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法寶匠師第二卷 嬰靈邪教 第一百七十三章 元嬰初成   
  
第二卷 嬰靈邪教 第一百七十三章 元嬰初成


歡喜了一陣,方程再觀察了一下體內的小人,這才將心神退出,盤坐起來,調動元氣在體內運轉一周,他便感覺著渾身舒服無比,周身百脈像是沐浴在溫暖的元氣團之中,輕飄飄的要騰云駕霧飛起來一般。

此時他丹田內的元嬰,也學著他盤坐起來,隨著他調動元氣的時候,那元嬰的小嘴一開一合,迅速吸收著他體內的元氣,不大一會,存在方程體內的元氣就所剩不多,而那元嬰卻更加的清晰起來。

方程默默的運功,按照《七星法訣》里錘煉元嬰的記載,默默地吸取元氣,給元嬰補充營養,元嬰像是一個餓了幾天的小孩,元氣剛流轉到小腹丹田,元嬰就張開小嘴,不停的吸收並煉化元氣,像是大口吃飯一般,顯得可愛極了,而他的主人方程就在默默觀察著,感覺到多了這樣一個小小孩,修煉似乎也不像那麼枯燥了……

這一次元嬰吸收元氣的速度很快,大約半個小時就閉上了眼睛,懸空漂浮在丹田內的虛擬空間里,元氣也好像變成了云彩,他變成一個威風凜凜的將軍一般,金光閃閃煞是威武。

因為剛剛跨過化嬰期,方程對那小小的元嬰實在是好奇,運起體內元氣圍繞著元嬰運轉,他舒服的享受著那種空明剔透的感覺,仿佛整個人都融入到天地之中,內心里也是多了很多感悟。

化嬰期在《七星法訣》里叫化嬰之境,前前後後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因為元丹幻化為成元嬰,滅去了三魂七魄,從此不入輪回,更比普通修真者多出800年的壽命。

這一階段,還是以溫養元嬰為首要重任。而且擁有一次改變自己面貌的機會。不過方程對現在的容貌很滿意,就不打算修改了,再說了戒指里還有百變面具,需要幻化容貌時,由它在手就足夠了。

到了第二階段,修為境界到破天之境,此時元嬰已經可以自動吸收天地元氣,等到一定的時候,元嬰便可出竅神游,瞬息可達千里。所到之處一切訊息將能被神識接收。是探查信息尋人的絕佳秘技。

這時候元嬰已經極為強大。法力比元丹階段提升百倍不止,肉體也可以瞬間移動,為沖擊大合之境的渡劫期做准備。

當然現階段化嬰期給修真者帶來的能力,並不只是這一點點。雖然境界只提升一層,修真者地能力卻提升了10倍不止,不過化嬰期想要再進步,也比培元期更加艱難,付出地心血精力也是極多。

方程現在對于這些,已經從七星法訣里大致的了解了,俗話說欲速則不達,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既然成功晉級化嬰期。說明離度劫飛升更進一步了。

他這個時候並不著急,反而很有信心。覺得有近千年的壽命,只待循序漸進的修煉,總有一日能達到渡劫期。

這就是方程和其他修真者不一樣的地方,其他人一旦修出元嬰,基本上不是找個隱秘的地方隱居修煉,就是在門派內閉關潛修,幾乎每時每刻都處于兢兢戰戰的修煉狀態中。

修真者修的就是個心境,感悟天地元氣,獲得法力只是一個附帶的東西,很多修真者把獲得超強的法力當成了目地,這一點倒是有違修真地真諦,時間久了心境就會出現裂痕,相當于給修煉地道路埋了一個炸彈,隨時都可能爆炸,給自身帶來滅頂之災。

收了功,感覺元嬰散發的金光比先前要強,方程忍不住樂了起來,抬頭看著快到中天的太陽,他撓了撓頭,暗想這一次碎丹成嬰境昏迷過去,也不知花費了幾天時間。

不過這個心魔的確很是厲害,他差一點就被當時出現地幻象所迷惑,幸好意志力比較堅定,在忍受劇烈苦痛的時候,咬牙堅持了過去。

“手機給了上官大姐,也不知現在劉華偉的事情處理的怎樣了……”心里這樣想著,方程辨別了一下方向,微微運轉元氣,身體很自然的漂浮到了半空中。

和培元期不一樣,那時候他運轉陸地飛騰術,最多也就是離地半米,現在只要運轉元氣,就可以直接飛到半空,看著碧藍天空中似乎近在眼前的云彩,方程呵呵一笑心里暗樂:“嘖嘖,化嬰期果然就是不一樣,老子現在是真的可以飛了,若是弄出飛劍出來,是不是可以禦劍飛行呢?”

以前高中時,他從林則凱處看過幾本仙俠小說,平時看影視劇里,也有很多仙人禦劍飛行的段子,這個念頭差不多在他腦海里紮根了,現在禦空飛在半空,他忽然想起這個事情來,忙不迭地從戒指里拿出昊天匕。

昊天匕一離開戒指,就發出嗚嗚地叫聲,仿佛在戒指里呆著實在無趣一般,在他的撫摸下,不時地跳動幾下。

方程自得到它還未有使用的機會,經過滴血認主,他此時完全能感覺到它的情緒,安慰了一番,他就笑了笑,自言自語道:“昊天匕,來,帶你的主人飛吧,讓我體驗一下神仙的滋味。”

迅速查看了一下七星典籍里,關于禦劍飛行的記載,方程把一些注意事項記在腦海,之後控制住身體的平衡,踩在昊天匕上,辨別了方向,催動元氣,身體就像是一道流星一般,刷拉一下劃過天際,向M市市中心飛去。

微風輕輕吹拂著臉龐,帶動他的頭發飛舞,就連身上的衣衫也是獵獵作響,真有種出塵脫俗的神仙味道。

在起初高速的行駛過程中,方程好幾次都差點從昊天匕上滑落,不過嘗試了幾次之後,倒也就默默適應並能隨心調整飛翔的軌跡和速度。

大白天的郊外飛行,四周也沒有行人,即便是有人發現,也只能看到一道身影瞬息閃過就消失不見,倒也不會有麻煩。不過市區人口密集。難免有人會拍下DV。

雖然DV之類的東西,對方程來說沒有什麼,不過他也不想驚世駭俗,快到市區的時候,就從天空飄下來,轉而乘車回了小區。

回到小區敲開家門,露出了上官虹的臉蛋來,看到來人是方程,立即把他讓進屋內,“方程。你這三天去了哪兒?”不過她也感覺到他似乎不一樣了。沉吟了一下。詢問道:“你是不是度小天劫了?”

“三天?”方程皺了皺眉頭,隨即緩緩點頭,把這幾天的事情,簡單地給她講了一下。當聽說他修出了元嬰,上官虹不由得驚訝出聲,“這是真地嗎?我一直以為元嬰是杜撰的東西啊,能給我看看嗎?”

“大姐,你還未修出元丹,現在不要想那麼多。”方程呵呵一笑,打趣道:“修真也如嬰兒學步,沒有學會爬就想跑了。是不可能的。另外元嬰只在我的體內,還未到出竅的時候。暫時是看不到了。”

“說的也是啊,姐姐是有點心急了。”撓了撓鼻尖,上官虹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若不是你幫我築基,我達到現在的水平,最少也得花個10年時間,人說知足者常樂,我能遇到你就很知足了。”

看著她真情流露的一面,方程連忙擺了擺手,“大姐,我只是個引路人,一切還得你自己努力,對了,小靈呢?你見過我另外一個朋友了嗎?”

“她今天上午走的,現在已經在飛機上了。”上官虹笑了笑,把方程的手機拿了出來,說小靈送完蔣欣宜去機場,之後就陪卓筱出去買東西了,現在還沒有回來呢。

“那個卓筱就喜歡買東西逛街,真不知道哪來地那麼多興致。”喃喃自語了兩句,方程接過手機,詢問一下上官虹關于劉星和劉華偉地事情,得知他那邊還沒有消息傳來,就主動打了個電話詢問。

這幾天里,劉星也給方程打過好幾次電話,知道方程他消失地事情,此時電話一接通,聽到他的聲音,立即問道:“啊,方程啊,你小子這幾天去了哪

方程並未告知劉星自己修真者的身份,就編了一個理由:“出去辦了點事情,劉大哥,劉華偉那小子處有沒有什麼信息?”

“我正要跟你說這事呢。”劉星的話里帶著些沮喪,緩緩道:“上官小姐打我地電話,我就過去把那小子帶到了警局,***,那件案子本來都已經定下來了,想不到他竟然也會玩金蟬蛻殼的計謀。”

“他口風極嚴,我用了各種辦法,軟硬兼施審問了半夜都沒有什麼消息。”劉星說到這里歎了口氣,“後來我實在沒辦法了,就去找專門審犯人的專家,哪想到回來的時候,那小子竟然服毒自殺了。”

方程有些疑惑,“自殺?”

“他嘴里藏著一個裝著劇毒的膠囊,咬破之後,10秒鍾就徹底斷氣,想救都來不及。”劉星說到這里,頓了頓繼續道:“老弟,血玫瑰的線索是徹底斷了,根據我的經驗來看,劉華偉只是那組織地初級人員,就算肯說恐怕也沒有什麼有用地信息。”

“恩,我明白了。”方程點了點頭,看上官虹跑去廚房忙活,不由得輕笑一下,坐在了沙發上,詢問道:“國際刑警真是一幫飯桶啊,追查一個組織那麼些年,竟然連一點有用的信息都沒有。”

劉星歎了口氣,神色間也滿是無奈,“沒辦法,不是他們沒用,主要是血玫瑰組織太神秘強大了,做事不留痕跡,加上行事果斷狠辣,就算有人得到了一些消息,也會被迅速滅口。”

“看來依仗你們警方是沒有什麼用了,還得依靠自己啊。”方程皺了皺眉頭,心里這樣想著,再跟劉星聊了幾句,口頭約好改天出去喝酒就掛了電話。

收了手機,方程心里生出一個計劃,冷笑道:“血玫瑰,這次老子要讓你們大出血一次。”上官虹此時端出一碟菜放在餐桌上,看到他臉上地神秘笑容,不由得詢問起來,方程也沒有跟她說血玫瑰的事情,就隨便幾句話應付過去。

在方程離開這幾天,上官虹就一直住在這里,一方面來說為了保護羅碧靈兩女,另外她跟她們也比較投緣,在一起沒幾天就姐姐妹妹的稱呼,在一起耍鬧的時候,也似乎年輕了不少,根本不想回冷冷清清的教職工宿舍。

上官虹雖然掌握了在普通人眼里的超強能力,卻從來都未利用這能力賺錢,她在學校的工資,一個月也就3000多塊錢,經濟條件算是很一般。

她平時在家基本上都是自己做飯,這幾天一直出去吃感覺不習慣也不方便,加上這里有一套的廚具,她索性買來東西,打掃了一下廚房就開起了伙。

現在已經是3點多了,早就過了午飯的時間,得知方程剛從郊外回來,也沒有吃飯,她就體貼的到廚房做了點吃的給他。

修真道路漫漫,一些普通人的習性也不需要完全改掉,方程雖然已經達到了辟谷的境界,一日三餐的習慣卻依然保留著,雖然每頓吃得也不多,享受的卻是吃飯的樂趣。

大約十多分鍾之後,一碟菜,一份青菜雞蛋面就出鍋了,方程從沙發上起來,坐在桌子邊,看著熱氣騰騰的面條,嘗了一口,感覺味道很是不錯,就豎起大拇指誇贊了幾句。

“好吃就行,你都吃了吧。”看他吃得很快樂,上官虹心里也是很開心,過了一會,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說道:“方程,這幾天劍心門的齊丹丹小姐也打了好幾個電話,並且親自過來兩趟,詢問你的下落呢。”

說曹操,曹操就到,上官虹的話剛落音,門外閃過一個人影,一臉怒色的齊丹丹,殺氣騰騰的進了屋子。

上篇:第二卷 嬰靈邪教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小天劫    下篇:第二卷 嬰靈邪教 第一百七十四章 重返明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