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九章 鄭王身世   
  
第九章 鄭王身世

瓔珞一身妝,緋色的流蘇耳邊垂落,斜靠在床櫞,纖長的睫羽下,迷茫的眸子看著瑩亮跳動的燭火出神,憶往昔,往事如昨曆曆在目.

蓁兒見姐如此坐了許久,喚道:"姐,明日是姐的歸甯之日,姐要早些休息."

瓔珞蹙眉思索,究竟站在屏風後面的女人是何人?前世的種種疑問還沒有解除,今生又卷入紛亂複雜的時局之中,叫她如何能夠睡下.

瓔珞感覺房間內憋悶的緊,她想出去走走,抬眼見到了床頭掛著父親送給她的寶劍,毫不遲疑伸出手抓過床頭懸掛的寶劍,奔著門外而去.蓁兒匆匆忙忙的跟在身後.

慕容瓔珞來到院中,抬頭仰望蒼穹之上,如琉璃般浩渺的星辰,拔出手中長劍,將劍鞘丟擲一旁.

一道淡青色身影一閃而至,直接出手接過劍鞘,蓁兒看清那身影喚道:"阿麥!這麼晚了你怎麼在這里?"

院中,慕容瓔珞將心間所有的怨恨寄在劍鋒,劍鋒在夜空中劃出道道寒芒,阿麥沒有話,只是默默地看著瓔珞,知道她此時心很不好.

良久,瓔珞將心中所有的怨念揮霍一空,身子癱軟跌坐在了地上,淚水沿著眼角滑落,看著長劍深深插入青石的縫隙之中,自己就像生存在夾縫里的人.

從大大因為不是男兒,是庶出之女,遭到母親的嫌棄.為了得到父親的賞識,為了讓母親認為自己不是一個沒有用的人.

七歲起學武,每一次累的爬不起來,就會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泣,她恨自己為什麼不是男兒身,那時只有公儀初是對自己最好的.如今就連他都背叛了自己.

阿麥琥珀色的瞳眸中泛起不易察覺的痛殤,從懷中掏出巴掌大,圓形的朱木盒子遞了過去.

瓔珞抬起含淚的雙眸看著阿麥手中的朱木盒子,顫抖的手接過,疑惑的瞳眸看著他,如果她猜的沒錯,里面裝的應該是十枚蜜餞.

從前只要自己傷心難過,自己的床頭總會放上一盒蜜餞,整整十年,她一直以為那是公儀初送給自己的,每每吃過它心里就不覺得苦.

顫抖的開那朱木盒子,整整十顆,一絲不差,朱木盒子頃刻落在地上,蜜餞散落一地.

瓔珞站起身子,沖到他面前,抓著他的衣領,"阿麥!為什麼十年,你都沒有告訴我這是你送到我房中的,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阿麥很想伸出手將她攬入懷中,如今她已經是鄭王妃,暗中還有眼眸在監視著院中的一切,他只能夠默默地站在那里什麼都不做.

蓁兒默默站在遠處,沒想到阿麥心里面喜歡的那個人是姐,難怪他一直都不回應自己的感.

心中酸澀又帶著些許嫉妒,姐心里一直喜歡的那個人應該是初少爺,現在又嫁給鄭王,姐心里到底喜歡哪一個?

一整夜,瓔珞幾乎都沒有睡,她與公儀初從一開始就是個誤會,她終于收拾好心,曾經的一切再也影響不到自己的心.再也不是從前的慕容瓔珞,她是鄭王妃.

今日是她歸甯的日子,一早沐浴梳洗,派了人前去請鄭王,鄭王身子不適,只是命管家准備了歸甯的禮物還有轎子.

瓔珞只是知會一聲免得失禮,不管今日鄭王是否跟她歸甯,她都要回去的,她要向父親問清楚,鄭王口中的兩樣東西到底是什麼?

瓔珞坐上了鄭王准備的轎子,帶著蓁兒和阿麥,朝著將軍府而去.

初晨的霞光映照碧綠清幽的湖面,泛著粼粼的波光,司無殤手中拿著魚食,悠閑的在給碧池中的錦鯉投食.

管家稟告王妃的轎子已經去了將軍府,不破看著神態悠閑的司無殤,鄭王若不去將軍府,此事若事傳揚出去,朝堂之上又會有一番議論.

娶慕容家的女兒是皇上的意思,鄭王是不會不去將軍府,"王爺,您打算什麼時辰去將軍府."

司無殤依然悠閑的投著魚食,看著池中的錦鯉競相爭搶著魚食,"本王還沒有著急,你急什麼?怎麼也要讓她們父女兩人敘敘舊."

將軍府內早就有人等在門口,有人稟告鄭王府的轎子到了將軍府,慕容玄親自出來迎接,見只有女兒一人回來.

臉色並未半分喜怒,直接喚了女兒前往書房,關上了房門,慕容玄方才開口問道:"珞兒,鄭王怎麼沒有跟你回來."

父親早就知曉鄭王是在佯病,想弄清楚父親的真正意圖,"父親,鄭王他的身上沒有父親想要找的東西,那兩樣東西在皇上和太後的手中."

慕容玄本以為鄭王會當著女兒的面偽裝,沒想到僅僅一日就相互捅開了那層窗戶紙,他越如此那兩樣東西就越有可能在鄭王府.

瓔珞見父親陷入沉思,"父親,究竟鄭王的東西是什麼?"

慕容玄示意瓔珞坐下,要提起那兩樣東西就要從鄭王的身世講起.鄭王的母親是宸貴妃,是先皇最寵愛的妃子,皇後誕下皇子,一年後宸貴妃同樣誕下皇子,後來宸貴妃生產後得了癔症有人要掐死她的孩子,後來癔症病發投湖而死.皇後可憐在繈褓中的鄭王,就將孩子抱回自己的宮中撫養,宮里人私下里再傳宸貴妃是被人下了毒才會神智慌亂.

皇後下旨將宸貴妃厚葬,將鄭王過繼給皇後娘娘,從今而後鄭王就是皇後的兒子,皇宮之內不准再有人提起宸貴妃.

皇上將對宸貴妃的感都寄托鄭王身上,六年前皇上駕崩之前,將兩樣足可以震動草堂的兩樣物件交給了鄭王,為的就是保護這個兒子.

瓔珞一直以為皇上與鄭王是親兄弟,沒想到會有如此隱秘,難怪皇上會猜忌鄭王.

瓔珞蹙起芊芊眉梢,問道:"父親,先皇留給鄭王的到底是什麼?"

提到那兩物什,慕容玄的神色變得凝重,"是一枚虎符,還有先皇的遺詔!"

上篇:第八章 囂張的女人    下篇:第十章 私會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