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續:忍不住想逗她   
  
續:忍不住想逗她

也奇怪,在梵狄最疲勞最失落的時候,想接接地氣,最先想到的竟是蜀香味餐廳?

那一口純正的辣,純正的味道,每次吃起來都能讓他心大好,就連那怪異的口罩女,現在想起來也不覺得討厭,反倒是會莫名地揚起嘴角.是呵……那口罩女不知是不是天賦異稟,在他面前從來都沒有顧及過他的身份,她敢跟他較勁,敢在公館外偷窺,敢跟他對著干,在她面前,他就覺得自己不是梵氏家族的掌舵人而是個普通的甚至有點肚雞腸的男人.

而他最不想記起的就是自己的身份,遇到不將他放在眼里的女人,他反而感覺更輕松.

身份,家族,重擔……這些將梵狄壓得喘不過氣來,在一場危機過後,釋放壓力的方法就是吃個舒服,然後美美地睡上一覺.

梵狄從甲板上站起來,身子一晃,眩暈的感覺襲來,下意識地伸手扶住了欄杆……梵狄使勁甩甩頭,這才想起自己從昨天到現在只睡了不到三時,今天的午飯也沒吃,精神狀態不佳,加上發生了卡布他們的事,讓他精力消耗過度,所以現在有點頭昏眼花了.

最主要是這次揪出了三個叛徒,讓梵狄痛心疾首.別看他沒在兄弟們面前表露什麼,實際上內心承受的打擊卻是不.

此時此刻,在城市的某一處,有人已經得到了最新最快的消息,關于金虹一號上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傳到了幕後指使人的耳里.

"真是一群飯桶!"光頭一拍桌子,怒罵道.

另一個戴著墨鏡坐在角落的男人卻是顯得格外沉靜,暗淡的光線里看不出他真切的表,但他身上的陰寒之氣很濃,墨鏡下的那雙眸子里盡是一片陰騖.

"梵狄太狡猾了,原本我就沒指望卡布他們能成功,可你非要這麼做,現在知道了吧,要對付梵狄,這種手段根本不行."

"呸!我還不信了,他能有三頭六臂?這次是策劃失誤,下次我們……"光頭很不服氣地啐了口唾沫.

另外那個男子聞,桀桀地笑起來,陰森異常:"下次?下次難道還打算派人上去砸場子?你覺得有用?"

光頭氣憤地咬牙,使勁撮著那沒頭發的頭皮:"那你怎麼辦?"

"稍安勿躁,這次金虹一號的事,雖然我們沒成功,但對梵狄也算是種打擊.接下來,我們再等等,到他婚宴那天,好好演一出大戲,如果能湊效,金虹一號才可能真正地落到咱們手上!"

光頭一愣,隨即心領神會地笑了,笑得很是猖狂,仿佛看見了金虹一號那雪山般的船身在太陽下閃閃發光,而這座海上移動六星級豪華游輪,不久的將來會屬于他嗎?光想想就能讓人激動不已了……

======呆萌分割線======

大約四十分鍾後,蜀香味餐廳.

門口停著一輛黑色豪車,司機下來進餐廳點了三份菜,是要打包,並且還指定是要由"林凡"來做菜.

不用,肯定又是那位帥到人神共憤的男人派來的手下……嘖嘖,不只是帥,還有錢有勢!秋霞懷著羨慕嫉妒恨的心去了廚房,告訴穎.

穎忍不住偷偷在廚房門口去張望了一下,看見往常梵狄坐的位子上此刻卻坐著另外的男人……這人穎認識,在梵氏公館里住的那段時間里,她跟梵狄的手下混得比較熟,大家都當她是梵狄的女人.

不是梵狄親自來?穎心里嘀咕了一句,也沒多想,還以為是梵狄不想跑來,所以才叫手下來打包.正當穎准備轉身走開時,卻見那男人起身往這邊走來……他是要上洗手間.

男人一邊走一邊在接電話,穎不是有意偷聽,只是潛意識里不由自主地豎起了耳朵……

"什麼,老大回公館了?好,我一會兒直接把菜送去公館.不過,山鷹,老大真的沒事嗎?剛才暈倒在甲板上了,現在剛醒就要吃辣椒,恐怕不合適吧,要不我讓這邊的廚師別放辣椒了?"男人還挺細心,覺得梵狄現在吃辣椒對身體不好.

沒錯,梵狄那家伙先前是想自己去蜀香味餐廳,但是他在甲板上暈倒了,沒幾分鍾又醒來,吩咐手下來這里給他打包.

山鷹在電話里吩咐了幾句,這個男人頻頻點頭,掛了電話,卻沒有特意要求不要辣椒,估計是山鷹老大就是想吃辣椒,不要不行.

"哎……我怎麼感覺老大像是孕婦似的,人都病倒了還非要吃辣椒,不吃就不舒服……"這男人聲嘀咕著進去洗手間了.

穎躲在暗處,混亂的腦子難以平靜.

梵狄暈倒了?他病了嗎?

穎回到廚房,一顆心開始七上八下惴惴不安,滿腦子都是梵狄的影子.這完全是種不受控制的緒,無意中聽到他暈倒了,她哪里還能淡定,恨不得馬上就能飛奔到他身邊去照顧.

但想法僅僅是想法而已,穎沒有忘記自己目前是什麼處境,她對梵狄的愛只能藏起來,就當那是上輩子的事.可以默默擔心他,緊張他,卻不能像以前那樣陪伴在他身邊了.

這種事還輪得到她嗎?還有個漂亮得像明星似的女人呢,她和梵狄很快要結婚了……

雖然不能在他身邊,但穎還是有辦法表達對他的關心……雖然她成長了不少,可骨子里有些東西始終不會變的.

于是乎,這三道菜就被穎改動了一下,跟平時的做法不同了.以前穎在伺候梵狄的時候就經常不按照梵狄的吩咐去做,他要是哪天咳嗽了感冒了或是哪里不舒服,她會很在意飲食方面是否合適他當天的身體狀態.因此就會出現她和梵狄唱反調,她會在他耳邊嘮叨,告訴他該吃什麼才是有益的……

不到半時,穎將三份菜打包好了端出來.她依舊是平時的形象,劉海遮住額頭,口罩遮面,梵狄的手下也不可能會認出她是穎,但卻記得她是某天到梵氏公館給梵狄送外賣的人.

男人接過外賣,略帶驚訝地看著穎:"是你?哈哈……就是你那天來送外賣,讓我們老大吃癟!"

穎一僵,尷尬地愣在原地,點頭搖頭都不對,只能沖男人眨眨眼睛,裝無辜,那眼神好似在:我不是故意的!

"咦,這是什麼?"男人從外賣的塑料袋里拿出一杯包好的東西.

"飲料?"男人疑惑地問.

穎捂著嘴,含糊地:"本店免費贈送的鮮榨果汁."

她得很快,加上可以壓著聲音,這麼短短一句話,對方還聽不出來這聲音會是熟人的.

"鮮榨果汁?呃……不錯."男人爽快地給了錢,揮揮手,快速離開了餐廳.

穎望著門口的車子啟動,消失,她的心也跟著飛到了梵狄那里……他現在況怎麼樣了?

牽掛一個人的滋味不好受,尤其是默默的牽掛,無人可傾訴時,更是一種精神上的煎熬.穎越是想斬斷絲就越會發覺,愛,深入到骨子里,已是如影隨形……

不一會兒,梵狄的外賣到了,他躺在自己房間里,整個人看上去有些虛弱,原本粉潤澤的雙唇也變得暗淡蒼白,難掩的憔悴,但即使這樣,他依然有著令人心悸的美,如一幅山水畫,淡雅有遠,呈現出與平時截然不同的氣質.

這是心力交瘁的征兆,他也不是鐵打的,最近瑣事繁多,加上今天這一出突來的危機,他一時身體不適,這也是正常現象.

Chuang上放著橫放著一張桌子,上邊擺著剛買回來的外賣.三個菜,一份有肉,兩份是素,外加一杯鮮榨果汁.

梵狄蹙著眉,看著眼前這三份菜,臉色不太好……居然,沒辣椒?怎麼可以沒辣椒呢,他就是想吃辣椒,想吃蜀香味地道的川辣味,所以才叫手下去買的,可現在,經過他仔仔細細的觀察之後,確定,這菜跟平常吃的不一樣,明顯做法變了,只有幾顆切碎的燈籠辣椒,那對梵狄來就是"無辣".

但他確實餓了,當即也不管那麼多,壓抑著內心的薄怒,一口一口將菜送進嘴里.

嗯?梵狄再次驚詫……怎麼,沒辣椒還能這麼好吃?他是無辣不歡的人,每天都會想吃辣椒,除了穎以前常和他對著干,有時不給他辣椒吃.

雖然這菜沒辣椒,但口味卻不差,竟然有另外一種美味,這到是讓梵狄有點驚喜.

本來想喝其他,但看到有一杯果汁,梵狄沒想太多,端起來直接往嘴里灌……爽口,好喝!

可口而清淡的飯菜,加上一杯新鮮的果汁,這頓飯吃得真舒服,梵狄吃完了之後半躺著用牙簽剔牙,腦子里不自覺地浮現出了口罩女的身影.神差鬼使的,他興起了逗一逗口罩女的念頭……

梵狄潛意識里將自己這種莫名其妙的行為解釋成是太無聊了才會做的.

像上次一樣,打過去餐廳是豔接的電話,梵狄讓她叫林凡來聽.

"喂,林凡,我問你,為什麼今天的菜你沒放辣椒?你知不知道我沒辣椒就沒胃口?你,是不是你故意不放辣椒的,想整我?"梵狄沒覺得自己怎麼就變得好像個無賴了呢,他還一本正經的著,仿佛真的是吃得很難受,實際上面前的三個盤子都空了!【一萬字,求月票!】

上篇:續:又一次背叛    下篇:續:誰都不能代替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