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續:男人的真面目   
  
續:男人的真面目

男人的敏感有時絲毫不亞于女人,此刻陳堯所的話,足以讓童菲內心驚詫,而他所表現出來的反應更是令童菲有種莫名的不安,否認已是沒有意義了,只能向他坦誠.

"陳堯,你冷靜一點聽我……"童菲站在他面前,心翼翼地神里含著隱約的痛楚和心酸,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溫和一點:"我不是故意隱瞞你的……杜橙他確實是我肚里孩子的父親,可我跟他的關系真的只是朋友,他有未婚妻的,並且我也沒讓他知道孩子的事.剛才在臥室里他問了我和你的進展,所以陳堯,別多想了,好嗎?"

溫柔而帶點低聲下氣,這樣的話方式是童菲不曾有過的,這麼放低姿態的請求和安撫,不是因為童菲真的做錯了什麼,而是她感激陳堯對她的好,不想讓他誤以為她而無信.

但這樣並沒有讓陳堯安心,他陰沉的臉色還是沒有緩解,緊鎖的眉宇藏著一絲冷意,盯著童菲的臉,凌厲的眼神似是要看穿她的心.沉默幾秒之後,陳堯忽然一下抓住了童菲的手:"進展?我們有什麼進展?除了你答應做我的女朋友,我們到現在都只是牽過手而已,連一個親wen都沒有,這算什麼進展?"

"我……"童菲驚愕,陳堯竟然這麼?他平時的溫文爾雅去哪里了,怎麼現在看起來好像有點凶.

"陳堯……你……你先放開我,你捏得我好疼……"童菲想要掙脫被他握住的那只手,但他的力氣好大,緊緊箍著她不放,感覺骨頭都快碎了一樣.

"怎麼,我得不對嗎?有誰交往了一個多月還只停留于牽手?可你跟杜橙連那種事都做過了……你讓我心里如何平衡得了?你,剛才在臥室里你們真的只是聊天嗎?為什麼我看到他從里邊沖出來的時候嘴唇上還有血跡?"陳堯神激動,兩眼變成猩,閃爍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嗜血光芒,此刻的他,如同被觸到逆鱗,更像是一顆隨時會引爆的地雷!

童菲心里發顫,瞪大了眸子緊盯著眼前這個男人,深深地為他所的話而震驚.突然感覺他好陌生,那熟悉的溫柔親切去哪兒了?

有種尖銳的苦澀滋味在蔓延,不是她主動親杜橙,是對方一下子做出異常舉動,可在陳堯眼中難道她就成不守婦道了麼?並且他所的話里還將自己與童菲之間的進展拿來事,透露出他內心極度的不平衡,而這些,平時他都不曾表現過……

童菲語塞了,心里那被剝開的傷口又被撒上鹽,她不知道該怎麼向陳堯解釋了,他如此咄咄逼人,緒激動,她繼續解釋也只會被他認為是狡辯.

"算了,陳堯,我們都別提這件事了好嗎,大家都冷靜一下再."童菲完就轉身往廚房走,想著去盛飯給他吃了,但是……

就在童菲剛跨出一步,陳堯陡然大力將她往懷中一帶,力大無窮,帶著一股殘風卷云的氣息將她淹沒,下一秒,她的下巴被陳堯狠狠攫住,wen落下時,她整個人就像是炸毛一樣差點跳起來,潛意識里滋生出的自我保護意識在憤然抵抗他的侵襲!

童菲驚駭了,想不到陳堯居然會這麼野蠻,她不顧一切地奮力掙紮,可他兩只手固定住她的臉,讓她無法動彈.沖天而起的憤怒在童菲腦子里沖撞,心底有個聲音在拼命尖叫,呼救……

這不是侶間的溫存,這是報複式的,是在宣泄他的不滿和怒火,就因為他覺得童菲和杜橙先前在房間里肯定wen了,所以他控制不住內心瘋狂的嫉妒,也要用同樣的方式來實現,找回點心里平衡,可他不知道,哪怕僅僅是一個親wen,對一個行為檢點的女人來,是格外珍貴的東西,而他卻用這麼不尊重的形式,她怎能接受?

這拉鋸式的對抗,陳堯忽然松開了她的唇,但兩手卻不放開她的臉,陰狠地問:"掙紮什麼?我是你男朋友,難道連親一下都不可以?是不是只有杜橙才能讓你心甘願,而我就不行?"

童菲劇烈翻湧的緒還未平複,卻又遭到男人如此帶刺的質問,這無疑是在她被撒了鹽的傷口上再來一把辣椒粉,就算忍耐力再好都會被氣得跳腳.

"你住口!"童菲終于發飆了,怒目圓瞪,用力推開了陳堯.

陳堯在氣頭上,童菲的反抗更加激起了他想要征服的念頭,眸光一狠,作勢就要沖上去再故技重施,可就在他剛要抓到童菲的肩膀時,只聽門口傳來一聲驚呼,隨即一個嬌的身影跑過來毫不猶豫地擋在了童菲面前……

"你要干什麼?"杜芊芊就跟刺猬一樣戒備地瞪著陳堯,她手里還提著菜,可這絲毫不妨礙她護住童菲.

童菲臉色一變,又驚又急,急忙拉住杜芊芊,笑得有些勉強:"芊芊,我們沒事,我們只是……"

"什麼沒事啊,我剛才都看到了,他強占你便宜!"杜芊芊怒視著陳堯:"你還是男人嗎?別人不願意你還親,那跟流.氓有什麼區別?"

杜芊芊已經猜到這個男人一定就是哥哥所的那個……童菲的男朋友,老男人.她這是買好了菜回來,剛巧先前杜橙出去時沒有把大門關好,她才能直接進來看見剛才那一幕.

陳堯原本漲的臉此刻變成了青色,再變成蒼白,杜芊芊的出現就好比是當頭棒喝,將陳堯差點失控的緒給及時拉了回來,聽到流.氓二字,一盆冷水當頭澆下,陳堯臉上憤怒和猙獰的表一下子就消失了,瞬間浮現出痛苦和悔恨之色,像個做錯事的丈夫一般軟了下來,乞求地望著童菲:"對不起……我錯了……我鬼迷心竅了,我該死,我一時沖動……我不該那麼對你,原諒我,童菲……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因為太在乎你,所以才……"

認錯,道歉,乞求原諒,這一系列的轉變太突然,童菲和杜芊芊不禁面面相覷……實在有點驚訝,這男人"悔過"得也太快了吧?

陳堯又變回那個溫柔親切的陳堯了,之前的沖突好像隨風而逝,他對童菲的懺悔確實讓人難以忍心再責備他.

杜芊芊可不是童菲,對這個老男人沒好感,她當然不會掩飾了,大眼滴溜溜一轉,哼哧哼哧地:"你別以為道歉就行,誰知道你會不會有下次啊?"

"不會了不會了,絕不會有下次,我……我對童菲是真心的,我只是太緊張她了,剛才只是個的誤會,過去了就沒事了,童菲,相信我好嗎?"陳堯真急了,一抬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啪!!

清脆的響聲讓人不由自主地打個寒顫,這人對自己還真下得了手啊!

童菲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雖然剛才是很氣憤,但想到畢竟是自己跟杜橙的事先影響到了陳堯,他發火是有可原.他為了乞求她原諒都能自己打自己巴掌了,她的心如何還能再硬得起來.

本著息事甯人的想法,童菲不想再持續這僵局,擺擺手:"算了算了,沒事,我們吃飯."

陳堯一聽,頓時大喜,露出松口氣的神,上前去親切地扶著童菲,溫柔地:"你先去坐著,我去端菜."

童菲不語,只是微笑點頭.

陳堯進去廚房了,杜芊芊望著他的背影,連連扁嘴,皺眉:"學過變臉的嗎?緒前後轉變好快……"

喃喃低語,但童菲還是聽到了,心里一暖……杜芊芊這丫頭,也不枉相識一場,師生一場,確實是個貼心的可人兒.

"芊芊……"童菲柔柔地喚一聲,伸手拉著杜芊芊,像哄孩子似的,捏捏杜芊芊紛嫩的臉:"別生氣了,乖啊……我知道你是護著我,關心我,不過你放心,我有分寸的,今天的事,也不能全怪陳堯,事出有因,其實他平時都很溫柔的.兩個人交往,相處,理當要互相體諒,包容,有些事忍一忍也就好了,放心,我是童菲,是女漢子嘛,在男人面前我吃不了虧的!"

這話不知是在寬慰杜芊芊還是安慰她自己,只是里邊隱隱有一絲淡淡的無奈.

忍一忍就好了,這是很多人的想法,可有些事忍耐的結果是真的過去了還是成為彼此心中的隔閡呢?

杜芊芊嘟著嘴,沒再多什麼,實際上她知道哥哥走了,而陳堯在,她就沒心思再待下去,當然飯也不吃了,把買的菜放下就閃人.

這的屋子里又只剩下童菲和陳堯,他的緒恢複正常之後,對童菲更是呵護備至,越發溫柔,越發體貼,好像某些事沒發生過似的.,

童菲見他這樣低聲下氣,也就不再提起了,相信以他的成熟穩重,應該是想通了.氣氛又變得輕松和諧,陳堯一邊吃飯一邊給童菲講笑話,不難看出他是想要討好童菲,怕她不原諒,不高興.

童菲知道陳堯的心思,而她也沒有想為難他.都是成年人了,遇到事總不能意氣用事,理解和尊重都是互相的,誰都有犯錯的時候,只要知道錯,知道改正,那不就能繼續相處了麼?

"陳堯……"童菲露出認真的神色,放下筷子,顯得有點嚴肅.

"我已經跟杜橙過,我和你會結婚,所以你請放心,我答應過不會跟孩子的爸爸有感上的瓜葛,我會做到的."

陳堯愣住了,隨即驚喜地抱住了童菲,激動地:"童菲,我不知道你跟杜橙這麼了,我要是知道的話我一定不會誤會你的……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我保證會是個好丈夫,保證一輩子都疼你愛你!"

男人的"對不起",男人的保證,連珠炮似的出來,信誓旦旦的承諾,女人少有不觸動的.只不過他得太過順溜了,就好像是習慣了一般,而這承諾的內容真的可以實現嗎?只有交給時間去驗證了.

一頓飯吃完,陳堯忙著收拾碗筷進廚房,童菲也在幫著擦桌子,之後也跟著進去廚房了,兩人話之間也沒留神外邊有異響……

"女兒,快出來幫個手!"低沉的男聲帶著一點焦急,傳進童菲的耳朵里頓時驚了她.

顧不得那麼多,童菲急忙出去看個究竟……原來竟是父母回來了,而父親正被母親扶著,腳上還纏著紗布.

"爸!"童菲扶著父親的另一只胳膊,在沙發上緩緩坐下來,見父親一臉痛苦的神,童菲心里揪得緊緊的.

"媽,爸這是怎麼了?"

童母是個老實巴交的女人,性格溫順,並且有個愛哭的毛病,見女兒這麼一問,她的眼眶立刻就了.

"都怪我……今天在店里,我不心把菜刀給掉下去了,剛好就掉在你爸的腳背……"童母自責極了,眼淚忍不住就流了出來.

童菲聞,只覺得心髒的位置猛地抽了抽,緊跟著就是胃部一陣不適……因為她想到了父親當時被傷到的景,想到那鮮血淋淋的畫面.

"媽……"童菲才剛喊出這個字,臉色陡然一變,一下子沖進浴室去了,然後童父童母就聽到里邊傳來嘔吐的聲音.

童父腳傷還痛著,但他更擔心女兒,黝黑而又粗糙的臉頰上呈現出擔憂的神色:"淑芬,你快去看看女兒怎麼了,是不是病了."

童母忙不迭地進去了,可沒看見廚房里還有個人呢……

不一會兒,童菲在母親的攙扶下走出了浴室,但人的精神狀態已經是十分糟糕,臉色白得跟牆壁差不多,還發青.

于是乎,父女兩人都坐在了沙發上,並排坐著,均是一副萎靡的樣子.

童母正要追問,卻見丈夫臉色不對勁,直勾勾地盯著她後方.

"建剛,你……"童母下意識地回頭望去,見到的正是剛從廚房出來的陳堯.

兩位家長當場石化了,怔忡,望望陳堯,再望望自己的女兒,眼中均寫滿了大大的問號.

童菲剛緩過勁來,這下也不禁暗暗緊張……看來今天是躲不掉了,必須向父母交代,紙包不住火啊.

陳堯還穿著圍裙,一邊脫一邊禮貌地向童菲的父母鞠躬,格外恭敬:"伯父伯母好,我是陳堯,初次見面,不勝榮幸."

果然是成熟穩重的男人,臨危不亂,不動聲色,絲毫沒有慌張,反而是顯出一種鎮定和大氣.

童菲的父母也很快從驚詫中回過神來,縱然是初次見面,可對方這麼有禮貌,他們的印象分也就自然不會低了.

"哦……陳啊,快坐快坐"童母熱地招呼,同時也給丈夫遞眼色,意思是讓他別只顧傻愣著.

童父本就是個憨厚的男人,知道這是女兒的朋友,他也不再那麼驚奇了,客客氣氣地招呼,只是因為腳傷,他表還是有些勉強的,顯然是在忍著痛.

陳堯坐下之後,輪到童菲坦白了,她朝陳堯瞄了一眼,微微點頭,然後才心翼翼地對父母:"爸,媽,其實……這位,是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

"男朋友?"

兩位家長異口同聲驚呼,不可置信地盯著陳堯,十分震驚.太意外了,這男人看上去應該比童菲大很多,怎麼會是她的男朋友?

"爸,媽……你們聽我,事是這樣的……"童菲見父母臉色有異,趕緊地解釋,將自己和陳堯從第一次見面到後來答應跟他交往,都了,只是還沒進到最勁爆的話題……懷孕.

童父童母臉上的神色幾番變換,一不發地聽童菲完,一直都瞅著陳堯,表複雜,可以想象他們的心是怎樣的翻湧不息……

陳堯表現出了很大的耐心,沒有亂插話,只是靜靜地聽著,看起來那麼老實,溫柔.

終于童菲完了,屋子里陷入了短暫的寂靜,她父母都是皺著眉頭,顯然對這件事的態度不容樂觀.

身為家長,怎麼可能會樂觀得起來,女兒交了一個比她大十五歲的男朋友,這能是件事麼?最令人難以接受的是,女兒居然要跟這個男人結婚?

老一輩的人思想比較傳統,首先就無法認同這麼快的閃婚,再有就是陳堯的年齡……

"哎……你真是……胡鬧!"童父重重地歎氣,眼中的痛惜之色讓童菲心里咯噔一下.

夫妻倆的脾氣都還算不錯的了,可在童菲這件事上,他們一時間無法接受現實,態度肯定不會明朗的.

"菲菲,女兒……你交男朋友都一個多月了才告訴我們,都決定要結婚了才,你們這是尊重父母的表現嗎?真是……太讓我們失望了!"童母的責備,更多的是一種惋惜和心痛,她是母親,直覺告訴她,這事沒那麼簡單!

童菲頭皮發麻,早就有心理准備當這件事被父母知道時會是怎樣的難捱,可即使艱難也不得不去面對.

"媽……爸爸,女兒不孝,沒能早些告訴你們.我跟陳堯交往的時間是比較短,才一個多月,照理是應該再繼續了解了解對方的,但是……我這肚子……"童菲強忍酸澀,低頭輕撫著腹,嘴角的苦笑越發深濃,深呼吸了一口氣,還沒待出口,陳堯接話了……

"伯父伯母,童菲的肚子不能等,她……懷孕了."陳堯一語驚人,將兩位還處于震驚中的家長給炸了個頭頂開花!

"懷孕?!"童父驚呼.

"是懷孕了,孩子不是我的,但是我們決定結婚."陳堯干脆全招了,衣服視死如歸的架勢.

童菲蹙眉,陳堯太急了,她都還沒呢,打算一件一件交代的,可他……

陳堯的話無疑是又一記重磅炸彈!兩位家長終于坐不住了,童父急之下忘記自己的腳傷,蹦了起來但立刻就又摔倒在沙發.

"你們……你們……你們想氣死我啊!"童母大口大口地喘氣,哀嚎一聲,捂著胸口,臉色十分痛苦.

"媽……別激動,別嚇我啊……媽!"童菲驚慌地大叫,但是,童母本來就有身體不好,這下可是真的給氣得背了過去……

======呆萌分割線======

M國佛羅里達州某農場.

綠油油的草坪被白色柵欄圍起來,外邊是一條蜿蜒的公路,一輛黑色轎車正遠遠的駛近,看樣子是要進農場的.

在那棟三層住宅的旁邊,馬棚背後,是一片青青的菜地,慈祥的老人戴著一頂遮陽帽,正在給蔬菜澆水.

黃昏的農場就像是一幅鍍上了金邊的油畫,在夕陽的光暈中充滿了甯靜的美感,散發著自然祥和的氣息,猶如世外桃源一樣讓人的心靈得到無比的放松與愜意.這里沒有快節奏的生活,沒有緊張的氛圍,沒有世俗洪流,沒有現實的碾壓,沒有利益和紛爭,這里是一個充滿了溫馨快樂的家園.

澆菜的老人當然就是晏鴻章了.初來時他也不習慣,但在水菡和晏季勻為他開辟出一塊菜地之後,老人感覺自己又有了精神寄托,有事可做了.

不僅是他,水菡和晏季勻在剛到這里時,也是不適應的,總覺得這里不是在國內,入眼的不是自己熟悉的事物,仿佛有點隔閡揮之不去,但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他們才發現,原來,身在何處,並不是最重要的,關鍵是跟什麼人在一起.

有愛人和家人在身邊,天涯到處都是家.

晏季勻的治療進展緩慢,這剛從瓦格醫生那里回來,開車的是洪戰,晏季勻躺在後座,水菡坐在他旁邊.

他的臉色不太好,今天瓦格醫生給晏季勻加大了藥劑的份量,並且還加了兩種輔助的藥,這使得解藥的效果更加猛烈了但晏季勻在那十多分鍾的時間里所受的痛苦也有些大.

車子在緩緩駛向農場車庫的方向,水菡透過車窗能看到草坪上孩子的身影和菜地里正在澆水的爺爺,一派溫甯的氣氛,讓她紛亂的心稍微有些緩和了.

每次看到晏季勻在治療中受罪之後,水菡都會有一段需要緩解緒的過程,就像現在……

上篇:續:你是不是要跟那個男人結婚!    下篇:續:暴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