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續:驚喜,又懷上了!   
  
續:驚喜,又懷上了!

的客廳里,隱隱充斥著幾分緊張的氣氛,蘭芷芯和亞撒兩人互不示弱地瞪著對方,而嫣嫣就坐在媽媽懷里搖晃著兩只腳丫子,手還拿著她的玩具錘子十分警惕地盯著亞撒.

這不點兒儼然成了媽媽的保護神了,先前亞撒在壓著蘭芷芯的時候還得意地蘭芷芯的男人不敢出來揍他,可那里會想到,確實沒男人出來,但卻有嫣嫣為蘭芷芯出頭,並且,他要怎麼跟孩子解釋他不是在欺負人?

短暫的沉默使得蘭芷芯心里砰砰直跳,她知道嫣嫣是不會亂話的了,但她要怎麼將眼前這男人搪塞過去?

蘭芷芯低下頭,濃密的睫毛掩去了她眼中的無奈之色,淡淡地:"嫣嫣的爸爸媽媽工作很忙,所以這些天我在家養傷,他們順便就把孩子送來我這里,一會兒下班了會來接嫣嫣."

原來如此?亞撒聞,看向嫣嫣的眼神里又多了些憐愛.只是,嫣嫣那雙澄淨的藍眸子里分明是一副全神戒備的架勢,好像亞撒是外星人入侵似的.

亞撒其實對嫣嫣這孩子有著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很喜愛,可孩子似乎對他有些誤會.

不甘心啊!亞撒看著蘭芷芯抱著嫣嫣,忽地感覺這老女人很幸福,萌娃跟她那麼親.

"嫣嫣寶貝兒……"亞撒俊朗的面容上滿滿的笑意,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和藹可親,蹲在嫣嫣面前.

"你要做什麼?"嫣嫣睜著亮亮的大眼,蹙著眉頭的樣子可愛極了.

"我是想跟你,剛剛我不是在欺負蘭芷芯,我在和她捉迷藏呢,所以,你不要害怕我,我不會傷害你們的."亞撒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柔和,大不慚地著自己是在"捉迷藏",立刻惹來蘭芷芯一記白眼.

"捉迷藏?"嫣嫣下意識地扭頭望望蘭芷芯,略顯疑惑.

蘭芷芯不得不佩服亞撒這貨的臉皮真是超級厚,可是她如果對嫣嫣其實亞撒就是在欺負人,怕這孩子又揮著手里的玩具錘子沖過去了……她只希望亞撒能快點離開.

"那個……我沒事,嫣嫣不要擔心,我跟這個叔叔是在鬧著玩呢."蘭芷芯嘴上這麼,可還是對亞撒投去一個鄙夷的眼神.

亞撒扁扁嘴,意思是:算你識相,沒亂話.

嫣嫣看不懂大人的眼神,可是聽到蘭芷芯那麼了,嫣嫣那鼓鼓的粉腮才軟了下去,摸摸錘子,臉上表一松,聲嘀咕:"真是個怪叔叔……"

雖然嫣嫣得很聲,但亞撒還是聽到了,先是以愣,隨即嘴角犯抽:"你我什麼?怪叔叔?又是蘭芷芯教你的是不是?你知道什麼叫怪叔叔嗎?我……我……"

亞撒冤枉啊,他可是對中文有著相當的研究了,一些網絡流行語也十分了解."怪叔叔"一詞可不是什麼好詞兒,普遍意思是指的對蘿莉有邪惡傾向的中年男子.

所以咯,難怪亞撒會郁悶啊,上次嫣嫣喊他是人販子,這回又他是怪叔叔,他能不憋屈麼?

"你什麼你,我可沒這麼教她."蘭芷芯很干脆地否定了亞撒的法.

嫣嫣嘟著嘴,清澈純真的瞳眸眨巴眨巴,怔怔地:"怪叔叔就是很奇怪的叔叔啊."

"……"

原來這就是嫣嫣的理論,她可不知道怪叔叔的寓意是什麼,對她來,就是簡單的,奇怪的叔叔.

亞撒這才松了口氣,臉色緩和了許多,不過,怎麼聽著怪叔叔三個字都很刺耳,別扭,渾身不舒服!

"嫣嫣寶貝兒,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那時候我們聊得很開心嘛,而且你看,我和你都有著同樣的藍眼睛,我們是不是應該成為朋友呢?"亞撒還真狡猾,為了跟嫣嫣親近一點,他就拿眼睛來事.

果然,嫣嫣露出了猶豫的神色……

蘭芷芯最了解嫣嫣,一見孩子這表,頓時感覺不妙……嫣嫣該不會是真被亞撒忽悠了吧?

"咳……嫣嫣,我跟他不熟,算不上朋友."

亞撒無視蘭芷芯的眼刀,繼續誘哄嫣嫣:"我跟她是不是朋友不要緊,咱們做朋友就行了,來,讓叔叔抱抱."

亞撒滿懷期待地向嫣嫣伸出了手,可是,嫣嫣卻往蘭芷芯懷里一縮……這孩子,除了蘭芷芯和外公外婆以及蘭芷芯的好友們,其他人想要抱她,難哦!

亞撒的兩只手就僵在空中,尷尬無比,他也總算是知道,嫣嫣這孩子沒那麼好哄,機靈著呢!

罷了罷了,今天這是丟臉丟到家,再繼續呆下去的話,亞撒不懷疑自己會被這一大一氣得咳血.

"蹭"地一下站起來,亞撒裝作若無其事地:"蘭芷芯,把我的手帕給我."

對啊,這貨是來拿手帕的,趕緊給他了,他就不會再逗留.

蘭芷芯嗯了一聲,抱著嫣嫣去了陽台……亞撒望著她的背影,留意到她的腿腳依舊有點不方便,他不由得心頭一緊,淡淡的一絲疼掠過.可隨即一想到蘭芷芯的男人還不知道藏在屋里哪個地方呢,他心里就會莫名地不舒服.

蘭芷芯將亞撒的手帕拿著,仔細端詳,確實上邊的刺繡很是精致漂亮,但這肯定不是他重視手帕的原因所在.是因為某個女人送他的,所以他才會緊張.

蘭芷芯心里微酸,自嘲地笑笑……亞撒不缺女人,有盧潔瑩,還有一個送手帕的,還有其他的她不曾知曉的一些吧.總之,誰愛上亞撒,只怕都會是黯然神傷的結果.這個男人的心,怎麼可能停住在一個女人身上?面對他,最好的辦法就是控制住,不動心,便不會傷……

亞撒接過手帕後還仔細檢查,確認是完好無損時才揣進兜里.

"蘭芷芯,今天是你請假的第八天,你已經超過一天的假了."亞撒恢複到公式化的口吻,嚴肅淡漠.

"我有打電話去公司再請三天假的."

"是麼?可是沒人向我彙報這件事."

"那或許是有同事忘記了吧,現在向你請假也一樣,我大後天去上班."

"哼……"亞撒不置可否,鼻子里哼了哼就轉身離開了.不過這也等于是默許了蘭芷芯請假.

走到門口,亞撒又想起了什麼,驀地回頭……

"喂,蘭芷芯,我警告你,今天的事不准出去,就連你的好姐妹們也不准,否則,扣發你的工資."

終于走了,只是有點灰溜溜的感覺……被嫣嫣盆友用玩具錘子打了,這事兒,他覺得如果是傳出去的話,鐵定會晏少他們幾個笑掉大牙,所以才會"威脅"蘭芷芯.

不過即使是這樣,亞撒還是覺得很懸……就算蘭芷芯不,那嫣嫣肉墩兒呢?他總不能也威脅孩子吧?哎……還是頭疼,自從最近頻繁與蘭芷芯有接觸之後就時常頭疼!亞撒有這覺悟了.

但不管怎樣,這貨的目的是達到了.手帕拿回來,還觀察了蘭芷芯的況,似乎沒什麼大礙了,只是腳上的傷還需要養個兩三天.

亞撒走後,蘭芷芯這才算是真的松口氣,抱著嫣嫣親了又親.

"好孩子,媽媽太愛你了!"

"嘻嘻……我也愛媽媽……媽媽我是不是很乖啊,沒有在那個藍眼睛叔叔面前喊媽媽."

"是啊是啊,我的寶貝最乖,最聰明了!"

"那媽媽可以獎勵我吃冰激凌嗎?"嫣嫣吞了吞口水,兩眼放光.

蘭芷芯平時是很控制孩子吃冰激凌的,因為嫣嫣還太,冰激凌吃多了怕會鬧肚子.

"冰激凌啊……現在這個天氣吃冰激凌是很容易感冒的,媽媽做果凍布丁給你吃,好嗎?"

"好啊……果凍布丁我也愛吃,只要是媽媽做的東西我都愛吃."這人兒的嘴可甜了.

孩子就是蘭芷芯最貼心的寶貝,快樂的天使,總是能給蘭芷芯帶來溫暖和愉快的心.母女倆之間的相處和互動都是那麼自然親切,彼此相依為命,誰都離不開誰.

======呆萌分割線======

對于有能力生二胎的家庭來,一個孩子顯然是不夠的,父母會想要給孩子添個伴,讓可愛的孩子不那麼孤單.

只是懷孕這事兒,還真是難以預料,有時沒有刻意安排卻懷上了,有時巴望著卻還沒動靜.

水菡和晏少從H回來也有些時候了,似乎還是沒有喜訊,靜悄悄的.也不知這夫妻倆啥時候才能如願地懷上第二胎.

這天,兩口子帶著檸檬去看電影,和孩子一起體驗一下溫馨搞笑的動畫片.

晏季勻現在是專職好老公專職奶爸,和老婆孩子一起出門時,時常都會看見他背著一個背包,里邊是裝的水和零食.

這麼個俊美非凡的男人在為老婆孩子服務,真是羨煞旁人啊,而水菡也十分享受現在的生活,兩人的感真是好得像一根繩似的.不了解的人會覺得不可思議,這樣結婚都好幾年了感不但沒淡反而更深的況,太少見了.可如果知道這夫妻倆的都曾經曆了怎樣的感曆程,就會知道兩人現在的幸福是多麼來之不易,之所以能曆久彌新的訣竅就是……珍惜.

電影院里,檸檬坐在爸爸媽媽的中間,一邊吃著爆米花兒一邊喝著果汁,時不時還咯咯咯地笑,看得很起勁.

晏季勻和水菡也是被電影這輕松的氣氛感染,只覺得仿佛都回到了童年的時光……但好景不長,水菡坐了大約半時左右就開始感到不舒服,胸口有些發悶,似乎胃部也有點不適.

水菡開始也沒太在意,想著或許過一會兒就好了,可是這樣的狀況沒有緩解,反而是越來越不舒服,她只能借著去上洗手間的空檔,出去透透氣.

"興許是久了沒來電影院,所以才會感到不適吧."水菡在洗手間里對著鏡子默默叨念著.但轉念一想,會不會是懷上了?

"不大可能……前幾天才買了驗孕棒回來測,是一條線呢……"水菡沖著鏡子里的自己搖搖頭,水靈靈的大眼流光溢彩,清新淡雅又不失女人的嬌美嫵媚,從她身上就能讀到兩個字——幸福.

從洗手間出去之後,水菡就在外邊椅子上坐了一會兒才又進去電影院里.

又過去一時,電影散場了,燈亮的時候晏季勻才看到水菡原來已經在座位上睡著了.

真不想吵醒她,可這是公共場所.

晏季勻也不管有沒有旁人看著,湊近去在水菡臉上親了一下,這才輕聲:"老婆,電影散場了,醒醒."

水菡迷迷糊糊聽到有人在耳邊話,溫柔極了……睜開眼就看見老公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唔……回家……"水菡嘟噥著,嬌憨的模樣十分逗趣.

一會兒到了車上,水菡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沒過多久又昏昏欲睡,也不知咋的今天會感覺那麼疲倦.

晏季勻在開車,時不時扭頭看看水菡,見她閉著眼,腦袋耷拉著,便叫檸檬將座椅為水菡放下來,讓她可以躺得舒服點.

檸檬動作麻利,輕車熟路地為媽媽講座椅放下,這家伙如今也學會照顧媽媽了,水菡有老公和兒子的疼愛,這日子可真是太愜意了.

檸檬望著爸爸的後腦勺,再望望熟睡的媽媽,腦袋瓜子里不知在冒起什麼奇思妙想,貼近了爸爸的耳朵,悄聲:"為什麼媽媽今天好貪睡,是不是你們昨晚睡得太晚?你們又做運動了嗎?"

檸檬口中的"運動"還真是單純的運動,不是指的成年人之間某種"運動",只因為這家伙有時會聽到爸爸媽媽的臥室里傳來奇怪的嗯嗯啊啊的聲音,問爸爸,爸爸總那是在跟水菡一起做健身運動,但實際上是在做啥,也不好讓孩子知道啊……

可檸檬現在見水菡貪睡,精神不好,就認為是昨晚媽媽和爸爸做運動過量了.

"咳咳……咳……"晏季勻差點被兒子的話嗆到,趕緊解釋:"沒有……昨晚我和你媽媽都睡得很早."

這話是事實,昨天他很消停,可這麼一,他也納悶兒了……昨晚確實睡得早,照理水菡該是睡足了的,但今天她卻好像是背了瞌睡債似的,難道是因為最近忙著開店的事,太累了?

"兒子,把我的外套給你.媽媽蓋上."

"OK!"

大人和孩子之間的互動,顯示出孩子不僅僅是這個家庭的成員而已,更是一個可以聯系夫妻間感的重要紐帶,並且漸漸的還會在父母心目中占據越來越重要的地位.

晏季勻現在就覺得,自己這兒子吧,真是太優秀了,聰明伶俐又體貼懂事,他愛孩子,可不會完全將孩子看成是懵懂無知的.除了某些比較特殊的事不該是檸檬這個年齡接觸的,他便不會給孩子灌輸.但他有時會將孩子放在同一個水平線上進行交流,比如,晏家的男人都有個共通點,從就要學習一門防身的技術.雖然檸檬還,可晏季勻還是會將兒子當成大人那樣去嚴格要求……學習必要的防身術,加強鍛煉,這只有好處沒壞處,得從就將檸檬培養起.

"兒子,下午我讓洪戰叔叔送你去武術館,我就不陪你去了,你媽媽可能今天身體不適,我得照顧她."

"沒問題,老爸放心好了,我可以自己練習的."檸檬黑寶石般的眼睛晶亮晶亮的,很有自信.

晏季勻心里感慨,有這麼個懂事的兒子真省心.

檸檬最近都在一間武術館里學習,有時晏季勻也會陪兒子一起練練.別看檸檬才7歲,練起武術來可是有模有樣的,連教練都他是個有潛力的好苗子.

檸檬以前身體差,是個藥罐子,如今調理得見好了,他還惦記著相當運動員的事,現在被送來學武術,正好,將來他還可以參加市隊,當一名武術運動員.

這家伙還有個願望,就是學好了武術將來可以保護爸爸媽媽,還有他的肉墩兒……咳咳……是的,檸檬已經自覺將嫣嫣劃為"他的"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水菡也顯得沒胃口,晏季勻親自下廚做的飯菜,可她只吃了幾口就吃不下了.

晏季勻心疼老婆,問她哪里不舒服,她是胸口悶悶的,有點反胃.

午飯過後,水菡又去臥室躺了,沒精打采的,鄢兮兮的.

洪戰送檸檬去武術館了,家里就只剩下晏季勻和水菡,一下子變得安靜了很多.

晏季勻也陪著水菡休息,睡一覺起來之後,他又體貼地為水菡鮮榨了一杯花生漿.

水菡很喜歡喝花生漿,以前就是母親會經常為她榨好,現在換成晏季勻了.

老公的細心溫柔,水菡覺得心里暖暖的,花生漿喝下去之後,人也恢複了些精神,不再像先前那麼不舒服了.

"老婆,一會兒我還要去店里看看,你就在家休息吧."

"我也要去."水菡毫不猶豫地.

晏季勻眉頭一緊,故意沉著臉:"你今天狀態不佳,適合在家休息."

"哎呀老公……"水菡軟軟地一聲呼喚,溫柔地挽著他的手,親昵地蹭著他的下巴……

這一招對晏季勻特管用,而水菡現在是越來越熟知他的脾氣了,只要她一撒嬌,他一准會依著她的.

"好好好,真拿你沒辦法……"晏季勻無奈的語氣里也含著濃濃的*溺.

"嘿嘿,老公,過幾天店鋪就開張了,我不去看看怎麼放心呢."

"是是是,你是老板嘛,一個很負責的老板.走吧,BOSS!"晏季勻這話可沒有半點不自在,鳳眸中還有幾分得意.其實夫妻倆猶如一體,兩人都是老板,只不過在許可證和法人代表這些,寫的是水菡的名字,晏季勻甘當副總.可他不會覺得老婆搶了自己的風頭,他只會感到開心和驕傲.

不一會兒,在市區里某個繁華的商業街,其中一處黃金口岸的旺鋪面前,出現了一對光彩照人的男女,正是水菡和晏季勻.

如今的水菡依舊清新秀美,可是卻比以前更加嬌媚動人了,一顰一笑不經意之間都會流露出淡淡的風,不愧是新一代的辣媽代表,雖然生了孩子,但卻更具有魅力了.

晏季勻更是容光煥發精神抖擻,往那一站,儼然一個天然發光體,像磁石吸引著人的視線.

夫妻倆手牽手走進店鋪去,里邊已經是裝修好了的,一切的設施設備也都就位了,只是今天會有一批座椅送來,水菡和晏季勻都是做事認真勤快的人,不過來看看始終是不放心.

工人們在有條不紊地忙碌著,將座椅搬進去.現場監督的人員還在指揮著,並沒有因晏季勻和水菡的到來而感到誠惶誠恐,該做什麼事還照做.

兩人樓上樓下都視察了一遍,反複檢查著一些需要注意的細節地方,都沒問題,狀況良好,只等下星期開業典禮了.

至于是開的什麼店,兩人還對親朋們暫時保密呢,邀請了不少嘉賓前來,可想而知開業那天必定十分熱鬧.

看著店鋪里各種精美的陳設,水菡臉上一直都掛著笑意:"老公,今後我們也是自主創業了,你真的決定不回炎月當董事長了?"

晏季勻唇角微動,勾出一彎魅惑的弧度,攬著水菡的肩膀:"你不也是不打算回去繼承你爸媽的公司麼,我也跟你一樣,比較喜歡自己創業."

"我那是暫時的,爸媽了,家里只有我一個女兒,我不繼承公司怎麼辦?不過現在爸媽身體很健康,精力都還好,他們可以讓我過幾年再接掌公司."

"對啊,那也是幾年之後了,我們現在……"晏季勻話還沒完,只見水菡臉色一變……

"老婆你怎麼了?"晏季勻略顯緊張地問.

"我……我……"水菡捂著嘴,轉身就往洗手間跑去……

原來是有人在前邊窗戶跟前抽煙,而水菡的鼻子很靈,聞到煙味,頓時感到了一陣惡心.

晏季勻忙不迭地跟上去,好在洗手間里沒其他女人在,他看見水菡正趴在洗手台上吐得一塌糊塗.

晏季勻心疼極了,這下可沒法淡定,堅持要帶水菡去醫院檢查.

水菡進去看病,晏季勻坐在外邊焦急地等待,當看到老婆出來時,急忙迎上去扶著她,緊張地問:"怎麼樣,醫生怎麼?"

水菡晶亮的瞳眸望著他,不話,只將化驗單遞給他.

晏季勻低頭一看,頓時呆住了,幾秒之後,周圍的人忽地被一陣爽朗的笑聲驚了……

"哈哈哈,懷上了,哈哈哈,我就我不可能不行的!"晏季勻激動地將水菡抱起來,笑聲傳了老遠……【這章6千字!!明天繼續!】

上篇:續:見到孩子    下篇:續:開業典禮,你去不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