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偷心煉第九章   
  
第九章

心情太愉快了,忍不住就想找人分享,而姚駱馨想到的人當然是姚駱豔,一通急電,姚駱豔不來也不行,她擔心Agapanthus又出了什麼事,可是情況顯然跟她預料的不太一樣。

「妳干麼笑得這麼開心?」姚駱豔以為自己飛來這里是要見一張悲慘的面孔,不過,這可不表示她不想看到這張甜蜜蜜的笑臉。

「有嗎?」就是不想讓她大小姐看笑話,姚駱馨已經很盡力的控制自己。

「開玩笑,我的視力可是二點零,什麼事也別想逃過我的眼睛。」

「那妳說說看,什麼事讓我笑得這麼開心?」

「我說?」姚駱豔一臉呆滯的比著自己,怎麼會推到她頭上呢?

「妳不是認為自己很厲害嗎?」

「我……」半晌,她突然想起自己是受邀的客人,雙手扠腰,馬上扳回氣勢,「喂,妳是請我來這里當聽眾,還是請我來這里演講?」

無法辯駁,姚駱馨抿了抿嘴,老老實實的道來,「他正式向我求婚了。」

兩眼一瞪,姚駱豔很誇張的掏了掏耳朵,「什麼?」

「……沒聽到就算了。」這個女人是存心作弄她。

「妳真小氣,再說一遍會要妳的命嗎?」姚駱豔沒好氣的做了一個鬼臉。

「我要不要敲鑼打鼓到處宣傳?」她又不是不會害臊。

手一攤,姚駱豔無所謂的說:「Sowhat?」

「討厭,妳不要取笑我啦!」姚駱馨嬌羞得面紅耳赤。

姚駱豔終于正經的坐直身子,「好,我不取笑妳,我恭喜妳可以嫁給心愛的男人,這樣可以嗎?」

頓了一下,姚駱馨難掩一抹淡淡的憂愁,「可是,他並不愛我。」

「呃……這是什麼意思?」姚駱豔突然覺得自己腦子變得很遲鈍。

「他想跟我結婚,那是因為他不能沒有我。」

「有些男人不習慣把愛掛在嘴邊,想當初,我認識姜雅雋的時候,我們兩個愛得轟轟烈烈,可是,他卻從來沒有跟我說一句『我愛妳』。不過,我感覺得到他真的很愛我,妳明白了嗎?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存于內心的本質,不要太在乎這種表面上的東西。」

「我知道,可是愛情會讓一個人變得貪心,他不說,但是妳還是很渴望聽見,不是嗎?」

「這倒是。」

陷入沉思,姚駱馨過了好一會兒,更精辟的說出內心的感受,「我想一輩子守護著他,我想讓他的世界充滿溫暖和笑聲,這樣的認知我沒有絲毫的疑惑,可是,我真的沒有把握他是不是屬于我的幸福。」

「如果妳真的很擔心的話,妳干脆回傳說之島尋找傳說之泉,有了傳說之泉的應許,妳就可以快快樂樂的當新娘子了。」

「傳說之泉?」她想起前來台灣的前一天,賽姬帶她去戀愛花園,難道牠早就感覺到將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嗎?牠是不是想告訴她,她可以放膽去愛?

「Agapanthus,妳不會忘了有傳說之泉這玩意兒吧!」雖然經曆過這種不可思議的事,姚駱豔對傳說之泉的神奇還是半信半疑。

笑容再度回到臉上,姚駱馨感激的說:「Agapanthus,謝謝妳。」

「嗄?」

「妳真是我的好姊姊。」她興奮的在姚駱豔額上落下一吻。

這是什麼意思?姚駱豔完全沒有進入狀況,不過,她可以確定一件事了,這個女人已經擁有追求幸福的信心,這樣就夠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叩叩叩!章君曜的秘書戰戰兢兢的站在敞開的門邊,上司規定開會的時候不接受打擾,可是現在的情況真的很特殊,「財務長,姚小姐找你。」

意外過後是驚喜,章君曜丟下正在討論的企畫書站起身,「趕快請她進來。」

「是。」秘書松了口氣的轉身離開,一分鍾後,她把姚駱馨送進辦公室。

沒想到辦公室里還有其他的人,姚駱馨靦腆的一笑,「對不起,我打擾到你們工作嗎?」

我的天啊!藍毅文的反應比章君曜還要激動,他差一點就吹口哨了,這個女人實在是太正點了,現在他終于明白學長為什麼會淪陷。

快步走上前握住她的手,章君曜顯然很高興被她打擾,「我們正准備結東,妳怎麼跑來了?」

「我剛好來這附近。」她難為情的看了藍毅文一眼,還有第三者在場,她當然不好意思說得太清楚。

「毅文,你先去用餐,我們下午再討論。」

怎麼這樣子?他還想繼續觀賞下去……無聲一歎,藍毅文乖乖的摸著鼻子退出辦公室,誰教他是屬下咩!

終于沒有看熱鬧的旁觀者,姚駱馨抬高提在左手的百貨公司的紙袋,「今天天氣很冷,我去百貨公司買大衣,也順便幫你挑了一件,我不是很確定你的Size,你試穿看看合身嗎?」

這種感覺好幸福,可是……他憂心的皺著眉,「妳一個人跑去逛街?」

她知道他在想什麼,「我有注意安全,沒辦法,我需要保暖一點的大衣,」

「妳下次需要什麼告訴我,我陪妳去買。」

「你不要這麼緊張,我想對方大概只敢嘴巴上嚇嚇我,不敢真的采取行動。」

「不管怎麼說,我不要妳拿自己的生命當賭注,萬一對方是一個神經病呢?」

「是,我下次絕對不會亂來,你先試穿這件大衣合身嗎?」她喜歡他的關心,Gerbera倒是說對了一件事,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存在于內心的本質,他喜歡跟她在一起,他是真心待她,這就夠了。

接過袋子,章君曜像個收到禮物的小朋友,心急的取出大衣穿上。

「太好了,剛剛好!」她親昵的伸手幫他拉整大衣,他真是個衣架子,「我就知道這件大衣穿在你身上一定很好看。」

「這件大衣好溫暖……咦?好香的味道,那是什麼?」他發現她右手手腕上懸掛著一個較小的紙提袋。

「我看時間剛好是中午,想說順道送午餐給你,你吃了嗎?」

「還沒,那妳呢?」

「我待會兒出去再吃。」

「不行,妳得留下來陪我吃,我一個人用餐多無聊啊!」他取下紙提袋放在茶幾上,打開袋子取出午餐,整間辦公室瞬間彌漫著食物的香味,他笑著又說:「買那麼多,妳是准備喂豬嗎?還好,我們兩個一起解決就不會糟蹋食物了。」

「這樣子好嗎?」萬一有人跑來找他,這會不會為他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現在是午餐時間,妳用不著擔心有人會說閑話。」他拉著她坐下來用餐。

「我買了鐵板燒,有菜有肉有魚,我想這樣子營養比較均衡。」

「以後,妳每天都來這里陪我吃午餐好了。」

「如果你喜歡的話,我會盡可能過來陪你用餐。」

猛然,他一把將她摟進懷里,「我沒想到我這樣的人可以擁有幸福。」

「每個人都可以擁有幸福,而我很高興,我是那個可以給你幸福的人。」頓了頓,姚駱馨輕輕的吐道:「我愛你。」

唇角微微往兩邊上揚,人家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是這一刻,章君曜快樂得想哭,原來,愛情竟然是這麼美麗。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轉眼一過,訂婚的日子已經進入倒數最後一天,章君曜成天眉開眼笑,即使在氣氛沉重的會議上也是一個樣,每個看見他的人都相信他戀愛了。

忙碌的一天終于到了尾聲,他離開會議室就迫不及待的返回辦公室收拾東西,今天他要早一點回去休息,可是一看到早在辦公室等候他的不速之客,他就知道這不會是一個安甯的夜晚。

「妳怎麼會在這里?」因為姚駱馨的辯護,章君曜真的希望自己可以用溫和的態度面對母親,可是看到她那張蠻橫的嘴臉,他的口氣就是緩和不下來。

「我不能來嗎?」章二夫人好像屁股坐到針,不停的更換坐姿。

「我這種小地方有辱妳的顏面。」她一直埋怨父親不讓他坐上執行長的位子,其實,那是他堅持不要,也許他是故意跟她唱反調吧!

「我是不想來這種地方,可是今天非來不可。」

他不想問她來這里干什麼,因為不問也知道,當然是為了阻止明天的訂婚,不過,這些天她沒有再打擾他,他還以為她認清現實了。

「我要恭喜你,你終于要訂婚了。」

眼里閃過一抹訝異,不過,他很快就清醒了,他還是不要作白日夢,母親表現出來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想通的人,可是,他還是回了一句,「謝謝。」

陰冷的一笑,章二夫人抬起右手,看著雪白的手腕像在喃喃自語的說:「如果我在這里劃上一刀,你說會怎麼樣?」

頓了一下,章君曜一副就事論事的陳述結果,「這要看妳流血的程度,在流血過多之前趕緊送醫,妳還可以活下來爭權奪利,萬一失血過多致死,妳的人生就沒戲可唱了,不過,是活是死都會留下丑陋的疤痕。」

「如果你堅持跟她訂婚,我就在這里劃上一刀。」

冷冷一笑,他事不關己的說:「妳有本事就動手啊!」

「你……你怎麼可以對自己的母親這麼殘忍?」

「妳對自己的兒子不也一樣殘忍嗎?」

「你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孩子,我怎麼對待你,那是我的自由。」

「我從來不知道妳的自私自利已經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

「對,我就是自私自利,為了達到目的,我會不擇手段。」她打開皮包取出一把瑞士刀,刀鋒隨即指向右手手腕,「如果你不答應我結束明天的鬧劇,我會在這里劃上一刀,我的血會讓你成為明天的頭條新闔,我就不相信你的訂婚還能如期舉行,你要試試看嗎?」

「妳現在所做的事才是鬧劇。」沉穩得像個冷血動物,章君曜完全沒有受到眼前的畫面影響。

「你、你真的要我在你面前自殺嗎?」

「妳不會這麼做。」

「你……如果我真的動手了,你一定會後悔。」章二夫人拿著刀子的手在顫抖,不知道是太生氣了,還是開始在害怕。

「妳承認自己自私自利,妳那麼愛自己,妳怎麼舍得讓自己的手上留下這種永遠無法抹滅的疤痕?難道妳想告訴我,妳變勇敢了,可以坦然面對大媽和三媽的恥笑嗎?」他不是不接受威脅,而是把她看得太透徹了。

咚!刀子從手中滑落在地,她完全說不出話來,她的確是在作戲,沒錯,她最不能容忍那兩個女人的恥笑。

「妳知道嗎?駱馨要我學著去諒解妳,如果妳願意的話,會得到一個女兒,而不單單是媳婦。」不理她,他開始整理辦公桌上的文件和物品。

怔怔的呆坐了好一會兒,章二夫人終于彎身撿起那把瑞士刀,收好放回皮包里面,然後像個失去靈魂的軀體飄了出去,

見狀,章君曜無奈的歎了聲氣,他真的希望她能想通,她的日子就不用過得那麼痛苦了,可是,可能嗎?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因為明天要訂婚,章君曜今晚不能留在飯店陪姚駱馨,兩個人也只能透過手機情話綿綿。

「今晚早點睡覺,明天才有精神,知道嗎?」他好像在交代小孩子。

「我知道,你也一樣,今晚不可以再工作到一、兩點哦!」半夜醒來,她總是看見他還抱著筆記型電腦坐在沙發上忙碌,他的工作好像永遠做不完似的。

「我沒有帶工作回來,今天晚上我根本沒有心情工作。」

咦?這倒是稀奇,她取笑道:「你是太緊張了,還是太興奮了?」

「我是太開心了,感覺好像我們兩個明天就要步上結婚禮堂。」

甜蜜蜜的一笑,姚駱馨嬌嗔的道:「好了啦,時間不早了,你趕快去睡覺吧!」

「可是,我還想聽妳的聲音。」他像在撒嬌似的說。

「我每天晚上在你耳邊嘮叨了一大堆,你不覺得很煩嗎?」

「不會,如果妳關緊嘴巴不說話,我們兩個很可能會悶死。」

她不解的眨了眨眼睛,「這話怎麼說?」

章君曜輕聲一笑,「因為我太沉悶了嘛!」

「你才不會沉悶。」他只是不太容易跟人家親近,所以才會造成這樣的錯覺。

頓了一下,他忍不住一問:「駱馨,妳快樂嗎?」

「我很快樂。」當她感覺到他因為她的存在而快樂,她也會很快樂。

「如果有一天,妳覺得我做得不好,妳一定要告訴我。」對于感情,他還是會不自覺的退縮,也許,他一輩子都沒辦法大聲的對她說--我愛妳,所以他希望可以在其他方面彌補她。

「什麼做不好?」

「各方面,譬如我不夠疼愛妳,我不夠關心妳,反正妳對我有什麼埋怨,都可以告訴我。」

一副很傷腦筋的歎了聲氣,姚駱馨很溫柔的說:「對人生,你要試著放輕松一點,我們所應該做的就是盡力扮演自己的角色,不過,別忘了把你的手伸出來給我,否則我沒辦法握住你的手走向未來。」

「我不但會把我的手交給妳,還會握緊妳的手。」

「好,我們一言為定,對了,明天我爹地,媽咪,還有Trachelium--我的弟弟兢駱云,他們都會來參加訂婚典禮。」

「妳爹地、媽咪是什麼樣的人?」

「不告訴你,你以前要我自己認識奶奶,現在,你也得自己認識他們。」

「女人真會記恨,好吧,我自己認識他們,晚安,祝妳有個好夢。」

「晚安,祝你有個好夢。」話落,他們兩個人很有默契的同時切斷通訊。

手機擺到一旁的床頭櫃,姚駱馨拉高被子蓋到下巴,笑容洋溢的閉上眼睛,可是剛剛進入恍惚狀態,飯店的電話聲就響起。

睜開眼睛,她疑惑的坐起身拿起聽筒,「你好。」

「我是季孟如。」季孟如的聲音聽起來毫無氣力,好像快要斷氣的人。

不自覺的正襟危坐,她相信這個女人不會無緣無故打這通電話,而且挑在這個時間,這當然是計謀過了,「請問有什麼事?」

「明天就要訂婚了,妳現在很得意是不是?」

「我很抱歉,因為他不能沒有我,我沒辦法離開他。」深愛著一個人,卻得不到回應,她可以明白這種滋味有多麼苦。

「是嗎?」一陣冷笑,季孟如的口氣轉為陰狠,「我絕不會讓妳稱心如意,我會讓妳一輩子生活在惡夢當中。」

微蹙著眉,她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妳想干什麼?」

「我不想干什麼,我只是不想活了,等我死了以後,我的鬼魂會一直糾纏著你們不放。」季孟如的聲音越來越陰冷,好像她已經變成鬼魂似的。

心一驚,姚駱馨緊張的抿了抿嘴,小心翼翼的說:「季小姐,妳有話慢慢說,千萬不要沖動,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妳什麼部不知道,從小,我眼里就只有君曜哥哥一個人,我是那麼愛他,每個人都知道我長大之後要嫁給他,可是妳卻把他從我手上搶走,妳害我變成大家的笑柄,我活在這個世上還有什麼意思?」說著說著,她哭了。

「我真的很抱歉,可是,強求的感情是不會幸福的,妳拚命鑽牛角尖只是在折磨自己。」

「反正,無所謂了,我現在只要打開窗戶往外一跳,我就會變成明天早上社會版的頭條新聞,我就不相信妳還會幸福。」

身子微微一顫,姚駱馨試著教自己冷靜下來,可是她的聲音在顫抖,「我們坐下來談一談好嗎?」

好像沒聽見她說的話,季孟如自顧自的又道:「妳知道我現在所在的地方有幾層樓高嗎?」

深深一呼吸,她鎮定的問:「妳在哪里?」

停了三十秒,季孟如突然發出一聲尖叫,聽起來像是把頭探出窗外目測高度引發出來的驚險,接著,她興奮異常的說:「我這里離地面有二十幾層樓高,我想跳下去一定會粉身碎骨。」

想象著季孟如現在的危險舉動,姚駱馨覺得自己的心髒快要蹦出胸口,「請妳冷靜一點,妳想過嗎?如果妳跳下去,妳的父母會有多傷心難過,他們辛辛苦苦把妳拉拔長大,他們付出多少心思,妳怎麼忍心如此待他們?」

「我才不管他們,對了,我忘了告訴妳,我現在人就在妳住的飯店,我知道你們要在這里舉行訂婚典禮。」

姚駱馨聞言更是心慌,看這樣子,季孟如是玩真的,否則也不會刻意挑在這里自殺,怎麼辦?

「在我自殺的飯店訂婚,你們會一輩子良心不安。」說完,季孟如哈哈哈的狂笑起來,那刺耳的笑聲聽起來好像發瘋了。

「妳先別動,我過去和妳談談好嗎?」

「好啊,妳過來,我在二六一二等妳。」

放下聽筒,姚駱馨走下床穿上外套,急急忙忙的走出去。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起床之後刷完牙洗好臉,章君曜笑容滿面的站在落地鏡前面更衣整裝,用過早餐,他就要出發回章家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接到姚駱豔的電話,姚駱馨不見了,他嚇得心髒差一點停止跳動,全身因為害怕不安而顫抖,如果不是憂心如焚的想找到姚駱馨,他根本沒有力氣撐到飯店。

「妳好,我是章君曜。」他因為跑得太急還在喘氣。

「我是Gerbera,我的中文名字是姚駱豔。」姚駱豔第一次有一種筋疲力竭的感覺,她看起來好像快要昏倒的樣子。

「對不起,可以請妳說清楚狀況嗎?駱馨為什麼不見了?」

搖著頭,她慌亂得快要哭出來,「我也不清楚,我是來接她去化妝的,可是敲了半天的門都沒有回應,我越想越擔心,只好請飯店的客服人員幫我開門,然後,我就發現她不在了,可是她的東西都沒有減少。」

「妳確定皮包和手機都在?」

「確定,而且她是穿拖鞋出門,她通常不會犯這種錯,她很重視禮儀。」

他看了房間一眼,除了床鋪有動過的痕跡,其他的都很整齊,「我想,她應該沒有去很遠的地方,她會不會在樓下吃早餐?」

「我已經請飯店的人員找過了,她沒有在餐廳,也沒有到游泳池,總歸一句,她沒有在飯店的任何公共場所。」

陷入沉思,章君曜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必須從眼前收到的資訊當中組織出最大的可能性。

就在這時,房里又來了一個人,姜雅雋接到姚駱豔驚慌的電話立刻趕了過來,「Gerbera,發生什麼事情?」

一看到「老公」,姚駱豔立刻沖過去抱住他,「雋,Agapanthus不見了,我好害怕,她會不會被壞人抓走了?」

拍了拍她的背,姜雅雋輕聲細語的安撫道:「遇到事情的時候更要冷靜,妳胡思亂想只會嚇自己,現在,妳先告訴我情況。」

姚駱豔劈哩啪啦又描述一遍經過。

「她肯定還在飯店。」章君曜突然出聲作出結論。

雖然現在不是認識新朋友的好時機,可是姚駱豔還是幫兩個人介縉,「雋,這位是……」

「我知道,章億集團的財務長。」姜雅雋點頭致意。

「你是姜園集團的執行長?」

「你們兩個認識?」姚駱豔驚訝的看著姜雅雋,這個世界未免太小了吧!

「不算認識,商場上難免有一些場合會碰在一起,所以略有耳聞。」

「原來如此,算了,先不說這個,章君曜,你說Agapanthus,我是說駱馨,她肯定在飯店,這是什麼意思?」

「離開飯店,不管去的地方多近,她都一定會帶著手機。」她知道他會擔心,雖然不太習慣使用手機,出門之前她還是會記得檢查手機是否帶在身上。

「也許,她是被強行帶走。」姚駱豔已經有了最可怕的念頭。

「這里是飯店,如果想強行帶走一個人而不驚動任何人,成功機率非常小,而且,真要有人綁走她,她也一定會留下訊息給我們。」憑她的聰慧,他相信她不可能在沒有做任何動作下就跟人家走。

姜雅雋點頭附和,「章先生說得沒錯,人一定是在飯店……等一下,飯店不是有監視器嗎?監視器或多或少會錄到她最後出現的畫面,至少,我們可以確定她是否自願離開房間。」

「如果是自願的話,這表示她是接到某人的電話,而且是認識的人。」章君曜想到他母親,難道她把那一套自殺的戲碼拿來這里驚嚇駱馨嗎?

姜雅雋顯然看出來他的心思,「沒錯,這麼一來我們只要查閱飯店客人的名單,試著找出她認識的人,我們就可以查到她的下落。」

「我認識飯店的總經理,我們現在就去請他幫忙。」姚駱豔立刻拉著姜雅雋的手往外走。

上篇:第八章    下篇:第十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