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偷心煉第四章   
  
第四章

雖然這一次是事先約好,姚駱馨要來章億集團前還是做了必要的准備,她特地把章君曜的名片帶在身上,萬一櫃台小姐又不願意放行,她可以打他的手機聯絡他,不過情況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她根本用不著開口。

「請問是姚小姐嗎?」櫃台小姐這次的反應倒是很機靈,自從財務長的秘書交代下來,今天下午財務長有一位很重要的貴客姚小姐,她就一直戰戰兢兢,上次信件的事情害她到現在還坐立難安,不知道這份失職的罪名何時會找上她。

「我是。」

「請妳稍等一下。」櫃台小姐馬上拿起話筒通知章君曜的秘書,結束通話以後,她怯怯的看著姚駱馨,「小姐,上次的事情……」

「對不起,我不知道妳說的是哪一件事情?」姚駱馨看起來好像真的忘了。

「就是……如果妳忘了就算了。」哪有人家笨得自己去挑起對方的記憶?可是話說回來,沒有獲得真正的原諒就像有一根魚刺卡在喉嚨,如果不想辦法把它吞進肚子,就別妄想得到安甯。

姚駱馨也意識到她內心的不安,「不好意思,我個人不太習慣把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記在腦子里面,如果忘了妳覺得很重要的事,還請見諒。」其實,這是拐個彎告訴櫃台小姐,她不會把上次的事情放在心上。

總算可以松口氣了,櫃台小姐內心立即充滿了感激,卻也很難為情,「謝謝妳!」

回以一笑,她不再多說什麼,過了一會兒,她看到章君曜走出電梯,腦袋一時空白了三秒鍾,她連忙舉步上前迎接,「對不起,下午我去畫廊看畫,所以提早過來,我有打擾到你嗎?」

「沒關系,我們走吧!」

他很自然的握住她的手,她身子彷佛被電到似的僵住了,可是,他似乎一點感覺也沒有,依然故我的帶著她往安全門的方向走去,

半晌,姚駱馨終于找到聲音,「你下班了嗎?」

「我已經交代助理和秘書,我今天提早下班。」原本是想派秘書下來接她,可是,他已經沒有工作的心情了,硬是撐到下班也沒什麼意思,而且,他想到自己還沒有正正式式的邀請她吃頓晚餐。

「這樣好嗎?」

「我有很多休假,偶爾提早下班沒關系。」

到了地下室停車場,他們坐上車,他載她來到一家氣氛很好的西餐廳。

等服務生點好餐,然後送上餐點,她終于忍不住脫口問:「我們不是要去婚紗公司嗎?」

「妳不是說不能餓肚子嗎?而且,我已經利用前天放假的時候跟婚紗公司談妥細節,他們會先幫妳挑選幾款新進的婚紗和禮服,妳就不必浪費太多時間。」

「……我們真的要訂婚嗎?」掙紮了半晌,她還是又問了一遍,她到現在還有一種作夢的感覺。

「這讓妳覺得很困擾嗎?」他當然知道,如果他們真的訂了婚,她會從名義上的新娘子變成實質的未婚妻,從此,她再也沒辦法輕易的丟下這出戲走人,而他更別妄想隨便找個理由讓自己抽身,可是很不可思議,一想到這樣的轉變,他竟然一點也不排斥,雖然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准備好成立一個新的家庭。

「不是,我只是覺得訂婚不是小事,而且奶奶是很認真看待這件事。」如果他們真的訂婚了,假戲就會變真的,這恐怕不是他們兩人期望的發展吧!

「我知道,可是我沒辦法拒絕她。」

「你和奶奶的感情好像特別好。」從兩人之間的互動,她可以感覺得出來他們之間很親密,好像他是跟奶奶相依為命長大的。

「是啊,因為奶奶特別疼我。」如果不是在奶奶的羽翼下看見自己還有棲身之處,他不知道自己在母親的傷害不會變成什麼樣子,反正,絕對不是什麼好下場。

父母不疼他嗎?她沒有讓自己的疑問脫口而出,直覺告訴她,他跟父母的感情非常不好,否則奶奶對他的疼愛就不會這麼獨一無二。

「如果我是你奶奶,我也會很疼你,看到自己的孫子這麼優秀出色,奶奶當然會覺得很驕傲啊!」

眼神轉為深沉,章君曜低沉的聲音像愛撫的手滑過她每一寸身軀,「不過,我可不希望妳是我奶奶。」

「……這,只是一個比喻而已。」心跳不聽使喚的狂烈作響,她量得自己被他那兩道深邃的目光困住了,自由似乎離她越來越遠。

轉眼間,他又回到先前的輕松口吻,「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要謝謝妳的誇獎,我沒有想到自己這麼棒。」

「你應該常常聽到人家的贊美吧!」

「沒有。」

「你在開玩笑嗎?」

像是自我嘲弄的一笑,他故作輕快的道:「我是常常聽到這幾個形容詞--孤僻驕傲沉悶,可是我想這應該不是贊美。」

恍然一悟,姚駱馨狀似傷腦筋的說:「我懂了,你根本不給人家贊美你的機會,這個習慣不太好,贊美可是最美麗動人的語言,如果生活當中少了這個,那豈不是很可惜嗎?」

「這真是糟糕,我從來不知道這是一種壞習慣。」

「其實,我也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壞習慣,如果哪天被你發現了,你可不能取笑我哦!」這一刻,她就像個在撒嬌的小女孩,純真得教人心動。

認真的點頭應允,章君曜突然覺得很慶幸,因為他挑選的新娘子是她,他現在才不至于陷入痛苦的漩渦。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如果妳是個聰明人,妳就立刻收拾行李滾出台灣,除非,妳想不小心在路上發生車禍,或者被幾個黑道弟兄奸殺,妳比較喜歡哪一種滋味?」

大清早就接到這種恐嚇電話,沒有人的心情還可以保持愉快,姚駱馨稱得上非常冷靜了,她還是像平常一樣下樓用早餐,早餐過後看了早報,她就到飯店的室內溫水游泳池舒展筋骨,一個早上就這麼過去了,中午她會在附近的小餐館用餐,順便到處逛逛,可是到了傍晚,她終于忍不住打電話告訴姚駱豔這件事,想想,她總得讓親人知道她有危險,萬一真出了什麼事,大家才不會一點頭緒也沒有,沒想到掛完電話的半個小時後,姚駱豔就急驚風的沖到飯店。

「妳把東西收拾一下,我要帶妳回姜家。」姚駱豔把行李箱拖上床。

雖然有點好笑,可是又覺得很窩心,姚駱馨不疾不徐的道:「Gerbera,我想對方只是嚇唬我,用不著這麼緊張……」

「等妳曝尸街頭,我的確用不著替妳緊張,可是在這之前,我必須避免這種事情發生,麻煩妳合作一點,動手整理衣服好嗎?」

「如果對方真的有意危及我的生命,我搬到哪里住都是一樣。」

這下子姚駱豔總算停止收拾衣物的動作了,「呃……也許,可是妳搬到姜家,我至少可以掌握妳的行蹤,這樣我總是比較安心嘛!」

「我直接回傳說之島,妳不是更安心嗎?」

啞口無言,姚駱豔不得不承認自己好像太大驚小怪了。

「換成是妳,妳會這麼輕易退縮嗎?」

嘟著嘴半晌,姚駱豔很不甘心的擠出話來,「不會。」

「這就對了,我不會讓自己變成一只膽小怕事的老鼠,至少,我要摸清楚對方的底細,舉白旗宣告投降並非不行,可是不能輸得不明不白。」其實從對方匆匆忙忙掛斷電話的態度,她懷疑這個人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也很畏懼。

「難保妳摸清楚對方底細前不會出什麼事。」

「不管怎麼說,我是不會落荒而逃的。」

「可是……」

「Gerbera,我打電話告訴妳,並不是想增加妳的麻煩,而且我評估過了,我認為對方並沒有什麼攻擊性,我又何必自己嚇自己?」

一歎,姚駱豔妥協了,「我不勉強妳,不過,妳至少今天晚上跟我回姜家。」

「為什麼?」

「剛剛碰到這種事情很容易作惡夢,妳今天晚上還是跟我睡比較好。」

「這一點我倒是不反對,而且我們很久沒有一起睡覺了。」姚駱馨想起小時候,因為父母經常不在家,他們四個兄弟姊妹為了測試誰的膽量比較大,總是借了一大堆鬼片回家看,最後事實證明,她最沒出息了,總是半夜溜進Gerbera的被窩里,隔天早上,她便成了大伙兒取笑的對象。

歪著頭瞅著她,姚駱豔一眼就看出她眼中傳遞的思念從何而來,「妳是不是想到小時候的事情?」

「是啊,好懷念哦!」

一道念頭如閃電劃過腦海,姚駱豔有個好主意,「Agapanthus,我們今天晚上去租鬼片來看好不好?」

「這樣好嗎?」三更半夜在人家家里鬼叫個不停,這好像不太妥當。

「他們不會在意,我們還可以邀請大家一起加入我們的行列,人多一點比較熱鬧嘛!」姜家上上下下已經很清楚她的性子了,不管做什麼事,她喜歡大伙兒共襄盛舉,而且他們也的確很配合。

點了點頭,姚駱馨慎重的行了一個禮,「今天晚上就請妳多照顧嘍!」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放下電話聽筒,章君曜的眉頭都打結了,從公司到家里,這個晚上他已經打了無數通電話,姚駱馨都不在飯店,偏偏他又沒有她的手機號碼,這麼晚了她究竟跑去哪里?

站起身,他走到落地窗前面,他從來沒有這麼擔心慌亂過,雖然相處的時間很短暫,但是他相信她不會無緣無故消失不見,如果說臨時有什麼重要的事必須回傳說之島一趟,她也一定會通知他。

不要胡思亂想了,先靜下心來,她有可能是跟朋友出去,晚一點就會回來,他明天早上再打電話問清楚就好了,不必在這里自己嚇自己。

這時門鈴聲響起,他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鍾,不悅的抿著嘴,這麼晚了會是誰?他不喜歡三更半夜接待客人,可是,他還是過去應門。

看到站在門外的人是母親,他的臉色更難看,她就不能有點時間觀念嗎?

「兒子!」章二夫人嘻嘻哈哈的舉手招呼。

「妳怎麼這麼晚了還來我這里?」聞到母親身上的酒臭味,章君曜更是忍不住皺眉,其實,他不怪父親對她太冷漠,他相信沒有男人受得了她,她老是把自己搞得亂七八糟。

「我來看兒子不行嗎?」章二夫人搖搖晃晃的走到沙發前往後一倒。

關上門,他冷冷的走到另外一張沙發坐下,「妳想來我這里就別喝酒,我這個地方不歡迎酒鬼。」

「你以為我喜歡當酒鬼嗎?我也不想,今天晚上有應酬嘛!」

章二夫人原本是章總裁的特助,她的精明干練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不過,就是因為她太厲害了,另外兩位夫人生怕章億集團落入她手中,于是聯手逼迫章總裁讓她離開集團。雖然狠下心來要她離開公司,章總裁卻為了她買下一家溫泉會館當作補償,而這讓她成為商場上知名的女強人。

「妳的應酬太多了。」他不想戳破她的借口,就算沒有應酬,她還是喜歡用酒精麻痹自己,

「不應酬,我一個人待在家里干什麼?」丈夫又不完全屬于她,正房占了名分上的便宜,三房深受寵愛,她根本爭不過她們,丈夫一個禮拜只抽一天的時間給她,有時候工作一忙,連這麼一天也省了,兒子又不想跟她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她一個人待在四、五十坪大的房子多麼寂寞。

「一個人可以做的事情很多,看書聽音樂,這對妳修身養性很有幫助。」

臉色大變,章二夫人意識瞬間清楚過來,她激動的跳起來,像一只受傷的野獸凶猛的對敵人發動攻勢,「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搞清楚,你只是我為了得到章家二夫人的身分不得不生下來的倒楣鬼,不要給我擺出那種討人厭的嘴臉,我不是來這里聽你說教!」

雖然「倒楣鬼」這三個字章君曜已經聽了無數次,可是,他的心還是會微微的刺痛,生在章家,他的確是個倒楣鬼,然而就像奶奶說的,人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出生,但是可以決定自己的未來。

不管心有多痛,他還是沉穩的維持面無表情,他看著母親的眼神彷佛她是一個笑話,「我也沒興趣對妳說教,如果妳不喜歡聽我說話,妳就趕緊把話說完。」

經他提醒,她方才想到自己來這里的目的,「為什麼沒告訴我你要訂婚了?」

「我想妳對我的事情應該不感興趣。」

「我是不感興趣,可是你准備丟我的臉,那就另當別論,我告訴你,我絕對不允許你娶那種沒身分、沒地位的女孩子,你結婚的對象必須是季孟如這種富家千金。」

「我不需要妳的允許。」

「你以為翅膀長硬了,可以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是不是?」

眉一挑,他老實不客氣的說:「我能不能自己張開翅膀飛翔,從來就不是妳的責任,我想,妳應該沒有權利向我索取當母親的權利吧!」

「你……你最好乖乖聽我的話,否則我不會讓你好過。」她陰狠的目光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妳想拿棍子打我嗎?還是准備把我關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廁所?」

「我……你以為我不敢嗎?」

一陣狂笑,章君曜搖著頭看著她,眼神充滿了諷刺和不屑,「妳沒有什麼不敢,可惜我不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子,我不會乖乖的縮在牆角任妳發泄怒氣,讓妳有機會在我身上留下傷口,現在,我被關進廁所也不會害怕,更不會哭著向妳求饒,請妳清醒一點,不要老是活在過去。」

往後一退,章二夫人虛弱的坐回沙發上,她充滿恨意的瞪著他。

「妳想得到別人的尊敬,就先把自己打理好,不要把自己搞得像個醉鬼,這只是貶低妳的身分地位,讓妳變成別人口中的笑話。」

「我是笑話,你是倒楣鬼,我們母子還真是半斤八兩。」話落,她打了一個酒嗝,然後咯咯咯的狂笑起來,他們母子根本不應該來到這個世上。

眼里蒙上一層陰影,看到母親這樣,他覺得很悲哀,為她,也是為自己。她可以不必選擇這樣的人生,她卻將自己逼進這種痛苦的人生,這是悲哀;他渴望擁有一個平凡的母親,卻永遠斷絕不了跟這個女人臍帶相連的關系,這也是悲哀。他們各自在自己的悲哀里面打轉,生命變成了沉重的負擔。

斂住思緒,章君曜沉靜的說:「如果妳鬧夠了,請妳早一點回去睡覺。」

「你最好跟我妥協,否則我跟你沒完沒了。」章二夫人搖搖晃晃的起身離開。

好像全身的精力都被抽光了,章君曜疲憊的往後一癱,他們母子什麼時候才能走出自己的牢籠?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午餐,章君曜心神不甯的想著姚駱馨,一整個早上,他還是沒有聯絡到她,她究竟在哪里?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特別想見到她。

「學長……學長……」藍毅文在他前面揮了一次又一次的手,可是他都沒有反應,最後他不得不動手推了他。

「嗄?」章君曜一臉茫然的眨著眼睛。

「你還好嗎?我看你精神不太好。」

揉了揉太陽穴,他苦澀的一笑,「對不起,我昨晚沒睡好。」

眉一挑,藍毅文不曾看他如此心煩過,「哪個家伙害你失眠?」

「我媽昨晚上我那里鬧了一頓。」小時候,母親喝醉酒打他出氣,那個晚上他就不敢睡覺,也許怕睡夢中她會沖進來掐死他,漸漸的,每當有類似情形發生的夜晚,他就睡得特別不安穩。

自從學長搬出來一個人住以後,他們母子就很少往來,她怎麼會突然跑去找他大吵大鬧?藍毅文略一沉思,得到唯一的可能--「伯母反對你跟姚駱馨訂婚?」

章君曜冷冷一笑,「她反對我跟任何女孩子訂婚,除非是她挑選的對象。」

「你何必跟她硬碰硬?你把這件事推給老奶奶就好了嘛!」

「這是我的事,我應付得來。」他當然可以推給奶奶,可是,他已經不是凡事無能力的小孩子,他用不著躲在奶奶的羽翼下,他可以憑自己的力量面對母親……也許該說,他想面對的是自己,他希望自己真正脫離母親的陰影,她的傷害不再令他痛苦難過。

「可是,伯母恐怕會吵得你不得安甯。」

這倒是事實,不過,他可沒有閑工夫應付她,而且對付她最好的方法就是置之不理,「以後,你恐伯得常常幫我應付她的電話。」

「我幫你應付是沒什麼問題,不過,你認為伯母有那麼好應付嗎?」

「她又不是閑著沒事干,我可不認為她真的有那麼多心思花在我身上。」她對自己的關心永遠比對兒子多,妳甯可跟外人建立關系,她也不願意花幾分鍾的時間打電話問候兒子。

「伯母的事業的確很忙。」

「我想,如果不是有人刻意驚動她,她說不定到了我要訂婚那天才知道。」他肯定是季孟如向她告狀。

「你是說季孟如小姐嗎?」見他點了點頭,藍毅文戲謔的取笑,「我看這個女人比伯母還讓你一個頭兩個大。」

「她除了能找我媽幫她撐腰,玩不出什麼花樣。」

「這麼說也有道理,不過,單單是她纏人的功夫就夠你吃不消了。」

頓了一下,章君曜像是想到什麼重要的事情,突然站起身走向農架取下西裝外套,「毅文,我有事出去一下。」

驚訝的跳了起來,藍毅文不敢相信他會這麼匆匆忙忙丟下工作離開,「不到一個小時就要開會了,你要去哪里?」

「我去找人。」

他現在可沒心情關心誰的魅力如此大,因為他更在乎的是--「可是,會議怎麼辦?你今天要做簡報,你沒有忘記吧!」

「我會盡快趕回來,萬一真的趕不回來,你幫我處理。」

「什麼?我……」

「麻煩你了。」拍了拍他的肩膀,章君曜轉眼間就不見蹤影。

藍毅文無力的歎了聲氣,很好,他最好從現在開始祈禱這麼重要的簡報不會落在他頭上,否則不小心搞砸這個投資計畫,他就慘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如果不是自己非常堅持,姚駱馨差一點無法從姜家脫身,姜家別墅很大,他們覺得她實在沒有必要住在飯店,而且姜家上上下下在Gerbera的感染下,每個人都變得很喜歡熱鬧,還好,最後多虧她未來姊夫跳出來幫她說話,他大概是很害怕她天天霸占Gerbera。

回到飯店已經是晚餐時間了,不過,她沒有心思管肚子餓的問題,而是迫不及待的泡了一個熱水澡,昨晚看了太多鬼片,就算睡著腦子還是不得安甯,天亮了又不好意思賴床,跟著大伙兒出門踏青,根本找不到時間補眠,折騰一天下來,哪有不累的道理?

伸了一個懶腰,她正准備縮進被窩里面,敲門聲響起,她小心翼翼的走過去,自從那通恐嚇的電話後,她可不敢隨便開門,「哪一位?」

聽見她的聲音,站在門外的章君曜總算是松了一口氣,「是我。」

打開已經上鎖的房門,她被他狼狽的模樣嚇了一跳,「你怎麼了?」

靜靜的看著她,他的眼神是那麼專注,彷佛想把她的容顏深刻的印在心上,教她全身上下的細胞不自禁的顫抖起來。

「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她感覺到他不安的氣息。

半晌,他緩緩的吐道:「昨天晚上我找不到妳。」

「對不起,昨晚Gerbera臨時請我去她那里閑話家常,Gerbera是我姊姊。」事情發生得很自然,她伸手將他拉進房內,然後關上房門。

「妳有姊姊在台灣?」

「是啊,過些日子她就會嫁來這里,不過,她已經搬進未來的夫家。」

「妳嚇死我了,我不知道妳有親人在台灣。」

「我很抱歉,你沒有問我,我也忘了跟你提我的家人,我父母是考古學家,我有一個哥哥、一個姊姊和一個弟弟。」

「我想,妳還是把手機號碼留給我。」

「我沒有手機。」

他承認自己有點怔住了,難怪當初她沒有在信上留手機號碼給他。

靦腆一笑,她知道這有點不可思議,「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傳說之島,回台灣處理工作的期間則都住在這家飯店,從來沒有人聯絡不到我,我根本沒有想過要用手機。」

不發一語,章名曜拿趄姚駱馨隨手放在沙發上的大衣和皮包,接著抓起她的手往外走。

「我們要去哪里?」

「待會兒妳就知道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看著擺在左手邊的新手機,姚駱馨回想著他們不久之前在通訊行的對話--

「我們來這里干什麼?」

「妳需要一支手機,否則,我很可能會被妳嚇出心髒病來。」

「下次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我真的用不著手機。」

「妳就當作是為了讓我安心好嗎?」

她沒有辦法再反抗了,因為她拒絕不了他。

其實,Gerbera曾經拿了一支手機給她,可是她老忘了帶出門,結果有手機和沒有手機一點差別也沒有,後來Gerbera才決定把手機收回去。

放下刀叉,章君曜好笑的看著她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妳不要一直盯著手機看,別忘了晚餐還在等妳。」

輕輕吐了一口氣,她天真的表情像個小女孩,「你不要取笑我,我想除了接聽電話,我大概不會使用手機,」

他笑了,因為她的坦白,「沒關系,現在妳只要懂得用它接聽電話就好了。」

「昨晚是意外,那種情況通常不會發生。」

「妳總不可能一整天都待在飯店,有了手機,聯絡上也比較方便。」

這倒是事實,「我很抱歉帶給你這麼大的困擾。」

微皺著眉,他不喜歡她帶給他的距離感,「我們兩個都要訂婚了,妳還跟我這麼見外?」

無來由的,姚駱馨覺得心好慌好亂,雖然挑好了婚紗,也確定拍婚紗照的日子,但是她始終沒有正視訂婚的事,無論如何,這是一出戲,她不希望自己忘情的投入其中,可是在這一剎那,他一句話就摧毀她刻意建立的心防。

「我希望妳明白,從現在開始,照顧妳是我的責任。」章君曜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這話說得自然,彷佛天經地義。

這一刻,她覺得自己的心被一張網纏住了,自由從此不再是屬于她的一部分。

「妳再不吃,晚餐就冷掉了。」

再次拿起刀叉,姚駱馨對他甜甜一笑,「你也趕快吃吧!」

上篇:第三章    下篇:第五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