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續:珊珊來了!   
  
續:珊珊來了!

鄧嘉瑜的這部望遠鏡還是挺有用的,瞅著晏錐從湖邊離開往酒店方向走來,她心里就琢磨著要怎麼去邀請他晚上看秀.

大約過了半時,鄧嘉瑜感覺差不多了,去樓上一層找晏錐.

不得不這女人的臉皮不是一般的厚,昨晚才勾.引失敗,今天還不知趣,反而越挫越勇了,真不知該表揚她的積極性還是該痛罵她不要臉.

穿著睡袍,鄧嘉瑜故意將腰帶系得很松,露出她胸前若隱若現的風光……她似乎很喜歡自己的身體,樂于在晏錐面前展示,忍著寒冷,硬是穿這麼少就來了.

按了三次門鈴,卻沒有任何動靜,鄧嘉瑜有點納悶兒了,難道晏錐不在房間里?

這個念頭讓鄧嘉瑜心里發緊,她一會兒就要出發去秀場了,在那之前還不能通知晏錐的話,只怕她的計劃就要泡湯.

等了幾分鍾還是不見開門,鄧嘉瑜沒耐心了,失望地回到了自己房間.她估計晏錐興許是回酒店了只是沒直接回房,不知道在酒店什麼地方玩樂.這五星級酒店太大,她現在時間緊迫,不能因找人而遲到走秀.

但鄧嘉瑜卻不知道,就在她離開之後,房間里有了動靜,門打開,探出一個男人的腦袋在東張西望,確定外邊沒人之後才又關上.

"呼……"程瑞長長地噓了一口氣,咋舌道:"老板,您太酷了,美女當前,擺明了是在倒追您,可您還真狠心將人拒之門外,老板可以教一招嗎?您是怎麼做到面對美女投懷送抱卻像柳下惠那樣保持清醒的?"

程瑞一副虛心學習的架勢,眼巴巴地望著晏錐,恨不得老板嘴里吐出幾句金玉良供他吸納一下.

晏錐嘴角犯抽,沒好氣地瞪了程瑞一眼:"別把我比喻成柳下惠."

"啥?為啥?柳下惠那多高潔啊,坐懷不亂,老板您不知道嗎?"

"那是古人,誰知道柳下惠坐懷不亂是因為定力好還是某方面功能差?所以別拿我跟他比,我可是活生生的現代人."晏錐一本正經地.

這下輪到程瑞一頭黑線了,驚詫地打量著晏錐,忍不住:"老板,您該不會是想您是現代*吧?"

"啪……"程瑞腦門兒挨了一記爆栗.

"怎麼跟老板話的呢,你子最近皮癢了是不是?"晏錐嘴上這麼,但實際上並非生氣.

程瑞也是跟著晏錐久了,摸著了幾分脾氣,所以才敢偶爾跟老板開開玩笑,如果老板是個很氣的人,借程瑞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陶侃啊.

程瑞訕訕地笑著,不忘繼續剛才的話題:"老板,真的,忒佩服您了,鄧姐是大美女,還有酒店里那些外國妞也都想勾.搭您,您卻都一一拒絕了,到底是有什麼妙招能對抗美女的誘.惑呢?教教我吧,老板……"

瞧著子真是挺有求教的心思,晏錐略顯得意地勾勾唇,深邃的眸底劃過一絲亮彩,淡淡地:"很簡單,你把送上門的美女都想象成是一群披著人皮的妖怪就行了.看過畫皮嗎?你就想著那些故意勾.引你的女人不定漂亮的表皮下是一張令人作惡的妖怪的臉,你還能下得了手?"

"……"程瑞臉都綠了,摸摸自己的脖子,摸摸心髒的位置,然後幽怨地:"老板您這是想斷了我對女人所有的念想啊,真狠!算了,當我沒問!"

程瑞站起身,在走出門口那一霎,忽地又想到了什麼,回過頭來滿臉狐疑地望著晏錐:"老板,您……身體還好吧?確定沒問題嗎?"

晏錐一愣,隨即立刻反應過來這子是什麼意思,臉一黑,順手抄起身旁的抱枕狠狠沖程瑞扔去……

"滾粗!"

"噢!滾啦!"

程瑞滾是滾了,可門口傳來他猖狂的笑聲,似是想到了某些異常的畫面,在自動腦補……

房間里終于安靜了,只剩下晏錐一個人,他這才無奈地苦笑,自自語地:"這些女人,我看著也不是絲毫沒反應,只是那點反應還不足以沖破我心里的制約,不足以讓我瘋狂……"

沒錯,正常男人在遇到美女投懷送抱時,反應是會有的,但最後之所以沒有做出那一步,是因為理智占了上風,不夠瘋狂,所以才能坐懷不亂.到底就是心理有一道無形的牆,不是每個女人都能沖開的,如果來者不拒,那不是連野獸都不如?

鄧嘉瑜的如意算盤落空了,至少今晚她無法邀請晏錐去看秀,但她不會放棄的,因為她連續三天都有走秀,總有一天能邀請到晏錐.

如之前晏錐對程瑞所,他們也不是每天除了睡覺就找人,會適當的有些休閑的時間,勞逸結合嘛.

晚飯之後休息了一陣子,這兩個男人享受起桑拿了.

酒店的配套設施齊全,即使在這里邊足不出戶也能讓人玩得痛快,享受到生活的愜意.

蒸桑拿也是要看身體狀況的,程瑞明顯就不如晏錐,進去一會兒就撐不住,出去了.而晏錐還在里邊繼續蒸……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好像要冒煙兒了一樣,渾身被汗水洗了一遍,尤其是那結實健美的胸肌布滿了晶瑩的汗水,在燈光下顯得格外地誘.人.

桑拿之後最大的一個好處就是很容易入睡,晏錐明天還要早起繼續尋人.

第二天的時間,好幾個時都在尋人中度過,但是一邊辦正事一邊品嘗當地的美味和觀賞異國風景,到也不覺得枯燥,只是有些耗費精力,而去的地方越多越會感到失望……因為尋找的范圍更大了,卻還沒有收獲,這可不是一件樂觀的事.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他們走遍了老城區的大街巷,見識到了這里的人文地理,了解一下當地人的生活習慣,感受當地人的熱好客,從中看到日內瓦人的生活態度,滋生一些對自身有益的感悟,這才是旅行真正的意義.

晏錐這樣顯得每天都很忙碌,除了吃飯睡覺,之外的時間幾乎都是有安排的,一天24時都排得滿滿的,不管是游玩還是尋人,總之他就是刻意讓自己忙起來.這樣就能少去想些煩惱的事……比如那新聞,比如國內媒體的關注,比如人們的流蜚語,比如家人的擔憂……

轉眼已經到了鄧嘉瑜走秀的第三個晚上,也是最重頭戲的部分,比前兩場更加重要和隆重.

這一次,鄧嘉瑜可學聰明,一大早就到了晏錐房門口,等了一會兒就看見服務生送早餐上來.

這女人的腦子還真是夠用,也夠用心,就這麼守株待兔地被她給守到了,直接進去了晏錐的房間.

晏錐詫異,心里無奈,鄧嘉瑜也太執著了,可人已經進來,他也不太好立刻將人趕走.

鄧嘉瑜對于那一晚的尷尬只字不提,就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笑米米地看著晏錐,很是殷切地:"今晚是我在這兒的第三場走秀,也是這次來日內瓦最後一場了,我很誠懇地邀請你晚上來秀場,行嗎?你還從沒看過我走秀呢,就當是鼓勵我一下好嗎?"

話都到這份兒上了,還是最後一場,如果拒絕,確實太不給人面子了.其實只是看秀而已,晏錐也不是沒看過,而鄧嘉瑜的話卻提醒了他某一點……

"今晚的秀,主要是女裝嗎?"

"是的,香奈兒,daks,還有……"

"行了,我去."晏錐突然變得很干脆.

鄧嘉瑜沒有去多想原因,她此刻笑得很開心,激動地上前一步摟著晏錐的脖子,在他臉頰親了一口,甜甜地:"太好了,我終于能在你面前秀一回!"

這正是鄧嘉瑜的殺手锏.她是超模,在行業內的名氣不,她很懂得自己的優勢在哪里,走秀就是她的自信所在,只要是看過她走秀的人,大都會被她在t台上的風采所吸引,深深地著迷.如果這樣都還不能讓晏錐對她另眼相看,她真的可以去撞牆了.

就在鄧嘉瑜和晏錐一起出去去秀場時,一輛出租車正停在了酒店門口,下來一位東方面孔的年輕女人,穿著厚厚的衣服,圍著圍巾,絕美的臉蛋通通的,有點興奮地望著酒店的大門,心里激動啊……晏錐,老公,我來啦!【親們期待的場面就要來啦,下一章在晚上.】

上篇:續:原來晏錐是為了尋人    下篇:續:等他回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