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法寶匠師第二卷 嬰靈邪教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小天劫   
  
第二卷 嬰靈邪教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小天劫


“那好吧,你先盯著,我現在去機場接朋友,有消息給我電話吧。”

說了幾句,方程掛掉電話,羅碧靈就湊過來問出了什麼事,他笑了笑,說道:“上官大姐打來的電話,說剛才碰到一個很像劉華偉的人,現在正跟蹤著呢。”

“劉華偉?”羅碧靈聽到這個名字,也不由得楞了一下,“他不是和雯雯一起死了嗎?”

自從報紙電視等主流媒體報道了這件案子之後,這幾天南星大學里像是炸開鍋了,就此事展開了熱烈而又瘋狂的討論,校方也不想將這件事情鬧大,依照警方給出的結論迅速處理了事情,淡化此事給南星帶來的負面影響。

“當時我也去了現場,沒有發現什麼破綻。”方程回憶了一下,笑著說道:“或許是大姐眼花了吧,你別多想了,等她回來再說。”

“恩。”羅碧靈聽了方程的話,乖巧的點了點頭,心中想起李麗雯,忍不住又是歎了口氣。

出租車很快到了機場,兩人下了車子等了10分鍾,羅碧靈的手機就響了,接了電話,她告訴蔣欣宜自己所在的方位,沒多久,方程就看到一個清麗的人影緩緩走了過來。

時隔三年,蔣欣宜比以前高了不少,也變得更漂亮了,她今天上身穿著一件米白色的羽絨服,身材高挑的樣子,一眼就能認出來,走得近了,那一雙烏黑烏黑的眼眸,緊緊盯在了方程的臉上,神色間充滿了震驚,還有一絲絲的驚喜。

“方,方程。怎麼會是你?”

一陣淡淡的清香襲來,方程看著她似是蒙了一層水霧的眼眸,放開了羅碧靈的手,輕輕笑道:“欣宜,歡迎你到M市來。”

“方程,果真是你呢。”蔣欣宜嘴角上揚。露出一個美妙地弧度,跟他握了下手,再跟羅碧靈擁抱一下,這才帶著詫異的語氣問道:“小靈,你這丫頭說得驚喜,就是方程的到來嗎?”

“小樣,你比我還要小幾個月,竟然叫我丫頭,是不是討打?”羅碧靈笑嘻嘻的拍著她的肩膀。伸手叫來一輛車,接著道:“怎麼樣,喜歡這個驚喜嗎?”

蔣欣宜笑了一下。也是不甘示弱的回應:“哈哈,我若是喜歡,你會把他給我嗎?”

“拜托,我不是商品,不能任你們踢來踢去。”方程聳了聳肩膀,露出了無奈地神色。

蔣欣宜把手里的包塞在他的手里,邊上車邊道:“現在我們暫時會無視你的存在,這是我跟小靈之間的話題,你先別插嘴。”

“OK,OK。我不說話了。”幾年不見,蔣欣宜的詞鋒越來越鋒利,方程只好選擇沉默。索性讓羅碧靈跟她斗嘴。

“我記得春天還未到啊,某人這就發春了,真是怪異。”羅碧靈關了車門,嘻嘻一笑,言語間打擊了蔣欣宜一句。

蔣欣宜瞪了方程一眼,笑道:“你說的某人也只是見到某人才發春,而我記得某人一年四季都在發春呢。”

“哼哼。”羅碧靈說話也不是蔣欣宜的對手,不過互相打擊幾句。倒也讓心情變得愉快。“晚上小心點,若是被我灌醉了。嘿嘿。”

蔣欣宜嘿嘿一笑,聽到方程跟司機在低聲聊天,就轉過臉來,低聲對羅碧靈道:“就是被你灌醉了也不怕,你又無法處理我。”

“我讓方程處理你,哼哼。”

“你舍得?”

羅碧靈聳了聳肩膀,“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舍不得男色套不到你這女流氓。”

“我沒有你流氓!”

羅碧靈狡黠的笑了笑,伸出手托住她地下巴,賊笑道:“我是大流氓,你是小流氓,來,小妞,給大爺笑一個。”

就這樣一路打趣著到了家里,蔣欣宜進屋坐下來,就迫不及待的詢問方程的事情,在她來之前,方程和羅碧靈就猜到她會詢問,所以已經想好了說辭。

聽到方程是個神秘地修真者,蔣欣宜不由得點了點頭,笑道:“以前福伯就說過,想不到你真的是個特殊人士啊。”

方程回憶了一下,詢問道:“哪個福伯?你們管家嗎?”

“是的。”蔣欣宜點了點頭,說道:“他以前也學過幾年道法,不過沒有成功罷了,但是眼力還是有那麼一點的。”說到這里,她忍不住問道:“方程,我聽說修道的都有特殊本領,你可以給我表演一個嗎?”

“拜托,我會的不是什麼街頭雜耍,稱不上表演。”方程苦笑一下,施展了隔空控物的本領,再從存儲戒指里拿出飲料等物,看的她眼花繚亂,忍不住鼓掌叫好。

“這只是不入流的把戲,讓你見笑了。”方程呵呵一笑,學著在茶樓里王泉的方法,用元氣吸了點水,在掌心幻化出兩女地模樣,這一招又看的兩女嘖嘖稱奇,忍不住都想要學習。

蔣欣宜嘴里嘖嘖稱贊,笑道:“修道看來挺牛的啊,哈哈,我都想要學習了。”

這樣地心態要不得啊,方程搖了搖頭,心里這樣想著,嘴里說道:“欣宜啊,修道可不是鬧著玩的,要看個人機緣,而且還要有大智慧大毅力,否則一個不好就會喪命的。”

“就知道你會這樣說,你們這種人最喜歡講的就是機緣之類的,真沒趣。”

“哈哈,事實就是這樣啊。”羅碧靈也笑了,話音剛落,就被蔣欣宜指責,“你們小兩口槍口一致對外,我一個人說不過你們倆,I服了YOU!”

羅碧靈難得和蔣欣宜在一起打趣,就道:“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來,給大爺唱首征服。”

蔣欣宜揚起拳頭作勢欲打,恐嚇道:“看來不打你一頓。你不知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你敢打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沖動的懲罰。”羅碧靈遞給她一瓶飲料,笑嘻嘻的回應。

笑鬧了一會,眼看時間也不早了,三人就准備去吃飯,方程擔心上官虹。出門前打了個電話,讓他意外地就是電話竟然打不通,連試了幾次都不行也只好作罷。

“就算那人真地是劉華偉,大姐應該也能應付。”這樣想著,他也就不再擔心,帶著兩女出門吃飯。

出門的路上,蔣欣宜詢問這邊有沒有粵菜館,方程知道她口味清淡,粵菜不辣不咸正好適合她地口味。正好今天她是客人,就按照了她的意見,出了小區坐車讓司機開往附近以粵菜為主菜的酒店。

下車在迎賓的帶領下。兩人走到了酒店大廳里,這粵菜館里頗為安靜,裝飾的也不錯,金黃色的吊燈,幽雅地複古式樓梯,紅木的桌椅凳子,處處顯示出不凡的氣派,雖然大雪剛停氣溫很低,生意卻也不錯。

三人進去的時候,大廳的人都快滿了。因為怕兩人閑大廳吵鬧,方程便要了一個小包間,跟隨迎賓上了三樓包間。便有服務員專門來招待。

一席飯吃了大約1個小時,期間談起三年前高中生涯的趣事,以及這些年來大學里面好玩的事情,氣氛很是融洽,倒也不覺得無趣。

快離開的的時候,方程接到了上官虹地電話,對方告訴他一個消息:那個神秘的年輕人已經被她捉住了,果真就是劉華偉。

電話里說的很不方便。方程就讓她把那人帶到一個安全地地方。然後就掛了電話返回包間繼續吃飯,飯後。他把兩人送回家里,叫來三樓的保鏢保護兩人,他找了個借口出去了。

出門他也沒有坐車,直接運起陸地飛騰術,猶如一陣煙一般的,向上官虹提供的地方飛奔,大約十多分鍾後,他來到了當初買鋼材租下來的倉庫外。

打了上官虹的電話,不大會倉庫門打開來,上官虹露出腦袋,看到是他,立即擺手讓他進來。

屋內亮著燈,椅子上綁著一個陌生的男子,看身材和劉華偉有點相似,面容卻沒有絲毫相同的地方。

上官虹看方程露出疑惑神色,就解釋道:“這家伙會易容術,我跟了三個小時,碰巧看到他易容,要不然還真的錯失了識破他身份的機會。”說著上前,拿出礦泉水倒在手帕上,接著在他臉上擦了幾下。

半分鍾後,陌生男子地臉孔現出劉華偉的容貌來,方程看了拍了拍腦袋,笑道:“當初我到命案現場,看到他布置的現場,總感覺有點不對勁,想不到他竟然弄了個假貨冒充自己。”

上官虹也大致地知道方程和劉華偉之間的恩怨,知道他是血玫瑰組織的人員,聯想到種種事情,忍不住歎道:“這家伙心機很重也很聰明,若是他遠走高飛,怕是這輩子都抓不到他。”

“這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方程笑了一下,叫上官虹弄醒他,准備審問一下,看能不能從他嘴里套出血玫瑰的一些信息。

上官虹點了點頭,正要上前解開他的穴道,方程忽然感覺體內元氣有些莫名的躁動,微微皺了皺眉,他忽然覺得小天劫似乎要來了,于是立即出聲制止了她,“大姐,我現在有事要離開,這小子就交給我的一個警隊的朋友來處理,他地名字叫劉星,你給他打電話叫他來。”

感覺到氣血湧動地厲害,經脈也一伸一縮的,似乎隨時都有爆炸地可能,方程也不敢耽誤,交代幾句後直接把手機扔給上官虹,接著一個閃身就消失在倉庫里。

出門來,方程運轉體內元氣迅速往M市的郊外飛奔,度小天劫危險無比,他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就打算找一個安靜的地方。

三分鍾後,方程來到了郊外,他感覺有些撐不住了,查探一下,感覺到方圓1000米內都沒有其他人,就匆匆布置了一個防禦陣法。盤坐在內准備沖擊化嬰期。

他體內的元氣,不受控制的在體內凶猛的左沖右突起來,元丹也散發出耀眼的光芒,按照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色彩不斷的變換,像是夏天雨後美麗地彩虹一樣。

方程先前已經鑽研過《七星法訣》里關于化嬰期的篇章,知道碎丹成嬰時候的小天劫。只能憑借自身毅力,和內心的魔障斗爭,這個步驟是一點也不能取巧的,不僅無法找朋友來幫忙,更是要小心翼翼,一旦出現意外,輕則功力盡失被打回原形,重則經脈爆裂命喪當場。

就在元丹七彩變幻到七七四十九次的時候,一陣劇烈地疼痛傳來。方程只覺得渾身猶如針紮,又像是置身于地心岩漿內,渾身燙的厲害。原先流出的汗水,瞬間就被蒸發。

“堅持堅持!”盡管這疼痛太過強烈,方程還是緊緊守住心神,不敢有一絲的分心,只是那痛感太強烈了,體內冒出的熱氣,似乎要把他的皮膚也烤得裂開,露出里面的血肉。

“一切皆是幻象!緊守靈台保持一片空明!”

方程默默忍受的同時,不時的用意念給自己打氣,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感覺疼痛不適強烈了,就默默地內視,發現那元丹最終變成了一片白色。

“奇怪。白色地元丹,這是怎麼回事?”

心里正疑惑著,白色元丹忽然開始陣陣的顫動,萬道白色光芒瞬間迸發,仿佛核彈爆炸時產生的光亮一般,照亮了他地周身經脈。

劇烈的疼痛再次來襲,方程忍不住渾身顫抖,這一次比剛才還要猛烈。若說剛才的疼痛是毛毛細雨。這一次就變成了狂風暴雨,讓他忍不住悶哼出聲。就連嘴唇也咬破了,滲出鮮豔的血液來。

這一次方程像是忽然來到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爐里,周身全是熾熱到極點,可以瞬間將任何物體蒸發的火焰,疼痛如影隨形,除了默默忍受外,根本沒有擺脫的辦法。

就在他快要堅持的不住的時候,突然腦海中現出了母親的樣子來,方程看著母親慈愛地眼神,禁不住勾起童年的回憶。

“孩子,你還好嗎?”

“媽,我好想你!”方程曾無數次夢到母親,每每醒來的時候,就發現枕頭被淚花打濕,此時驟然看到母親伸出手來,忍不住就想要起身。

“老弟,小天劫其實就是心魔作祟,一切皆是幻象,你不能被幻象引誘,要不然隨時都可能功散人亡。”

這時方程想到了燕十三地話,心內一寒,趕緊收懾心神不再多想,腦中的沖動瞬間湮滅,他所看到的母親的樣子也驟然消失。

疼痛依舊在繼續,方程朦朧間看到自己來到了租住的房間里,接著就看到蔣欣宜從枕頭底下拿出一把匕首,小心翼翼的掀開被子,狠狠的紮向羅碧靈的脖子……

“小靈……”方程心內一驚,心內大喊了一句,頓時體內元丹劇烈地搖晃起來,疼痛感驟然加倍襲來。

豆大地汗水從額頭上流了下來,方程感覺元丹和經脈似乎要爆炸了一般,腦袋也似乎要裂開,他再也忍受不住,仰天長嘯一聲,腦袋一歪倒在了地上。

“啊……”嘯聲在夜空陣陣回蕩,地上的雪堆也被激蕩地聲波炸開,隨著被驚起的不知名鳥獸四處飛舞。

在方程昏迷之後,防禦陣內涼起一團白光,白光朦朦朧朧的如夢似幻,緩緩托起他的身體……

迷迷糊糊的醒來,方程張開眼睛,陽光透過云層照在他的身上,身邊雪白的積雪有些刺眼,感覺到身體似乎有了變色,他立即盤坐起來查看一番,

閉上眼睛用神識在體內內視,他突然發現原先丹田內的元丹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約一寸大小,學著他的樣子盤坐著的小人。

感覺到他心神的試探,小人露出了微笑。

“啊?”方程有些驚愕,隨即仔細看看那個小人的模樣,不禁有些驚喜,因為這小人的樣貌和他一模一樣,完全是縮小版的方程。

“元嬰,哈哈,我終于修出元嬰了,哈哈。”和七星法訣里面講述的對比一下,方程忍不住歡呼起來,化嬰期雖然只是比培元期元丹階高出一層,但是實力可就提高了十倍不止,修出了元嬰,修煉者就會增加800多年的壽命,只要元嬰不滅,就算是真正進入不死不滅的門檻。

上篇:第二卷 嬰靈邪教 第一百七十一章 變態    下篇:第二卷 嬰靈邪教 第一百七十三章 元嬰初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