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偷心煉第五章   
  
第五章

對一個受到恐嚇的人來說,最好暫時不要到處亂跑,可是姚駱豔認為這種時候應該盡可能待在人多的地方,所以,也不管姚駱馨是否有意願,硬是逼著她充當助理,眼著她一起上通告,等到她們可以坐下來用午餐,已經是下午茶的時問。

「Agapanthus,妳看起來很緊張,其實妳很擔心那通電話吧!」姚駱豔顯然很高興見到她焦慮不安的樣子,這個女人總是優雅從容的挑不出一絲絲的瑕疵,有時候怪教人嫉妒的。

「不是,我想以後還是盡量避免跟妳一起在外面用餐。」姚駱馨當然知道自己全身緊繃像座雕像,不時承受周遭的指指點點和竊竊私語,這種滋味好比暴露在鎂光燈下……雖然她不是公眾人物,可是她想應該也差不多了,反正,她就是很不自在。

「我的天啊!原來是這麼回事!我拜托妳,女人得到注目禮是一種光榮,妳只要保持美麗的笑容就可以了。」姚駱豔示范的向左鄰右舍綻放出豔冠群芳的笑靨,當場讓餐廳所有的女人黯然失色。

「如果是一般的注目禮,我倒是無所謂,可是我現在的感覺好像是動物園的無尾熊。」Gerbera太習慣鎂光燈了,恐怕無法體會她的感受。

「無尾熊很可愛啊!」

「是啊,可是,如果有人說妳像無尾熊一樣可愛,我就不相信妳笑得出來。」

皺了皺鼻子,她有必要提出糾正,「我不是可愛,我是美豔動人。」

噗哧一笑,姚駱馨傷腦筋的搖了搖頭,這個女人真的很自戀,不過,女人就是要懂得愛自己,屬于她的美麗才能綻放出來。

斜眼一瞪,姚駱豔嘴一噘,「妳有意見嗎?」

她連忙搖頭,「Gerbera是公認的超級大美女,我哪敢有意見!」

開心的笑了,姚駱豔滿意的點點頭,「這還差不多。」

這時,姚駱馨聽見手機響起的聲音,好像是她的,她沒有思考的打開皮包取出手機,一看,她弄錯了,她的手機根本沒有反應。

咦?姚駱豔馬上敏銳的湊了過來,「這是什麼?」

糟了!身子微微一僵,她很想不著痕跡的把手機藏回原來的地方,可是在那雙像老鷹准備抓小雞的目光下,她還是安分一點比較好,眼前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冷靜,「……妳看不出來這是什麼嗎?」

賞她一個白眼,姚駱豔的口氣好像在對白癡說教似的,「我當然看得出來,可是,妳怎麼會有這玩意兒?」

「妳、妳不是常說手機是現代人必備的工具嗎?」這句話有避重就輕的嫌疑。

開什麼玩笑,她Gerbera哪是這麼容易打發的人?「可是妳也說過,妳就是用不慣手機,妳絕不可能自己突然跑去買手機。」

「……人是會改變的嘛!」她覺得自己快詞窮了。

「妳少來了,」微微傾身向前,姚駱豔犀利的目光比審問犯人的法官還要可怕,「我看,這大概是章君曜送妳的吧!」

兩眼一瞪,這個女人會不會太神了?

見狀,姚駱豔得意的勾唇一笑,她就知道這兩個人一定會擦出火花。「我就知道會這樣,章君曜在追妳對嗎?」

「不是,事情不是妳想的這個樣子。」

「那是什麼樣子?」

「他是為了方便跟我聯絡。」

拜托,這根本是借口嘛!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聽得出來,她是真的不懂,還是故意裝傻?歪著頭,姚駱豔笑得賊兮兮的瞅著她,「妳確定他是為了方便聯絡,而不是為了追蹤?」

這是什麼表情?姚駱馨覺得全身發毛,「這兩者有什麼差別嗎?」

「他有事必須跟妳聯絡、他隨時想知道妳在哪里,這兩者的意義當然不一樣,妳這麼有智慧的女人,怎麼會不懂呢?」

她的頭好痛!「妳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了,他真的是為了方便聯絡我。」

「我不相信,你們兩個之間有什麼事需要經常聯絡?」這種話用來騙三歲小孩還差不多,她Gerbera這麼聰明的人怎麼可能會上當?

「我們……」咬了咬下唇,姚駱馨在她的逼視終于小小聲的從實招來,「我們兩個要訂婚了,」原本,她是想當事情真正發生了再說,雖然訂婚的事情已經著手在安排了,可是畢竟是一出戲,隨時可以喊卡,所以,她當然能不說就不說。

嘴巴震驚的大張,姚駱豔完全忘了形象的問題,他們的動作也未免太快了吧!

「這是章君曜他奶奶的意思,我們拗不過她老人家,她已經認定我是章君曜挑選的新娘子,我們又不能告訴她這是在作戲。」事實上的確是迫于無奈,可是她說得很心虛,好像這是她硬掰出來搪塞別人的借口。

驚嚇過後,姚駱豔費了好大的勁才勉為其難的找回聲音,「我都還沒有訂婚,妳就要訂婚了?」

「是妳自己想要把訂婚和結婚湊在同一天解決。」

「我們兩個的工作都很忙,現在就是想為結婚挑個兩個人都滿意的黃道吉日都傷透腦筋,哪有那種心思再為訂婚頭痛……慢著,我們是在討論妳,為什麼會扯到我頭上來?」這個女人有企圖轉移注意力的嫌疑哦!

「這要問妳自己,妳干麼把自己牽扯進來?」

呃……想一想,好像是這麼一回事。姚駱豔清了清喉嚨,識相的把問題轉回原點,「算了,這不是重點,妳真的要跟他訂婚嗎?」

「當初是妳要我幫他,現在我怎麼可能半途抽身?」

唇角冷冷的抽動了一下,姚駱豔可不會乖乖的由著她把責任轉移到自己身上,「妳不要找借口了,我看,妳已經墜入愛河了吧!」

彷佛被針在心上刺了一下,她墜入愛河了嗎?她不承認,可是卻又有一種說不出的心慌。

拍了拍她的肩膀,姚駱豔誠心送上一句,「Agapanthus,借一句妳自己說過的話--愛情來臨時,誰也擋不住,我想,這就是愛情的宿命。」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她真的墜入愛河了嗎?她不敢想這個問題,她害怕自己真的無路可退,可是,又忍不住問起自己,不過還沒追出答案,姚駱馨就接到章君曜的電話。

「我在樓下的義大利餐廳,妳可以陪我吃晚餐嗎?」

「我換件衣服就下去。」

事情總是這個樣子,她沒辦法拒絕,換好衣服,她幾乎是飛奔下樓。

遠遠的看見他陷入沉思的神情,她的腳步不自覺的放慢下來,他在想什麼?他看起來是那麼寂寞,那麼需要人家擁抱……這或許正是她沒有辦法拒絕他的原因,她不忍心讓他孤單一個人。

這樣悄悄的窺探他,她覺得自己很像小偷,渴望從他身上竊取更多東西……她怎能容許這種貪念在心里橫行?她應該謹記自己的角色,千萬別踰越本分,否則就會變得惹人厭。

來到桌邊,她輕聲的打斷他的思緒,「你怎麼這麼晚了還沒吃飯?」

站起身,章君曜為她拉開他對面的椅子,隨後跟著落坐,「今天有個很重要的會議,結束後稍微整理一下文件,時間就這麼晚了。」

「每個人都餓肚子嗎?」

「對,因為明天是周末,今天的會議一定要作出結論,難免拖延一些時間。」

「這種事常常發生嗎?」

「我們當然會盡量避免讓大家挨餓,肚子餓,誰還會有精神開會?不過,我們的會議幾乎是又悶又長,每次開完會比跑了三千公尺還累人。」

「不過,你卻熱愛你的工作,不是嗎?」

輕輕一笑,但是他的笑容帶著一股淡淡的悲涼,「我熱愛我的工作是因為工作是唯一可以肯定自我的方式。」

有那麼一剎那,她覺得自己彷佛看見一個小男孩--他既驕傲,卻又很脆弱,她很想伸手緊緊擁抱他,可是,她終究還是忍住了。

略一沉吟,她輕柔的聲音像陣和風徐徐吹來,「我以為人可以藉由工作來肯定自我,但是自我卻不一定要透過工作來肯定。我想自我就是自己,越能肯定自己,就越有自我,因此人會不停的祈求得到外在的肯定,卻忘了外在並不是一個人真正的本質,更重要的肯定來自內心,如果沒有心,外表不過是空殼子。」

心一震,章君曜感覺自己挨了一巴掌,可是這一巴掌卻又溫柔無比,他明白她想傳遞的訊息--外在的掌聲也許可以讓自己驕傲得意,然而如果不能認同自己,那一切都會失去意義。

「對不起,這是我單純的想法,也許你有不同的見解。」

「不,妳說得很好。」

頓了頓,姚駱馨有點不知所措的道:「可是,你在皺眉。」

他笑了,這次的笑容是貨真價實,「我有嗎?」

看著他的笑容,她不由得失了神,

「怎麼了?」

眨了一下眼睛,她靦腆的回過神,忍不住脫口說:「你應該經常保持笑容,你的笑容很性感。」

「是嗎?」

她點了點頭,「回到家,你可以照鏡子確認是真是假。」

「謝謝妳。」她真的很不可思議,她總是可以讓他的心得到平靜。

「嗄?」

「我謝謝妳願意坐在這里陪我說話。」

盈盈一笑,她慧黠的道:「好巧,我也很想謝謝你,其實我一個人待在房間很無聊,如果你沒有來這里用餐,我就不會有這麼愉快的夜晚。」

「聽妳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我還怕打擾到妳。」

突然發現他面前的晚餐還原封不動,她驚呼道:「糟了,你的晚餐都沒吃。」

「我現在吃。」

「可是,晚餐恐怕冷掉了……」

「沒關系,待會兒妳請我喝杯熱咖啡就好了……哎呀!」輕輕拍了一下自己的頭,章君曜難為情的道:「我應該先問妳,妳方便請我上樓喝杯咖啡嗎?」

「如果你可以接受即溶咖啡,那當然沒問題。」

「我對咖啡不挑剔,請妳等我五分鍾。」他立刻低頭解決晚餐。

姚駱馨想教他慢慢來,可是,最後還是決定不吵他,這一刻,她只想這麼靜靜的守候著他。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雖然今天是周末,可是章君曜一整天都在工作,直到晚餐時間,他覺得肚子餓了,然後完全不經大腦思考的拿起電話聽筒,不過正想撥號,手又抽了回來,電話聽筒放回原位,老是希望她陪他吃晚餐,這個習慣一旦養成就不好了。

可是,他真的好想聽她說話的聲音,看著她優雅迷人的笑靨,他的心不再空空的好像沒有存在似的……

沉吟了片刻,他再次拿起聽筒,可是這一次他是打電話給藍毅文,「今天晚上有重要的活動嗎?」

「沒有,你要請我吃飯嗎?」

「請你吃飯當然沒問題,我們順道去喝一杯?」如果想讓自己停止思念,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其他的事情轉移注意力。

「好啊、好啊,現在嗎?」

「我收拾一下東西就過去接你,大約十五分鍾後你下樓等我。」

「好,我們十五分鍾後見。」

可是在用餐的時候,章君曜還是沒有辦法阻止自己分心看手機,他想知道姚駱馨現在在做什麼,也許,她也正看著手機,期待他打電話給她……

「學長,你就別再ㄍㄧㄥ了,你想打電話給誰就打,我不會介意,還是說,你需要我暫時回避一下?」藍毅文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搖了搖頭,章君曜苦澀的一笑,「對不起,今天晚上我不是一個很好的飯友。」

甩了甩手,他不在意的說:「這不能怪你,沒有人可以管住自己的心,不過究竟是哪個大美女把你迷惑住了?」

「你把我說得好像敗家子。」

「男人迷戀女人是天經地義,難道你看上的是帥哥嗎?」

他忍不住失聲一笑,「我沒有那種嗜好。」

歪著頭想了想,藍毅文回答自己先前的問題,「我看,絕對不是季孟如,而是讓你最近忙得團團轉的女人--姚駱馨,對嗎?」

「我沒有迷戀上她。」這句話其實是說給他自己聽的。

「學長,愛情真要找上你,你想逃也逃不掉,我看你還是乖乖的認了,不要再跟自己過不去,否則受苦的人是自己。」

「你想太多了。」

眉一挑,藍毅文覺得很不服氣,「如果現在你看到她跟別的男人親昵的走在一起,你一點都不在意嗎?」

頓了一下,章君曜沉著的道:「我還沒有機會遇到這種狀況,我沒辦法回答。」

「沒關系,我再換一個問題,當你躺在床上的時候,老是在你腦子里面徘徊不去的人是她嗎?」

「當我躺在床上的時候,我母親也會在我的腦子徘徊不去。」這是事實,差別在于她們糾纏他的方式完全不一樣,一個是痛苦,一個是溫暖。

呃……藍毅文懊惱的抓了抓頭,「你根本是在逃避問題嘛!」

「你不用替我操心,我知道自己要什麼,我可以承擔什麼。」他承認姚駱馨給他的感覺很特別,但是,他絕不容許自己對感情況迷,感情就像罌粟,一旦沾上,靈魂就會失去自由,他不會讓自己變成感情的傀儡。

「你知道嗎?人往往不知道自己要什麼、自己可以承擔什麼,唯有在面對的時候,你才會看見內心的渴望,認清楚自己是軟弱還是堅強的。」

「如果不用面對,那不是永遠都不知道嗎?」

「也許,可是人生哪有辦法隨心所欲按照自己的意思畫出全貌?就是請大師算命,你也不可能知道下一步會遇到什麼,其實,這也是人生最精彩的地方。」

沉默以對,人生確實不可能事事如自己所預料,就好像,他從來沒有想到生命中會出現像姚駱馨這樣的女人。

「學長,我今天話太多了。」凡事適可而止,話太多可是會惹人嫌。

「無所謂,難得讓你有機會對我說教。」

兩眼發亮,藍毅文興致勃勃的說:「所以,我應該再多說一點是嗎?」

斜睨了他一眼,章君曜毫不客氣的道:「夠了,再繼續下去我可會消化不良。」

「消化不良而已,又還沒有撐破肚皮。」

「難道你想害我撐破肚皮嗎?」

「這個主意是很不錯,不過,我哪有這個膽子,我還得靠你吃飯。」

「時間不早了,你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你不是要喝一杯嗎?」

「我想,有些事情還是今晚處理完畢好了,我們改天再喝一杯吧!」腦子塞太多東西,他需要讓自己的思緒沉澱一下。

無所謂的聳聳肩,藍毅文可不想勉強他,反正他的心早就飛了,「好啊,改天我們再好好喝一杯。」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雖然拚命的想壓抑,可是她的心還是忍不住抱著期待,盼了一天,手機終于有反應了,姚駱馨幾乎是在鈴聲響起的那一刻就接起來,「你好。」

對方怔了半晌,緩緩的出聲道:「動作這麼迅速,妳想嚇人嗎?」

「Gerbera。」她掩藏不住那股強烈的失望。

咦?姚駱豔取笑道:「妳以為是誰?章君曜嗎?」

「這麼晚了,妳怎麼還沒休息?」再不轉移話題,她肯定招架不住。

「這還不是因為妳的關系,我是特地為妳等到現在還沒睡覺。」

頓了頓,她疑惑不解,「為什麼?」

歎了一聲氣,姚駱豔還是憂心忡忡,「我總要確定妳今天平安無事。」

「那也用不著等到這麼晚啊!」原本,今天Gerbera也准備帶她出門工作,可是她堅持不當跟屁蟲,她真的不習慣坐在一旁當傻子,還好,Gerbera隨後考慮到今天要走秀,也沒辦法抽出心思照顧她,因此作罷。

「我覺得晚一點確定比較不會出狀況。」

這是什麼邏輯?歎了口氣,她快吃不消了,「Gerbera,妳不要把自己弄得這麼緊張,我向妳保證,我會好好照顧自己。」

白眼一翻,姚駱豔不能不說太過浪漫的人思想總是比較簡單,「妳別傻了,人家可是躲在暗處,妳再怎麼會照顧自己,還是暴露在危險當中。」

無聲一歎,她實在後悔把這件事告訴Gerbera,「人每天都暴露在危險當中,也許是天災,也許是人禍,這不是躲在屋子里面就可以完全避免,妳應該聽過,有人待在家里面看電視卻被車子撞死吧。」

雖然她說的是事實,姚駱豔還是很堅持的說:「我不管啦,我一定要每天確定妳平安無事。」

「妳要把自己弄到神經衰弱,我是沒意見。」

「對了,這件事妳有告訴章君曜嗎?」

「我想沒這個必要吧!」

「我覺得妳應該告訴他,妳可不要忘了,他現在是妳的未婚夫。」

「我們兩個還沒訂婚。」姚駱馨囁嚅的糾正她。

「Agapanthus,這不是重點!」姚駱豔忍不住拉高嗓門,揉了揉太陽穴,她穩住氣息接著又道:「如果有他幫忙保護妳,我也比較放心。」

「如果對方真的有什麼行動,我再告訴他也不遲啊!」她已經害Gerbera變得神經兮兮,她可不想再帶給其他的人麻煩。

「妳這麼人怎麼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姚駱豔真的覺得跟她說話很無力。

「每天提心吊膽過日子很容易神經衰弱,我不想跟自己過不去。」

「真是的,我不想理妳了!」

「Gerbera,妳別生氣,我知道妳很擔心,這樣子好了,我保證會時時刻刻提高警覺,還有天天跟妳保持聯絡。」

「這還差不多!」

「好了啦,妳可不要因為我的事就冷落我的未來姊夫,妳不是要接演一部好萊塢的電影嗎?現在妳應該多花些心思在他身上。」

「妳用不著替他擔心,他這個人很懂得爭取自己的權利。好啦,時間真的很晚了,我要掛電話了,晚安。」

「晚安。」結束通訊,姚駱馨握著手機縮進被子里,現在時間這麼晚了,今天他應該不會出現吧!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如果知道回到家得應付麻煩的不速之客,章君曜甯可跟藍毅文去喝一杯。

雙手在胸前交叉,他冷眼的看著酒氣沖天的母親,「妳喜歡交際應酬無所謂,可是妳難道不能讓自己清醒一點嗎?」

挺起胸膛,章二夫人試著讓自己別再搖搖晃晃,無法看清眼前的影像,「我很清醒,我打了一天的電話,你為什麼都不接?」

「我很忙。」簡潔有力,他用不著對她說太多。

「今天是周末,再忙也不可能沒有時間接我的電話。」

聳聳肩,他不以為意的說:「如果妳認為我刻意不接電話,我也沒有意見,妳應該同意我們話不投機,那又何必浪費彼此的時間?」

「你不要故意模糊焦點,你知道我打電話的目的,我是要提醒你,你不可以跟季孟如以外的女人訂婚,我絕對不容許!」

「這個問題我們已經談論過了,我想沒必要再說一遍。」

「你想逼我去死嗎?」

哈!他覺得她說了一個笑話,「妳怎麼舍得死?」

「你害我丟盡了臉,我活著不過是讓那兩個女人糟蹋,不如死了算了。」

苦澀的一笑,他不懂她為什麼可以如此盲目,「一個老是想盡辦法貶低自己的人,還輪得到別人來糟蹋她嗎?」

「你是什麼意思?」

「妳很清楚,一直在糟蹋妳的人就是妳自己。」

「你……」

「我不期望妳盡一個做母親的責任,相同的道理,請妳不要老是以母親的身分威脅我,我不想對妳徹徹底底的絕望。」

「你就是看不起我對不對?」

唇角冷冷的上揚,他的眼神轉為悲哀,「妳在乎嗎?」

遲疑了一下,章二夫人驕傲的抬高下巴,「別忘了,你是我的兒子,你看不起自己的母親,就等于看不起自己,我何必在意?」

這就是他的母親,面對問題的時候,她想到的永遠是如何把他一起拖下水,或許,這樣子她會比較心安吧!「時間很晚了,妳還是早點回去休息。」

「我今天晚上要住在你這里。」如果她一直在他耳邊嘀咕,她就不相信他不會乖乖妥協受她擺布。

「我這里沒有妳的日用品。」

「我可以派司機回去收拾東西送過來給我。」

「隨妳便,不過,我不奉陪。」章君曜隨即走回房間拿了外套和鑰匙准備出門。

怔了一下,章二夫人沒有想到他會來這一招,「這個時候你去哪里?」

「妳不會有興趣知道。」

「你不准出去,你回來……」可她連站都沒有辦法站穩,根本阻止不了他。

當大門再度關上,她頹喪的坐在地上,這個不知好歹的臭小子,他也不想想自己在章家的處境,他可不像其他姓章的都有同一個母親的兄弟姊妹,他們合作起來對付他一個,他還能在章家待下去嗎?她的努力還不是為他著想……可惡,現在她留在這里還有什麼戲可唱?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數著豐,姚駱馨好不容易進入睡眠狀態,敲門聲卻在這個時候響起,原本,她不想理會,可是對方不死心,沒辦法,她還是半夢半醒的走下床前去開門。

「對不起,我吵醒妳了嗎?」一看到她,章君曜紛亂的心情完全平靜下來,當車子在路上奔馳,他根本沒有想到目的地,可是開著開著,他不知不覺就把車子開到費蒙里歐酒店。

凝視著他半晌,腦子漸漸清醒,她恬靜的搖了搖頭。

「我可以進去嗎?」

側過身子方便他進入,姚駱馨隨後開上房門,「你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

伸手一勾,她落入他的懷里,章君曜聞著那股熟悉的茉莉花香,呢喃的低語,「什麼話都不要說,讓我靜靜抱著妳好嗎?」

柔順的閉上嘴巴,她只是也伸手反抱著他,她有一種感覺,他現在很需要她的力量,她想讓他知道,她會在這里守著他。

時間在無聲中流逝,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緩緩的推開她,兩人四目緊緊糾纏,呼吸越來越紊亂,好像是天經地義,他低下頭覆上她柔軟嫣紅的唇瓣,先是輕輕的品嘗,漸漸的轉為深入貪婪,饑渴的唇舌讓情感不再壓抑,在不知不覺當中,他們跨越了自己的防線。

許久,他們慢慢的分開來,他的聲音略帶沙啞,「我不會說對不起。」

「如果你說對不起,我會很難過。」

「妳想知道發生什麼事嗎?」他這麼莽莽撞撞的跑來找她,說起來很失禮,他總不能連個解釋都沒有,不過……

「如果你沒有准備告訴別人,就不要勉強自己。」

松了一口氣,他不知道如何打開自己的心向別人傾訴,再說,他也不想增加她的困擾,如果她知道他母親反對他們訂婚,說不定會把他們母子之間的對立看成是她的責任。「謝謝妳。」

「你需要我陪你出去走走嗎?」

「可以嗎?」

「你等一下。」姚駱馨走到沙發拿起外套穿上,再取走茶幾上的鑰匙,然後勾著他的手,「我們走吧!」

紛擾不安的夜晚終于得到平靜,看著身邊那張溫柔的容顏,章君曜知道自己不管多麼努力的抗拒,這道美麗的身影已經在他心底烙了印。

上篇:第四章    下篇:第六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