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偷心煉第十章   
  
第十章

沒有自殺,這根本是一場騙局、騙她送上門的謊言,不過,得知這只是一個陷阱之後,姚駱馨反而松了一口氣,如果季孟如真的想不開,她的良心會很不安。

可是,任何人處在眼前這種狀況下都不可能輕松得起來--面對季孟如指著她的刀子,她不能有任何移動的企圖,因為季孟如會懷疑她想逃跑,所以她始終保持同一坐姿,一個晚上下來,她覺得自己全身僵硬得快變成雕像。

「君曜會找到我,妳這麼做是白費工夫。」雖然身體不能動,但是嘴巴可以說話,姚駱馨不放棄說服季孟如的可能性。

「妳已經說了一晚,還不累嗎?」

「我是很累,可是我想改變妳的心意,我知道君曜不會靜靜的坐在那里等待,他會想辦法找出我的下落。」

無所請的聳聳肩,季孟如只是在做最後的努力,因為她實在是輸得很不甘心!「我們就賭賭看,我們誰的運氣比較好?如果君曜哥哥真的可以找到妳,妳的運氣就是比我好,我也就認了。」

搖了搖頭,她相信季孟如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如果真的讓君曜找到她,他恐怕不會放過季孟如。「妳這樣的行為是犯法的,妳知道嗎?」

猶疑了一下,季孟如隨即天不怕地不怕的挺起胸膛,「那又如何?這件事伯母也有份,如果妳要告我,伯母也會被拖下水。」

怔了怔,姚駱馨不確定的問:「妳說,這件事情君曜他母親也有參與?」

「這麼說也可以,我和伯母一開始就說好了,她負責處理君曜哥哥的問題,我則負責解決妳的問題,不管用什麼方法,我們一定要阻止你們訂婚。」

不管用什麼方法……她腦海閃過一個念頭,「妳就是打電話恐嚇我的人?」

「我……如果妳乖乖聽話,妳就不用坐在這里跟我干瞪眼了。」季孟如越說越生氣,原本以為嚇嚇她就可以把事情解決,誰知道她膽子這麼大,現在,她才不得不采取這麼冒險的行動。

「開車想撞我的人也是妳嗎?」

「我開車技術很好,不可能撞到妳。」季孟如理直氣壯的為自己辯駁。

事情發展至今,至少有一件事情值得安慰,季孟如並沒有危害她生命的意思。

「也許,妳可以成功地阻止我們訂婚,我也不能對妳采取任何法律行動,可是妳想過嗎?從今以後,君曜更會對妳心存仇視,他永遠不會接受妳了。」

這一點,季孟如顯然沒有想到,她臉上出現微微的不安,可是,她也不肯在這個節骨眼打退堂鼓,「我不管那麼多,我先解決掉眼前的事情再說。」

「叩叩叩!」房門上突然傳來輕輕的敲打聲,季孟如驚嚇的跳了起來。

「誰啊?」她不安的在姚駱馨和房門之間來回看著,萬一挑駱馨突然出聲喊救命,她就慘了,不過,姚駱馨根本不打算出聲求救,因為這會把事情鬧大。

「RoomService。」

「我沒有叫RoomService啊。」

「小姐,我們客房服務人員只是接到櫃台的通知,如果有問題,再請妳打電話到櫃台確認,妳可以先開門讓我把餐點送進去嗎?」

怎麼辦?季孟如慌得手足無措。

遲遲等不到她的回應,客房服務人員忍不住了,「小姐,我直接開門了。」

嚇傻了,季孟如完全不知道如何反應,還好姚駱馨及時提醒她把刀子收起來,她總算記得手中還握著做壞事的證據。

房門開了,走進來的除了客房服務人員,還有章君曜、姚駱豔和姜雅雋。

她輸了!這是一臉呆滯的季孟如此刻唯一浮在腦海的念頭。

「Agapanthus,妳嚇死我了,她有沒有傷害妳?」姚駱豔一馬當先的沖過來抱住姚駱馨,眼淚已經飄到眼眶打轉。

「我沒事。」姚駱馨目光直直的看著章君曜,她就知道他一定會找到她。

「Gerbera,好了啦,妳還是先把Agapanthus還給她未婚夫,他們一定有很多話要說。」姜雅雋輕輕的拉開姚駱豔。

走到姚駱馨面前,章君曜蹲下身來,愛撫的摸著她的臉,真真實實的感覺到她的存在,他的心終于平靜下來,可是他的聲音卻仍是驚魂未定的顫抖著,「我差一點得了心髒病。」

「對不起,沒事了,還有,你答應我什麼事都不要追究,她只是一時糊塗,並沒有傷害我的意思。」往前撲進他的懷里,她圈住他脖子,很疲倦的說:「君曜,我坐太久了,現在沒有力氣移動,你抱我好不好?」

抱著她站起身,他輕輕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我愛妳。」

可是,姚駱馨實在是太累了,已經閉上眼睛找周公下棋,什麼也沒聽見。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訂婚如期舉行了,只是時間上延後了幾個小時。

雖然姚駱馨還是很想躺下來休息,可是在姚駱豔的安排下,借著SPA舒展全身筋骨,然後美容保養一番,成功的掩飾她臉上的倦意,訂婚典禮上,她依然是最美麗的女人。

不過,訂婚儀式還沒有開始,就先來了一段高潮戲--姚駱馨的母親竟然認識章老夫人。

「妳是薇娜嗎?」章老夫人驚奇的看著好友威廉·漢普頓的獨生愛女,丈夫過世之前,他們每年都會去英國拜訪威廉,並且在他府上小住一段日子,薇娜嫁到台灣後,也曾經來看過她,可是後來因為薇娜熱愛考古,她們沒什麼機會見面,久了也就失去聯絡。

「是,章伯母,我們好久不見了,妳還是跟以前一樣充滿活力。」薇娜熱情的擁抱章老夫人。

「薇娜,這實在是太巧了,我孫子竟然看上妳女兒。」

「就是啊,緣分就是這麼奇妙。」

轉頭看向身後的章總裁和章二夫人,章老夫人像是刻意似的大聲道:「我幫你們兩個介紹一下,這位就是英國漢普頓家族最美麗的女人。」

漢普頓家族--兩人都曾經耳聞,他們是英國貴族之後,現在家族勢力還非常大,換句話說,姚駱馨身上有貴族的血統,這是他們作夢也想不到的事情。

「你們好,以後Agapanthus就麻煩你們多照顧了。」

「Agapanthus?」章二夫人像是被石頭砸到頭似的呆住了,這個名字她很熟悉,因為她也是這位珠寶設計師的愛好者,再加上她不久之前發現姚駱馨的姊姊竟然名模Gerbera,她現在有一種灰頭土臉的感覺,沒想到兒子竟然選了這麼有來頭的女人當妻子,她先前還哇哇大叫的企圖阻止。

「原來駱馨是珠寶界很有名氣的設計師。」章老夫人這下子更是笑開了嘴,現在沒有人敢瞧不起她的寶貝孫媳婦吧!

「還好啦,還不是因為大家特別疼愛她。」薇娜說得很謙虛,可是看著女兒的目光卻是很驕傲。

「老夫人,訂婚儀式要開始了,請大家各就各位。」章家的總管走過來說。

章老夫人笑著點點頭,這段插曲到此告一段落,眾人各就各位,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今晚的男女主角身上,這真是一對郎才女貌的璧人。

站在牆角,季孟如搞不清楚自己干麼出席這場訂婚典禮,看見他們快樂的笑容,她只會更心酸、更難過,她真是個笨蛋!

「想哭就哭出來,妳不要跟自己過不去,我的肩膀可以借妳。」章君赫悄悄的來到她身邊,英雄總是出現在這種時候。

斜睨著他,她驕傲的抬起下巴,「我干麼哭?」

「妳不是很愛我三哥嗎?」

「那種無趣的男人,我才不喜歡!」這種時候就是心痛得快要死翹翹,還是要強悍的迎戰。

嘴角好像抽筋的動了一下,他對女人變臉的功力實在是甘拜下風。

她惡狠狠的對他皺眉,「你這是什麼表情?」

「我、我很高興妳終于想通了。」經驗告訴他,最好不要惹毛失戀的女人。

「你別想看我笑話,我一定會比你幸福一百倍。」

「我沒有看妳笑話,我只是關心妳。」章君赫委屈的嘟著嘴,這個沒良心的女人,他們可是青梅竹馬,他不但希望她比他幸福一百倍,他還希望他是那個可以給她幸福的男人,可是,為什麼她就是不懂?

「不用了!」頭一甩,季孟如氣呼呼的走人。

嗚……他的情路為何如此坎坷,誰來幫助他?

據說,他後來在因緣巧合之下問了Agapanthus這個問題,她于是建議他去戀愛花園尋找傳說之泉,不過,他究竟有沒有得到傳說中的愛情,這事只有他自己知道。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洗淨臉上的五顏六色,清理那一頭發膠弄出來的造型,姚駱馨泡了一個香噴噴的熱水澡,便昏昏欲睡的爬上床,等到章君曜也全身清爽的窩到她身邊,她已經跟周公不過一盤棋……如果不是他堅持把她喚醒,她還會繼續跟周公奮戰。

深情眷戀的撫摸她的臉,他對自己可以如此幸運的擁有她而滿懷感激,「妳明天就搬到我的公寓。」

「好啊。」她懶洋洋的點頭道。

咦?他稀奇的道:「妳今天很好溝通哦!」

「因為我很想睡覺。」

「我知道了,以後我就趁妳想睡覺的時候跟妳溝通。」

「你這樣子太賊了。」

他翻身把她壓在身下,「妳為什麼沒告訴我Agapanthus就是妳?」

「這個很重要嗎?」

搖了搖頭,他深愛的是她這個女人,「名字並不能代表一個人,可是,我應該叫妳駱馨,還是叫妳Agapanthus?」

「你覺得呢?」

歪著頭想了想,他決定道:「Agapanthus--這個名字最能夠貼切的形容妳。」

「我喜歡你的贊美。」

低下頭,章君曜很輕很柔的在她唇瓣上落下一吻,「Agapanthus,我愛妳。」

他說什麼?她傻呼呼的眨著眼睛。

「今天,我真的好害怕,如果妳出了什麼事,我怎麼辦?我明明深愛著妳,卻因為對感情的膽怯,連一句『我愛妳』都要斤斤計較,還說什麼要保護妳一輩子,我真是太可笑了……」

搗住他的嘴巴,姚駱馨溫柔的說:「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知道愛對你來說是一門很艱難的學問,你只要願意打開自己的心,終有一天,愛不會再令你畏懼,你會自然而然的對我說愛,你也會常常對我們的孩子說愛。」

「我們的孩子……」他憨傻的一笑,「我喜歡小寶寶。」

「你喜歡幾個小寶寶?」

「我想至少要三個,多一點也沒關系,我一定養得起。」他很羨慕人家有自己兄弟姊妹,像Gerbera為Agapanthus那麼擔心,這就是手足之情,他不要他的孩子跟他一樣孤單寂寞。

「好,我們至少生三個。」看到他那麼渴望,她對小生命也開始充滿期待。

「我們現在就開始努力好不好?」可是,他根本沒有等她回答,直接上下其手展開攻勢,激情很快就把房內帶進一片春色當中。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用過午餐後,章君曜陪同姚駱馨送岳父、岳母和小舅子到機場,老實說,他很高興把分散他未婚妻注意力的罪魁禍首全送走,尤其是Trachelium這個看起來不食人間煙火的男人,這小子一有機會就黏在Agapanthus旁邊,沒搞清楚,人家還以為他們是一對情人。

「爹地、媽咪,你們為什麼不要多待幾天再離開?」姚駱馨撒嬌的勾著母親的手,好不容易可以團聚在一起,他們竟然待一天就要走了。

「他們擔心我得了憂郁症。」姚駱云的聲音好像從遠的地方飄過來,他看起來很無精打采,他真的好舍不得Agapanthus嫁到台灣。

「憂郁症?」

「你們都遺棄我了,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待在傳說之島,沒有人陪我喝下午茶,沒有人陪我說話,每天都過得好郁悶,我覺得自己好像快嗚呼哀哉了,我是一個沒有人愛的人,我好可憐哦!」他越說越哀怨,看起來真像個深閨怨婦。

「真是糟糕,你確實有憂郁症的傾向哦。」話雖這樣說,可姚駱馨的唇角卻含著笑,這小子真懂得如何博取別人的同情心,不過對他來說,這是一種本能。

「所以,爹地和媽咪決定回傳說之島照顧我,說來說去,這還不是妳的關系,沒有妳,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過日子。」從小,姚駱云最依賴的人就是她。

微微皺了一下眉頭,章君曜覺得有些不是滋味。

「Trachelium,沒有我,你也會過得很好。」

「可是,如果我真的過得很不好,妳會回來傳說之島陪我嗎?」姚駱云很認真的看著她,完全沒有注意到有一道目光充滿防備的射向他。

「你的真命天女出現了。」

頓了一下,他好像吃了興奮劑似的問著,「什麼、什麼?」

「這次的感覺很強烈,我想應該錯不了。」

「她會長什麼樣子,胖嘟嘟的?瘦巴巴的?超級大美女?世紀大丑女?」姚駱云那對如夢似幻的眼眸開始進入神游的狀態。

好笑的搖了搖頭,姚駱馨轉向父母,「爹地、媽咪,你們真的可以一直待在傳說之島陪Trachelium嗎?」她這對父母就像過動兒一樣,根本沒有辦法在一個地方靜靜待著什麼事也不做。

「妳用不著擔心他,即使我們沒辦法一直待在那里,也會想辦法安排一個專人伺候他,再說,他也該學習一下獨立,不是嗎?」姚父調皮的對著女兒眨眼睛。

這倒是事實,可是找個人伺候他……她覺得找個人管教他還比較好,像他這麼迷糊的人需要的是嚴謹的管家婆。

姚父接著又轉向章君曜,「Agapanthus就交給你了。」

「爹地,媽咪,我會好好照顧她。」章君曜真的很喜歡他的岳父岳母,其實他們比較像朋友,不是父母親,最重要的是跟他們在一起不會覺得很拘束。

「好了啦,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進去了。」姚父一手勾著嬌妻,一手勾著迷迷糊糊的兒子准備辦理出境手續。

姚駱馨依依不舍的朝他們揮手,章君曜馬上靠過來握住她的手,兩人親密的十指相扣,「我們回家吧!」

點了點頭,她臉上洋溢著幸福,現在她也有自己的家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今天的傳說之島特別陰冷,怕冷的姚駱云干跪直接窩在床上不要動,這種感覺也稱得上是一種幸福,可是他的幸福不到一會兒就破滅。

「Trachelium,起床了。」薇娜一把將兒子從被窩里面拉出來。

「好冷,我不要起來。」他拚了命的想再縮回被子里面,不過,母親卻把他的手牢牢抓住。「媽咪,妳饒了我嘛!」

「我們今天要飛到英國,你送我們去搭船。」

頓了一下,他激動的坐直身子,這下子睡意全消,「什麼?你們怎麼可以遺棄我一走了之?」

「我們有工作啊。」

「你們欺騙我,你們說要一直待在這里陪我,至少,你們也要等Gentiana回來再離開嘛!」姚駱云好哀怨的噘著嘴,他享受父母的疼愛還沒有超過一個禮拜,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快就拍拍屁股溜之大吉?

「你不用擔心,我們幫你找了一個很棒的管家。」

「這里又不是沒管家。」還有很多傭人,可是他們有什麼用?他們向來謹守本分,對他恭恭敬敬一絲不苟,實在好無趣哦!

「這個管家不一樣,她是專門來伺候你,她不但會打理你的生活,還會陪你聊天、喝下午茶,最重要的是,她會幫你處理旅館的事情。」

眼睛一亮,他馬上變成一個有糖果可以吃的小孩,「真的嗎?」他最頭疼的就是島上那家唯一的旅館,雖然一般業務有經理在負責,可是當老板的也不能完全不過問,可是偏偏現在只有他這個主人在家,而他最害怕的就是看到報表,那些對他來說簡直是外星人的文字。

「真的,我們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自生自滅?」

「那個管家什麼時候會來?」

「三天內會到,你要送我們去搭船嗎?」

「好好好,我送你們去搭船。」姚駱云乒乒乓乓的跳下床就准備往外沖。

連忙伸手一拉,薇娜傷腦筋的看著他衣著,她可以肯定他這樣子出門一定會讓人家笑破肚皮,「Trachelium,你要不要換一下衣服?」

好迷惑的低下頭……姚駱云羞怯的摸了摸頭,「我忘了要先換下睡衣。」

「慢慢來,你先刷牙洗臉,吃過早餐再送我們出門就可以了。」

「喔,我先去刷牙洗臉。」他轉眼間就飄進浴室,渾然不覺自己的春天已經逼近,屬于他的愛情故事就要發生……

【全書完】

別錯過其他傳說之泉賜予幸福的愛情故事--

*言沁歡與亞德曼·費蒙里歐的追心情纏,請看艾佟花園春天系列025戀愛花園之一《纏上癮》

*藍君紗與瞿影風的霸氣追戀,請看艾佟花園春天系列026戀愛花園之二《囊中物》

*沈亞意與項淮日的纏心暗戀,請看艾佟花園春天系列032戀愛花園之三《壞心眼》

*柳淨藍與克維斯·雷蒙的誘心狂戀,請看艾佟花園春天系列041戀愛花園之四《賣身契》

*尹若橘與官聿顥的偷心癡戀,請看艾佟花園春天系列046戀愛花園之五《設計你》

*梁浼浣與韓拓人的落跑姻緣,請看艾佟花園春天系列053戀愛花園之六《小逃妻》

*嚴星亮與風似陽的挑心追戀,請看艾佟花園春天系列058戀愛花園之七《財神爺》

*姚駱巍和殷海藍的揪心纏戀,請看艾佟花園春天系列081戀愛花園之八《尋夫記》

*姚駱豔和姜雅雋的計誘良緣,請看艾佟花園春天系列085戀愛花園之九《美人記》

上篇:第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