,不過我相信,妳會喜歡她的。」

「我什麼時候要跟你奶奶見面?」

「明天可以嗎?」他對于這提議也嚇了一跳,他不知道自己為何這麼迫不及待的想把她帶到奶奶面前。

全身突然一陣緊繃,姚駱馨不安的問:「明天?會不會太快了?」

「奶奶已經等很久了,明天剛好是周末,我們可以陪奶奶一起吃午餐,妳用不著太緊張,我說了,凡事順其自然。」

是啊,她干麼這麼緊張?她又不是章君曜真正的新娘子,她毋需擔心他的家人是否會喜歡她。「你安排好了就通知我。」

「好,我不打擾妳了,祝妳有個好夢。」

「你也是,晚安。」

送走了他,空氣一下子變得很冷清,打了一個哆嗦,姚駱馨關上窗子,今天晚上她應該會有一個美好的睡眠,因為吃得飽飽的,身子特別的暖和,當然,這其中還有一絲絲甜甜的滋味。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這是一家日本料理店,坐在包廂里面,外面的吵雜聲變得很遙遠。

雖然是在作戲,姚駱馨不必在意章家老奶奶的評價,可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時間越接近,她心跳得越快,章家老奶奶究竟是什麼樣的人?那天晚上她忙著幫客人端飲料,還有收拾餐盤,她根本沒有時間看清楚任何人。

腦子忙著打轉時,晚餐送上桌,隨後章老夫人也很守時的在約定的時間抵達。

「奶奶,您好。」姚駱馨有些意外,章家老奶奶看起來比她的年紀年輕,雖說如此,全身可是散發著一股威嚴。

笑著點點頭,章老夫人率先坐下,「你們也坐吧!」

兩人一落坐,章君曜首先打開話題,「奶奶,您對駱馨還有印象嗎?」

「奶奶怎麼會忘記你挑選的媳婦?還是像五年多前一樣的優雅迷人,你說是不是?」章老夫人調皮的對孫子擠眉弄眼。

怔了一下,他笑著點點頭,目光不自覺的落向身旁的佳人。

姚駱馨聽過無數的贊美,可是這種情況還是免不了的紅了臉。

「奶奶這個人有話直說,妳不會跟奶奶計較吧!」

聞言,她臉兒更是紅得像蘋果似的,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看到她像個無助的小女孩,章君曜忍不住跳出來解圍,「奶奶,您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喜歡尋人開心?」

「奶奶哪有尋人開心?」

「有些事情知道就好了,用不著說出來。」

「好好好,我不說就是了。」看到孫子這麼護著她,章老夫人笑得闔不攏嘴,她一直懷疑當初他選出來的新娘子是障眼法,如今看來,好像是自己想太多了,不過,她還沒有真正放心。

「奶奶應該先用餐,吃完晚餐再說。」

「這倒是,你們大概餓壞了,吃吧!」章老夫人拿起筷子先開動。

用餐時間,章老夫人不忘了借機多認識姚駱馨,她不關心她的家庭背景,卻很在乎她的性情和觀念,她認為孫子需要的是一個樂觀體貼的妻子。眾人愉快的聊著,她越瞧她是越喜歡。

飯後,章老夫人迫不及待的說:「我想讓你們兩個先訂婚。」

姚駱馨一副嚇傻的目瞪口呆樣,章君曜在瞬間的失神後,馬上恢複一貫的沉著冷靜,「奶奶,妳是怕我的新娘子跑掉啊,有必要這麼著急嗎?」

「奶奶是替你著急,這麼好的女孩子要趕緊訂下來。」

「奶奶,我說過了,我會小心翼翼抓住我未來的老婆,您不用替我擔心。」

章老夫人干脆把矛頭轉向女主角,「駱馨,妳的意思呢?」

「我沒意見,君曜覺得什麼時候訂婚比較好,我們就什麼時候訂婚。」還好前來這里的途中,章君曜交代過她,遇到無法解決的狀況就推給他,否則,她一定會在老人家的苦苦哀求下舉雙手投降。

歎了聲氣,章老夫人像是很傷腦筋,又好像很開心的樣子,「還沒結婚就夫唱婦隨,你們小倆口站在同一條陣線是嗎?」

「奶奶,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心意相投,訂婚只是表面儀式,沒有什麼意義,何必太在乎。」

「訂婚是一種承諾,怎麼會沒有意義?既然兩個人心意相投,先訂個婚又有什麼關系?反正過完年你們就要結婚了,這個時候訂婚也差不多了。」

無話反駁,章君曜不能不承認奶奶有理,問題在于他們又不是真正的情人。

「奶奶年紀大了,你就讓奶奶先安個心嘛!」

他自己不是說過順其自然嗎?既然奶奶要他們訂婚,他們就訂婚吧!「好吧,我們先訂婚。」

什麼?姚駱馨的腦子完全反應不過來,發生什麼事情?

當章君曜開車載她回飯店時,她的腦子還空空如也的沒辦法思考,直到站在房門口,她終于出聲問了一句,「我們真的要訂婚嗎?」

「我很抱歉造成妳的困擾,可是妳也看見了奶奶有多麼堅持。」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她真的覺得很混亂,也只能匆匆道了一句晚安,讓今晚的一切到此告一段落,也許明天早上醒過來,她會發現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麼一回事。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持之以琚A成功絕對會屬于她的!

經過章君曜他母親的說教,季孟如又重拾信心,姚駱馨沒什麼大不了,在章君曜還沒有許下終身承諾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數,而且伯母也向她保證,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兒子娶那種沒身分、沒地位的女孩子,相信最後的勝利一定會站在她這一邊。

按下電梯上樓的按鈕,她心情愉快的看著電梯樓層移動的顯示燈。

「瞧妳笑得嘴巴闔不攏,什麼事情這麼開心?」章君赫的聲音像幽靈似的從她身後飄來,嚇得她手一松,幸虧他反應敏捷的及時搶救下她手中的紙提袋。

轉身瞪著他,季孟如氣得兩眼冒火,「你是三歲小孩子呀!你老是在玩這種嚇人的游戲不會太無聊了嗎?」

「干麼生那麼大的氣?妳也太沒幽默感了吧!」他仍然很囂張的捏著她的鼻子。

打掉他的手,她恨不得扭斷他脖子似的咬著牙,「那你干麼不去找有幽默感的人玩這種惡劣的游戲?」

「這種游戲就是要用在妳這種沒有幽默感的人身上才有意思嘛!」

「你這個討厭鬼,你最好離我遠一點,否則等我變成你三嫂,你就死定了!」

「哎唷!好可怕哦!」他好害怕的抖著身子,不過誰都看得出來他是偽裝的。

拳頭一握,季孟如強忍著打扁那張痞子臉的欲望。

「這是什麼?」章君赫的目光突然被手上的紙袋袋給吸引住了。

「……那是我的。」季孟如怔了半晌才撲過去企圖搶回紙袋子,可是他的手一抬高,她就是用跳的也勾不到紙袋子。

吸了一口氣,他嘴饞的咽了口口水,「我聞到香味了,這是晚餐對不對?」

「這是晚餐,但不是給你的。」這是她送給未來老公的愛心晚餐,既然君曜哥哥中午要在員工餐廳用餐,她就改送晚餐,這下子君曜哥哥沒有理由拒絕吧!

「這是給我三哥嗎?」

「難道是給你的嗎?」她不屑的賞他一個白眼,「除了君曜哥哥,我可沒興趣伺候其他的男人。」

搖了搖頭,章君赫一副很可憐的看著她,「我沒見過比妳還傻的女人。」

「你少管我的事!」

「可是,我還是不懂,妳干麼去伺候人家的未婚夫?」

「……你在說什麼,我怎麼一點都不懂?」她很困惑,他的意思好像君曜哥哥已經訂婚了,這怎麼可能?

「我三哥快訂婚了,妳不知道嗎?」

眨了眨眼睛,她一臉呆滯的問:「你說什麼?」

右手食指放在嘴唇中央,他壓低嗓門說話,「妳小聲一點,妳也知道三哥這個人行事低調,如果我搞得人盡皆知,他一定會剝了我的皮。」

腦子空白了三秒鍾,季孟如終于有了反應,「你在胡說八道,前幾天我才跟伯母一起吃晚餐,她怎麼沒告訴我?」

「前天才確定的事情,二媽恐怕現在都還不知道,她怎麼可能告訴妳?」

「你騙人!」可是,她的心卻很慌,章君赫不可能無緣無故編這種謊言。

「好,我騙妳,我這個人就是不值得妳信任,無所謂,等我們吃完晚餐,妳自己再去弄清楚狀況。」說完,他按下電梯上樓的按鈕,接著拉著她走進電梯里。

「你要干麼?」她掙紮的想甩開他的手,不過,他抓得好緊好緊。

「這麼美味的晚餐糟蹋了多可惜,妳陪我回辦公室好好品嘗吧!」

「我干麼陪你?」

歎了聲氣,章君赫狀似傷腦筋的說:「妳這個人怎麼那麼小氣呢?拜托,一個人吃飯多無聊啊!妳放心,我這個人最有情有義了,妳對我好,我會加倍疼愛妳。」

笑死人了,誰要他加倍疼愛……算了,她腦子現在很亂,沒力氣跟他爭論,待會兒擺脫他,她一定要找君曜哥哥問清楚。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往常,下班時間對他一點影響也沒有,可是今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沒辦法定下心來,總是覺得有一件事情沒做。

目光不知不覺的落在電話上,怔了半晌,章君曜空白的腦子很自然的浮現姚駱馨的身影,下一刻,他下意識的拿起電話聽筒,撥了飯店的電話。

當他聽到姚駱馨輕輕柔柔的聲音從聽筒的另一邊傳過來,他眼神不自覺的流露出溫柔,「是我,妳用過晚餐了嗎?」

「剛剛吃過了,你呢?」

「還沒,我手上還有工作要忙,晚一點再吃。」他真的很喜歡聽她說話,除了悅耳動人,她的聲音還有一種奇特的力量,會教人放松心情。

「工作再重要也不能餓著肚子,你應該先用晚餐,如果真的沒辦法抽身,可以麻煩秘書幫你買便當。」聽得出來,她很擔心他的壞習慣。

「好,我待會兒就去吃飯,對了,明天下午五點左右我會派司機過去接妳來公司,等我下班,我們一起去挑婚紗。」

「用不著派司機過來接我,我自己過去就行了。」

「這……好吧,妳大概六點到,我會派秘書下去接妳。」

「好,我們明天見,不過,掛了電話記得先去吃飯。」

「嗯,明天見。」

放下聽筒,他魂游的心終于歸位,看樣子,他已經開始適應「未婚夫」這個角色,他告訴自己,這雖是為了應付奶奶不得不上演的一出戲,可是,她畢竟是為了他留在台灣,他照顧她是理所當然。

這時,季孟如驚天動地的街了進來,「我聽說你要訂婚了,這是真的嗎?」

冷冷的看了她-眼,章君曜把目光移向手上的公文,「進我的辦公室之前,請妳先記住敲門的基本禮儀。」

「你還沒回答我,我聽到的傳言是一場誤會,對不對?」她的聲音帶著乞求。

也好,他可以利用這個機會終止她死纏爛打的追求游戲,「我要訂婚了,奶奶已經挑好日子,就訂在一個月後。」

身子微微抖了一下,她死命的瞪著他,「你騙人!」

吐了一口氣,他好言相勸,「對我來說,妳只是一個小妹妹,請妳不要再為我浪費時間和精神,妳的對象應該是君赫,他才是適合妳的男孩子。」

「我愛的人是你!」

頓了一下,他決定換個方式幫她厘清思緒,「小孩子為了變成大人,所以喜歡玩辦家家酒,可是化了妝、穿上大人的衣服,他們的本質還是小孩子,因為他們所處的世界只是一場游戲。」

「這是什麼意思?」

真是的,他怎麼會期望一個心思還沒有成熟的小孩明白他的比喻?他還是說白話一點好了。「當妳想對一個人說愛的時候,請妳先長大。」

「我不是小女孩,我懂愛!」

傷腦筋的搖了搖頭,他真是浪費心思勸解她,這好比對著一個吵著要糖吃的小孩子說,糖不可以吃太多了,否則會蛀牙,換句話說,她並不是不懂,而是她不願意去思考。「妳已經得到答案了,可以離開了吧?!」

「我不會這麼輕易放棄!」季孟如幾乎是用吼的,好像這樣才足以證明自己的決心。

「妳再不離開,我就請警衛上來護送妳。」他嚴厲的下最後通牒。

「你……不必了!」抬高下巴,她像只驕傲的孔雀走出辦公室,她還有他母親在後面撐腰,她根本用不著擔心!

麻煩的小女孩!搖搖頭,章君曜立刻把她拋到腦後,他還是趕緊把工作忙完吧!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