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續:濃時刻   
  
續:濃時刻

日內瓦的時間比起中國,大約是會早七八個時,現在晏錐和洛琪珊吃完早飯,而遠在中國的洛凱旋夫婦卻進了凱旋集團……今天有董事會,他們夫婦倆都是董事會的成員,就算已不再是凱旋集團的實際掌控人,但股份仍在.

有些日子沒來凱旋集團了,洛凱旋的心很複雜,就像是看到自己一手培育的孩子被人拐跑的感覺.對于一個曾經位高權重站在山峰的人來,此刻的滋味太過苦澀.

這社會從來不缺勢利眼和虛偽人,平時看不出來,但到了關鍵時刻就會現形了.比如現在……

公司大門的人平時對洛凱旋夫婦的態度都是畢恭畢敬的,像是仰望神祗般的目光,點頭哈腰恨不得整個人都貼上去討好巴結,可現在,就連門口的保安都懶洋洋的,見到洛凱旋和梁悅走進來,淡淡了掃了一眼,沒有笑容沒有恭敬地稱呼,仿佛看到陌生人似的.

保安精得很,早就聽到風聲現任董事長藍覃跟洛凱旋夫妻倆是死對頭,一朝天子一朝臣,保安也會識趣地站隊.

洛凱旋本來也不會太在意這些,可當到了自己辦公室的時候,他才氣得差點吐血.

外邊工作間的員工們雖然都有禮貌的招呼,但洛凱旋看得出來這些人都在刻意回避著什麼,好像生怕跟他走近了就會大禍臨頭,包括遇到幾個公司高層和股東,全都對洛凱旋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

人冷暖,總是會在人落魄的時候表現得淋漓盡致.

洛凱旋當然知道這是為什麼……藍覃是現任董事長,公司的人大都是見風使舵的,他失去了對凱旋集團的掌控,不再是董事長了,這些人怎麼還會將他放在眼里?

如果僅僅是這樣,洛凱旋也不會氣得那麼凶,最關鍵是他聽到有人在私下議論著他的女兒……依稀中聽到某些很刺耳的字眼,洛凱旋連揍人的心都有了,若不是妻子在旁勸著,他真的有可能忍不住要為自己女兒出口氣.

梁悅不是不心痛,而是她很清楚目前自家的處境,到底,嘴巴長在別人身上,制止得了一時,可人家背地里會怎麼,誰能管得了?

人可畏,最可怕的不是流蜚語得多難聽,而是傳播的速度和途徑太容易了,根本不可能徹底完全杜絕.

洛凱旋想去自己辦公室休息一下,可是,當他打開辦公室的門,見到的卻是一個令人痛恨的身影!

"藍覃,你怎麼在我辦公室?"洛凱旋一聲低吼,慍怒地關上門.

梁悅也是怒不可遏,怎麼藍覃連辦公室也要霸占?

藍覃悠閑地坐在椅子上,這曾是洛凱旋的位置,所以如今藍覃也感覺特別暢快,報複心理得到了很大滿足.

藍覃冷哼一聲,眼底閃爍著得意的光芒:"呵呵……洛凱旋你真奇怪,我現在是董事長,別這間辦公室了,整個公司都是我了算,難道還要我提醒你這個事實?你手里還有什麼?公司里,你連職位都沒有,不過就是有點股票罷了,但是,如果我沒記錯,你的全部財產已經被凍結了,也就是,你窮得叮當響,還在這兒沖什麼老大?你的辦公室嗎?早就不是了,它現在是我辦公的地方,請你們出去."

囂張,猖狂!藍覃就像是一個暴發戶般在炫耀著自己口袋里的錢,看到洛凱旋氣得冒煙兒,看到梁悅氣得發抖,藍覃就越發痛快,他要的就是這效果,他費心策劃的一切,沒有觀眾怎麼行?洛凱旋和梁悅就是他理想中的觀眾,他最渴望在他們面前提升優越感,享受這種將人踩在腳下的快.感.

洛凱旋本來身體就不太好,最近更是憔悴了很多,現在又被藍覃這麼一氣,洛凱旋的臉色開始發青了.

梁悅緊張地扶著丈夫,關切地:"別激動……冷靜點,凱旋,冷靜……氣壞了身子豈不更讓某個畜.生得意嗎?"

梁悅話音一落,只聽"砰——!"一聲,藍覃憤怒地拍桌而起,原本是斯文儒雅的一張臉瞬間變得猙獰,怒視著梁悅……

"你什麼?你誰是畜.生?"

梁悅冷笑,略顯蒼白的容顏毫不掩飾的輕蔑:"你何必明知故問呢,畜.生自己會對號入座的"

"梁悅!"藍覃怒吼,赤的雙眼充滿了嗜血的氣息,沖上去朝著梁悅舉起了拳頭!

洛凱旋急之下就要去擋,但是,藍覃這一拳卻沒有真的砸下來,他只是憤恨地盯著梁悅,渾身都是戾氣,狠狠地:"梁悅,你曾經負了我,傷害我,現在還敢辱罵我?你是不是嫌現在還不夠倒黴?是不是想加速洛家的滅亡?是不是想看著凱旋集團消失!"

最能刺激到藍覃的人,只有梁悅,然而梁悅性格剛強,她是不可能會向藍覃低聲下氣哀求的,因為她很清楚,即使她跪著求藍覃,他依舊不會停止報複,他的心早在多年前就已經走火入魔了.

"藍覃,你執迷不悟,記住一句話——多行不義必自斃!"

"呸!"藍覃一口唾沫差點吐在梁悅身上.

洛凱旋暴怒了,伸手猛地一推藍覃:"你離我老婆遠點!"

洛凱旋是怕藍覃會傷害到梁悅,擋在梁悅面前護著.

藍覃見狀,更是惱羞成怒,臉色一狠,卷起子像是要打人的架勢.

梁悅心知不妙,急忙拉著洛凱旋往門外走,而洛凱旋似乎也很不舒服,面色泛青.

藍覃沒有追出來,梁悅稍微放心了,但轉念又擔心起丈夫的身體,扶著他坐下來.

"怎麼樣?很難受嗎?"

洛凱旋捂著胸口的位置,聲音變得微弱:"我還撐得住,沒事……"

"還沒事,你看你這臉色,身上還這麼冰……不行,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不用了.我真的……剛才只是心跳有點快,現在好了,不用擔心我."洛凱旋邊邊調整著自己的呼吸,沖著妻子笑笑.

"真的沒事?凱旋,這可開不得玩笑啊……"

"老婆,我沒騙你,我現在已經可以走路了."

可誰知,洛凱旋才剛完,迎面走來三個人……一個是他曾經的秘書,另外兩個是上次來公司抓過洛凱旋的警察.

"你們……"梁悅驚悚了,下意識地抱著丈夫.

秘書尷尬地:"這兩位警.官要找您."

警察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

"洛凱旋,請你跟我們回警局,你的保釋從現在起作廢."

洛凱旋和梁悅驚呆了,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無疑是雪上加霜!

"為什麼?你們不是還在調查嗎?"

"調查結束了,我們已經掌握了充分的證據,這次不會允許保釋的,我們將會盡快將案子移交檢察機關……走吧!"警察將手銬咔嚓一下拷在了洛凱旋的手腕.

梁悅傻眼兒了,幾乎當場暈過去,而洛凱旋也已經沒有了掙紮的力氣,他有個預感,這回,興許真的要被藍覃那個畜.生陷害去監獄了……他一直沒停止尋找證據,同時也希望警方能查個水落石出還他清白,然而,結果卻是更加糟糕!

晏錐的尋人計劃依舊在繼續,他和程瑞前幾天已經將大半個老城都找遍了,還有些遺漏的沒找的地方就是屬于十分偏僻的角落,可現在也是必須要去找,因為時間越來越緊迫,不能錯過任何一個可能.

天氣寒冷,兩個大男人都是全副武裝,渾身上下裹得嚴嚴實實的只露.出鼻子和眼睛了,但兩人都很仔細地在找,尤其是當看到稀少的亞洲面孔出現時,更會格外謹慎地觀察.

晏錐得到的准確消息是他要找的人就在日內瓦老城,但卻沒有更詳細的線索了,他們如今這樣漫無目的的尋找,只是守株待兔.可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走街串巷,今天晏錐和程瑞都已沒了前兩天那種輕松的心,顧不得欣賞風土人,更加專注了.

經過一間花店時,晏錐停下了腳步,臨時起意,轉身走了進去.

程瑞以為晏錐要買花,誰知道進去之後晏錐卻將他拉到角落里,壓低了聲音:"你有沒有覺得我們被跟蹤了?"

"哇,boss,我們真是想到一塊兒去了,我也有點感覺不對勁,您也察覺到了?"

"嗯,我們心點,留神看看誰在跟蹤."

晏錐完就往店門口的一堆鮮花走去,果然,那位跟蹤者在前邊拐角處來不及躲閃,被晏錐瞄個正著!

"程瑞,去,把跟蹤我們的人叫過來."

"啊?"

晏錐一臉沉沉的表,不太妙……雖然那跟蹤者渾身上下裹得比晏錐他們還要嚴實,可晏錐的火眼金睛還是認出來了,跟蹤他們的,不是什麼神秘人物,而是……

三分鍾後,跟蹤者很不幸地被晏錐抓到,因為她不熟悉這里的街道,晏錐也不熟悉,可他跑得快啊.

老鷹抓雞似的,跟蹤者被晏錐拎住了衣領,下一秒,她的圍巾被扯下來……

"董事長夫人!"程瑞怪叫,不可置信地盯著洛琪珊,再看看晏錐……得,這兩口子又杠上了.

沒錯,跟蹤者就是洛琪珊,此刻,她只能發揮柔攻勢了……晏錐似乎是吃軟不吃硬的主.

"嘿嘿……嘿嘿……老公……你好厲害,這麼快就發現我了……"洛琪珊笑得可甜了,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清澈的眸子眨動,略顯心虛地笑著.

晏錐的臉黑得像鍋底,凌厲的目光緊緊鎖住眼前這張笑得燦爛的臉.他這*啊,膽子不是一般的大,居然敢跟蹤他?

洛琪珊緊張,有點怕晏錐真會發火,急忙解釋:"你把我一個人丟在酒店,我當然會捉急啊,我……我……只是好奇,不是不信任你……"

洛琪珊知道自己理虧,跟蹤人,不管什麼理由,始終是不對的行為,而這個男人還是她的老公,這會不會讓他覺得她不信任他?他會相信她只是好奇嗎?

少有見她這麼局促的樣子,晏錐心里一動……她是害怕兩人之間剛建立起來的互相信任又消失了嗎?

好一會兒,晏錐繃著的臉才松開,無奈地摟著洛琪珊的肩膀,微微歎氣:"你啊,知不知道一個女人在這種人生地不熟的環境里有多危險?如果我沒發現你,萬一你遇到了什麼事……"

他眼底的疼惜,還有那一抹亮亮的神采,是*溺嗎?

洛琪珊呆滯了,被晏錐這充滿柔的目光給電得暈乎乎的,只剩下竊喜地笑.

洛琪珊學乖了,抱著晏錐的胳膊親昵地依偎著他,柔聲:"對不起,是我不好,讓你擔心了……不過現在既然已經發現我,不如,就讓我跟著你們一起吧.你們好像是在找什麼東西或者什麼人?"

程瑞佩服地:"董事長夫人太英明了,這也被你猜到!"

這話立刻招來晏錐一記眼刀,程瑞立刻閉嘴了,轉過頭去佯裝欣賞周圍的景色,其實心里在嘀咕:"boss你還掙紮個啥呀,都被你老婆跟蹤了,你還不老實交代出實麼?"

晏錐垂眸凝視著洛琪珊,將圍巾再給她圍好,湊在她耳邊聲了幾句什麼,只見洛琪珊那張瑩潤如玉的臉蛋上露出了震驚之色,隨後就是巨大的驚喜.

"真的嗎?張駿真在這里?這……這太神奇了,你是怎麼查到消息的?"洛琪珊激動得難以抑制,真想跳起來歡呼!

事到如今,晏錐也不隱瞞了,將全部事都告訴了洛琪珊.

原來,晏錐來瑞士要找的重要人物就是張駿!

張駿是誰?就是那個受藍覃指使去陷害洛凱旋的人.張駿指證洛凱旋,他是關鍵證人,但在洛凱旋被保釋的期間,張駿回到m國去了一趟,藍覃曾派人跟著張駿一起,目的是為了控制張駿,以防他跑掉,可誰知,張駿也很狡猾,居然被他擺脫了藍覃的手下,偷跑到瑞士來了.而張駿對藍覃撒了謊,他的老婆不是在m國待產,而是在瑞士!

算算時間,張駿的老婆早應該生了,但這家人究竟躲在哪里卻還是個未知數.

不僅是晏錐,藍覃也在尋找張駿.因為張駿是重要證人,如果沒有張駿的出庭作證,洛凱旋給判入獄的可能就會降低.而一旦張駿能上庭,洛凱旋便有90%的可能會被坑死.

解鈴還需系鈴人,晏錐也是在洛琪珊和藍澤輝的新聞上頭條那天才被梵狄通知他,找到了張駿的下落,但只知道在日內瓦老城.

由于事關重大,這件事只有極少數人知道,而晏錐擔心洛琪珊如果知道這件事,會沉不住氣,萬一露出一點異常被藍覃察覺,那麼尋找張駿的難度就會更大.

因此,他決定要親自前往日內瓦,正好那天洛琪珊的新聞上頭條,全世界都以為他戴綠帽子了,他趁機離開,誰都不會懷疑他的去向,並且還會給人造成一種假象,以為他是被氣走的.

事實上,晏錐的頭腦很清醒,看到那則新聞的第一反應就是——假.

因為他很肯定洛琪珊假如真要和藍澤輝偷.,不會白癡到選擇去大凱旋酒店,並且……既然是偷.,怎麼還會有人能拍到他們睡覺的畫面?窗簾都不拉,偷個什麼?洛琪珊和藍澤輝又不是傻子.

一切只能明有人故意陷害洛琪珊,這才是晏錐當時憤怒的原因,那個幕後黑手不僅是害了洛琪珊,這件事還必定讓晏家聲譽受損,洛家的處境也會更糟糕.這陰險的計謀真是惡心到了極點!

晏錐很能忍,在外界都以為他戴綠帽時,他卻不予澄清,果斷地去了瑞士.在名譽與張駿,之間,他選擇了先尋找張駿,他的犧牲,豈是三兩語能得清的?

洛琪珊聽完晏錐的訴,她的一顆腦袋已經垂到胸口了.羞愧,歉疚,自責,還有滿滿的感動,全都塞在身體里,眼眶禁不住的濕潤,心底一波一波酸脹往上湧……

原來,晏錐忍辱負重竟是為了幫她父親找到張駿這個證人,他甯願讓她誤會,讓全世界都笑話他,他在機場假裝冷漠無,他當時有多心痛?

他從來就沒對她過幾句好聽的話,可他做的事卻是比掛在嘴邊的愛愛更加厚重百倍,真誠千倍!

洛琪珊窩在他懷里,肩膀不停地在抖動,緊緊咬著下唇,壓制著不讓自己出聲,可還是逃不過他的感知,他知道她此刻的顫抖不是因為冷……

完這些,晏錐還是波瀾不驚的表,似乎自己做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事.

他溫熱的手伸出來,輕輕勾住了她的下巴,使得她不得不抬起頭來……

這一霎,四目相接,仿佛有什麼東西在彼此心上化開來,隱隱的"嗒"一聲,兩顆心就這麼黏在了一起,合二為一了.

洛琪珊的雙眼早已是熱淚盈眶,她不是個愛哭的女人,但這次真的忍不住,太意外,太驚喜太感動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爆棚,她知道自己已經擁有了一份珍貴的愛,比她想象的還要深厚得多.

能為她如此付出的男人,那該是有多愛她啊?只要想想,她的心就感覺無比的甜,此刻她流出來的是幸福的眼淚,是喜悅的眼淚,是她在慶幸自己找到了愛!

晏錐柔和的眼神含著意,不再掩飾什麼,疼惜地:"你呀,別再虐你的唇了……"

剛一完,這張俊臉驟然放大,洛琪珊唇上一熱,已經被他吻住了.

天冷,可這夫妻倆有了愛的滋潤,暖和著呢,吻得難解難分,忘忘我,好像周圍一切都不存在了,整個天地只剩下彼此.這種美妙而甯靜的甜蜜,激起了心的共鳴,靈魂都在歡呼,找到了依歸,找到了港灣,找到了生命里缺失的那一半,從此之後,便是圓滿.

國外某些地方比較開化,人們對于這種當街親吻的場面見怪不怪的,只是,一旁偷偷觀看的程瑞,挺佩服boss那肺活量的……真厲害,一次可以吻這麼久.

洛琪珊終于是氣喘籲籲地癱軟在他懷里,酡的臉頰含著三分羞澀,她可是第一次在大街上親吻男人啊,以前見過很多次,可自己還未能體驗,現在,是晏錐帶著她體驗的,真好.

晏錐很喜歡看洛琪珊臉害羞的樣子,紛嫩的臉頰越發動人了,讓他忍不住口干舌燥……要命啊,洛琪珊的魅力越來越大了,他感覺到下腹的燥熱,可現在不是那種事的時候,他要忍……可下一秒,他輕咬著她的耳垂,不甘地:"過幾天你要好好慰勞我……"

下之意就是現在他憋得很辛苦,等她身子好了之後,他一定要盡盡興一番.

上篇:續:原來他早就知道她是被陷害的!    下篇:續:令人豔羨的甜蜜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