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十二章 夜半來客   
  
第十二章 夜半來客

迷蒙中,瓔珞眉峰緊皺,痛楚蔓延至四肢百骸,身子如洪爐一般滾熱,被包裹的胸口熱的透不過起來,胡亂的伸出手撕扯著身上的繃帶.

"好熱,好痛!"

司無殤看著榻上昏昏沉沉的慕容瓔珞,還記得那倔強的眼神,怕是只有在夢中,她才會喊痛.

看著她秀雅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素手覆在胸口胡亂的撕扯,渾身又在發熱,如此悶熱的天氣,動一動怕是都要出一身汗.傷口如此捂著怕是會潰爛.

"將她身上的東西都撤了."

蓁兒一直守在床頭,怯怯的看著司無殤,這個王爺看似溫柔,實則冷酷無,姐如今的遍體傷痛都是他一手促成.

輕抬眼眸心道:"王爺如果將王妃身上的繃帶去了,傷口上塗抹的藥膏無法依附,到時候王妃的身上就會留下疤痕."

見蓁兒再忤逆他的心意,"你這個奴才還要讓本王教你如何做嗎?身上不結幾道疤痕,如何記得住教訓."

這個王爺到底還有沒有人性,蓁兒還想辯,被司無殤眸中瞬間的冰冷,嚇得直接將話咽了回去.

"是!王爺!"蓁兒伸出手為慕容瓔珞解開身上的繃帶.

司無殤邁著沉穩的步履來到門口,見到門口不破與阿麥守在門口,司無殤拂遮擋炎日,沖著不破道:"天氣悶熱,去廚房取些冰到書房."

不破的身子卻是一僵,王府里的冰都在冰窖中,何曾挪到了廚房.看來王爺另有所指,應是給旁邊王妃的護衛聽得.

"是!王爺!"

"快去!"

不破忙不迭的走開,命人速速去冰窖取些冰塊來送到廚房.

阿麥一直守在門口,來來回回的踱著步子,他是見得慕容瓔珞身上被染透的血衣,心中充滿了擔憂.

房間內,蓁兒將染血的繃帶解了下來,看著肩背觸目驚心的傷痕,真懷疑姐是不是老爺親生的,竟然下如此重的手.

心翼翼的將瓔珞的身子翻轉,為她揩拭掉額頭的汗珠兒,身上僅著一件火的褻衣背脊裸露,伸出手從屏風上扯下一件薄透的紗衣披在了瓔珞的身上.

手中拿著染血的繃帶,她要將繃帶丟棄,推開門扉,見阿麥滿眼擔憂神色的守在門口,"蓁兒,姐她如何?"

蓁兒一直都是喜歡阿麥,沒想到他的心思那般高,竟將主意打到了姐身上,見著阿麥此時充滿擔憂的眼眸,他的眼里心里都是姐,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蓁兒嫉恨的沒有搭理他,畢竟男女有別,阿麥又不能夠直接的沖進去,"蓁兒,姐他到底如何?"

"姐她很不好,喝了大夫開的藥身子依然在發熱."

阿麥臉色青白,如此熱的天發熱並不是好的征兆,方才想起廚房有冰可以降溫.

"蓁兒,我有辦法了."

看著絕塵而去的阿麥,你以為自己是什麼人?姐再好已經是鄭王妃,豈是你能夠高攀的,你不過是一個管家的兒子.

蓁兒回到房間,取了些冷水用錦帕打濕為瓔珞擦拭額頭的冷汗,姐就是性子太過倔強,才會冒犯王爺,也就不用挨打自討苦吃.

"砰砰!"門口傳來阿麥的聲音,"蓁兒,我去廚房取些冰來為姐降溫."

蓁兒來到門口,見著阿麥手中提著一桶碎冰,伸出手接過他手中的木桶,砰地一聲將門扉關上,將阿麥直接關在門外.

遠處,不破疑惑的瞳眸看著房間門口,見蓁兒將冰塊拿進房間,"王爺,這個慕容玄真是心狠,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也下得了手.您如此莫不是對王妃動了惻隱之心?"

司無殤微垂眼睫,"舍不得孩子討不到郎!你認為本王是你麼容易中招的人嗎?不過看她還有幾分骨氣的份上饒過她,或許會有意外的驚喜也不定.

不破凝眉,皇上派他來監視鄭王的一舉一動,跟在鄭王身邊許多年,鄭王的心思他是越來越捉摸不透,"接下來王爺想怎麼做?"

"什麼也不做!"只是清淡的幾個字,確實讓人摸不透他的心思.

蓁兒取了碎冰用錦帕包裹著,放在了瓔珞的手心,以此來為她降溫.

過了許久,夜幕四合,夜空中點綴淡淡彎月,朦朧的如披上了一層薄紗.

瓔珞身上的熱度已經降了下來,神智也漸漸的清明,後背火辣的疼痛依然沒有消減,微微的皺著眉,自己的身上似乎僅著一件褻衣.

"姐,您醒了過來了!"

瓔珞只要稍稍動彈都被撕裂肩背的傷口,"蓁兒,幫我穿上衣衫."

知道姐是羞怯,蓁兒後來也想明白了,王爺此舉傷口確系能夠好得快一點,人也輕松一些.

"姐,這是王爺的意思,如此姐也舒服些."瓔珞還記得司無殤嘴角上揚的弧度分明是在譏笑.

他那里會有如此的好心,不過是想要見到自己出糗,一會兒他得知自己醒來,定會來看自己的笑話.

費力的撐起身子.衣衫滑落,眼見著背脊的傷口被撕裂,溢出血來,"姐,都什麼時候了,您還在逞強."

瓔珞忽的止住動作,逞強?不過是不想讓他見到自己遍體鱗傷的模樣.

蓁兒從食盒內端出湯盅,"姐,剛剛廚房送來了鴿子湯姐喝一些吧!"

看著蓁兒遞過來的湯羹,她不會被十鞭給打爬下,她要盡快的讓身子好起來,忍痛喝過鴿子湯,"蓁兒,時辰不早了,你回房間吧!"

"姐,您的身上有傷,蓁兒理應留下來陪您."

她雖然醒過來,可是身上的傷口痛楚難忍,她不想讓蓁兒見到.

"如果你在我的房間,怕是一夜都不會睡,你若是病倒了,那個王爺指不定會派來何人來咱們院子,到時候怕是雞犬不甯,更沒有好日子過了."

她們在王府的日子本就不好過,"好!蓁兒幫您敷過藥就離開."

蓁兒離開,一道月白身影直接躍上房頂,坐在房脊之上,掀開房頂之上的青瓦,透過空洞,見著瓔珞神痛苦的趴在床上,雙手緊緊地撰著衾被,貝齒緊咬不讓自己發出**.

司無殤眉頭緊緊皺在一起,"慕容瓔珞,你到底是怎麼樣一個人?即便疼也要忍著,為何不哼出聲來."

司無殤耳廓微動,他的聽力可是異于常人,即便那人隱匿了氣息,依然感應到有人朝著此處宅院而來.

上篇:第十一章 家法伺候    下篇:第十三章 黑衣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