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偷心煉第七章   
  
第七章

這幾天,章君曜和姚駱馨用過晚餐後,就會手牽著手一起漫步在街道上,看起來很平凡,他們的心卻是甜甜蜜蜜。

「妳還記得我們後天要拍婚紗照嗎?」雖然周邊充斥著吵雜的車聲,可是他眼中只有她的存在。

「我記得。」也許是因為快要拍婚紗照了,她終于有一種真實的感覺。

「拍婚紗照之前,奶奶想先請妳吃頓飯,明天晚上可以嗎?」

「當然可以,可是,怎麼可以讓奶奶請我吃飯?請客的人應該是我吧!」

「明天晚上非要由奶奶當主人不可。」

輕蹙娥眉,她疑惑不解,「為什麼?」

「因為妳明天要跟我回章家。」

「嘎?」

「章家的人……我是說,我的家人要見妳。」其實是奶奶認為他們應該認識他的未婚妻,他們對這種事情才沒什麼興趣。

「他們……為什麼要見我?」她已經開始心慌了。

噗哧一笑,他戲譫的挑了挑眉,「他們總要在訂婚之前見妳一面啊!一

桃紅浮上雙頰,姚駱馨難為情的低下頭,她怎麼會問出這麼可笑的問題?

握著她的手輕輕一捏,他要把力量分給她,「妳不要緊張,他們不會吃人。」

她嬌羞的瞪了他一眼,「你在取笑我。2

「他們真的不會吃人。」他很認真的再重申一次。

「我是不是應該很慶幸他們不會吃人?」

哈哈一笑,不過他卻煞有其事的回答她,「妳應該感謝奶奶,奶奶在家里是很有權威的,她說一,沒有人敢說二,她是那麼喜歡妳,沒有人敢對妳使壞心眼。」

「我看得出來奶奶是一個很有權威的人,不過,她也是一個很明理的人。2

點了點頭,章君曜的口氣充滿敬意和愛意,「爺爺死得很早,為了撐住他留下來的產業,奶奶不能不強迫自己戴上權威的面具,可是事實上,她的心很柔軟,她是一個很慈祥的奶奶。」

「我知道。」

略微一頓,他的表情顯得有些沉重,「有一件事,我想應該告訴妳。」

「什麼事?」

似乎在考慮如何說明狀況比較好,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的吐出自己一直回避的事,「其實,我母親是我父親的二房,我還有大媽和三媽,大媽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三媽生了兩個女兒、一個兒子,我兩位異母哥哥好幾年前就結婚了,所以,明天妳要面對的是一大家子的人。」

老實說,她很意外,她沒想到他會生長在那樣的家庭。

「妳嚇到了嗎?」語氣略顯不安,他真的很怕她跑掉。

「不是,我是在想生長在那麼大的家庭是不是很累人?」

他松了一口氣的回道:「生長在那種家庭確實很難輕松得起來,兄弟姊妹之間難以避免的會相互競爭,成績、談吐,生日收到的禮物……什麼都可以比較,誰都不想成為最差勁的那個人,因此每個人內心承受的壓力都很大。」

這一次換她捏他的手,她也樂意把力量分給他,「其實,有壓力也不見得是壞事,這不正是讓你成長到今天這麼堅強優秀的原因嗎?」

偏著頭看她,章君曜深沉的目光里有著難以察覺的眷戀,「妳總是這個樣子嗎?」

「什麼樣子?」

「樂觀的看待生命中每一件事情。」

「自從我有記憶以後,我就很少看見我的父母,但我清楚的記得他們在我身邊的日子,在他們身上,我學會一個道理,熱情燃燒的生命是最美麗動人的。人生也許短暫,生命更是無常,可是用積極火熱的心對待每一秒鍾,那一秒鍾將是永琚A這個信念是不是很美?這個信念是他們送給我們這些孩子最棒的禮物。」

「妳有一對很特別的父母。」

「是啊,可是我想所有的父母對孩子來說都是獨一無二,不管他們是否稱職,不管他們是否完美,他們在孩子的心目中的地位是永遠無法取代的。」

沒錯,他對父母也許有很多怨言和失望,但是他也知道,即使是他最敬愛的奶奶也無法代替他們。

「你知道希臘神話中歐夫斯到冥府尋妻的故事嗎?」

「不知道。」

「因為受不了失去愛妻的孤獨,歐夫斯決定到冥府請求冥王釋放他妻子尤莉緹的靈魂,他曆經千辛萬苦到了冥府,也用動人的歌聲感動冥王,冥王答應他可以帶定妻子的靈魂,不過同時警告他未到凡間之前不能回頭看她,可是他卻在最後一刻忍不住興奮的回頭,從此失去了她。」頓了一下,姚駱馨接著道:「其實這就是人生,人生不能回頭,回頭反而會失去美好的未來。」

沉默不語,仔細想想,他的人生似乎老在回頭,過去深深的牽絆著他,因此他看不見美好的未來,是這樣子嗎?

「對不起,我今天的話太多了。」

搖了搖頭,他看她的目光有著自己也沒意識到的柔情蜜意,「我很喜歡聽妳說話,妳的聲音很美。」

嫣紅蓋答答的渲染雙頰,她不知道所措的垂下螓首。

這時,天空開始飄起綿綿細雨。

「哇!飄雨了。」姚駱馨喜歡下雨天,下雨天的感覺特別浪漫。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他伸手揉了揉她的頭,「台北的雨是酸雨,淋多了可是會禿頭,我們還是趕緊跑回飯店。」

「好吧……等等,我們來比賽誰跑得比較快。」說著,她已經飛奔而去,

「妳怎麼可以先偷跑?」章君曜快步的追了過去,不到一分鍾,他就追上她了,不過,他並沒有把她拋在後頭,而是握住她的手繼續向前跑,這一刻在他的腦海浮起一個念頭--他這一輩子都要這麼抓著她。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隔天一早,姚駱馨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姚駱豔,請她務必排除萬難撥出時間陪她逛街買衣服,她帶出門的衣服幾乎全是襯衫和褲子,雖然也預備了比較正式的套裝,可是又顯得太公式化了,不適宜家庭聚會,左思右想,還是直接上服飾店采買好了,而且順道幫自己添購幾件衣物。當初她並沒有想到待這麼久,現在她已經有找不到衣服穿的困擾。

采購衣服對Gerbera來說是最輕松的事,她總是有辦法三兩下就從一大堆衣服里面挑出最適合的款式,因此不到兩個小時,她們已經戰績豐厚的坐在咖啡廳休息了。

「丑媳婦終于要見公婆了吧!」姚駱豔一臉幸災樂禍。

「妳不要取笑我。」姚駱馨忍不住噘嘴道。

「難得妳會緊張,我怎麼可以不趁機取笑妳?」沒辦法,看到Agapanthus不再擁有她見了也會著迷的優雅從容,這種感覺真是棒呆了!

輕輕噘著嘴,她挑釁的問:「妳第一次去姜家的時候不會緊張嗎?」

「不會,我是天生的萬人迷,我到任何地方都會廣受歡迎。」姚駱豔自戀的把頭發往後一撥,當時她又不是抱著去見未來公公的心情,她是受聘去那里當「特別看護」的,怎麼可能緊張?

無奈的搖了搖頭,她怎麼會拿這種問題來考這個自戀的女人?

「如果章家有哪個家伙敢挑剔妳,妳也用不著放在心上,這個人腦子肯定有問題,妳Agapanthus可是珠寶界的金字招牌,不知道有多少名媛淑女和超級巨星想收藏妳設計的珠寶,章君曜是幸運撿到妳這塊寶。」

「章君曜並不知道我的英文名字。」她向來習慣別人稱她Agapanthus,可是說也奇怪,她至今還沒告訴他,也許當時的情況讓她覺得沒有這個必要,隨後也沒想

刻意去提,反正,就是順其自然嘛!

「什麼?」

「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姚駱馨也是我,干麼非要叫Agapanthus?」

「這麼說也沒錯,可是……」

「名字並不重要,如果我這個人就是很討人厭,就算我是高高在上的女伯爵,他們也不會真心接納我。」

靜靜的瞅著她,姚駱豔的神情很凝重,看得姚駱馨渾身不自在。

「妳在看什麼?」

「妳已經無路可退了。」她的口氣好像世界末日就要到來了。

「……我不懂妳的意思。」

「妳懂,這對妳來說已經不是一出戲了,妳真的想嫁給那個男人對不對?」

姚駱馨沒有回答,因為Gerbera很清楚答案。

「如果這不是一出戲,妳得答應我,妳一定要幸福。」

「Gerbera,沒有人可以保證自己一定會幸福,但至少我會用心經營幸福。」她認為幸福是需要經營的,就好像浪漫是需要創造的一樣。

同意的點點頭,姚駱豔加油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相信這世界上沒有難得倒妳的事情,對了,妳不要忘了通知爹地和媽咪,雖然他們兩個老是像丟掉了一樣,可是他們一定會參加妳的訂婚的。」

「我知道。」

看了一眼手表,她提醒道:「時間不早了,妳得回去梳妝打扮了。」

「Gerbera,謝謝妳。」

送上一個白眼,姚駱豔連忙打電話通知司機過來接她們回飯店。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她不能不說,章家晚餐的氣勢實在很驚人,可是,這一家子的人似乎都不愛說話,除了身為主人的奶奶和排行最小的章君赫,席間聽不到其他的聲音。

姚駱馨實在很不習慣這種用餐的感覺,倒不是因為大家都很安靜,而是環繞在空氣中的氛圍太過冷淡了,現在,她終于可以明白章君曜為何稱這里是「章家」而不是「我家」,因為這里感覺不到屬于家的溫暖。

不過,即使他們吝于出聲,倒是很有禮貌的面帶微笑,唯一令她不舒服的人是章君曜的母親,她的目光有著難以隱藏的厭惡,無庸置疑,章二夫人不喜歡她,老實說,這一點認知難免教她耿耿于懷,可是當她發現她看任何人的目光都是如此,心情也就釋懷了。

用過晚餐,因為章總裁有公事找章君曜,姚駱馨便陪著奶奶到花園散步,可是不到三分鍾,章君赫就來打斷她們,奶奶必須回屋內接一通電話,而因為他自告奮勇要陪三嫂,奶奶也就放心的返回屋內。

「妳真的要嫁給我三哥嗎?」章君赫的口氣帶了那麼點挑釁的味道。

他的出擊並不教她驚訝,他不可能無緣無故自告奮勇陪她打發時間。

輕柔一笑,姚駱馨避重就輕的道:「我們快要訂婚了。」

「妳知道我三哥很受女人歡迎嗎?」他好像有意找她麻煩。

「這件事很重要嗎?」

「妳當然要知道自己的對象有多麼搶手。」其實這句話還有另外一個含意--妳知道自己有多麼幸運嗎?

「謝謝你的提醒,我會好好珍惜。」

「我三哥是那種什麼話都不說的悶葫蘆,妳是不是很受不了他?」章君赫依然不死心的丟出問題,他想擊潰她的優雅從容。

頓了一下,她語帶靦腆的道:「從我接觸他到現在,我還沒有感覺到他是那種什麼都不說的悶葫蘆,也許是我的話太多了吧!」

「妳了解我三哥嗎?」

略微思忖,她緩緩道來,「我曾經聽過這麼一個說法,每個人都是一座源源不絕的寶庫,我們永遠無法知道每一次的探索會發現什麼,所以人從來不曾真正了解自己,當然,又怎麼會真正看清楚別人,你同意嗎?」

怔了半晌,他喃喃自語的歎了聲氣,「難怪那個丫頭會輸。」

微蹙著眉,她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我沒聽清楚你的話。」

咧嘴一笑,他真心歡迎她成為章家的一份子,「我是說,我終于知道三哥為什麼喜歡妳了。」

她不明白的看著他,他的話題轉得太快了吧!

「妳是寒冬的太陽。」

「這是我聽過最美麗的贊美,謝謝你。」

「你們在聊什麼?」章君曜的聲音突然在他們身後響起。

兩人同時轉過身,姚駱馨笑盈盈的問:「你已經忙完了嗎?」

點了點頭,他充滿質問的目光落在章君赫身上。

「三哥放心,我可沒那個膽子欺負未來的嫂子。」可是,怎麼聽起來有那麼一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雖然他沒有惡意,但是他確實故意找問題考她。

「我沒說你欺負她。」章君曜的表情變得有些僵硬。

嘿!章君赫傻笑的抓著頭。

清了清喉,他還是直接清場,「我們想單獨相處,可以請你先進去嗎?」

「當然,我不打擾你們了。」章君赫樂得找到機會脫身。

不再有礙人的第三者,姚駱馨主動道來,「其實,他很在乎你。」

怔怔的看著她,章君曜不明白她的意思。

「他想知道我有沒有能力為你帶來幸福。」

「是嗎?」挑了挑眉,他很想知道她是回應章君赫的攻勢,「結果如何?」

偏著頭想了想,她像是故意賣關子的把事情推給章君赫,「如果你想知道我得到幾分的評價,你得自己去問他。」

「真是小氣!」他輕輕點了一下她的鼻子,他知道她是想趁機拉近他們兄弟的距離,可是,有些事情並非她想的那麼單純,他們兄弟之間的感情會如此淡,主要的原因是出在各自的母親身上。

「這叫作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想知道答案,就得自己去尋找。」

「是,好了啦,時間不早了,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去婚紗公司,今天最好早點休息養足精神,我們去跟奶奶說一聲就離開。」

點了點頭,姚駱馨主動握住他的手,隨著他一起走回屋內。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拍好婚紗照,姚駱馨更強烈的感覺到訂婚的日子近了,不過是一天而已,她的心情卻大大的不同,她開始有那種當新娘子的雀躍……雀躍?對,她就像一般的女孩子准備嫁給心愛的男人一樣,雖然她不明白自己為何會有這種心情。

按理,這個時候她應該忙著准備回禮的東西,可是章老夫人堅持包辦所有的事情,她只要快快樂樂等著那一天到來就好了。

用過早餐休息片刻後,她原本准備去室內溫水游泳池活動一下,可是卻接到一通邀約的電話,事關章君曜,雖然她不清楚對方的身分,可是人家已經在飯店的咖啡廳,她想見個面也無妨。

下樓來到咖啡廳,報上姓名,服務生領著她走到最隱密的角落。

「妳好,我是姚駱馨。」她向對方點頭行禮。

「我叫季孟如,坐吧!」

落坐,姚駱馨優雅從容的迎接季孟如公然打量的目光,出于直覺,她知道眼前的女孩子是「情敵」,「請問季小姐有什麼事?」

抬高下巴,季孟如像只驕傲的孔雀,「我沒那種閑工夫跟妳拐彎抹角,我就直接說清楚,我是代表君曜哥哥的母親來找妳,她希望妳能夠主動取消訂婚,也就是說,她不喜歡妳當她的媳婦。」

這種情況倒是有點令她困擾,因為眼前的女人象征著另外一個更重要的身分,不過,她依然不疾不徐的應對,「很抱歉,有一點我不太明白,伯母為什麼不在一開始就提出反對?」

見到她的優雅從容,季孟如不由得感到焦躁,這個女人恐怕不好應付。

「這個不重要,她需要的媳婦是我這種出生豪門的千金小姐,我才可以幫助君曜哥哥鞏固他們在章家的地位,而妳只會拖累他,如果妳識相的話,就請妳別纏著君曜哥哥不放,」

頓了一下,姚駱馨輕聲細語的反問:「妳認為靠身分地位結合的婚姻會幸福嗎?」

「我不在乎,我可以嫁給君曜哥哥就好了。」她父母不也是因為商業利益而結合,他們現在很幸福啊!

「可是,婚姻並不是由單方面來決定,妳可曾問過妳的君曜哥哥,他也是抱持這樣的想法嗎?」

眼神微微一閃,季孟如硬著頭皮說:「他、他一定會同意的。」

「那妳為什麼不直接找他分析利害得失?」

「我……」季孟如又氣又惱的咬著牙,這個女人看起來柔柔弱弱好像一株會隨風飄散的蒲公英,沒想到嘴巴竟然這麼狡猾難纏!

「如果妳有辦法說服他,妳也用不著來這里找我,是嗎?」姚駱馨幫她把話說出來。

張著嘴半晌,季孟如支支吾吾的擠出話來,「我……君曜哥哥,他並不是不想娶我,他是故意跟伯母唱反調。」

這一次她選擇沉默,她知道章君曜不是那種意氣用事的人,不過,她又何必非要扯出真相傷害人家的心?

瞧她的模樣,好像沒把她的話當一回事,季孟如不覺惱羞成怒,「我想,妳一定不知道君曜哥哥跟他母親鬧得不愉快吧!」

即使章君曜不說,她也看得出來,因為那天在章家大宅母子之間不但沒有交流,而且氣氛非常僵。「我想,一股人不會因為跟母親鬧脾氣就拿自己的終身大事開玩笑。」

冷冷一笑,季孟如得意的說:「妳會說出這種話,就表示妳根本不清楚章家的情況,在章伯伯的三位夫人當中,最沒有分量的就是君曜哥哥的母親,因此從小伯母對君曜哥哥就特別嚴厲,她不希望他輸給其他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他們母子之間為此常常發生沖突,最後君曜哥哥為了反抗伯母,甚至一個人搬到外面住。」

真是這樣子嗎?看得出來章二夫人確實是一個很嚴厲的人,可是她說不上來這個故事哪里不太對勁,直覺告訴她,真相絕對不是這麼簡單。

「如果妳真的在乎君曜哥哥,不希望他變成章家的笑話,一輩子在大家面前抬不起頭來,妳就應該取消訂婚。」

略一思忖,姚駱馨婉轉的說:「我會考慮妳的提議。」

「妳不要敷衍我。」

「季小姐,我會作出對君曜最好的決定,因為我對他的在乎不亞于任何人。」

「好吧,我相信妳就是了,妳什麼時候可以給我答案?」

「時間到了,答案自然會揭曉,不是嗎?」

季孟如不悅的皺著眉,不過,事情總算是有點斬獲,這樣就夠了。

「我希望妳會給我們好消息。」她隨即起身離開。

姚駱馨苦笑的搖搖頭,沒想到章君赫的警告還不到兩天,「女人」就找上門了,不過,令她困擾的不是季孟如,而是章君曜的母親。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看著章君曜,姚駱馨腦海不停的浮現季孟如的話,如果她只是單純扮演他挑選的新娘子,她對章家的事情根本沒必要知道,可是現在她快變成他的未婚妻了,她覺得自己不應該繼續當個局外人。

可是,她突然關心起他母親的事,他會不會覺得很奇怪?她感覺得出來,他一直刻意避談他的父母,她去碰觸這個話題妥當嗎?

「妳怎麼不吃了?」章君曜發現她餐盤里面的食物還有一大半。

「我今天沒什麼胃口。」

右手撐著桌面支著下巴,他若有所思的瞅著她。

「你,看什麼?」

「妳的胃口一向很好。」

皺了皺鼻子,她一副很傷腦筋的說:「這種感覺好像豬,」

「如果一個人總是心情愉快,胃口自然會好。」

總算松口氣的笑了,她略感安慰的說:「是嗎?不過我還是不想跟豬聯想在一起。」

「換句話說,妳有心事對嗎?」

歎了聲氣,姚駱馨苦惱的說:「真是糟糕,我好像不太會隱藏自己。」

「妳不想讓我知道嗎?」

「這倒也不是,我只是不知道這個問題適合提出來嗎?」

「什麼問題?」

頓了頓,她變得有些謹慎,「你跟你母親很少互動,你們的感情不好嗎?」

眼神微微一黯,然而他的口氣仍然相當輕快,「這是很明顯的事情,我想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妳當然也不例外。」

「可是,你跟她的感情應該比任何人要來得好才對。」如果事實像季孟如所言,他母親在章家孤立無援,她當然會積極的抓牢唯一的兒子。

「也許吧,可是事實不是如此。」

「這是為什麼?」

「……我不想談這個話題。」

「你在逃避。」

抿著嘴,章君曜微微皺起眉頭,自我保護的意識瞬間攻略他的思維,他立刻在兩個人中間畫上一道禁止跨越的界線,「這個問題很重要嗎?」

姚駱馨感覺得出來他正在疏遠,如果她不想當個惹人討厭的人,她就別再進逼,可是,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如此固執,她就是要打開他關上的門,「我們要訂婚了,我不能對你的事不聞不問。」

「妳不用把事情看得這麼嚴重,雖然我們要訂婚,可是,這只是暫時的緩兵之計,妳用不著把自己當成章家的一份子。」

神情一僵,她突然覺得自己鬧了一個笑話,她竟然對他們的訂婚這麼認真。

「對不起,我太多管閑事了,以後,我會記得自己的身分,我不會再犯了。」她低下頭拿起刀叉繼續用餐。

猛然驚醒,他剛剛的話太重了,看著她變得有些疏離的臉龐,他覺得心很慌,可是,他就像個手足無措的小孩,不知道如何補救。

僵硬的氣氛就這樣持續到返回客房,姚駱馨一句話也不說,章君曜更是完全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種場面,他覺得有一種無形的壓迫感正在體內膨脹,如果他再不逃離這里,他可能會陷入漩渦抽不出身。

「我今天回公寓好了。」

「我們又不是真的未婚夫妻,你住在這里的確不適合。」她第一次這麼生氣,他已經深深傷了她的心,如果他急著撇清關系,那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她可以阻止自己越陷越深。

「是啊,妳自己小心。」章君曜根本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他只想趕快走出這里,不再讓自責的聲音將他團團包圍。

當房門關上的那一刻,姚駱馨軟綿綿的癱在床上,她沒想到自己也會嘗到心痛的滋味,這種感覺好像快要窒息,她會不會真的喘不過氣來?

傻話,再痛,也會成為過去,明天,她會比今天還好。

上篇:第六章    下篇:第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