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續:遭人嫉妒   
  
續:遭人嫉妒

這一聲"師傅",是穎發自內心的感激,她不是個嘴甜的人,可她會將所有報答的話都埋在心底,她只會用實際行動來做.

滾燙的熱淚滴在手中的百元大鈔上,穎因激動而顫抖,但她的背脊始終都挺得很直.

吳師傅沒有離開將穎扶起來,他接受了穎這一跪……在以前,師傅收徒弟就是有一定的儀式過程,跪拜,敬茶,那是最基本的,只不過今天比較倉促,沒有准備著拜師茶,可吳師傅是完全受得起這一跪的.這也是等于當著眾人的面行了個簡單的拜師禮.

"吳國力,你……"老板慍怒而不甘地瞪著吳師傅,心里很窩火,可就是不敢對吳師傅不敬.

另外兩個伙子.阿翔和鄭彬都是在這店里跟著吳師傅幾年了,可以是算半個徒弟吧,但吳師傅嘴里卻沒有親口正名宣布過,所以,這兩人如今一見穎居然一躍成為了吳師傅的親傳弟子,他們不僅是嫉恨,更多的是不服氣!

來這兒幾年為的什麼?就是沖著吳國力的名氣來的,想要接近他,最終成為他的徒弟,如果實現,前途一片光明,可這如意算盤最後卻打不響,被一個才來店里沒多久的洗碗工搶走了機會,他們怎麼可能不急,不恨?

"吳師傅,這不公平!"阿翔一臉不甘地.

鄭彬也是憤憤地:"為什麼我們跟了你三年你都不收?她只是個洗碗的,她憑什麼可以啊?我們辛辛苦苦干了三年,都是為了跟你學廚藝,憑什麼便宜了她!"

不只是這兩個伙子,老板也生氣,因為他侄子曾經想要拜吳師傅為師卻被拒絕了.這一行里想拜師的不少,可大家都聽吳師傅過不收徒弟的,現在竟收了穎,他們不鬧才怪.

數道憤怒的目光落在穎身上,活像是她從外星闖入地球搶走了屬于他們的寶貝一樣.

站在旁邊的兩個服務員和豔都在竊竊私語,眼神頗為怪異,有蔑視,有嘲諷,有不屑……

"怎麼回事,她一個洗碗的被吳師傅看中收了當徒弟,這也太扯淡了,阿翔和鄭彬哪個都比她強啊!"

"噓,聲點,現在人家是吳師傅的徒弟,你別亂話."

"呵呵……真是丑人多作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居然還能被吳師傅看上……"豔絲毫沒有為穎感到高興,反而是露出厭惡之色,這就有點不過去了……畢竟穎是她帶來的人,能被吳師傅收下當徒弟,那不是也讓她面子上有光?可她顯然不是這麼想的.

面對一群人的質疑和憤然,吳師傅面不改色,走到穎跟前,彎腰緩緩將她扶起,淡淡的眼神環掃眾人,露出少見的嚴厲,沉聲:"收不收徒弟,收誰當徒弟,那都是我的自*,旁人有何權力對我選擇的人三道四?我的徒弟怎麼樣,我了算.阿翔,鄭彬,你們跟了我幾年,學到的東西也不少,雖然不是我正式收的徒弟,但我可曾虧待過你們?你們搞清楚,我不欠你們任何東西."

這個其貌不揚的中年男人聲音不大,但卻有種隱隱的威懾力,這跟平時那個和藹親切的廚師大叔是判若兩人的,這才是吳師傅骨子里隱藏的屬于他的真本性.誰都看得出來吳師傅是動了真怒,他們那麼毫不掩飾地排擠穎,他這當師傅的怎能視而不見.

吳師傅是店里的頂梁柱,他一發火,連老板都要忌憚三分,立刻閉口不語了.其余人見老板都沉默,他們更沒資格再啰嗦什麼.盡管心里諸多憤怒不滿,可沒人敢真的跟吳師傅硬碰硬,若是得罪了這尊神,店鋪可就完蛋了.

穎也看到了老板他們拿吳師傅沒辦法,她心里難免有所觸動……雖然老板是給吳師傅發工資的人,可吳師傅的身份卻一點都不低于老板.這是因為吳師傅擁有高超精湛的廚藝,所以才會有底氣.如果將來她的烹飪水平能像師傅那樣,她還會像此刻這麼狼狽不堪嗎?還會被人辱罵被人看不起嗎?

尊嚴,從來不是別人給的,而是自己塑造的.只有自身獨立自強,才可以生存下去,才談得上維護自己的尊嚴.今天的穎,面對質疑和辱罵,都是沒有還口的能力,因為只是吵架沒用,只有做出成績,實現自我價值,才有資格去反駁別人的質疑.

今天的事就這麼告一段落,眾人散去了,吳師傅私下又交代了穎幾句之後也離開了店鋪.

這是穎人生路上有一個轉折點,是讓她在多年後都不會忘記的一天,有著特殊意義的一天.就是這一天開始,她將會跟著吳國力學習到川菜的精髓,那是菜譜和資料書上不會有的東西,是川菜的魂……

有人歡喜就會有人愁.豔從店里出來之後鬼鬼祟祟地溜到了前邊不遠處的巷子里,剛一進去,驀地一條黑影就竄出來抱住了她.

"阿翔別鬧……"豔嘴里發出嬌嗲的聲音,話是這麼,可手還緊緊抱著阿翔的腰.

昏暗的光線中,阿翔摟著豔,可臉上卻沒有陶醉的神,而是充滿了憤懣:"都怪你把那個丑八怪帶到店里,現在可好了,吳國力收她當徒弟了,我在這兒混了幾年還落得一場空,不定過幾天還會被老板辭掉!"

豔見阿翔這麼生氣,忙不迭的安撫,嬌滴滴的聲音一個勁地賠不是,在他臉上親了又親……

豔是有老公的,只是那個男人經常出差不在家,久而久之,豔就跟店里的阿翔勾搭上了.所以先前在聽到吳師傅收穎為徒弟的時候,豔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就是因為想到阿翔肯定會生氣.

"阿翔,那個丑八怪也是我媽當初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求我給她找工作,我才會把她帶來,誰知道她會被吳國力收下.阿翔你別這麼悲觀,她一個人孤掌難鳴,店里除了吳國力,可沒人會支持她的,想要替代你的位置,沒那麼容易!"豔急切的語氣中滿是討好的意味.

阿翔冷哼:"沒錯,我好歹也在店里混了幾年,就算我要走也不會是被一個洗碗妹擠走!"

"翔……別氣了,那個丑八怪不過是一時運氣而已,讓她先樂呵幾天,以後有她苦頭吃的,我們走吧."

"走,去你家!"

"咯咯咯咯……"

"……"

猥瑣的笑聲,兩人漸行漸遠,在他們眼中,穎是沒資格得到吳師傅的垂青,在他們心里,穎只是一只卑賤的螞蟻.只是他們不會想到將來的某一天,這只螞蟻也會蛻變的……

======呆萌分割線======

周末的時間對于大多數人來是愉快而可貴的,但某些盼著周末快點過去的人卻是很難熬了……因為星期一才是民政局上班的時間嘛!

杜橙的父母被他略施計之後無奈之下同意了他與童菲的婚事,當時是多麼的心不甘不願,沒少捶胸口惋惜,可既然答應就沒有余地,想反悔又怕會將杜橙逼得真跑去非洲,那才是夫妻倆最擔心的事.

所以最近杜澤濤羅美娟也消停了,知道杜橙每晚在童菲家住,知道杜橙在挑日子等著去民政局.大勢已去,還有什麼可掙紮的呢,看來兒子是除了童菲就不娶別人了.

不不願的,勉勉強強的,杜澤濤和羅美娟終于是肯登童家的門了……既然兩個人要結婚,當然家長要互相見見了,需要張羅的事還多著呢.

杜家和童家處于社會的兩個不同階層,雙方一見面,擦出了不少"火花",這就好比是"無產"和"資產"的碰撞,一大堆讓人頭疼的事接踵而來.

先是關于酒席的安排籌劃方面,杜橙的父母一派高高在上的樣子,而童菲的父母為人老實,不願傷了和氣,為了女兒將來嫁過去能跟公婆相處得融洽,他們盡量都在忍氣吞聲,但當談到兩人婚後所住的房子時,幾乎是進行不下去了,差點鬧得不歡而散……

杜橙的父母要給杜橙進行婚前財產公證,這一點,童家沒意見,童菲也點頭認可,但對方卻給兒子准備了婚房,房產證上只寫兒子的名字,一並劃入婚前財產公證里邊去.也就是,童菲嫁過去了之後啥都沒有,連塊磚都得不到,她和杜橙住的婚房只是屬于杜橙一個人的房子,跟她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童菲愛杜橙又不是為了他的家庭背景和財富,可杜家父母的做法實在欺人太甚,都同意兩人結婚了卻還將童菲當外人,像防賊一樣防著她,根本沒將她看作是一家人!這是她父母無法忍受的.

沒向杜家提彩禮的要求,可女兒嫁過去了之後一點保障都沒有,做父母怎能容忍.

商量,成了吵架,杜橙頭疼不已,等父母離開童家之後他還在安撫著童菲的父母,表示那婚前財產公證不是他的主意,他會回家服父母的.至于房子,當然也會有童菲的名字……

童菲現在才知道,原來結婚這麼麻煩複雜,牽涉到的問題還真不少,好在杜橙不像他父母那樣,否則她要抓狂了.

各種磕磕碰碰,終于在某個黃道吉日,童菲和杜橙去領結婚證了.水菡和晏季勻愣是為了等著看這一天才走,再拖下去的話,只怕晏季勻的毒要發作了.今晚跟兩位新人吃過飯之後,水菡和晏季勻就要帶著孩子去機場坐飛機返回佛羅里達州了.

童菲和杜橙領證比較低調,酒席要等到孩子出生之後滿月之後才會開辦.其實對于兩個經過層層波折才走到一塊兒的夫妻來,酒席是次要的,有了結婚證才算最要緊……因為,這麼一來,孩子出生後就有完整的家庭,不會是私生子了.

不少思想前衛的人一到結婚證就會十分灑脫地……不就是一張紙麼,有什麼了不起的.但其實這張紙還真的太重要了.愛都是自私的,愛一個人的話,除了兩相悅,還會想要對方賦予自己唯一性.而這樣的唯一性,只有結婚證才能賦予.愛一個人,就會想要跟對方出現在同一個戶口本兒上,想要能在所有人面前都敢昂首挺胸地這是我老公(老婆)!

今天的晚餐,只有幾個人,並且還不是在高檔餐廳里,而是在某一間川菜餐館……

童菲最近不害喜了,還很喜歡吃辣,經常都在懷念以前沒懷孕時當吃貨的日子.還是水菡了解她,為了滿足這位孕婦,提議找一家川菜館子去吃.

"蜀香味"以地道的特色川菜而口碑相傳,地方雖是很普通,可在本市在川菜館子里算是比較有名氣的了,吃過的人都覺得比星級酒店里吃得還更帶勁.

由于今天況特殊,就連梵狄都被邀請在列.這群人都是懂吃的,吃貨中的吃貨,知道要想吃到原汁原味的東西還就得在這種餐館里,發現驚喜的機會更高.比起在高檔餐廳,這又是一種接地氣的滋味了.

其實邀請梵狄是絕對應該的,童菲在被陳堯報複時,多虧了梵狄曾在那之前叫山鷹將童菲送回家,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梵狄是童菲和杜橙都很感激的人,今天是兩人領結婚證,雖還不是大擺筵席的時候,但請人吃飯是在在理的.況且水菡一家子晚上就要走了,這頓算是踐行.

梵狄一個人來的……至少表面上是這樣,可門外邊還有手下在守著,已經將這館子周圍監控起來,以防被記者騷擾.

晏季勻也有所准備的,早早地就叫洪戰留意了.

不得不這麼做,誰讓晏少曾經是那麼風光無限的人物呢,就算如今不是總裁了,可他的行蹤依舊會是媒體關注的,還有水菡,她是炎月集團第一位女總裁,後來辭去職務,她與老公均是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生經曆,記者最喜歡這種八卦了,若是被發現在他們在這里用餐,還有梵氏家族的老大在場,這畫面鐵定是明天耳朵頭條了.

事先包下了"蜀香味",所以現在到了吃飯時間卻只有這一桌,大門也被關起來了.

梵狄就坐在水菡對面,而檸檬就離開了爸爸媽媽的懷抱,粘著梵狄,坐在他身上晃蕩著兩只腳丫子,正津津有味地跟梵狄講著他自己在佛羅里達州農場里跟馬兒的趣事.

梵狄垂眸看著懷中這紛嫩可愛的娃娃,感受到這孩子跟他的感沒有疏遠,還是和以前一樣親,他心里湧起無限溫暖的懷,目光變得特別柔軟,忍不住伸手揉揉檸檬的頭發,眼底盡是*溺.

晏季勻看著兒子跟梵狄那麼親,他都有點嫉妒,不過想想親也就這一會兒,吃晚飯就要離開這里了,下次再回來也不准是啥時候,檸檬既然喜歡粘著梵狄,那就由他去吧.

"干爹什麼時候來佛羅里達州看我啊?我們一起騎馬馬……嘻嘻……"孩子稚嫩的聲音就像是鵝身上的茸毛,太惹人愛了,配上他天真無邪的笑容,那簡直就是有秒殺功能嘛.

梵狄隨口就答到:"嗯……"

這一聲,很輕微,但晏季勻卻是聽清楚了,不由得微微一皺眉,抬眼望去,正好梵狄也在看他,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彙,一下子就黏住了,彼此都用只有他們自己才明白的眼神在交流著——"你真要來佛羅里達州看我老婆跟孩子?"

"怎麼,難道你怕我去?"

"呵呵……我會怕?"

"呵呵……那不然我真去了你敢在你家農場接待我嗎?"

"你盡管來就是,老婆孩子都是我的,別人,沒戲."

"……"

兩個大男人在短短十秒的時間就用眼神交換了這些信息,然後各自別開視線,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繼續神態自若地跟人有有笑.

水菡緊挨著童菲坐,依依不舍的,有許多話聊不完,直到上菜了才被菜的香味給吸引住了,暫停聊天.

"哇……"童菲看著眼前這兩盤涼菜,頓時直吞口水兩眼放光.

杜橙見狀,立刻提醒道:"這個不適合孕婦吃,你看看就行,聞聞也可以,但是不能吃."

童菲聞,苦著臉,十分不甘地望著這誘.人的食物,忍了又忍.

川菜的核心之一就是油,這涼拌菜大部分都需要油來出味,好不好吃,就看這油熬制得夠不夠香.

而這間餐館的油可以是一絕,在其他地方吃不到這樣香得連舌頭都恨不得吞下去的油,只是聞著就食欲大動,難怪童菲忍得那麼難受了.

緊接著又上了兩道素的涼菜,這回杜橙沒有阻攔,望著一臉苦憋的童菲:"老婆……這個你可以吃的."

本來童菲還苦著臉,可一聽杜橙這麼親昵地呼喚她,心里一下子就甜滋滋的,圓圓的臉蛋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老婆",這普通的稱呼卻是童菲盼了好久好久的,不禁含脈脈地望著杜橙,不自禁:"老公……"

這新婚夫妻甜甜蜜蜜的樣子真是羨煞旁人了,確切地,旁邊還有個單身未婚的男人呢……

可梵狄對于這種親熱鏡頭的反應十分淡定,像是沒看到一樣,繼續跟檸檬玩.

就在這時,門口人影一晃,走進來一個穿著黑色衣服帶孩兒的女人……是蘭姐來了!

黑色,襯托出蘭姐的高貴神秘,更反襯出她白希如瓷的肌膚,比起那些九零後的妹妹們,她可是一點都不遜色.緊致光滑細毛孔,不知道的人很難猜出她的實際年齡.舉手投足之間自然流露出年輕女孩子所不具備的女人味,淡淡的嫵媚風有著別樣的魅力.

"嫣嫣!"檸檬一聲歡叫,從梵狄腿上跳了下來,直奔向蘭姐身邊的女孩兒.

嫣嫣肉墩兒瞪圓了眸子驚訝地看著檸檬,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檸檬一個熊抱抱住了.

"吧唧……"清脆的響聲,檸檬很熱地親了嫣嫣一口.

全場短暫的安靜三秒之後,一通爆笑聲響徹整個餐館,杜橙和梵狄是第一次見到檸檬親一個跟他差不多大的女孩兒,不得不佩服,那家伙比在座的大人還要彪悍.

"啊哈哈哈哈哈……這叫啥?有其父必有其子!晏少時候就這副德行,哈哈哈!"杜橙笑著爆料.

梵狄也是笑得不行了,感歎到:"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

水菡和晏季勻只能互相對望,兒子怎麼一見到嫣嫣就這麼好動了,才六歲呢!

嫣嫣急了,滿臉通地推開檸檬,想要像上次那樣躲在蘭姐身後,可檸檬這家伙很不客氣地拉住嫣嫣的手:"快點,我們玩一局再吃飯!"

玩一局?嫣嫣果真被檸檬的話吸引了,轉移了注意力,瞬間將剛剛被檸檬親的事拋在一邊……

這就是伙伴的魅力,是大人無法代替的.這種樂趣和共鳴,只在伙伴身上才有.孩子的心是純淨的,沒有大人那些複雜的心思,只知道順著自己的本心走,喜歡跟這個伙伴玩,哪怕是才見第二次,但就好像是很早就認識一樣.

蘭姐暗暗歎息,心疼嫣嫣,這孩子只有檸檬這一個伙伴,檸檬走了之後,嫣嫣又會變得更加孤單了……

人已經到齊,熱菜陸續上了.這在座的每個大人可都是吃過不少山珍海味的,要滿足他們的胃口並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別是晏季勻和梵狄,能被這兩人贊聲好,太稀少了.

可今天這餐館卻是給了大家驚喜,看著一道道菜上來,色香味俱全,饒是這幾個嘴刁的人都忍不住會點頭稱贊.

梵狄是來過一次的,上次山鷹帶他來,還遇到過洛琪珊呢.

能讓梵狄吃過了還清楚記得的餐館,很稀少,可他還記得那次吃過的麻婆豆腐和回鍋肉……

為了讓客人吃得滿意,廚房里的人還在忙碌著,其中有一個單薄的女孩子身影,穿得很土氣,戴著口罩穿著圍裙,正在師傅的吩咐下,負責炒一道菜,而她不會知道外邊桌上的客人,不只是有梵狄,還有曾經在鎮上的季師傅……【六千字!】

上篇:續:貴人相助    下篇:續:他和她,近在咫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